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冯谋的假想敌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司拓问:“崽崽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名字?”

    崽崽动了起来,他就是不喜欢这个名字。

    宋以蔓惊叹,“呀,他也动了!”

    司拓挑眉对冯谋说道:“看,怎么样?你会意的是错的!这还你儿子呢?你懂他的心吗?”

    冯谋顿时就火了,他哼道:“我儿的名我做主,老子给他起什么他都得用,怎么着?你妒忌?有本事你生一个去,别总拿我儿子的名儿做文章!”

    周彤惊呆了!不愧是大少啊!这不讲理的霸气十足、理直气壮!

    宋以蔓简直觉得丢脸极了,她不得不叫了一声:“冯谋!”

    冯谋此时回了神,方知自己中了司拓的计,再看司拓那小子,果真一脸的得意,笑得很是奸诈。冯谋立刻想办法挽回,说道:“啊!失态了!本人脾气比较急,不过为了老婆孩子,正在改进中!”

    瞧瞧,大少这是能屈能伸的典范啊!看自己占了下风,立刻就能想办法弥补!

    果真,宋以蔓还是非常吃他这一套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这饭杨高是吃的最难过的,他没有什么贡献却白吃饭,简直是如坐针毡!好容易挨到饭局结束,他赶紧站起身说道:“司少,我送您!”

    司拓一挑眉,白眼看他,“谁说我要走了?”他看向宋以蔓说:“据我说知,这里的菜道也是非常有名的!”

    冯谋接过他的话说:“我老婆怀孕不能喝茶!”

    司拓说道:“没关系,据说这里有很多可饮用的花能够供孕妇品尝的!”

    宋以蔓说道:“喝个茶怎么不可以了?冯谋你陪司少好好喝茶吧!我觉得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她一直在想刚才看到的人,现在想要急切地确认是不是他!

    冯谋一听她的话就乐了,忙说道:“好啊老婆,你赶紧回家睡觉吧!有我陪司拓就行了,我一定好好陪他!”

    司拓觉得这茶是喝不好了,虽然不甘心,也不想看着冯谋跟宋以蔓夫妻双双把家还。于是他就坐在这儿非要喝这茶了!

    宋以蔓坐上车后,就对二黑说道:“二黑,你把我们刚到时候的饭店门口监控录相调出来!”

    二黑心里一惊,那录相已经给大少调出来,现在少奶奶要,他还真苦恼,怎么也得先问问大少吧!万一是大少的情敌呢?于是他说道:“少奶奶,您先回家,到时候录相传给我,我再拿给您看!”

    宋以蔓点点头!

    到了家后,宋以蔓上楼换衣服,还对二黑说道:“你赶紧让人传来监控视频,我一会儿到书房看!”

    “是,少奶奶!”二黑心想这下可坏了,这么上心,肯定是大少的情敌,他可得先和大少汇报一下!

    于是二黑立刻走出房门给大少打电话。

    冯谋正坐那儿刺激司拓呢,结果一接到二黑的电话,他立刻就站起身走了,那视频他还没看过,怎么能先给老婆看?他要不要让二黑告诉老婆,那监控坏了?

    司拓一看冯谋站起身也不说句话就走了,十分不满,嚷他:“冯谋,你上哪儿去?我还是客人呢!”

    结果冯谋依旧是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司拓还气着叫他:“喂,你别装没听见!”

    不是装的,而是人家压根就没听见!

    司拓气坏了,恨恨地说:“有这么招待客人的吗?气死我了!”

    人家主人都走干净了,他这客人坐这儿一个人喝茶有意思吗?他又不是图这点茶叶,他司拓还能没有比这更好的茶?在家喝不是更惬意?

    气得他站起身抬腿就走!

    冯谋交待着二黑,“你先稳住、对,先稳住,找个理由,让她睡醒觉再看!”

    他得先好好研究一下,查明那人的身份!

    二黑就郁闷,理由让他来找?他上哪儿编理由去?

