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痛并快乐着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看着冯琮就跟惊弓之鸟一样,宋以蔓真的很想笑,她低头认真用餐,生怕自己笑出来,冯略更难编词儿解释。

    冯略立刻求助地看向宋以蔓,却发现她低头吃饭,似乎没在听。他才想到她吃饭的时候要慢慢的,不能有人打扰,好似以前冯谋就因为打扰她吃饭被削了好几回,他现在已经够难的了,如果再得罪了宋以蔓,那就更难了。

    算了,还是靠自己吧!他立刻脸上堆起笑,说道:“大哥,人多热闹嘛,反正你也要住过来,不差这一天半天的了,我马上就搬到你隔壁房间,天天陪着你,多好?”

    宋以蔓不肯错过精彩一幕,立刻转过头去看冯琮的表情,发现他的表情就好像米饭里吃出虫子一样膈应!这想法,好吧,她现在也没多少胃口,果真是少吃的好办法。

    看起来上赶着不是买卖这话真对,难道冯略就没发现他太热情了吗?冯略的确不是个说谎的人,心里想的什么脸上就得表现出来。

    最痛苦的莫过于冯琮了,冯略这小子恶心的他,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走,但偏偏宋以蔓在这儿坐着,和她一起吃饭的机会多么难得?

    这算不算是痛并快乐着?他总有一种奈何命运总是与他作对的感觉,难道他命里就无她?

    “你别搬过来,我可不用你陪,你不是有你老婆的?陪你老婆去吧!”冯琮毫不客气地说。

    “大哥,蕴雪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不用我陪!”冯略觉得自己这个理由很好。

    “我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不用你陪!”冯琮回道。

    “大哥是一个人啊!你要是有妻子,我就不担心了。可是你一个人不孤独寂寞吗?还是我来陪你吧!”冯略说道。

    冯琮瞪大眼睛,快速说道:“我一个人挺好!”

    宋以蔓太想笑了,其实冯略本来挺真诚的一句话,在冯琮听起来那么猥琐!

    “啊?大哥你不想找另一伴陪陪你?”冯略现在脑子又有点乱了,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只知道把人留住就好。

    痛苦的地方又来了,冯琮侧过头看看宋以蔓,她在这里,他怎么否认?

    冯略见他不说话,说道:“对嘛,大哥肯定是需要人来陪的,刚好我现在有时间,随时可以陪在你身边!”

    “用不着!”冯琮反应极快,“我需要人陪,可是我不需要一个男人来陪!”

    冯略不满地说:“大哥,男人怎么了?你也在国外生活过,怎么思想还这么保守呢?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会更快乐!”

    宋以蔓估计冯略现在已经不知所云了,反正只要能留住冯琮,什么都能往外扔,可是这样只会把冯琮给吓跑了。

    果真,冯琮脸上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宋以蔓觉得那脸得绿了一层,她本想帮帮冯略的,可是她发现挺喜欢冯琮受到这样的惊吓,也为她出出气。

    “大哥,你看我们可以一起喝茶,一起品文赏诗,如果你需要我晚上留下,我还可以……”

    “够了!”终于受不了的冯琮,把筷子拍在桌上,也顾不得宋以蔓还在这里,站起身拔腿就走,怎么看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宋以蔓终于笑了,冯略看着冯琮远去的背影,喃喃地说:“怎么?生气了?我没怎么着啊!”

    说完,他突然想起来,赶紧走到刚才冯琮坐的地方找来找去,仔细地先找了地上,没看到头发,然后他又趴在椅子上找头发。只怪这椅子是深棕色的,太难找了,不易发现。

    宋以蔓瞠目结舌地看着冯略的行为,突然想到昨天冯琮看见的场景应该就是这样的,她可以体会到冯琮当时的心情了。

    更要命的是冯琮想到没和宋以蔓打声招呼,于是又转身回来了,结果看到冯略的行为,他气得面色铁青,转过头彻底飞奔而去。

    宋以蔓终于忍不住了,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冯略茫然地抬起头看向她问:“弟妹,你笑什么?”

