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准爸爸培训班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宋以蔓心想揍他太费力气,现在自己这情况也打不过他,于是她的手捂了肚子。

    一看她捂肚子,冯谋的话锋就转了,他立刻老实答道:“啊!我就没碰她好吧!她天天跟着我就能怀孕了?有一天她说怀了我的孩子,我还纳闷呢,我当然不能认了,爷又不是绿毛龟……”

    宋以蔓听到这里忍不住翻白眼!

    冯谋继续说:“后来她哥跑来理论,那破哥据说一直在国外当什么雇佣兵一类的,专门回来给妹子复仇的!他说简什么的自杀了!我就问她死了没?他气得要跟我打!就这样了!”

    宋以蔓心想,这种问法人家不气疯了才怪!冯谋就是坏在嘴太损了!她不由追问:“然后呢?”

    “然后我把他打败了,他跑了,没了!”冯谋得瑟地说。

    简直无语了,这就是一个冯谋自恋的过程!她说道:“人家明明没死好吧,你们都认为她死了,真行!”

    “爷管她死不死的,跟爷没关系!”冯谋抖腿。

    “还说没关系?人家的孩子都住进冯宅了!”宋以蔓哼道。

    冯谋立刻立起眼说:“爷做了他去!”

    “行了,别跟我二了!”宋以蔓又开始理自己的头绪,跟这二货在一起,脑子总处在二的模式,一点都不正常!她又把人拉回来,说道:“我怎么觉得简蕴雪不仅认识潘政,对潘政的态度还不正常!就好像当初让她怀了孩子的是潘政而不是你一样!”

    “哈!爷总算找到罪魁祸首了!原来都是潘政惹下的事儿!”冯谋叫道。

    宋以蔓看着他,一言不发。冯谋立刻摸下巴说道:“啊!这的确不太正常啊,我肯定得去查查的!这简蕴雪怎么会认识潘政呢哈?”

    “反正事情交给你查了,尽快给我个结果,光吹没用,查不出来怎么回事吹的再厉害也只是自恋,知道吗?”宋以蔓用上了激将法。

    “啊!你瞧不起爷!”冯谋受刺激了。

    “那你就干点让我瞧的起的事儿!”她指着屋子说:“你瞧瞧光会享受,现在都让人欺负进家门了,还吹呢?好意思嘛你?”

    冯谋气的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又不能碰她一指头,“啊!爷说不让她进门,你不同意!爷说做了他你也不同意!你大度让人进了家,现在又怪爷没本事,你真是要气死我!”

    他暴跳如雷,她靠在沙发上不紧不慢地说:“冯谋啊,你是大少又不是土匪,你看你干的那些个事儿,哪个不是土匪的法子?将来孩子要是跟你光学这个怎么办?你没想过?”

    “爷觉得学这个挺好呀!简单!省事!”冯谋说道。

    她一时语噎!好吧,世界观不同,没办法沟通!于是她转言说道:“反正只要你能证明那孩子不是你的,就算成功了!我就改变对你的看法!”

    “这还不简单?”冯谋嗤道。

    “别光吹啊!”宋以蔓站起身说:“我去找周彤,我想吃工作餐了,中午你陪我一起!”

    “啊!那多没营养还不卫生!”冯谋不干!

    “那好吧,你自己解决,我找周彤吃!”宋以蔓说道。

    所谓工作餐那也不是地摊上三五块钱的,虽然比不过冯谋那顿顿不菲的价格,但比一般的白领吃的可是贵多了!

    冯谋一听她这话,立刻说道:“好吧,我陪你去吃!”

    行,她现在老大,他惹不起,等你生完孩子再说!

    宋以蔓到了周彤的办公室,周彤一看到她激动的就要哭了,说道:“蔓蔓,我才知道以前有多幸福!”

    宋以蔓刚才看到冯谋的办公室就知道周彤会受多大罪了,她不由笑,说她:“很高兴看你还活着!”

