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难道不是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恋爱中的女人心情都是十分愉悦的。周彤刚刚与羊羔确立了恋爱关系,整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的,所以他去公司的时候特意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

    女为悦己者容,她画了精致的妆,再加上精心吹出来的波浪大卷,看起来极具女人的妩媚与风情。

    一进公司,前台就是一声惊呼,引的别的员工都跑出来看热闹,将她团团围住纷纷问她是不是恋爱了?

    周彤羞涩的点点头承认了,脸上都是难以遮掩的幸福感,任谁看着都是一个正在热恋中的小女人。

    段华远远地看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而周彤现在心系杨高,对段华自然就没有了以前的敏感度,所以幸福的她并没有看到段华阴沉的目光。

    周彤被大家盘问半天,也没松口她的男人是谁,只是说她们该见到的时候就能见到了。

    周彤回到办公室之后,段华才跟着她进了门,同事们都露出会意的目光,全都散去工作了,没再不识趣儿地跟进去。

    段华脸上的阴沉已经散去,面色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只是问她:“你恋爱了?”

    “嗯!”周彤大方地点头承认。

    段华望着她,沉吟了一下问道:“那我们……”

    周彤转过头看他,奇怪地问:“我们之间有什么?之前不是把话都说清楚了?我这个人不喜欢搞什么暧昧,行就行,不行就算!我也不勉强你,难道你还有什么异议?”

    “可是周彤,我并没有表示我对你没感觉,只是……”段华没有说下去。

    周彤也没有兴趣听下去,她笑了笑说:“对不起段华,你说让我给你时间,我以前给过。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在原地等你。更何况我都这个年龄了,我也没有青春可以耗费,能够尽早地找个家,是我的愿望!”

    “可是你并没有和我说过这些!”段华说道。

    “这些用我亲口说出来吗?难道你不明白这些道理吗?女人蹉跎不起!如果你真的没有想到,那只能说你太自私或是不爱我,不然的话,你会为我想到这些的!”周彤说完,又说道:“行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再说也没用,我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幸福!”

    “他是谁?”段华没理她的话,直接问。

    “什么?”周彤被他突如其来的话问的很懵。

    “我是说,你和谁在一起了?”段华紧盯着她的眼睛,等待这个答案。

    “哦,是杨高!”周彤坦然地说了。

    “是他?”段华的目光,变得疑虑起来。

    周彤说道:“以前我对他的确没有什么感觉,一度为了和你试一试,还拒绝了他。不过他并没有气馁,在我和你说清楚之后,继续追我,并且以他的诚心打动了我,就是这样!”

    “可你不爱他!”段华笃定地说。

    周彤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你认为我只爱你一个?我已经过了纯爱的年龄,现在的我很实际,更何况你不知道女人是善变的吗?我如果对他没感觉,就不会答应他!”

    段华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似乎不相信她的话。

    周彤忙着手下的文件说道:“好了,我要工作了,麻烦你出去吧!”

    段华一声不吭,转身摔门走了。

    周彤被这关门声震的心里直颤,她撇撇嘴,嘟嚷,“早干什么去了?”

    收拾了文件,她奔赴宋以蔓家,继续她的好助理之路。

    宋以蔓看到这样的周彤,自然不会放过她,笑着说:“哟喝,有喜事,穿红色?老实交待吧!”

    “交待什么?我跟杨高在一起了,怎么着?”周彤很是霸气地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

    “终于在一起了?我说杨高不错!”宋以蔓心想,看来杨高一切进展顺利。

    “是不错,我承认我以前眼睛被段华给糊了,现在总算清醒了,行么?”周彤挑着眉反问。

    “怎么着?段华什么反应?受刺激了?”宋以蔓问。

    “他能有什么反应?想挽回呗,我算是看透他了,被我言辞拒绝,最后他翻脸,摔门而去!”周彤说完,靠在沙发上感叹,“其实我心里还是暗爽的!扳回一局!”

    宋以蔓看着她,有些担忧地说:“段华不会恼羞成怒,把你给掳走强行啪啪啪吧!”

    她是听了简云泽的话,认定段华此人心狠手辣!怕对周彤不利!

