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叫你不出好主意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江少煌顿时就笑了,双手叉着腰,笑道:“他又不是皇帝,我又不是妃子,我见他怎么还用沐浴更衣?”

    显然他认为对方在跟他开玩笑。

    结果没想到大黑又开启了复读机的模式,面无表情地说:“江少,请您先沐浴更衣!”

    江少煌最怕的就是这个,MD也不跟你解释一声,一遍遍的重复,虽然也没逼你,但是你不同意他就一个劲儿的说,也不让你走,这不是逼疯人的节奏是什么?

    敢情软刀子比硬刀子还要让人难受。

    江少煌变了脸,说道:“我不见了行吗?”

    大黑心想,现在是大少要见您,由不得您想不想见。于是他又重复道:“江少,请您先沐浴更衣!”

    江少煌想到那场面,自己被洗干净然后送到大少的房间,怎么想怎么让他害怕,难道宋以蔓孕期不能伺候,大少又不敢找女人,所以改为找男人了?

    江少煌忍不住揪紧自己的衣领,结结巴巴地说:“你们……你们可别乱来啊,好歹我是江家的少爷!”

    大黑实在不解这江小少爷有什么别扭的?不就是洗个澡嘛,你不是天天在这儿洗桑拿?怎么现在让您洗个澡就如此这般的?

    大黑只好又重复,“江少,请您先沐浴更衣!”

    “靠!”江少煌终于忍不住了,暴起粗口。

    大黑也失了耐心,说道:“江少,小的为您领路!”

    江少煌看他一眼人高马大的个头,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有余,居然还敢自称“小的”,真不要脸!他同时也迅速衡量了一下,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打是打不过的,还得把自已打伤了,于是只好磨磨蹭蹭去洗澡。

    洗浴用品是大黑提供的,江少煌一看,上面均写的“无香型”,难道大少对香味儿过敏了?不会吧,刚一起的时候,房间里那么多香味儿,也没见他有事啊!

    江少煌磨磨蹭蹭,脑子都快想破了,也没想出来冯谋究竟要干什么,外面的大黑可不干了,这么半天,大少都等急了。于是他继续敲门说道:“江少,需要帮忙吗?”

    江少煌吓了一跳,忙说:“不用、不用!”

    他无法想象大黑进来如何帮忙,他的脸都忍不住红了,心想着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洗完澡,换了大黑提前准备的衣服,就是白衣黑裤,他从浴室走了出来,看到大黑等人在外面候着,目光齐齐地落在他的身上打量着,还都是面无表情,这也就是大少的保镖,如果是他的保镖,他非得把眼都给挖了去。

    大黑还说:“江少,这么半天,我们大少都要等急了!”

    江少煌又揪紧自己的领口,问他:“你们大少到底要干什么?”

    大黑还是奇怪江少煌这表现,活脱脱要吃了他似的,但是自己又不敢泄露大少的目的,于是说了一句:“江少见了大少自己就知道了!”

    没办法,硬着头皮夹着他去见大少,连个缝儿都不给他,怕他跑掉。

    没找到机会,江少煌只好走进了冯谋的房间。

    冯谋身穿着休闲长衫,休闲裤,坐在沙发上悠哉地喝茶,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冯谋看到江少煌进来,说道:“坐啊!”

    江少煌一看大少态度如此之好,心里更加揣测不定,难道真是自个儿心中所想的?

    他心中忐忑地坐沙发上,离得冯谋远远的。

    冯谋正想谈事情,却见他坐那么远,不由皱眉说道:“你坐那么远干嘛?坐过来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话怎么让江少煌感觉像是他对羞涩的女人说的话?于是心里更加警惕,说道:“没关系,我就坐这儿,就这儿!”

    他的目光坚定,表示自己就要坐这里了!

    冯谋觉得这人真奇怪,不过坐那儿就坐那儿吧!于是冯谋说道:“那个江少煌,听说你新开了一家饭店,口味很是不错,囊括了各地的特产是不是?”

    这饭店规模很大,分为各地菜系大厅,也就是说在这里,你想吃哪个菜系的都能吃到正宗的,当然你想各个菜系都尝一点也是可以的,所以一时间非常受人追捧!

    一听这是谈正事儿,江少煌的心就放下了,他立刻站起身坐近一些,说道:“嗨,大少,您就是想吃个饭呗,干什么整的那么吓人?还得沐浴更衣的?”

