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闹剧一场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俨然这次严肃的家族会议,到现在成了一场闹剧,此刻又明显冯琮不可能当上家主,于是大家都纷纷撤离,免得走晚了,当了大少的出气筒!

    几位叔公颤巍巍地走出祠堂,惊见祠堂外站满了黑衣保镖,一干保镖都盯着他们这些老头子们,个个死鱼眼儿,个个目光不善。

    怪不得冯谋刚才一点都不担心,就算他们换了家主,他们也离不开这里,到时候他们被逼还得把家主换回来!

    一干众人都是害怕,刚才还埋怨宋以蔓的现在都感谢亏她来得及时,否则的话他们谁都别想轻松地走出这里。

    最后四叔公看了冯琮一眼,摇摇头,由人扶着也走了。

    祠堂里只剩下吴梅芝、冯守德、冯琮和冯略几人。

    宋以蔓不想掺和冯家内部的事,于是跟冯谋说了一声,便向外走去。

    经过冯琮的身边时,她清晰地听到冯琮轻嗤道:“小没良心的!”

    这句话充满了暧昧与玩味,祠堂很大,冯琮站的也比较远,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宋以蔓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听到,但是显然,如果她说什么的话,别人就肯定能听到了。这样的事情,是不能让婆婆知道的,于是她装没听见步伐依旧沉稳地走向门口,走了出去。

    她看到门外的那群保镖时,显然也怔了一下,她也瞬间明白了冯谋的打算!细想一下,冯谋他就是这样的人,她不由笑了笑,也是的,这多直接?保证下回没人敢炸刺儿!

    众保镖一看宋以蔓出来,齐声叫道:“少奶奶!”

    这声音整齐洪亮,把前面的那些个长辈们都吓了一跳,有几位明显踉跄一下,如果没人扶着,大概今天挂掉一两位也是正常的。

    宋以蔓顿时受宠若惊,她可没受到过这样的对待啊,她挤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目光向前掠去,她突然看到一张有些面熟的脸,这是谁呢?她不由多看了两眼。

    那人立刻低下头!宋以蔓继续向前走,恍然间想起来那个人是谁,她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走到冯宅门口,宋以蔓想回屋去歇着,不想大叔公由人搀扶走了过来,笑着说:“冯谋媳妇,今天多亏你拿来证据,不然我就被冯琮给骗了!”

    二叔公也说:“就是啊!我们这些老骨头们,有时候难免老眼昏花的,今天我看好你哦,有大家风范!”

    宋以蔓十分受不了这个,她一直以为这些叔公们不会来这套,毕竟年龄地位在那儿摆着,没想到他们来起这套,比别人还要自然,看来他们是担心冯谋和他们算后账!

    宋以蔓还是礼貌地说:“两位叔公过奖了!”

    “没有没有,冯谋这眼光一流啊,挑媳妇真有一套!”二叔公忙说道。

    宋以蔓微微笑道:“二叔公,当初我和冯谋结婚的事,是我婆婆定的!”

    二叔公被噎了一下,大叔公忙说:“梅芝的确是个有眼光的!”

    宋以蔓又微微笑道:“大叔公,据我所知,别家的小姐都受不了冯谋的脾气不想嫁,婆婆没办法才挑中我的!”

    大叔公也是一脸的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二叔公说道:“哎呀,我们先回去了,人老了就是身子骨不给力啊!”

    大叔公跟着说道:“冯谋媳妇,你怀着孩子,也赶紧回去歇着吧!”

    可算是走了,宋以蔓笑了笑,要是她礼貌地陪着,不定这两位要啰嗦多久,到时候她是真的支应不了,她摸了摸肚子说:“崽崽,现在你就是这么累人,将来出来要怎么折腾?嗯?”

    小崽崽很不满地在肚子里扭了扭!

    祠堂里,冯琮转身向外走去,几个保镖立刻拦住他的去路,他的保镖马上欺身向前挡住冯琮,眼看一切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冯琮转过头看向冯谋笑问:“怎么?在老祖宗们面前,把我就地正法了?”

    冯谋双手插着兜,似笑非笑地说:“你也好意思面对老祖宗们?”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有自信,在我手里,冯家会更好!”冯琮掷地有声地说道。

    冯谋轻嗤一声,“自大!”

    “冯谋,这你赢的不是你,你永远只会用武力一条,你如果没有这么一个老婆和我婶婶,你早就完了!”冯琮看了吴梅芝一眼,又看向冯谋。

    冯谋还没说话,冯守德就开口叫道:“冯琮,够了!”

