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惊悚斗皮鞋,黑猫初显威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我并没有感到那样冰冷的眼神,难道他已经离开?

    风吹拂过来,寒意彻骨。

    我慢慢的向里走,步步惊心。

    “老大,明?”我呼唤。

    没有任何声音,回想起来刚才的狗叫也没有了。

    我站在了窗户边,没有人,我慢慢的向出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眼角扫过了那张床。

    什么地方不对?我回头。定定的看着那张床。

    月光下,原来整齐的被子扑散了开来。它的中间高高凸起了一块。

    难道是……

    我摒住呼吸,走了过去。

    深吸了一口起,猛的把被子宣了开来。

    老大瞪着眼睛的脸在月光下泛着青辉,他已经死了。

    因为他身上布满了刀插的小孔,似一个个漆黑的洞。

    我知道他已经死了。

    没有眼泪,也不激动。

    仿佛一切本应如此。我知道为什么当我下楼的时候听不见任何声音的时候,我的心一阵搅痛。

    也许那样时候我就知道了这样的结果。

    我安静的转身。

    像刚刚参加完一个葬礼般的虔诚。

    月光在奏着安魂曲。

    我摸着墙壁下楼,手抖得厉害。

    我不愿意流泪,可眼泪不受我的控制。

    我诅咒黑夜,我诅咒一切。

    心静了下来,仿佛超脱物外。

    可是事实是如此的逼近,它根本不给时间我思考或者感伤。

    我看见一个黑影从门外窜进了小宇他们在的那间房子,也就是风妈妈的房子。

    他的速度很快,一溜眼就窜了进去,他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跟了过去,向屋里看了一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我又朝门口看去。

    在月光下,那地上一滴滴乌黑的是……

    它一直延伸到厨房。

    我用手粘了一点,温热温热的,手指靠近鼻子一闻,有点腥,是血。

    没错是血,怎么回事?

    我走到了门外,看到厨房门已经被打开,房门在风的作用下左右摇摆。血迹到门口。

    我朝里轻声喊道:“小宇,致远!宏强!”

    没有人回答我。

    难道他们已经……心中一紧,难道明把他们都……

    我快步走了过去。

    厨房左侧有火星,是炉子在烧水,我走了过去,厨房里应该有树枝或者稻草才对,我在靠进炉子的旁边摸索了一下。

    果然让我找到一根树枝,我把它的一头塞到了炉子里,没一会就点燃了。

    劈啪做响。

    借着红光,我环视了一下,有个大锅的泥台,堆草的地方,还有个柜子,和大水缸。我再低头看地上的血迹,它到了水缸那里就没有了。

    水面上有个什么东西在漂浮,黑压压的,水好象也异样的幽深。

    我壮着胆子,走近,借着火光。

    我试探着用手去摸那个漂浮的东西,好象是草,但是比草细腻,我抓着它想上一提。

    啊,我骇然得呼吸都停止,那是风妈妈的头。

    湿的头发缠着她的头,黑的满是皱纹的脸,脖子下淅淅沥沥滴着的不知道是水还是血。

    我猛的放手,跌跌撞撞的出去了。

    该死的,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幻的了。心骇得不行,要跳出胸膛了。

    我想起了刚刚的黑影,我冲进了小宇他们在的那间屋子。

    呼唤着他们的名字。

    我撞到了一个人,等我站定,他握着了我的手。

    喘息不停,“是小宇吗?”没有回答,“宏强?”

    还是没有动静,他的手很冷。

    “你是谁?”黑暗中很是模糊我看不清。

    是明?

    “我是张卫道!”额,我吓得向后跳了开去。

    我透不过气来,并不全是因为张卫道站到了我的身边,是因为黑暗中某处的眼睛,那种熟悉的气息让我透不过气来。

    是明?还是……

    我站着一动不动,我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面前是敌是友?

    耳朵分外的敏锐,我竖着耳朵,不漏任何一点的声息。

    我知道他动了杀机。

    他在这间屋里。

    僵持着。

    门口的月光似蛇般冰冷,可它照不到这里。

    我听见有一步一步的脚步声向这个屋子走来,是两个人,他们沿着墙角。“清,去了哪里?怎么不见他?”是宏强的声音。

    “恩,现在怎么办?小宇还在屋里,我们去找他。”是致远。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因为张卫道。

    我感觉他还在我的身边,我无法判断此刻他出现的意义,那种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会是他吗?

    宏强他们到了门口,致远轻声呼唤:“小宇!”

    心又开始跳了,阴冷从脚底伸起。

    是旁边的张卫道吗?他没有任何的气息,还是明已经在这个屋子里躲在某个暗处,静候时机?

    我对着门口轻声说:“不要进来!”

    “你听见有人说话了吗?”致远的声音。

    “是小宇吗?”宏强问。

    他们已经进了屋里,我看见两个人影。

    在这个当口,一团黑影在大门那边出现,只听见门轴转动的声音。

    唯一的光亮消失了,此时客厅连同里屋都处在了巨大的黑暗中。

    “是小宇吗?”我听见致远问。

    从他们声音来判断,他们站在了里屋的门口。

    我和张卫道站在了里屋。

    大门边还有一个人,他是明吗?小宇呢?

    刚刚窜进来的黑影会是谁?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

    这像是一场游戏,一场残酷的游戏。

    像极了“猜猜你是谁”的游戏,只是这场游戏一点都不轻松,因为猜错了的人会死。

    门外有风,屋内有人。

    没有人来打破这微妙的均衡。

    冰冷已经将我包围,可是思绪却在快速的飞转。我必须要突围而出,要不然……

    那双眼睛在某个角落潜伏,像狼在有月色的夜晚带着巨大的杀机,绿萤萤的眼睛都是嗜血的**。

    刚刚窜进来的黑影,会是张卫道吗?宏强他们上楼了吗?为什么没有看到老大?老大不在了?还有宏强他们为什么没有留意到大门是开的?站在大门口的黑影有会是谁?

    突然间有个念头窜上心头,我必须得冒险一试,我必须得冲出门,这样借着月光一切都会有答案。

    只是不知道门口的人会是谁?是小宇,他不会拦我,但是他为什么说话?如果是明,那就……

    顾不了这么多了,所有的念头一闪而过,是时候行动了。

    门和我正成一条斜线,脚已经麻了,酸痛,一股热血往脑门上直涌,正待我跑开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