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杀冯守业的真凶?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小崽崽,你真有力气!”宋以蔓揉着肚子抱怨道。

    躺着喂奶,冷不妨被崽崽给踢了一下,宋以蔓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防着他的小脚。这时候的崽崽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蹬腿就是最大的活动了。

    崽崽本来闭眼吃奶,听到妈妈说话,努力睁开大眼睛看妈妈,那眼睛里好像明白事儿一样,宋以蔓觉得崽崽的小脚竟然主动离她肚子远点了。

    这孩子能听懂话了吗?宋以蔓惊奇地看着崽崽。但是她又觉得不可能,这才多大啊,不满两个月呢,怎么可能听懂话?

    于是她摸了摸崽崽的头说:“好了乖宝,妈妈不怪你,吃饱些啊!”

    崽崽看了看她,又闭上了眼,一脸享受地咕唧吃的欢快。

    宋以蔓又觉得崽崽那眼睛里好像是听懂了一样。

    崽崽吃饱了,她收拾好衣服,将孩子抱起来拍嗝,崽崽趴在妈妈的肩头,静静地等着胃里那口空气上来。

    施闵轻轻走进来,没有说话,在一旁站着。

    宋以蔓也没说话,耐心地给崽崽拍着,没一会儿,就听到“嗝”一声,拍上来了。

    宋以蔓把崽崽放在床上,让他自己蹬着玩,她看向施闵问:“有事吗?”

    施闵说道:“少奶奶,毛桐桐找上冯略少爷,冯略少爷带她去医院看伤,然后还带着她去店里,方便照顾她!”

    “哦?毛桐桐想取代简蕴雪?”宋以蔓问道。

    “应该不是,我查了一下毛桐桐的就医记录,她伤的不算轻,还不能沾水。今天早晨是冯略少爷非得让毛桐桐去的,两个人有短暂的争执,后来他发了脾气,毛桐桐才跟着去店里的!”施闵解释道。

    宋以蔓笑着说:“真没想到冯略的脾气用在了毛桐桐身上。”

    施闵问道:“少奶奶,您看这件事,我们要插手吗?”

    “不用了!”宋以蔓想都没想便说道。

    但凡简蕴雪像点样子,哪怕是只要不给她找麻烦,她都能帮忙将这苗头扼杀在摇篮里。她可以让人去照顾毛桐桐,就这么简单。可是简蕴雪弄得人缘尽失,你说让人怎么帮?

    宋以蔓可没那种闲心去自找麻烦,当不知道就好了。到底冯略跟毛桐桐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她不管,她救过毛桐桐,剩下的都是毛桐桐的自己选择,和自己无关!

    施闵明白了少奶奶的态度,便没有再开口说这件事。

    此时毛桐桐人坐在冯略的店里,可是她在生气。

    冯略收拾完店里卫生,给她倒水,说道:“你别生气了!反正你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热心过头了?这样吧,你给我一笔钱,咱们算了事儿,我不用你管。大不了我雇个保姆去,比你伺候的好!”毛桐桐气道。

    冯略挑了下眉毛说:“我还不知道你吗?我给你钱,你也舍不得去雇保姆!”

    “那你给我雇一个,这样行吗?”毛桐桐问她。

    冯略想想,说道:“这倒是可以,不过一个合格的保姆不好找,等找到了你的伤也好了,还是暂时这样吧!”

    “你说我好容易带薪休假一回,你还不能让我好好歇歇?”毛桐桐气道。

    “你在这里歇不行吗?我又没让你干活!”冯略说道。

    “这里?”她看了看四周说“我想抱着电脑看大片!你有这环境?”

    “我办公室里有电脑,你去看吧,我不管你!”冯略说道。

    “我还想要零食!一边看一边吃呢!”毛桐桐说。

    “你想吃什么?我叫人送来,辣的可不行,不利于伤口恢复!”冯略又说。

    真服了!毛桐桐翻了个白眼,转身往里走,“不吃了!”

    冯略还是去给她买了不少的零食!