    大概是冯谋接下来得要人东西,所以很是耐心地跟他解释了一下,说道:“哎呀,我家那个婆娘脾气太大了,我身上有香味儿她都不干,这给我闹的啊,真是头疼!”

    江少煌一拍大腿说:“大少,我就说女人不能惯,你看吧!想当年咱们大少可是有名的风流倜傥,那就是我江少煌的榜样,可是现在,竟然沦落为家庭妇男了,任由女人在你头上撒欢,我都为你打报不平啊!”

    大黑心想,你可劲儿作,一会儿有你吐血的时候!

    冯谋笑了笑,摇摇头说:“老了啊!哪能和你这样的年轻人相比?”

    江少煌突然想到,这绝对不是大少的风格啊!就算老了,那大少也是个老坏人!于是他小心地问:“大少,您不会是就想去我那儿吃个饭?”

    他怎么觉得没这么简单?如此大费周章的,难道有什么更大的目的?

    “去你那儿吃个饭至于把你请来吗?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冯谋说着,向前俯身倒了杯茶说:“来,喝茶!”

    江少煌吓一跳,他哪敢喝?他吓的站起身来,有些结巴地说:“大少,那个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

    “瞧你吓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来,坐!”冯谋说道。

    江少煌复又坐下,小心翼翼地看着冯谋。

    冯谋“啊”了一声,打算开口,然后又看他脸板的快要抽筋儿了,不由说道:“瞧你那点出息,说出来都不像是江家小少,就这还想跟我学呢?爷有你那么怂吗?”

    江少煌一想也是啊!除了他最怕的侍寝这活儿之外,别的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他挺直腰板说:“大少,您就痛快点,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儿?”

    冯谋笑了,说道:“这才像话嘛,像个男人!我就是想把你那饭店借几个月用用!”

    来得太突然了,江少煌一时间就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不由问道:“借?怎么借?”

    “就是借来用几个月再还你!哎呀,没办法啊,我老婆现在很能吃,还就喜欢到外面吃,你说我能不满足她吗?到外面吃多不放心啊,我就想借你的饭店用几个月!”

    冯谋这也是深思熟虑的,他本来没什么兴趣打理饭店,买来了等他老婆生了也就没什么用了。还不如借来几个月,然后不用了再还给他。

    冯谋看江少煌老大不乐意的样儿,问他:“怎么?你是怕我不还?我是那样的人吗?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懂是懂,关键就看大少愿不愿意那么做了!

    江少煌能乐意吗?他刚刚弄好的饭店,现在别人正新鲜着呢,有人来吃饭都得跟他打声招呼,他正觉得自己干出这么一件有功的事儿,在江家露露脸呢,这脸还没露,就得沦为大少家的厨房,别说这太暴殄天物了,就说这一借,就不打算给钱了吧,损失他哪儿要去?

    于是江少煌说:“大少啊,这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你说说!”冯谋不那么高兴了,眼又立了起来。

    谁不知道,这就是大少发怒的征兆,于是江少煌生生改口说:“大少,您想用几个月那我可以租给您啊,这样您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如何?”

    冯谋不是差那点钱,他就是心想着因为你,我被老婆推下车,然后在马路上跳了半天,现在你还想找爷要钱?美的你!

    冯谋小心眼,可他又不愿意让人看出他小心眼,反正人家这愁是什么时候记上的,怎么记上的,你根本不知道,人家就已经报复来了!

    “哟,行啊!现在都敢赚我的钱了?”冯谋抖起了腿。

    江少煌忙说:“大少,我没有赚您钱的意思,毕竟那么多的大厨还有服务员,都得发工资啊!”

    这就是一大笔钱,难道让他来出?

    冯谋想了想,点头说道:“唔,那好,你也别说我欺负你,这样吧!你干脆把饭店卖给我好了!”

    卖?江少煌舍不得了,他好容易弄出来这饭店,且不说他再重新弄一个,也没这么大的地儿了,难道要跑郊区弄去?这多丢面儿啊!那生意肯定也远不如这里!

    这饭店可是他以后吃喝玩乐的主要地点,卖了,成别人的,就不那么自在了。

    明摆着,你要是答应,就少几个月的钱,你要是不答应,饭店就是别人的了,大少说买,可是能给你多少钱还不一定呢!江家产业不在这个,就算饭店被抢了,江家也不会因为这个给他出头得罪大少!