    冯谋才不会体贴属下的想法,他吩咐完就挂了电话。

    二黑愁眉苦脸地进了屋,宋以蔓换好衣服在楼上喊他:“二黑,怎么样?传过来了吗?”

    二黑忙抬起头说:“少奶奶,那个摄像头有问题,视频拷出来是黑屏的,正在技术恢复!不然您先午睡?等您睡好了,估计就差不多了!”

    宋以蔓一脸的失望,她“哦”了一声,然后只好转身回去先睡觉!

    冯谋已经看到视频,女人他直接过滤,然后再过滤呆傻挫捏,最后锁定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这能看出毛来?有正脸吗?”冯谋看着这位年轻的男子,从侧背影来看,外形还算不错,不过当然比不过他自己了!

    大黑说道:“大少,这是最清楚的了,接下来就是背影了,旁边的商铺门口没有摄像头,然后他就打车走了,后来线索便断了!”

    “啊!这么少半个侧脸就能认出这人是谁,肯定很熟悉!”冯谋抖着腿,心里不爽快了,他老婆对这么个男人熟悉,他能是滋味儿?他又问:“以前查过的,你确定我老婆没有亲近的男人?”

    “是的大少,就是一个段华算是比较接近的,其余都没有!”大黑说道。

    “这厮哪儿蹦出来的?”冯谋又抖腿,很是郁闷。

    大黑想着他兄弟那点事儿呢,于是冯谋道:“大少,那这视频要不要给少奶奶传过去?她要呢!”

    “传吧传吧!凭这能看出什么来?爷倒要看看他什么反应,哼!”冯谋十分不悦地说。

    大黑心想,这下坏了,大少的情敌出现了!

    冯谋有了心事,于是直接坐车回了家,换完衣服看到老婆在床上睡的呼呼,他轻步走到她身边躺下睡觉,他倒要看看,她能当着自己的面儿去怀念另一个男人?

    结果悲剧发生了,宋以蔓心里有事儿,所以刚睡下没多久她就醒了,结果一看身边躺着冯谋,睡的正香,她就没打扰他,轻步起床下地出了门。

    冯谋是刚睡熟的时候,竟然没有发觉他老婆都出门了。

    宋以蔓出了门,立刻找二黑,这回不用她找,施闵就给了她一个优盘说:“少奶奶,您要的东西都在这儿呢!”

    宋以蔓忙拿了优盘去书房,她打开电脑,快速地打开视频,结果她倒是看到那个人了,但是和自己看到的那一眼一样,只看到少半个侧脸,然后就是他的背影。

    宋以蔓并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乐臣宇,只觉得非常的像!反复地看了两遍,她觉得有些失望,干脆关上电脑。

    看样子如果真的是乐臣宇,他还没有找过周彤,不然周彤也不会是今天见到的那个状态了。她也打消了问周彤的念头,周彤和杨高刚开始,感情还不算稳定,万一那不是乐臣宇,平白的扰乱周彤的心。所以她就别多此一举了!

    冯谋急吼吼地跑出门的时候,他老婆已经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电视吃水果了。

    坏了坏了!他怎么能睡着呢?都没看到老婆的表情!

    其实乐臣宇是周彤的前男友,宋以蔓对冯谋没什么可瞒的,只不过她不知道冯谋的想法啊,所以觉得也没必要说,毕竟还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乐臣宇。哪知道冯谋会假想那是他的情敌,想象力真够丰富的!

    宋以蔓见冯谋蹿了下来,头发还是刚睡醒的凌乱,想这厮向来是把自己打扮光鲜,什么时候这样邋遢过?于是她问:“老公,有急事吗?”

    “啊!你睡醒怎么不叫我?”冯谋蹿到她身边坐着。

    “看你睡的正香,我吵醒你干嘛?”宋以蔓奇怪地说。

    “啊!你看你平时都睡那么长时间的,今天怎么睡这么短时间?”冯谋又问,他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因为他老婆背着他看那个男人的视频去了。

    “醒了就不睡了,你到底怎么了?”宋以蔓不解地问。

    “啊!你还问我怎么了……”

    冯谋还没有说完,二黑就在后面清了清嗓子,然后大黑说道:“大少,您公司里还有事情!”

