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依旧说不清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宋以蔓赶紧把结果抢了过来,冯谋懒得看,晃着腿在那里听二黑汇报。

    他一向都是这种作风。

    二黑说道:“大少,DNA的检测证明,简小姐与孩子并没有血缘关系!”

    宋以蔓也是刚刚看到最后一页的结果,虽然她心里有这样的怀疑,但此刻她依旧很惊讶,问道:“思赋不是简蕴雪生的,那为什么要管她叫妈妈?”

    二黑不说话,这个他不知道。

    宋以蔓说道:“难道简蕴雪是养母?可是我不太明白啊,不是说当初她怀着孩子然后自杀的吗?她没死成,那孩子呢?我怎么觉得越来越迷糊,没办法下手了呢?”

    说完了,也没人回应,她忍不住转过头问冯谋,“你说呢?”

    “啊?我哪知道!”冯谋说道。

    “那你在想什么?”宋以蔓无语地问。

    “爷在想下一步怎么办?”冯谋说道。

    “怎么办?”她问。

    “不是在想那!”冯谋说。

    说半天对牛弹琴!宋以蔓无语!她干脆自己忙自己的去。上午还得去锻炼,她心想着自从锻炼后,饿的更快了,吃的更多,这样有用?

    不过为了到时候能更顺利的生下孩子,少挨那一刀,她还是好好地听医生的话吧!

    突然,冯谋嚷道:“啊!有了!”

    宋以蔓吓一跳,转身问他:“有什么了?”

    “从大伯身上下手!”冯谋说道。

    晕!感情人家真是在认真地想,现在才想出办法,她早就想下手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才好。看样子冯谋这是想到下手的办法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下手?我得听着!”宋以蔓说。

    “你怎么那么八卦?”冯谋笑她。

    “怎么叫八卦?人家冲着我来的,我得有知情权吧!”宋以蔓说道。

    “好吧!那你看着老太太哈!”冯谋说道。

    “怎么?你打算让妈知道?”宋以蔓犹豫地说:“大伯如果真的知道,他瞒的这么辛苦,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你要不要先听听大伯怎么说,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妈,你说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得面对,冯家人就是要头脑清醒!”冯谋毫不犹豫地说。

    宋以蔓这才明白冯谋的考量,这也正是大家族的残酷之处,不论结果是什么,如何的不愿让人接受,你都得接受!只有知晓一切,才能应付这些事!

    “那好吧,什么时候?”宋以蔓沉默之后问道。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吧!我马上让人安排,上午你就不要去锻炼了,反正你听听过去的八卦,也是一种锻炼!”冯谋说道。

    晕!这锻炼什么?只是她的孩子不省心啊,在肚子里就得应付这么多事儿。她不由嘟嚷道:“冯谋要是早知道你家这么多事,我就不嫁你们家了!真是麻烦!”

    “啊!那你打算嫁谁?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人选了?肯定是潘政是不是?当初你跟他联手的,潘家可不比我们家事儿少啊!”冯谋连连嚷道。

    “瞎说什么呢?当初我是为了离婚,又没说要嫁给他!我找个普通人结不行吗?”宋以蔓白他。

    冯谋“哈”一声笑了,说她:“你想嫁普通人就能嫁?你可别忘当初不是嫁我你就是嫁张剑,难道你心里的人选是张剑?”

    宋以蔓气的拍他,问他:“有点正经没有你?要是嫁张剑,没准我们现在早有孩子了!”

    冯谋一听这个受不了,立刻叫道:“啊!你这娘们,又气我,这话让我听的好恶心!”

    “你非要先找事儿的!没点正形!赶紧去安排吧!”宋以蔓说他。

    “不行,你说完事儿就完事儿了?我还别扭着呢!”冯谋不依不饶地说。

    宋以蔓二话不说,手立刻就捂到了肚子上,冯谋看的眼都立了起来。

    宋以蔓问他:“你还说什么?”

