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穿帮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宋以蔓这边顾了婆婆,又担心冯谋把人给扔出去,于是赶紧又转头说道:“老公,刚才我还跟妈说呢,他们都很适合小汐妹妹,你觉得呢?”她两边兼顾,真叫一个心力憔悴!

    这时候她就顾不得潘政跟司拓怎么想了,先把自己家给稳住了再说。

    冯谋一听,马上就乐了,“哈”一声,拍着腿说:“我怎么看着就这么合适呢?你们谁想娶小汐妹妹?”

    “什么小汐妹妹?”司拓完全听不懂。

    宋以蔓还心想呢,还跟我装?当初那小汐不就是你找回来的?

    那真不是司拓找回来的,他当初是打听到冯谋宠女人的传言由来,但那人名他没记住。不过潘政这事儿可清楚啊,人就是他给弄回来的,潘政不动声色地问:“冯谋,就是你当初宠在手心里的女孩子吗?你舍得把她嫁给别人?”

    听听,这话就带着找碴来的。

    冯谋说道:“给别人还真不放心,不过给你我就放心了,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不过秦家小姐那边,你可得处理好啊!”

    想来冯谋也是会这套的,就看人家喜不喜欢用了。

    潘政心平气和地说:“我和秦小姐可没什么关系,至于你那妹妹,我可没什么想法,我心里有人,你知道的!”

    吴梅芝立刻好奇地问:“潘政,你看上哪家大小姐了?要不要我帮忙?”

    潘政勾了唇,说道:“伯母,您问冯谋吧!”说罢,他站起身,有礼地说:“伯母,我先告辞了!”

    司拓眼见呆下去没有什么好处,只能被相亲了,他也跟着站起身说:“我也告辞了!”

    吴梅芝忙说:“哎呀,不多坐会儿了?”

    宋以蔓赶紧说道:“他们都很忙的,冯谋,你去送送吧!”被下,手轻碰了一下婆婆的手。

    吴梅芝顿时明白过来,说道:“就是冯谋,你替妈送送人,送到楼下啊!”

    这是客气?这是把人给支走了!

    “啊!妈,跟他们客气什么?”冯谋显然不愿意动腿,让他送?脸真大!

    “冯谋!”吴梅芝的眼睛立了起来。

    “呀,妈,您不能生气!”宋以蔓忙说。

    冯谋怕了,赶紧说道:“啊,我送、我送就是了,妈您动什么火气呢?”

    说着,他迈着大长腿就往外走。

    他一出门,宋以蔓赶紧就把剩下的液放了,趁着冯谋下电梯的功夫,她利落地把液放完,然后把管子都撤了,说道:“妈,冯谋一会儿就回来了,等把他支走了再换褥子啊!”

    “行,一会儿再说吧!”吴梅芝也累,一天到晚的比在冯宅还累。

    果真,冯谋是没心思跟人多浪费时间的,由其是情敌,他回的非常快。

    他走到门外,看到一毛头小子,抖着腿斜着眼儿不善地问:“这小子哪儿来的?”

    宋以蔓在屋里听见了,生怕冯谋再对曲帆怎么着,她还没站起来,吴梅芝就担心地说:“你赶紧去看看,别让冯谋犯浑!”

    “大少,我是曲帆!”他小声儿地说。

    冯谋一瞧这德性,好像他怎么欺负人似的,他是最讨厌这种小子了,看起来弱不拉叽的,就会博得别人的同情,他抖着腿刚要收拾这小子,宋以蔓就从屋里出来了,对冯谋说道:“他是来赎罪的,妈要把他留下的!”

    “他能赎毛罪?”冯谋挑着眉问。

    宋以蔓微微皱了眉说:“你小声点,妈可不能生气,让她听见你又说不好听的,仔细她不开心!”

    好吧!冯谋想到老太太的身体,就忍了,没好气地进门劝劝老太太。

    宋以蔓看了看曲帆,叹气说:“不然你就先回去吧!”