    冯谋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突然想起来,这事儿是不能明说的。

    宋以蔓奇怪地看着他,他赶紧挠自己的头说:“啊!我有个会要开,我没和你说吗?脑子真是糊涂了!”

    说着,他转了脚就往外走。

    “那你快开会去吧!”宋以蔓摇摇头,继续看她的电视。

    冯谋看她一点留恋的意思都没有,显然有他没他均可,这是一个爱他的女人的表现吗?之前还说她害怕自己身材走样,他不喜欢她。现在立刻就变了?肯定是因为心里惦记别人的原因!

    这心思,简直是越飘越远了!

    冯谋给二黑使个眼色,二黑忙跟着他走出门去,出了门,他才低声问:“少奶奶看了视频吗?”

    二黑也低声说道:“少奶奶睡醒就拿着优盘去书房,应该是看了!”

    冯谋暗恨自己睡的太死!他不甘心地问:“那她出来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二黑仔细地想了想,然后说道:“和平时一样啊!”

    “和平时一样?你确定你没看错?”冯谋问他。

    “是和平时一样的,属下没看错!”二黑肯定地说。

    冯谋负着手一边往外走一边嘀咕,“难道那人不是她心想的那个?”想到这里,他扭过头冲大黑恨恨地叫:“一定得把那男人揪出来知道吗?”

    大黑忙点头应道:“属下明白!”

    这下有人莫名被冯谋给惦记上了,真够倒霉的!

    宋以蔓担心的没错,过两天,果真麻烦来了。郑崖露面表示他与曲氏的项目会继续执行,不会受到曲氏内部动荡的影响。

    看样子,郑崖是不能善了的!

    宋以蔓还没想出来要不要问问曲帆打算怎么办,婆婆吴梅芝就来了电话,让她去冯宅吃饭,还说已经跟冯谋说了,冯略一家也会到。

    看样子婆婆这是说服冯谋把自己身上的刺压一压了?宋以蔓怕自己再做错,于是给冯谋打了电话问他。

    冯谋那边正纠结老婆的初恋情人,懒得应付老太太,所以打算走个过场就走的。他说道:“你先去,我开完会就过去!”

    宋以蔓一听他在工作,没有多说便挂了电话。

    冯谋哪里在工作,此刻脚正在茶几上晃悠呢,指着旁边的大黑就骂,“养你们有什么用?一个人都查不出来?”

    大黑低着头,说道:“大少,因为看不清那个人,所以……”

    “凭他的衣服就找不到他在哪儿下的车?出租车司机问了没?”冯谋没好气。

    “回大少,问了,他在商场下的车,结果就找不到了!”大黑小心翼翼地说。

    “死人、一群死人!”冯谋发脾气!

    大黑一声不吭,心想正常了几个月的大少,又变回来了!他想跟二黑换换,保护少奶奶,行不行?想想二黑那日子过得那么爽,他就妒忌死了!

    宋以蔓简单收拾了自已,从楼上挑了个小男孩的玩具带上,打算送给思赋小朋友!

    冯谋给孩子准备的玩具太多了,几岁开始玩的玩具枪都有了,什么时候才能玩上?正好她拿来送人!

    宋以蔓坐了车,脑子里还想着曲氏的事儿,一路到了冯宅,刚刚下车就看到靠在车子上的冯琮。

    冯琮一身黑色西装,酷酷地吸着烟,面无表情,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一看到她,他就灭了烟,直接向她走去。

    宋以蔓觉得,他看起来像是专门来等她的!

    二黑和施闵下意识地挡在她的身前。

    冯琮对于他们的行为,只是嘲讽一笑,并没有走的太近,对她说道:“你打算让曲氏赔偿那笔钱?你知道多少吗?”