    冯谋憋了半天,最后摸了摸鼻子说:“我去安排!”然后站起身灰溜溜地走了。

    宋以蔓高兴地摸着肚子说:“崽崽,小功臣!”

    肚子里有了回应,比当初动的时候明显多了,宋以蔓十分开心,说道:“小家伙越来越有力气了!”

    吃过了早餐,冯谋也安排好了。

    宋以蔓从来不知道冯家还有这样的地方,和上次关白漫汐的地方不同,这是一个正常的房间,可这房间却不正常,镜子后面别人可以看到听到里面的一切。

    也就是说,冯谋与冯守德说的话,宋以蔓和吴梅芝可以直接听到,还能看清楚房间里两个人的表情。

    吴梅芝与宋以蔓先进了房间,她叨叨着说:“冯谋又折腾什么?我都已经问过了!还问?”

    宋以蔓说道:“大概冯谋是发现什么新的线索吧!”

    “发现什么了?”吴梅芝问。

    宋以蔓装傻说:“我也不知道!”

    吴梅芝埋怨说:“我都答应了思赋陪他读诗的!”说完她又觉得这样说不妥,于是对宋以蔓说道:“我不是有意要提起思赋的!”

    宋以蔓说道:“妈,我没事!”她好奇地问:“思赋喜欢诗?这么小的孩子,真是奇怪!”

    吴梅芝说道:“他说他爸爸读诗很好,他想他的爸爸!”她叹气说道:“孩子可怜,也不知道他的亲爸爸在哪儿!为了大人的阴谋,把孩子给弄来,真是作孽!”

    宋以蔓说道:“如果是亲生父母,怎么可能这样做呢?”

    “是啊!”吴梅芝又是叹气。

    对面的门开了,冯谋与冯守德走了进来。

    冯守德一边进门一边说:“冯谋,你找我有什么事要说?这么神秘?”

    “当然是冯思赋的事了!”冯谋说道。

    “思赋他的事我可不知道!”冯守德很快地说道。

    冯谋笑了一声,问他:“大伯,我还没说什么事呢,您那么紧张干什么?”

    “我、我没有紧张啊!”冯守德说道。

    宋以蔓忍不住笑了,大伯脸上紧张的表情看的很清楚,就差说“我叫不紧张”了。

    吴梅芝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下来,自语地说:“难道他真的没跟我说实话?”

    冯谋坐到沙发上,打了个手势说:“大伯,别站着啊!坐下说!”

    冯守德堪堪地坐下,然后喃喃地说:“我还答应了思赋要陪他读诗呢!”

    晕!宋以蔓下意识地看婆婆,发现婆婆一脸的尴尬!

    冯谋说道:“大伯,既然您还有事,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您说说,当初您瞒着我妈,和我爸串通好抱走她的另一个孩子,有什么目的?”

    此话一出,吴梅芝一下就站起来了。

    冯守德也跟着站了起来,紧张地说:“冯谋,话可不能瞎说啊!我没干过这事儿,再说你妈不是只有一个孩子的?”

    “大伯,如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当年的事情是隐秘,可毕竟接生的都没死绝吧!那些人我已经找到了!更加重要的是,那个孩子,也就是思赋的父亲,我也找到了!”冯谋悠闲地说。

    “什、什么?”冯守德结巴地问。

    宋以蔓看到,他额上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看样子大伯的确是知情的,否则怎么会紧张成了这样?再看婆婆,她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手在颤抖,宋以蔓是不知道婆婆现在的心情如何,总知肯定是不大好的!

    “大伯,话还用我说的太明白吗?”冯谋说着,拿出一张照片来,在面前甩了甩!

    冯守德的脸瞬间就白了。

    宋以蔓看到,那照片上,和冯谋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与简蕴雪相拥而立,那个男人有一种诗人的气质,两个人站在河边,看起来要接吻的样子。

    冯谋一边甩着照片一边说:“大伯,还用我再多说几句吗?塞纳河边?嗯?”