    冯略是个好人,他没有别的心思。不过他这个好人对谁都好,只要他觉得对他好,或是他应该对别人好的。人好但是没有距离感,这就是缺点了。

    如果是冯谋,大概就是用钱来解决了。

    日子过得很快,时间一晃,崽崽百天了!

    今天冯谋特意休息,给儿子拍百天照。

    好吧!自从崽崽出生之后,大少的工作就变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比如说崽崽打针他要跟着。比如说崽崽睡过头没游泳他也得不去公司等着,又或者小到崽崽没睡好觉,他还是得不去公司在家观察。

    宋以蔓心想,这回她百天也过了,看他还有什么借口能找?

    天气热了,拍照在户外,摄影棚已经搭起来了。摄影师也到位了——大少!

    没错,我们大少就是摄影师。他考虑到以后儿子年年要照相,时时要照相,所以特意买了个专业相机,由专人辅导学习拍照、摄像!

    不错!大少在公司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学这个了。

    百天后的孩子才允许抱到户外,所以崽崽很新鲜的样子,看这里看那里,眼睛都不够看了。

    冯谋将小篮子放在花丛中,对宋以蔓说:“去把崽崽放进去!”

    宋以蔓听话地将孩子放进篮子里,人家小崽崽第一次出门,要在妈妈怀里才有安全感,现在把他放在这么陌生的地方,他也看不清妈妈在哪里,立刻慌了,先是瘪嘴,就要哭。

    宋以蔓说:“冯谋,你看崽崽要哭!”

    “你起开,别挡着!”冯谋没好气地说。

    这厮脾气不是很好!

    宋以蔓不管了,儿子哭了你去哄吧!

    她悠闲地跑到阴晾里喝果汁。

    吴梅芝感叹地说:“怎么着?冯谋行不行啊!别回头折腾半天孩子,再照不成!”

    宋以蔓说道:“妈,他刚把我骂回来,他这是要大展身手呢,您要说他不行,他肯定跟您急!”

    “今儿一出、明儿一出的,找人来拍多好!”吴梅芝摇头说。

    那边崽崽生气了,刚才还能听到妈妈的声音,现在连声音都听不到了,他立刻“哇”地哭了,那大嘴张的,好伤心啊!

    吴梅芝当奶奶的受不了,提了腿就往那边跑。

    宋以蔓才不过去,免得冯谋不能跟自己老妈发脾气,再把脾气发到自己老婆身上。

    冯略在一旁说道:“啊呀,你看小崽崽哭得多可怜啊!”

    宋以蔓笑,问他:“大哥怎么不去店里?”

    “今天崽崽百天,我当然得在!”冯略说道。

    这位老大哥!

    宋以蔓不由问起毛桐桐的情况,“大哥,毛桐桐恢复的怎么样?上班了吗?”

    她估计毛桐桐有半个月就好了,结果愣是让大哥给养一个多月,真是行了!

    “昨天去复查,已经完全没事了,今天他上班去了!我还觉得她在我那儿干挺好,结果人家嫌庙小!”冯略说道。

    这一个多月,毛桐桐与冯略相处不错,她帮忙招待客人,让冯略的生意也好了不少!所以冯略是真的想留她!

    宋以蔓说道:“大概是害怕大嫂回来找她麻烦吧!大哥什么时候打算把大嫂接回来?”

    冯略听到这个问题,目光立刻就沉了下来,说道:“看情况吧,我也在犹豫,思赋想妈妈了!”

    “大嫂在那边怎么样?”宋以蔓又问。

    “现在倒是平静了很多,说想孩子,说听我的话,总之看起来是改了!”冯略说道。

    这是谢青霞的功劳,谢青霞让简蕴雪态度好点,不然老公孩子钱都是别的女人的了,再闹也没用。这下子简蕴雪是真怕了,于是态度很好,也不敢再闹,积极表现呢!

    冯略其实已经习惯了没有她的生活,他觉得现在过得也不错,所以对于接不接她的问题,不太迫切,就是孩子有点想妈妈了。毕竟是那么长时间不见,不想不可能!

