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婆媳联手无活路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让潘政没有想到,令他更加无力又倍觉无奈的,是司拓接下来的话!

    “潘政,人家宋以蔓早就回来了,都要上班了,你还在夏威夷瞎折腾什么啊?”司拓的声音这叫一个愉悦啊,显然嘲笑潘政,令他觉得心情非常的好!

    “什么?人已经回去了?怎么可能?我这里没有得到一点消息!”潘政惊讶地问。问完才觉得自己太愚蠢了,本来就是一个失败者,说这样的话,更加愚蠢!

    司拓正想大肆嘲笑对方的,但对方立刻挂了电话,司拓就笑,难道潘政也觉得他自己很愚蠢了吗?

    就是这么回事,潘政简直气坏了,他本应该大发一顿脾气的,可他却失神地坐到了沙发上,生气的背后,是深深地反思,想想到底是如何,他输了的?

    明明冯谋的人不如他多,又明明冯谋不如他熟悉这里的地形,可是结果,让他清醒,他与冯谋相差的,不只是一点。在冯谋那嘻哈不正经的背后,有一种可怕的、强大的力量,而很多人却被冯谋表面的伪装所欺骗,最后输得一败涂地!

    不可否认,他也曾看不起过冯谋,因为他觉得任何一个女人,喜欢的都是自己这样的,而不是冯谋那种不正经的花心大少。但现在事实证明,他最在意的女人,在同一起跑线上,选择了冯谋。

    这是对他最大的打击,曾经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会那样选择,但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了。人人都喜欢强者,尤其是那个女人,她本身是一个强者,定要选择比她更强的人去爱!

    白杰在一旁看着潘少,不敢说话,他不知道潘少打算怎样,他只知道潘少现在被打击惨了!

    许久,潘政才站起身,沉沉地吐出一口浊气,说道:“回Y市!”

    看着潘少那坚毅的目光,了解他的白杰知道,潘少不会放弃,这一次将会尽更大的力气去得到他心仪的女人!

    ——

    刚刚度假回来,当然是休息一天再工作了,宋以蔓给周彤打了电话,问了一下公司的大概情况,公司最近发展良好,一连接了几个单,都是在周彤和杨高的努力之下签的。

    宋以蔓调侃地问她:“你对他培养出感情没?”

    周彤顿时叫道:“没,更讨厌他了!”

    “哦?他又怎么讨厌了?”宋以蔓好奇地问。

    “天天在我面前笑得跟花痴似的,你说讨厌不讨厌?”周彤嚷道,嫌恶的语气丝毫不加以掩饰!

    宋以蔓的脸前立刻闪出杨高那讨好着的笑的表情,不由也跟着一笑,那德性,的确是让人不大喜欢啊!相比之下还真是段华那种类型的比较讨女生喜欢。看来她得点拨一下杨高了,讲究一下策略行不行?

    好歹杨高也是替她办事的不是?

    挂了电话,冯谋老老实实地走过来,踢着步子,伸出手,递给她一张纸说:“老婆,这是全部了!”

    宋以蔓接过纸来,看着上面一处处房产列的密麻,心惊冯谋这是狡兔几窟啊,他要是真心躲她,她去找这些地儿都得费些力气!弄这么多房子干什么?真搞不明白有钱人的想法!

    强自淡定下来,没被这些房子搞得惊叫连连,那样太没见过世面了是不是?她靠在沙发上问:“就这些了?”

    “是哈,就这些了,爷发誓!”冯谋立刻一脸严肃地表情说。

    “别跟我发誓,发了我也不信,反正我要是发现你有一处没列,我就买一处你不知道的。要是我知道你有两处没列,我就买两处……”

    “啊,行了老婆,你别说了,我的房都在这儿了!”冯谋简直听不下去了,立刻说道。

    “好吧!暂时信了你!”宋以蔓把纸收好,这得留着。

    冯谋跟着她后面说:“老婆哈,那你不许买房了,你喜欢哪里,我可以帮你买,算你名下!”

    他这声音讨好的,生怕她私自买了他不知道的地儿,然后……

    宋以蔓笑道:“现在干坏事的都去酒店,哪有自己出房的?再说了,他要是没房,我还能跟他?”

    “啊!老婆,你说什么呢?”冯谋要疯了,明知道她这是逗他呢,他就是受不了这种逗,那种场面,想想就要抓狂!

    “哈哈老公,你太当真了!我天天应付你还应付不过来呢,我可没那么大精力!”宋以蔓笑着说。

    “啊!女人,难道你因为这个才不在外面找野男人的?”冯谋凌乱了,他是不要天天把她天天弄的下不来床才行?

