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轰然倒塌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段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声音都像冻住了似的,*地说:“这……是不是太快了?”

    “不快啊,你感觉好,我感觉也好,两好合一好,不好么?”周彤说的脸直发臊,但她是勇于追求爱情的女人,如果因为矜持,那这好男人被抢走了怎么办?

    “那个,太突然了,我没有心理准备!”他简直后悔死撩她了。好端端的招惹她干什么?

    “呵呵,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咱俩都酝酿这么长时间了,还说没有心理准备?嗯?”周彤挑了下眉,扔了个媚眼儿过去。

    段华只觉得嗓子发干,说道:“那个,咱们还是慢慢来、慢慢来!”他倒退到门口,拉开门飞一般地逃了出去。

    周彤摸摸脸,照照镜子,心里想着,难道自己就这么让人避如蛇蝎?还是段华太单纯了?想起段华那羞涩的小模样,她就恨不得立刻把人给弄到手!

    ——

    宋氏,就算没有宋以蔓,潘政也盯了很久了。现在有了宋以蔓,潘政更是上心。于是宋以蔓一发话,潘政根本就不用做过多的准备,就出手了。

    一个企业,具有一定的规模后,不是说倒就能倒的,那肯定是有一定时间才可以倒下。但如果这个企业内部存在着很多的问题隐患,又或是家族企业,公司内部的关系复杂,那就另当别论了。

    宋氏这两种情况都有。宋东海当年能够创业成功,的确和宋以蔓的妈妈庄华锦不无关系,后来公司创业成功,宋氏一下子起来了,杨双美的介入使庄华锦死了,后来宋氏就由宋东海自己管理,到今天已经不复当年的风采。

    当年宋东海与庄华锦也是人人羡慕的一对,而宋氏更是一个传奇。杨双美把她那为数不多的亲戚,都弄到了宋氏里面,这里面当然还有宋家的亲戚,总之吃饭的多、干活的少,这几乎是家族企业的统一弊病。

    宋氏的问题早就有,当年宋以蔓嫁给冯谋的时候,已经呈衰败趋势,后来这段婚姻,让大家看中大少这位女婿的背景,所以宋氏的情况稍有起色,但时间一长,见大少没对这妻子娘家有什么照顾,所以宋氏又不太行了。

    最近宋东海忙着玩女人、忙着离婚、忙着生儿子,哪里有功夫好好管管公司?

    于是问题一出,根基都被掏空的宋氏,再加上没有应急机制,轰然倒塌。一下子,宋氏的危机,掀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都议论纷纷,为什么女儿就是大名鼎鼎的危机公关行家,父亲的公司却遭遇了这样的事,为什么华曼不介入帮忙呢?

    这件事给宋以蔓带来的负面影响,那就是大家认为华曼其实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还有潘政,他不是冯谋的好友吗?并且和华曼还有合作的,以前还挺宋以蔓的,这说翻脸就翻脸了?还有大少,为什么不出手帮忙不说?连句话都不带说的?难道大少跟宋以蔓的感情出了问题?要离婚了?

    总之这件事在Y市掀起了很大的风波,各种人都议论纷纷,连吴梅芝都给惊动了。比吴梅芝更加关心这件事的,是潘太太,因为她以为潘政得不到冯谋,所以开始报复了,就从宋家报复开始!

    宋氏的收购,潘政非常的重视,所以启动了收购程序开始,他就一直没有回家,在公司指挥着。其实公司有专业的收购团队,他根本就不必如此辛苦,但他为了不出一点纰漏还有表明对她的重视,把事情做漂亮,和团队一起处理这件事情。

    潘太太叫不回他来,只好跑到他的公司去逮人。

    潘政看到母亲过来,有些不耐烦地正了正领带,脸上带着些许无奈,抬手一摆,原本站在屋里的白杰立刻低头出去了。

    “妈,我忙的很!”潘政靠在椅子上说。

    潘太太等白杰完全出去,关了门,这才着急地走过来,绕过宽大的办公桌,走到后面他的身边说:“潘政,妈不是说了让你耐心一些,等妈安排,你怎么这么着急地对宋以蔓下手了?你这是为了报复冯谋吗?”