    “蔓蔓,你知道我有多辛苦了吧!”周彤哭诉。

    “你给我打电话啊!”宋以蔓说。

    “啊!我哪敢?你老公上来就说了,我要是敢给你打电话,他先做了我!”周彤叫道。

    宋以蔓笑,果真是冯谋的语气,她说道:“行了,知道你辛苦,给你多发奖金!”

    “你是不知道你老公有多变态,那工作速度,简直比以前高好几倍,我天天忙的啊,恨不得一个人俩用!”周彤叫道。

    宋以蔓看着她不语!

    周彤想了想问她:“怎么了?我好像刚才在夸你老公吧!”

    “你好像在变相说我无能!”宋以蔓拉着脸说。

    周彤笑了,“哈哈!事实的确如此啊!”

    宋以蔓无语,她转言问:“你跟段华最近怎样?成功把他拐上床没有?”

    周彤挑眉说:“最近我也忙,我俩之前没什么太多的交集了!”

    “啊?怎么会?之前还不是热乎?”宋以蔓惊讶地问。

    “是啊!你不知道,你不来公司以后,我不是说了嘛,我也不想强迫他,他愿意迈出那一步就迈,不想迈我也不强求。后来呢,我们慢慢就疏远了,估计我还是让他不够爱吧!”周彤挑了下眉说。

    “那你……”宋以蔓不知道该怎么问。

    周彤耸了下肩说:“无所谓了,本来觉得应该挺痛苦的,不过让他三番五次磨的,没什么感觉了。再加上最近好忙,顾不上想这些,挺好!”

    “不会吧,当初你可是要死要活的啊!”宋以蔓说她。

    周彤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感情和之前真的不同了,时间长了耐性就没有了,因为有工作还有别的事情,要顾的太多,所以分给感情的自然就少了,不像上学的时候,那般纯家!”

    “别告诉我你还忘不了他!”宋以蔓说道。

    “没啊!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忘不掉的?我就是想着,将来能够有一个温暖的男人,我们一起平淡的过一生就好!有一个孩子,可爱温馨!”周彤幻想道。

    “你真不考虑杨高?”宋以蔓又问。

    “算了吧!我简直没办法想象和杨高一起生活的场景!”周彤一股恶寒地说。

    话音刚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进来!”周彤说道。

    门开了,进来的是段华。

    段华看向宋以蔓说:“来公司了也不说去看看我?”

    宋以蔓笑,说道:“这不是打算看完周彤再去看你的!正好你来了,我不用再过去了!”

    “最近怎么样?我听说你家里……”段华欲言又止!

    “挺好啊!你可别用可怜的目光看着我,那孩子真不是冯谋的,已经证明了!”宋以蔓说。

    “哦?怎么证明了?用DNA吗?”段华问她。

    宋以蔓笑,说道:“不告诉你!这可是秘密!”

    “不拿我当朋友!”段华假装露出不悦的表情。

    “拿你当朋友才告诉你已经证明的事,不然我这个都不说!”宋以蔓说道。

    周彤叫道:“啊!你都没对我说,你不拿我当朋友!”

    “得!段华你看吧,还说我对你不够朋友?”宋以蔓笑。

    段华也笑了,说道:“我是你师傅!”

    周彤叫道:“你真脸大!”

    段华也难得地笑了!

    ——

    潘政走出国贸之后,还没有上车就听到有人叫他,“潘政!”

    潘政回过头,看见叫他的是刚刚和宋以蔓叫闹的简蕴雪,他眉间露出不悦,问她:“小姐,我认识你吗?”

    简蕴雪说道:“潘政,你明明知道她脚踩两只船,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

    潘政唇边泛起一抹冷笑,“真是可笑,你是谁?你不去管冯谋管我干什么?是不是管错人了?”