    “多少?”宋以蔓问他。

    冯琮淡淡地笑了,说道:“对于冯谋来讲,不算多!不过对于曲氏来讲,五十亿不算少吧!”

    五十亿?宋以蔓吃了一惊,不过一想本来郑崖就是给曲勇设了个套,不多弄点违约金,郑崖能甘心?他背后的人能甘心?但是这五十亿,对于曲氏来讲,就是灭亡了,别说现在的曲氏,就是以前的曲氏,也弄不出这么多的钱!

    这钱就是曲帆想赔都没有那么多,秦氏虽然有,可是秦尔蓦不大可能为了救曲氏掏这笔钱,这钱掏了,秦氏也会损失大半。如果被迫合作下去,那么就是跟冯谋作对,曲帆接手的曲氏,俨然成了个烫手山芋!

    冯琮双手插到兜里,努了下嘴说道:“曲帆如今的下场,可都是为了你啊!不过你说说,冯谋会为你掏出这五十亿给我?”

    宋以蔓问他:“大哥这么爽快就承认这件事是你做的了?”

    冯琮笑了笑,说道:“如今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那大哥今天来找我的意思是……”宋以蔓探究问。

    “就是看看你的态度如何!如果我心情好了,这事儿好说!”冯琮淡淡地说道。

    “那大哥怎么心情才算好?”宋以蔓问道。

    冯琮笑了,俯了俯身问:“弟妹不打算跟我说点好听的?”

    宋以蔓问他:“不知道什么算是好听的?”

    她脸上只有嘲讽,难道她说几句好听的,他就算了?她才不相信他打算不要这五十亿!

    这么赚钱,也真是够省事的!他多半就是看中了曲帆这个弱点,所以才这样下手的!

    冯琮抬了下眉说:“当然就是我爱听的,你懂的!”

    他爱听的?宋以蔓倒是真能猜的出来,但是她能说吗?当然不可能,且不说她已经为人妇,就算没结婚,没有冯谋,她也不可能这样去做!

    冯琮眼里带着淡淡的笑,看着她,等她说话。

    就在此时,冯守德从里面快步走出来,怒气冲冲地叫:“冯琮,你想干什么?”

    冯琮的眸光,陡然跌冷,他转过头,淡漠地看向冯守德。

    冯守德挡在宋以蔓的身前,警告道:“冯琮,你不要乱来,不要一错再错下去!”

    宋以蔓说道:“大伯,大哥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说些话!”

    冯琮倒是诧异她会为自己说话,难道这五十亿对她来讲那么重要?

    宋以蔓不是为了五十亿,而是单纯地觉得此时的冯琮可怜,因为自己的父亲那副表现。她觉得冯守德这个父亲,对冯琮也是够狠的,真是跟冯谋才是他儿子一样!

    冯琮淡淡地看他一眼,一言未发,转身走到自己的车前,开门驶离这里。

    冯守德方才松口气,转过身对宋以蔓说:“我知道你心善,可有时候还是保护好自己!”

    宋以蔓点头说道:“大伯,我有保镖保护我!”

    冯守德说道:“走吧,我们进去!”

    宋以蔓向里走,旁敲侧击地说:“大伯,冯略大哥和冯琮大哥,您更疼哪个?”

    冯守德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才苦笑着说:“我知道我对不起守德,可是有些事情你不懂!”

    只这一句话似乎就囊括了他的苦涩,宋以蔓看他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再说什么。显然冯守德知道他这样对冯琮是不对的,可是他控制不了。

    宋以蔓不太理解,最爱的女人,怎么也抵不过亲生儿子吧!男人对儿子应该都十分宠爱的,哪怕冯守德不宠儿子,可也不至于无情到这种地步啊!如果冯守德对冯琮好些,或许冯琮不会这样的。

    冯琮不缺五十亿一百亿,他能那么在乎冯家这些钱吗?她直觉的认为,冯琮就是觉得不公平,和父亲较劲!

