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混乱的局面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这一句叫声,所有人都愣住了,但冯谋反应是最快的,他瞪着眼问:“你叫谁呢?”

    “爸爸、你就是我爸爸!”小男孩眼睛盯着他,十分的亲热与激动,还希翼地看着他叫:“爸爸,我不要打针,不要打针!”

    冯谋的目光顿时就阴鸷起来,那种嗜血的杀气很少看过,最起码以前宋以蔓把他气成什么样都没看他这样过。他一露出这样的目光,孩子就被吓得瑟缩,但还是小声地说:“爸爸,你好吓人!”

    真是说不清了!宋以蔓觉得她现在的心情应该是生气的吧!但她竟然很同情冯谋。

    吴梅芝忍不住说:“冯谋,你这是干什么?小孩子又有什么错?”

    看样子婆婆这是真把这孩子当成冯谋的儿子了。

    宋以蔓说道:“还是先验了DNA再说吧!”

    一听这话,孩子转过头来,怒瞪着她叫:“坏蛋、你是坏蛋!”

    吴梅芝皱着眉看了看这个孩子,又看了看宋以蔓,说道:“蔓蔓,这里太乱,你还是先回房间休息吧,这里有妈呢!”

    “嗯!”宋以蔓向后面走去。

    冯谋立刻小心地跟着她,小男孩还在后面撕心裂肺地叫:“爸爸,你别走啊!救我,我不打针!”

    冯谋忍不住回头叫了一声,“闭嘴!”

    这一声,震的人耳朵都要聋了,小孩子倒是立刻闭了嘴,宋以蔓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孩子是被吓到了。真是可怜,不管怎样,这都是个被人利用了的孩子!

    冯谋不愿让她在这里多呆,揽着她的肩说:“走,我们回房!”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

    两人回了房间,冯谋立刻说道:“老婆,我真不知道那孩子是怎么回事,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我就你一个女人,我早就说过的。你说怎么着你能相信我就怎么说,我发誓要是有假,我死全家行吗?”

    宋以蔓看着他,一脸的无奈。

    “怎么着?这誓言都不行?”冯谋问她,脑中继续想着还有什么誓言管用?

    宋以蔓问他:“我不是你家人?到时候我也跟着死了,你觉得你这誓发的很有用?”

    “啊!不是,那就……”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我要是不相信你早就跟你提离婚了!”宋以蔓说道。

    冯谋着急地说:“啊,老婆,不行,你不能让我儿子生下来就没爸!”

    “你说外面那孩子想要爸呢,多可怜?”宋以蔓问他。

    “爷管他?他和爷又没任何关系!”冯谋哼道。

    “你都查到什么了?”宋以蔓问他。

    冯谋摇头说:“从国外回来是肯定的,不过国外查回来的消息没什么有价值的,就像是凭空蹦出来的一样。老婆,这事儿不简单!”

    “是啊,我看也不简单,既然敢这样登门,DNA也肯定是没错的,你就等着给解释吧!”宋以蔓闲闲地说他。

    冯谋立刻站起身说:“我做了他去!”

    宋以蔓叫他:“站住,靠点谱行吗?”

    “我是认真的!”冯谋十分认真地对她说。

    好吧!她相信冯谋是认真的,不过她能让冯谋这么干吗?当然不可能了!她摇摇头说:“老公,行了,先等结果吧,这孩子没了也掩盖不了事实,查清楚事情是怎样的才行。你看我刚刚怀孕就冲着我来了,后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呢,你小心着点!”

    “爷非得揪出他们不可!”冯谋恨恨地说。

    晚上的时候,刚要准备吃饭,冯守德匆匆赶了来,表情显得有点紧张。

    吴梅芝问他:“大哥,有事吗?吃饭了吗?”

    冯守德看着吴梅芝说:“这段时间我打算住在冯宅……”

    吴梅芝笑意淡了,说道:“这不太妥吧!”

    冯守德说道:“我知道可能会不太方便,不过我想一直住到冯谋媳妇生了,最近不太平,我怕会有人借机闹事!”

    冯谋抖着腿问:“大伯是知道些什么了?”

    冯守德说道:“我听冯琮说了,我相信那孩子不是冯谋的!”

    冯谋说道:“啊?没准那就是我的呢?”