    江少煌的脑子终于转过弯来了,就是舍点钱呗,只要将来饭店能回来便成!于是他说道:“大少,刚才是我没想明白,说好了,借给您几个月,以后少奶奶生了您就给我,少奶奶想来吃饭,我给您名单,行吗?”

    真是肉疼啊!但是没办法,疼也只能这样了!

    冯谋一看目的达到了,于是很欢快地点了点头说:“不愧是爷的好兄弟啊!就是爽快,爷喜欢!”

    这还好兄弟呢?有这么坑兄弟占兄弟便宜的吗?简直想哭都没地儿哭去!江少煌只能强颜欢笑站起身来,说道:“那大少您慢慢喝着,我去立刻安排一下!”

    “去吧,明天我就派人接手去!”冯谋说道。

    江少煌一惊,问道:“这么快?”他还想吃两顿再把饭店给出去呢!

    饭店开业没几天,菜式他都没吃齐全!

    “我倒是能等,可我老婆等不了啊!没关系,你人手不够我找人帮你!”冯谋不紧不慢地说。

    “不用、不用,我人手够!我马上就办、马上就办!”江少煌点头哈腰说着,赶紧就退了出去。

    冯谋办成了事儿,打个哈欠,站起身伸个懒腰说:“回家睡觉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宋以蔓看到冯谋在身边酣睡,不知道昨天半夜发生的事。当然二黑和施闵不会多嘴大少半夜出去了。

    起床后,宋以蔓摸摸肚子说:“哎呀,又饿了,你怎么就那么能吃?”

    说实话,这孩子是真能吃,因为营养都长孩子身上了,宋以蔓只是稍胖了一些,再加上她勤于锻炼,所以只看到那肚子出奇的大,如果不知道的真以为怀的是双胞胎!

    冯谋昨天半夜回来,正困着,突然迷糊中听到老婆说的话,他立刻就坐起身精神了,他赶紧接手饭店去,争取明天就让老婆吃上,她肯定高兴死了。

    宋以蔓吃了早饭,看冯谋去忙了,她百无聊赖地看新闻,一会儿去锻炼。

    结果刚刚打开电视就发现了新消息,曲氏的事情总算有结果了!

    曲氏的各个董事一致推举曲帆当曲氏的总裁,电视上,曲帆已经在会议室里面主持大局,此刻的曲帆,似乎和她认识的那个单纯小男孩子略有不同,这次的事情让他变得成熟稳重了!

    看了会儿新闻,宋以蔓关上电视去锻炼,课还没上一半,就听到施闵说:“少奶奶,曲帆来了!”

    宋以蔓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他不是刚刚还在电视上呢?”

    施闵说道:“属下看他行色匆匆,应该是匆忙赶来的!”

    “又有什么事了?我去看看!”宋以蔓不放心地说。

    下了楼,曲帆原本坐在客厅里,一看到她就站起身说:“宋姐,这下安全了,不会有人再威胁到您了!”

    宋以蔓惊讶地问:“你专门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是啊!”曲帆说道:“曲氏我已经控制了大局,我爸现在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目前就是郑崖了!”

    宋以蔓没回答他的话,而是吩咐道:“赶紧给曲帆弄点茶来,看看这一头大汗!”她又看向曲帆说:“这事儿你就在电话里说不就行了?你现在正是忙的时候!”

    曲帆不好意思地说:“宋姐,不单单是这件事,还有我误会了我哥的事儿,这次多亏了我表哥,那些股东们因为自己身上的事儿不干净,有的妥协,有的将股份卖掉了。而我哥他把那些股份买了下来,再加上曲氏股票大跌的时候买的不少股份,现在我手里的股份已经不少了,我哥说回头把我姐和我妈手里的那点股份都买回来,这样即使我爸能出来,我也可以做曲氏的主。”

    “可是你姐和你妈肯把股份给你吗?”宋以蔓觉得那俩人恐怕恨曲帆还来不及呢,能给他?

    “我哥说他有办法!”曲帆说完,立刻说道:“这次我专门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的,之前我错怪我哥了,以为他要对你不利,可是没想到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觉得十分愧疚!”

    宋以蔓现在逐渐打消了秦尔蓦就是简云泽的念头,毕竟如果那样的话,简云泽没必要那么玩命的帮曲帆,又不是真的兄弟。

    宋以蔓问道:“曲氏的危机过去了吗?”

