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方动起来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宋以蔓和冯谋到了医院,司拓的人在病房外面,一看到宋以蔓就赶紧走过来说:“宋总,您来的正好,我们司少不肯吃饭,您进去劝劝吧!”

    冯谋眼儿一立,心想着,好嘛!亏他来了,这司拓是等着他老婆喂饭呢?心眼子可真多哈!差点就让司拓给算计了!

    于是冯谋长腿一迈,就迈到宋以蔓前面了,哼哈地说:“劝人这事儿,爷最在行了,爷来吧!”

    冯谋会劝人?她要不在这儿,冯谋大概让人押着把饭塞对方嘴里,反正他劝人这事儿,她是不相信的!

    冯谋已经率先进了病房,司拓眼前一亮,但是看到进来的人是冯谋,这眼儿又黯了下去!

    冯谋可是看的仔细呢!他心里更加肯定司拓这小子,绝对想趁着受伤,趁机好好地要胁他老婆呢!

    他老婆心软这毛病,可真让他担心哈!

    冯谋坐了下来,翘起腿说:“听说你不想吃饭,是有心事儿了还是胃口不好?要是有心事儿了,爷开导开导你,胃口不好,爷替你叫医生哈!”

    这话真逗人乐,宋以蔓想笑,忍了。司拓可就不乐了,听了只有气!

    他靠在床上说:“没有心情不好,也没有胃口不好,就是早饭不合口味,让人换去了!”

    宋以蔓开口问他:“今天怎么样?昨晚没有发烧吧!医生来换过药了吗?”

    这么关心别人?冯谋斜眼看看老婆,没有说话。

    “医生还没查房,昨晚倒是没烧,就是头有点晕,伤口还是很疼!”司拓一脸无精打彩地说。

    啊!冯谋心里警觉地叫,心想着真狡猾啊!这是让他老婆心疼呢是吗?

    宋以蔓还没说话,医生就进来换药了!

    司拓无比的失望,冯谋赶紧拉了老婆往外走,说道:“小心伤口感染,换完药我们再进来!”

    宋以蔓一听这个,当然听冯谋的往外走了,司拓那眼神都要望眼欲穿了。

    医生换完药出来,冯谋就问:“医生,里面那病人,伤口怎么样?要是没好转,你们这医生就该死了哈!”那目光绝对是看死人的目光。

    宋以蔓十分受不了地捅了捅冯谋说:“你怎么说话呢?”

    医生给吓的,他敢说不好吗?他赶紧说道:“您放心吧,他的伤口恢复的不错,没有感染,好好养着,没有问题!”

    冯谋这才满意,转过头对宋以蔓说道:“老婆哈,你看到了没?那小子没事儿,你不用担心了哈!还是去看看周彤吧,万一被杨高那小子睡了怎么办?”

    一大早杨高就给冯谋打电话汇报情况,说少奶奶让他帮忙来守夜,这是怕大少到了办公室一看没他人,再跟他发脾气!

    宋以蔓这才想起来周彤跟杨高,她也有点担心,是担心周彤怎么把杨高给欺负惨了?于是她说道:“那进门跟司拓打声招呼!”

    进了门,司拓眼又亮了。

    宋以蔓说道:“刚才问过医生了,你的伤没有问题,你好好休息,回头我们再过来看你!”

    这下司拓注意到“我们”二字了,他不由觉得十分失望,虽然她的态度对他有所改变,但现在看来,还不够。

    冯谋赶紧说:“你别打扰人家休息了!”然后就把她给拉出来了。

    两人往周彤的病房走去,宋以蔓斟酌地说:“老公,以后你说话注意一点好吗?”

    “怎么注意?”冯谋问她。

    “就是……说话有礼貌一些!”宋以蔓说道。

    “什么叫‘有礼貌’?”冯谋又问。

    宋以蔓傻了,她要怎么解释?难道要像教小孩子一样跟他说:“见到女人要叫阿姨,男人要叫叔叔?”

    教这么大一个人有礼貌,她还是头一回!

    宋以蔓说道:“你看,咱们迟早要有孩子的,你说话最起码不要带脏字吧!”

    “什么叫脏字?”冯谋又问。

    宋以蔓很想抽他,每次他犯二的时候,都是她脾气不好,十分暴躁的时候。

    一看冯谋那认真求知欲的目光,宋以蔓这火又息了,忍下,说道:“就是你常说的什么‘毛’啊,还有‘娘们’还有‘死人’……”

    她简直重复他的口头禅,都有一种想死的*。

    冯谋打断她的话说:“死人不是脏话哈!”