    曲帆摇摇头,看起来十分坚持的样子。

    宋以蔓一瞧他这样,知道这也是位拧的,恐怕劝不走,于是只好跟着冯谋进了门。

    冯谋一看输液架子上没东西了,不由问道:“这么快就输完液了?”

    “今天快!”吴梅芝装作无意地说。

    冯谋心想着,这是个好机会,他也学学怎么给老妈揉血管,于是他走过去蹲下身,二话不说就把手伸进被中了。

    宋以蔓看的心惊肉跳,忙问道:“老公你干什么?”

    “我给妈揉血管!”冯谋说着,手找老太太的手,可却碰到床上一片湿凉,他不由叫道:“呀,妈,您怎么尿床了?”

    宋以蔓赶紧就把门关上,生怕外面的人会听到。

    外面能听不到吗?冯谋那真是扯着嗓子叫的,估计关了门也能听到。

    吴梅芝气的一巴掌就拍他头上了,怒道:“冯谋,你小子非得叫这么大声儿?”

    “妈,您真的尿床了?”冯谋一脸的不信,都想哭了,这都失禁了,绝不是血管硬化的小事啊,这是大事啊!

    宋以蔓自诩干危机公关,反应极快,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学的是商业,又不是在这方面应变的。

    吴梅芝气道:“放屁!”

    死孩子,竟然说她尿床了,有这样的孩子吗?

    “妈,那这是怎么回事?”冯谋掀开了被子,看到床上一片,湿的还不少,他摸摸老妈的衣服,发现衣服也湿了。

    这衣服湿也是正常的,输液的药水渗进去的。

    “这……”吴梅芝满脑子想词儿。

    “妈,我问医生去!”冯谋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吴梅芝着急地叫道:“冯谋,刚才有客人,蔓蔓又在外面,不方便,我想忍一下的,可人老了,忍耐力就差……”

    她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宋以蔓闭了眼,无语了,心想,妈,您就是说洒个水也不能承认吧!现在承认了,也完了!

    冯谋转过身,吴梅芝简直自杀的心都有,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她看没收拾了冯谋,反倒把自己收拾的不轻。她又睁开眼说:“冯谋,你就别让妈丢人没面子了行吗?”

    “妈,这是真的?”冯谋不相信地问。

    “可不是真的?别说这事儿了行吗?”吴梅芝跟着问。

    宋以蔓赶紧上前拽了冯谋一把,然后说道:“妈,我跟冯谋先出去呆会儿!”

    吴梅芝摆了摆手,宋以蔓把冯谋给拽了出去。

    出了门,宋以蔓把他拽到没人的地方,不满地说:“老公,你刚才扯着嗓子叫,让妈多没面子啊!”

    冯谋的心里,还在震惊着,他看着她,说道:“妈她……”

    “行了,妈不是解释清楚了吗?今天客人是太多了,来了多少个?要我看,你还是让冯家的人别总来了,不然的话妈也休息不好,对身体恢复没有好处!”宋以蔓心想这样的话,她也不能工作啊,七天,她得少干多少活儿?

    冯谋说道:“就是,爷早就应该不让那些人来!”说完,他又转身说:“爷去找医生问问!”

    宋以蔓又拽住他说:“老公,要让妈知道了,她肯定又要生气了,你忘了不能让她生气的?”

    “那这事儿……爷不放心哈!”冯谋一脸的纠结。

    “妈入院时都做了详细检查的,今天要是有合适的机会,我再侧面问问,你就别问了,弄的人家医生害怕!”宋以蔓说道。

    “好吧!”冯谋看向她说:“老婆,你辛苦了,下午你回公司吧,我在这儿盯着!”

    宋以蔓心想下午婆婆也不用输液,她留这儿也没什么用,于是说道:“好吧!”她又想到婆婆连吃两顿白粥了,再白粥,能受的了?于是她又说道:“要不你下午再过来吧,你刚才弄的妈那么不开心,我开导开导他再说!”

    冯谋郁闷,宋以蔓又教训他说:“以后说话前走走脑子,看能说不能说啊!”