    “我靠,这话你也说,不怕教坏你儿子?”周彤看看她的肚子,又说:“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一定要小心,段华不简单!千万不能单独和他出去,见客户也是一样,知道吗?”宋以蔓不放心地嘱咐道。

    “我知道,杨高也嘱咐我了,说如果避不开的话给他打电话,他来陪我一起去!”周彤说道。

    “关键杨高打的过段华吗?”宋以蔓担忧地问。

    周彤想了想,说道:“杨高不是说他有人的?”

    “他有人就好!”宋以蔓说道。

    周彤叹道:“其实没感受一下段华那身肌肉还是挺可惜的,最后把自己给了白斩鸡也是我之前没想到的!”

    宋以蔓愣了一下才明白她说的什么,然后捂着肚子“啊啊啊”地叫,“周彤你别教坏我儿子!”

    “要真是儿子还好,女儿就惨了!”她摸着宋以蔓的肚子说:“别听阿姨的,我是坏阿姨!说的都不是好话!”

    晕!宋以蔓说她:“你还是闭嘴吧,说正事儿!”

    周彤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宋以蔓心情非常的好,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她都有家庭、要有孩子了,她从心里为周彤着急。

    心情一好,连带着去医院产检都非常的开心,冯谋照例陪着她一起去产检,不过意外的是,婆婆居然出现了。

    上次在冯宅祠堂是见到婆婆的最后一次,后来也不知道这件事最后怎么商议的,这次见到婆婆,是在家门外,宋以蔓出门的时候看见的,这难免让她觉得有点意外。

    “啊!妈,您怎么来了?”冯谋的语气,带着那么点不欢迎的意思。

    吴梅芝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说道:“蔓蔓今天产检,我不得陪着她吗?”

    “上回好像您也没陪?”冯谋抖着腿说。

    宋以蔓看的出来,冯谋似乎不大满意婆婆,而婆婆又好像在讨好着冯谋,一切和以前两人的状况完全不同了!

    吴梅芝立刻说道:“上次家里事多,你一个男人陪着她产检到底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没觉得啊!”冯谋那腿抖的勤。

    吴梅芝显然不想和儿子对着干,于是继续说道:“我关心蔓蔓,这样行吗?”

    “您儿媳孙子都不缺,就不用管我们了!”冯谋很不客气地说着,揽着宋以蔓往车旁走,为她拉开车门让她上车。

    宋以蔓知道冯谋心里吃醋,便在上车的时候,转身对吴梅芝说:“妈,上回您说怎么看怀的是儿子还是姑娘,我正好问问您!”

    冯谋立刻说她:“你不是说不想知道的?你要是想知道,一会儿我就让人给你看!”

    “有制度,不能随便看的,别为难人家医生!”宋以蔓说。

    “啊!那我买台机器专门来给你看,行吗?”冯谋又拽拽地说。

    “呀,要真是清楚了又不好玩了,我就是想看看这说法准不准!”宋以蔓再找出理由说道。

    吴梅芝当然领会儿媳的意思,立刻应了一声:“好啊!”然后动作极快地坐上了车,冯谋扶着车门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太太身姿那么迅速,这是老太太该有的动作吗?

    吴梅芝心想,好在她勤于锻炼,否则这两步可要了她的老命!

    宋以蔓看着冯谋笑,“老公,你就坐后面的车吧!”然后吩咐道:“二黑,开车!”

    二黑为难地看着大少,冯谋气坏了,老太太都坐上去了,他怎么也不能把人给赶下来吧!于是他只能狠狠地瞪了里面那个女人一眼,把车门关上,十分不爽地抖着腿向后面的车子走去。

    车子开了,吴梅芝松口气说:“蔓蔓,多亏了你!”

    宋以蔓也没有藏着,直接说道:“妈,冯谋他吃大哥的醋,您别怪他!”

    吴梅芝叹气说道:“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来的!”说完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又立刻改口说道:“当然,你产检的事儿是最重要的!”

    宋以蔓不至于小心眼到计较这些,婆婆就是婆婆,冯谋是她心里的宝,这是人之常情,毕竟血缘感情在那儿摆着呢。

    吴梅芝继续说道:“这段时间我因为冯略的确忽略了冯谋,但我那是因为觉得愧疚,冯略也是我的儿子,相较于冯谋,他三十多年没有母爱,我做母亲的心里自然不会好受。我觉得我弥补他就行了,可是那天在祠堂,我看到冯略并没有出头为冯谋辩解,我就知道他们兄弟是否和睦,这比我的弥补更重要,毕竟他们兄弟会走的更远!”