    宋以蔓刚才压下的火,顿时重新冒起,且火冒三丈,抽他说:“你丫知道什么是脏话你还问我?”

    “啊!老婆你不文明了!”冯谋顿时嚷了起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

    嗷!宋以蔓内心嚎了起来,她怎么就那么想杀人呢?

    被冯谋气的元气大伤,她终于决定暂时偃旗息鼓,缓过劲儿来再说。

    冯谋还卖乖地问:“老婆,你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宋以蔓哼道:“反正你要是改不好,我就不要孩子,你自己看着办!”

    冯谋立刻欢乐地说:“好哈老婆,爷本来就没打算要孩子!”

    宋以蔓瞥他,“你骗妈,我告诉妈去!”

    冯谋转转眼珠子说:“好哈,那我就要孩子,反正爷就这样,爷觉得这样儿挺好!”

    真是要气死了!宋以蔓心里暗暗决定,孙子,到时候你求老娘要孩子,老娘都不要,等着!

    真是再有修养的人,也得让冯谋给气疯!

    进了周彤的病房,周彤一看到她就求救道:“宋以蔓,求您了,让我出院吧,我都没事儿了!”

    杨高显然昨晚过的很开心,他立刻说道:“少奶奶,再观察一天吧,不然多不放心啊!”

    宋以蔓刚刚被冯谋快气炸的心,总算快乐一些了,她笑着说:“这还是得让医生决定,我说了可不算!”

    周彤忙按铃叫医生!

    最后的结果是可以出院,本来也没多大的事儿。

    周彤欢天喜地的,杨高脸上的表情沮丧极了!

    宋以蔓和周彤去上班,杨高跟着冯谋回公司。

    冯谋心情不错,一边悠闲地走着一边说:“瞧瞧,受点打击就一脸死人模样,你就这点出息?”

    “大少,您说怎么办?”杨高虚心求教!

    冯谋不屑地说:“不就一女人嘛!直接绑了扛回去!”

    杨高跟着问:“大少,这样做少奶奶同意吗?”要是少奶奶没意见,他巴不得呢!

    冯谋这才想到,那女人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女人,有他老婆罩着呢!于是他摇头说:“那你自己想办法吧,你说没有爷这样的魅力,真是连讨老婆都费劲儿!”

    杨高郁闷,这跟没说一样,还衬托出您大少的魅力?

    那边周彤还埋怨,“宋以蔓真有你的,你居然还让杨高陪夜,这一宿简直没恶心死我!”

    宋以蔓不由笑着问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欢乐的事情?”

    周彤郁闷地说:“这小子跟中彩票一样,一晚上傻乐,我好容易睡着,做梦就觉得有人看我,结果一睁眼,发现他趴床边儿盯着我,差点没给我吓出心脏病来!”

    宋以蔓笑坏了,说道:“他这是得有多爱你啊!高兴的跟傻子一样,你就不感动?”

    “感动什么?我就想嫁个正常人,我可没你那强大的心理!”周彤郁闷地说。

    这是在影射杨高跟冯谋一样不正常吗?宋以蔓心想也是的,冯谋那男人,真是能气死个人!

    “反正这回的事儿你得记住教训,知道吗?”宋以蔓提醒她说。

    “知道知道,你放心吧!”周彤忙说道!

    她现在还不知道昨晚刺杀的事儿,以为这件事情就算完了!

    到了公司,周彤轻呼,“吆喝,哪来的小帅哥啊!”

    宋以蔓抬头一看,这人儿她刚认识,不就是早晨跪在她家门口的那位曲家小少爷吗?

    怎么跑这来了?宋以蔓淡定地说:“找我的!”

    “啊?不是吧,你连这么小的都不放过?”周彤瞪眼睛说。

    “死去,赶紧干你的活去!”宋以蔓气道。

    “天,你跟你家大少是越来越像了!简直快成暴力的化身了!”周彤不可置信地说。

    宋以蔓也发现了,这种变化是可怕的,她原来那么文雅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开始变得粗鄙不堪了,再这样下去,她非得让冯谋给染得黑透透不可!不行,她得想办法把冯谋给变文雅喽!

