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凶险挡刀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周彤绝望了!她心里的意识与理智在一点点的消失,而她的表情,正在换上她所陌生的,令对方高兴的表情……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门被踢开,段华出现在门口,他一眼锁定住站在周彤面前的胖男人,二话不说跑过去就是一脚!

    周彤心里正在煎熬,看到段华,她一激动,突然有了力气站起身,一把就将段华给抱住了!

    宋以蔓本想去抱周彤的,一看她抱段华去了,便没动管周彤,可怜的女人,趁着不清醒的时候,过过瘾也好!

    宋以蔓跑过去,抬起脚就把刚刚站起来的曲勇又一次给踢倒了,这下,曲勇没有了在这个房间里站起来的机会!

    他甚至连骂都没骂一句,甚至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顿的胖揍!

    宋以蔓也就踢了一脚,大黑带着人一拥而上,成了群殴,宋以蔓被挤了出来。

    段华安慰周彤,一群人在挤着往里揍人,反而刚才最着急的宋以蔓,成了最闲的那位,站在屋里不知道该干什么。

    屋子里又涌进来一群人,这回宋以蔓还没被反应过来,就被抱住了。

    “宋以蔓,你怎么样?你说话啊?有没有被他给……我打死他……”

    这急赤白脸、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抱的男人,是秦尔蓦,他到现在还以为他那惹祸的舅舅,算计的是宋以蔓呢!

    宋以蔓好端端的被抱又被狂晃,恶心的都要吐了,被勒的死紧死紧,真是要让她翻白眼的节奏!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人生就像一部电视剧,到处充满着电视剧中狗血的镜头呢?

    她好容易才推开他,指着地上的周彤,冲他怒道:“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受伤害的是我姐妹!”

    秦尔蓦一看旁边的女人,面色绯红,意识不大清醒,心里松口气,转过头看向她说:“那你电话里说是你……”

    她气的打断他的话,“那是没电了,不然我得骂你一顿!你们家有靠谱的人吗?”

    秦尔蓦被牵怒了,摸了摸鼻子说:“我这不是赶来了?”这话说的实在没底气,他这一家子,都跟她有仇似的!

    “等着你来,生米成熟饭了,还不如我快!”宋以蔓更是没好气。

    秦尔蓦正不知该说什么,段华突然开口了,说道:“宋总,她好像被下药了!”

    宋以蔓转过头去看,这才发现周彤的脸红的不像话,而段华一脸地尴尬,因为周彤正在索爱爱,反正看这架势,就拿段华当解药了。

    “怎么办?”段华问。

    宋以蔓看到段华也来气,问他:“你能给她解了吗?”

    “不能!”段华吓一跳,答的很快!

    “那就送医院啊,这种事情你问我干什么?”宋以蔓气着说。

    段华问她:“你让我抱她?”

    宋以蔓反问:“你觉得我能抱的动?”她看向秦尔蓦,他立刻摆手说:“我和这位小姐不熟!”

    再看看那群保镖,都忙着没功夫呢!生怕自己少踹一脚!

    宋以蔓挑了下眉说:“段华,要是周彤非拿你当解药,我可不管。你动作慢点就要*了!”

    段华一听,二话不说把人给抱了起来,火箭一样地飞了出去。

    宋以蔓不由笑了,走出去开车!

    大黑一看少奶奶走了,立刻招呼一部分人留下继续打人,他带着一部分人走了。

    秦尔蓦这才发现屋子角落里的舅舅,想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跟着宋以蔓先把人送到医院去!

    周彤没大事儿,伤的要进重症监护室的是曲勇!

    周彤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段华已经被吃了不少的豆腐,现在段华的表情,很难形容,简直是郁闷中带着尴尬,他从来没想到会有一天他被女人轻薄如此!

    是啊!段华的功夫,如果他不让,没人能够近他的身,这次算是他自己惹出的事,他自己来平吧!反正宋以蔓看到此刻的段华,很想笑!