    宋以蔓说道:“冯琮大哥之前可能做了许多的工作,致使他比冯谋对冯略大哥来讲更重要!”

    吴梅芝点头赞同说道:“没错!其实我问过冯略,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所以说该是冯谋的还是冯谋,我只是希望他们兄弟之前可以相互扶持!”

    宋以蔓担忧地说:“可是冯谋的性子,他就不是那种同哪个兄弟感情深厚的人!”她是想说冯谋这人生性凉薄的,但是又担心婆婆不喜,所以换了个说法。

    她又接着说道:“我也没看到冯略大哥对冯谋有亲近的意愿,想必冯略大哥和冯谋的性子差不多?”

    吴梅芝叹气说道:“他们兄弟俩都像守业!”

    宋以蔓不了解她公公这个人,但是现在来看,这位公公以前做的事儿太多了,信息量也十分的巨大,在冯家定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像大伯冯守德那么老实的人,出了这么个不老实的弟弟,真让人怀疑是不是亲兄弟俩。

    吴梅芝看她一眼,继续说道:“蔓蔓,有时候这儿子啊,叛逆的都不听妈的话,可是却听媳妇的话,我也和蕴雪聊过了,所以我的意思是由你和蕴雪一起努力,让他们之间亲近一些!”

    她还以为是冲着冯谋来的,原来是冲着她来的,于是她问道:“妈,我要怎么努力?”

    她相信婆婆既然来找自己,那必定已经有了方案吧!

    吴梅芝说道:“你们两人多亲近一些,这样他们见面的机会自然就多了。我会安排家庭聚会,你去了,冯谋肯定会跟着去的。”

    宋以蔓担心地说:“妈,现在我怀着孕,到外面吃个饭冯谋都得安排很久……”

    吴梅芝截了她的话说:“我知道,我也会小心的,到时候我就安排在冯宅,你放心吧,上次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那我就等妈的安排了!”宋以蔓说道。

    这种事她是没办法拒绝的,只能促成婆婆的愿望,其实她也希望家里能够和睦,冯谋这边恐怕是没有别的心思,就担心冯略那边有想法。

    毕竟在国外长大,看到这边那么大的家业,不是她揣测人心,而是不动心的人会比较少!

    到了医院,冯谋站在车子前,扶着老婆下车,瞥她冷哼一声。

    得,这算是又惹下这位爷了!

    吴梅芝心里愧疚,不由说道:“冯谋,蔓蔓还怀着孩子呢!”

    冯谋不冷不热地说:“您要是顾念她怀孩子,这趟就不该来!”

    吴梅芝脸上立刻露出尴尬的表情,宋以蔓说道:“哎哟,我都站累了,赶紧进去吧!”

    冯谋明知道她这是向着老太太呢,但顾念她挺着个大肚子,站久了的确辛苦,所以歪了歪嘴,还是扶着她往里走。

    进门时,刚刚碰到出门的刘佳仪,她一见宋以蔓顿时眼前一亮,说道:“这么长时间你都不来锻炼,我无聊死了!”

    宋以蔓笑着说:“最近公司比较忙!”

    刘佳仪看了看冯谋,没敢多说话,只是说道:“电话联系哦,我先走了!”

    刘佳仪走了之后,吴梅芝才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女孩子我好像见过!”

    宋以蔓说道:“是大伯母的侄女!”

    吴梅芝恍然,说道:“哦,对,想起来了!她好像嫁到潘家去了!”

    宋以蔓还真不知道刘佳仪的老公是谁,于是多问了一句,“嫁到潘家了?”

    吴梅芝还没有说话,冯谋就不耐烦地打断说道:“到了!”

    果真是到了产科门诊,宋以蔓知道冯谋小心眼病又犯了,没和他一般见识。

    冯谋和吴梅芝陪着她一起进了屋,在做一系列常规检查后,宋以蔓问:“医生,腹围还算合格吗?最近我注意锻炼呢!”

    医生笑着说:“有效果,继续坚持,这样对你生产的时候有帮助,能不挨那一刀就不挨,是吧!”

    宋以蔓点点头,表示认同。

    “行了,先做B超看看吧!”医生说道。

    吴梅芝问:“又做B超?”

    医生点头说:“这次主要是看看胎儿手脚发育情况,七月是个四维B超,你们就能看到孩子长什么样了!”