    宋以蔓没再多问,看起来毛桐桐和大哥并没有培养出来什么别的感情。

    冯略也不愿意多想,他看着崽崽小手紧拽奶奶衣服,就是不肯松开,不由笑着说:“我怎么觉得崽崽能听明白话呢?”

    宋以蔓说道:“我也觉得是。他一个多月的时候,我告诉他别踢妈妈肚子,结果后来就再也没踢到过,我觉得很神奇!”

    “崽崽是个聪明的孩子!”冯略说。

    “呵呵,现在孩子都聪明!”宋以蔓并不认为自己的孩子有多与众不同。

    “他不一样,你看他的眼睛就能看出来。思赋在他这么大的时候,眼睛里可没有这么多的事儿!”冯略说道。

    “思赋是个好孩子,他将来肯定像你一样,是个好大哥!”宋以蔓说。

    冯略笑了笑,说道:“我希望是这样!”

    宋以蔓说道:“对了,我那里还剩下不少爸的书,估计我也没时间看了,都给了你吧!”

    她想来想去,觉得冯谋的爸爸已经没有了,现在生活挺好,就别节外生枝了!万一查出什么不好的呢?所以她也没什么兴趣再看了!

    冯略点点头说:“也好,没事儿了我看看!你该恢复工作了吧!”

    “嗯,慢慢开工了,暂时还是以照看孩子为主,等他六个月能吃辅食了,我再去公司上班!”宋以蔓说道。

    “也好!孩子还是太小了!我就有点后悔,思赋还小的时候,没有好好陪他!”冯略说道。

    “是啊,能陪孩子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年,过了就没了!”宋以蔓感慨地说。

    冯略看着冯谋那边僵持不下,问她:“你真的不过去看看吗?”

    宋以蔓说道:“不去,这时候去,肯定找骂!”

    结果她的话刚说完,冯谋那立立眼就看过来了,冲她喊道:“你这婆娘,爷这边忙得满头大汗,你跑那儿躲清闲去了?赶紧过来把小崽子揪出来!”

    吴梅芝也火了,叫道:“你叫谁小崽子呢?我看你才是小崽子!有你这么折腾孩子的吗?不会照就别照,我看百天人家照得挺好,还夸孩子会配合,怎么到你这儿就不行了?”

    吴梅芝训冯谋,崽崽突然就乐了,笑得“嘎嘎”两声。

    这还是崽崽头一回笑出声,宋以蔓看得真切,也笑了,说道:“原来崽崽喜欢看爸爸挨训!”

    冯谋的眼都要瞪出来了,这小崽子,居然还知道幸灾乐祸?他叉腰训道:“你个小兔崽子,枉我天天给你游泳洗澡的,你居然敢笑话我?”

    吴梅芝训道:“你跟小孩子较什么真儿?他懂得个什么?你三十好几的人,不知道害臊,真是气死我了!”

    “妈,我训孩子呢,你搅和什么?”冯谋不干地说。

    “我训你呢,你不是我儿子?”吴梅芝指着他鼻子说:“你看你这么大人了,说话一点不着调,谁是小兔崽子?你跟我说个清楚?”

    “啊呀,我跟你这个老太太说不清楚!”冯谋也气坏了。

    这下可点了炮了,吴梅芝瞬间发飙,把孩子交给吴嫂抱,然后拽了冯谋的衣服就掐起来,“你说清楚,谁是老太太?啊?你这死孩子,居然对你妈这么无理?”

    “我是老太太,我是老太太行了吧!”冯谋简直要烦死了,连连求饶。

    “不行……”

    宋以蔓趁机抱了孩子跑到另一边拍照,她一边走一边问:“崽崽,你看你爸笑话呢?”

    “嘎嘎”手舞足蹈!

    宋以蔓无语了,这是在对话还是凑巧了?

    她把崽崽放在摇篮里,自己扛了相机,捅捅他的小脸,“跟妈笑笑!”