    显然他并没发现冯琮又回来过。

    宋以蔓说道:“大哥,你这样能不让冯琮误会嘛!”

    笑的她上气不接下气的,真是有意思。

    “你看刚才你也不帮我!”冯略怨气十足地说。

    “啊?那个刚才我不是只顾吃饭呢,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宋以蔓自知不厚道,赶紧找个理由。

    显然冯略是相信的。他不擅于骗人,也比较相信别人说的话。他叹着气坐在椅子上说:“你说他怎么就不掉根头发呢?”

    “坐这儿吃饭这么一会儿就掉头发,机率的确不那么高!”宋以蔓说道。

    “要是今晚他住这儿就好了!”冯略说道。

    “放心吧,跑不了他!”宋以蔓说。

    “反正最迟明晚也得住下!”冯略说道。

    冯琮要是听到这两句话,估计死也不会住进来的。

    晚上的时候,吴梅芝和简蕴雪回来了。

    简蕴雪一进门就说:“老公,今天你没去店里吗?”

    “大哥来看他的房间,我就没去!”冯略说道。

    吴梅芝问:“哦?都收拾好了?”

    “是啊!我也有参与进来!”冯略说道。

    “你能弄什么?”简蕴雪问他。

    “我看哪里缺什么就补什么!”冯略说道。

    “走,我们去看看!冯琮都满意了,证明不错!”吴梅芝说道。

    宋以蔓走了出来,冯谋也回来了。

    吴梅芝看向两人说:“走吧,一起看看以蔓和冯略布置的房间!”

    冯谋踢着腿过来说:“累不累?我还真去弄了?”他顺势揽了自己的老婆,不太满意地说。

    宋以蔓说道:“我指挥罢了,都是佣人来做的!走吧,去看看!”

    一行人走到冯琮房间门口,结果一推开门都惊呆了。

    粉色的海洋,这是男人的房间吗?

    震惊之余,简蕴雪看到这大窗花,大哥的心思都被堵死了,冯琮他真的同意住在这里?

    “这……”吴梅芝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缓了一会儿,她才缓过来,转过头说道:“蔓蔓,你怎么给冯琮弄个这样的房间?是不是也太……”

    冯略忙在一旁说道:“妈,大哥他就是这爱好啊!”他知道宋以蔓的用意,当然得给打掩护了。

    “什么?”吴梅芝转过头不可置信地问。

    宋以蔓觉得冯略真是个厚道的人。

    冯略点头说道:“妈,是真的,大哥他很喜欢,非常满意!”

    吴梅芝一脸的不解,冯琮看起来那么男人,怎么会喜欢粉色?太变态吧!这念头刚一出,她就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想一个晚辈。

    简蕴雪忍不住问:“这窗花真复杂,好像工艺品啊!”难道宋以蔓已经明白冯琮的心思了吗?特意贴这么个窗花?她试探一下。

    冯略说道:“哦,这窗花是我贴的,大哥说他非常喜欢!”

    冯谋本来看这房间心里挺爽,结果听说窗花是冯略弄的,不由“哈”地一声说道:“这创意不错,过年嘛,图个喜气,冯琮他喜欢不就行了?”

    他一想到冯琮那吃屎一样的表情,心里就爽极了,不由看着冯略也顺眼多了。

    冯略这还是头一回听到冯谋夸自己,他一时间有点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但是他内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激动的,他“呵呵”一笑,说道:“是吗?”

    显然,这是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的表现。

    冯谋抖着腿看他一眼,笑笑说:“冯琮他肯定会感激你的!”

    简蕴雪很难想象冯琮的表情,不过她觉得冯琮肯定会气死的!说什么她都不相信冯琮会喜欢这屋子。

    吴梅芝不能理解冯琮的审美,但是冯略都这么肯定地说了,她也不好多管,她说道:“只要他喜欢就行了!做得不错!”