    冯守德跌坐在沙发上,目光怔忡,像是受了多大的刺激一样。

    吴梅芝喃喃地说:“为什么?为什么?”

    宋以蔓就好奇那照片,难道冯谋真的找到思赋的爸爸了?

    冯谋继续说道:“大伯,再隐瞒也没用了,当年您抱走了那个孩子,如果没人追究,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您看看,冯家和我们都被搅得不像样子,这样吧,您告诉我您为什么那样做,我不告诉我妈,怎么样?”

    宋以蔓心想,冯谋这骗人的功夫是一等一的!冯谋的话就是不能信的!

    冯守德抬起头,目光有些呆滞,他喃喃地说:“我都是为了她好、为了她好啊!”

    看样子,这是要说了!

    宋以蔓又看了婆婆一眼,发现婆婆的身子都有些摇晃。

    她忍不住说了声,“妈,您先坐下听吧!”

    吴梅芝回过神来,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又重新坐了下来。

    宋以蔓也跟着坐了下来,站时间长她可受不了。

    冯守德一脸的痛苦,他呆呆地开口,喃喃地说道:“当年,梅芝她怀的是双胞胎,我很为她开心。后来守业找到我,告诉我说,梅芝怀的是两个男孩!我说那挺好呀!可是守业却说,让我抱走一个!”

    说到这里,宋以蔓看到婆婆的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起来。

    冯守德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我当时就惊呆了,然后立刻反应过来说我不能那么干!后来守业说,他知道我一直喜欢梅芝,所以想给我个孩子让我有个念想!我怎么能够同意呢?我想都没想就反对了!”

    宋以蔓心里就怀疑了,大伯不是有冯琮吗?难道喜欢婆婆喜欢到一定得抱她个孩子才算是开心?这解释也不合理啊!

    冯守德的情绪有些激动,他突然大声说道:“我坚决不同意,后来守业他说,两个男孩子以后谁来当家主?他不想让梅芝为难,也不想看到梅芝将来选择的时候痛苦,所以他来做这个选择!然后我就问他,他要怎么选?他说哪个孩子生出来重,就选哪个。他说优胜劣汰,在肚子里抢到更多营养的,就已经胜出了!”

    宋以蔓心里明白,冯谋就是在肚子里抢到更多营养的!

    冯谋这时候开口了,问他:“那我妈就一直没有怀疑吗?”

    冯守德说道:“她的肚子特别大,当然会怀疑,不过我们一直让医生对她说,她营养太好,得多运动!后来提前半个月把孩子剖出来的,为了不让她怀疑,用了全麻,其实你是老二,先出来的那个体重反而轻,于是你爸爸让我把他抱走了!”

    宋以蔓心想,得,这下冯谋变老三了!总算不二了!希望他的性格改一改,别再二了!

    冯谋问他:“那个人他现在在哪儿?”

    冯守德愣了一下,问他:“你不是知道?”

    冯谋说:“我哪知道!”

    冯守德立刻看桌上的照片!

    冯谋拿起照片问他:“啊!你说这个?P的这么像吗?”

    宋以蔓听了这话,差点晕死,这照片是P的?

    再看大伯,可怜的大伯,一脸要吐血的表情,张着嘴,话都说不出来。

    冯谋还洋洋自得地说:“我听那小玩意说他爸喜欢读诗,那肯定就是个诗人,于是爷就装的忧郁一些。那小玩意又说他妈怎么着,于是爷就再用了简蕴雪的照片,那小玩意还说他爸跟他妈在很多人都亲亲的地方玩亲亲,那这塞纳河也有了!啊!爷真是天才!”

    冯守德指着他,“你……你……”

    冯谋晃着腿说:“大伯,说吧!他在哪儿?”

    冯守德气道:“我是不会说的!”