    “嘎嘎”

    这大黑葡萄眼睛真漂亮,宋以蔓赶紧就拍,也顾不得采光什么的,反正先拍了,最后再选嘛!

    然后她又换景儿,把崽崽放在垫子上,让他趴着,小脑袋冲自己,拍拍他的小屁屁,他很享受!

    又是一阵猛拍!

    眼看吴梅芝跟冯谋要打到这边来了,宋以蔓赶紧就抱了崽崽移到另一侧开始拍新景儿!

    冯略跟吴嫂手忙脚乱的帮忙选衣服、换衣服,几个人配合的很是天衣无缝。

    孩子跟妈妈亲那是天性,母亲那柔软的怀抱多有安全感,伸嘴就有饭吃,不用怕饿着。所以母子不用沟通感情,崽崽就是喜欢妈妈的。

    所以崽崽很配合。听到妈妈的声音就享受,也不哭闹,因为妈妈在身边,她会捅捅自己、摸摸自己,看不到了还能听到妈妈的声音。

    “小崽崽乖哦!”

    “崽崽好棒!”

    “妈妈看你呢!”

    “呀,妈妈在哪里?”

    没有人天生会哄孩子,但是自己的孩子出生了,每个母亲都本能地会哄了。

    换了几套衣服,拍了好几个景儿。

    昨天冯谋做了个策划,穿哪套衣服选哪个景用哪个道具,兴致勃勃地跟宋以蔓说了半天,说的她睡着了他还得给摇醒再说。

    宋以蔓记性好,今天索性帮冯谋圆了愿望。他说的那些她都拍到了,到时候他是不是很感谢她?

    吴梅芝到底岁数大了,折腾半天累了。冯谋走过来要给儿子继续拍!

    宋以蔓抱着崽崽,指了指相机说:“老公,我拍完了,你看看合格吗?我先喂崽崽去!”

    吴梅芝一听都拍完了,立刻说冯谋,“你看蔓蔓轻轻松松就拍完了,没听孩子哭一声儿,你搞那么大阵势,都把崽崽弄哭了也没拍好,真是没用!”

    吴梅芝跟着进屋里,外面热死了,她喝口水歇会儿。

    冯谋就不信了,他拿起相机看宋以蔓拍的,结果一看,气坏了!

    这景、这衣服、这道具,全是他策划好的,宋以蔓这娘们居然剽窃他的创意!太可耻了!

    崽崽这个小不点折腾半天也给累坏了,吃着吃着奶就睡了,睡得一动不动。

    宋以蔓系了衣服,把孩子放好。

    冯谋阴沉着脸出来,看着她低声说:“你出来一下!”

    宋以蔓跟着他出门,问他:“老公,我帮你拍了,怎么样?”

    冯谋转过头立着眼儿就说:“啊!你剽窃我的创意,你还好意思说?”

    宋以蔓就笑,说他:“反正都是给孩子照相嘛,照出来就行了!”

    “不行,我得好好跟你说说!”冯谋说着进书房!

    “就这点事儿,还有什么好说的?”宋以蔓笑着问他,也跟着走进书房。

    “那怎么能行?当然得说!”冯谋指沙发,“你坐过去!”

    宋以蔓向沙发那边走去,冯谋给大黑递个眼色,然后偷偷地锁了门!

    大黑赶紧带着人跑远一些,免得打扰了大少的兴致!

    宋以蔓还没走到沙发边,就被冯谋给推倒了!

    “冯谋你干什么?”宋以蔓叫道。

    “你说干什么?”冯谋把那个字咬得重重的,好容易熬过她百天,容易吗?他天天数天数,日历上的今天还画个红圈圈。

    当然,宋以蔓以为他那红圈圈是标的崽崽百天,把自己这茬给忘干净了。

    “正愁没地儿收拾你呢,你这小娘们就给送机会来了!看来爷不好好操练你,你就不知道谁是你男人是不是?”冯谋恶狠狠地说,言语之间要把她给吞了一般。

    “冯谋你……”

    就是不给她说话机会的,冯谋今天可以恣意而为之,定要一展雄风!

