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出乎意料的结果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宋以蔓将照片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冯琮微微一笑,他就知道这一招对女人来讲是致命的,哪怕是宋以蔓。

    于是他靠在沙发上说起了劝解的风凉话,“弟妹啊!男人嘛,生气了有时候无法排解,可能会去消遣一下的。不过我肯定不会这样,因为我有排解心情的方法!”

    宋以蔓笑了,冲他晃晃手机照片:“大哥,就这个?”

    冯琮的脸立刻就绷了起来,盯着她,不明白她的情绪怎么就突然变了?

    宋以蔓将手机放桌上,给他推了过去,反问道:“难道没有更劲爆些的?白漫汐都被玩烂了,连你都不要,冯谋他会要?难道他还不如你?下次拿到关键证据再来找我,别浪费我的时间!”

    说罢,她站起身就要走。

    冯琮的牙已经咬了起来,他叫住她,问道:“那你刚才干什么把照片发到你的手机上?你敢说你不在乎?”

    宋以蔓转身看他,笑了一下说道:“我回去折腾他,夫妻间的小情趣,你不懂吗?大哥真该找外女朋友了!”

    在冯琮黑脸的瞠目结舌下,宋以蔓轻松出了门。

    “夫妻间的小情趣”、“回去折腾他”,这些暗示性极强的话,让冯琮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他几乎可以看到她那坏的让人痒痒的小模样,折腾起男人,该是多么的勾魂?

    可惜,那男人不是他,而是冯谋!他简直快要爆炸了,这一刻他几乎要把这里毁掉!

    没错!毁掉!

    可是,他最终什么都没有做。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他说过,他是自控能力极强的男人。他可以用别的方式排解内心的不快,但不能做无意义的事。

    他站起身,寒着一张脸走了。

    门外的属下心里叹气,他都数不清这是主子第多少回的失败了!

    宋以蔓当然没忘周彤的事儿,她迅速走到楼下的果汁吧,从外面果然看到乐臣宇抱着周彤,但是周彤明显不愿意,在推他,只可惜他的力气太大,她推不开。

    宋以蔓赶紧走过去,推开门听到乐臣宇的声音,“周彤,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忘了我们一起走过的美好了吗?”

    “我忘了,我不会吃回头草的!”周彤一边推一边在他怀里闷闷地说。

    “不,周彤,你不会忘的,你的第一次给了我,我们那么契合,你说过你这辈子非我不嫁的!”乐臣宇一脸情深,夹杂着痛苦。

    宋以蔓听不下去了,她快步走过去,一把扯开了乐臣宇。

    她的力气很大,哪怕是乐臣宇,没防备之下也差点被她给扯到地上,一时间碰得桌椅直响。

    果汁店的店员没人敢管,这是国贸的老板啊!

    幸好这个时间没人,大家都在上班。

    宋以蔓看向乐臣宇说:“乐臣宇,如果你没有抛弃过周彤,我一定会帮你的!你为了你的问前途和她分开,你现在好意思说爱她吗?其实你费些力气也能让她去国外的,你为什么没有试?”

    周彤缓了缓劲儿说:“乐臣宇,你够了,我以前真没看出你对我的感情有多深。现在我都有男朋友,马上要结婚了,你就别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宋以蔓松口气,她真怕周彤抵挡不住乐臣宇如此的攻势,她知道周彤对乐臣宇的感情。

    乐臣宇深深地望着周彤,问她:“周彤,你就这么绝情吗?”

    “我不如你当初绝情,是你先转身的!”周彤还算冷静地说。她现在心情也不好受。

    “你这是在报复我对不对?”乐臣宇抱着一丝希望地问。

    “真可笑,难道我不找男友,就在原地等你,这便是正常的了?”周彤笑了笑,反问。

    宋以蔓拍拍周彤的肩说:“先回去上班吧!”

    周彤点点头,转身走了。

    “周彤!”乐臣宇叫着就要追上去。

    二黑十分有眼色地把人给拦住了。

    宋以蔓说道:“乐臣宇,你早干什么去了?”

    乐臣宇一脸痛苦,转过身说:“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有男朋友了!以蔓你帮帮我吧!”

    宋以蔓冷笑,反问他说:“这么快?你和她分开几年了?好意思说吗你?你知道她爱你,所以你就肆无忌惮地消费着她的爱。你以为她有了男友你也能轻松地把人抢过来是不是?你之前不急,你是不知道杨高会突然求婚,你不知道周彤甚至会答应,对吗?”

    乐臣宇一脸颓败的表情,证明宋以蔓说的没错!

    宋以蔓盯着他说:“你的爱太怎私了,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就该看着她幸福,如果杨高辜负她,那我什么都不说,甚至我支持你找回她。可是现在,你不应该这么做!”