    进了门,冯略一家都在,吴梅芝也在客厅坐着,笑着起身相迎,并且问她:“冯谋呢?没和你一起?”

    显然屋里的人不知道冯琮的到来,宋以蔓也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笑着说:“他开完会过来!”

    “这么忙?以前都没见他这么忙!”吴梅芝报怨了一声。

    宋以蔓笑着说:“是啊!他说到时候我生孩子好陪我,所以现在抓紧时间处理工作!”

    吴梅芝满意地说:“冯谋总算是有所长进了!上回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宋以蔓笑着说:“妈,您还这么说干什么?”

    “行,今天不说这些了!”吴梅芝拉了她的手。

    宋以蔓转过头,看到冯思赋已经站在自己眼前嘻咪嘻咪地冲自己笑,他等自己的奶奶和婶婶说完话才有礼貌地叫:“婶婶!”

    宋以蔓笑了,说道:“真乖!婶婶有礼物给!”

    冯思赋立刻笑的眼睛都没了,欢呼道:“谢谢婶婶!”

    简蕴雪走过来说:“怎么又带礼物?”

    宋以蔓笑道:“等我生了你再送回来!”

    冯思赋立刻说:“婶婶,我给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准备好礼物了,是我最喜欢的!”

    “哦?是吗?那婶婶先替小宝宝谢谢你!”宋以蔓笑着说。

    简蕴雪说:“快来坐,这个月份累人了吧!”

    宋以蔓笑着说:“还好!”

    她走到沙发前,对冯略叫道:“大哥!”

    冯略点点头,算是应了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宋以蔓心想,冯家的男人倒是都差不多,就冯谋的表情丰富了些!

    有女人在的地方就不冷场,冯略与冯守德话都不多,有三个女人在那里聊就行了!

    宋以蔓觉得冯守德现在不去找冯琮安抚人家的心,反而跑到别人家来和别人的老婆孩子其乐融融,简直是不可理解!

    冯思赋玩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又跑过来,眼巴巴地盯着宋以蔓的肚子说:“婶婶,小朋友什么时候才能出来陪我玩啊!”

    大家都笑了,吴梅芝一把将他搂在怀里说:“小朋友出生了也不能立刻就陪你玩!”

    “为什么呀?”冯思赋一本正经地问。

    “因为小朋友刚生出来很小很小,还不会走,所以不能陪你玩啊!”吴梅芝有耐心地说。

    宋以蔓看起来婆婆教孩子挺有耐心也挺好的,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冯谋会是那个德性?

    正想着,冯谋踱着步子进来了,冯思赋一紧张,立刻就跑到爸爸的身边躲了起来。他从心里害怕这个叔叔,虽然跟他爸爸长得一样,可是脾气太臭了!

    吴梅芝看冯谋来了十分高兴,可冯谋却先看向宋以蔓问:“刚才冯琮现身了?”

    一屋子人除了冯守德外都很惊讶,吴梅芝更是问道:“蔓蔓,冯琮来了?”

    宋以蔓说道:“在门口碰到的,说了几句话,大伯一来他就走了!”

    冯谋走到她身边问:“没事吧!”

    宋以蔓还没说话,冯守德就赶紧解释道:“我看着呢,冯琮没碰她,离她很远!”

    宋以蔓点了点头说:“我没事!”

    冯谋这才点头坐下,吴梅芝忙说:“人都到齐了,开饭吧!”

    吴梅芝安排座位也是下了番功夫的,她坐在冯谋左边,宋以蔓坐冯谋右边,这样冯谋没脑子的时候,两个人都能提醒一下。

    开饭了,这次照顾宋以蔓,没有一样烧烤,都是炒菜。

    吴梅芝端杯要先说番话再开餐的,没想到冯谋用公筷已经大刺刺地在盘中挑挑捡捡,给老婆挟起菜来。

    吴梅芝一看,又怕冯谋这小子再反性,只好压下想说话的*,手从杯上放开,说道:“大家吃吧,快吃!”