    这时候吴梅芝和冯略看照片,还对宋以蔓的拍照技术赞不绝口呢!

    “你说这蔓蔓,从来不把自己有本事放在嘴边,结果办出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像样的?比冯谋可是强多了!”

    冯略在一边说道:“弟妹是个好性子的,冯谋眼光好!”

    “可不是!”吴梅芝夸赞。她突然就想起了简蕴雪,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接她?”

    冯略敛了眸,“再说吧!”然后立刻转言,“妈,您看这张,崽崽的眼睛真和葡萄一样,太漂亮了!”

    “嗯,这孩子就是会长!”吴梅芝点点头说。

    崽崽百天生日照这事儿,冯谋算是消了气了!他能不消气吗?现在是宋以蔓生气了。

    要不要上来就这么死命的折腾?给她喘口气儿慢慢来不行?累的她喂着奶就睡了,冯谋这回伺候的好,给她换个边儿,把孩子放到这边接着喂,她睡的死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等到晚上的时候,吴梅芝已经让人把她挑好的照片给洗出来了,客厅里挂着的是思赋与崽崽的合影,这也是宋以蔓拍的。

    吴梅芝还看照片呢,一边看一边夸,“瞧瞧蔓蔓拍的真不错,瞧我们崽崽这小表情哦!”

    刚刚走进来的冯谋附和,“我老婆拍的,当然好了!”

    吴梅芝看他,这小子上午还不是这样儿呢,脸黑的能挤出墨来,怎么下午就阳光灿烂了?她警惕地问:“冯谋,你是不是欺负蔓蔓了?你敢欺负老婆,我可不饶你!”

    冯谋哼哈地说:“妈,我不欺负她,崽崽怎么来的?”

    无语!竟然跟老妈这么说!吴梅芝瞪他一眼没接话。

    刚好宋以蔓走进来,听到这话,差点就要转身回去,可惜吴嫂已经看到她,叫了一句:“少奶奶!”

    这下躲也躲不开了,只能装傻。

    吴梅芝也得装傻啊!她这个当婆婆的不尴尬吗?心里又骂了一遍冯谋,然后对宋以蔓说:“蔓蔓,你看这照片挂这里怎么样?”

    转移话题,吴梅芝也是一把好手!

    宋以蔓立刻配合地说:“妈,挂在这里刚好!”

    冯谋挑了挑眉,心想这俩女人有意思么?

    冯谋抱过儿子,又揽了老婆,低声问她:“腰还酸吗?”

    他够体贴的吧,还知道放低声音,多么不容易?

    他这标准!宋以蔓脸红,你说这么多的人他就问这问题,她推了他一把,脸红了!

    吴梅芝一看这夫妻俩腻乎呢,很识相地走开了,她走到一旁的思赋身边,见他没有玩,低着头看起来情绪不高的样子。她揉揉他的头问:“思赋,怎么了?”

    “我想妈妈了!”思赋低声说着,声音很可怜。

    宋以蔓听到思赋的话,不由抬起头,觉得孩子很可怜!

    吴梅芝也心疼孩子,她看向冯略。他没有说话,撇开头做别的。

    这还只是个开始,晚上的时候,思赋突然发起烧来,烧得迷迷糊糊,嘴里一直叫着妈妈,还时不时地抽抽。

    医生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说道:“孩子心情不好也容易生病!”

    吴梅芝叹气,把冯略拽到门外,说道:“我看还是让蕴雪回来吧!孩子没妈也是可怜,不是说蕴雪现在改好了吗?”

    冯略也心疼孩子,便点了点头。

    折腾了一夜,早晨的时候思赋的烧总算是退了些。

    吴梅芝专门等着冯谋!

    现在崽崽起的早,宋以蔓天天早晨抱着孩子到客厅送冯谋上班。

    吴梅芝看见她,说道:“蔓蔓,正好你也出来了,我和你们说件事!”