    他大步走过来推冯琮,说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还不赶紧走?”

    冯琮看向他,目光复杂,里面有恨有怨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里面。

    冯守德转过头看向冯谋,哀求地叫了一声,“冯谋!”

    冯谋烦躁地摆摆手,门口守着的人让开了。

    冯琮看着冯守德说:“爸,您没必要这样,我未必会输给他!”

    “行了,你给我住口吧!”冯守德暴怒叫道,把他往外推,十分的用力。

    到底是气他还是想保他,现在冯琮也不明白了,他看不得父亲这个样子,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如果是平时,他不会这么孬!

    人走了,冯守德松口气,整个人像是抽空一般,他无精打采地看着冯谋说:“冯谋,对不起,我替他道歉!”

    冯谋冷哼一声,说道:“你又没做错,跟我道什么歉?”

    冯守德无力地垂下头,冯谋睨着他,最烦他这种装可怜的表情。

    然而吴梅芝却对这样的表情最受用,她对冯谋斥道:“冯谋,你先回去吧!”

    冯谋吊儿郎当地转身往外走,目光凉凉地掠过祠堂里的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疏懒地向外走去。他还懒得在这儿呆呢,他得去看看他的亲亲老婆!

    冯谋走回房,看到自家老婆挺着肚子坐在沙发上,腿搭在软榻上面,拿着一个苹果正在啃。这么没形象的一幕,顿时让冯谋心里充满了暖意,且唇角勾了起来。

    外面屁事儿再多,他有这么一个邋遢的小婆娘,也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

    “老公,处理完了?”宋以蔓吃着东西,含混地说。

    冯谋走过去,因为她太可爱,所以他屈尊给她轻捏小腿,以示宠爱。

    宋以蔓问他:“我是不是坏了你的事儿?”她是指外面那群拉风保镖,没派上用场,岂不是白来出场了?

    冯谋忍不住一笑,说她:“没哈,老婆的办法,比我的高明!”

    “咦!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宋以蔓奇怪地看他。

    “老婆说的永远都是对的!”冯谋讨好地说。

    宋以蔓笑得更厉害了,说他:“老公,那些人没派上用场,是不是钱白花了?”

    “啊?”冯谋拉长声音,看着她,然后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不知道什么,我就是看到了脸熟的人,经常做群众演员的那位!”宋以蔓说道。

    “啊!都戴了那么大的墨镜你还能认出来?”冯谋叫道。

    宋以蔓挑了下眉说:“他在电视里都是戴墨镜的,你要是让他摘了我兴许认不出!”

    “亏了那群老家伙们平时不看电视,否则今天就露馅了啊!”冯谋摸着下巴说。

    宋以蔓笑的不行,说他:“亏你想的出来,找群众演员,你是怎么想的啊!”

    冯谋“啊”道:“爷的人要是来了,个个凶神恶煞的,怕那些老骨头们撑不住嘛!”

    宋以蔓不相信冯谋手下没有人,她小声问他:“我说,你是不是想着冯琮要是动手了,你的人围在外面刚好把他的人一网打尽?”

    “啊!我的想法这么容易被猜透?”冯谋问她。

    “如果不知道外面那些是群众演员的话,我是猜不到的,麻烦你下回专业点,别找熟脸的好吗?”宋以蔓说他。

    “这都杨高办的,回头爷去找他!”冯谋恨恨地说。

    宋以蔓这才想到,杨高是她的人,坏了,这可怎么往回扳?她只好说道:“这么多人,我估计这些群众演员也不好找!算了吧!”

    “咦,你怎么这么好说话?”冯谋问她。

    “谁让周彤喜欢他呢!”宋以蔓只好拉出周彤来说事儿。

    “啊?那女人终于有反应了?”冯谋嘴一快,说道。

    “什么意思?”宋以蔓狐疑地盯着他,然后一把扯了他的领带说:“你有事儿瞒我!”

    “啊!我没有!”冯谋答的很快。

    “回答这么快,肯定心虚呢!你赶紧说吧,我不怪你!”宋以蔓先做出承诺。

    冯谋一听这话,立刻说道:“啊!其实杨高跟周彤已经同居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宋以蔓听了这话就尖叫起来,一时失控拽了冯谋的领带,把冯谋的头给扯了过来。

    冯谋不得不承认,这种被牵脖子给当成小狗对待的感觉,太不好了,他咬牙切齿地从她手里夺回自己的领带,说道:“他们就是住一起,什么都没发生,你知道一去问,你好朋友不就跑了?”