    冯谋不说话,冯略也不说话,又是一桌的女人说话。

    吴梅芝又觉得,这样凑到一起,两个人谁都不对话,还有什么意义?于是她又说道:“冯略啊,你有做生意的打算吗?妈给你开个公司?不会你可以问冯谋啊!”

    “没有!”冯略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堵死了吴梅芝的话。

    冯谋冷哼一声,热脸贴冷屁。股了吧,就喜欢这个?

    吴梅芝暗中伸手掐了冯谋一把,冯谋又是不经大脑地叫:“妈,你掐我干什么?”

    吴梅芝快要气死了!

    宋以蔓赶紧打圆场说:“老公,帮我挟一下那个虾,我够不到!”

    冯谋给她挟虾,问她:“天天都吃,还没吃够?在家你都不碰的么?”

    她是不喜欢吃,现在为了救婆婆没办法!

    简蕴雪压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只有发愣的份儿!

    冯略说她:“吃饭!”

    简蕴雪回过神,赶紧低头吃饭!

    宋以蔓说冯谋,“突然想吃了,你给我剥一个嘛!”

    冯谋无奈,他突然想到那个她所关注的男人,心想这女人跟他撒娇了,是不是证明她还是爱他的?

    好吧,现在的冯谋比怀孕的女人还要敏感。这事儿已经纠结着她吃不好、睡不好了!

    吴梅芝为了安抚冯谋,特意说道:“冯谋,你看你最近都瘦了,是不是公司太忙了?”

    公司还那德性,还不是老婆心里的那人折磨着他。他懒懒地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吴梅芝给他挟菜,说道:“多吃点,工作忙也得注意身体!”

    冯略凉凉的目光从吴梅芝的筷子上飘过,然后目光又收回,安静地用餐。

    吴梅芝当然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心想手心手背都是肉,赶紧也给冯略挟菜。

    宋以蔓心想婆婆这顿饭吃的真累,心愿是好的,但结果未必能让她如愿啊!

    冯谋很享受老婆撒娇的语气,不由问她:“还吃虾吗?老公给你剥!”

    刚才吃的那口就想吐,宋以蔓摇头说:“不吃了!”

    “想吃就多吃两只?”冯谋问她。

    宋以蔓转移他的注意力,说道:“吃点菜吧!免得崽崽长得太快!”

    “好吧!”冯谋给她挟青菜。

    吴梅芝突然问:“什么?蔓蔓,你刚才说谁长得太快?”

    “妈,我的孩子啊!”宋以蔓摸摸肚子说:“医生说他长得太快,怕超重!”

    “不是,你管孩子叫什么?你们给孩子起名了?”吴梅芝追问道。

    宋以蔓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她立刻转过头去看冯谋。

    冯谋可不管那么多,大大咧咧地说:“叫崽崽,怎么了?”

    “哪个崽?”吴梅芝心里想的,是宰相的宰字。

    宋以蔓刚想提醒一下冯谋别乱说的,可冯谋这嘴快的货已经脱口而出了,说的还就是她最担心的那句话,“小崽子的崽哈!”

    完了!宋以蔓简直不敢想象接下来的场面,这顿饭又不能吃消停了!

    吴梅芝愣了一下,然后又说了一句,“冯崽崽?”紧接着,她的手一拍,筷子被拍到桌上,冲着冯谋叫道:“你个小兔崽子!”

    冯谋顿时眉一挑,说道:“对,就是这个崽字!”

    宋以蔓差点给气笑了,这绝对是要气疯老妈的节奏啊!

    吴梅芝果真被气炸了,她伸手就打冯谋,叫道:“你要是敢叫这个名字,我跟你没完!”

    “这个名儿怎么了?我儿子的名儿我做主!”冯谋又是那句话。

    他以为面前坐着的是司拓呢?

    这次轮到宋以蔓瞠目结舌了,冯谋真是胆儿肥的想被收拾了!

    吴梅芝气的直倒气儿,冯守德在一旁劝道:“慢慢说、慢慢说!”