    到了医院,医生给开了药,需要输液来稀释血液中的药,然后又给她打了安定,让她别再四处找东西解火了。宋以蔓就心想,以后她坚决不要中这种药,难受死了!想起上回在宋家中的药,她就咬牙,是不是也是像这样,抱着冯谋蹭啊蹭的?

    她简直不敢想,那时候的自己是什么德性的!

    反正她估计周彤醒了之后会很郁闷的,不定要大叫成什么样儿。

    周彤总算是稳定下来,段华说什么也不在医院守着,匆匆走了。宋以蔓心想她也算圆了周彤一段心事,又抱又啃又磨,怎么也算够本了!等周彤醒了,一定得和她好好说说。

    这下,她有心情了解一下曲勇了,她走的时候好像那曲勇就已经被打的说不出话来了,那现在呢?

    秦尔蓦在外面站着,宋以蔓走出去之后问他:“曲总怎么样了?”

    大黑在一旁说道:“少奶奶您放心,属下们都有分寸,不会打死人的,人现在躺在ICU呢!”

    宋以蔓的唇角抽了抽!把人打成重伤,这也不是她作风啊!不过这是冯谋的作风,冯谋的手下,跟冯谋一个德性的!

    秦尔蓦唇角也抽,但是他没立场多说一个字,他现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保住曲氏吧!

    秦尔蓦刚要开口,一个妇人就扑了过来,“儿子、儿子,你在这里啊,让妈好找!你舅被人打成重伤,赶紧的,叫人,跟妈打回去!”

    来的很明显,是秦母曲香文,她似乎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弟弟是被谁打的?

    宋以蔓很是无语,说什么她都不相信,这秦尔蓦是个好人,如果这样的妈养出来的孩子能好的话,那秦尔蓦肯定不是秦家的种儿!

    想法真是越来越像冯谋了,她被给同化的都不自知了!不过现在秦尔蓦的确像个人,这是真的!

    秦尔蓦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解释道:“妈,舅舅他这次太过分了,把华曼公司的副总给下了药,要对人家行不轨!”

    “这有什么?”曲香文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一个小职员吗?给点钱不就得了?以前又不是没有这种情况的,做什么要给打成这样?”

    对此刻,宋以蔓非常的不爱听,小职员怎么了?小职员就能随便糟蹋?这世上所有的事,都是给钱就能够解决的吗?她立刻说道:“伯母,很抱歉,她不仅是我们公司的职员,还是我的好姐妹,这件事情,我不会轻易算了的!”

    曲香文这才注意,这里还站着别人,这人她认识,就是她最恨的大少的太太!原来惹的是大少女人的手下,怪不得猖狂成这样。

    这什么人啊,她还说别人猖狂?

    秦尔蓦知道自己妈妈的德性,他生怕自己母亲再说出什么惊骇的让他收不了场的话,于是他立刻说道:“妈,您先去看看舅舅吧,这件事由我来解决!”

    曲香文一听儿子要解决,以为儿子要出气,于是这才点点头,看了宋以蔓一眼走了。

    她刚走,秦尔蓦赶紧道歉,说道:“抱歉,我妈她刚才是一时着急!”

    宋以蔓看向他笑,说道:“不是我说话难听诶,这样的妈、那样的妹妹,你活的真累!”

    秦尔蓦淡淡地说:“还好,起码我爸算是正常的,我比你幸运一些!”

    怎么着?她被人四两搏千金给打了回来?这人果真不简单,她也不再争下去,只是转言问道:“说吧,这事儿怎么着?我的人也有人敢碰?”

    秦尔蓦说道:“幸好周小姐没有什么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现在我舅舅被打成重伤,这也算是偿还了吧!”

    宋以蔓勾了勾唇说:“也幸好周彤没什么事,输个液算了,否则我一向的作风那都是哪儿想犯罪割了哪儿的!”