    冯谋点点头,看起来倒是很老实的样子。

    宋以蔓一看他难得这么听话,于是说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我看看妈去,有事儿给你电话。还有,别让别人过来了!”

    “嗯!”冯谋闷声说。

    宋以蔓转身回去,又叫了外卖,还叫了些婆婆喜欢吃的,反正冯谋中午也不在这儿吃。

    宋以蔓一回病房,吴梅芝就气道:“那死孩子呢?”

    宋以蔓想笑,忍了,说道:“妈,他回公司了,下午来陪您!”

    “我真不想见他,有这么说妈的吗?”吴梅芝气的胸口此起彼伏。

    “妈,您刚才怎么就承认了呢?您说是水洒了不得了?”宋以蔓问她。

    “嗨,我也是一时着急,口不择言了!”吴梅芝叹气道。

    “妈,下面怎么办啊?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呀!以后的液再想放水,就更难了!”宋以蔓担忧地问。

    吴梅芝也叹气,说道:“咱们想个好办法吧,还得怎么把他给支出去才是真的!”

    宋以蔓心想,这以后应该简单了,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来,相信冯谋也不会往医院跑的那么勤!

    吴梅芝心情不大好,幸好中午能让她不再吃那白粥,吃了顿好的,心情这才算舒服一些。

    刚刚吃完了饭,宋以蔓去上班了,冯谋还没过来。

    吴梅芝闲的无聊,给潘太太打电话,说道:“上午潘政来看我了,我听他说,他有心上人,你还着什么急啊!”

    “什么?他的心上人是谁?”潘太太心里紧张,生怕潘政摊牌了,但是听吴梅芝的声音,又不像有问题,不由心里煎熬着。

    “不知道啊,他不说,还说冯谋知道,我还没问冯谋呢!”吴梅芝说道。

    潘太太心里暗暗发苦,心想着那天自家儿子都快要骑冯谋身上了,冯谋能不知道吗?恐怕潘政今天也是去表白去了的,亏了吴梅不知道,否则的话,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好友了!

    “别管是谁,反正潘政人家心里有人,他看上的姑娘,人家多半不会反对的!”吴梅芝说道。

    潘太太心里想的则是,如果儿子看上的,是姑娘就好了!

    “你啊,就想开一点,千万别再心里总藏着事儿,你看对身体不好是不是?”吴梅芝劝道。

    “我肯定会往开里想的,你呢,身体怎么样了?”潘太太反问道。她真是不想说潘政的事儿,太堵心!

    “呵呵,我啊!还好!还好,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吴梅芝打着哈哈说。

    “你也要注意身体了,等我们都出了院,小聚一下!”潘太太说道。她得探听一下潘政现在跟冯谋走的近不近,她也没办法阻止潘政跟冯谋接近,这点是让她最无奈的。

    “行,没问题!”吴梅芝笑道。

    冯谋推门进来,吴梅芝一看这儿子,脸上的笑立刻就冷了下来,跟潘太太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冯谋摸了摸鼻子,走上前叫道:“妈!”

    “我看你还是去上班了,有你在这儿,妈心里更不舒服!”吴梅芝把头一偏,哼道。

    冯谋顿时急了,走上前说:“啊!妈,我当时不是着急嘛,您病的都失禁了,我以为很严重呢!”

    “啊!冯谋你给我闭嘴,不许说那两个字!”吴梅芝气的大叫,真是这辈子她都没这么丢人过。

    “行行行,我闭嘴,妈您也真是的,讳疾忌医嘛!”冯谋说道。

    “你还说?”吴梅芝立了眼睛叫道。

    “啊!不说了不说了!”冯谋还记着自己老妈不能受刺激,赶紧就闭了嘴!

    吴梅芝实在不待见这儿子,如果不是为了他,自己跑医院里受这罪干什么?她摆摆手说:“你出去吧,让曲帆那小子来陪我!”

