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操场疑局惑,斧头现身形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正待我要大叫的时候,我听见有说话的声音。

    从操场边的两棵树后传来,是两个人的对话的声音。絮絮叨叨,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事情。

    是我们不熟悉的声音,低沉得在半空中久久徘徊,在这月色下显得分外的诡异。我想象着两个面无血色的人在树后低语。

    明显然也听到了声音,他走了过来。

    “宏强、致远!”我小声轻呼,像是怕惊醒了那个多余的人。

    我看见他们都向我回头,他们没有动,是迟疑,他们也同样在思考着眼前的景象。

    对话声还在继续,从树后不间断的传来,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明走到了我的身后,他拍拍我的肩。

    示意我们俩走过去。

    操场周围围着一圈的树,棵与棵之间大概间隔2、3米的距离。

    我们学校的树都是极有历史的,粗大的树干,枝桠遮天。

    在树的下面还有一些长凳,供人休憩。

    刚刚站在操场上的时候,声音是很清楚的从我们前面的树后传来。

    当我和明走到树影中,脚下满是松软的树叶时,声音反而变得飘渺起来。

    但它是确实存在的。随着寒风一句句向我们袭来。

    我留意着身后的情景,相信明也一样。我感到三个人从不同的方向跟了过来,三个身影不知道谁是谁。

    听到身后脚踩到枯叶的嚓嚓的声音。奇怪,我并不感到害怕,即使是我明明知道中间有个人不属于我们。

    大家都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连脚步也变得越来越轻。

    在树的巨大阴影中,每个人身上罩着一个区别于黑暗的轮廓。

    月光透过间隙倾泻进来,忽明忽暗,明也相当的微弱。

    站着的几个人,我突然想起了在风妈妈房间几个人对峙的情景。

    一样的黑暗,一样蕴涵深意的影子,一样的静谧,唯一不同的是,我觉得他对我们并没有恶意。

    尽管那人他没有呼吸,没有动作。

    声音忽远忽近,忽徐忽急。

    “明!”我看见他朝树后走去。我跟了上去,后面有人也跟了上去。

    脚下的干枝桠发出潮湿的轻微摩擦声。

    明在树后顿了下来,我走上去。和他并排站在了一起。

    那棵大树后会是什么呢?

    脑袋里又划过了无数的想象,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看见什么诡异的场面,应该可以控制得住的吧。

    我在想,和明一起向树后走去。

    声音并没有因为我们接近而变得真切,他们俩始终像是在商量着什么,用着急快的语速,偶然停顿下来,像是什么也没有般的模糊。

    走近了,在我向树后看去的时候--“啪”一个树枝掉了下来,一场虚惊。

    树后什么也没有,我抬头看见离我不远的明的背影,和站在黑暗中的三个身影。

    “明,你去哪里?”我看见明一直在向前走。

    我小跑了起来,踏着树叶咋咋作响。身后是致远他们跟着。

    明的身影闪闪烁烁,总是和我保持着一段距离,我仿佛触手可及,但总是追不上他。

    黑暗像是有形的实体。隔在我们中间。明在我前方消失不见,在我回头的时候,身后也没有了人影。操场像是一面白秃秃的镜子。

    而我呢?处在树影的怀抱里,像是另一个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站在树丛中的我,并不见惊慌。我甚至也不去猜想他们到哪里去了,操场就在身边,要离开也易如反掌。

    可是在寒风中,树叶飘忽落低的静谧中,我总是觉得有人在游荡,向是要跟我说些什么一样,会是张卫道吗?

    那个教我们念法华经的朋友,那个失踪了很久的朋友。

    文殊师利、导师何故、眉间白毫、大光普照。雨曼陀罗、曼殊沙华、栴檀香风,悦可众心。我默默在心中念起了法华经。

    一片澄明。

    我看见坐在长凳上似乎有两个人影,低沉的声音还在,但也不像是从长凳那里传来。

    我轻轻的朝那里走去。

    他们像是在谈着什么,但是声音却从四面八方涌来。

    我轻轻的走,不愿意惊动了他们。在我离他们还有3米的时候,我感觉到他们扭头在看我,停止了说话。

    空中的声音也跟着消失,旋即安静了下来,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响。

    我没有再向前踏一步,我仿佛感到有目光从黑暗中透过来。

    那目光不是冰冷的,是宁静的,甚至是幽怨的,像是在埋怨我这个时候念法华经似的。

    他们幽怨的看着我一眼后,就转身离去。

    没一会,他们消失了,连着浮现在长凳上的暗影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

    我走了过去,在长凳上坐了下来。

    脑袋里空空如也,几乎什么念头也没有,被这一片寂静所震慑。

    这时也不怎么害怕,仿佛和这所有的树木共着呼吸。

    长凳下有什么东西在拉我的裤脚,他并不用力。

    我低头向下看,几条木板将长凳下空出来的地方钉住了,里面有什么东西看不清。

    我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

    我用尽全力,弄断了一条木板,将手伸了进去。

    冰冷的触觉,像是摸到了一根光滑的棍子?我慢慢拉着它向外拖。

    透过树梢琐碎的月光,光影闪动,我看清楚它的形貌—这,这竟然是一把斧头。

    这一把斧头,上面似乎还存有乌黑的痕迹。

    我相信那是一定是血,这是奇妙的直觉。

    我转身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细细想着操场上的人和事。

    夜,如此的平静。

    就这样,一坐,一夜而过……

    第二天,当阳光穿透树叶照到我身上的时候,露水已经把外套打湿,头发上也是。脚低一片冰冷,感到异常的寒冷。

    昨天晚上像是一个遥远的梦境一般。

    我并没有担心明他们。

    径直向寝室走去,那把斧头被我藏在了外套里,沉甸甸的,上面铭刻着的是生命。

    回到寝室的时候,推开门,致远,宏强笑吟吟的看着我,明在洗头。

    他们俩的头发也是湿漉漉的,大概刚洗过的。

    “清,就等你了!”致远笑着说,“你看那边是什么!”

    我朝他眼角提示的方向看过去,是一段很粗的麻绳。

    我从衣服里拿出斧头,宏强接了过去,“好家伙!”

    致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你在哪里找到它的?”

    明也看了一眼,又去洗他的头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