第029章:鬼影偷纸条,黑猫被惨杀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元尊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平静,从去风的家里开始,13栋就已经恢复了平静。

    脚步声就好象是遥远的梦境。只有我们5个人还处在这样的梦境里,其他的人都已经获释。

    11点熄灯,一切毫无征兆……

    模模糊糊间,突然的皮鞋声响起。

    他,又出现在停在了寝室门口,粗壮的腿和闪亮的皮鞋。他顿了一下,然后迈开步子往里走。

    我仿佛看见有人一个趔趄被他推到了一边,他沉重的上楼,昏黄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

    在左边第一个寝室的门口,看不见门牌,我模糊的看见门猛的被推开,寒光闪动,在他的身后还有粗的麻绳。

    是斧头?

    浑身一个激灵,我猛的惊醒,被单已经汗湿。

    为什么它们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是重现当时杀人的一幕吗?

    心碰碰的跳,我念起法华经安慰自己,但是眼角还是忍不住向门口瞟。

    我总是很担心,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异常的紧张,会有人开门进来,我被这个念头所折磨。

    仿佛又回到了风去世的那个晚上,有一个人影从门口进来然后上了风的床。

    看看表,是1点半,我说服我自己要镇定,发生任何事情都要镇定,更何况现在只是我瞎想而已。

    我闭上眼睛,不知道是谁的鼾声从某个地方传出,在空中漂浮,飘进的耳朵,竟也成为了一种折磨。

    为什么会是这样?“嘀零”电话声徒然响起,悠长的一串铃声压迫过来,在这静默的午夜显得尤其惊心。它还在响。

    我是在作梦吗?我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生疼。铃声是真的在响,我多么愿意是个梦境。

    我看见一团黑影跳到了我和小宇中间的桌子上,是黑猫,它的眼睛在黑夜里像玻璃一样透亮。它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警惕的蹲在那里。我听见小宇床上有动静,然后看到他伸起手臂,接了电话。

    我听见他轻声说了句:“好的!”

    然后是他摸索鞋子的声音,小宇要干什么!我心中一紧,我用手臂撑起身子,可以看见他那边的动静。后背暴露出来,寒风一吹,好冷!

    我看见小宇开门出去了,黑猫也跟着出去了。

    我急忙穿鞋从门口探望,小宇进了厕所,黑猫也一溜烟的闪了进去。寒冷让我睡意全无,我的牙齿上下打架,我也分不清是紧张,还是因为冷。

    正在我准备回床的时候,电话铃又急速的响起。我一转身,就接了它。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我可以肯定是有人在那边沉默着,我也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一秒,两秒,心跳得越来越厉害,我的手开始发抖,我总是觉得他应该会说些什么的。突然,一个湿润的东西伸进了我的耳朵,还是温热柔软的物体,它湿辘辘的在我的耳朵里蠕动。

    一阵恶心。我把电话猛的一丢,是舌头,是舌头。

    寒风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都忘了害怕了,我几乎机械的走到自己的床前,躺了下去。

    耳边是小宇推门然后上床的声音。

    我瞪大眼睛,双手抓着被子,紧张的盯着床板。

    我知道这还才开始,虽然那道冰冷的目光并没有出现,但是这一切是预兆而已,他马上会掀开幕布,面目狰狞的跳出来。

    你不得不做他的观众。

    不知道过了多久。

    窗户外的枝条轻敲着玻璃,发出有规律的声响。

    寝室里越来越冷,从门缝和天窗里吹进来的风加速的降低寝室的温度,刚刚热烘烘的被窝现在似冰窖一般的冷,手脚所触都是冰冷。

    我默默等待着,艰难的渡过每一秒。法华经让我的心平静下来,但是肢体传达的感觉还是涌向了大脑,一时间让它不知道该怎么判断了。

    我发现并不见黑猫,甚至连它轻微的叫声也没有。或者它在小宇的被窝里,听不见声音的。还是它根本就没有回来呢?

    这个念头一上来,就迅速的占领了我的大脑。我猜测着各种可能性。

    我听见宏强翻了一个身。

    电脑腾的亮了,但是并不见正常开启时机箱的声音。显示屏下的开关一闪一闪的,像是一个绿色的眼睛。蓝色银幕的光发散开来,将寝室映得分外的诡异。

    寝室里一到熄灯的时间,就会没有电的。但是它却兀自开启。我默念着法华经,企图让我自己装作看不见。

    但是这样的企图显然是可笑的,它不但没有让我放松,甚至让我更紧张。因为我看到了明,他坐到了电脑前。他的背影我再熟悉不过了,他坐着那里,耷拉着脑袋,像是根本没有醒的样子。

    我越来越紧张,我总是觉得他会回头看我,如果他换了一副样子,他不再是明,他露出狰狞的脸,我被这个念头到快要逼疯了。

    我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还好他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我忽略了另一个身影,在他的床前分明还站着一个人,他背对着我,蓝光照到了他的身上将他分成了3截,头和脚融入了黑暗中,但是身子映着蓝光。

    恐怖在加深,我听见了明的笑声,嘻嘻哈哈,时而低沉,时而急速,象是精神病人发出的呓语。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上来了,它并不是来至明的那边,还有背对着我的那个人,会是他的目光吗?

    我大口呼吸,仿佛空气也被他抽空。手脚冰冷。

    我神经质的看了柜子后面,那里没有什么,我再抬头看向那边,那人已经不见了。我送了一口气。

    可是我的后背一阵发麻,我感到那阴冷的气息离我很近。

    我猛的一回头,一张脸正摆在我的枕头边,他正看着我,惊骇得几乎让我停止了呼吸,他的目光像是缠绕着猎物的蛇,幽幽的发亮。

    我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去,地板的硬度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此刻的真实。我的瞳孔发大了许多倍,我的手在不停的抖。心脏要溢了出来,让我呼吸困难。

    我并没有叫,“腾”电脑忽的灭了,蓝色消失不见了,寝室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

    眼睛还不能适应,地面的冷通过肌肤,深入骨髓。

    它时刻提醒着我快要断了线的思维。

    我知道他已经走了。

    我缓缓的爬上床,那张脸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枕边有留下他的生息。

    我深呼了一口气,爬到了风的床上。

    明好象已经回床。

    第二天,发生了两件事情。

    其一,明枕头底下的那两张纸片不见了。

    其二,小宇的猫死了。

    所有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除了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