    “你不要管我,我就是觉得你怎么那么傻?为了这么一个女人痴情,到底值不值得?你看看她都要为冯谋生孩子了,你……”

    “够了!”潘政打断她的话说:“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怎么认识我的,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说完,他拉开车门坐进车,不顾外面的女人拍打玻璃,启动了车子踩油门驶了出去。

    如果不是简蕴雪躲的快,恐怕她会被他的车子蹭到!

    车子开走了,简蕴雪的脸上露出一种气急败坏的表情。

    然而没等她回过神,一面包车驶来,她被架上面包车疾驰而去!

    简蕴雪刚刚想叫,可是看到车上的人,她立刻噤了声。

    “你刚才在干什么?”一个阴冷沉戾的男人盯着她,那目光足以让她觉得胆颤。

    她立刻敛下眸说:“我……我……宋以蔓她……”

    “你纠缠潘政干什么?嗯?”对方不等她答出来,又不耐烦地问。

    她紧紧地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男人点了一支雪茄,微微眯起了眼,很快车里就弥漫起一股香甜的雪茄味儿。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不要去做那些无用的东西,反而会坏了事儿明白吗?”

    简蕴雪点头说:“我明白!”

    男人又吐出一口烟圈,说道:“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已经回不去头了!”

    他的目光,向窗外淡淡地瞥了一眼,然后说道:“停车,走吧!”

    车子停了下来,简蕴雪被赶下车,车子又疾驰而去!

    办公室里,冯谋靠在沙发上盯着显示器,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漫不经心地听。

    “大少,简小姐果真去找了潘政,而后被一辆车劫走,开了一段路之后,她被放了下来,那辆车最后没有跟上,被跟丢了!”大黑的声音传了出来。

    “能拍到车里的情况吗?”冯谋问。

    “车的玻璃是特制的,车的外形就是一辆普通的面包车,但里面改装过,并且牌照也是假的,查不到什么有用信息!”大黑说道。

    “里面的人呢?”冯谋问。

    “只看到两个办事儿的,都是生面孔!”大黑说道。

    冯谋说道:“继续跟,务必要查到他们的据点!”

    “是!大少!”大黑应道。

    挂了电话,冯谋又将视频重新播放一遍,瞧瞧还有什么发现。

    宋以蔓推门进来,问他:“看什么这么专注?瞧美女呢?”

    冯谋“啊”地一声叫道:“老婆,我忙着破案呢,你竟然冤枉我!”

    宋以蔓已经看到显示屏里就是孕婴商店门口的监控,里面是简蕴雪,她坐到沙发上问:“那说说你都查到什么线索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忙着看旧情人?”

    “啊!老婆!你真是气死我了!我和她不熟!”冯谋叫。

    “不熟人家带着孩子来找你?”宋以蔓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冯谋气坏了,又站起身说:“我做了他们!”

    宋以蔓抬手说:“行了行了,你也别急了,我跟你说啊!我的意思是让你反省一下以前的做法,你看你以前,作恶多端、美女无数,现在麻烦来了吧!别回头大家都效仿,两个三个四个的都来了,不用我你也子孙满堂,妾室无数,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啊?”

    冯谋简直被气坏了,他自己跟自己发脾气,叫道:“啊!你看你,要是知道今天,你早早的就女人三尺开外不许靠近了,你看看殷权多省心,你早点也得个神经病多好?现在没这么多麻烦了?你看你明明就是美女环绕,又没干什么,现在都说不清了,你瞧你这辈子多冤?”

    宋以蔓真是忍不住笑了,他这是反省吗?把别人损了一痛,结果还给自己诉了冤屈,简直是自恋到了极点!

    “行了,赶紧过来说正事儿吧,你都看出什么了?”宋以蔓懒得跟他再计较。

    冯谋巴不得她不提这事儿呢,他坐到沙发上说:“女人的直觉真是没错哈,你看这娘们,果真是爱着潘政的!”

    宋以蔓无语了,她摸着肚子郑重地说:“冯谋,前面拍马屁的话就算了,你后面的用词,能不能顾及到孩子的教育?”