    潘政敛着眸,也没有解释,只是说道:“妈,这样她才来求我是不是?”

    潘太太把儿子口中的“她”理解成了“他”,不由着急地说:“我可没见冯谋对这件事有多大的反应,你不是想报复宋以蔓吗?你这样做了,还怎么接近她?”

    “我突然觉得,这种报复的方式也不错!”潘政摆弄着自己西服上的扣子,不紧不慢地说。

    “可是、可是,你不是对她有兴趣的?”现在潘太太满心希望宋以蔓能够拯救她儿子,且不考虑什么结婚还是离婚的问题,性向先正常了再说。

    潘政突然抬起头说:“行了妈,事情不会失控的,如果真失了控,冯谋自然会有所反应!”

    “潘政,跟冯谋闹翻了,这是你的希望吗?从家族来考虑,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知道现在外界都怎么看待你和潘政的关系吗?”潘太太赶紧说道。

    “我管他们怎么看我!”潘政拿起文件说:“妈,这件事您就别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潘太太不肯就此作罢,继续游说道:“儿子啊,你看你这样做,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

    “妈,您再说的话,那我就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了!”潘政突然把文件夹一摔,看向她说。

    潘太太张着嘴,话卡在喉中,怔怔地看着他……

    潘政的声音低了下来,说道:“好了妈,您赶紧走吧,我还要工作!”

    潘太太无声地转身离开了,她现在的离开并不代表她妥协,她得想个办法,怎么才能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这个时候,宋东海也在华曼。他指天指地的喊:“那个潘政,当初对我那么恭敬,结果现在反过来这么干,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宋以蔓一言不发,看着父亲骂。原本父亲让她给她打电话叫她过去的,可他却直接过来了,可见父亲心里有多急切!

    宋东海又看向宋以蔓气道:“蔓蔓,你就是干公关危机的,爸的公司要是栽在这上面,你的生意也没办法继续做了,所以这事儿你得帮帮爸爸啊!”

    宋以蔓说道:“爸,以前我从来没有插手过宋氏,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您要告诉我问题出在哪里,我才好看看有没有办法啊!”

    宋东海怔了一下,然后愤愤地说:“还不是杨双美的那些亲戚,当时她把她亲戚办进去,我同意了。没想到那些人恩将仇报,竟然算计我的公司,难道公司被收购了他们有钱买不成?”他又看向她说:“你得让大少这次不论如何帮帮爸!”

    又是让她的公司帮,又是让冯谋帮,可见宋东海现在已经病急乱投医了。

    宋以蔓长长地叹了声气说:“爸,潘政是冯谋的好友,这次的事儿,能不经冯谋同意吗?您也知道冯谋那人,他能允许我在冯宅里住着就不错了,还能管您宋氏?”

    这话是很有说服力的,宋东海一直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有多么受宠。他认为像冯谋那样的男人,更加不会让一个女人来左右。

    “那……那……”宋东海怔然地喃喃,然后才说:“那蔓蔓,你得帮帮宋氏吧,没有一个实力强悍的娘家,你在冯家也不会太受重视啊!”

    宋以蔓心想,一个有实力的娘家,不如自己有实力。她看向父亲说道:“爸,我当然会努力的,但是我告诉您,潘政动手收购的企业,没有一个不成功的,这次大刀阔斧,显然他有十足的把握,哪怕是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刚才还站在地上骂这个骂那个的宋东海,听了这话,突然跌坐在沙发上,浑身瘫软下来,有点茫然地问:“那……该怎么办呢?”

    “我先看看宋氏的情况,尽力来吧!爸,我现在让我的团队先过去,您配合一下,我再了解一下外界反馈数据!”宋以蔓说道。

    公关危机对于宋东海来讲,还是一个比较新兴的行业,所以她说的这些专业术语,他一点也不懂。

    现在他病急乱求医,把大女儿当成救命神仙了,言听计从地点头说:“好、好,我现在就回去!”

    宋东海走了,宋以蔓挑挑眉,她靠到了椅子上,刚才看他着急的样子,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畅快感。她知道自己的心态不好了,但没有办法,她无法消除自己心里的恨!

    杨双美,一个女人与她那几个亲戚,把宋氏给毁了!这种反馈,是不是让父亲后悔呢?