    “那可就由不得您了!”冯谋挑着眉说。

    冯守德警惕地问他:“你想干什么?”

    冯谋没有说话,宋以蔓身边的婆婆已经站起身冲出了房间,然后在冯守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抓着冯守德的领子叫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没有那个权利,那是我的儿子啊!”

    宋以蔓算是明白为什么冯谋会说由不得大伯了。婆婆一出马,大伯还能把这秘密瞒多久?

    冯守德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不解地说:“梅芝,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他才恍然,盯着冯谋说:“你骗我?”

    宋以蔓觉得,大伯好善良!

    冯谋“啊”了一声,说道:“大伯,您可得好好跟我妈说一说啊!当年那些事儿!”

    他慢慢悠悠地走出房间,走过来问她:“老婆,精彩吗?”

    宋以蔓看向他说:“这就是你想出的办法?真有你的!”

    “哈!爷聪明吧!”冯谋得意洋洋地说。

    “嗯,够狡诈!”宋以蔓中肯地说。

    “你这是在夸爷?”冯谋挑了挑眉问她。

    宋以蔓看着对面的房间说:“老公,妈的情绪都要崩溃了,没事吧!”

    冯谋转过头说:“没事,有毛事!老太太承受力强着呢!”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儿!”宋以蔓说完,问冯谋,“对了,刚知道你还有个诗人哥哥,有什么感触?”

    “毛感触都没!”冯谋扔出一句很糙的话。

    宋以蔓皱眉,说他:“不是都说双胞胎兄弟有心电感应的?你就没有感应出什么来?”

    冯谋张嘴说:“啊!老爷子把人扔的太远了,还有毛感应啊!”

    宋以蔓实在忍无可忍,掐着他说:“你想想我肚里的孩子,我可不想他出来就张嘴毛啊毛啊的!”

    “啊!刚取得胜利太得意,忘了,下回注意哈!”冯谋说罢,仔细地摸了摸她的肚子说:“崽崽,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哈!”

    晕,又来掩耳盗铃!

    宋以蔓真是服了冯谋的心理素质,对面老太太已经泪流满面情绪马上失控了,晃的大伯别说开口说话了,不吐就是好的。

    宋以蔓看到大伯也哭了,一副痛苦的样子,嘴里喃喃地说:“梅芝,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

    说实话,这位大伯真的很老实!

    宋以蔓接下来才明白冯谋的话是什么意思,婆婆折腾够大伯,突然停止了哭泣,双目炯炯地盯着大伯问:“你得告诉我,我的另一个儿子他在哪儿?在哪儿?”

    婆婆这就没事了?宋以蔓觉得很奇怪!不能说刚才的情绪都是装的吧,她相信婆婆内心情感的确是这样的。可是这么快就又能回到主题上来,真是让她佩服。

    还是冯谋了解她的这位婆婆!

    宋以蔓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转过头问冯谋,“老公,你说你的那位哥哥回来,会不会有人又提出让他继承冯家?”

    冯谋哼道:“这不稀罕哈!”

    “那你希望他回来吗?”宋以蔓问。

    “爷会怕这个?”冯谋抖腿。

    “要是妈因为愧疚,把家主的位置给他怎么办?”宋以蔓问。

    “她不会!”冯谋干脆地说。

    这么笃定?宋以蔓刚刚怀疑,马上就想到,她的婆婆也不是位普通的老太太!不会因为感情就把冯氏随便给出去的。再说那位哥哥是个诗人,会对这一切感兴趣吗?

    冯守德仍是老泪纵横,没有说话。

    吴梅芝问他:“我都知道这一切了,你还瞒着有用吗?难道你打算让我这辈子都不让我和我儿见面了?”

    一番话说的冯守德面红耳赤,十分无地自容,他声音沙哑地说:“梅芝,他回来了,那这家主!”