    冯守德的表情立刻呆滞在脸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话真是让人没办法接下去。其实宋以蔓觉得大伯这人不错,反正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炮灰”,倒霉的一生。总是在不断地错位。

    于是她开口解围说道:“冯谋,你别乱讲话!”然后又看向冯守德问:“大伯,您怎么看?那孩子很像冯谋!”

    “像的人很多!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冯守德说道。

    冯谋这回接了句话,“就是哈!”

    吴梅芝说道:“我会注意的,不过大哥你没必要操心,你看你的身体还在恢复阶段!”

    “我没事!冯家的后代重要!”冯守德说道。

    冯谋此时又开口了,“大伯既然想出一份力,那妈您就别拒绝人家的好意了!大伯,一起吃晚饭吧!”

    “好!好!”冯守德顺势就进了饭厅,坐了下来。

    宋以蔓心想这位大伯也有意思,这个时候倒是机灵的很。

    吴梅芝显然没什么办法,她只好也坐过去吃晚饭。

    刚刚吃过饭,冯琮又来了。他一看到父亲就不太高兴地说:“爸,人家家里事情够多的了,我们回家吧!”

    冯谋坐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地抖腿,闲闲地说:“大伯打算住下了,大哥你还是回家自己睡吧!”

    冯琮一听脸色微变,说道:“爸,您住这里算怎么回事?赶紧回家吧!”

    冯守德看向冯琮说道:“我等冯谋媳妇生完孩子就回去!”

    “爸,人家冯谋媳妇生孩子跟您有什么关系?您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啊!”冯琮说话难听起来。

    “怎么没关系?我是冯家的长子,我有责任保护好冯家的下一代,如果是男孩,那就是未来冯家的家主!”冯守德看着冯琮一字一句地说:“这个位置,谁也别想,只能是冯谋儿子的!”

    冯琮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难看,他盯着冯守德一言不发。

    宋以蔓这个时候觉得,冯琮很可怜,他大概想问,到底谁才是你冯守德的儿子?

    如果不是了解到冯家的内幕,宋以蔓也会有这样的怀疑。但是了解到过去,这一切也就不难理解了。

    吴梅芝想开口,可是她这个时候又觉得不太适合开口。

    冯琮盯着冯守德看了一会儿才说:“爸,我妈她刚走没多久,她一定希望您再陪陪她!”

    这一句话,令冯守德有些动容,但是他脸上坚定的表情并未变化,他看着冯琮说:“儿子,迟早有一天我会到地下去跟她忏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很长。可是现在,我还有责任与义务!当年你守业走的时候,我答应他了,要帮他守好属于他的一切!”

    吴梅芝忍不住拭起泪来。

    宋以蔓听的心里也是酸酸的,这位大伯为人真是十分的耿直,可以不顾自己的儿子,这真是少见!

    冯琮脸上的表情沉寂下来,换成了宋以蔓第一次看到的冯琮那个模样,冷酷中透着寒气阴森,他又变成这个样子,别人也不是不明白为什么了。

    他没再说话,点了点头,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吴梅芝看向冯守德说:“你这是又何必?我能处理好家里的事!”

    冯守德摇摇头说:“和你无关,我答应了守业,就要做到!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唉!算了!”

    宋以蔓拉着冯谋偷偷回房间了,这里就留给婆婆和大伯吧!

    回了房间,宋以蔓问冯谋,“你说是不是因为大伯这态度,所以造成大哥他一直和你找麻烦?”

    冯谋躺到床上说:“哼!没大伯,他也不会消停,他是长子,当然认为家主理所应当是他的了。”

    “老公,当初为什么大伯没当成家主?”宋以蔓问。

    “爷哪知道,你问他去!”冯谋没好气地说。

    提起这事儿,冯谋的脾气就会很不好。

    宋以蔓也不和他计较,只是转言问他:“你说这件事会有大哥掺和其中吗?”

    “他来的这么勤,没他我才不信!”冯谋哼道。

    “我就是奇怪了,他哪弄来的这个孩子?”宋以蔓问。

    “这也是爷想不明白的地方啊!”冯谋感慨一声。

    客厅里,吴梅芝对冯守德说:“你这个样子,你看看刚才冯琮表情多难看?你不考虑一下他的感受?”

    冯守德说道:“我就是怕他做错事才这样的!”

