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再次探操场,危机异变生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元尊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安静了一会,明坐了下来。我喝了一杯热茶,一股暖流从嘴到心,它在慢慢启发我的思维,我像是一直没有从梦境里走出来一样大脑麻痹。

    小宇抱着猫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奶瓶。

    “你们回来了!晚上没有什么事情吧!”小宇问。

    “它这么大了,你还喂它喝奶呀!我真是服了你!”致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倒是说起了黑猫。

    小宇白了他一眼,辩解道:“它还小嘛!”小猫很配合的喵喵叫了两声。看着他们的笑脸,我想起了以前那段惊恐的日子。

    如履薄冰的日子。不过那个时候,没有笑容,却有老大和风。

    用两个生命换来笑容,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我还不知道我们还能笑多久。

    “说正经的,清,你怎么发现它的?”

    明看着我说,“我先一直跟着你,然后你不见了,我坐到了长凳上,下面有人拉我的裤脚,然后我把长凳下面的木板弄断了一根,就找到它了!”

    话音刚落,致远马上接口道:“你哪有我和宏强离奇?”他看看宏强,像是在炫耀什么高兴的事情。

    “当时呀,我看见身边有4个人,吓得我话都不敢说,又看见你一直在向前跑,我就在后面跟着,可是你跟不见了。

    我心一急,就对着身边,不知道是不是宏强的人说,‘怎么不见了’,他伸手指了一下远处回答说:”在那里!‘。

    然后他就跑开了,我还没有来得及辨认是不是宏强,我也跟着跑,听到身边还有个人就放安了心。”他停顿了一下继续叙述着。

    “然后跑着跑着,脚被绊了一下,低头看见有一段绳子,我向外拉,原来它藏在一大堆枯木里,平时还真难被发现,因为它看起来跟枯木没什么两样!然后耳边就是宏强在喊我的名字!“

    “显然这是凶手作案的工具。”明说,“只是我什么也没有发现!我总是觉得他们带我去哪里应该还有什么的。”

    他们一定是惨死在斧头下的冤魂,他们指引着我们发现凶器,他们可能日夜游荡在那里,等待着有缘人。

    “当时,我看见前面的人影,然后就去追,罗盘转个不停,但是也不怎么害怕就跟了上去。

    到操场下坡的那段楼梯的时候,前面的人不见了,罗盘就不转了,我没有发现什么。但是我总是觉得那里有东西!”明的那两条浓眉又拧在一起,深思起来。

    “怪不得当时警察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们肯定认为凶手要逃跑一定把凶器带出了学校,其实它藏在了操场,不过他藏得还真是周密!”致远似乎还很称赞。

    “就是,不过我们找到了凶器有什么用呢?”宏强问。

    这也正是我思考的问题。它是夏沅使用的凶器吗?斧头和麻绳我总是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记不清楚了,到底是在哪里呢?

    “今天晚上我们再去操场!”明冷不丁的说,语气相当的镇定。

    可是晚上我们不能去,因为晚上有课。

    于是我们定在了周五的晚上。

    我们还是自信满满的认为会像那天晚上一样顺利。

    这次我们大错特错了。

    白天,我和宏强去看了操场阶梯那边,从操场经过阶梯就是我们学校的体育馆了。

    这一块空地立着几个健身用的单架,操场上的树枝遮掩过来。

    如果是夏天,这里是避暑胜地呀。但是到冬天,就只是冷清了。

    地上躺着几片纸,和两个塑料罐。其他的就是湿的沙和树叶。

    没什么蹊跷的地方。

    但是我们发现了斧头和麻绳,明又被引到这里,这里应该会有什么和凶手直接相关呀。

    宏强拉着我,说:“走吧,晚上再说吧!”

    我点点头,跟着离开了。

    依然还是我们四个人,依然还是皓月当空,不同的是水泥映射着月色泛着银白的光,而是这里湿的沙黑得更加的厚重,像是沼泽。

    晚上10点,我们鱼贯而行通过12节阶梯。

    这一次我们彼此之间隔得很近,在没来之前,我们就约定要保持这样的距离。明在最前,然后是致远,再是宏强,最后是我。

    有上自习上得比较晚的,匆匆走过。往这里走,是他们回寝室的捷径。

    不过他们也不忘回头看我们一眼。我可以想象他们的表情,这些人怎么这么晚还在锻炼!

    的确,摸着冰冷的铁管,做着几个简单的动作,我也觉得滑稽。

    在10点半左右吧,这里就没有多少人了。明还拿着罗盘,只是它一动也没有动。

    我知道现在我们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看不到远方的寝室,因为我们在操场的下面。可以看见的就是操场周围的树此刻显得异常的高大。

    不断的有树叶掉下来。没什么风,就是很冷。

    “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冷?”致远抱怨道,他在不停的搓手。

    “嘘”,宏强做了一个手势,此刻我们站成了一个圈。

    絮絮叨叨的声音又出现了,是两个男人低沉的嗓音,忽左忽右,忽高忽低,我们四处张望,寻觅声音的来源。

    他们的出现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恐慌,而是符合我们希望的那样。

    明伸手一指,我们顺着方向看过去。

    有两人站在了操场周围的一段铁栅栏边,他们在我们的上面,像是在俯瞰我们。月光下似两个剪纸。

    我在仔细辨别他们在说些什么,明低头看着罗盘,我知道它一定在飞速的转着。

    没有预兆的一阵风,很急的一阵风,声音立刻消失不见,连同那两个人影。

    这只是在一眨眼的工夫。我的心剧烈跳动的起来,为什么我开始害怕了,完全不同于那天晚上的静谧呢?

    心扑扑的跳。

    再等我抬头看去的时候,那个栅栏边赫然出现了一个人,他没有说话,只是他在沿着栅栏走了过来。

    黑暗逼迫着我的神经。在他经过树的阴影的时候,他像是完全溶入了黑暗。下阶梯的时候,他又出现。

    一步一步的,我们四个人都朝着那个方向。

    恐惧升腾了起来。因为我发现除了枯树叶的摩擦声外,还有一种声音让我如此的熟悉,那沉闷的是--是皮鞋。恐惧揪住了我的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