    秦尔蓦顿时眼角也开始抽,这女人……

    “诶,不过呢,看起来还是有人不认为他是在犯罪啊!”宋以蔓叹气说道。

    秦尔蓦立刻会意,说道:“这件事,的确是我舅舅的错,原本他应该亲自向周小姐道歉的,不过我舅舅他现在情况比较特殊,想道歉他的身体也不允许,所以还是由我来替他道歉吧,并且一切费用包括精神上的赔偿,我都会支付给她!”

    宋以蔓也知道这样比较合理,她要的就是一个公平。她点点头说:“看你态度这么好,我就不跟我们家大少说了,不然我家大少一向都是喜欢灭人公司的!”

    有个不讲理的老公,有时候也挺好!

    秦尔蓦十分无语!她怎么越来越像女土匪了?

    他低下头,缓了缓被这女人打击错乱的情绪,然后抬起头说:“那我先去善后一下,等周小姐醒了我再过来!”

    “嗯!我可不希望周彤受到任何的骚扰!”宋以蔓是暗指曲家的报复。

    秦尔蓦立刻说道:“你放心吧,肯定不会的!”

    宋以蔓这才点点头。

    秦尔蓦深深地看她一眼,然后说道:“虽然我这样说不大对,但我真心地庆幸,受伤的不是你!”

    他说完轻松地直了,宋以蔓愣了,怎么着?她刚才是被调戏了吗?

    她下意识地去看大黑,大黑低着头,仿佛没听见刚才秦尔蓦说的是什么!

    大黑能没听到吗?他心里想的就是,大少,您天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以后是不是得又加一位?

    宋以蔓自我安慰,大概秦尔蓦是害怕,如果曲勇对自己下手,那曲氏就完了,从此消失在历史舞台了!一定是这样!

    这么自已骗自己,真的能骗过吗?

    秦尔蓦直接走到医院的ICU,看到门前守着不少的人,都是曲家人,当然也包括他妈妈。

    曲香文一看到儿子就围了过来,曲家人也跟着围了过来!

    “怎么着?她打算怎么道歉?”曲香文问。

    “道歉?妈,您到底知不知道您惹的是谁?现在大少还不知道这件事,要是知道了,曲家的生死存亡,您先想一想吧!”秦尔蓦一反刚才温和正常的模样,表情冰冷的可怕!

    曲香文愣了一下,然后才说:“他们,他们不能仗势欺人吧!”

    真可笑,是谁仗势欺人?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

    秦尔蓦觉得自己跟母亲就没办法沟通,现在他也只能用“吓唬”这一招了,说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我可不敢保证大少他不对曲家下手,你们还是先担心一下你们曲家的安危吧!”

    曲香文立刻不爱听了,说道:“什么叫你们曲家?那可是你舅舅啊!”

    秦尔蓦冷笑一声,说道:“妈,等大少发怒想着把秦家一起灭了的时候,您会不会想和里面的人撇清关系?”

    “怎么可能?”曲香文脸上的表情一僵。

    “有什么不可能?别忘了郑家,别忘了秦家的那两个亲戚!”秦尔蓦冷冷地瞥了一眼曲家众人。

    曲帆立刻走过来问:“表哥,您说的是真的?那现在怎么办?”

    他可不想曲家被毁!

    “别再惹人家了,剩下的由我来处理!”秦尔蓦说道。

    曲香文又想再说什么,但到底没有说出口。

    此刻,冯谋不紧不慢地到了医院,他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不过出事的不是他老婆,他一点都不着急,跟着冯谋一起来的杨高,可是急坏了,心里急的要命,偏这位主子不肯走快点,他在后面干着急也不敢走主子前面去!

    宋以蔓一看冯谋再看后面杨高的表情,不由笑了。

    “老婆!你干嘛亲自在这儿守着?”冯谋瞪着眼儿说。

    宋以蔓看到杨高在后面挤眉弄眼儿的,先说道:“杨高,你替我进去看看周彤!”