    曲帆说道:“我看问题不大,大家还是挺认可我的,认为我能够管理好曲氏!”

    “那你爸他……”

    听到这个问题,曲帆说道:“从现在的这些告他的人来看,我爸估计这辈子是出不来了!”

    这个岁数,判个二十年,估计也就在里面养老了!

    宋以蔓觉得分外同情,毕竟有个这样的爸爸,当儿子的也不光彩。宋以蔓转言说道:“还有一件事,之前曲氏与郑崖签的那个合约,我想了一下,郑崖与冯琮没有继续行动帮曲勇,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合约。将来如果你按照合约来履行的话,那就是和冯谋抢生意,如果你不履行,那你将面临着一大笔违约金,到时候对方也不亏!”

    郑崖的表情凝重下来,他点点头说:“我明白,这个我也在考虑,我现在就找我哥去商量!”

    宋以蔓倒是想看看,秦尔蓦难道帮人帮到底,把这违约金给付了?不太可能吧,如果不是一大笔钱,郑崖和冯琮早就有动作了!

    曲帆走了之后,宋以蔓还心想这曲帆真是个好孩子,希望他能够一直这样保持着纯洁就好了!

    这天晚上,冯谋很晚才回来,宋以蔓奇怪地问他:“老公,你今天很忙?”

    冯谋一脸的疲惫,他打个哈欠说:“是啊老婆,想着把工作赶紧处理一下,然后崽崽出生的时候多陪你们!”

    他这是憋着劲儿要给老婆惊喜呢!

    宋以蔓一听,开心极了,立刻抱了他想轻吻他的脸颊,奈何这肚子太大,她伸长脖子也够不着对方。宋以蔓郁闷地说:“哎呀老公,现在想亲亲你都亲不到了!”

    冯谋忙弯了腰,凑到她眼前,指着自己的唇说:“别隔靴瘙痒,直接亲这里!”

    宋以蔓推他一把,嗔道:“不正经!”

    瞧瞧这柔情似水的小模样,明天给她一个大的惊喜,她肯定更温柔,这福利还是留到明天的好,今天他也累了,明天一早还得去准备!

    他没想到江少煌这酒楼弄得真是够大的,一天功夫不可能让他的人都盯齐全了,所以他决定明天先开放一个厅,慢慢来!

    不仅如此,他还通知了司拓去他的酒楼里吃饭。

    司拓还纳闷呢,这么快就把饭店弄好了?这速度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啊!等他一看到饭店名字,更纳闷,这不是江少煌的吗?怎么就成了冯谋的了?

    不过不管如何,明天这饭他是一定要去的!他得吃回来!他这是打算一顿十几万二十多万呢!

    第二天一早,冯谋又大清早的就走了,宋以蔓心想她要不要问问是不是公司发生什么事了?

    这想法还没实施,快中午的时候,冯谋就来接她了。

    宋以蔓好奇地问他:“怎么?要出去吃饭吗?”

    “是哈,老婆,走!”冯谋一脸的得意。

    宋以蔓说道:“外面吃太麻烦了,就在家里吃点吧!”

    “不麻烦,咱自己家的酒楼!”冯谋很是得瑟。

    “咦?你真开饭店了?不是,这才一天,你也太速度了吧!”宋以蔓惊奇地问。

    冯谋这就更得意了,自夸道:“你不知道爷的工作效率一直都很高吗?”

    宋以蔓知道冯谋是个急性子,可这急性子也不是说什么事儿都能办成的啊!

    于是宋以蔓狐疑地跟着冯谋往外走。一路上她就想这么快有了饭店,大概只能收购可以做到吧!不过从买到自己整合好运营,也没这么速度的呀!

    宋以蔓真心觉得奇怪,不由对冯谋的能力再一次产生了怀疑,他是得有多厉害?

    很快,车子便开到了饭店,宋以蔓被这饭店的规模惊的合不上嘴,这么大的规模,一天就能弄好?再说这饭店一看就是新的,她好像听说过这里,据说生意好的很,谁肯卖给他呢?

    于是宋以蔓问他:“老公,你买这饭店,给人钱了吗?”

    冯谋一想她向来反对他要人东西不给钱,于是他爽快地说:“给了、当然给了!”

    宋以蔓又问:“老公,这饭店从谁手里买的啊?”

    冯谋答:“江少煌!”

    宋以蔓说:“啊?是他呀,早知道你不给钱就对了!”