    本来吴梅芝就是个爆脾气,以前这位婆婆跟冯谋是怎么对话的,宋以蔓见识过了多回。这次这么大的事儿,能慢慢说?她抬手就把冯谋给拽离了桌子。

    “妈,你拽我干什么?”冯谋不满地说。

    “免得不小心伤了蔓蔓!”吴梅芝说道。

    “啊?您要干什么?”冯谋警惕起来。

    “我打你这个不着调的,有本事你跟着我到祠堂,跪在你那死老爹面前告诉他,你要管儿子叫小兔崽子?”吴梅芝一边追着打一边说。

    冯谋当然不可能在原地挨打了,自然是要跑的。他一边跑一边说道:“跪就跪?再说我这明明是小崽子的崽,兔是您自己安上的。那是我冯谋的崽儿,又不是兔的崽儿?您弄混了还来怪我!”

    显然冯略对这阵仗淡定多了,简蕴雪没见识过这个,不安地问:“蔓蔓,怎么办啊?”

    宋以蔓摇摇头说:“别管了,妈教训冯谋呢,一会儿就没事了!”

    这时候谁打断,都得挨婆婆的训。

    她看看大伯,人家不是也聪明的没有拦的意思,乖乖地在椅子上坐着嘛!

    吴梅芝气坏了,可又追不上这浑小子打,气得她叫道:“冯谋,你非得气死我才算完?”

    “妈,冯略的儿子名字不是起的挺好?思赋,思父,他在想爸,您没事带他到爸面前多跪跪!”冯谋一边迈着大长腿一边说。

    宋以蔓才想起,思赋的名字,难道是因为冯略思念父亲的意思?不是简蕴雪思念冯谋?

    “冯谋你给我站住,你再跑?”吴梅芝停了下来,她才意识到,她再跑也追不上冯谋,根本就是自己累自己。

    冯谋站住了,可是离她八丈远,安全距离!

    冯略的声音淡淡地传过来,“你们吵架,别扯上我!”

    冯谋没看他,抖着腿对老太太说:“妈,您就别管我了!我觉得这名儿挺好!我一喊这名儿,我家崽崽就动,别的都没反应!”

    吴梅芝指着他说:“那是被气的,谁喜欢这样的名字?你别坑娃!”

    冯谋郁闷,怎么所有的人都这么说?他相信他是了解自己儿子的,他觉得这名儿挺好啊!想到这里,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抖着腿说:“妈,我已经决定了!”

    “不行!”吴梅芝斩钉截铁地说:“你要是真决定叫这名字,妈立刻就磕死在这儿!”

    冯谋双手插兜,说道:“不是吧!妈您吓唬我呢?”

    “我吓唬你干什么?我来真的!”吴梅芝说道。

    冯谋一脸的不信。

    吴梅芝当即就冲柱子跑去,冯谋吓着了赶紧追,不过有人比他动作更快,他只觉得一道黑影蹿了过去,然后抱住吴梅芝,痛叫了起来。

    冯谋以为是冯略,可是那声音分明就是大伯的,“梅芝,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死了我怎么办?我这辈子还不够苦么?我只能跟着你一起去了!”

    小辈都惊呆了,好一出大戏!

    吴梅芝一脸的尴尬,赶紧推他,“你干什么?一把岁数了!”她傻疯了真的要死?还不是气冯谋的。

    可冯守德入戏太深,刚才被刺激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凄惨极了!

    “当年明明我有那么好的人生,可都被那个女人毁了,我被迫娶了不爱的女人,我总想守着你,这辈子就算了,可是守业他早早的去了,素蛾也走了,我总算有盼头了,你现在要寻死,你想过我怎么办没有?难道真让我孤零零的一辈子?”

    吴梅芝虽然表情不好受,可脸上也是尴尬的,她又推他一把,“让小辈们看笑话,你先放开我!”

    气死她了,她就是想吓吓冯谋的,你说你跑出来说这么多干什么?她心里能没数吗?