    “这你就别管了,先告诉我,他人在哪儿?我要把他接回来!”吴梅芝坚定地说。

    冯守德看着她,嘴唇动了一动,然后说出了一个地址。

    冯谋立刻让手下去这个地方找人,务必赶在冯琮之前把人找到!

    吴梅芝看着他说:“守德,思赋突然出现,惹出这么多的事,你干什么不跟我说实话呢?如果蔓蔓的孩子因为这个没有了,你觉得我能不怪你吗?”

    冯守德羞愧地说:“我也想告诉你,可是秘密越久越难以开口,所以我才住进来,我劝她,希望她要想的开!我……”

    宋以蔓明白那天大伯和她说那些话的意思了!真是够累的!可即便如此,恐怕婆婆也不会领他的情,还会埋怨他!

    “你真是糊涂,我问你,思赋是冯琮找回来的吧!你是不是也为了保护他?”吴梅芝问道。

    冯守德沉默了,他的沉默,代表了吴梅芝说的没错!

    吴梅芝叹气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对冯琮这孩子怎么样的,不过你最好还是劝劝冯琮,希望他能够放下执念!”

    冯守德说道:“梅芝,我一直在劝他,可是这孩子也拧的很!”

    “我知道你在中间夹着也很为难,尽量而为之吧,以后不要再瞒着我了!都是一家人!”吴梅芝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冯守德连连说道。

    吴梅芝又问:“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冯守德说道:“叫冯略!”

    “冯略?”吴梅芝咀嚼了几声,然后问他:“谋略吗?可他是哥哥,为什么反倒起在冯谋后面了?”

    冯守德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守业他没给起名字,所以这名字是我起的!”

    吴梅芝也沉默了,半晌才说:“他的心真狠!”

    冯守德结结巴巴地说:“他、他也是为了你好!”

    吴梅芝抬眼看他,“这时候你还为他说话?”

    冯守德说道:“当父亲的,心能狠到哪儿去?”说完,他又说:“对了,等你找到冯略,这件事我还是跟冯琮他说一声吧!免得他……”

    “嗯!你劝劝他,我也就不再追究什么了!”吴梅芝说道。

    宋以蔓想象的到,冯琮知道这事儿,肯定会暴怒!

    冯谋的人已经在塞纳河畔搜索很久了,所以提供了地址之后,人很快就找到了。

    冯琮不用得到通知,已经知道冯略被带走了,于是冯琮自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到冯宅里看情况了,这人是不是冯谋带走的。

    冯琮有自信,冯谋肯定找不到他藏人的地方。如果人被带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爸被攻破了!

    冯琮匆匆地赶到冯宅,冯守德看到他,立刻就矮了一截似的,立刻说道:“冯琮,你收手吧!”

    冯琮不耐烦地说:“爸,冯略的事儿,是您透露的吗?他现在失踪了,是不是冯谋带走的?”

    冯守德说道:“冯谋已经查到了冯略的存在,我再瞒着也没有意义了,更何况你婶婶她……”

    “我就知道,又是婶婶,这辈子您除了她就没有别人了是不是?”冯琮满脸愤恨地问。

    “不是,我……”

    “不是什么?”他打断父亲的话,怒道:“爸,您不觉得一切对我很不公平吗?您给过我什么?从小到大,您的眼里除了婶婶,就是冯谋,我呢?”冯琮指着自己,暴怒地问:“我呢?”

    冯守德没有说话,他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许久他才低下头说:“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到现在您还和外人联手对付您的儿子,您对的起我死去的妈妈吗?她这辈子都赔在您身上了!”冯琮几近狂怒!

    冯守德说道:“对不起你妈妈的是我,对不起你的也是我!冯琮啊!一切都是我错了,你收手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这句话更加激怒了冯琮,他一甩手,瞪着眼前的父亲说:“爸,到现在您还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明确的告诉您,我是不会收手的,我会变本加厉,您就看着冯家支离破碎吧!”