    吴梅芝没敢再往深里问,有些事还是别问那么清楚比较好,她转言说道:“你还是回去吧,你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反倒让别人说的难听!”

    “都这把岁数了,别人说什么我早就不在意了!我在这里是有用的,你就相信我吧!”冯守德看着她说:“我这辈子,只错了一次,可搭上自己的一生,我只想自己死后,没有遗憾!”

    “你看你,好端端的提这个字干什么?”吴梅芝又有些伤感。

    冯守德说道:“行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我帮你一起扛着!为了守业,也为我自己!”

    对于很多人来说,最不安的就是第二天了,因为DNA的鉴定会出来!

    结果送来之前,吴梅芝想了又想,还是把宋以蔓叫了出来,对她说道:“蔓蔓,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先顾念你自己肚里的孩子!”

    宋以蔓点头说:“妈,我明白!”

    吴梅芝欲言又止,但还是说道:“有些话说起来空洞,但如果你真的选择相信冯谋,那就一直相信下去!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非常准确的!”

    “妈,我明白!”宋以蔓预感到这DNA是冯谋的孩子,但是她又相信这孩子不是冯谋的,到底为什么,她也说不清。

    这个结果对冯谋也非常的重要,所以他没有去上班,选择在这里等待。如果这真是他儿子,那这世界上就有鬼了!

    结果送了过来,吴梅芝先心急地抢了过来,前面的比对专业数据就不看了,直接看后面,吴梅芝的心里复杂极了,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的。

    DNA结果表明,那个孩子就是冯谋的儿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吴梅芝喃喃地说。

    冯谋忍不住抢过自己看,宋以蔓不用看已经明白是什么样的结果了。

    冯谋叫道:“啊!肯定有人做手脚了!”

    吴梅芝送的样,谁会做手脚?宋以蔓开口问道:“妈,当初您生冯谋的时候,有没有双胞胎兄弟?”

    “没有!”吴梅芝答的非常肯定。

    这个可能没有,宋心蔓就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解释了。

    冯谋又着急地转过头对她说:“老婆,你千万别乱想啊,我真的没干什么!”

    宋以蔓看向他说:“我知道,我没事!”

    她看出冯谋的慌乱了,这代表着他在意,在意自己的想法!

    吴梅芝问:“冯谋,你在外面有没有留过种!”

    “啊!妈,您说什么呢?”冯谋脸都黑了,叫嚷道。

    吴梅芝着急地说:“要是有人用你的东西做试管呢?”

    冯谋说道:“没有,以前我很单纯呢好吧!”

    这个时候,宋以蔓竟然觉得有点想笑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真是不正常了,她应该想哭是不是?不过她越是知道有人要对付自己,就越不会丢了气势让别人如愿!

    别人越是希望你哭的时候,你越是要笑给他看!

    吴梅芝十分不相信冯谋说的话,可是儿媳在这里,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冯守德说道:“不管怎么说,现在虽然弄不清,但这孩子是冯家的没错,我看即使不让他进冯家的门,也得保护好不是?”

    他说的时候,看了宋以蔓一眼。吴梅芝也转过目光看她。

    冯谋叫道:“凭什么?我才不会认!”

    宋以蔓知道自己的表态很重要,她拉了冯谋一下说:“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还是什么都不要做的好。没准那只是冯家的后却和你无关呢?”

    冯守德说:“是啊,有这个可能性,千万别因为不知道做了错事,那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冯谋还没说话,手机就响了,他不耐烦地接了,说道:“死羊羔子,爷不是说上午有事,给爷打电话干什么?”

    宋以蔓相信没有要事的话,杨高是不会打来电话的。

    果真,冯谋听了杨高的话,立刻不说话了,表情看起来很是生气。

    他的电话还没有接完,冯琮就匆匆走进来说:“也不知道是谁透露了消息,那孩子的事被捅开了!”

    冯琮手里拿着一张报纸,上面登着孩子的照片,虽然眼睛做了遮挡,可那模样还是能够看出来非常像冯谋,可以想象这回的震动会有多大!

    吴梅芝面色沉重,“这么快?”

    冯谋挂了电话,阴阳怪气地说:“哈!刚出了结果就上报纸,真是巧!”

    冯琮问道:“现在可怎么办?我们要对外怎么说?”