    “啊!这小崽子不是还没出来呢?”冯谋想都没想说道。

    祸从口出!宋以蔓抬手给他脑袋上就是一下,气道:“胎教知道吗?你再不注意,我和你分居!”

    “啊!老婆,我注意,你看我不懂什么是胎教不是?你别生气哈!分居更不行了!”现在这个时候要是分居,那绝对是大隐患,别人一挑拨,他老婆不恨死他了?

    “人家别的准爸爸都知道去学习学习,你倒好,什么都不懂!”宋以蔓气!

    “啊!老婆我也学!”冯谋讨好地说。

    “好!你说的啊,没骗我吧!”宋以蔓问他。

    “没!老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冯谋立刻保证,力保先过了这关再说。

    宋以蔓心里得意,说道:“明天就给你报个准爸爸培训班!”

    啊!中计了!冯谋心里呐喊,叫道:“不要!”

    “你还说没骗我?”宋以蔓叫道。

    冯谋满心都是泪,这女人算计起人来简直一套一套的,不小心就得掉坑里!就算明知是坑,他也得义无反顾地跳下去,说道:“老婆,我去!我去!”

    “到时候我陪你去!”宋以蔓脸上露出笑容!她指指显示器说:“来,现在谈正事儿!”

    冯谋悔死了,他要是早点谈正事儿该有多好?

    宋以蔓从头看了一遍视频,视频里看到的简蕴雪很清楚,包括潘政出来时的那一刹那,简蕴雪看向潘政时,不正常的目光。

    虽然显示器照的清楚,表情可以看清,可眼神却看不太清了,但是可以肯定,这简蕴雪对潘政的感觉肯定是不正常的。

    宋以蔓感慨地说:“看你这人做的,人家生了你的孩子,爱的却是潘政,你还吹呢?做人多失败?”

    冯谋反应极快,叫道:“啊!她生谁孩子了?不是爷的好吧!”

    “你再跟老娘自称爷?”宋以蔓咆哮。

    冯谋被震住了,张着嘴“啊”了一声,然后说道:“老婆,‘老娘’这个称呼符合你胎教的标准吗?”

    宋以蔓抚额,痛苦死她了,跟这二货在一起,她已经二了怎么办?她无精打采地说:“明天我和你一起上课去!”

    冯谋想着明天找点什么事儿可以不上那课?他可丢不起那人!

    宋以蔓问他:“简蕴雪怎么会喜欢潘政的?”

    “不可能嘛!她又不认识潘政!”冯谋说完,又说:“以前她要是喜欢潘政,那总跟着我干什么?当初她可是表示了非我不嫁的哈!”

    “是吗?”宋以蔓看着他。

    冯谋才反应过来,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真想煽自己两嘴巴,他赶紧说道:“老婆哈,爱我的女人多了,我就爱你一个哈!”

    这话明显就是哄人的,不过女人很好哄,宋以蔓虽然知道自己很无趣,但还是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就饶了他这回吧!

    “老公你说这个简蕴雪是以前自杀的那个吗?会不会是别人啊?要不你查个DNA去?”宋以蔓问他。

    冯谋是反感极了这个DNA,他没好气地说:“简家人都死光了,查毛啊!”

    这死男人,就不能好好地说句话?宋以蔓气道:“反正告诉你了,自己查去!我可话说前头,那孩子不能总不明不白地住冯家,到时候别怪我采取措施!”

    “啊!老婆,你要干什么?”冯谋警惕地问。

    “我还没想好!”宋以蔓也没好气地说。

    “老婆,你乖乖的怀孕就好,别胡思乱想哈!”冯谋叫道。

    “你说我能不胡思乱想吗?”宋以蔓问他。

    “老婆,查案的事情交给我了!你就负责怀咱们小崽子!”冯谋叫!