    “呀,妈,我才是您儿子!”冯谋吃醋地说。

    “你就会气我,你去不去吧,你听不听我的吧!”吴梅芝的眼睛又立了起来。

    “我去!您别急哈!等着!”冯谋说着,转身跑出去叫人,心想他这儿子,还不如一个外人,心里真是不爽。

    他心里一不爽,对曲帆的态度自然就不好,曲帆吓的不轻,战战兢兢地就跑进病房。

    宋以蔓下了班才回的医院,她到了医院发现冯谋在病房外沉着张脸,一看就是谁招惹谁倒霉的模样,不由心里在猜测,这又是怎么了?

    她小心地问他:“老公,你生气了?”

    “可不是,亲儿子在外面不见,非得见那八杆子打不着的,爷能不气?”冯谋哼道。

    宋以蔓好歹想了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由说道:“行了老公,你那样揭咱妈的短,她能不气吗?给她点时间让她消消气儿!”

    “嗯!”冯谋抖着腿,懒洋洋地哼了一声。

    晚上倒是很清净,没人再来,就是晚饭,婆婆又是一碗白粥。她算是看出来了,冯谋打算让婆婆吃白粥吃到出院。宋以蔓觉得无奈,幸好今天她有准备。不然她刚才看到婆婆看见白粥时脸绿的表情,也倍觉不忍。

    冯谋回房休息之后,宋以蔓从包里拿出一袋扒鸡,这下看的吴梅芝眼睛都亮了,一把抢过鸡说:“真是妈的好媳妇儿,就是向着妈!”一边说着,一边撕开袋子,就着袋子啃了起来。

    宋以蔓都看直眼了,这是那有范儿的婆婆?这是那家主?怎么现在看起来,一点家主的感觉都没有?

    性情中人啊!

    这是宋以蔓的解释。

    为了避免冯谋再看出什么,第二天一早,吴梅芝就打算赶人。

    不过冯谋鼻子灵,一进门就皱着眉说:“怎么一股子扒鸡的味道?”

    吴梅芝忙说:“你没事儿别在我这儿晃悠!”

    冯谋不死心,在屋子里溜达,终于在卫生间里的垃圾筒里发现鸡骨头。

    宋以蔓就是怕他发现,所以才把骨头扔到卫生间的垃圾筒里,没想到冯谋鼻子灵,竟然还是被他给发现了。

    “昨晚没吃鸡哈,这是什么?”冯谋看着两人问。

    吴梅芝肯定不能承认是自己吃的,于是说道:“昨晚蔓蔓吃的!”

    冯谋看向宋以蔓问:“你昨晚不是吃饭了?怎么还得吃只鸡?”

    宋以蔓心里发苦,冯谋那X光眼,看向自己的时候,就跟想盯出自己是不是黄鼠狼上身一样,更要命的是,她发现了,婆婆一急就爱抢话,她还没说话,婆婆又着急地开口了!

    一开口就坏事!

    “我看蔓蔓是不是怀了?怎么饭量这么大?”吴梅芝情急下开口说道。

    宋以蔓心里就苦,有这么坑媳妇的吗?冯谋就没打算要孩子好吗?她要真是怀了,怀的谁的?

    果真,冯谋那眼睛立了起来,瞬间就要发飙的样子。

    宋以蔓赶紧说道:“妈,我刚来完事儿,怀什么啊!”

    吴梅芝跟冯谋都想起来这码事儿,吴梅芝暗暗自责,冯谋瞬间就又正常了。他问道:“那你好端端的半夜啃鸡干什么?”

    宋以蔓说道:“老公,公司比较忙,昨晚熬夜工作呢,所以饿了就吃了!”

    这理由很充分,吴梅芝立刻说道:“是啊,蔓蔓工作是忙!”

    宋以蔓心里就想,妈,您还是别说话了!

    吴梅芝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于是说道:“冯谋,你赶紧忙你的去吧,我看了你就不舒服,今天上午没人来,蔓蔓也安生的工作,我看会儿书就好!”