    宋以蔓觉得奇怪,为什么大伯的脑子里没有一点冯琮的位置?难道大伯已经决定放弃冯琮了?要么冯琮不是亲生的?不可能啊!冯琮跟冯谋长得那么像,除了亲兄弟也只有这种堂兄弟才可能了!

    冯谋在一旁冷眼看起了大戏,那腿抖的啊!

    冯略也没说话,依旧沉默地用餐。简蕴雪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简直太涨见识了,她从来没想过大宅里的事情都是那么的复杂!

    冯守德依旧哭哭啼啼的,吴梅芝终于忍不住训他:“你够了,说冯谋的事儿呢,你搅和什么来的?”

    冯守德看她,泪眼婆娑地问:“你不会再想不开吧!”

    本来她也没想不开。她说道:“我没有,好好说!”

    宋以蔓此时说道:“不然这样吧,冯谋起的就用做小名,孩子生了之后确定男女再起大名,行吗?”

    吴梅芝勉强同意,说道:“行吧!”她也不愿意把这饭给搞砸了,反正以后孩子生出来,她坚决不叫那个小名。

    哪想她妥协了,冯谋却说:“我不同意!”

    吴梅芝气坏了,还没动,刚刚放开她的冯守德又突然把她抱紧了,还叫道:“梅芝,你千万不要冲动,想想我,想想这个家啊!”

    吴梅芝的脸都黑了!

    冯谋好笑地看着这一幕,吴梅芝总觉得在孩子面前,这样很难堪,她推了推,又没推开。

    冯谋凉凉地说道:“妈,我看您才要到祠堂里跟我那死鬼老爸说一声,相信他不会反对您再嫁的!”

    “冯谋!”吴梅芝暴出一声巨吼。

    看的出来,婆婆这回真被气着了,身子都抖了起来。

    冯守德忍不住说:“冯谋,我没有别的心思,就是想守着她、守着,这样还不行吗?”

    冯谋说道:“你刚才不是还想娶我妈的?这么快就反悔了?”

    宋以蔓一看再不劝冯谋,这场面就控制不住了,她走过来说:“老公,别说了!”

    冯谋斜眼睨她:“你别管爷!”

    宋以蔓也气,她心想她为谁啊,还不是为了你妈?

    她气的转身就往外走。

    冯谋一瞪眼,才想到她心里还装着一男人呢,不好,现在吵架不是给那男人空子钻了?哪个重要?还是老婆重要,反正这妈已经是别人的了,他爸的老婆也快要成别人的了!

    于是冯谋大步地往外走,去追她。

    桌旁的冯略放了筷子说:“走吧,我们回房间去!”他可不想搅和,也不想当安慰人的那个。

    简蕴雪巴不得赶紧走呢,她心想幸好思赋由于太矮,够不到桌子,在另外一间由人喂着吃,不然的话这对孩子影响多不好?

    人都走没了,吴梅芝一把推开冯守德,气道:“你真是坏我的事儿,我没要自杀,就是做给冯谋看的!”

    “啊?”冯守德傻眼了,那他刚才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想想他都后悔,于是只能喃喃地说:“你演得太像了!”

    “废话,不像冯谋能相信?我差点就成功了,你也不走走脑子?你没事儿别跟我这儿活稀泥了,回你家呆着去吧,你又不是没儿子,老在这儿算怎么回事啊!”吴梅芝没好气地说。

    “那个……还不是冯略在这里住呢?他也是我儿啊!”冯守德讷讷地说。

    “什么你儿?那明明就是我儿子,你跟冯守业干的好事儿,现在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个!”吴梅芝气道。

    “不好意思……”冯守德一脸的怂样。

    吴梅芝叹气,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以前的冯守德意气风发,在年轻人里面绝对算杰出的,比当年的冯守业还要英俊帅气,可是自从出了那事,他变了。她嫁了冯守业,他又变了,渐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心里不好受。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别过头说:“今天话说清楚也好,我孩子都两个了,孙子也有了,我没那意思再走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