    说完,宋以蔓转身走出门去。

    施闵紧紧跟了上来,低声说道:“少奶奶,吴嫂的电话!”

    “吴嫂?”宋以蔓转过身问。

    施闵轻轻地点头。

    宋以蔓接过电话,调整了一下情绪,就道:“吴嫂,你找我?”

    吴嫂的声音刻意地压低,她快速说道:“少奶奶,太太和大老爷发了声明,要退出冯家,大叔公他们要召开家族大会,您得有个心理准备啊!”

    宋以蔓头大,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吴嫂忙说:“少奶奶,太太已经和我说了,以后就让我伺候您,您不用跟我见外!”

    “好!”宋以蔓说道。

    “那少奶奶您忙!”吴嫂十分有分寸地说。

    宋以蔓挂了电话,转过头问二黑,“大少呢?”

    二黑摸了摸鼻子,说道:“大少他还在那里!”

    宋以蔓转过身上楼,可是还没到办公室,手机又响了,这回是大叔公。

    “以蔓啊,我们正在去冯家的路上,你跟冯谋也赶紧过来吧!梅芝说把冯家的事务交给你了,咱们也得碰个头是不是?”大叔公语气倒是平和,说的慢条斯理。

    宋以蔓没想到会议来得如此之快,应道:“好的,大叔公,我马上就过去!”

    电话又挂了,宋以蔓转身往电梯走去,说道:“现在去冯宅!”

    二黑犹豫了一下,问道:“少奶奶,用不用跟大少说一声?”

    “不用,让他醉生梦死吧!”宋以蔓利索地说。

    二黑心想,这下坏了,大少可惨了!

    每一次大少跟少奶奶过招,最后倒霉的都是大少,结果可想。

    上了车,宋以蔓拿出手机,把照片给大黑传过去。

    什么照片?就是冯琮给她看的那张照片。

    结果大黑一看到这照片,冷汗立刻就冒出来了,他算是明白了,少奶奶一生气,别说大少倒霉了,就连大少身边的人也得倒死霉!

    幸好大黑他有准备,为了保全自己,他也学聪明了。他没给少奶奶打电话,而是把手机里的一段视频传了过去!

    宋以蔓奇怪了,吆喝,这大黑也会你来我往了?这是什么视频?

    点开来,原来这不是一张照片,而是白漫汐进门的全过程。看起来,这也是那个走廊里的摄像头拍摄下来的。

    白漫汐那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大黑,大少在里面吗?”

    大黑翻着眼,装没听到。

    白漫汐突然高声叫道:“大少!”

    大黑立刻瞪眼。

    不过门里的声音传了出来:“让她进来!”

    这自然是冯谋那疏懒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白漫汐进门,然后画面清晰了,显然大黑开启了随身偷拍模式。

    白漫汐进了门,站在原地,怯生生地叫:“堂哥!”

    这个场面很熟悉,就是冯琮给她看的那张照片。

    宋以蔓微微挑起眉,她的心里的确有点紧张,这个时候她没有想到,如果视频有问题,大黑是要命也不敢传给她的。

    “过来哈,站那儿干什么?”冯谋懒散随意地说。

    白漫汐立刻惊喜地叫:“谋哥哥!”然后走了过去。

    宋以蔓的眉头微微地拧了起来。

    白漫汐刚刚走到冯谋的面前,冯谋那还散漫的表情突然就戾气尽显,他抬起他的大长腿,毫不留情地往白漫汐肚子上一踹,这下可好,白漫汐一下被踹飞,摔在了墙角。

    她一脸痛苦,显然疼得要命。

    冯谋拿起酒杯就扔了过去,只不过并没有扔到她身上,酒杯在她头边炸开,白漫汐“啊”一声。

    冯谋大骂道:“你个烂货,让人玩烂了还敢来找爷?”

    随手,刚刚喝的半瓶红酒甩了过去,这回在白漫汐的头上炸开,红酒顺着墙流下,流到了她的身上。

    “你当爷是收破烂的不成?居然还有脸出现在爷面前?”冯谋又骂。

    紧接着是没开瓶的酒,大黑还在让人往里送着酒。

    一下又一下,白漫汐的叫声此起彼伏,虽然没有一个瓶子砸在她身上,可是这比砸她身上更让她觉得恐惧。

    冯谋还在叫,“拿爷的话当耳旁风是吧,爷都说了以前是利用你,你还不死心,耍贱也没耍成你这样没下限的!”

    “你不看看你的德性,当爷是近视呢?当初一看你就是装的,你以为爷是冯琮呢?爷才没他那么笨!”

    “爷的老婆那才叫女人,你就是个毛,毛都不算!”