    “妈!”冯谋不爽。

    “快走,要不我犯病了!”吴梅芝皱眉。

    宋以蔓想笑,您真是任性,您能犯什么病?血管硬化的病也不是说犯就犯、说好就好的啊!

    但冯谋还就吃这一套,他算是记住了,老妈现在不能生气。

    于是冯谋乖乖地出门了,很听话的走了。

    一大早冯琮就来了,但是被告知不能进去,冯琮当然得想办法了,于是他把他妈支出去,鼓捣了自己老爸过来。

    谁敢拦冯家的大老爷?冯谋的人还真是没这胆子,于是各怀心思的冯守德跟冯琮,都进来了。

    那天从医院离开,冯守德就是魂不守舍的,但他又不敢过来,生怕刘素娥再跟过来搅和,弄得更不好。现在有儿子做掩护,他当然高兴了。

    冯守德进了门,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吴梅芝,还欲言又止的,“梅芝,我……”

    宋以蔓看到这一幕就头疼,她应不应该出去呢?

    吴梅芝皱着眉,显然很不高兴这个人过来,她抿了抿唇,看向宋以蔓说道:“蔓蔓,你先出去吧!”

    “好的,妈!”宋以蔓如释重负,转身出门了。

    然而一出门,她就看到门外站着的冯琮,心里顿时明白怎么回事。

    冯琮把大伯都给弄来了,这是安的什么心?不用说,肯定是因为进不来,所以才把大伯给弄来了。冯琮这样做,又能怎么着?

    她给二黑使了个眼色,二黑会意地去给冯谋打电话。

    宋以蔓刚想开口说话,却听到屋里婆婆严厉的声音,“冯守德,你能不能以后别总这样?”

    声音并不算小,听的出来婆婆很生气,很不耐烦!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冯琮看了一眼紧闭着的病房门,又转过头来看她问:“不然的话,我们走开说话?”

    显然听婆婆的壁角,这是不好的!宋以蔓同意了,转身向一旁走去。

    冯琮一边走一边问:“弟妹,那天没有被吓到吧!”

    还敢提那天的事?宋以蔓笑着说:“我可不是什么弱女子,反而是小汐妹妹,大哥回家安抚好了吗?”

    揶揄的语气,暗示冯琮和白漫汐的关系不一般。

    “她啊,什么都害怕!已经没事了!那天我是有些冒犯,不过我总想着,我是冯谋的大哥,冯谋不在的时候,我一定得照顾好你!”冯琮言辞凿凿地说。

    “大哥,不需要别人照顾,我也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反而是大哥,应该顾念着柔弱的小汐妹妹!”宋以蔓毫不客气地说道。

    冯琮走到了窗边,手撑在栏杆上,看了看外面,又转过头直勾勾地看着她,低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我条件反射地,就抱住了你!”

    宋以蔓毫不畏惧地抬起头,直视着他,表情冷了下来,反问道:“大哥,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冯琮倒没想到她这么直接,他盯着她,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大哥,您今年三十几了?这么大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什么,太可笑了吧!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您也不应该对自己的弟媳表达这样的话吧,是不是不妥?”宋以蔓直言问道。

    “这……”冯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什么娇羞、什么不知所措、什么不好意思,从未在她身上出现。而她坦然的反而像个男人,叫他以前对付女人的那些经验,全都用不上了。

    宋以蔓声音冷清地说:“大哥,我还直不知道我这么人见人爱呢,不过大哥,以后您的心思还是藏的深深的比较好,尤其是这种心思,也不要跟我说了,没用还徒增尴尬!如果再这样的话,那亲戚之间,也不要再来往的好!”

    这番话,简直连冯琮都忍不住为她喝彩了!

    够直接!他似乎更喜欢了!

    这男人就是贱吧!人家不拿你当回事,你就非得往前靠!

    冯琮还没想出对策,冯谋就匆匆赶了回来,还没走过来,下了电梯就叫:“啊!趁着爷不在就来勾爷的老婆!”

    冯琮淡定地说:“冯谋,我就是来看看婶婶的!”