    宋东海的确后悔,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做错了一步,到老来,什么都没有了。那杨双美,简直让他晦气!

    宋以蔓打电话叫了周彤过来,说道:“派一支团队进驻宋氏!”

    周彤立刻说道:“放心吧宋总,我会派咱们公司最厉害的团队!”

    宋以蔓抬起手来说:“不,你看好谁,想培植谁,让他们去历练,这个机会可是难得的!”

    “以蔓……”周彤不解。

    “以后你就明白了,容我卖个关子。”宋以蔓笑着问:“你和段华最近进展如何?”

    周彤怎么觉得她现在心情不错的样子?太奇怪了,宋氏都要倒了,这妞还有心思八卦?她摇头说道:“宋以蔓,你受刺激了?”

    “我问你呢!”宋以蔓催促道:“不错?”

    周彤郁闷地说:“我是不是太主动了?把他给吓着了?”

    “你主动什么了?”宋以蔓问。

    “我说跟他进一步发展,我也没怎么着啊,就是和他拉了个手,结果把他吓的,躲我好几天!”周彤问:“难道真有男人那么羞涩的?”

    “扑哧”宋以蔓笑出声,说道:“我看你表达的意思,不是拉手那么简单吧!”

    “不是,情侣进一步发展不是很正常吗?我又不是保守派,但我也不是很开放,我就乐臣宇一个男人,然后就是他了!”周彤很是觉得费解。

    “我看你跟他好好谈谈,不能放任,但也不能把人给逼跑了。要不你色诱一下,没准他一激动,就……”

    “哈哈哈,你这真是个好主意!”周彤打断她的话兴奋地说。

    “不是吧!”宋以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随便一说,她倒当真了。

    “怎么不是?多好的主意,等我好消息!”周彤打了个响指,转身轻步向外走,当然出门前不忘说一句,“我马上安排人进驻宋氏!”

    周彤跑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刚安排,段华就进来了。

    周彤一看他,挑眉说道:“哟,你不是躲我呢?今天怎么自己送上门来了?”

    “宋总没事吧,我看她爸爸来了。我是关心宋总!”段华说道。

    “那你直接问她去啊,跑来问我干什么?”周彤翻了个白眼说。

    “周彤,你别这样,那天的事,我只觉得我们这样,太快了!”段华抚额说道。

    “快?”周彤斜睨着他说:“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对一个男人感兴趣,那亲密接触可是无法克制、难以抗拒的!除非你对我没有意思,如果这样的话,你说你接近我,是什么目的?”

    段华的表情,顿时凛然起来,顿了一下才问她:“周彤,你什么意思?”

    周彤笑了一声,走过去,抬了手臂,揽了他的脖子,踮了脚尖,笑着说:“段华,你真是不禁逗呢!”

    段华的身子紧往后靠,声音里都听的出紧张,“周彤,你别这样!”

    “哪样?我能在办公室里对你哪样?”周彤说道:“你别退了!”

    他一往后退,她站不稳,整个人都趴在他胸前,她感觉他肌肉一紧,跟铁板一样,她微赧,嗔道:“你看你,让你别退了,你非要退,好了吧,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

    “那个周彤,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忙去了!”段华说着,匆匆拉开她的手臂,比上次动作还利索,逃一般地出门了。

    周彤笑笑,自语道:“还真是纯!”

    她摇摇头,继续忙宋以蔓的吩咐去了。

    段华从周彤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直接就去了宋以蔓的办公室。

    进门后,他看到她面色如常,不由觉得奇怪,按理说宋家出了这样的事,她怎么也不能是若无其事吧,更何况潘政和她不是朋友吗?怎么会突然收购宋氏?

    “有事吗?”宋以蔓抬头问段华。

    “宋总,宋氏的事,要不要我帮忙?”段华问道。

    “没事!”宋以蔓靠在椅子上问他:“是不是要好事将近了?”

    “什么?”段华不解地问。

    宋以蔓指指他说:“脖子上都留下印儿了,这么如胶似漆?”