    周彤快步走进门去工作,生怕宋以蔓回击。

    宋以蔓现在可顾不得那么多,走过去问道:“不是没事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二黑警惕地挡在宋以蔓的身前,还警惕地看着四周,有没有人埋伏着?

    大黑不能保护她,冯谋就暂时派了二黑过来。

    宋以蔓觉得二黑这架势有点大题小作的可笑,不过刚出了事,她也就没阻止。

    曲帆看看二黑,有点怕怕地说:“我就是想来谢谢你,我知道我妈和我姐不对!哦,当然,我爸也不对。现在曲氏是我说了算,那个……”

    他有点不好意思,她不由觉得这孩子真是可爱,怎么说呢?二十初头也不小了,可真是单纯的像个高中生一样。

    “什么?”她笑着问。

    “我就是想说,可能你也不需要,不过你要是有需要,曲氏愿意为你生、为你死!”曲帆说的很快,但是很有力。

    “不是吧!这么可怕?你这样说,我压力很大啊!”宋以蔓惊讶地说。

    的确如此,生死这话都出来了,压力能不大吗?

    曲帆立刻说道:“曲家本来就是要散了的,你的一句话,把曲家都救了,曲家为了你,这也是应该的!”

    “得了得了,你们曲家也罪不致死,以后别说这话了,管好你妈跟你姐再说吧!”宋以蔓说道。

    毕竟算是杀人未遂,估计曲家小姐得进去呆一段时间,曲家妈妈就不至于了。

    “你放心,她们一定不会再骚扰到你的!”曲帆立刻说道。

    “哦?为什么?”宋以蔓问。

    “我哥说了,就算她们出来,也得关着!”曲帆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就捂了嘴,瞪着眼睛。

    这样儿真是可爱,宋以蔓笑了,她很清楚,他嘴里的“哥”,指的是秦尔蓦。

    “我知道了,你也谢过了,我工作去了!”宋以蔓说完,从他面前走过。

    宋以蔓进了公司,秦尔蓦就从暗处走了过来,没好气地拎过曲帆的耳朵就拖到一边去了。

    曲帆连声低叫,“哥、哥,疼、疼啊!”

    秦尔蓦冷冷地看着他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曲帆说完,小心地看着他说:“哥,再说这有什么可瞒的?”

    “你懂屁!”秦尔蓦说完,狠狠地往他头上一敲!

    “啊!哥!”曲帆揉了揉发疼的头,一脸的哀怨。

    秦尔蓦看看华曼的门口,低头看向他说:“你倒是挺讨人好的!”

    他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弟弟,对他一向清冷疏离的宋以蔓,对曲帆竟然没有什么戒心!难道这种类型的男人,总是让女人松懈?

    “哥,我觉得她人很好呀!”曲帆小心地说。

    秦尔蓦回过神来,对他冷冰冰地说:“那你就看好了你妈跟你姐,现在你爸也不可能再回公司了,好好管管曲氏,明白吗?”

    “我明白、明白!”曲帆立刻点头说道。

    秦尔蓦又望了一眼华曼的门口,转身大步离开了。

    走到楼下,意外碰上往里走的杨高,杨高笑道:“秦总,来逛商场啊!”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秦尔蓦身后的曲帆。

    秦尔蓦淡淡地说:“我弟弟说要来等宋总,所以我陪他一起来的!”

    言语间,看不到一点有问题的样子。

    杨高笑了一下,说道:“以后还是少来吧,我们大少可是很忌惮你们,要是哪天误伤了那就不好了,秦总说是不是?”

    秦尔蓦脸上浮起一抹笑,却毫无笑意,清浅地说:“谢谢提醒!”然后大步从杨高身边走过。

    杨高转过头,看着秦尔蓦的背影,脸上没有一丝嬉笑表情,尽是冷意,他大步向前走去,进门直接上楼,奔向他来过很多次的地方。

    工作中的周彤,看到杨高进来,头疼要命。

    杨高这人吧,是大少的人,所以前台要命也不敢拦。再说杨高给华曼帮了两次的忙,也算是华曼的半个人,前台更不会拦,可是她怎么就这么讨厌看到这人呢?

    一瞧周彤满脸的不欢迎,杨高忙先说了来意,说道:“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们少奶奶为救你,差点让人给杀了!”