    宋以蔓看冯谋一眼,冯谋坐到沙发上,打个哈欠说:“妈,快说哈,我上班去了!”

    吴梅芝开口说道:“蕴雪离开这么久了,总这样也不是回事。现在思赋想妈妈,想的生病了,所以我的意思呢,是把蕴雪接回来,和你们说一声,你们的意思呢?”

    宋以蔓说道:“妈,我没意见!”

    她一个媳妇,没立场不让人家回来。

    吴梅芝看向冯谋。

    冯谋晃着腿说:“我没什么意见,只要她回来别再折腾就行,要是还不老实,别怪我再也不让她回来了!”

    吴梅芝点头说道:“行,我会让冯略和她说清楚的!”

    简蕴雪在国外,天天似煎熬一般,她多么想跟冯略大骂一通,可是她现在骂了就更回不去了。关键哥哥也不帮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没有身份证明,哪里都去不了,想自己回去更没有办法了。

    冯略给她打了电话,简蕴雪立刻就接了,一接通她就哀求道:“老公,你让我回去吧,我真的很想思赋,我都改了,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行吗?”

    冯略说道:“你回来的事,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和冯谋说了,他说如果你回来再惹什么事,他就让你这辈子回不来!”

    简蕴雪马上说道:“我肯定老实听话,一定的!”

    冯略又问一遍,“你能保证?”

    “我保证!”简蕴雪急切地说。

    冯略说道:“行,我会让人接你回来的!”

    简蕴雪听的心花怒放,心想她总算能回去了,她想儿子这是真的!

    很快,简蕴雪坐上了回国的飞机!这件事简云泽自然知道,他也没再给妹妹打电话。

    说实话,这些日子他一直盯着冯略,他知道冯略跟毛桐桐走的很近,本来他是想警告冯略的,可是他发现冯略和毛桐桐之间没有什么事,两个人在店里的情况都能看到。冯略有时送毛桐桐回家,也是送到楼下,并没有上过楼。

    现在毛桐桐上了班,两个人也没有什么联系,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有什么的样子。如此一来,他反而觉得自己妹妹不对了。按理说冯略很无辜,罪魁祸首是冯琮。当初他委托冯略演戏,冯略本就是帮忙,后来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也是他觉得本就高攀了冯略,毕竟蕴雪有病!

    现在他的心理反而觉得挺对不住冯略的,冯略给了蕴雪一次机会,他又何尝不是给了自己妹妹一次机会。如果这次蕴雪再不珍惜,冯略哪怕是变了心,他也不会追究,大不了带妹妹到国外生活,远离Y市!

    简蕴雪回到冯宅,一进门就看到大厅变了,醒目的照片,是他的儿子和那个小崽子,别处挂的还有崽崽的照片,可见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人家过的很好呢!

    “妈妈!”思赋跑出来扑进简蕴雪的怀里,兴奋异常。

    后面跟出来的冯略看着不是滋味儿,看来儿子还是想妈妈的!

    吴梅芝看了也是感慨万分,她笑呵呵地说:“坐飞机累了吧,赶紧去歇会儿,陪思赋一会儿,他可是想你了!”

    为了孙子,她也觉得以前的事儿就不提了,以后好好过日子行了!

    简蕴雪看了眼冯略,领着儿子回了房间。

    冯略没过去,让母子俩一起温存会儿吧!

    思赋和妈妈躺在一起,感觉十分的幸福,他抱着妈妈的脖子说:“妈妈,我天天看崽崽有妈妈那么幸福,我也总算和妈妈在一起了!”

    “思赋,最近你过的好吗?”简蕴雪摸着他的头问。

    “好啊!婶婶对我可好呢,你不在,她给我买了好多东西,奶奶对我也好!”思赋说道。

    简蕴雪心里不是滋味儿,怎么着?她不在这里,难道宋以蔓和吴梅芝想要取代她?挤掉思赋心里自己的位置吗?

    冯思赋又说:“妈,崽崽特别可爱,他爱对我笑!”