    段华突然想到刚才周彤倒自己身上的时候,似乎唇碰到了自己的脖子,他立刻面露尴尬,有些干巴巴地说:“宋总,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看好你们!”宋以蔓笑道:“到时候你们结婚,我送份大礼!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的师父,当然不能小气了是不是?”

    “以蔓,你别拿我打趣了。我是在问宋氏的事!”段华有点羞愤地说。

    “好吧!我不说了,我没事,谢谢你段华!”宋以蔓轻淡地说。

    段华看她,脸上丝毫没有疲惫也没有憔悴,反而看起来脸色很好的样子,难道宋氏一点都不让她挂心?

    “好了段华,你去忙吧!”宋以蔓说道。

    段华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他有一种感觉,宋以蔓正在和他慢慢地疏远,他不知道自己进宋氏,这种选择是不是正确?他有些烦躁,拧紧了眉头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然而等他知道宋以蔓为宋氏派出的人后,更是震惊,宋以蔓怎么会派出一支新手?如此不专业的人?这是要救宋氏还是要毁宋氏?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宋以蔓和她的团队,一起进了宋氏。

    但是她们的到来,并未阻止宋氏迅速衰退的趋势。宋东海日渐憔悴,天天盯着女儿救宋氏,但是面对女儿日渐沉默的脸,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撑不住的到底是宋东海,他哑声问道:“蔓蔓,说实话,宋氏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宋以蔓看着迅速衰老的父亲,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有何感想?她沉默了一下,说道:“爸,情况您也看到了,宋氏的漏洞太大了,我的建议是,趁着现在宋氏还值点钱,不如卖给潘政,这样还能收点钱!”

    “什么?你让我卖了宋氏?那可是我一辈子的心血啊,你妈妈她看到,在天之灵能瞑目吗?”宋东海激动地站起身说,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大眼袋无法掩盖。

    宋以蔓只想冷笑,他现在还能想起她的妈妈吗?他就不怕以后没脸面见她的妈妈吗?不过,可能他们两人没有机会再相见了。她的妈妈在天堂,而她的爸爸会在地狱!

    “爸,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宋氏只会破产,到时候您什么都剩不下,您心里应该清楚!”宋以蔓十分淡定地说。

    宋东海沉默了,这一点他当然清楚,但是他并不甘心。有了宋氏,就有了收入,没有了宋氏,那些钱就是死钱。并且他认为,他女儿都嫁给冯谋了,应该有办法救宋氏!

    宋以蔓站起身说:“爸,我的人再留这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今天开始我带他们回公司了!”

    “蔓蔓,你不能就这样不管爸啊!你想想你的妈妈,这宋氏,可也有你妈妈的一份!不然你求求大少?”宋东海焦急地说。

    宋以蔓叹了声气说:“爸,我已经问过了,为了这件事,我做了努力,冯谋他说这事儿他已经答应潘政不插手。我要是再闹就离婚!”

    宋东海怔怔地看着女儿,万万没想到这位女婿,竟然心冷到如此地步,最后的倚仗难道都没有了吗?

    在父亲失神的目光中,宋以蔓转身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大概是父亲这辈子最煎熬的时刻了,不知道这种痛苦,会不会比妈妈当年还要痛?

    为了以最低价格收购宋氏,潘政也是不遗余力地在动作着,宋氏一天不如一天这是肉眼可见的,各种负面新闻不断地被曝光,人员大批离职,工厂停产,要债的上门围厂,货不能按时交,违约!货款要不回来,资金链断裂,现在的情况,不可能有人帮宋东海,所以一下子什么都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只能等着破产清算!

    再犹豫,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宋东海一咬牙,同意把宋氏卖给潘政。

    这下你想卖,潘政他还不怎么想买了呢,面对着宋东海登门,潘政一脸的为难,说道:“开始我还对你宋氏有兴趣,可没想到你这宋氏内部混乱成这样,我买了,也不一定合适啊!”

    宋东海一听,气道:“当初要是不你折腾,我的宋氏至于这样吗?”

    潘政挑了下眉问他:“你确定是来求我的?”

    宋东海忍下了,转言说道:“潘政,你跟我家蔓蔓不是好友吗?当初你和我们关系也不错啊!”

    潘政笑了笑,说道:“伯父,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两码事,您做了一辈子生意,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宋东海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又说道:“潘政,我明白,所以现在来找你卖这间公司!”