    宋以蔓忙说道:“大伯在里面呢!”

    冯谋咬牙,说道:“他还敢来?”他大步往病房走去,当然不忘一把拽了老婆,和他一起去,坚决不能让他老婆和冯琮站一起!

    进了门,冯谋看见大伯的目光,心里就暗暗咬牙,他最在意的两个女人,偏生被这家的两个男人盯着,有意思没有啊?非得盯着他家女人?他对这大伯,就喜欢不起来。

    冯守德见冯谋来了,立刻就站起身叫了一句,“冯谋!”

    宋以蔓看的出来,冯守德对冯谋的态度,有些害怕的样子,总之十分的在意!

    冯谋还没说话,吴梅芝开口说道:“大哥,你还是先回去吧!让素娥知道了不好!”

    冯守德转过头看她,两眼含泪似的,张了张嘴又没说出什么,点了点头,无力地走出门去。

    瞧着,真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很可怜的样子。

    吴梅芝叹了声气,什么都没说。

    一见冯谋又回来了,她看向他,没好气地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冯谋也不甘示弱地说:“哈!妈,他们来了,我还能不回来?您看他那眼神!”

    宋以蔓看到已经走出病房的大伯,步子顿了一下,低着头、驼着背,向外走去。

    到底是什么样的纠结感情啊!宋以蔓这好奇心没那么大的人都好奇了!

    “冯谋,够了!”吴梅芝轻斥道。

    冯谋显然现在是激动的,他指手划脚叫嚷道:“妈,我同意你找老头,但不管你找多少个老头儿,都不能找他!”

    “冯谋你……”吴梅芝的眼睛都瞪圆了,噎了两下才出口,“你气死我算了!”

    冯谋也瞪起了眼睛,看起来形势剑拔弩张!

    宋以蔓赶紧过来拽冯谋,还没说话,冯谋就挑了胳膊,“你别拉爷!”

    以前的那个冯谋,又回来了!

    吴梅芝瞪着眼睛叫,“你个浑小子,怎么跟蔓蔓说话呢?”

    “MD不就是个婆娘,爷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冯谋脾气上来,四六不懂了又。

    宋以蔓气的差点翻白眼,她嫁了个什么货?间歇性不正常这是?不过她虽然生气,她还是可以理解冯谋的心情,毕竟将来她儿子要是看到冯琮对自己那样儿,肯定也生气的。

    “你你你……”吴梅芝指着冯谋,气的说不出话来。

    冯谋一脸的桀骜,宋以蔓叫了一句,“冯谋,妈还病着,你别气她!”

    冯谋脸一沉,转过身,迈了大步,没有走出门,却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说道:“算了!我盯着您输液!”

    这一句话,可是把宋以蔓跟老太太吓坏了!

    这是要穿帮?

    宋以蔓满脑子想办法,吴梅芝指着他叫:“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妈,不行哈,我得尽孝道!”冯谋也很坚持。

    他才不走,走了冯琮又得想办法回来,他这老妈不让人松心,老婆更不让人松心。老妈还好说,被人娶走了,他没有什么直接的损失,可老婆就不同了,那可是他的女人!

    吴梅芝气得又捂胸口,宋以蔓赶紧拽冯谋,推他说:“你赶紧先出去吧,你非得把妈气病了才开心?”

    冯谋一看老妈那样,站起身,一声不吭地出去了。

    吴梅芝长长地叹了声气,宋以蔓不知道过去到底是什么样的纠结,没有说话,赶紧过去先往垃圾筒里滴液。

    吴梅芝看着她说:“蔓蔓,冯谋那孩子他……唉,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儿子发起脾气就四六不认的,这点让她非常头疼。

    宋以蔓说道:“妈,我知道!”冯谋这就属于情绪管理能力太差,说白了就是任性惯了,所以不肯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有情可愿,不跟他一般见识,以后慢慢再收拾他!