    这是冯谋的一种发泄方式。

    越骂越难听,白漫汐身上那袭白裙子,都被酒给染成了红褐色,有的地方是暗红的,大概是被玻璃给伤到了。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瓶酒,所以白漫汐的身边全是碎玻璃渣子,她惊恐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儿,显然精神被冯谋给折磨到了极致。

    冯谋体力那么好的大男人,都累的在沙发上直喘。

    坐着歇了一下,他抬眼一看,立刻露出嫌恶的目光,他“啊呀”一声,说道:“怎么这么恶心哈?赶紧把人给爷拉出去,真是碍了人的眼!”他伸手,仰头靠在沙发上,把脸一挡,“太恶心了!”

    是谁弄的这么恶心的?

    大少就喜欢这样!

    他摆摆手,“赶紧拖出去!”

    白漫汐悲催的被拖了出去,也不知道是血还是酒,被拖了一路的红。

    跟着就是有人来打扫房间,然后视频就结束了。

    因为开始转变太突然,所以宋以蔓简直就是目瞪口呆地看完这段视频的,不得不说冯谋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冯谋心情本来就不好,白漫汐还上赶着去当了一回出气筒,真是要多倒霉有多倒霉!

    看完视频,宋以蔓心情大好。原来信任归信任,任何女人碰到这样的事都不会完全不介意的。现在算是心里一松了!

    不过冯谋那样对她,还是让她不满的。于是她给大黑发了一条短信,“这个视频,不要让冯谋知道!”

    大黑回的很快,“是的,少奶奶!”

    显然大黑心里明白,他们家大少要倒霉了!

    到了冯宅,宋以蔓将手机收了起来,下车后,她看到冯琮站在祠堂外,像是在等她。

    果然,看她下来,冯琮向她走过来,他看到她脸上表情轻松,似乎真的没有一点沉重,心里越发地肯定,她是真的不在乎那照片。

    冯琮心里暗暗地想,白漫汐的作用真是越来越小了。

    “弟妹,冯谋呢?”冯琮很守规矩地问。

    “不知道啊!大哥不是比我要清楚嘛!”宋以蔓轻松地说。

    冯琮挑了挑眉,问她:“弟妹,这次的事情可不好过,没有冯谋的话,恐怕你会很辛苦!”

    宋以蔓微微一笑,说道:“谢谢大哥的好意了,大不了我不干了!”

    说罢,宋以蔓向前走去,越过冯琮,走进祠堂。

    这次事情不小,不过看那么多探究的眼神,她确定,来打听八卦的人居多!

    宋以蔓进了门,四叔公先问:“咦,冯谋呢?”

    “冯谋他心情不好!”宋以蔓说了实话。

    四叔公不悦地说:“那也不能不参加全族大会吧,不然把我们这些老头子们放在哪里?”

    宋以蔓微微地笑着说:“四叔公,抱歉他是一家之主,我说不动他。如果四叔公叫他的话,他一定会来的!”

    这话说的,太有水平了。

    四叔公能不知道冯谋什么德性?他可不是看低自己,有可能冯谋会来,但是自己一叫,冯谋多半就不来了。于是他自然没办法接下碴,难道他真的叫冯谋去?

    看四叔公不说话了,大叔公说:“行了,开会吧!”

    他看向宋以蔓说:“你婆婆跟你大伯呢,以前也算是没缘分,不过既然她已经嫁了守业,虽然守业没了,可再改嫁守德,这也是不太妥的,你说呢?”

    宋以蔓礼貌地说:“大叔公,我一个做媳妇的,实在没办法评价婆婆!”

    大叔公一听,点点头说:“也是!”

    四叔公气道:“就应该把这两个人给追回来!”

    宋以蔓说道:“四叔公,我妈和大伯他们都自动与冯家断绝关系,就连冯家的分红都不要了,按理说,冯家已经无权再管他们的事了!”

    “这就是丑闻啊!”四叔公瞪着眼睛说。

    宋以蔓跟着说道:“丑闻不丑闻的,那也与冯家无关了!”

    四叔公还想再说什么,大叔公开口了,说道:“她说的没错,现在我们还是说一下冯家的事吧!”

    四叔公不得不闭了嘴!

    大叔公又看向宋以蔓问:“以蔓啊!你婆婆把冯家交给了你,这事儿你知道吧!”

    宋以蔓点头说道:“大叔公,我知道!”

    四叔公又冷哼,说道:“她一个二十多岁的,有哪个能力管冯家?”

    宋以蔓不急不恼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觉得谁适合管理冯家,谁就来吧!”

    她的话一出,就引起了一阵的喧哗。

    冯氏重要,冯家的产业同样重要,谁管理冯家,那权利之大自不必说。

    因为孙子之事抬不起头的二叔公一直没说话,此刻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以蔓,怎么你不想管理冯家吗?”