    潘政翻了翻面前的报表,说道:“评估出来了,三百万,你想卖就卖,不想卖就算了!”

    宋东海一听,立刻惊道:“我的公司现在值至少一千万,你三百万,是不是也太少了?”

    “嫌少?明天就不是这个价了,不过没关系,你去问问吧,一千万有人要没有?有人要的话,你卖给他们!”潘政说罢,叫道:“白杰,送客!”

    宋东海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门。三百万他实在接受不了,这并不符合他的心理价位。离开了宋氏的宋东海,四处打电话询问有没有人愿意买他的公司?

    一千万,肯定是没人愿意买一个前景堪忧的公司,即使有人愿意约他谈一谈,见了面后,结果也是不理想的。

    宋东海奔波了一天,也没能把他的公司推销出去。哪怕是三百万,都没人愿意要。没办法,他只好在第二天又回到了潘氏,表明愿意以三百万的价格出售宋氏。

    潘政勾着唇摇了摇头,靠在椅子上说:“伯父,我说过,一天和一天的价不同,今天可不是三百万了!”他伸出两个指头说道:“两百万!”

    宋东海大惊,立刻叫道:“潘政,过了一晚就给降一百万,你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潘政说道:“我说过,一天一个价,想必伯父您心里应该清楚明白的很!两百万不二价,卖就卖,不卖我也可以等着宋氏破产!”

    咬牙!宋东海站起身说:“我打个电话!”

    他走出门去拨电话,这回他学聪明了,先问问有没有人接手?两百万并不多,对于有些人来讲,不是什么大钱,可能几天就挥霍掉的钱,但依旧没人愿意接手。

    这已经不是钱的事儿了,冯谋都不管他老丈人,别人犯得着为一个已经不行的公司得罪冯谋和潘政吗?

    宋东海又给宋以蔓打了过去,二百万,卖谁都是卖,他就是不甘心卖给一潘政,哪怕是相同的价格卖给别人,也好比便宜了潘政强。

    宋以蔓的回答很是为难,说道:“爸,别说两百万了,我连一百万都没有!”

    “蔓蔓,且不说你嫁给了冯谋,你自己还开着公司,你的公司不是挺赚钱?”宋东海不信地问。

    “爸,冯谋他只给我卡买衣服之类的物品,我刷卡买您公司,这不太可能啊!再说我的公司本来就是个皮包公司,又不是实业,我的公司还在扩张,赚的钱都填到公司里去了,哪里还有钱?”宋以蔓心想她这么自黑,也够不容易的了。

    宋东海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他举着电话怔了一怔,才无精打采地说:“好吧!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转身回了潘政的办公室,他说道:“我同意两百万卖掉公司!”

    潘政又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抱歉伯父,现在——一百万!”

    宋东海听的简直要吐血了,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潘政啊,你是不是故意涮我呢?”

    潘政勾了勾唇,将面前的电脑转过来,冲向宋东海说:“伯父,我可不是空口白牙,您自己看看吧!”

    电脑上的广告,显然是新登的,标题是“宋氏总裁登破门槛卖公司被拒!”然后配以她行色匆匆的背影。他看着电脑上佝偻的背影,心想着他怎么这样老了?

    潘政的声音响了起来,“伯父,您觉得现在谁还能收购您的公司?一百万再不肯卖的话,恐怕这点都没有了!”

    这是心理战,宋东海的心理,已经彻底被潘政给击垮了!潘政是谈判高手,这点事情还不在话下!

    宋东海垂着头说:“好吧,一百万,我卖了!”

    潘政点头说道:“好,我让律师和你办手续!”

    办完了手续,公司没有了,宋东海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十分麻木,大概因为一切发展的太快,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公司说没有就没有了。这几天,是他一辈子,最痛苦的时候。

    随处可见的广告都在公布着宋氏已经被潘政收购的消息,并且是一百万的超低价格。

    回到家,他看到董娇娇坐在沙发上,旁边放着一个箱子,一反清秀的她,化着浓妆,穿着时尚性。感的衣服,和以前判若两人。

    宋东海站在门口,问她:“娇娇,你这是……”

    董娇娇站起身说道:“宋东海,我要走了!”