    杨高顿时一喜,说道:“是,少奶奶!”然后赶紧溜进屋了。

    宋以蔓看向冯谋说道:“周彤可是我的手下,当然得等她醒了,以前周彤可帮过我不少,我没有家人,她就是我家人!”

    他说一句,她说一堆,冯谋不耐烦地说:“行行行行,你等着你等着!真麻烦!”

    宋以蔓说道:“你要不先回去,妈一个人在家呢!”她很想问问早晨的大战,谁胜了?算了,还是别惹麻烦了,不想也知道肯定是婆婆必胜无疑!

    一提这事儿,冯谋反倒坐了下来。

    宋以蔓不解地看他。

    他拿出手机,划拉着名单说:“你看看,哪个合适?”

    他把手机塞她手里,她看了两眼,发现都是一些中老年男人的资料,她不解地问:“这是什么?合适什么?”

    “啊!爷早晨不是说了?给老佛爷找个伴儿的?”冯谋不耐烦地立了立眼儿。

    “不是吧!冯谋你说真的?”宋以蔓惊讶地问。

    “哈!当然是真的了,爷没事儿弄假的玩儿干什么?”冯谋挑着眉说。

    “不是!你不怕妈劈了你?”宋以蔓问。

    他当然知道,不过与其被老太太劈,更痛苦的是他有老婆像没老婆!他摆了摆手说:“没事,等老太太入戏了,就没功夫管别的了!”

    宋以蔓简直无语了,她越来越确定,养这么一个儿子,绝对是气死老娘的节奏,将来她可绝不能把孩子教成这样,她真是同情死婆婆了。

    宋以蔓把手机塞回他手里说:“你别瞎折腾了,我可不当你的帮凶!”

    “啊!这是为了咱妈幸福着想哈!”冯谋挑着眉说。

    “妈要是想找的话,我可以帮忙参谋,妈要是没这心,我可不管!”宋以蔓坚持地说。

    冯谋倍觉心烦,要不要这样哈!他该怎么帮老太太解决单身问题?

    这事儿还没解决,还有别的事儿,冯谋问她:“我说女人,听说早晨有人给你弄一办公室花儿?”

    “嗯!我直接告诉他,我花粉过敏!”宋以蔓斜眼看着他,瞧他有什么反应。

    冯谋顿时就乐了,直接揽了她的肩,亲热地说:“我的好老婆!”

    “以后可别轻易惹我啊,要不让你尝尝当孙子的滋味儿!”宋以蔓警告道。

    “放心老婆,爷疼你还疼不及呢,怎么可能惹你呢?”冯谋热乎乎地说。

    宋以蔓真心觉得,有人争的女人那就是宝啊!要没司拓、没潘政,冯谋能这德性?他早就骑她头上去了!

    正想着,门里发出周彤的惊呼,“怎么是你?”

    周彤醒了!宋以蔓站起身说:“晚上借杨高在这儿值班了,我一会儿回家,你先回去照顾妈!”

    一听老婆一会儿就回去,冯谋就同意了。他先回家把老太太安抚顺了再说,晚上争取能跟老婆睡一起!

    于是冯谋很爽快地走了。

    宋以蔓进了病房,看见周彤看杨高那惊恐的目光,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她忍着笑说:“杨高,你在外面等一下吧!”

    杨高倍感受伤,点点头出去了。

    周彤等他出去,迫不及待地问:“宋以蔓,我明明记得我没意识之前是倒段华怀里的,怎么成杨高了?这世界玄幻了?哦,我的天啊!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恶心死我了!”

    宋以蔓笑道:“瞧瞧你这受打击的样儿,我让你高兴高兴,你记的没错,你是倒段华怀里,我还可以告诉你更好的消息,你一直以来幻想的事儿,都做成了!”