    宋以蔓说道:“我有自己的事业,我妈她已经不是冯家人,所以不会再管我是否接手冯家。我对冯家的兴趣也不大,谁认为自己有能力,可能自己来做,不过有一点,一旦有人接手了,如果到时候做不好,再让我接手,那我是不接的!”

    留下又是一阵嘈杂之声,刚才还跃跃欲试的人们,此刻有不少眼中都带了犹豫。

    宋以蔓这样说也是有恃无恐的,本来她对冯家也没兴趣。婆婆连冯家人的身份都不要了,连冯谋都不要了,还在乎冯家有没有吗?再说冯谋,他都不想要冯氏了,更不会在乎冯家了。

    本来心思有点活络的二叔公,听到这话,也有点犹豫了。他儿媳伍佩姗能力不错,这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如果底下没人接着的话,冯家在他儿媳手中完了,那他真是死不瞑目啊!

    他还没决定,伍佩姗自己就站出来了,说道:“我觉得我能管冯家!”

    这下底下的嘈杂声更大了!

    伍佩姗早就想顶替吴梅芝,她觉得自己能力不比吴梅芝差,所以她很自信地站出来。

    二叔公看着她,心里一直纠结,但还是没开口说什么。

    四叔公也没说话。

    宋以蔓说道:“好啊!那冯家的事情就交给婶婶了!”

    伍佩姗本以为宋以蔓是欲擒故纵,她没想到宋以蔓那么轻松地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心里一喜,还没说话,大叔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不同意!”

    很深沉、很肯定!

    他看了伍佩姗一眼,说道:“你连儿子都教不好,你让我怎么有自信,你能管理好冯家?”

    伍佩姗哑了一下,然后不甘示弱地说:“梅芝她不一样连冯谋都没教好?”

    这是冯谋不在,如果冯谋在,她要命也说不出这话来。

    宋以蔓忍不住说道:“婶婶,现在进去的是冯荣轩而不是冯谋!”

    伍佩姗一瞪眼,心里倍觉羞辱,她看着宋以蔓就狂喷,“你有没有教养?我是你的长辈,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宋以蔓不紧不慢地说:“我说的是事实!婶婶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冯谋养着呢!”

    伍佩姗看向公公叫道:“爸,你看这晚辈,真是没有一点晚辈的样子了!”

    宋以蔓说道:“我跟冯谋都不在乎什么冯氏还是冯家的,如果你们愿意,我们也都退出去好了!冯氏和冯家都给你如何?”

    伍佩姗瞪大眼睛!

    大叔公开口道:“行了!”他看向伍佩姗说:“你也别觉得自己多能耐,以蔓说的没错,现在进去的是荣轩。还有,你不过是个家庭妇女,你怎么能证明可能打理好冯家?以蔓人家好歹有公司在证明着!”

    “那公司没准是冯谋给她的生意呢?”伍佩姗叫道。

    “可是你连这样的公司都没有!”大叔公毫不客气地说。

    伍佩姗叫:“你偏心!”

    大叔公说道:“能把德行写进家规的人,我信赖她!”

    伍佩姗冷笑,“原来是这样!”

    大叔公也不欲理她,看向大家说道:“总之,我支持以蔓管理冯家!”

    四叔公看冯琮,想征求他的意思,可没想到人群中的冯晨突然开口叫道:“我爷爷也支持以蔓!”

    众人皆惊。

    二叔公正在犹豫,是不是要给了自己儿媳妇?毕竟这还是有的一争的,哪想人群中的冯靖突然开口叫道:“我爷爷也支持宋以蔓!”

    冯靖是伍佩姗的亲女儿,她这样,无异于是打了自己亲妈一耳光。

    伍佩姗转过头,愤怒地看着她叫:“冯靖!”

    冯靖往后缩了一缩,却没改口。

    冯玉芳说道:“我也支持宋以蔓!”

    她一开口,人群中很多人都开口了。

    “我也支持宋以蔓!”

    “我也支持宋以蔓!”

    ……

    大家似乎有默契一般,一个人说完另一个人再说,如此绵延不绝于耳。

    每一句响起,伍佩姗的脸就变个色,结果她的脸变了好几个颜色。

    没有人有伍佩姗的勇气,如果在两个人中选择一个,他们还是情愿选宋以蔓。毕竟伍佩姗为人算计太多,人缘并不好。

    也有跟伍佩姗交好的,但是那么多人都先开口支持宋以蔓,她们就没敢开口支持伍佩姗。

    本来是有转机的一件事,现在成了羞辱伍佩姗的专场了。偏偏大叔公与四叔公都不喊停,就这么听着,也不嫌烦!

    伍佩姗觉得除了荣轩被判,这就是她人生中最羞耻的一件事,都与宋以蔓有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