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怪异梦境现,拜访至风家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崎岖的山路我走得好累,高一脚低一脚。

    远处的山像带着面具的庞然大物,居心叵测的沉默着。

    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我,我的心疲倦不堪。

    我去哪里呢?

    怎么到了我的宿舍?13栋,怎么静悄悄的?现在几点钟?

    一双腿停在了门口,他的腿很粗壮,深蓝还是黑的裤管看不清楚。

    他穿着闪亮的皮鞋,他要干什么?我在哪里?

    他沉重的往里走,我看见他推开了一个人,那人一个趔趄。

    他一步一步的上楼。

    在二楼左边第一个寝室门口停了下来,他不动,静悄悄的。

    我看见了门的下半边。

    他猛的推开门,一声闷响。里面的黑暗像空洞的眼。

    他的手里拿着什么?在他身侧摇摆的是什么?

    寒光一闪。

    是斧头和麻绳。

    他要干什么?

    不要啊!

    醒来,朦胧的睁开眼,肃静的白色扑面而来。

    我的左手打着石膏,头上也缠着带子。

    想动一动,脑子里的神经像被人拽着一样疼痛。

    我还活着吗?

    身边是妈妈伏在床边,她好象睡着了,妈妈的白发好象又增加了不少。

    妈妈的手压在了她的头下,我想伸手过去摸摸她的手,但是我好象已经没有力气这么做了。

    我的身体好象不受大脑控制了。

    “妈……”我轻声呼唤道。

    妈妈突然惊醒,泪痕未干的脸仰了起来,她看见了我,眼光一闪。

    她哭了起来:“儿子,妈妈担心死了。”她俯身拥住我的头。

    那股温暖的气息好象把我带回了童年。

    眼泪又止不住的往外流,好像流不完似的。

    外面的阳光依旧存在,却分外的耀眼。

    经历的一切,恍如前世般梦幻。

    十五天后我回到了寝室,是我强烈要求出院的。妈妈一再的叮嘱我以后晒衣服要小心,要不是那一米来高的秋树叶我的小命早没了。

    明他们也经常来看我,他们一直在笑,陪着我妈妈说话,而且编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其他的事情他们只字未提。

    每当我想问的时候,都被明用眼神止住了。

    我要早一点回去,是因为我知道事情还没有完结,我需要和我的朋友在一起,我不能连累爸爸妈妈的。

    那天晚上的景象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连同风出事的那天晚上,那样的眼神。

    我对我突然的放弃自己的生命感到很懊恼,要不是行政楼下的那堆厚厚的树叶和垃圾救了我的命,那么现在妈妈的手里捧着我的白骨,让她华发徒增,我又情何以堪呢?

    当黑暗袭来的那一瞬间我觉得异样的平静,当我醒来的那一瞬间心头同样波澜不兴。

    当一个人超越了生死,会获得莫大的来自心底的宁静。

    我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如果说风死的时候,我觉得一切是阴谋,我觉得怒火在我心里燃烧,那个时候我没有武器。

    而现在呢,我有武器了,它就是无外乎一切的镇静。

    所以15天后,我就和他们一起去了风的家里。

    玩一个叫通灵的游戏。

    在去风家里的公共汽车上,明告诉了我我一直很想知道但是没有机会问的事情。

    那天晚上,在我掉下去后他很快的从水管上爬了下来,我跌在了树叶和垃圾上晕了过去。

    他背着我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还好我们的红尼龙绳发挥了作用,要不然还真的走不出来了。

    当他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点了。他叫出了管理员,把我送到了医院。

    张卫道则下落不明。他第二天故意去了行政楼几次,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一切风平浪静。老师们办公的办公,聊天的聊天,并未见异样。

    他也没有回寝室,他们寝室的人说张卫道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他也没有回家,打电话去他家,也不见他的人。

    十几天来,都不见他的人。警察局已经开始接手这件事情,学校的老师也在帮忙到处查找。

    自然,我们夜探行政楼的事情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街上的霓虹灯闪烁,轻快的歌声从音响店里飘了出来,路边满是匆忙的上班族,和快乐的少年。

    窗外的风灌了进来,忽然想起现在已经是冬天。

    月光下张卫道苍白的脸在我眼前一遍遍的闪现,他未能说出话语的嘴角。

    或许只有我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没有告诉明和其他人我眼见的一切,因为我知道一切仿佛是约定好似的按时间排列,不到那个时间就看不到那个结果。

    真相,让我们耐心等待吧!

    明也没有问我那天晚上为什么会突然的哭?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也似乎还未明白。

    后排的老大,小宇他们都缄默不语,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坚强的盔夹,这么多的磨难似乎让我们更明白了人生,或者说生命中无常的定数,但是他们的心都是热的。

    明告诉我在我生病的日子,他们都日夜守护在我身边,直到医生告诉他们,说我已经没有危险,他们才肯离去。

    他们都是天使,但天使却招来了魔鬼。

    到风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钟了。我们坐了4个小时的车。

    他家在s市的郊外,一行人下了车,一条黄泥路在我们面前延伸了开去。

    漫漫的看不到边际,太阳慵懒的照过来,没有树,没有遮蔽。风的家就在前方。

    明走在最前面。

    小宇和我走在一起。

    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经历?

    明回过头来说:“等一会按我们商量好的进行。”

    我知道他早有安排,我也知道按着这条路走下去会到达目的地,但是我不知道在那个目的地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什么?我们又应该怎么去面对呢?我抬头45o询问上帝。

    可惜上帝是个外国女孩,她不懂东方少年的困惑,故而摇头不语。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明指着一间园子对我们说:“进去就是风的家了。”

    这是个很简陋的园子,里面的两层土砖房由一圈横七竖八的木桩围了起来。

    园子的门是用简陋的细竹子扎起来的两块,两边挂着一串串色泽艳红的辣椒,在它的旁边都是结构差不多的房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