    “就说那不是我的,爱谁谁!”冯谋毫不客气地说。

    吴梅芝看他一眼,还是说道:“暂时保持沉默吧,什么都不要说了!”

    后面还会怎样?宋以蔓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就知道自己真是想简单了,显然对方一步又一步的计划进行的非常紧密,不给人喘气的机会!

    这边还没弄清,门口就产生了一阵骚乱,冯谋的那些叔公长辈们簇拥着小男孩还有那个女人进门了。

    这是要名分来了?

    冯谋阴沉着脸,也不说话,阴寒地盯着那些人。

    “我们冯家的孩子怎么能流露在外面呢?”

    “当我是死了吗?”

    “冯谋啊,你不能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啊!”

    “冯谋,好歹人家给你生了个孩子,咱们家族家主有两个女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冯谋媳妇,你要是想不开,叔公劝劝你?”

    冯家人多,长辈也多的很,你一言我一嘴的,屋子里顿时就乱哄哄了!再加上那个小男孩跑不过来,一个劲儿地冲着冯谋叫:“爸爸、爸爸!”

    看那样子,是拿冯谋当靠山想让他救自己的。

    冯谋眼睛一立,对宋以蔓说:“我们回房间!”

    宋以蔓点点头,和冯谋站了起来。

    那些叔公们都在叫:“冯谋,你们别走啊!”

    混乱中听到冯守德的声音:“你们这是干什么?忘了冯谋媳妇还怀着孩子呢?”

    “有了新孩子就不要以前的了?说出去以为我们冯家欺人呢?”一位长辈说。

    喧嚣声渐渐地小了,慢慢什么都听不到了。

    宋以蔓问:“他们的目的就是这样是吗?”

    冯谋哼道:“别理他们,想住进来不可能!”

    宋以蔓却不这样认为,对方打的这个算盘,就是算准了吴梅芝,婆婆一开口,冯谋能拒绝吗?最后的结果,不容乐观!

    孩子住进来,那女人自然不可能和孩子分开的,也得住进来,自己这个正房,理所应当地要么被挤跑,要么就得忍。想想,如果是一般的女人,非得气疯了不可,更有甚者可能一气之下把孩子拿掉,这招不可谓不够狠!

    哪怕是知道对方肯定有问题,宋以蔓现在也是不舒服的!毕竟这是一种两难的境地!

    走到小花园,宋以蔓说道:“老公我在这里坐会儿,你去处理吧!”

    冯谋点了点头说:“老婆,你要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宋以蔓给他一个微笑。

    没有理由的相信,都这样了还相信,宋以蔓真是觉得不可思议,但她的心里就是愿意相信,不知道为什么。

    过不多时,冯谋没有回来,反而来的是冯守德。

    “大伯?”宋以蔓有些意外,站起身来。

    “快坐、快坐,仔细身子!”冯守德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一脸的疲惫。

    “叔公他们都走了吗?”宋以蔓问他。

    冯守德摇了摇头,然后对她说:“以蔓,你可要想开啊!”

    宋以蔓笑笑,没有隐瞒说:“大伯,任谁出了这样的事,都想这样去想,可事实上,不可能当成没有发生过。以后事情会失控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冯守德脸上肌肉一抽,对她说道:“以蔓,我是相信冯谋的!”

    “大伯,冯谋名声不好!”宋以蔓说道。

    冯守德说道:“以蔓,你应该看的出来,冯谋是个孝顺孩子,一般孝顺孩子都坏不到哪儿去。冯谋看着表面不正经,可是他心里有数的很,不然冯氏也不可能是这个样子,你说对吗?”

    宋以蔓说道:“大伯,男人有本事与花心是两码事!”

    冯守德纠结极了,他搜刮脑中所有词汇,然后劝道:“其实以前呢,也发生过不是父子,可DNA是一样的!”

    “大伯,我只听说过同卵双胞胎会有这种可能,排除这个的话,不太可能!”宋以蔓说道。

    冯守德赶紧说:“奇怪的事多呢!反正我是不相信冯谋在外面有孩子!这肯定是个阴谋,孩子多半是冯家的没错,但不是冯谋的!”

    “大伯怎么得出的结论?”宋以蔓问他。

    “大伯活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没有见过?这事儿也逃不开我的眼睛!”冯守德说道。

    真牵强,您就直接说您猜的不得了?