    “哦,你和杨高同流合污!”宋以蔓恍然。

    “啊!说的太难听了,我最多就是装没看见不知道而已!”冯谋挑着眉说。

    “行,等他俩好了,我再好好奚落周彤去,这事儿都瞒着我!”宋以蔓说完,突然转过头问他:“我说你确定他们没有生米煮成熟饭吗?”

    冯谋顿时叫道:“啊!我才没那么八卦,你想知道你自己问去!”

    “周彤都说喜欢杨高了,没准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宋以蔓说道。

    “肯定不会,我可警告那小子了,他不敢乱来!”冯谋担心她给自己下套,所以把话先说到前头。

    宋以蔓接下来的话被否决了,没有说出的机会,只能悻悻地撅了撅嘴。

    冯谋心里暗想,死杨高,等着爷回去好好地收拾你!

    这么大的事,对于杨高同志来讲,他刚刚忙完,找这些群众演员虽然容易,可培训却不那么容易,万一有个笑场的,一切岂不是白搭?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大家到了那种地方,感受到了那种气氛,是没人能笑出来的。

    尤其是被宋以蔓多看了几眼的那位演员,发誓下次绝不在接这种活了,万一被cut就没有重来的可能了!

    宋以蔓已经跟杨高通气了,让他和周彤表白,杨高那心里自然是心花怒放,为了这一刻,他特意准备了鲜花、烛光晚餐还有贴心定情礼物。

    少奶奶说过,周彤是一个极其容易感动的人,再说他现在这个年纪,也不太适合弄什么花哨的东西,稳重一些比较容易成功,像什么楼下求爱的那都是小伙子干的事儿,更何况现在都是高层,就算你在楼下喊破嗓子楼上也听不见,就是能听见,也看不清你楼下摆的什么造型。

    杨高把自己的求爱方案和少奶奶交流了一下,少奶奶评价说很经典,可以用,他便忙不迭的准备了,让他多一天他都等不了,早点把周彤给定下来,这样他就放心了。

    周彤下班后回到家,一看见家里的布置,完全傻掉了,这是……要结婚么?

    灯一灭,她吓一跳,只看到餐厅有光,于是她赶紧走过去,一看,这是结婚纪念日的节奏么?一切都那么诡异!

    一阵悠扬的钢琴声传来,扭过头,看到客厅里的那架“摆设”钢琴,杨高坐在琴前,手指灵活地弹奏着,她惊讶极了,她一直以为杨高买个钢琴用来装门面的,没想到他真的会弹钢琴,还弹的很好。

    这就是真人不露面?

    这样的场面,一个心内装有爱的女人根本就无法抗拒,尤其是会弹钢琴或是会一些乐器的男人,求爱简直就是得天独厚的。不用说什么,周彤已经沉醉其中了!

    杨高弹完钢琴,他就着昏暗的光走了过来,走到周彤的面前。她想问他在搞什么,他突然抬起了手,伸到她的面前,她条件反射地伸出手,搭在他的手上。

    这一幕,电视里不知演过多少回,所以谁都懂得配合。

    杨高现在明白少奶奶嘴里的“经典”二字多么的顺风顺水了,瞧瞧这顺利的,周彤配合的,果真跟着少奶奶不仅能好好日子,还能包娶好老婆!

    杨高突然半跪下来,虽然周彤心里有准备,可却还是吓了一跳,她的心不由紧张起来,不得不说当初和乐臣宇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因为那是顺水成舟的,没有什么求爱场面。

    杨高深情凝望着她,语气幽幽地说:“周彤,你知道我爱你很久了,以前虽然你曾拒绝过我,我只能把爱暂时压在心底,可我控制不住那份炙热的爱越来越浓烈,它不在听我的话,不断的往上翻涌,然后有了今天的爆发!”

    她的眸中,隐隐的泛起水花儿!

    杨高继续说道:“周彤,这段时间我觉得我们相处的还算愉快,我信守着自己的承诺,不去冒犯你。可有时候爱到深处,就会有一种渴望想要和你亲近,当然我还是会止于礼的,我认为这是对你的一份尊重!我曾经说过,不论你是美还是丑,在我的心里,都是最美、最独特的那个!”

    “再说最后的一点,我杨高想和你在一起,是本着结婚的心态去的,所以我的银行卡会都交给你,这是让你日后衣食无忧的保证,也是我最大的诚意,以后我会比大少对少奶奶还要好地对待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得,这时候还不忘踩冯谋一脚。冯谋这是多么不得人心?杨高已经彻底地倒戈到宋以蔓那边了!