    宋以蔓把液都滴完了,然后见冯谋没有进来,把垃圾筒里的液倒掉,这才坐在婆婆的床上等时间。要是冯谋进来早就说滴的快,要是迟迟不进来,就是正常滴速。

    吴梅芝看儿媳为自己忙前忙后的,心里着实很愧疚,这任性一招儿,可以说连累了媳妇。

    她叹气说道:“我要是换个方式就好了!”

    宋以蔓愣了一下才明白婆婆说的是什么,她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妈,让冯谋急一急也好,让他有点责任感。”

    正说着,冯谋进来了,关了门,又不往里走,站在门口很是踌躇。

    “你进来干什么?”吴梅芝眉眼立刻变了,怒了。

    “妈,您别生气,那个……刚才哈……我错了!”酝酿半天,这三个字才说出来。

    宋以蔓觉得冯谋的确是有进步的,以前让他认个错能要了他的命,现在这么容易就认了,多么不可思议。

    吴梅芝也觉得惊讶,有些呆愣,回不过神来。

    认错这事儿,开了口、低了头,后面就容易了,本又是母子,没什么不能说的,于是冯谋走过去,学着宋以蔓那样蹲到床头,缓声儿细语地说:“啊!妈,我刚才是一时着急,所以脑子又不受控制了,妈,您可别跟我一样哈!”

    宋以蔓想笑,心道,冯谋,你终于也知道你脑子不好了吗?

    一看儿子都说这话了,再说这儿子以前可从没说过这话,这么心甘情愿的,当妈的心都软,她还有什么气呢?表情也跟着软了下来,说道:“行了冯谋,这事儿算了!”

    冯谋一听,心中一喜,说道:“妈,我帮您顺顺血管哈,刚才我特意跟护士去学的!”

    宋以蔓心里一惊,这怎么办?

    冯谋抬头一看,叫道:“呀,都要输完了,怎么办?我赶紧叫护士来换哈!”说着,他就按了铃,护士很快来换了液。

    吴梅芝终于抗不住,说道:“冯谋啊,你还是赶紧上班去吧!”

    “妈,没事儿,我陪您一会儿!”冯谋好声好气儿地说。说完还看向宋以蔓说:“今天我值上午,下午我也值了,你去上班吧!”

    傻眼了这下。

    吴梅芝能让她走吗?赶紧叫道:“蔓蔓!”

    宋以蔓也不敢走啊!

    冯谋不解地问:“妈,您干嘛?”

    吴梅芝说道:“冯谋啊,你一个大男人的,妈跟你实在没什么话说,还是让蔓蔓来陪妈吧!”

    “啊?妈,我才是您儿子哈!”冯谋又瞪了眼。

    “我知道,可是我们女人之间才有话题嘛!”吴梅芝硬着头皮说。

    “女人之间有什么话题?”冯谋就不理解了。

    “你打听那么多干什么?再说我还能借这机会跟她说说冯家的事儿!”吴梅芝说道。

    “啊,冯家那些破事儿有什么好说的?”冯谋说着,无意抬头看一眼,叫道:“呀,这液怎么都不滴的?”

    他赶紧把手伸被里,说道:“妈,我给您顺顺,我新学的!”

    不过那所谓新学的,只是护士告诉他怎么做,他根本就没实操过。冯谋又是个动作不精细的人,于是他手一动,挂了输液管,然后他又怕碰疼老太太,所以掀被子去看,动作一大,竟然把输液管给拽了出来,液总算滴了,流了一路。

    宋以蔓看的都心里发疼,这针要真在手里,可要命了,不得疼死?

    冯谋叫道:“呀,妈,对不起,我赶紧让护士重新扎,还得再扎一针,我真是笨哈……咦……”

    胶布出被带下来了,吴梅芝下意识地赶紧去捂手背,可冯谋的话已经说出来了,“怎么没针眼?”

    吴梅芝的左手捂到右手了,这下连谎都没办法撒了,另一只手也给人看到了,同没针眼。冯谋的眼睛立了起来,敢情他老妈没病,在这儿装呢?