    说完,她说道:“行了,明天就除夕了,咱们大家好好过个年!”

    回了房,简蕴雪对冯略说:“老公,你不知道,今天我跟妈出去,太长见识了!”

    冯略最怕听的就是这个,这就意味着她又要干什么了。

    简蕴雪兴奋地说:“老公,你不知道,妈真威风,那些人们对妈都是恭恭敬敬的,那感觉真不错!”

    冯略头疼,他说道:“哦!”

    显然简蕴雪不会让他这么简单就应付过去的,她拉了拉冯略的手臂说:“老公你有没有听我说啊!你是没看到,你要是看到了,也会觉得那样很好的!”

    “我觉得我开店很好,等我开大了,人们对我恭敬,那才叫本事!你这叫狐假虎威!”冯略说道。

    简蕴雪瞪眼,说他:“我说你怎么比以前能说会道了?跟谁说的啊!开个店就抖起来了?”

    “你还不是跟以前也不同了,你说的人得适应环境嘛!”冯略说。

    简蕴雪笑着说:“你终于开窍了?”

    冯略说道:“等你靠自己的本事开个店做大,别人也会承认你的!”

    “得了,我才不费那劲儿,你开几年能做大?什么叫基础你懂吗?上来你就站得高,才能比别人发展快,明白吗?”简蕴雪问道。

    “那你也得有能力才行,你站得高,能赚钱吗?别回头不赚钱,都赔了,有什么用?还不如我这踏实的一点点往上走呢!”冯略说道。

    “你……”简蕴雪叉腰,“真是气死我了!”

    “行了老婆,你就别想着妈的那摊事儿了,你又没有经验,妈也不可能让你插手管家事!”冯略说道。

    “那我去冯氏工作,涨点工作经验不行?”简蕴雪问。

    “冯氏就不要工作经验了?那种大公司,你要是没工作经验就更不行了!”冯略说道。

    “老公,我就是想上个班,你干嘛总拦着?”简蕴雪不满地问。

    “你开个店不是挺好?我肯定支持你!”冯略说道。

    “我怎么觉得你特怕我跟冯家搅上关系?你是不是把我当成老婆的?你是不是现在钱多了开始防着我?”简蕴雪有点恼火了,问他。

    “没有啊!我不也是在开店?”冯略说道。

    “大过年的,我不想和你吵!”简蕴雪觉得不能指望冯略,还得靠婆婆或是宋以蔓。

    冯略也是这个意思,他说道:“你要是想干点什么,也要等到年后了,咱们慢慢商量!”

    “嗯!行!”简蕴雪同意了,心想着什么时候去找宋以蔓。

    这时候宋以蔓靠在冯谋怀里问:“老公,明天就除夕了,你还要上班吗?”

    “怎么了?”冯谋问他。

    “过年了,总该放假吧!”宋以蔓嘀咕。

    “啊!你是想我在家陪你吧!”冯谋心里又开始爽歪歪了,本来他自我感觉就良好,现在更是自恋的爆棚。

    “是啊,老公你都忙了一年了!”宋以蔓觉得不管他天天在公司是不是享受,人家也是天天去上班的,全勤奖也不错吧!值得鼓励一下!

    “啊!你终于知道老公的辛苦了?”冯谋问她。

    “当然了!以后你得养我跟孩子,肯定辛苦嘛!”宋以蔓说道。

    “啊!你终于愿意专门伺候爷了?没关系,你的公司爷会帮你管着!”冯谋乐呵呵地说。

    “你想什么呢?我没这么想啊!”宋以蔓说道。

    “那你让爷养你跟孩子,不是打算将来不工作的?”冯谋问她。

    “我就是觉得过年了,说点好听的增进一下夫妻感情嘛!”这男人果真不能说点好听的,否则他不定能给你弄出什么来。太得瑟!要是他一时兴起,把她的公司给关了,或者并到冯氏里面,她哭都来不及,只能说实话。

    “哈!咱们感情好的需要特别来增进吗?我看是太久没碰你了,你这小脑子又胡思乱想,让崽崽赶紧出来,爷好早一天疼爱你!”冯谋哼哈地说。

    宋以蔓没好气地敲他,“你胡说什么呢?要真是现在出来,不得哭死?”