    “你个大崽子,你天天不着急,我能不急?”宋以蔓问。

    “啊,老婆,你又不讲胎教了?”冯谋自己的错看不出来,揪别人的错精准极了。

    再说下去她非得被气的翻白眼不可,她站起身说:“吃饭去,不跟你说话了!”

    “等等我啊老婆!”冯谋赶紧跟上。

    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吩咐一句,“想办法查简蕴雪的DNA!”

    宋以蔓又开口了,“这么难的名字你倒是记得清楚!”

    “啊!仇人的名儿我一向记得清!”冯谋赶紧解释!

    这难对付的老婆啊!他得多机智?这要是别的男人早就吐血身亡了!这女人别的男人也要不起哈!

    自恋这毛病是改不掉的了!

    接下来冯谋陪老婆用餐,然后回家,小心翼翼的爱护与夫妻恩爱被记者捕捉了各个镜头,在杨高的审核下,放出去了!

    这是冯谋授意的!自己的冤屈没洗清之前,还是先讨好着些吧,免得老婆总是跟他找麻烦。

    不过此举也让很多人看到,人家夫妻俩感情好的很,那什么小男孩,多半不是冯谋的孩子吧!

    宋以蔓回了家,下午闲来无事,约了一家准爸爸培训机构,准备带着冯谋去上课。主要目的是让冯谋学学怎么当爸爸,有点爱心。顺便她也听一听怎么当一个新妈妈!

    冯谋晚上回家后,一听宋以蔓这话,立刻就张嘴说:“啊……”

    宋以蔓截了他的话说:“你啊出什么来明天也得去,反正你要是去不成就是不爱我跟孩子!”

    好家伙,这大帽子扣上,简直不去也得去了!都上升到爱与不爱的高度了。

    于是冯谋说道:“行!我去!”

    听到他这话,她才心满意足地睡觉,躺到床上还问他:“查出来没有?”

    冯谋死气沉沉地说:“简家人果真都死绝了,连根毛都不剩!”

    还是不正经!宋以蔓无语,翻个白眼翻身睡觉!

    她不知道人家冯谋说的是真的,他都让人去查简家旧宅了,果真是连根毛都没找到,怎么做DNA?

    第二天一早,宋以蔓把冯谋给叫起来,就盯着他洗漱,然后一起去上课。

    冯谋老大不情愿的,跟宋以蔓走到客厅后,冯思赋正跟老太太闹腾,一看到冯谋就叫:“爸爸!”

    冯谋心情正不好,立起眼嚷:“滚赎子!”

    吴梅芝现在也不敢训冯谋,赶紧抱着孩子躲了。她怕冯谋气性起来真把孩子给怎么着了,所以一直避免让孩子跟冯谋见面!今天是没想到两个人出来这么早!

    宋以蔓说道:“今天你是学着当准爸爸的,别跟我拉着脸,要不我以为你不想当这爸爸!”

    冯谋顿时就笑了,说道:“老婆,我没!”

    “得了,皮笑肉不笑的,看得我直发冷!”宋以蔓低头吃饭。

    冯谋揉了揉脸,也低头吃饭。

    两人到了准爸爸课堂,这里面可真是热闹,每位爸爸身边都有位挺着肚子的女人。反而是宋以蔓觉得自己这肚子还看不出来,她使劲儿挺也没人家肚子大,有些不好意思。

    来早了?月份再晚点再来?

    算了!她安慰自己,冯谋这德性的,肯定得比别的爸爸多上几堂课!这么一想,心里气就直了!

    冯谋一看这些个人,还有好多挺肚的,一点美感都没有,不由心情烦躁!

    有些人还是认出大少了,不由的窃窃私语,只往这边看而不敢过来。

    课堂开始了,讲课的是一位温柔的中年女性,看着就有母爱。

    她先讲了一会儿课,宋以蔓听的认真,她不断提醒冯谋认真听,免得他神游太空跑得太远拉不回来。

    讲师布置任务了,“下面请每一位爸爸摸着妈妈的肚子说出一句你们最想对宝宝说的话,要温柔哦!”