    宋以蔓十分期待,摸摸肚子希望时间快快过,让她能早日看到自己心爱的宝宝。

    冯谋也是一脸的向往,一边儿往B超市走,一边儿还说:“啊!他肯定长得跟爷一样风流倜傥!”

    宋以蔓白他一眼说:“我可不希望他风流!”

    冯谋看她一眼,发现自己用错了词,于是改口说道:“啊!应该是像爷一样天下无双!”

    “我儿子要是无双了,把你放在什么位置?”宋以蔓又问。

    冯谋的眼睛又立了起来,看着她说:“你故意跟我对着干?”他就在想,哪儿得罪她了?难道就因为瞪她那两眼?是不是太小心眼了?

    宋以蔓说道:“我没那意思,我就是觉得孩子长相像你比较好,脾气像我才是更好!”

    “啊?就你那臭脾气?动不动就上脚踹,太暴力了!”冯谋嘴快地说。

    宋以蔓气道:“我什么时候上脚踹了?那总比你张口爷闭口死人要强的多吧!”

    “我都改了很长时间你不知道吗?”冯谋又得瑟起来。

    “你改的时间可没我不踹人的时间长,我都六个月没踹人了,你那爷啊死人啊,还时不时的冒出来!”宋以蔓得意地说。

    冯谋当即说道:“废话,你大着肚子,倒是想踹呢,你能抬的起腿吗?”

    “那我不管,反正我有理!”宋以蔓说。

    这两个人简直把吴梅芝搞得昏头晕脑的,她一看B超室到了,立刻说道:“到了到了,蔓蔓心情别太激动,不然不好做B超!”

    冯谋一听,配合地闭了嘴。

    宋以蔓不肯放弃这个机会,拍他一下说:“道歉!”

    “什么?”冯谋立着眼,眼珠子气的都要瞪出来了。

    “该做B超了,你赶紧的!道歉!”宋以蔓抬着下巴,捂着肚子,这就是她的上方宝剑!

    冯谋气的瞪着她,看她的脸又看她的肚子,最后没办法软了气势说:“对不起!”

    “哪儿错了?”宋以蔓又问。

    “宋以蔓你别太过分!”冯谋张着嘴叫。

    宋以蔓又摸肚子,冯谋又软了声儿,赖赖地说:“老婆说的话都是对的,老婆没踹人,我继续改!”

    当着婆婆的面儿,她也不好太咄咄逼人,于是点点头,配合地走进B超室!

    吴梅芝这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还以为儿子不会让步呢,看来她做的这个决定是对的,以后冯谋与冯略好成亲兄弟的愿望应该快要实现了!

    宋以蔓躺了下来,冯谋站在一旁说:“医生,我老婆想看看她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你给看看!”

    医生吓了一跳,宋以蔓忙说:“我不想看,医生别听他的!”

    医生松口气。

    冯谋又说:“她就是想看,她都要问老太太怎么分辨怀的是儿子,这种方法不科学,你还是用B超看看比较准确!”

    宋以蔓跟着说:“我就是问着玩的,我不想看!”

    冯谋说她:“你想看就看,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看!”

    宋以蔓知道冯谋这厮是故意的了,以前他不说要看,现在上了劲儿的要看,这是故意给她找事呢!

    “妈,您让冯谋外面等吧,这里面不让男人进!”宋以蔓直接轰人。

    “谁说?我都进来好几回了!”冯谋嚷道。

    宋以蔓坐起来说:“我不检查了!”

    吴梅芝赶紧推冯谋,“你看你,瞎搅和什么?赶紧出去你!”

    冯谋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女人,心想,行,你够狠!他转身就想走,但是又不放心她自己在这儿,现在他已经不信任老太太了,于是他转个身又回来了,妥协地说:“行了,赶紧检查吧!不看了!”

    宋以蔓重新躺下,惊魂未定的医生忙开始检查,生怕一个手慢又让她看性别,这可不是她范围内的东西,她又不敢让人家直接找院长去。

    可算是踏实地做完B超,宝宝很健康,宋以蔓心情不错。

    “反正也来了,我去上堂健身课!”宋以蔓说道。

    自从冯琮出院之后,宋明珠也不去上健身课了,本来她的孩子也不大,根本就没必要勤于锻炼,更何况宋明珠也不是那种勤快的人。

    宋以蔓进去上课,冯谋在外面百无聊赖地等着。

    大少周身散发出的戾气让他周身三米之外没人敢坐。

    吴梅芝在一旁说道:“冯谋,我跟冯略沟通过,他对冯家的东西没兴趣。”

    “那最好哈,免得争起来不好看!”冯谋抖着腿说。

    吴梅芝心中一寒,看来冯谋是要争到底的,一个儿子有那么多,另一个儿子那么少,是不是不太公平?她现在倒是有点明白守业的想法,只可惜她仍旧不赞同这么做。

    想了一下,吴梅芝说道:“冯谋,我知道你心里可能对妈妈不太满意,等你有了孩子就体会到这种心情了,冯略从小没妈,我总是会心疼他的。所以这段时间,我忽略了你!”