    “为毛?”冯谋一急,又暴了粗,他是怕自己弄巧成拙,心想现在怎么就摸不清她的心思了?

    宋以蔓瞪他一眼,不过今天心情很好,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她笑了笑说道:“江少连自己的女人都能大方地送你,更何况区区一饭店呢?”

    她心里正恨着江少煌,活该他饭店被抢。她想也能想的出,就算是给了钱,江少煌也不愿意卖这里。更何况她还不怎么相信冯谋会给钱,冯谋一向欺负江少煌欺负惯了!

    冯谋那边可苦恼了,他到底应该说给钱了还是没给钱?

    正想着,司拓从车里下来了,他看到宋以蔓也在,故意说道:“冯谋,这不是江少煌的饭店吗?别告诉我你借个饭店请我吃饭?”

    冯谋当然不会在情敌面前落了下风,他抖了抖腿说:“爷有钱,爱买哪儿买哪儿,怎么着?”

    司拓笑笑,说道:“好吧!你厉害,走吧,别都在外面站着了!”

    三个人往里走,司拓一看里面没人,只有工作人员,显然这饭店专门招待他的,他不由说道:“这饭店又不对外营业,你养着这么多的人,可是要不少钱啊!”

    冯谋随意地说:“爷有的是钱!”

    反正不费他的钱,他心疼什么?

    现在肉疼的是江少煌,饭店赔出去了,现在还得让他花钱付工资,有这么不讲理的吗?他回头得找宋以蔓说理去!

    包房修的富丽堂皇,每个菜系大厅有各自地方的装修特色,别说这个地方还真是不错,费了心思弄的。宋以蔓新鲜地看着,心想江少煌对吃喝玩乐可算是在行了,自己做的产业也是和这些有关的!

    司拓随意地看了看四周装潢,然后坐下来说:“冯谋,怎么也不给准备烟?太失礼了!”

    冯谋说道:“我老婆怀孕了你不知道吗?我早就戒烟了,你有老婆你就知道了!”

    得,便宜没沾到,反而让冯谋踩着自己表现了一番,这心里怎么都是不爽的!司拓不动声色地翻酒水单,然后指着上面最贵的一瓶说:“那酒就要这个吧!”

    冯谋又说:“我老婆怀孕呢,不能闻酒味儿,你也好意思点?”

    司拓看向宋以蔓,宋以蔓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酒的味道太大,刺鼻,不闻最好!

    司拓只好又合上了酒水单,心里憋着的那股子劲儿越来越大,他又翻菜单,心想我就捡着贵的要!

    “这份,鱼翅!”司拓说。

    冯谋“啊”了一声,说道:“小店刚开张,这东西还没送来!”

    “龙虾五只!”司拓又说。

    冯谋说道:“龙虾在水里还没捉到!”他心想,你一张嘴就是五只,吃得下吗你?看你长得像只龙虾!

    司拓看向冯谋问:“是不是贵的菜你都没有?”

    冯谋叹气道:“可不是,那些食材得要新鲜的,你知道我这儿刚开业,很多东西都还没进呢!”

    “你骗谁?江少煌早就把这儿开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司拓哼道。

    “你消息是够灵通,不过江少煌把这里卖给我的时候,把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冯谋毫无负担地往江少煌身上扔黑锅。

    一堆昂贵食材,堆在江少煌家的冰箱里?那场面他想象不出,事实上他也不相信!

    司拓没好气地把菜单一合,说道:“那你自己点吧,反正你别亏着你老婆就行!”

    冯谋拿过菜单说道:“我老婆怀孕,不能天天补,所以只些菜就行了!”

    司拓恍然,说道:“冯谋啊,你是把食材都运你们家去了吧!”

    冯谋看向宋以蔓说:“老婆,有没有运到咱家,你应该清楚,你和司少解释吧!”

    宋以蔓简直太无语,也不知道冯谋在搞些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她又不能不向着自己老公,只好如实说道:“我家可没有新运来的食材!”

    司拓觉得郁闷极了,便宜没讨着,最后还在她面前显得自己太咄咄逼人!他勉强地笑了一笑,没有说话。

    冯谋看着菜单,偷眼瞧司拓的表情,很是得意。其实菜都是事先点好的,毕竟要提前准备,否则让他老婆等着,他老婆能等,孩子不能等,更何况要让她吃好的,上午没让佣人做什么她喜欢吃的东西!