    别的爸爸都开始行动了!

    有人说:“宝宝,我爱你!”

    有的爸爸说:“宝宝,要听妈妈话哦!”

    冯谋没有反应!宋以蔓捅了他一下!

    冯谋无奈,只好摸了她的肚子,尽量温柔地说:“啊!小崽子,你怎么不让你妈吐呢?看你妈多不安啊!”

    “噗!”

    “噗!”

    “噗!”

    “噗!”

    不少人喷了!

    讲师更是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宋以蔓只觉得十分没面子,不由大为光火,低声说他:“你叫孩子什么呢?”

    冯谋还一脸理直气壮地说:“孩子又没名字,我应该叫什么?”

    “你叫宝宝、宝贝都行啊!”宋以蔓说。

    “你又没跟我说,我哪知道?”冯谋又说。

    “你什么都不知道!”宋以蔓气道。

    “我要知道就不用来上课了!”冯谋理论。

    他还挺有理!宋以蔓没说过人家,也不想惹火了他到时候更丢面子,暂且忍了!

    好在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心理上的课讲完,就是新生儿的护理了!

    洗澡这肯定是要教的,月子里妈妈不方便的,当然就得爸爸来给孩子洗澡了!

    每位爸爸都发了一个模拟婴儿娃娃,冯谋握着孩子的脖子晃来晃去的看,很是新鲜。

    看看人家的爸爸们都抱着,怎么也没这样拎着孩子脖子的啊!宋以蔓有种担心,将来不敢让他靠近孩子。

    她又捅他说:“你抱着孩子,别这样!”

    冯谋又很有理,“怎么抱?还没教?”然后就喊台上那位,“赶紧教抱孩子!”

    台上的讲师当然早认出这位主了,不然早就出言相训了,听这话她赶紧教抱孩子。

    冯谋有模有样地学了,还算耐心,宋以蔓心里的气总算是消下去一些。

    接下来就是洗澡了,讲师讲的很清楚,不过对于冯谋这种一窍不通且无耐心的人来讲,这就是项复杂的活儿了,不一会儿手忙脚乱,“噗通”一声,孩子掉水里了!

    冯谋倒是真着急,也没想起她刚才的训话,情急之下叫道:“呀,小崽子!”

    这神情,好像真是他孩子掉水里一样!

    这称呼,大家又同时向这边行起了注目礼!

    宋以蔓倍感丢脸,气得拉了冯谋就往外走,她真是丢不起这人,以后再也不参加了!还不如找个人直接上家里教他呢!

    冯谋还惦记那模型,叫她:“小崽子还在水里呢!”

    这么一会儿真处出感情来了?

    “闭嘴!”宋以蔓气。她转过身问他:“你是不是故意这样的?”

    “哪样?没故意啊!”冯谋一脸无辜。

    看他不像是装的,她又问:“你是不是故意不想上课所以才让我丢脸的?”

    “我没有啊!我想上课,还没学完,那小崽子他还在水……”

    “行了!”她真是受不了他,她认输了行吧!

    转过身往外走,她说:“走吧,回家!”

    “老婆,不学了?”他知道惹了老婆不开心,语气很是小心。

    “嗯!”宋以蔓应了一声。

    冯谋可惜地说:“我刚觉得挺有意思呢!”

    宋以蔓跟着说:“回头请个老师上家教你去!”

    冯谋摸摸鼻子,心想他是不是表现的过头了?不学不是挺好?他又想起掉水里的那个小崽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他突然说道:“老婆,你先休息会儿,我去洗手间!”

    他蹭蹭走回刚才的教室,推开门,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走到自己刚刚站的位置,把水中的婴儿模型拿出来,用毛巾擦干净,然后在大家和讲师目瞪口呆中,抱着模型走出教室,一切进行的若无其事、从容不迫!