    “什么?”周彤惊呼出声,完全忘了讨厌眼前的人。

    杨高说的这么凶险,绝对有故意吓人的意思。

    “到底怎么回事?我今天看宋以蔓还是好好的啊!”周彤着急地问。

    “那是因为有人替他挡了刀!”杨高故意把话说一半,让她着急。

    “不是,你赶紧说啊,怎么回事?真是急死我了!”周彤气坏了,着急的直跺脚!

    杨高不紧不慢地抬手腕,看眼时间,说道:“快中午了,我们边吃边说吧,今天帮少奶奶善后来了,这活计得咱俩一起做!”

    “你说你,说个正事儿还得要顿饭吃!”周彤气的摔了手中的文件站起身说:“走就走!”

    两人一起向外走去,周彤把他领到了她常吃工作餐的地方,反正也是为了说话,不是专门来吃饭的。

    杨高坐下后,一本正经地看着菜单,周彤把他菜单一拿,直接就点了餐和饮品!

    杨高问她:“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你到底来吃饭还是来说事儿的?不然我直接问大少去了!”周彤不甘示弱地说。

    “你敢么?”杨高笑着问。

    “我有什么不敢的?大少能把我怎么着?我可是你们家少奶奶的人!”周彤不示弱地说。

    总算是开窍了,只不过她也只敢说说而已!

    杨高靠在椅子上说:“好吧,我跟你说,昨晚曲勇的老婆跟女儿两方夹击要刺杀少奶奶,曲太太在前面扑过来,大黑光应付曲太太,没想到曲家小姐从后面拿刀扎过来,谁也没看到啊,关键时刻司拓扑了过来救了少奶奶,手臂被划伤了,现在住院呢!”

    周彤听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她惊讶的表情,让杨高心里十分受用。

    他继续说道:“大黑因为这事儿受罚,腿被打断了,你没看现在都是二黑在少奶奶身旁吗?你可别跟少奶奶说啊,不然大少会找你麻烦的!”

    “这……这么严重?”周彤万万没想到,她的一个疏忽,竟然引起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能不严重吗?你也知道大少跟少奶奶身边都不是简单的人,这事儿牵连甚广啊!”杨高叹气说道。

    周彤回过神来,问他:“那你说,你来找我让我做什么的?”

    杨高斜眼看她,说道:“你也知道司拓对我们少奶奶的感情,这回司拓为少奶奶挡了刀,少奶奶很感激,所以对他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了是不是?”

    周彤点头,她头皮发麻,她已经明白了,她现在可以想象的到,大少有多么的恨她!

    她忙说道:“我去伺候他去,我给他做牛做马,也得偿还了这债,坚决不让大少心里不舒服!”

    杨高轻嗤道:“得了吧,你倒是想去伺候呢,人家司拓也稀罕啊!没准还会嫌你烦!”

    “那怎么办呀?”周彤问他。

    “想听办法?”杨高倍觉得自己现在有存在感!

    周彤忙点头,脸上哪里还有一点刚才反感的表情,全是求他的表情。

    杨高靠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说:“啊呀,饿了!”

    “服务员,赶紧上菜!”周彤讨好地说:“一会儿我给你挟菜!”

    这生活太幸福了!杨高心里期待,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

    中午的时候,宋以蔓出来吃饭,刚好碰到出办公室的段华。

    段华问她:“一起?”

    “你不怕吃饭的时候我还谈工作?”她问。

    “顺便谈谈吧!”段华想了想说:“可以接受!”

    “那就走吧!”她走到前台,问了一句,“周助理呢?”她是想叫周彤一起去吃饭。

    “周助理和杨助理一起去吃饭了!”前台小姐说道。

    宋以蔓反应了一下,才想到是杨高,她这儿哪有杨助理?杨高倒是挺殷勤,她装成无意地瞟了段华一眼,没看到段华脸上有什么异样的表情。

    宋以蔓和段华一起去了她跟周彤常吃工作餐的地方,心想没准能偶遇呢是不是?

    没想到一进门,刚好看到周彤和杨高在里面坐着,并且周彤正在给杨高挟菜,看起来态度殷勤,两人像是恋爱一般。

    杨高是什么人?察言观色,他坐的位置刚好能看到门口,所以他发现了宋以蔓和段华,他装成没看到的样子,忙挟了菜,挡了周彤的视线,把菜往周彤盘里一放,说道:“来,你也吃,我们边吃边说!”

