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得到突破口,深夜偷资料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对,既然他和212有关系,那么说他也应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才对。”主席说到。

    他已经不是干部了,他的发言估计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吧。

    “恩,虽然这都是猜测,但是我们必须要赌一把了。”致远说。

    “那好,主席和许丽你们两在这几天务必要找到学校以前的死亡或者退学的记录。”许丽点点头。

    她一直没有说话,大概被这个故事吓到了吧。

    “剩下的几个人,我们再完一个有趣的游戏!”张卫道诡异的一笑。

    “什么游戏?”宏强问。

    “碟仙呀!”明笑着说。

    “啊,还玩?”

    “这次,我们是为了招风的鬼魂了,在他家里。”

    会议结束的时候,我送许丽回寝室,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

    “你实在不用和我们一起冒险!”我走到了她的前面,挡住了她,她仰起脸,月光照到她姣好的面容上,眉目如画,她的眼睛里隐隐的泪光闪动。分不清她的眼光,只是朦胧一片。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牵着我的手,默默的拉着我的手,走在前面。

    我默默的跟着,也不知这事情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冷冷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

    一晚上梦里都是宋丽,她依稀的泪光闪烁不断。

    越往后功课越来越吃紧,最近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加上晚上睡眠不好,我有一科的论文已经发回来重写,他们也都有或这或那的科目亮起了红灯。

    不过幸运的是,老师很体谅我们,并没有过多的苛责,反而安慰我们起来。

    因为风的死,学校对我们13栋格外的重视起来。我知道学校的压力肯定也很大。

    如果再死一个人的话,校长恐怕就要辞职了。而我们楼每天上午,中午,下午各有一个老师来巡查,晚上管理员也每天走动好几次。

    从风死的那一天,大概有10多天吧,一切风平浪静。

    不过暗底下我们一天也没有放松过,因为死亡随时会向我们发动攻击,而这一击将会是致命的。

    它像潜伏在灌木从中的怪兽,暗处有它的鼻息,有它懔懔的目光。

    我们要加紧防范才行。

    上完了《外国文学史》,许丽从前排走过来,说:“我没有办法拿到记录,教务处的老师说什么也不让看,这怎么办?”

    她一脸的焦急,我安慰她说道:“会有办法的。”

    晚上一行人又聚到了一起。

    主席也是同样的遭遇。

    老大问:“这怎么办?”

    张卫道说:“我也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昨天和今天我总是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我昨天一晚上没有睡,幸好没有什么发生。”

    仔细一看,他的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面容憔悴,“所以我们一定要快!”

    他的话无形之中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稍稍休息的神经忽的又紧张了起来。

    恰巧风带上了门,突如其来的一声关门声,吓得王威啊的叫了起来。

    “事不宜迟,今晚偷吧!”明说,平静的语气好像是去拿似的。

    没有人存在异议。

    当晚就决定了由我和明,张卫道三个人去偷。

    张卫道的预感果然很对,我们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夜,那是恐怖的一夜,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人胆颤心惊,像蟒蛇吐着信子冰凉的爬过你的身体。

    不过有一点他没有预料到,出事情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教务处在行政楼三楼,不是很高这样倒是降低了不少的难度。

    行政楼每天6点下班,然后由看门的师傅检查一遍后关门。

    所以我们只要先潜伏进去,然后等机会下手,再从行政楼后面的窗户里翻出来,沿着水管爬下就行。

    这是我们商量好的行动方案,最难的地方恐怕是从窗户里翻出来。

    因为行政楼是倚山而立,它的后面满是树林,而且也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天一黑就会找不到路的。

    原来这里倒是情侣们的胜地,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很少有人去了。要顺利的从它里面出来,还真要很强的方向感才行。

    为了克服这个困难,我和明已经先进去探路,我们在几个大树上都系上了红的尼龙绳,它可以引导我们出来。

    至于怎么开门,张卫道说他有办法,不用我们操心。

    5点半的时候,我们三就进去了,名义是找老师有点事情。

    我们躲在了二楼的卫生间里,挤进了一个单间。因为三楼人多,所以我们选择了二楼的卫生间。

    在接近6点的时候,听见许多的脚步声从中间的楼梯上走下,还有老师们的说笑声。

    在6点过5分的时候,整个楼就开始安静了下来。

    偶有脚步声匆匆离去。

    此刻唯有耐心等待了。听见脚步声从一楼上来,走到了我们这一边,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折了回去,去了另外一边,然后去了三楼。

    这是看门师傅巡查的声音,因为行政楼共有五楼,所以他花了一点时间才下来。

    等到他锁上外面的玻璃门离去的时候,大概6点半了吧。

    我们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整个行政楼处在了暮色之中,晚风开始轻轻的吹,墙壁上,空气中弥漫着深蓝的颜色,有些许的能见度。

    长长的走廊延伸开去,带着冰冷的视觉。

    张卫道轻声说:“走。”

    我们蹑手蹑脚的上楼梯,虽然已经知道这里没人,但可能是做贼心虚吧。

    到了教务处的门口,这里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张卫道半蹲了下来,从宽大的裤袋里掏出小刀片,原来他还有这一手。

    他将刀片插进了钥匙空里,左右试探着。

    我紧张得四出张望,像是被人盯哨一样。一种异样但熟悉的感觉慢慢爬上了心头。

    我开始紧张得不能自持,似乎并不是因为我们在偷东西。我牢牢的抓着明的手,开始发抖。

    明安慰我:“不要担心!”

    然后门开了,在3分钟还不到的时间里一切很顺利,我看见张卫道微微一笑,很自信的面容。

    进去后,反手关上了门。奇怪的是,那种被人盯哨的感觉突然消失,心脏像是不受我控制般的从激烈到平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