    “冯琮……”

    冯守德的声音,慢慢地萎了,因为他的儿子并没有听他再说什么,转身大步离开了!

    宋以蔓当时坐在客厅里,看着冯琮怒气冲冲地大步离去,眼里没有任何人。只是他眼中那毁天灭地的恨意,让宋以蔓觉得,即使找到了冯略,以后的日子也依旧不轻松。

    冯略是第二天才到的,不过让大家惊讶的,并不是冯略与冯谋一模一样的长相,而是冯略身边站着的女人——简蕴雪!

    简蕴雪不是在医院里吗?怎么会站在冯略的身边?

    宋以蔓转过头看冯谋,冯谋正在稀罕地看冯略,显然顾不上她。

    她只好扭头低声问二黑,“简小姐人呢?”

    二黑摸摸头,小声说:“简小姐在医院,怎么又出来一个?”

    难道简蕴雪也是双胞胎?

    最最可笑的就是冯思赋了,他看看冯谋又看看冯略,挠头奇怪地自语,“怎么有两个爸爸?”他不知道该扑向哪边。

    冯略先开口了,说道:“思赋,玩的心都散了?你妈妈很想你!”

    冯略的声音和冯谋也很像,只不过冯略说话的感觉和冯谋一点都不同,很缓、很有诗意!

    冯思赋一听这话,立刻扑过去叫:“爸爸、妈妈!”

    吴梅芝满眼都是泪,她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住,有些怯怯地叫他:“冯略!”

    从昨天刚刚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今天就看到了,或许吴梅芝的心理还没有准备好!

    宋以蔓不知为何,突然看看自己的肚子,这么大个儿,不会里面也是两个吧!回头得问问冯谋!

    冯略看向吴梅芝,表情也十分的迟疑,用疑问句叫了一声,“妈?”

    然后他转过头看向冯守德,问他:“爸,这就是我妈对吗?您给我看过照片的!”

    众人惊讶了,冯守德一脸的尴尬!

    宋以蔓这才明白当初公公的意思!这就是给冯守德一个念想!

    冯守德还是说道:“对,这就是你妈妈!”

    冯略上前两步,叫道:“妈!”

    吴梅芝本就盈眶的热泪,立刻就喷涌而出,她扑过去叫道:“冯略,我的儿子,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你的存在,我这个当妈的,对不起你啊!”

    看的出来,冯略虽然心绪不静,可他的感情,远不如吴梅芝的感情充沛!

    吴梅芝还在叫:“我恨死他、恨死他了!”

    宋以蔓看的动容,她拭了拭泪,转过头去看冯谋,只见他抖着腿一脸看戏的表情,她十分的无语!这男人永远都是那么奇葩,你看不到他感情之所在!

    吴梅芝哭了半天,冯守德才过来劝道:“梅芝,快让冯略坐会儿吧!他身体不太好!”

    吴梅芝一听这话,立刻止了哭泣,问冯守德,“为什么身体不好的?”

    冯守德说道:“他生出来比较小,所以身体弱,容易生病!”

    “那快来坐、快坐!”吴梅芝拉着冯略就在沙发上坐下,她小心地问:“冯略,你不怪妈妈吧!”

    冯略温和地说:“妈,这不能怪您!”

    吴梅芝瞪了冯守德一眼,“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早就认回儿子了!我一想到我儿子那么小就没有妈,我就……”说着,她的声音又哽咽了!

    冯守德赶紧说她:“好了,别哭了,不然你又得难受!”

    关心倍致啊!

    冯守德又说:“一切都是我的错!”

    吴梅芝恨道:“都是冯谋他爸!”

    冯谋不干了,“啊!您骂就骂,干嘛还带上我的名儿?”

    吴梅芝听这话,才想起冯谋,对冯略说道:“来,冯略,这是你弟弟冯谋,这位是你弟媳宋以蔓!”

    冯谋没有叫哥,而是张嘴大咧咧地叫了一声:“啊!你好!”