    周彤的表情更惊恐,小心地问她:“不是,我都做什么了?我怎么觉得,我干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唉,段华是吃大亏了,亲、啃、摸全都上了,你自己脑补去吧,平时你怎么YY跟段华翻云覆雨的,你就是怎么干的。我对你够意思吧,让段华抱着你!”宋以蔓笑的两眼都弯了!

    周彤“嗷”地一声拉被子盖了自己的头,叫道:“这不是真的!”

    宋以蔓拽下她的被子说:“这就是真的!段华羞涩的都待不住了,早早的就走了!”

    “没脸见人了!”周彤大呼!

    “这下是不是了却心愿了?”宋以蔓问她。

    周彤点点头说:“这次他让我怎么着我都不会找他了,丢了这么大的人!”说完,她就哀呼道:“关键是我做了那么多,我却一点都没记住啊,这不是跟没做一样?”

    宋以蔓笑,说她:“你还可以装一回醉,再过把瘾!”

    “算了吧,以后我还是决定躲着他!”周彤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所以说段华只能当偶像来看的!”宋以蔓说道。

    “你说的我都明白。今天受这刺激,我也都放开了,真是跟死一回似的,不过你怎么就天神般出现的?”周彤问她。

    “哟,脑子还挺清醒,我以为你认为段华如天人般出现呢!”宋以蔓笑道。

    “他?如果他真的那样,就不会那么无情了,这我还是分的清的!”周彤说道。

    “我一听说你陪的是曲勇,我就赶紧找你去了。之前想跟你说这曲勇的人来着,没想到最近事情一直很多,所以没能说成,没想到你突然去陪他吃饭了,真是吓死我了!”宋以蔓说道。

    “唉,也吓死我了,我也没想到居然他会算计咱们华曼的人!”周彤一脸的后怕。

    “以后不能大意,跟谁出去吃饭,也得叫上公司的公关,两三个人好有个照应!”宋以蔓说道。

    周彤点头说:“这次一定记住了!”

    “怎么着?我瞧着你是要放下段华了?”宋以蔓问她。

    “可不是,真死心了,这下想开了,找个精英男,珍惜我的,处一处吧!”周彤勉强地笑了笑。

    “嗯,找个暖男,生活更幸福!”宋以蔓说完,站起身说:“我先走了!”

    “行,回去陪你家大少去吧,我可不敢跟大少抢人!”周彤说道。

    宋以蔓没提杨高的事儿,让他自己努力去吧!

    出门后,宋以蔓看到杨高赶紧就迎了上来,她轻声说:“晚上自已创造机会吧,我不管了!”

    “谢谢少奶奶!”杨高说完,又说:“少奶奶,再遇什么事儿,您一定得给我打电话,您看这个好机会,我就错过了!”

    “呵呵,叫你有用?你能打?”宋以蔓轻声笑问。

    杨高的表情顿时就凝住了!

    宋以蔓说道:“你也该学些防身的本事了,面对女人时可以霸气些,遇到坏人时可以保护女人!”

    杨高顿时恍然,立刻点头说道:“少奶奶说的是!受教了!”

    宋以蔓笑笑,走了。杨高进门去,她听到周彤在门里的叫声,“我没事,不用人陪!”

    看来杨高今晚肯定会发挥他的强项,用赖的也要留在这里!

    就是不知道冯谋那边把婆婆哄的怎么样了!

    冯谋那儿正给老妈当孙子呢!他低三下四地求了半天,说道:“妈,您就饶了儿子吧!”

    吴梅芝太知道自己儿子这德性了,这是有事儿求她,要真是没事儿求她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肯定跟她大爷似的对待她。又不是没先例,先例太多了!

    所以吴梅芝说什么也不相信这小子的话!

    吴梅芝看向冯谋,目光深深,一言不发,就这样看着。

    这目光看的冯谋心里直发毛,他还是习惯老妈脱鞋追着他打的样子,突然间搞这么文艺,他受不了啊!于是他小心地说:“妈,您……看我干什么?”