    周彤已经忍不住满脸是泪,不单单是这份爱,还有他的承诺,要知道一个男人肯负责任的承诺,对于一个女人来讲,这是莫大的幸福,因为他不是单想沾沾便宜,而是想和你结婚的!

    到了这个岁数,寻求的莫过是一份爱情还有一个港湾,这两样,杨高都给她了,她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于是她毫不矜持地点了头。

    杨高立刻从兜里拿出个小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条精美的手链,她眼尖地看到,那是某品牌的限量款,价格不比一个钻戒来的便宜。

    杨高一边给她戴上一边说:“等求婚的时候,我再送戒指,这就是我们的订情信物了,没有我的同意,不准摘下来!”

    后面一句态度又强硬起来,他站起身轻揽她,她顺势地倒在他的怀里,感动地掉泪。

    真的很奇怪,以前觉得他不正经,可是现在觉得他太男人、太有魅力了,让她这颗心都无法自拔了,她也不知道以前自己是怎么回事?居然给看走眼了,要不是宋以蔓的事儿,她和杨高住一起,恐怕还没有现在的幸福,这么个好男人就在她手底下溜走了。

    她万分庆幸没和段华继续纠缠,也许段华是个好男人,可是作为情人,他却远不如杨高体贴。

    “好了,不许哭了,我们吃晚饭,尝尝我的手艺,嗯?”杨高越发地把温柔进行到底了,要是照这势头,晚上给弄上床也不成问题,不过这是少奶奶最好的朋友,他不敢,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更何况,这是他当老婆的对待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受一点点委屈呢?

    ——

    冯家家主危机解决了,简云泽的事情也解决了,宋以蔓觉得,这段华是不是该离开公司了?可万万没想到,段华不仅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工作起来还越发地卖力,她不明白了,段华难道不是简云泽那边的人?

    资料明明显示,段华和简云泽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不过冯琮也是从那里出来的,难道段华跟冯琮是一拨的?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再和简云泽聊一聊!

    于是她给简云泽打了电话,手机在预料内的,没有通。

    她把手机放到一边,却不想,很快手机就响了,显示的不是刚才拨的那个号码。

    宋以蔓立刻接听了,简云泽的通过变声的声音传了出来,“有事?”

    “上回的事儿,谢你了!”宋以蔓先说道。

    “就这个?”显然他不相信为道个谢给他打电话。

    宋以蔓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得问你,段华他和你不是一拨的?”

    简云泽的声音有些意外,问她:“哦?这你都查出来了?”

    “不算查出来,我早就怀疑他了,开始他给我的感觉就不对,以他的能力,根本就没必要屈居在我的小公司里。还有别的一些细节,我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他和你是一伙的,可是现在他并没有从我的公司辞职,所以我觉得奇怪!”

    宋以蔓还是得保护司家,所以并没有说明白她查到的东西。

    简云泽低笑两声,说道:“亏那小子还一直以为自己演的天衣无缝呢,没想到早就被你看出来了!”他停止笑声,说道:“我认识他,不过他并不是我的人,是冯琮那边的,所以你还需要继续小心!”

    完了!就怕这个!宋以蔓心里一沉,问他:“段华是不是很厉害?我要是把人给弄走了,会不会反而逼的他急眼做些什么?”

    简云泽说道:“我只能告诉你,段华和冯琮虽然是一伙的,可他也有自己的打算,或许冯琮不会伤害到你,但段华就不一定了。我建议你不要逼急他,因为你现在毕竟还是以生下孩子为主,是不是?”

    宋以蔓十分赞成简云泽的话,她继续说道:“你跟段华谁厉害?”

    他又笑了,反问她:“怎么?你想让我保护你?不可能,我可不认为你老公不会对付我,我能提醒你这些,已经是极限了!”

    “那好吧!谢谢你的提醒!”宋以蔓只好说道。

    简云泽问她:“我犯的错算是弥补完了吗?”

    “当然没有,你觉得呢?”宋以蔓反问他。

    “好吧!被你讹上也算是我倒霉,有事你再打电话吧!”简云泽说完挂了电话。

    宋以蔓挑挑眉,心想着你问我是不是弥补完了,我当然不能放过你了!但是从这点上来看,这个简云泽并不算是坏人,至少知道自己做错了,请求别人的原谅,并且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弥补!

    ------题外话------

    大家元宵节快乐!

    老公病了,我陪他去输液,如果早的话有可能二更,晚了就不更了!大家勿等,不保证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