    简蕴雪回过神来,问他:“思赋,你喜欢崽崽吗?”

    冯思赋点点头说:“他是我弟弟,我要保护他!”

    简蕴雪忍不住说:“你傻呀,你当他当弟弟,你知道吗?有了他,你就不受宠了!你看你奶奶眼里只有他,还有你吗?”

    “妈妈,没有啊!奶奶买东西都是我有崽崽也有,吃的都是我的,崽崽都不能吃。还有婶婶,给我买了好多新衣服和玩具呢!比你在的时候给我买的还多呢!”冯思赋认真地说。

    宋以蔓那是可怜孩子妈妈没在身边。不管简蕴雪怎么样,思赋这个孩子还是可爱的,更何况他又只是个孩子!所以给思赋花钱一点都不心疼。

    简蕴雪说道:“那是她没安好心,她自己有儿子,干什么对你那么好?”

    冯思赋看着她问:“妈妈,书上讲人要懂得感恩,难道书上讲的是错的吗?”

    这话把简蕴雪一噎,她回答不出来了,这话没办法驳啊!

    冯思赋就跟懂事似的,说她:“妈妈,我觉得奶奶跟婶婶对我都好,你别不喜欢她们了!”

    简蕴雪忙问:“她们都跟你说什么了?”

    “她们什么都没说啊!”冯思赋一脸茫然。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她们?”简蕴雪问。

    “你老说她们不好,不是不喜欢吗?”冯思赋仰着头问她。

    孩子也懂得观察,大人喜欢谁不喜欢谁,他们能够看的出来,孩子的心思是最细腻的。

    简蕴雪也不正面回答他,只是耐心地说:“思赋,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以后你就知道了啊!”

    “可是……”

    “好了,想妈妈了吗?这回妈妈带了你最喜欢吃的东西!”简蕴雪岔开话题。

    “真的?太好了!”思赋果真被吸引。

    简蕴雪再不好,她也不会对亲生儿子不好,所以回来之前,她没忘给儿子买当地的特产,儿子最爱吃的。

    吃饭的时候,宋以蔓才见到简蕴雪。

    简蕴雪有说有笑,看到她后立刻说道:“以蔓,我都听思赋说了,我不在的时候,多亏你照顾他。我给崽崽也带了礼物!”

    “我替崽崽谢谢你!”宋以蔓说道。

    吴梅芝也很高兴,她求的不多,只要家庭和睦就好。希望这次简蕴雪是真的改好了!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简蕴雪经过这次的事儿也学会了隐藏心思,学会了交际!

    可是事情总是有变化的,分开这么长时间,她觉得冯略肯定想她了,夫妻生活一定要有吧!但是她没想到,冯略的反应很冷淡,晚上并没有想象中的亲热,而是躺在床上各睡各的,她不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脾气再好的男人,也有自己血性的一面,他觉得自己在毛桐桐面前才像个男人,因为她懂得尊重。自己的妻子,以前温柔的时候还是不错的,可是后来,让他想起来就对她提不起兴致来。

    人总是怕比较的,一比较就会出很多的问题!

    简蕴雪沉不住气了,她最怕的也就是谢青霞说的,如果没有冯略的感情,那她什么都没有了。于是她主动了,伸手从他身后抱住他的腰,柔声说:“老公,我好想你!”

    冯略心一软,终究对她狠不下心来,尤其她又如此温柔了,他转过身,低头寻她的唇,给了回应!

    又像以前一样了,简蕴雪这才放心,生活总算是正常了!