    “你走?去哪儿?”宋东海声音苍老地问。

    董娇娇笑了一声,十分妖冶,说道:“你没钱了我还不走吗?至于去哪儿,这就不是你管的事儿了!”

    宋东海忙说道:“娇娇,我还有钱!”

    董娇娇嘲讽一笑,问他:“一百万?”

    宋东海的脸微微变了色,他向前走了两步说:“娇娇,当初你说……”

    董娇娇笑着打断他的话说:“我说什么不过是为了你的钱,如果你没有钱,我会跟你一个老头子?还有当初那第一次,也是我用的手段,我演的像吗?”

    恍然大悟!

    宋东海问她:“你完全就是为了图我的钱?”

    董娇娇笑道:“当然!你这个人,哪个女人会爱上你?别人我不敢说,你的前妻杨双美为的同样是你的钱,你看着吧,一会儿她就会来笑话你了!”

    董娇娇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清脆的高跟鞋声音渐渐远去。

    宋东海缓慢地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靠在后面,闭上眼睛。

    杨双美到的时候,刚好看到董娇娇出来,她赶紧下了车指着董娇娇骂,“你个见钱眼开的狐狸精,他不行了,你就跑了?”

    董娇娇看着她问:“怎么?你是来跟她复婚的吗?”

    “我才不和他复婚,没钱了来找我?我傻了?”杨双美哼道。

    董娇娇轻松地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心里要是恨,进去骂他吧!”

    说完,她坐上车潇洒离开。

    杨双美咬牙跺了两脚,大步走进门。她看到宋东海一副颓败的模样,立刻高兴起来,指着他叫:“宋东海啊,你也有今天?”

    宋东海睁开眼,满怀希翼地说:“双美,你回来了!”

    杨双美听了这话,哈哈一笑,问他:“你以为我是回来重新跟你过日子的?我还没那么贱!回来和你同甘共苦吗?抱歉!我不是那样的人!”

    “双美,你也是为了我的钱吗?”宋东海不可置信地问。

    杨双美笑道:“当然,不然呢?你以为我图你这个人吗?”

    “当年你……”

    “呵呵,还提当年?当年我在那样的地方,天天都巴不得有男人把我带走,不是你,也会是别人。但我没想到你为了我,轻易把你老婆给杀了!不过我也不感激你,这是你的爱好吧,我离开你也是对的,免得哪天我死的不明不白!”杨双美说完,大笑着走了!

    宋东海这次没有闭上眼,这几天,他看遍了世间的凉薄,他认为不应该失去的,偏偏就失去了。而他认为不应该对付他的人,偏偏对付他了。他活这么大岁数,竟然什么都看不懂了,但是又觉得有些人又看懂了!

    他想起以前的岁月,大学里那青葱时光,他追求校花,他一个穷小子把校花给追走了,羡煞了全校的男生!那时候她是那么的美,长发飘飘、清纯的微笑、温婉又坚韧的性格,就连名字都那么美——庄华锦!

    宋以蔓站在屋里有一会儿了,可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她看到他的眼角,流下泪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轻轻走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问他:“爸爸,您想我妈妈吗?”

    宋东海突然捂了脸,嚎哭道:“我对不起你妈妈!”

    这是宋以蔓头一次见到一个男人如此嚎啕大哭,哭的那么痛,失了全世界一样。

    宋以蔓靠在沙发上,抬起头,望向天花板,妈妈,您听到了吗?

    宋东海哭了很久,宋以蔓也坐了很久,除了那一句话,两人并无交流。

    宋东海心里难受,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大女儿肯坐在这里陪他,让他有一种亲人的依靠感,不是他一个人,他心里甚感安慰。

    门外面,冯谋却坐立不安的样子,一会儿靠在车上,一会儿又走来走去,不时的想把门望破,望眼欲穿。

    “啊!你说事情都办成了,她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呢?”冯谋焦灼地说。

    杨高说道:“少奶奶心里复杂吧,不知道是该爱还是该恨!”