    一看他终于肯说了,周彤赶紧点头。

    多像是恋爱啊!

    宋以蔓走到另一个角落,能够看到周彤跟杨高的动作,却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

    她坐下后,发现段华还在看那边,她不由问道:“有没有心里酸酸的感觉?”

    段华收回目光,低声说道:“她如果幸福,那更好!”

    宋以蔓耸下肩说:“你不后悔就好!”

    “我有什么后悔的?我如果对她有一点意思,也会给她机会的!只不过我是觉得,那男人,不太适合她!”段华淡淡地说。

    “哦?那什么样的男人适合她?”宋以蔓反问。

    段华想了想,说道:“她那么简单,我觉得像潘政那种性格的男人,心思慎密,会比较适合她!”

    宋以蔓问他:“你又怎么知道杨高心思不慎密呢?”

    能够做多疑的冯谋的助理,心思不慎密,没本事的,不会活到现在的。

    段华轻轻地扯了下唇角说:“我就是看表面,我不了解他!”他点了餐,说道:“我们还是谈工作吧!”

    “段华,跟你在一起,真是无趣,你这个样子,会交到女朋友吗?”宋以蔓摇头说。

    “我又没打算交女朋友!再说了,我不是一样有女人喜欢?”段华脸上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

    宋以蔓无语了,他的自我感觉真好,不过她还真没话反驳,公司里的小女生们,一看到段华出来眼前就发光,上赶着往前凑!

    这是人的本性么?男人越酷越有人爱?不过段华这身肌肉,再加上有型的脸,健康的肤色,简直真是色女们的最爱啊!

    那边杨高对周彤说:“我们就得这样配合,讲究策略明白了吗?”

    周彤点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

    “反正呢,我们得天衣无缝,让大少放心才行,不然大少心情不好,就要四处找麻烦了!”杨高半威胁地说。

    周彤的表情立刻一凛,给他挟菜说道:“杨助理,你得多替我美言几句!”

    杨高挑了挑眉说:“我们也不算是陌生人了,怎么叫的还如此生疏?”

    周彤心里暗骂,但脸上还是说:“杨高,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呵,当然不用跟我客气了!”杨高自得地说。这时候他才觉得人生倍美啊,将来他要是有这么一位美艳老婆,那简直绝对是人生一大美事!

    杨高和周彤吃的比较早,所以吃完的也早,两人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周彤一转身,就看到坐在另一个角落里的段华与宋以蔓。

    对于心仪的人,总是比较敏感的,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寻找,就能发现人群中的他。

    正巧段华也在看她,两人目光相碰,周彤下意识地移开了目光,才想起来惹出的这麻烦,是怎么开始的。如果不是她不实际的奢望,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

    “走吧!”周彤低了头,向外走去。

    杨高望了段华一眼,目露挑衅,走到门边为周彤拉门,另一只手扶了一下她的腰,在段华的角度看来,就好像搂着周彤一样。

    段华的目光,很快就垂了下来。

    宋以蔓看到了,却装成没有看到,她继续说道:“那照你的意思说,曲氏不方便我们插手喽?”

    段华回过神说道:“嗯,曲氏的防御机制还是很过硬的,我看这应该归功于秦尔蓦!”

    “其实往回看,秦氏自从秦尔蓦接手后,稳扎稳打的一直都处在上升期是不是?”宋以蔓认识秦尔蓦后,刻意了解了一下秦氏。

    “不错,秦氏毕竟是个老企业了,员工结构都比较老,秦尔蓦采用了一种保守的方法,循序渐进的为企业更换新鲜血液,虽然慢但很保险,不得不说这个人,是个很有耐性的人!”段华中肯地说。

    宋以蔓就想到冯谋了,那厮手段强硬,没有耐心,瞬间就把冯氏给整了。谁不服?直接拉出去成死人,大家都老实了!

    人和人是有区别的,现在就看谁走的更远。但相比于冯谋的大刀阔斧,显然秦尔蓦是不能小看的,这是一个隐藏在背后的对手,他并不惹眼,但是一点点壮大实力的人,永远都不能小瞧!

    吃过饭,往回走的时候,宋以蔓就在想,如果当时冯谋真的对曲氏下手了,那秦尔蓦会不会插手去管呢?

    秦尔蓦这个人,她倒是有些好奇了!