    “冯谋,妈一个月就在你这儿住两次!”吴梅芝意味深长地说。

    是一个月两次,这两次加起来半个月,他的幸福完全都给毁了!他立刻说道:“妈,我们这不是正在新婚期呢?等过一段日子,她怀上了,您再过来?”

    反正一时半会儿他不会让她怀孕的!

    吴梅芝深深地叹了声气!

    “妈,您叹什么气?”他心里又毛了,非常不适应自己老妈这副深沉的样子。

    “冯谋啊!你的确是长大了!”吴梅芝叹道。

    这……这什么意思?冯谋又费解了,今晚的老妈,好奇怪呀!

    “你是,再也不需要……妈妈了!”吴梅芝说着,站起身往屋里那边走,说道:“行,妈现在就回去!”

    嗷!冯谋心里就嚎了起来,他妈现在演感情戏,他受不了这个哈!要是老妈这么着回冯宅,他怎么着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的!

    冯谋顿时叫道:“妈,求您了,您别走了,留下吧!”

    吴梅芝仍旧一言不发,摇摇头!

    “妈、妈,您不留下,我们就住冯宅去!”他是想着,住过去先把老妈给哄开心了,然后再带着老婆回来,最多也就两天时间而已!

    想的美!吴梅芝能让他如愿?她突然转过身问他:“冯谋,你说的是真心的吗?”

    冯谋赶紧点头!

    “好吧!”吴梅芝轻叹。

    冯谋心想准备东西去冯宅吧!没想到老太太接着说:“妈同意了,继续住下来!”

    什么?他好像被算计了?

    一看冯谋这发呆的样子,吴梅芝就问:“怎么?你刚才说的是假的?”然后又是一副拎包袱要走人的架势。

    “没没没!”冯谋赶紧摇头,心中无比确信他就是中计了,老妈,您总打感情牌,这样好吗?

    冯谋郁闷的想嚎叫,吴梅芝转过身得意地笑了!

    小子!跟老娘玩?你还嫩点!

    ——

    医院里,宋以蔓刚刚走出医院大门,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贱人,我打死你!”

    然后就是一个女人冲了出来!

    是个中年女人,保养的极好,看起来怎么都像个养尊处优的太太,但她却像精神不正常一样,直冲着宋以蔓飞奔而来,表情像是要把她给撕烂!

    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大黑轻易地将人给制服了。

    宋以蔓心里就在想,这是谁?她不认识啊?为什么要冲着她来?

    然而她没想到,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心!”

    她转过头却看到刀尖已近在咫尺,想躲已经来不及,一个有力的手臂抱住她,向一旁闪去,她闻到血腥味儿,可身上却没有疼痛的感觉。

    大黑跟着一脚把拿刀的女人给踢飞了,他万万没想到这里才是重点!他被吓坏了,少奶奶万一受了伤,他怎么跟大少交待?

    “少奶奶,您怎么样?”大黑跑过去问。

    宋以蔓被大力扑在地上,倒在地上,他仍旧紧紧地抱着她,他的手臂承受了很大的倒地压力,所以她并没有摔疼!

    他的黑眸在夜色中乌黑无比,声音沉而有力,深深地盯着她,幽深的几乎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大黑的声音,将她惊醒,她立刻问:“司拓,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伤到哪里了?”

    万万没有想到,救她的竟然是司拓!

    “你有没有事?”司拓并没有回答,他的手一撑,另一只手箍着她,将她给抱了起来,放在地上。

    她分明看到,他起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让她容易看清的痛楚!

    他的确是受伤了!

    “我没事,你伤哪儿了?”宋以蔓上下地找。

    只可惜这里灯光并不明亮,否则也不至于看不到暗处藏着的人!司拓穿着黑色的衬衣,她看不清伤在哪里?但是血腥味儿,却越来越浓郁!