    宋以蔓转言问道:“大伯不去帮忙了吗?”

    冯守德摇头说:“吵的我头疼,清净一下!有冯谋在那里,没事的!”

    宋以蔓看大伯很闲,于是八卦起来,问他:“大伯,您介意我问您些事儿吗?”

    冯守德笑道:“问吧,有什么介意的?都是一家人!”

    宋以蔓问:“大伯,其实当年应该您当家主的,为什么您不当呢?”这还真不是她八卦,她觉得事情的关键在冯琮身上,如果不弄明白这些事情,很难去揣测冯琮是怎么想的,目的又如何?

    冯守德长叹一声气说:“当年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吧!那时候我心灰意冷,哪里有心思当家主?虽然我结了婚,妻子生下冯琮,但我对他们没感情,不止是你大伯母,我对冯琮也非常的冷淡。后来梅芝她生下冯谋,我就觉得我对不起她,所以我把家主的位置主动让给了我的弟弟守业,并且我为梅芝守护着这个位置,哪怕守业他没了,也不让别人窥视这个位置!”

    “可大哥他毕竟是您的儿子,您这样对他其实很不公平。您觉得亏欠了我妈的,但是大哥他并没有亏欠我妈的,这样的话,反而更不好!”宋以蔓说道。

    “人的心就那么大,能力也就那么大,有时候注定要欠一方。更何况当初的确是这样,守业他没的时候把冯谋跟梅芝都托付给我了,我答应他的,不能食言!”冯守德说道。

    “那大伯有没有和大哥好好谈谈,消除他心里的恨呢?”宋以蔓又问。

    “我努力过,可是他一直跟着他妈,恨早被植入心底了,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觉得我太迂腐,觉得我不珍惜身边的人,又觉得我傻,为了一个承诺那么当真。总之他看我哪里都不顺眼!唉!我只希望他不要错的太离谱!”冯守德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来。

    宋以蔓感觉的出来,大伯肯定清楚这事儿里面有冯琮搅和,所以怕冯琮闹得太过分才在这儿守着的。

    一边是儿子一边又是旧情人,也真够难为大伯的了。

    宋以蔓说道:“大伯,有时候害怕伤害,但如果放任下去,最终只能逼迫你选择一边,到时候无法收场,恐怕更加痛苦!”

    宋以蔓突然有点明白冯谋的做法了,冯琮不可能放手,如果到时候真有一拼的时候,大伯要是跟自家的关系太好,那怎么下手?可有时候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她并不认为冯琮到时候会手下留情。

    冯氏不能丢,家主不能不要。冯谋得罪了不知多少人,如果没有冯家的支撑,恐怕未来会过的非常艰难!

    有些东西,不是你不想要就可以不去争的,很多时候都是生活所迫!

    与这边的静谧对比明显的自然就是前厅的热闹了。

    这些长辈们,不能动手,但是动嘴显然他们并不会轻易罢休的,现在是吓一吓可是吓不走的。这么大的事儿,谁都想来掺和一下。

    冯谋一看,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这是,于是大步走过去一把就拎起那小子,狼一般嗜血的目光扫向这些人,冷冷地说:“再不走,我就摔死这小子!”

    吴梅芝吓的赶紧叫:“冯谋,可不能这样,不能啊!这可是你的……你的……”

    话不能随便说,要知道如果吴梅芝说出这话,那就等于冯家承认了这个孩子,但是她不能不顾忌宋以蔓肚里的孩子。毕竟这孩子就算是冯谋的,那也来路不明,这件事没弄个清楚,怎么也不能寒了儿媳的心。

    可别人不会有这样的顾忌,他们心里怎么想的就要怎么说,于是有人就说了:“冯谋你可不能这样,这可是你的儿子!”

    更有年龄大,见不了这场面的,吓的都要翻白眼了。

    “还不走是哈!”冯谋说着,作势就要扔下孩子。

    孩子哭得极其凄惨,那么小的孩子,恐怕留下心理阴影都是有可能的!