    可是冯略的态度,到底让简蕴雪老实下来,她也不敢提去冯氏上班的事,就在家带孩子,话也比以前少了很多。

    日子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冯略觉得自己的生活又步入了正轨,自己要求的也不多,无非就是希望能够平静地生活,虽然平淡却也踏实,他并没有多余的想法。

    父亲的书,宋以蔓已经都给他了,他在慢慢地翻阅,然后珍藏起来,摆在他的店里也算是展览用的,招揽客人。当然这些是不卖的。

    他的东西还是实惠的,所以慢慢地客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他又签约下两个画家,主推这两个人的画,生意正在一点点好起来,他做的也是有滋有味儿的。

    这一天,天气不好,店里没人,天空灰灰暗暗的,湿冷的天气让人不愿意出门,冯略沏了一壶茶,又翻起剩下没看的书,他粗略翻了几下,居然发现一本菜谱。

    古代的菜谱?有意思!

    不过翻开来,这似乎不是菜谱,而是一本医书。翻了第一页,上面写的是冯守德的名字,难道这本是爸爸的书?

    在他的心里,从小到大,以为自己的爸爸是冯守德。所以现在爸爸称呼是给冯守德的,而“父亲”的称呼才是给亲生的冯守业。

    翻开来,这本医书主要讲的是食物相克,有些比较熟知的,比较螃蟹与柿子等,当然还有一些没有听说过的。冯略惊讶,没想到这么多食物一起吃会有问题,这一大桌菜的话总难避免碰在一起吃到啊!这么多也不可能都避讳的到是不是?

    反正也是无事,看看也好,别让孩子吃到就行。他靠在摇椅上慢慢翻书,很是享受这种悠闲的生活。

    突然翻到一页,突兀的三个字出现了——冯守德!

    和第一页的字形不同,虽然都是同样的三个字,可是这三个字,却是冯守业的笔迹。这三个字,和“他要杀我”的那四个字,是一样的力道,甚至这三个字,却是更凌乱,似乎是仓促中写的。

    这一页,写的是“茶煮青蛙,食则死亡,无法解救”。

    冯略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世界好像一下子静了下来一般。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为什么?难道真的为了他的妈妈吗?

    他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他想都没想,拿了手机就给宋以蔓打过去,他声音嘶哑,隐忍痛苦地说:“以蔓,你能不能来一趟?”

    宋以蔓听他声音不对,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以蔓,你能不能来一趟?”他重复着这句话。

    宋以蔓忙说:“好,我现在就过去!”

    挂了电话,宋以蔓说道:“备车,我出去一趟!”

    幸好刚刚喂了崽崽,她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出门的时候,行色匆匆,她交待了一句,“我去公司!”然后人就没影了。

    宋以蔓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冯略的店里,冯略傻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一看她进来,他立刻站起身说:“你终于来了,我……”

    他的声音突然止住,看了一眼她的保镖们,他说对宋以蔓说:“你跟我进来一趟!”

    宋以蔓和他进了办公室,追问道:“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看看吧!”冯略把书给她,声音带着某种哀与痛!

    难道他找到杀公公的凶手了吗?这一刻她竟然不敢去接,不敢去看。冯略这个样子,证明结果很难让人接受,很意外。难道是认识的人?

    但她还是将书接了过来,大概人在这个时候都不会理性地拒绝,为什么会说好奇害死猫呢?这多少有想知道结果的成分。哪怕最后要承担痛苦。

    当那三个字映入宋以蔓的眼中,她承认她的心脏也承受不住了,怎么会是他呢?怎么可能?那个木讷、老实的男人?

    她明白冯略的痛苦了,一个是养父一个是亲爸,怎么办呢?

    总要负一方的,负哪方都是不孝!

    “你看看第一页!”冯略跌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

    宋以蔓翻了第一页,看到另一个不同的“冯守德”三个字,她问:“这是大伯的笔迹吗?”

    冯略点点头。

    宋以蔓明白了,这本书原是大伯的,所以他知道食物相克的事,于是他找机会对公公下手了。这书不知如何到了公公的手中,所以公公留下这三个字,想让看到的人给他寻仇吧!

    真是乱了!

    大伯为什么要杀公公?难道因为婆婆?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可是她怎么都不能相信大伯那样的人会杀人,太不可能了!

    ------题外话------

    茶煮青蛙是从食物相克中查到的,但是又没有资料证明这个的确有效,情节需要,如有偏差请勿较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