    “没事,一点小伤!”司拓清淡地说。

    宋以蔓刚想说话,便听到大黑的声音,“大少爷,您怎么在这儿?”

    宋以蔓转过头,果真看到冯琮在暗处,看样子正要走的样子。

    冯琮咬牙,还是被人发现了。他好不容易叫人鼓动了曲勇的家人来刺杀宋以蔓,想着来英雄救美的,没想到这活儿被人给抢了。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先人一步被救。

    他想悄悄离开,却被大黑发现了,有这么倒霉的吗?

    “我听说弟妹被欺负了,所以来医院看看,却没想到看到有人要刺杀她,我想出手帮忙的,没想到她先被人救了!看到弟妹没有事,我也就放心了,准备走了!”冯琮一脸的淡定,看起来真像他说的那样!

    这些人,都是演戏高手!这些完全不是问题!

    宋以蔓顾不得那些,她转过头拽着司拓往医院里走,说道:“走,赶紧去看看!”她看了一下地上的拿刀女人,她并不认识,很年轻,而押着她的人,不是大黑的人,显然是司拓的人。

    她对大黑说道:“你留下善后,我带司拓去急诊看一下!”

    刚刚还说没事的司拓,现在倒是一言不发,乖乖地和她往里走!

    瞧着他卖乖的样儿,大黑就气得咬牙,看少奶奶又进了医院,他赶紧打电话通知大少!

    司拓可不是要卖乖嘛!人家都挨了刀了,代价都出了,当然得得到相应的回报了。

    冯琮也没走,很自觉地留下善后。

    这里倒是方便,就守着医院,她拉着他进了外科急诊,处理外伤!

    急诊室里灯光明亮,她这才看见,司拓伤的是手臂,一道斜斜的刀伤划过手臂,伤的很深,血肉外翻,看的宋以蔓直心惊。那个女人冲过来,是扑过来的,她都躲不开了,司拓这伤可以想象,有多深。

    怪不得血腥味儿那么浓。

    医生看了看说道:“先清洗伤口,然后缝针吧!”

    司拓还淡淡地说:“一点小伤,没多大事儿,看你的表情,要哭了似的!”

    这么深的伤口,如果救她的人是冯谋,她心里还好受点,可司拓,她明明不想欠他的,这样让她以后还怎么对他狠的起来?她也做不出来啊!心情真是十分的复杂!

    可眼前,先做好的,还是看他的伤!

    “其实我能躲开的,你不用救我的!”她倒宁愿自己挨这刀,自己痛了总比欠债强。

    “算了吧,还逞能呢?你要是中了那刀,就不是这么简单伤手臂的事儿了!”司拓轻轻调侃地说。

    清洗伤口的时候很疼,司拓闭了嘴,什么话都没说。

    宋以蔓看他脸都白了,肯定刚才流了不少的血!

    接着要缝针了,司拓看向她说:“你先出去吧,别看了!”

    “别了,我还是留这儿吧,万一需要帮忙呢!”宋以蔓说。

    “你不害怕?”司拓笑着问。

    “我有什么可怕的?”宋以蔓一脸的小意思表情。

    可真看到缝针,她简直快晕了,腿都软了,她硬撑着,才不至于让自己坐那儿。

    毕竟是针穿进皮肉里,虽然宋以蔓能打,可那毕竟不见血,现在这样,她也只是个女人啊,能不怕这血腥的一幕?

    司拓也疼,他忍,额上都是汗!

    好容易缝完了,宋以蔓拿纸巾给他擦汗,声音还哆嗦着说:“你非不让打麻药,多疼啊!”

    “这有什么?小意思!”司拓仍旧淡淡地说!形象很是伟崖!

    这个时候,正是表现他有多男人的时候,多疼也得忍了,受了这点疼,在她心里能落个好印象,这是多值得的一件事?

    司拓也是豁出来了!

    司拓站起身,宋以蔓赶紧扶他起来!