    宋以蔓叫了一声:“大哥!”然后看向窝在冯略怀里的冯思赋笑,“看吧,我没抢你爸!”

    冯思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态度倒是十分地友好了!

    吴梅芝情绪稳定了一些,这才注意到简蕴雪,她有些惊讶地说:“那个简小姐她不是……”

    冯谋替她说道:“带孩子回来的简小姐还在医院,这不是那位!”

    冯略奇怪地问:“怎么还有一位简小姐?”

    宋以蔓问他:“思赋是跟谁回来的?不是跟着他妈妈吗?”

    冯略说道:“蕴雪一直在我身边,思赋他是跟着他大伯冯琮回来的!”

    冯思赋奇怪地问:“爸爸,妈妈不是带着我一起回来的吗?”

    得!知道问题出哪儿了!那位简小姐是冯琮弄来的!

    吴梅芝问他:“冯略,冯琮怎么带走思赋的?”

    冯略说道:“冯琮他说带孩子回国玩玩,刚巧我顾不上孩子,所以就同意了!”

    吴梅芝看了一眼冯守德,没有说话。

    冯谋说道:“还有一个简小姐因为自杀在医院呢!”

    这话一出,突然简蕴雪尖叫一声,然后开始揪头发。

    冯略立刻松开孩子,抱住简蕴雪安抚道:“蕴雪、蕴雪!”

    简蕴雪抓狂不断,像疯了一样,冯略死死地抱着她,一边抱一边安抚。

    冯谋将宋以蔓抱在怀里,免得那疯子冲出来撞了他老婆。

    吴梅芝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冯思赋在一旁也安静地看着,似乎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冯略没能安抚住简蕴雪,只好熟练地拿了一支镇定剂给她打针,她很快就在冯略怀中安静地睡着了。

    冯思赋在一旁乖乖地说:“爸爸,妈妈回国后一直都没犯病!”

    吴梅芝问冯略:“她得的什么病啊?”

    冯略淡淡地说:“她精神不太好,以前受刺激自杀过,所以不能听自杀这两个字!”

    宋以蔓转过头看冯谋,显然这位才是正主儿,简蕴雪怀孕自杀,这事儿都对上了。孩子是冯谋还是冯略的?这又成了大家心里再次怀疑的问题!

    吴梅芝心里也怀疑,但是看孩子在这儿,她没问出口。她先安排简蕴雪躺在房间里睡,然后让人带孩子去玩,支开他。

    吴梅芝对宋以蔓说道:“蔓蔓,你累了吧,你也去歇会儿吧!”

    宋以蔓能不知道婆婆的意思吗?她说道:“妈,我还是听听这孩子是谁的吧!”

    冯谋张嘴叫道:“不是我的!”

    吴梅芝看向冯略问他:“你跟蕴雪她……”

    冯略说道:“我遇到蕴雪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她看到我的时候精神就不太正常,她管我叫冯谋,让我不要不管她,不要抛弃她,她哥哥拜托我照顾她生下孩子,后来我在与她相处期间,真的爱上了她,所以才和她真的结婚了!”

    宋以蔓看向冯谋,冯谋立刻叫道:“啊!你骗人,你是冯琮找来的帮手吧!”

    冯略说道:“我没有骗你!”

    这下还真是难以说清了!

    吴梅芝看了宋以蔓一眼,把话题岔开,问道:“冯略,那这些年她以为你是……”

    冯略说道:“哦,后来我和她解释,说当年和她在一起的就是我,这样她才不执著于冯谋这两个字!”

    得,一模一样的人找到了,可弄到最后,孩子还是冯谋的,你说这郁闷不郁闷?

    冯略又说:“如果我知道冯琮带着孩子来玩是为了这个,我不会同意的!”他看着她说:“其实对我来讲,认不认回您不是重要的了,我有了自己的妻子,还有我的孩子,他们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您过的好就行!”

