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惊悚大逃亡,张卫道身死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月色通过了窗户探了进来,在黑暗中加入了深蓝的颜色。

    我愿意一切是梦啊!

    “咚,咚咚”有脚步声靠了过来,在会议室的门口,手电光一闪,照到了我的脸上,好刺眼。

    “清!”

    我的意识好象被抽走了一样,血液都凝滞不动了。

    我还是没有能够反应过来,直到感觉有人在大力的摇我的肩膀。

    呼吸终于才带回了人间,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明。

    “清,快离开这里!”明低低的说。

    他拉着我向门口走去,扑面的一阵寒风让我打了个冷战,也清醒了不少。

    手被明用力的捏着,是他也感到紧张吗?

    “明,你们到那里去了?”在下楼的时候我问。

    “不用问了,莫名其妙的被出去了,这里肯定有问题!快离开这里。”明说,其实这个问题多此一问,不过是我希望结果好点。

    “被?为什么要用被这个字!难道……”我默默在心里想着明的话,突然一阵惊悚。

    那骇人的一幕闭上眼就会重现,我努力的张大眼睛,手掌传来的些许温度大概是唯一的生命迹象了吧。

    在这漆黑的夜晚,我期盼黎明快点来临呀。

    三楼,我和明都在呼唤张卫道,我们壮着胆子打着手电筒从一边走到另一边,灯光触及的地方都没有张卫道的影子。

    “去一楼的卫生间!”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话音刚落,已经开始飞身下楼。我紧跟在后面。

    马上就到了一楼的卫生间,明打开了灯,强烈的灯光让眼睛眩晕了一会,4个单间,一个洗手槽,上面有一大快镜子,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明皱皱眉,镜子中映着的竟然是两张格外苍白的脸。

    我推开一间间的门,还是什么也没有,不知张卫道究竟去了哪里。

    明也表示无奈了说:“我们先出去吧,也许他已经出去了”

    也只好这样了,我在前,他在后,正要离开。在他伸手关灯的一瞬间,我的肩膀突然被人猛的撞了一下,来势太快,只是感到一团黑影疾步的向后走去。

    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就听见明大喊了一声,“清你快跑!”

    于是拔足狂奔,耳边是明沉重的呼吸声。

    后面是我们近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了。

    是沉闷的皮鞋声,在他消失了十几天后,他再次出现。或者说他早就已经出现了。

    “沙擦”,“沙擦”,他一直跟着我们。

    我们一口气冲上了五楼,伏着栏杆两个人喘息不停。侧耳细听,后面的皮鞋声已经消失,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不知道。跑的时候只顾到忽忽的风声,其他的什么也顾不到了?

    明说:“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了,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在这里的。”

    他说得异常的沉重,我知道他说的此言非虚。

    “张卫道呢,我们不能丢下他呀!”我说。

    “但是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根本就找不到他,在这里只能耗尽我们的生命,我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的。”明的分析很对,黑暗里他的眼睛发着灼灼的光。

    “好吧,我们先出去再说!”

    我们来到五楼的一边,那里有个窗户,它的旁边是延伸下去的水管,沿着它我们就可以下去了。

    这样的窗户只有3楼,4楼和5楼有,但是3楼和4楼我们是再也不敢下去了。宁愿选择最高的5楼。

    “你先下去!”明说。语气中有种威严。

    我打开窗户,向下探头,寒气顿时冒了上来,下面是黑黢黢的一片。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我翻身站在了窗户上,伸出一只手臂去探水管,然后慢慢向它靠近,两只手用力的攀住它,身子跟着移过来。

    明说:“小心点!”

    我开始缓缓向下移,风声呼呼而上,我不敢向下看。我死死的抓着水管,脚一点点挪动。

    明突然说:“快点,他跟上来了!”

    仔细一定听,果然脚步声再次响起,不过他走得很慢,每走一下掷地有声。

    我加快了动作,明跟着翻了过来。

    不知道什么鸟在天空中飞,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灯火,时间已经忘了。

    树林里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叫声特别的凄厉,划过黑暗一声声的叫到了我心。

    已经到了4楼。

    在靠近3楼的时候,那要命的眼神再次出现,心又开始碰碰乱跳。

    我隐约看见3楼的窗户后站着一个人。他的巨大的黑影笼罩了整个的窗户,我不敢看他。

    我低着头,那道目光却透过了玻璃,我感到头皮发麻,冷嗖嗖的感觉从脊背下传来。

    手开始发抖了。

    “你怎么了,快点!”明催促。

    我加快了动作,“碰”的一声,我抬起眼。和他正对着。

    那人将脸紧紧的贴在了玻璃上,五官已经变形,他呼出的气在玻璃上弥漫成了一片圆,他的嘴角有血,涂在了玻璃上。

    在他背后,我发现那道熟悉目光的由来。

    那是个巨大的黑影。

    他站在他的身后。

    那人睁不开眼,他仿佛虚弱不堪。

    我的心猛的一颤。

    那人,那人是,是张卫道。

    清冷的月光照到他苍白的脸上,那是我熟悉的嘴角。

    “碰”,他的头再次撞到了玻璃上。

    鼻血喷溅了出来,顺着玻璃往下流。

    我再次感到了死亡的气息,那种冰冷的令人窒息的气息,像风死的那天晚上。

    玻璃上已经没有了鼻息的雾气,我仿佛感到他的生命正一点点的从他的头发,他的毛孔里蒸发。

    他的嘴角画出的弧度,他想跟我说什么吗?

    在玻璃的这边是无能为力的我,在玻璃的那边是被死神吞噬的好友。

    他的身体一点点的从玻璃上往下划,血液在玻璃上留下一道直线。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决堤而下。

    我仿佛又看见了风仰起的笑脸。

    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苦难,所有的一切一切都随着哭声倾泻了出来。

    手一松。

    耳边呼呼的风声加剧,我看到明从上面低头看我,“清”他在呼唤我。

    我仿佛看见站在张卫道后面的那团黑影他在笑。

    这些是否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是不是?

    深蓝色的天,冰冷的大楼,还有伏在水管上的我的朋友,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终于解脱了,我觉得我应该笑。

    温柔的触地,黑暗向我压过来,狠狠的压过来了,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正离我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