    大少的心理素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宋以蔓看冯谋去洗手间怎么把人家课堂里的婴儿模型拿出来了?她不由问道:“你把这小娃娃拿来干什么?”

    冯谋张着嘴“啊”了半天才有点小郁闷地闭上嘴说:“我不知道!”

    宋以蔓轻轻地笑了,伸手挽了他的手臂温柔地说:“走吧!回家!”

    刚才还气成那样,突然就没事了?冯谋奇怪地看她心情好得很,不由觉得孕妇情绪多变,这果然是真的!他一定不再要第二个孩子!这样折腾十个月他真心受不了!

    宋以蔓其实高兴的是,她的男人还是挺有爱心的!她相信他将来会对自己的孩子好!

    下午冯谋去工作,宋以蔓睡醒觉在小花园里坐着。

    吴梅芝带着孩子去找宋以蔓,哪想孩子一看到宋以蔓远远地就叫:“坏人!”

    吴梅芝一阵尴尬,她也不想给儿媳再填堵,但这孩子真是能闹,就跟小时候的冯谋一样,不是要爸爸就是要妈妈。妈妈肯定不敢让见的,爸爸不就是冯谋,不见还好,见了更麻烦。

    所以只能又从儿媳这边下手了,她知道这样不好,但她真是没办法了。

    宋以蔓正无聊着,看这孩子一副充满了敌意的样子,立刻招手说:“过来!”

    二黑立刻招呼人围住少奶奶,现在冯宅里主要就是防这小孩呢,万一突然冲过来撞了少奶奶的肚子怎么办?为保护少奶奶的孩子,他特意去攻读了古代宫斗戏,这种招数太多了,真阴险,可别当他什么都不懂。

    小孩子看到二黑的表情,瑟缩了一下!

    宋以蔓说道:“二黑,你别吓到孩子了!”

    “坏人!”冯思赋又气呼呼地叫了一句。

    “我就是坏人,我跟你爸爸在一起,你爸爸就对你不好了是吗?”宋以蔓说道。

    冯思赋的脸上立刻露出一股恨意,问她:“你有妖法?”

    还妖法呢?不过小孩子的世界很有意思,把不能理解的事情给安个理由,这些理由千奇百怪!她说:“我才不相信以前你爸对你好1”

    “我爸爸就是对我可好呢!他什么东西都给我买,他还陪我读诗,他从来不会骂人,我想我爸爸,哇……”

    小朋友终于哭了!

    吴梅芝震惊了!

    宋以蔓微微地笑了,她就知道另有其人,这人绝不是冯谋。听听这孩子说的话,里面的那个人也不可能是冯谋。

    她继续说:“阿姨可是有妖法的,你如果能说出以前你住在哪里,阿姨就能帮你回到以前!”

    “真的?”小孩子脸上还挂着泪,还在往下掉,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爱。

    如果不是自己怀着孕,她真想一把将他抱起来。

    “当然是真的!”宋以蔓说。

    小孩子苦恼地说:“可是我不知道在哪儿,但是我家有好大一片绿草地,我家的邻居都是金发碧眼的,我有时候会说英文,可是我一觉醒来,就在这个地方了!”

    宋以蔓看向二黑,“你听到没?记住!”

    二黑面无表情地说:“少奶奶,大少早就查到这些了!”

    宋以蔓一听,顿时觉得没面子,怒问:“查到了怎么不告诉我?”

    二黑立刻说道:“二奶奶您也没问属下呀!”

    表情何其无辜!

    主子这德性,怎么连个保镖也是这德性的?一个个都会气人!

    吴梅芝套了很多次话,可这孩子一直闹,什么都问不出来,她却没想到用这种办法。自己真是关心则乱。她赶紧让人把孩子抱走了。

    宋以蔓挥挥手,让二黑退开一些!

    宋以蔓叫道:“妈,很显然冯思赋的爸爸另有其人,且这个人和冯谋长的一样,这人到底是谁,那就得问您了,冯谋还有没有别的兄弟?”