    医生想说,小伙子伤的是胳膊不是腿!不过看在人家小伙子忍了这么大的疼想搏女人心中一软的份儿上,他就没开口提醒。

    宋以蔓欠了人家的情,当然得好好表现了!

    刚一迈步,她先没出息地腿软了一下,司拓低笑两声,没有受伤的手臂,反而抽了出来,扶了她,向外走去,说道:“我没事,你受惊了吧,先出去坐会儿!”

    真是丢死人了!宋以蔓的脸都黑了!这点事儿她都给怕成这样?真是白瞎了她的一身功夫!

    她坐到椅子上,司拓坐到她的身边,感觉非常的幸福!

    等在外面的大黑总算看见她出来了,一看还是被人扶着出来的,不由忙问:“少奶奶,您是不是也受伤了?”

    “没有!”宋以蔓觉得非常没面子!

    司拓在一旁好心替她解释,“她就是被吓到了!”

    大黑心想这么彪悍的少奶奶,也有被吓到的时候?简直是……

    宋以蔓忙开口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问他:“大黑,你怎么进来了?伤我的人是谁?”

    大黑心想他敢不进来吗?他得替大少盯着司拓啊,这比任何事儿都重要,大少现在正疯狂往这儿赶,放话了都!务必保证少奶奶不被人撬走,否则大少就保证务必血流成河!

    瞧瞧!

    为了他跟兄弟们的性命,死也得盯在这儿!

    大黑说道:“少奶奶,伤您的是曲勇的妻子还有女儿!现在大少爷也帮忙处理呢,警察已经赶到了!”

    宋以蔓点头说道:“把人交给警方吧!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是的,少奶奶!”大黑忙说道。

    司拓开口问:“那个曲勇,就是今天伤你的人吗?他的家人怎么还找你的麻烦?”

    宋以蔓才想到司拓怎么也在这里,这个问题,不由问他:“你怎么来医院了?”

    司拓说道:“我去公司找你,听你公司的人说的,我以为你受到伤害了,所以就赶过来了!”

    “哦,我没事,是我的助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大事。我也奇怪,曲勇的家人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的麻烦呢?”宋以蔓看向大黑。

    大黑也是不解!

    宋以蔓想了想,拿手机给秦尔蓦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秦尔蓦的声音就急切地传了出来,说道:“我马上就到医院,我正在了解事情经过,到了再和你解释!”

    “好吧,我在医院等你,不用着急!”宋以蔓说完,挂了电话。

    被忽略了的司拓,突然闭了眼睛。

    一旁的司家下属忙说:“司少,您没事吧!”

    宋以蔓立刻转过头看向司拓,发现他的脸似乎更白了!她忙问他:“是不是失血过多?有没有觉得头晕?你还是住这儿观察一晚吧!”

    司拓睁开眼,唇微微勾了一下说:“没事,我看你怎么处理事情!”

    “不行,我去问问医生!”宋以蔓说着,赶紧跑去问医生。

    刚刚走进来看到这一幕的冯琮,心里恨极,如果是坐在这里的是他,享受这种待遇的就是他了,冯谋要气死的!

    大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给溜走了,心里得多么的不甘?

    宋以蔓很快就出来了,她看向大黑说:“你去买点红糖、枣、阿胶之类补血的东西,快点!”

    大黑没办法,赶紧去吩咐让人买去!

    宋以蔓对司拓说道:“你这是流了血的缘故,一会儿吃点东西好好歇一下!”

    司拓点头,浅笑道:“我说了我没事,你不用大惊小怪!”

    “怎么会没事的?看看你身上,有多少的血?”宋以蔓仔细地看他黑色的衣服,的确是越看越心惊!

    一个人影旋风般地冲进来,跟着就是扯着嗓子的嚷叫声儿,“啊!老婆,你受伤了吗?”

    随即,宋以蔓被紧紧地抱住,勒得差点断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