    吴梅芝说道:“孩子,不管怎样,妈妈很高兴能够认回你,毕竟你是从妈肚子里出来的。只是从此之后,安静的生活与你无缘了,你势必要被卷入这场纠纷中来!”

    冯谋说道:“别瞎认亲,先做DNA再说,万一是整的呢?”

    反正他现在都说不清了,还是拿这个说话。

    吴梅芝斥道:“冯谋你别乱说话!”然后小心地看冯略。

    冯谋才不管那套,说道:“他知道心疼老婆,我就不知道?现在一盆脏水泼我身上,我能不反抗?”

    冯略说道:“验验也好,免得认错了!”

    这话让吴梅芝心疼极了,她忙说道:“不会错不会错,妈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妈的儿子,这种感觉根本就不用从长相上来看,就能感觉的到!”

    然后她还推搡了冯谋一把,“你个死孩子!”

    冯谋“啊”地叫了一声,说她:“妈,有了新儿子就不要旧儿子了?”

    宋以蔓无语!她忍不住开口问他:“能正经点吗?”

    “我正经着呢!”冯谋还是忌惮老婆的,不满地嘟嚷。

    冯略很配合地抽了血,气氛冷淡了下来。

    冯守德开口说道:“冯略肯定是你的儿子,就是这孩子我不知道了!”

    冯谋不耐烦地说:“行了大伯,别在这儿搅和了!”

    冯守德讪讪闭嘴。

    吴梅芝训他:“冯谋,那是你大伯!”

    冯谋没好气地说:“妈,您从心里为蔓蔓着想一下行吗?”

    吴梅芝说他:“要不是你以前作风太乱,能有今天的事儿吗?我不说就能掩盖你以前做的那些事儿?”

    “我做什么了?”冯谋扯着嗓子叫。

    “简小姐为你自杀,那是事实吧!”吴梅芝嘴快地说出来就后悔了,她赶紧看了冯略一眼。

    冯略敛着眸,没有说话。

    冯谋不管那些,叫道:“妈,我跟那简小姐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她自杀有孩子那也不是我的!”

    冯略突然抬起眸,宋以蔓在此时开口了,“行了,都别争论了!即使是同卵双胞胎DNA也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思赋的DNA总会和其中一个更为接近,我们还是等DNA出来再争论吧!”

    冯略说道:“孩子不可能是我的,我第一次见到蕴雪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

    冯谋跟着说:“也不可能是我的,我的第一次给我老婆了!”

    这话!宋以蔓简直想找地缝钻了!

    她赶紧转言问:“大哥,您以前来过N市吗?”

    冯略怔了一下,然后说道:“来过!”

    宋以蔓说道:“OK,等结果吧!”

    冯略问她:“你是什么意思?”

    宋以蔓说道:“我还是相信我老公的,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今天我们还是一起庆祝一下团聚!”

    吴梅芝说道:“是是是!一起庆祝!”

    冯谋开口说:“简蕴雪的哥哥呢?”

    冯略说道:“他很少露面,我们也联系不到他,不知道天天在忙什么,自从我和蕴雪真的在一起之后,他露面就更少了,几乎一年才见到一次,偶尔会通个话!”

    太神秘了!宋以蔓心想!

    吴梅芝忍不住问:“冯谋,那医院里的那个简小姐是谁?”

    冯谋哼道:“我哪知道?”

    宋以蔓说道:“要不再让潘政刺激她一下,看能不能有点突破?”

    原本她觉得那是林青的,可是真正的林青出现之后,她不知道那是谁了。但可以肯定,这位简小姐,应该是认识她的。

    冯谋点点头,站起身说:“我给潘政打电话去!”

    宋以蔓主动起身去张罗午饭,不打扰吴梅芝和冯略叙旧!

    以前的那种感觉又来了,等待有时候是煎熬的。那一次她心里是有底的,可是这一次,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