    冯谋很不正经地说:“妈,我又不是小孩子,您尽管陪他,没您唠叨我正乐意呢!”

    吴梅芝心里的气嗖地就上来了,但是她又强压了下去,继续说道:“冯谋,妈希望你和冯略能亲密一些,毕竟你们是亲兄弟!”

    “妈,我难的时候他当我亲兄弟了吗?凭什么我去热脸贴冷屁。股?”冯谋很是桀骜地说。

    吴梅芝最头疼的就是这样,冯略也是这性子,虽然脾气好,可却淡如水,让他贴冯谋,更不可能了!吴梅芝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冯谋,于是只好寄希望于两个儿媳。

    她站起身说:“妈就是考虑到,妈陪不了你们多远,以后的日子,还是你们两兄弟互相扶持!”说完,她出了口气说:“好了,妈先走了,你和蔓蔓说一声吧!”

    吴梅芝走了,冯谋脸上的表情不好看,显然心情不爽。

    周围的人,离得更远一些了。

    冯谋垂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目光一抬,看到屋内挺着大肚子正在努力健身的婆娘,眸光顿时柔和了起来,唇角也勾了起来。

    过不多时,宋以蔓下课后,走出来,冯谋体贴地过来扶她,问她:“累不累?”

    “嗯,是有些累了,回家吧!”宋以蔓说道。

    冯谋扶好她,一路温柔,宋以蔓觉得奇怪,刚刚在B超室还那德性呢,怎么现在就变了?不过她看婆婆已经离开,心想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是别再问了。

    下午冯谋去公司了,宋以蔓睡醒了午觉,在客厅里吃水果看书,二黑进来汇报说:“少奶奶,秦尔蓦在门外想见您!”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少奶奶,您现在不适合见他!”

    宋以蔓理解二黑的想法,她说道:“在我家里,他不至于那么傻想要做什么赔上自己吧!更何况简云泽已经对我无害了,秦尔蓦应该是简去泽那边的吧!”

    二黑问:“那少奶奶,您的意思是……”

    “让他进来吧,你在我身边呆着,行吗?”宋以蔓问。

    她觉得秦尔蓦现在应该避开的时刻出现,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的。

    “好吧!”二黑无奈,只能站到她的身边,让人把秦尔蓦让进来。

    秦尔蓦走进门,依旧是西装领带的打扮,这次换了副无框眼镜,看起来斯文而无害。

    “把守的真是够严的!”他进来感慨了一声。

    “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否则就会被划为被怀疑对象那一列!”宋以蔓开玩笑地说。

    “当然!”秦尔蓦说道。

    他还没往下说,曲帆冲了进来,一进门就对秦尔蓦说:“表哥,你怎么来了?宋姐她现在养胎呢!”

    这几天宋以蔓一直在家呆着,没看到曲帆这小子,秦尔蓦一出现,曲帆就跑来了。也不知道他妈妈那边情况如何了,只是隐约听说是要判的。

    毕竟算是害人未遂!

    秦尔蓦看到他,脸色很不好,皱着眉说:“曲帆,你防我跟防贼似的干什么?我又不会伤害她,你现在应该防的是你爸曲勇!”

    “哥,我就是想看你来干什么!”曲帆说完,又说:“毕竟我答应了要保护她!”

    秦尔蓦说道:“随便你!不过你听了我说的话,你可别转眼就跟你爸说去!”

    “我爸他要干什么?”曲帆紧张地问。

    “想也不是好事!”秦尔蓦说道。

    宋以蔓被晾在了一边,十分无语,她直了直酸痛的腰说:“我可坐不了多一会儿就得去躺着!”

    两人这才转过头看她,秦尔蓦问:“你不是才怀了六个月?”