    “啊!男人,你说的太难听了,什么叫野男人?你以前那些都叫野女人?”宋以蔓不干了,比他的声音还高,质问他。

    怎么着?现在已经护着野男人了?冯谋的眼儿又立了起来!

    宋以蔓突然觉得,为了这种没有的事,吵成这样,真是没有必要。以前她绝不会做这么没意义的事,自己跟了冯谋之后,没意义的事简直做的太多了。多二的事儿都干过了!

    更何况,现在她更没必要吵架了,想让冯谋服软,一点都不难啊!

    于是她悠闲地靠在沙发上问:“老公,我们怎么不回家住?怎么一定要住在这里呢?”

    “啊……”冯谋顿时哑了。

    “说呀,老公!”宋以蔓笑的十分灿烂。

    “啊!这不是因为,想让你换个环境新鲜一下嘛!”冯谋摸着下巴说,自己还点点头,显然也是在说服他自己!

    “是吗?”宋以蔓看了看修剪整齐的指甲问他:“那夏威夷是为什么去的呢?”她等着他开始抓狂!

    “啊!老婆!”冯谋叫了一声!果真烦躁了,他编不出来更好的理由!

    宋以蔓笑了,说他:“我问你,还跟我吵吗?”

    “不吵了!”冯谋摇头,老实极了,顿时就蔫了!

    “那今天伺候好我!”宋以蔓挑着眉笑。

    看这女人得意的样子,简直是让他的牙痒痒,但是想到回来后还有司拓的问题,简直就是前有狼后有虎,他只能服了软,说道:“好,老婆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哈!”

    “嗯……我想想!”宋以蔓也没客气,一连点了好几道菜。

    不是想故意折腾他,要是他态度好些,她很乐意配合,只是这男人呢,嘴太臭了,不教训就不知道老实,这下他总能记住了吧!

    五分钟后,冯谋已经站在厨房里,一边择菜一边骂自己:“冯谋,你这厮怎么就总记不住教训呢?老耍贱有意思哈?让让那女人能死怎么着?”

    宋以蔓在外面听着就笑,她转过身上楼去休息!

    冯谋受累做了半天的饭,总算是过关了,接下来的相处,两个人十分融洽。一般情况冯谋不找麻烦的话,宋以蔓是很少主动找麻烦的。

    所以甜蜜的时候也有,也是很让人难忘的。

    不过宋以蔓迟早要上班是不是?第二天,不顾冯谋的挽留,宋以蔓还是去工作了,她也想看看冯谋究竟在怕什么?好奇嘛!

    宋以蔓一上班,得到了消息的司拓,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去找她了。

    司拓在国贸前下了车,心情很好,心想冯谋你还能挡我一辈子吗?我迟早能见到她的啊!更何况现在潘政还不在,多好的时机?

    他向里走去,还没进门,突然国贸门前的巨型屏幕播了一条新闻,“冯氏突然在全市铺货,司氏在Y市的生意受到影响,面临最大的危机!”

    接下来,就是详细的报道,跟着司拓的手机响了。

    回过神,司拓立刻接了电话,质问:“怎么回事?”

    “司少,冯氏突然发难,我们有可能会面临退出Y市的危机!”对方着急地说。

    司拓非常明白,这是冯谋出手了,他看看大门,想着心爱的女人就在里面,但他现在却无法踏进一步,他沉了沉气息,咬着牙转身走了。

    哪个重要?女人还没得到手的时候,他不能失去事业,因为这是基础。如果没有了强大的背景,你更别想跟冯谋抢人了!

    宋以蔓本以为今天会很热闹的,但是没想到,今天过的十分消停,看到有关司家的新闻,她知道司拓不会出现了。而潘政呢,大概还在夏威夷吧!

    于是宋以蔓非常专注地工作了,效率很高!

    快下班的时候,杨高抱着文件夹进来,说道:“少奶奶,我的工作已经交接完毕,明天我就要回冯氏了!”

    宋以蔓点头说道:“杨高,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她知道,杨高是卖了力的,签下的那些合同,并没有因为冯氏的原因,是杨高出力,周彤出面签下的。

    “少奶奶,您客气什么?这些都是应该的!”杨高立刻说道。

    宋以蔓想到周彤的事,对他说道:“杨高,我提醒你一句,周彤喜欢的是严肃正经的男人,你在冯谋身边呆久了,未免会沾染了冯谋的恶习,你可以适当地改一改!”

    冯谋要是听了这话,会怒的!

    人家名儿上都带着金边的大少,在她嘴里,就是全身恶习的男人?

    杨高汗了一把,立刻不去想大少,跟着说道:“少奶奶您提醒的真对,我会注意的,谢谢少奶奶!”