    点了菜后,菜很快就上来了,司拓心知肚明,他想开口,但是看了看宋以蔓又没开口,他算是才感觉到,自己说不过冯谋的自觉!

    宋以蔓看这气氛,颇为司拓担忧,她心想就这三个人,难免到时候又唇枪舌战的,于是她说道:“这么多菜也吃不完,我叫周彤和杨高过来吧!”

    冯谋本来想着是手下不能和他上桌吃饭,但是一想到有杨高他还能有个帮手,于是就欣然同意了!

    宋以蔓给周彤打电话,周彤一听有吃的当然开心,宋以蔓没说还有冯谋,估计她要是说了,周彤就不敢来了。

    过了一会儿,宋以蔓觉得周彤快要到了,她无意往外看了一眼,结果看到熟悉的男人,她不由猛地站起身,想看个清楚,只可惜那人匆匆离去了,她根本就不能再看第二眼。

    冯谋见她的反应,问她:“你看到谁了?这么激动?”

    宋以蔓转过头说道:“没什么,我以为周彤到了,结果看错了!”

    冯谋才不相信,他往外瞥一眼,没看到什么,他状似无意地看了一下手表!然后转过头看二黑一眼!

    二黑会意地出门办事去了!

    过不多时,周彤和杨高来了。

    二人兴高采烈地进来,结果看到大少的身影时,周彤顿时就呆住了,她下意识地想走,宋以蔓说道:“周彤,快进来坐呀!就等你了!”

    周彤暗暗瞪她一眼,心想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自个儿怕冯谋吗?还给她往一起凑!

    冯谋很是体现出爱戴下属的样子,说道:“羊羔子,坐哈!”

    杨高当然知道冯谋的规矩,此时大少叫他来,肯定是给他安排的任务,他再一看司拓坐在这儿,立刻就明白他的任务是什么了!

    宋以蔓看看周彤,发现她除了紧张之外,没有别的情绪,而且杨高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证明应该是没碰上什么人。难道刚才真的是她眼花吗?

    冯谋说道:“好了,动筷吧!虽然是饮料,咱们也先喝一回!”

    果汁是现榨的,一看就是给孕妇量身定做的!

    女人们可是开心了,不过男人们尤其是司拓郁闷了,他从来都不喝这东西,不是白酒红酒就是洋酒,要么柠檬水或是茶水不然就是咖啡,还从来没喝过这样的东西!

    杨高就是强迫症,坐这儿让他不干活光吃大少的,那他肯定是坐不住的,于是刚刚第一回合喝完,杨高就开始了,他笑着说:“司少,您是不知道,我们公司的那些小女生啊,都盯着您呢,说您什么帅气有型!年少多金!”

    冯谋心里就不爽了,当着他老婆的面,居然夸起别的男人?不过转念又一想,杨高办事他向来放心,于是他就不作声。

    司拓当然承认这一点,他淡淡地瞥了宋以蔓一眼,意思是她没眼光,挑了冯谋这么一个!

    杨高继续说道:“不知道司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我也好打击打击那群小女生们!”

    司拓挟了一筷子菜,优雅地放在盘中说:“就是你们少奶奶这类型的!”

    冯谋脸色微变,但是他马上就变得正常了,他哈哈地盯了一眼她的肚子,然后对司拓说:“看来你只能打光棍了!”

    司拓不以为意地说:“我要是不挑的话,结婚不是问题!”

    杨高立刻说道:“是啊!不过就我所知,Y市很多名门小姐都想嫁给您,您怎么想的?”

    “暂时没有考虑!”司拓淡淡地说。

    宋以蔓没打断杨高的话,因为司拓的心思她明白,人家喜欢自己,她不可能给司拓拉媒牵线,那样太伤人心。但是杨高可以,她也希望司拓可以找到一个他喜欢的女人,不再孤独!

    冯谋这才知道杨高的打算,他一边给老婆挟菜一边说:“那你就说说,谁家的千金小姐适合司少吧!”

    杨高的脑子就是个储备库,这些事情他当然脱口就有,于是他立刻列举出各大名门千金的优势来,听的宋以蔓是瞠目结舌!

    周彤心里就不舒服了,杨高你小子这些东西记的如此清楚干什么?难道你还想找个豪门嫁了不成?

    司拓则听的不耐烦了,淡淡地说一句,“吃饭吧,你烦不烦?”

    杨高一愣,被噎住了!