    “架不住我肚子大啊,医生说像八个月的!”宋以蔓说。

    曲帆问她:“你不是坚持锻炼呢?”

    “是啊,营养太好了,天天又不活动。这次产检据说有所好转,没涨太多!”宋以蔓说道。

    “那怎么办?到时候能自然生吗?”秦尔蓦问她。

    “哟,你还懂这个?”宋以蔓问。

    “我听说过,据说自然生最好,不然麻药可能对孩子和大人都不好!”秦尔蓦说道。

    “我尽量自己生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宋以蔓问。

    “哦”秦尔蓦说道:“郑崖不是和曲勇联手了嘛,现在我听说郑崖被注资的钱,对方撤资了!”

    “真的?”宋以蔓来了精神,她自然第一反应就是那钱是简云泽的,然后对方撤了资。她跟着问:“我不太明白,曲勇在医院里能够瞒过曲帆,肯定有人帮忙吧,那人是你?”

    秦尔蓦说道:“这个我承认!”

    宋以蔓几乎立刻就认为秦尔蓦便是简云泽,她不由直起了腰,盯着他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也想参与其中?”

    “说实话,没有我也有别人。曲帆他根本就不是曲勇的对手,如果我介入,我还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不过你可以去查,我们秦氏从始至终都没有要参与进去的意思,这明显表示我无意于和你为敌!我不至于说想帮你吧,但是我不想看着曲氏就此毁灭,他根本就不是冯谋的对手!”

    秦尔蓦说到这里,看了曲帆一眼,继续对她说:“如果不是我这个弟弟值得我这么做,大概我就不会管曲氏的死活了!”

    宋以蔓的确让人查过秦氏,内部人员也表明,秦氏并没有参与进曲氏的计划之中,撇的很清。

    宋以蔓心里的怀疑,又淡了些,看起来从一开始秦尔蓦没掺和进去,那他是简云泽的可能又不大。难道他只是认识简云泽,可帮忙却是有选择性的?

    于是宋以蔓问道:“既然对方撤了资,郑崖跟曲勇就做不出什么来,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秦尔蓦摇头说道:“如果是这样,我就不用跑这一趟了!现在有另一方,给郑崖投资,对方已经在进行一个项目,对冯氏的冲击很大。在这次的冲击之中,你的公司也有可能被葬送掉!”

    宋以蔓问他:“还有谁会郑崖投资?”

    秦尔蓦说道:“只知道是国外的公司,具体的我没有查出来!”

    难道是冯琮?现在继续做这事儿的,只有冯琮了!

    宋以蔓问道:“这件事找冯谋不是比找我更加有用?”

    “不,我认为这件事只有从你这里行动更合适!”秦尔蓦解释道:“如果是冯谋的话,他大概会一杆子打死所有人。可是曲氏,我并不想它灭亡!”

    宋以蔓看眼曲帆,点头说:“好吧,那你的想法!”

    秦尔蓦说道:“首先,我还是主张让曲帆把曲氏争取过来,与郑崖的计划解体。然后秦氏可以和华曼联手,破坏掉那个项目,你说呢?到时候你愿意让冯谋来做也可以,我的目的就是保留曲氏!”

    宋以蔓再去看曲帆,只见曲帆已经满脸的激动,他哽咽着说:“哥,我错怪你了!”

    秦尔蓦看向他说:“如果我不为你考虑,那我就可以直接不管这件事了,我眼睁睁地看着你爸把曲氏给作死就行了。正因为我做了什么,所以你才怀疑我,以为我要对宋以蔓不利是不是?现在正好你在这里,也让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意!现在曲氏已经是你不得不夺的时候了!”

    曲帆点点头,然后问道:“可是我应该怎么把曲氏夺回来呢?毕竟曲氏都是他的人!现在他主持大局,没人会听我的啊!”

    秦尔蓦说道:“这也正是我来找宋总的原因!”

    他拿出一份资料,推了过去说道:“这些是曲氏董事会那些人违法的证据,我想双管齐下,一方面利用这些人把曲氏搅乱,然后另一方面爆出曲氏危机漏洞,虽然在你管理的时候,曲氏好了一些,可很多腐朽的制度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更改过来的,这些刚好能够拿来利用!到时候曲氏濒临破产,就是把曲勇赶下那个位置的时候!”

    “置之死地而后生?”曲帆犹豫地问:“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万一曲氏活不了怎么办?”