    众人显然都害怕冯谋疯起来,所以那些长辈们一边劝着一边往外退,一个个都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孩子的哭声还有孩子母亲哭求的声音,再加上吴梅芝的劝说声。

    冯琮没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但面露担忧。

    冯谋的手臂落下,把孩子随手一丢,吴梅芝和女人一起都接住了孩子。

    女人抱着孩子痛哭起来,显然是吓坏了。

    冯谋坐到沙发上,翘着腿说:“你叫什么来着?”

    女人脸色一白,低下头小声地说:“我叫简蕴雪!”

    “噢!”冯谋睨着她说:“你说爷都记不得你名字,你就敢说这孩子是爷的?这哑巴亏可是让爷吃的哈!不过以前让爷吃哑巴亏的人都不在这个世上了,你自己小心着点儿哈!”

    简蕴雪一听,立刻揽紧了儿子说:“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真的不想!”

    冯谋冷笑,“还跟爷来这一套?行哈!这小子叫什么?”他又指指哭成一团的玩意儿。

    “他叫冯思赋!”女人说着,又揽紧儿子。

    冯谋的眼角抽了一下,好家伙,不仅姓冯,还思父?他眯起眼睛说:“别拿我的话当耳旁风,这小玩意不是我的,我清楚,所以我下起手来,会毫不手软的!”

    吴梅芝说道:“行了冯谋,威胁一个女人一个孩子有意思吗?”

    “怎么着妈,您打算认了?”冯谋问她。

    “认不认的,总要弄清楚你说是不是?”吴梅芝看冯谋的态度,没有直接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反正我话扔这儿,您要是认这小畜生,那就别让我这个儿子!”冯谋的表情蓦地戾了起来,翻脸简直如翻书一般快。

    “冯谋,你敢跟妈这么说话?”吴梅芝的眼睛顿时就立了起来。

    冯谋站起身说:“妈,我以前孝敬您那是因为我替爸守护您,可我不能因为我爸的女人而委屈了我自个我自个儿的女人!”

    “你……”吴梅芝瞪着他,说不出话来。

    冯谋抬腿大步离开了。

    吴梅芝眼底的泪,忍不住往上泛起,又想压,但压不住,让人看起来好不心酸。

    冯琮开口说道:“那个……婶婶,实在不行的话,就让他们先住我家吧!等您安抚好冯谋,我再把他们送来?”

    吴梅芝当然明白冯琮的目的,这孩子在冯琮那里不但不会有危险,反而会得到很好的照顾。这边她也顾不上,于是点点头说:“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婶婶说哪里的话?应该的!”冯琮说罢,看向还在哭泣的简蕴雪说:“快哄哄孩子,别让他哭坏了,先跟我回去吧!”

    冯琮把人带走,世界可算是消停下来了。吴梅芝想起冯谋刚才的态度就在头疼,说实话她看这孩子太亲了,根本不用去想就知道这是自己至亲的人,但是她不仅不敢说,还不敢流露出自己这种想法,生怕刺激了儿媳和儿子。

    事情怎样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孩子真是冯家的后。她真是心疼这孩子,想亲近可是又顾虑太多。看来她真得从宋以蔓那边下手了!

    宋以蔓见冯谋气呼呼的回来就知道事情不大好,冯谋坐在沙发上,怕自己语气不好,所以一言不发。

    宋以蔓走到他身边坐下,轻轻地问他:“老公,你在气什么呢?气有人比你厉害,算计了你?”

    冯谋的表情软了下来,伸手揽了她的肩说:“比我厉害的人不是没有,我是在气你受了委屈。”

    这个答案,让她倍受感动,她更加坚持自己的想法,她靠在他的怀里说道:“老公,我的心没有那么脆弱,在宋家,我的心早就坚硬起来,越是想看我笑话的,我越要让对方成为笑话,所以你不用把我保护,我们一起反击回去,好不好?”

    冯谋看向她,目光复杂地问她:“难道你真的不害怕,查到最后发现你真的是个笑话?”

    “人总要有点信仰的,我选择了相信就不会支摇,因为我知道你值得!哪怕最后结果不如人意,我也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宋以蔓说道。

    冯谋坚定着自己不可能有什么私生子,可是现在的结果,竟然让他都迷惑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孩子,DNA和他比对是父子?对于有些人来讲,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但对于有些人来讲,会是一场恶梦。

    放在她肩头的手,在慢慢地收紧,可又顾念着力道太大伤害她。总之他现在的心情,无法言喻。

    宋以蔓问他:“老公,原来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好吗?”

