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皮鞋又出现,再次死一人

作者:MCC蛋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幽冥皮鞋最新章节!

    眼皮开始压了下来,意识时断时续。

    一双皮鞋出现在了13栋的门口,为什么只看得见鞋子和异常粗壮的腿。

    深蓝的西服裤打了许多的褶皱,跟随着脚的步伐一晃一晃的。

    它缓缓的走上楼梯,它像是把什么人推到了一边,因为看到另一双腿打了个趔趄。

    它走得异常的沉重,皮鞋和瓷砖的撞击声分外的刺耳。

    它走到了二楼,在第一个寝室的门口等了下来,看到了门板的下半部分。一切象静止了一样。

    随着它猛的打开门,门撞到了后面的什么东西,哗的一声响。黑暗扑面而来。

    我猛的惊醒,听到了老大的鼾声,是我的寝室,是我还在!

    原来又是这该死的梦境,突然想到那报纸上的斧头,也是在梦里见到过的。

    难道梦境里的是真的发生过的?想到这里,额头不由得冒出了一片冷汗,顿时觉得燥热不安。

    上铺一阵悉悉梭梭,风翻身下床。

    大概是酒喝多了,忘记了害怕。要不然在平时,他肯定宁愿憋死,也不愿意出去上厕所的。

    我暗暗好笑。额,为什么此刻我的脑袋如此清晰?

    他开门走了出去,我盯着门开的那条缝,外边的灯光照在了小宇的被子上。

    没一会风就回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原来还是害怕的。

    他的动作好象迟缓了点,比刚出去的时候,以至于他向上铺翻了两次没有成功,最后一次他上去了。

    我闭上眼睛再次入睡。可是门又被打开了。

    向我走来的仍然是风,他停了一会,一个翻身就上去了。这连贯的动作,是我熟悉的风一贯的做法。

    额,不对,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却一时大脑短路想不起。

    突然我一愣,关注到了重点!怎么会有两个风?

    此时,心开始碰碰跳!

    先上去的谁?

    我不由得抱紧了被子,感觉自己在发抖,真的是在发抖。

    老大的鼾声似有似无,宏强磨牙的声音却大大的折磨着我的耳朵,伴随着清晰的咀嚼让人不寒而栗,今晚这声音让我格外的害怕。

    我脑子里反复出现刚刚那个先上床的身影,他从门缝里进来,看不清楚脸。

    他迟缓的走到床前,用手攀住上面的栏杆,一次他没有成功,抬起的腿又放了下来,第二次还是没有成功,显然他的身行并不灵活,第三次他才爬上去。

    停,等下!他收腿的时候穿的是什么?额,好象不是拖鞋,而是闪亮的黑色。

    那是皮鞋,这个答案再次让我汗毛直竖。

    我弓起了腿,强迫自己相信这是在做梦,可是越是这样,让我大脑清醒。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我非疯了不可。小宇近在咫尺,却也像远在天涯。

    我警惕的望着四周,我望向每一个床铺,都是隆起的被子和暗影,惟独我看不到我的上铺,风?

    我仿佛听见时间流逝的声音,一秒一秒,端的难熬。

    我感觉浑身都是汗。

    我为什么这么紧张?除了刚刚上去的身影,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

    他没有消失,他还在寝室里,是他的气息让我如此紧张,他潜伏在某一处。他带来了不属于我们寝室的气息。

    冰冷的死亡的气息……

    幽深的眼光从某一处向我逼视过来,带着寒意,我在被人窥视,头皮一阵发紧,我一动都不动。

    那目光是在柜子后面的空隙里吗?

    那么黑暗一片,处于柜子巨大的黑影中,我仿佛就感到那冰冷冷的眼光藏在暗处幽幽发光,他时刻会突围而出。

    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肢体存在了,神经的集中好象随时会暴裂,伴随着它的是巨大的疲倦感将我吞噬。

    “轰,嘭嗡嗡~”

    电脑忽的开启,风箱呼呼做响。我脆弱的神经,反射似的坐了起来,眼神紧盯着小宇的床下。

    因为我看到了一双手从小宇的床下伸了出来,黑暗的五指准确的按了电脑的启动纽,然后不见了。

    脑袋已经麻木了,已经感觉不到害怕了,我的反映是缓缓的躺下,安然的闭上了眼。

    我实在是太累了。这一夜像过了一万年。

    上床的身影,柜子后的眼,床下的手,一遍遍在我眼前回放,但是我感觉不到害怕,一切恍如梦境。

    意时再次时断时续。

    很多的脚步声跌跌撞撞,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听不真切,还有老大声音,低沉着在走廊里回荡。

    那是小宇的哭声吗?细细咽咽,小宇,你怎么了?这还是梦境吗?

    有人用力拍打我的脸,意识渐渐清醒,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明的脸越来越清晰,后面是阳光的背景。

    头痛得要炸开了,我想到夜里的事情,刚要开口说话。

    明突然说:“风昨晚死了。”

    “轰”脑袋又炸开了。

    我再次闭上眼,不愿相信这一切。

    我不愿意相信一个熟悉的笑脸将从眼前永远的消逝,我不愿意相信事情会演变到这样的地步。

    如果我们的贪玩非要我们付出代价的话,这样的代价未免太过于沉重。

    生命是这样被扼杀,我们无能为力,它阻止了一切的可能性,也阻止了我们的判断力。

    我愿意相信这只是一个玩笑,笑过后,一切可以重来。

    这样的一个早晨将永远铭记我心。告诉我关于死亡的含义。

    来了一批医生,问了我们一些关于风的问题,问了什么,不记得了,怎么问答的,也不记得了。

    又来了一批警察,也问了我们问题,问了什么,不记得了,怎么回答的,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风妈妈老泪纵横的脸和呜呜的哭声。风没有爸爸,是个单亲的孩子。

    从宿舍,到医院,到公安局,到冰冷冷的太平间,那里有我们熟悉的伙伴安静的躺在那里。

    白皙的脸,长长的睫毛投下浅灰色的暗影,原来风有这么漂亮的一张脸。

    我很久没有这么注视他的脸了,发生那件事情以来,每个人被恐怖击中,就没有时间去注意其他的事情了。

    大一时,钩肩搭背的情景,风仰起来的笑脸和眼前的人重叠了起来。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就这样流了五天。

    在他安葬的地方,我们六个人花钱买了一棵小树,种在了他的墓旁。

    希望他不要寂寞,希望他不要忘记我们。

    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风好像并未离开去那神圣的天堂,而在守护者我们剩下的兄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