    很矛盾的一个人,看不清,非常的神秘!

    华曼对面的咖啡厅里,潘政看着远远的华曼,无意识地问:“你说潘氏要是跟冯氏对着干起来,能有多大的胜算?”

    白杰还没说话,门就突然被打开,一脸惊恐的潘太太走了进来。

    她一脸的惊讶,问他:“潘政,你到底要干什么?”

    潘太太是在来国贸逛街的,她远远地看到儿子来这里,所以一路地跟了过来,却没想到听见这么一句让她惊讶地话。

    白杰立刻说道:“潘少,我先出去了!”

    潘政面无表情地说:“不用,你留下吧!”

    其实这句话是没经过脑子问的,没想到让妈听到了。他经常会有毁灭一切的想法,可那只是想法,不经过严密的计划,是不会付诸于行动的!

    潘太太看眼白杰,问潘政,“儿子,你到底想什么呢?你不是……”

    碍于有外人在,潘太太没有说的太直白,她真是搞不懂儿子了,儿子不是喜欢冯谋的吗?怎么会要毁了冯谋的?

    白杰也不明白,他低着头,只好尽量忽略自己的存在感。

    “妈,得不到的东西,我一直都想毁了,这您应该是清楚的!”潘政眼中,流露出幻灭的目光。

    这目光看的潘太直心惊,她不由叫道:“儿子,冯氏可不是好惹的,你这样,只能是两败俱伤啊!”

    “妈!我明白!”潘政垂了眸说:“我就是说说,潘氏不是我爸在打理吗?我也没资格用潘氏跟冯氏抗!”

    白杰听的玄幻了,怎么回事到底?潘少要毁了宋以蔓?可这是要毁了冯氏啊!怎么听起来潘太太的意思,是潘少爱上了冯谋?

    这怎么可能?难道潘少为了宋以蔓这么费心,其实是想让宋以蔓跟冯谋离了婚,然后潘少可以如愿地跟冯谋在一起?

    不能吧!

    白杰的脑子,一直找不到个合理的解释,玄幻的无法自拔!

    潘太太担心地说:“儿子,你这是不正常的,你别吓妈,你怎么样才能、才能正常起来?”

    潘政闭上眼,痛苦地说:“妈,我也痛苦,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你看上哪个女人,哪怕她结过婚,生过孩子,妈都给你想办法弄来行吗?”潘太太着急地说。

    “妈,我恨她!她抢了我的男人,我要得到她,我要让冯谋尝尝失去爱个的滋味儿,我要报复,您能办的到?”潘政决定将计就计,这么好的机会,他干什么不用?

    潘太太震惊了,她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轻声问他,“你说的,不会是宋以蔓吧!”

    “不是她是谁?如果不是她,冯谋他就是我的!”潘政满眼的恨意,盯着华曼的门口。

    潘太太快吓晕了,她算明白儿子为什么来这儿了,她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臂说:“你、先跟妈回家,咱们慢慢说这件事啊,这不是着急就能办到的事,妈跟你一起想办法!”

    听的更震惊的是白杰,他搞不明白潘少是怎么想的了,难道潘少要用这样的办法得到宋以蔓?家里也不可能反对,是这样吗?

    潘政没有反对,站起身,顺从地跟老妈走了,看看她是打算给他得到宋以蔓还是杀了宋以蔓?

    门外有人影一闪而过,都沉浸在自己心思里的人们,谁也没有发现。

    三个人都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才有个人慢慢地走出来,她也同样的一脸震惊,她慢慢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又躲回房间里,拨打了那个秘密号码!

    偷听的,是杨双美!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在这里好几天了,她自然是想得到宋以蔓的秘密,用来求那个神秘人帮助她的女儿。一连几天,她都一无所获,没想到今天让他偷听到一个惊天的秘密!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才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有事?”

    “我、我知道一个大秘密,我要用这个来救我的女儿!”杨双美小声地说。

    “哦?”对方似乎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想要好好听一听她的秘密,然后才开口,“说吧,我听听!”

    杨双美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潘政爱的是冯谋!”

    对方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轻嗤,“你耍我?”

    杨双美吓的赶紧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敢耍您呢?是真的,我亲耳听到潘政跟潘太太说的。他盯着华曼门口,想要报复宋以蔓,因为宋以蔓夺走了冯谋!”