    冯谋想了想,然后说:“相敬如宾吧!”

    “老公,你说他们的想法是什么?让孩子住进来吗?然后折磨我,让我的孩子掉了吗?”宋以蔓问他。

    冯谋无法忍受最后这句话,他脱口而出,“蔓蔓,我们还是搬回去住吧,这里太乱不适合养胎!”

    “可是搬回去了,家里能够清净吗?我相信那些人不会就那么算了的!大概因为我一直呆在冯宅,他们无处下手,所以才用出这么一招,不然为什么之前这孩子没有出现呢?”宋以蔓说道。

    冯谋眉间像凝了一层的寒气,他说道:“孩子早就存在了,就等着今天用呢!如果不是我们到了三个月才公布这个消息,恐怕这孩子早就出来了。那时候你胎气不稳,很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他们动手晚了!”

    宋以蔓说道:“冯家太复杂了,我们想要让它一时简单下来也不可能,还不如在这复杂中成长,我不脆弱,我相信我的孩子也不会脆弱的!我不会走的!”

    冯谋看向她说:“我刚才已经跟我妈说了,她要是让孩子进门,那我就不当她儿子了!”

    显然冯谋已经想到这一点了,宋以蔓也知道关键时刻吴梅芝不会跟儿子哭爹喊娘用泼妇那套的,婆婆肯定会来找自己劝冯谋。与其那时候两边为难,不如一次性的把事情解决掉。

    于是宋以蔓说:“老公,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想进来,那就让他们进来!”

    “什么?”冯谋以为自己听错了。

    宋以蔓说道:“不让他们有所行动,我们怎么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冯谋断然否定。

    “他们在暗处更危险!先让那个孩子进来,估计孩子肯定要闹的,就看咱妈的能不能哄住那个孩子了。如果没有孩子的妈妈控制,一个孩子还不至于成什么事儿!”宋以蔓说道。

    冯谋站起身说:“我找老太太去!”

    宋以蔓拉住他说:“算了吧,还是妈找我的时候,我和她说吧!”

    冯谋又重新坐了下来,对她说道:“我会在你身边加派人力,冯宅的人也不能轻易接近你,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要小心知道吗?”

    宋以蔓点点头说:“嗯!放心吧,我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的!”

    这样的一件大事,让冯谋变正经了,让两个人的心更加近了。

    可是吴梅芝却伤心了,这件事让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暗自神伤抹泪。在儿媳的角度去看,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做,但是在感情上来讲,她又真的不忍冯家的孩子流露在外。

    冯守德劝了半天,看她也不见好转,心里也愈发的难受。

    吴梅芝叹气说道:“你说我怎么就这么难啊!有时候我真想什么都抛开,眼看着一切都好了,可现在又让我左右为难!你说我现在是向着哪边好啊!”

    冯守德脸上的表情比她还要难受,他艰涩地开口,“梅芝……我……”

    他的欲言又止她并没有注意到,她只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她的双手捂着脸,说道:“我是个自私的老太太,我不可能不管冯家的后代,只能委屈我的好儿媳了!”

    冯守德一听她这样说,不由转言问她:“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今天我也劝她了,相信蔓蔓是个懂事的孩子,会同意的!”

    “守德,你也希望这孩子留下来吗?”吴梅芝问他。

    “当然,不管怎么说,事实证明这就是冯家的孩子,不管是不是冯谋的,这暂且放在一边,你心里也有感觉不是吗?”冯守德说的很快。

    吴梅芝点点头,越发坚定心里的想法。她长叹一声气说:“我该拿什么来还给蔓蔓啊!”

    冯守德劝道:“你别这样想,身为冯家的媳妇就是有责任的。当初你为了冯家又牺牲了多少?守业他……”

    “行了大哥,他人都没了,就别再提他了!”吴梅芝突然打断他的声音说。

    这样说着,可是她难免又抹起泪来。一个再坚强的人,触动了她的泪点,都难以控制这种情绪的宣泄。想起过去、想起现在,她忍不住哭的痛了!

    冯守德看着她哭成这个样子,心里难受极了,他忍不住说道:“梅芝,其实我……”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大伯!”冯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面无表情、冷淡地说:“大伯,这么晚了,您该回房休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