    宋以蔓已经看了那些资料,她坦白地说道:“我们公司做过曲氏的危机指数,曲氏的问题并不致命,如果有秦氏的帮助,可以轻松过关!”

    曲帆看向秦尔蓦!

    秦尔蓦说道:“你放心,我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帮你的,秦氏会出力的!”

    曲帆松了口气,立刻说道:“谢谢宋姐,谢谢表哥!”

    宋以蔓笑,“谢什么?你这么维护我,能为你做些事也是应该的!”

    秦尔蓦则说道:“我是你哥,你和我客气干什么?”说完,他又看向她说:“好了,那我们会尽快动手,到时候你准备好,我会通知你的危机团队进驻公司的!”

    宋以蔓点头说道:“好!”

    秦尔蓦站起身,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对了,你的号码怎么打不通?不然我就打电话说了!”

    “哦,我忘了!手机在冯谋那里,今晚我会要回来!”宋以蔓说道。

    既然简云泽已经不是威胁,那她的手机也可以再继续用了!

    “好,那我先走了!”他说罢,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曲帆问:“你不一起走?还要再聊会儿?”

    曲帆赶紧站起身,不好意思地说:“我也走了,宋姐您休息吧!”

    两人走了之后,宋以蔓上楼去躺着直腰,她立刻拿电话给简云泽打过去,照例是无法接通!

    不过很快,简云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问:“又有事?”

    宋以蔓其实是想知道秦尔蓦是不是简去泽?他这么快就回了电话,这个时候秦尔蓦应该刚出门吧,难道真的不是一个人?她只好问他:“郑崖的公司被撤资,新入资的人是谁?是冯琮吗?”

    “你的消息很灵通?”简云泽低笑,然后说道:“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冯琮的实力可远比你想的厉害多了,这次他虽然败了,可他完全不用靠冯家那些老东西就有可能打败冯谋!”

    宋以蔓心里一惊,然后又问:“白漫汐是你的杰作吧!”

    “不错,如果是冯琮,她大概已经是死人了!我是救了她!”简云泽说道。

    “那郑崖也是你?”宋以蔓又问。

    “是我,我现在撤资了,这是最大的诚意了吧!”简云泽问她。

    “你倒是真坦诚!”宋以蔓说他。

    “能说的,我不会隐瞒,不能说的,你也不必问!”简云泽说道。

    “好吧!目前没有别的问题了!”宋以蔓说道。

    “好!提醒你一句,以后别为了这些小事给我打电话!再见!”简云泽说着,挂了电话。

    宋以蔓立刻给曲帆打了过去,曲帆接的倒是快,他问道:“宋姐,有事吗?”

    “你和秦尔蓦分开了吗?”宋以蔓问他。

    “刚刚分开,有事吗?”曲帆不解地问。

    “分开多长时间?”宋以蔓又问。

    “大概一分多钟?”曲帆想了想才说,然后跟着问她:“怎么了?”

    “他上车的时候,手机响过吗?”宋以蔓紧接着问。

    “没响啊!到底怎么了?”曲帆又问。

    宋以蔓有些失望了,她坦言说道:“我是怀疑你哥哥会不会是简云泽!”

    曲帆一听,便笑了,说道:“不可能的,我哥的眼睛是棕色的,这别人可冒充不了啊!”

    也是的,一般人就算整容,也没办法改变眼睛的颜色。宋以蔓说道:“好吧,我多心了!”

    曲帆说道:“那好啊,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宋以蔓叹气,把手机放到一边,翻了个身,然后心里就嘀咕,“我到底希望不希望简云泽和秦尔蓦是一个人呢?”

    按理说现在简云泽已经没了威胁,可是她就是想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谁?

    好奇心太好,真不是什么事儿,但谁又能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呢?

    晚上冯谋回来,宋以蔓和他说了计划,哪想冯谋很是不耐烦地说:“啊!还用这么麻烦?爷直接灭了他们!”

    看吧!秦尔蓦担心的果真有用,曲氏完了,曲帆也完了,不得不说曲帆真是救曲氏唯一的那个人!

    头疼,求情这事儿最难办了,由其是跟冯谋求情,这男人不得得瑟死?

    冯谋就等着她开口呢!翻旧帐的时候到了,在医院敢那么气他?这下他得好好行使一下自己的权利,拿死她!必须得认错求饶,态度不好不行,言辞不诚恳不行!

    想想就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