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深夜探操场,惊悚多一人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等我意识到时,他们俩已经到里面的小屋子里去翻资料了。

    夜色加深,已经看不清楚东西了。

    他们俩各拿一只手电筒,在柜子里翻找“学生登记的档案”。

    这是教务处里面的一间小屋,存放着都是一些学生或者老师的资料,满满的三个柜子各站一边,查找起来还真不容易。

    我也掏出手电筒,开始找了。厚厚的一叠叠档案袋扬起了灰尘真让人吃不消。

    “找到了。”是明兴奋的声音。

    我们马上凑了过去,是两本学生登记档案。

    三只手电筒不约而同的照到了上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最后一拦是备注。

    “我们按照寝室来找吧,找曾经住过13栋212的。”张卫道说。

    手电筒的聚焦一行行的往下扫。

    九七年以前是没有十三栋的,我们只需要找九七年和九七年之后就行。

    九七年有六个人住过212,他们的备注里都写明毕业,九八年有七个人住过212,他们中一个结业,六个毕业。

    当手电筒照到九九年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不禁面面相觑。

    因为我们翻了这么久,还没有看见过备注里什么也没有的人,当九九年7个人都没有备注的时候着时让我们吃了一惊。

    没有备注就意味着他们不是正常结业。

    那他们又是什么回事呢?

    明说:“快把它抄下来。”

    话音没落,门口居然响起了脚步声,“咚,咚,咚嘭嘭~”那家伙又来了,他在敲门。

    只见明二话没说就麻利的将这一页撕了下来,塞进口袋。“快藏起来!”

    我躲到了两个柜子的夹角中,明和张卫道一个钻进了外面屋子的桌子底下,一个藏到了窗户布帘的后面。

    “咚,咚,咚”外面还在敲,不急不徐。

    我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吱扭扭!”门轴转动的声音。他没有开灯,尽管开关就在门的旁边。他没有走动,一切仿佛静止下来。

    那种被人盯哨的感觉又上来了,一瞬间这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在这浓浓的黑暗之中,有一双冰冷的冒着寒光的眼睛从某处逼视着我,像蛇如影随形,却又有些熟悉的感觉。

    我突然想起来了,在风死的那天晚上,躲在柜子的……是同样的感觉。

    夜风从敞开的门外倾泻了进来,阴冷从脚到手,穿过衣服袭中了心。

    我看到了一团黑影,在小屋的门口走了过去,看不清楚身形,黑暗将他团团包围住,阴冷的气息再次弥漫开来。我只听得见心脏剧烈的跳动。

    没一会,呼吸稍稍平息,身体松弛了下来,我感觉到他已经消失。

    黑暗中没有了那双眼睛,此刻我才发现我全身已经汗湿。

    “明!”我轻声呼唤着。稍微挪动一下僵硬的身体。

    没有人应答,他没有听见吗?

    我壮着胆子,从夹角里走了出来,“张卫道!”

    风仰起窗帘,哪里那里还有人的影子?

    我快步走了过去,拉开窗帘,什么也没有?

    心里又开始悸动起来。

    “明!”我走到桌子前,一边呼唤一边伸手去探。

    空空如也。

    我站起身,处在了一片黑暗中,这里突然变得像深幽的原始树林,我看不见出路,身边危机四伏。

    门吱扭地关上,将我一个人留在了中间。

    也许绝望可以催生勇气,在接近死亡的那一瞬间电花火石的恐怕是莫大的决心和毅力。

    我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况中了吧!

    我掏出手电筒,但是我并不打算把它打开,可能是手里有点东西,心里会比较有底。

    我摸索着向前行,眼睛已经能够适应黑暗了。走了几步,毅然的把灯打了开。

    环视一周,确实是不见了明和张卫道的影子,刚刚看的那本学生登记档案平静的躺在了书桌下。

    我一定要找到他们。可是面对眼前的门,不知怎的又害怕了起来。虽然有灯光照着,但是我还是很担心外面的东西。

    我默默的为自己鼓劲,一、二,深吸了一口气,三,我猛的把门拉开,灯光透了出去,把我影子映得老长。

    还好,什么也没有。长长的松口气。我关灯关门走了出去。

    又是漆黑的走廊,像深渊一样延展了开去,两头都是探不清深度的黑。

    “明,张卫道,你们在哪里?”我轻声呼唤,夜静得连轻声吐出的字都听得见回音。

    回答我的还是沉默。

    我应该出哪一边?他们会出哪里?他们怎么出去的?会遇到”他”吗?

    当恐惧推到一边,理智开始说话的时候,脑袋里居然乱成了一团,我命令自己静下心来,梳理一下思路。

    还没有等我开始想,楼上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好象是向四楼那边的会议室里跑出了。

    我急忙跟了上去。一边跑,一边惊呼:“明,张卫道!”

    向前一看,一个身影闪入了会议室,看不清楚是谁。管他是谁,也要去看一下。

    随即会议室的灯亮了。

    心里一阵狂喜,一定是张卫道,或者明,要不然开灯干什么。

    来到会议室,顶上的七八盏灯照着柏木的桌子泛着金黄的光,可是他们不在这里。怎么回事?

    再次环视了一周,我弯下腰去看桌子底下。

    没有,没有,在桌子底下最后的一格里,我看见了一个人,对一个人,没错!

    他爬在了地上,他看起来非常的胖,他一直低着头,穿着深蓝色的衣服。

    我的心像被什么揪紧,脚一动也不能动。我看着他,和他对峙着。

    他开始慢慢的向外爬,一点点的挪动,他没有抬头。

    却眼见他的头发越来越长,片刻之间蓬乱得披到了肩膀,前面的头发披散下来。

    他一点点的向我靠进,冰冷的气氛再次无限的蔓延,突然在图书馆厕所里看到满头毛发的人和眼前的这个意象重叠。

    他缓缓的扭过脖子,他缓缓的向我伸出手来。

    在他慢慢仰起脸的一瞬间,我仿佛又模糊的看到了黑压压的头发。

    “慈奥啊~”我声嘶力竭的大叫了一声,有些怀疑是不是幻想。

    灯突然灭了,一切归于沉寂。。

    黑暗又覆盖了一切,眼前的幻象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兀自端坐在地上,喘息不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