    他那锐利的目光扫向宋以蔓,不用说,这就是帮凶,不然这液怎么输完的?

    他又恍然,点点头,什么尿床?那分明就是液没地儿滴,所以只能滴被子里。好啊好啊,这两个女人,何止是有共同语言,是一起来耍他!

    宋以蔓心里就叫,完了完了完了,冯谋终于发现了!心里又是松口气,发现就发现吧,这要是坚持七天,累死她了就。总算能消停了!不过真想等消停,还是要等到冯谋气消了之后。

    吴梅芝也愣了,赶紧说道:“冯谋啊,你听妈说啊……”

    “妈,您就告诉我,您为什么这么做?”冯谋的眼睛斜了过去,语气十分的不好听,问她。

    苦啊!

    吴梅芝实在说不出口!

    宋以蔓替她说道:“冯谋,妈是想让你要孩子,所以才这样的!”

    “为一个小崽子就这么逼爷?”冯谋抓狂了,也不管不顾了。

    “冯谋你怎么说话的?”吴梅芝气的瞪了眼。

    “就这么说话的!爷就这样,怎么了?反正您也没病,还管我爱怎么说话?”冯谋嚷嚷道。

    得,以前那个浑人又回来了!宋以蔓心里叹气。

    “好啊冯谋,你就等着妈真的病了,才肯跟我好好说句话是不是?”吴梅芝气得跳下床,叉腰瞪着他问。

    “妈,之前我就没跟您好好说话?你这么岁数了,也太任性了吧,这事儿都能装的出来?您看惊动了多少人?冯家人的心都蠢蠢欲动了您知道吗?”冯谋教训道。

    这么教训妈,冯谋也真是够任性的了!

    宋以蔓忍不住开口说:“冯谋,你冷静些!”

    冯谋跺了脚,“冷静个屁!”指着她鼻尖骂,“你个死婆娘,回家我再找你算账!”

    这话可彻底激怒了吴梅芝,她走过去,挡在宋以蔓的身前,一副护赎子的表情,看着冯谋说:“冯谋,这事儿是我让蔓蔓配合我的,你怪不到她头上来!”

    “妈,这是我媳妇!”冯谋十分有礼地说。

    “你媳妇?如果不是当初我逼你娶她,她还不定是谁媳妇呢!”吴梅芝立了眼说。

    “妈,您什么意思?”冯谋警惕起来。

    “我良心发现了,是我让这么个好姑娘嫁了个渣,我真是造孽啊!我后悔了!”吴梅芝一副捶胸顿足的表情。

    “老太太,您要干什么?”冯谋一着急,把心里的称呼给叫了出来。

    这下彻底给这把旺火浇了把油,吴梅芝这下眼急大了,叫道:“冯谋,你叫我什么?好啊,你现在简直没上没下了!”

    吴梅芝拽了宋以蔓的手,“走!”

    “妈,您干什么去?”冯谋嚷道。

    “跟我回冯宅!我给蔓蔓重新找一个!”吴梅芝穿着病号服,拉着宋以蔓就出门了。

    “你敢!”冯谋大叫道。

    吴梅芝一回头,“我有什么不敢的?我看你能跟我动手?”

    冯谋再气,那也不可能跟老妈动手啊!他就是跟老婆动手,也不能跟老妈动手啊!再说他刚才就没动手,就是动动嘴而已,怎么就这样了呢?

    “妈妈妈,有话好说!”冯谋追了出去,无奈又狼狈!

    MD,他叱咤Y市的大少,一在这老太太面前,简直屁都不是了,还把他老婆给拐走了,气死他了。关键他要是手慢,老婆就跟人跑了,要知道现在多少人盯着他老婆哈!

    后悔死了!

    “还说什么?你要不是坚持不要孩子,我也不会受罪装病,现在你还跟老婆犯浑?自己反省去吧!”吴梅芝留下这么一句,拽着宋以蔓就上了电梯。

    这婆婆,真有魄力!

    ------题外话------

    今天投月票吧,今天1号最容易上榜。如果能上榜,过年万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