    “不用客气,我也比较看好周彤和你在一起,希望你的努力能够有结果!”宋以蔓说道。

    她是觉得周彤和段华在一起,难度太大了。更何况段华那样太自律的男人,可能会让女人比较辛苦,她看的出来,杨高对周彤还是很上心的。杨高这人,看起来油滑,但内里还是可靠的,毕竟杨高办事情,没有一件搞砸的。

    “少奶奶,真是太谢谢您了,属下一定记得您对属下的好!”杨高就差感激涕零了!

    冯谋非常霸气地进门,一看到杨高眼睛就立了起来,问他:“你怎么还在这儿?”

    宋以蔓说道:“杨高你先出去吧!”

    杨高赶紧点头说:“大少,属下是来给少奶奶送文件的!”

    冯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杨高立刻快速走了出去,生怕大少一个不耐烦,把他给踢飞了。

    宋以蔓解释道:“我看杨高跟周彤很合适,所以有心撮合!”

    “你还管别人呢?”冯谋很是不愿意管别人的破事儿。

    “顺便管一管嘛!我们今天去哪儿住?”宋以蔓问他。

    “回家住!”冯谋走过来揽了她的腰说:“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这么好?”宋以蔓笑着说。

    “是哈,老公哪天不好?”冯谋带着她往外走,说道:“赶紧想想,要吃什么?吃完饭我给你按摩,包管满意!”

    宋以蔓警惕地问:“老公,你不会晚上有什么企图吧!”

    “不会不会,知道你刚出门回来,累了,我让你好好休息,没企图,绝对没企图!”冯谋立刻保证道。

    宋以蔓就奇怪了,这厮又算计什么呢?话说他一这么好,就绝对没什么好事啊!

    冯谋也有他的小心眼,他出手为难司氏,那也是一时的事,他不可能保证司拓一直不见他老婆,所以他只能这几天把老婆伺候好了,到时候司拓说了他当家主的事,他老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是不是?

    作孽太多,现在可是受罪了!

    宋以蔓还是不太相信,一直保持着警惕性。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冯谋说到做到,晚上做了她点的几样菜,然后睡前又给她按的舒舒服服的,一直按到她睡着,第二天起来,宋以蔓简直是意外极了。

    并且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冯谋似乎打定了真是让她休息一般,水都给她倒好,天天晚上按摩,手规矩极了,不该碰的地方绝对不碰,这男人如此的自律,她真怀疑他受了什么刺激,这么不正常了?

    伺候了几天,晚上按摩时间,冯谋一边小心给她按摩,一边问她:“老婆,这几天你对我的表现,还满意吗?”

    宋以蔓舒服地闭着眼说:“满意,话说老公啊,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是不是你背着我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你说出来,我保证不打你哈!”

    通常这句话的心里话都是,“我保证不打死你!”

    宋以蔓更是这样,但是女人呢,想套出男人的话,当然要承诺什么了。女人说了不算,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冯谋赶紧说道:“啊!老婆,我现在这么自觉,怎么可能背着你干坏事呢?我的身边现在都是男人啊,工作都是杨高跟我汇报的,秘书都不准进我的办公室呢!”

    “哦?这么自觉?”宋以蔓睁开眼,觉得这不可能吧!

    这也是冯谋刚刚规定的,目的就是讨老婆欢心!

    “真的,欢迎老婆随时突击检查!”冯谋立刻非常正式地说。

    这就奇了!宋以蔓多少相信了,她点点头说:“好吧,我信了!”

    冯谋赶紧问:“那老婆,你说,我这几天表现是不是特别好?”

    “是啊!”宋以蔓肯定了他的表现。

    “那老婆,你心里是不是没有一点儿气了?我知道之前呢,是我做的不对,我冷静下来,才想到,自己打自己,那是我心甘情愿的事儿,明明就是我不对了,我干什么要为难你呢?当时我是气糊涂了,你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啊!”冯谋说的心平气和,十分的诚恳!

    真是奇了,这绝不是冯谋的作风啊!冯谋这样,要是做了什么错事儿,那绝对是闭口不提的。从来没有说把以前过去很久的事儿再翻出来跟你低头道歉!

    宋以蔓不知道冯谋到底是因为什么,于是先点头说道:“嗯,这事儿过去了!”

    这些日子他的表现,也足以让她翻篇不提过去了!

    冯谋心里一松,跟着说道:“老婆,司拓那小子可是不安好心,他要是没事儿跟你凑乎,你可千万别上当!”

    宋以蔓笑道:“司拓能你这么如临大敌啊,以前你也没忌惮成这样啊!”