    “太可笑了!”冷冷地语气。

    “是真的,我女儿现在受着罪,我怎么也不会骗你的。潘政刚刚跟潘太太离开,潘太太像是要想办法安抚他。潘政还想用潘氏毁了冯氏呢!我看他为了冯谋,都要疯了似的!”杨双美不断地说着,仿佛这样,她的女儿才有救!

    “我知道了!”对方冷冷地说。

    “那我的女儿她……”

    对方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说:“我总要验证一下真假,不可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提供的消息真的有用,我会帮你的!”

    杨双美赶紧开口,话未出口,对方就已经挂断了!

    此刻,回了家的潘太太,被自己的儿子给难住了。

    毁了宋以蔓、得到宋以蔓!

    她怎么就想不出来,是怎么说的?怎么就成了这样的两种选择?

    反正潘政绕来绕去,就绕出这么两种选择,大概是个正常人,从全局考虑,也会选择第二种吧!

    潘太太一时接受不了,摆着手说:“潘政,你别逼妈,你让妈好好想一想!”

    “妈,我就总觉得,有一股力量在逼着我一样,让我要毁灭掉一切!”潘政目光发直,把一个精神病演得极像。

    “妈选第二种,你可千万别乱来!”潘太太心里一惊,忙说道。

    她也是有心先稳住儿子,难道她还真能做出这种荒唐事儿?简直想都不敢想!

    潘政心中一喜,继续说道:“妈,我真是一刻都等不了,妈,我就想看到冯谋痛苦的样子!”

    潘太太觉得她快要疯了,儿子这都要作了病,但是她宁愿儿子和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在一起,也不能看着儿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样疯的就是她了!

    “行,儿子,你等着,妈立刻就想办法!”潘太太急忙说道。

    想什么样的办法?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就想让儿子先别胡来!

    ——

    多日没有回家的冯琮,终于回了家。

    刘素娥一看到儿子就扑了上来,叫道:“冯琮,你爸错怪了你,妈可没有,你可不能不要妈啊!”

    冯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淡地说:“妈,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不回来?这是你的家,不是她的家!”刘素娥无形中加大了声音,显然是故意给某些人听的。

    楼上,白漫汐站在门口,低着头,脸上罕见的没有失落,反而一脸的怨气!

    冯琮抬头向楼上看了一眼,复又低头说:“妈,您别管我了,我先上楼找小汐有事说!”

    刘素娥心中一紧,立刻拽住他问:“儿子啊!你不是不想娶她吗?咱可好容易才摆脱她啊!”

    “妈,您想什么呢?我没有要娶她的意思!我的事,您别管了!”冯琮说罢,转过身上楼去了!

    上了楼,进了白漫汐的房间,白漫汐站在门口,低着头,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样子,她的声音小小的,可怜巴巴地说:“哥哥,对不起!”

    冯琮看着她,目光没有什么波动,盯了三秒钟才问:“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白漫汐点点头,她轻声说道:“哥哥,我可以搬出去!”

    “你一个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的,你现在搬出去算怎么回事?”冯琮淡淡地说。

    白漫汐心里一沉,明白他这话的言外之音,是不肯娶她的。

    冯琮继续问她:“小汐,说实话,算计我那件事,是冯谋教的?”

    白漫汐咬着唇点点头,这些日子她已经想明白了,这件事她扛不住,与其瞒着不如说出来,但是她又不能让养父母知道,只能单独对冯琮说,这是个好机会,她立刻就承认了!

    “你可真傻!”冯琮淡淡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是感慨还是惋惜!

    “哥哥,你别怪我了,我就是想嫁给你,以前我觉得这是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可现在没有想到,却成了一件让我奢望的事!”白漫汐垂下眸,一脸的失望,等了这么多天,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小汐,我对你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你要明白!”冯琮语重心长地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对我的感情,也不是男女之情,你真正爱的是冯谋,难道你忘了吗?”

    白漫汐的泪,马上就飞了出来,她情绪有些失控地叫道:“哥哥,我就是背叛了你一次,我已经受到惩罚了,我也知道错了,可是你为什么总要拿这个来惩罚我呢?”

    “不是惩罚,我说的是事实,你自己想想,你爱的是不是冯谋,不用说出来。不过现在,你也看到了,冯谋的心思,在宋以蔓身上,如果他不离婚,是不可能重新转移目标的。而现在有一个好机会,如果成功了,他肯定会离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