    “唉!”冯谋怎么会不了解她心里的想法,但是他真受不了这气氛,希望这事儿赶紧过去。

    幸好没让他等到晚上,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她总算是出来了。他上前走步走到她面前,想问又不敢问。

    宋以蔓的手伸进他的手臂里,头微微靠在他的肩上说:“老公,以后不要负我!”

    冯谋心里听的一抽,再看她眼底隐隐泛起的泪花儿,心中更是难受,可他并没有露出自己潘涌的情绪,而是轻轻地说:“老婆,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

    没有过多的装饰,也没有太激昂的语气,宋以蔓轻轻点头,吸了吸鼻子,一起上了车。

    后面的事,对于宋东海大概才是一种考验与煎熬。

    首先面临的就是各种的贷款,他无力支付。现在住的新房子自然是要卖掉了,因为这是用贷款买的。而宋宅他也住不起了,因为一百万太少,根本支付不了各种的费用,还有他珍藏的各种豪车,一百万根本养不起这些车。

    他不得不为了生活而做各种的打算,甚至为了手里的钱足够养老,他不得跟杨双美一样,住进100多平的楼房里,有时候生活逼到一定份儿上,没有不能低头的事。

    这些日子,宋以蔓并没有再出现,她忙着准备接手宋氏。

    周彤埋怨地说:“以蔓,你看宋氏完了,咱们公司的生意暴跌啊!”

    华曼进驻了宋氏,但是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宋氏很快就完了。这证明华曼的业务水平不行,再有,潘政不顾情面,冯谋也不管,这证明宋以蔓没有什么地位!所以大家对华曼的看好,自然就改变了态度!

    宋以蔓不在意地笑,说道:“放心吧,很快就回升了!并且还会出现一个小井喷,你做好准备加班吧!今年的年终奖,你可赚大发了!”

    “不是,真的假的啊?你说神话呢?”周彤不相信地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当然是真的了!”宋以蔓笑。

    “诶,我怎么觉得你有阴谋呢?”周彤问她。

    “秘密,不可说也!回去等着吧!把手头工作清一清!准备放手接活儿!”宋以蔓说道。

    “行,我可准备去了,等着!”周彤是个简单的人,对她的话总是深信不疑,反正人是很开心地出去了。

    段华出来看到周彤,不由问她:“这么高兴干什么?”

    周彤一把拽了他的领带,抛了个媚眼儿问:“晚上来我家?我告诉你?”

    吓的段华撒腿就跑!

    周彤乐的大笑,心想这男人真不禁逗!

    几天的阴霾过去,宋氏即将到手,宋以蔓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多年来的愿望达到了,而她母亲的公司也得到了传承,最后不会落到杨双美母女的手中。她会让她的子子孙孙继承下去!

    冯谋看她总算是开心了,他也开心了,忍了好久的他,当然要求欢求福利了!

    宋以蔓清淡地说了一句,“姨妈来了!”迅速浇灭了冯谋的热情。

    “不是,老婆!你怎么会大姨妈造访呢?”冯谋不解地问。

    “这有什么奇怪的?日子到了啊!”宋以蔓心里想笑,估计这厮还纳闷呢!

    冯谋是在纳闷,因为他都给她换了药了,怎么她会没怀上?他那么努力!

    宋以蔓忍着笑说:“再说了,我又吃着药呢,又没有怀孕的可能性!”她打趣道:“这回别牛了,你也没那么厉害!”她点头他的鼻子说:“你以为能有那么一个小谋谋勇往向前,冲破药的阻力在我肚里成长?嗯?”

    简直就是……羞辱!

    冯谋心想肯定有问题,不然的话她怎么会怀不上的?难道那药又被她给换回来了?他得想办法拿一片化验一下!

    第二天等她上班去了,他赶紧就倒出一片药放兜里,让人去化验。

    然后结果表明,那是维生素!冯谋他就不解了,怎么就没怀上呢?

    他在办公室里苦思,再回想昨晚,那小女人憋笑的模样,肯定有诈呢!显然她应该早知道她自己怀不上的,不不不,她应该早知道自己给她换了药的,她不说,然后背地里再吃药?

    冯谋眼前一亮,拍腿说:“肯定是这样,够狡猾的啊!”他摸摸下巴,哼道:“小狐狸,看看我这好猎手怎么收拾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