    冯谋摸摸下巴,“左右都是你!”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宋以蔓哼道。

    冯谋扳回她的小脸说:“爷的话得说到前头哈!冯琮住进来,你得和他保持距离哈!”

    “我什么时候也没和他接近过,再说我大着肚子,能怎么着?”宋以蔓白他。

    “哼!你以为爷不知道?你弄个粉色房间,他肯住,那绝对是想讨好你的,到时候他不得使出八般武艺来讨好你?”冯谋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大黑的声音就传出来了,“大少、少奶奶,大老爷和冯琮少爷搬过来住了!”

    冯谋立刻叫道:“不是明天才过年的?”

    宋以蔓说道:“咱们去看看吧!”

    中午还落荒而逃的,怎么大晚上的就来了?蹭晚饭来了?

    冯谋站起身,宋以蔓跟上,两人走出去了。

    走到客厅,冯谋一看大伯跟冯琮的表情,大伯这表情真跟过年似的,冯琮心情也不错,唇角高高地扬着。

    冯谋脸上的表情不爽,这父子俩,一个要抢他老妈,一个要抢他老婆,这天下女人都死光了么?就盯着他身边的俩女人!

    冯守德跟冯琮打扮的的确像过年,俩人身上都是崭新的衣服,一看就是为过年订制的。

    冯守德笑着说:“提早过来一晚,不介意吧!”

    “大哥说哪里的话?当然不介意,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吴梅芝说道。

    冯略和简蕴雪也出来了,冯琮看冯略一眼,唇角微抽一下,他就是想到人都在,不用与冯略独处,所以才迫不及待地过来,否则他可不敢住。

    冯守德心情是真好,因为儿子这次主动要求住进冯宅,这是要和好的表现吧!他看到了一家人和乐融融的消息,觉得将来的前景一定会很好。

    冯琮似乎是故意的,他双手插着兜说:“冯谋,你欢迎我住进来吗?”

    冯谋抖着腿说:“当然欢迎,刚刚看了下你的房间,发现你的口味真特殊!”

    冯琮自然也联想到那粉色的房间,唇角小抽了一下,他跟着说道:“不过有一点我们爱好倒是相同的!”

    冯略一看硝烟要起,万一冯琮住不成了,头发怎么弄?于是他忙打圆场说道:“大哥,我这就搬到你隔壁,晚上要不要我来陪你?”

    这话差点没让宋以蔓笑喷,她又想到中午冯略找头发的情况,多有乐啊!

    冯琮反应奇大,他向后退了一步,警惕地说:“用不着,你也别搬我隔壁,我一个人挺好,我喜欢清净!”

    “喜欢清净你别来哈!”冯谋闲闲地说。

    冯略赶紧又打圆场,“冯谋,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喜欢口是心非,以前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挺喜欢热闹的,有时候我不陪老婆也要陪他!”

    “呵呵!”这是宋以蔓忍不住笑了。

    冯琮生怕她误会,瞪着眼看着冯略说:“你胡说什么?谁喜欢和你在一起了?”

    “啊?明明就是喜欢的啊!难道你有了别人,就不喜欢和我在一起了?”冯略心想着莫非冯琮想和冯谋做朋友?

    他的想法是很纯洁的,不纯洁的是冯琮,他的唇角都颤了,是被气的,他指着冯略斥道:“你闭嘴,我有什么别人?我从来都没喜欢和你在一起!”

    “大哥,我伤心了,难道以前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说的是假的?”冯略一脸的忧伤。

    以前冯琮说过,他当自己是亲弟弟的,自己还感动了很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