    周彤可是护赎子的,立刻说道:“司少,杨高也是为了你好,不然我帮您参谋一下哪家的千金好?按照您的喜好,我们宋总的妹妹和宋总最像了,不然您和她在一起?”

    宋以蔓简直要喷了,她忙说道:“好了,大家吃饭,别提这事儿了!”

    太不像话了,好歹司拓也帮过她的,这样显得大家都欺负他一个人似的,多不好啊!

    司拓淡淡地瞥了周彤一眼,这个女人是宋以蔓的闺蜜,他就暂时饶了她吧,不说什么了!

    再说现在宋以蔓不是为他打报不平了吗?这委屈他打算受下去。

    司拓闷声吃饭,冯谋心里嚎叫起来,这厮竟然跟他玩苦肉计!这分明就是看他老婆心软才这么干的嘛!关键是司拓他爸都不知道是不是挂了,现在也没人能管得了司拓的终身大事,这让他颇为烦恼!

    宋以蔓有点内疚,杨高在底下碰了碰周彤。

    周彤立刻举杯说:“司少,刚才是我心直口快,对不起啊,您别介意!”

    司拓举了杯,十分大度地说:“没事!”

    宋以蔓看周彤这样,知道她是为自己着想,心里当然领情了。

    司拓心里暗骂周彤多事!

    接下来大家暂时偃旗息鼓,杨高心想着这司少果真不好对付啊!于是他改变战略,说道:“大少,您最近为了让少奶奶开心,忙的饭都顾不上吃,您可得注意身体啊!”

    冯谋十分配合地说:“杨高啊,吃饭呢,你说这些干什么?”

    宋以蔓心疼了,对冯谋说道:“你看你,我又不是一口吃不到就不行了,至于那么着急吗?”

    她当然明白冯谋在这么短时间内弄好这个不容易,肯定很累。

    冯谋对她说道:“那天看你吃的那么欢,突然觉得我这个当老公的不称职,你想解馋还要靠别人,我当然得越快越好了!一想到当时那情况,我就心酸的吃不下睡不下的!”

    瞧瞧,多煽情?

    司拓瞬间明白他差在哪儿了!他就是差在不会冯谋那么忽悠,当初他要是不跟她作对,改为柔情攻势,没准现在她肚里的就是他的孩子了!真是失策,他怎么连爱与讨厌都分不清呢?

    宋以蔓这心里顿时也不好受起来,一边司拓淡淡地说:“孕妇要保持心情愉快!”

    周彤觉得这场景怎么像两个女人在拈酸吃醋的?这男人要是吃起醋来,简直比女人还要酸!

    冯谋马上踩着司拓的话就上,劝慰她说:“老婆,身为老公,崽崽的爸爸,做这一切不是应该的吗?我拥有这么多的钱,不都是为了你跟孩子过得舒适吗?否则我要这些又有什么用?”

    以前他就有这么多,完全是为了他大爷舒服用的!

    司拓却没在这方面下文章,而是惊讶地问:“等等,你们的孩子叫什么?崽崽?哪个崽字?”

    宋以蔓简直没法解释,她总不能说:“小崽子的崽吧!”丢死人了!

    冯谋可不管那些,直接说道:“就是小崽的崽!”

    司拓顿时笑了,问他:“冯谋,这是你儿子吗?怎么起个这名字?”

    冯谋哼道:“这有什么不好的?爷觉得挺好,那是爱他的表现,爷的小崽子,怎么了?”

    宋以蔓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能感受到,将来这个名字得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

    对于这种奇葩名字,周彤跟杨高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难道他们大肆赞扬一番这名字有多么的好?假到跟脑残似的,那就是傻子了!

    司拓看向宋以蔓认真地说:“你可别由着他胡闹,将来孩子大了,会为这名字恨你们的!”

    宋以蔓又纠结了!她摸摸肚子说:“可是崽崽就对这个名字有反应!”

    司拓无语,问她:“你知道那反应是喜欢而不是讨厌?”

    一听这话,崽崽可是找到知音了,在肚子里狂动了起来。

    宋以蔓捂着肚子说道:“呀,他有反应了,他是不是真的讨厌这个名字呢?”

    冯谋说道:“不会的!你看我的!”他摸着她的肚子问:“崽崽,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崽崽答:“不喜欢!”他以乱动表示。

    冯谋说:“你看吧!他说喜欢!”

    坑娃的爹就是这么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