    “没有啊!我就生了冯谋一个!”吴梅芝也是一脸的茫然。

    “妈,从理论上来讲,只有双胞胎才会长得一模一样,只有同卵双胞胎才有可能DNA相似度极高,下一代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DNA比对都是极高的,没有比较,不会分辨出谁是孩子的父亲。冯思赋的亲生父亲DNA排序应该和他更为接近!”宋以蔓说道。

    吴梅芝摇头说:“可我要是生两个,我怎么会不知道?我都晕了!”

    “妈,您有双胞胎姐妹吗?”宋以蔓又问。

    吴梅芝摇头说:“我倒是有姐妹,可不是一胎的!”

    正说着,冯琮来了,对话自然就断了。

    来的真巧!

    冯守德跟在后面来的,吴梅芝走过去对他说:“我有事跟你说!”

    两人一起走了,留下冯琮和宋以蔓在花园里。

    宋以蔓心想她婆婆真放心,连这都顾不上了,也不怕冯琮对她下黑手?

    “看起来你过的挺悠闲?”冯琮坐了下来问她。

    “是啊!”宋以蔓悠闲地答。

    “冯谋蹦出来一个大儿子,你愿意当后妈?”冯琮问她。

    “那孩子根本不是冯谋的,不然我能让他进门?早把他做了!”宋以蔓很是爽快地说。

    似乎学冯谋说话,有时候挺过瘾的,瞧瞧大哥抽抽的嘴角,她就觉得这次二的很值。

    冯琮抚慰了一下自己的心灵,问她:“你怎么知道孩子不是冯谋的?你有证据吗?”

    “证据”二字,电光火石间在她的脑中划过,她在周彤办公室里说的话?她没有细想,笑了,说道:“孩子是不会撒谎的,虽然他还小,记得并不清楚,但生活细节他是不会忘的。他的爸爸爱读诗,他有一群异国邻居,假以时日,我就能帮他和亲爸团聚了!”

    冯琮的表情微变,这变化十分的细微。

    宋以蔓就是要让冯琮乱起来,他会想办法把简蕴雪弄进来的,到时候才能出现更多的漏洞!

    冯琮说道:“小孩子的话也能相信?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

    “孩子比大人的话可信!”宋以蔓突然抬起头看向他问:“大哥以前对我说说的话都是真心的吗?”

    “什么话?”冯琮一时回不过神来。

    “这么快就忘了?看来不是真心的!”宋以蔓轻轻地笑。

    冯琮突然想起来,赶紧说道:“你是说……”

    她接下他的话说:“我是说,如果是真的,他不会这样伤害他在乎的人!”

    “你又自知这是伤害?这是让你看清一个人!”冯琮意味深长地说。

    宋以蔓说道:“就好像你爸爸对我妈,不会伤害一样!”

    冯琮说道:“你又自知他对婶婶没有伤害?在这种家族里,有时候选择都是无奈的,伤害也再所难免!”

    这话是什么意思?宋以蔓总觉得还有什么关键的东西她不知道,问题难道就出在婆婆和大伯身上?过去那些往事,还有什么被埋葬在时光的岁月中?而她的公公,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冯琮看着她说:“你觉得给你幸福的人,其实不会给你幸福,是你要的太少了,换个人,会比他做的更好!你值得更好的人来照顾!”

    这充满热度的话,炙烤着她的心。他丢下这么一句不负责任的话站起身就走了!

    她的身边围绕的每一位都是顶尖优秀的男人,这话很容易让一个心志不坚的女人动摇,谁让冯谋看起来是那种不靠谱的男人,现在又应景儿地多一个大儿子出来。

    冯琮大哥也可谓是攻心高手了,非得给人种点草心里才舒服。

    宋以蔓表情怔怔地,这让冯琮以为他的话成功地让她走了心。接下来他是不是该让她看到,他才是那个可以让她依靠,值得让她为之生孩子的那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