    “啊!他这小子,太狡猾了,你就答应我吧!”他绝对不先说司拓成家主这事儿。

    “行行行,答应你,我也不喜欢他,你就放心吧!”宋以蔓看着他,挑了下眉说:“我就喜欢你一个!”

    嗷嗷嗷!他老婆这是又在调戏他吗?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立刻口干舌躁,但是一想到自己得让她好好休息,又得忍着,这叫一个痛苦啊!

    宋以蔓早就看出他那点小心思了,一只手托着头,侧身躺了过来,一只脚向上一滑,来个玉体横陈,笑着说:“老公,还等什么呀?来吧!”

    嗷……

    扑!

    歇了这几天,也缓过劲儿来了,基本的保证还是得有的,更何况她也有需求啊!冯谋这样懂事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让宋以蔓这心里爱意激增,瞬间就有了感觉!

    冯谋这是看司拓的麻烦解决的差不多了,这招也不能总用,所以他想到在老婆身上下功夫,一劳永逸!

    他还是很聪明的,知道怎样比较方便解决麻烦!

    第二天,司拓果真登门了。

    宋以蔓十分好奇,司拓到底有什么秘籍,让冯谋当孙子当成这样?

    司拓经历千山万水,总算见到了心中的她,千言万语想说,最终只化成一句话,“我现在是家主了!”

    不是他心急,而是这话揣了太久,早就想说的,现在先不赶紧说出来,他又怕出什么幺蛾子!所以他赶紧第一句话说的就是这个!

    宋以蔓惊讶极了,怎么说呢?司家的家主是司拓的父亲,司拓这次回去,显然是被家主禁止来Y市的,如果司拓是家主了,那他爸又怎样了?难道司拓他对他爸……

    宋以蔓简直就不敢想,因为那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

    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司拓目光坚毅地看着她说:“蔓蔓,我终于可以和冯谋并肩,追求你了,我能给你幸福了,我现在能自己说了算了!”

    “等等!”宋以蔓回过神说:“承蒙您错爱,我已经结婚了,我对你也没有意思!”

    “蔓蔓,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喜欢我,上次是你自己说的,你忘了?”司拓一脸的深情。

    宋以蔓还没开口,但突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她要说的话,“你胡说,蔓蔓她喜欢的是我!”

    出现在门口的,是风尘仆仆的潘政!

    如果没有冯谋,潘政还不能如此顺利的出现在这里。这算是冯谋给司拓的最后一个阻碍了,把潘政给弄来了。

    反正都是要来的,所以潘政跟司拓一起出现,比一个一个出现对他要更加有利!

    这回冯谋也不管老婆是否乐意,让大黑偷偷放了窃听器,而他则在办公室里紧张地听着,生怕他老婆说出一句让他承受不了的话!

    宋以蔓一看到潘政也来了,头都大了,她又想起来那天冯琮的事,她让这两个人给吵的,差点揪自己的头发!

    男人吵架,也真让人抓狂!

    “潘政,又是你!”司拓皱眉说:“你从夏威夷赶来了?”

    这是讽刺!

    潘政不甘示弱地说:“你不是早就在Y市,怎么今天才见到蔓蔓?你们司家的麻烦解决完了?”

    显然刚回来的潘政已经提前了解了Y市的情况,冯谋他是暂时比不了的,但司拓他可不能让这人占了先机。

    宋以蔓终于受不了,叫道:“你们俩都闭嘴!”

    “蔓蔓!”两人同时叫道。

    宋以蔓抬起手说:“好吧,我来解释一下那天的事情!那天其实就是为了灌醉冯琮!”

    她大概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后来你们也应该看到新闻了,冯琮和白漫汐睡到了一起,那就是我跟冯谋的目的!”

    潘政跟司拓都是一脸受了打击的表情,潘政不相信地问:“你说你就是为了拿我当挡箭牌的?”

    司拓一脸失神地说:“我不相信、不相信!”

    宋以蔓说道:“事情就是这样,你们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她决定分个解决,先看向潘政,问他:“如果你想让我们连合作伙伴都没的当,那你就继续这样!”

    潘政已经回过神来,这些天他承认,他并不想清醒过来。可是他现在又明白,她说的都是真的。他沉声说道:“好的,我明白了。既然一切都是误会,那我也不会死缠烂打,我们之前,还回归到以前的状态,我先走了!”

    最起码也得保证两人可以有联系,随时能够看到是吧!

    说实话,如果不是当初在她困难的时候,潘政帮助过她,她也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虽然开始她并不相信潘政会把她掳走,但是回来后想想冯谋当时紧张的样子,如果不是真的,像冯谋那么得瑟的男人,怎么会紧张成那样?所以她还是选择相信冯谋。

    她觉得自己以为了解潘政,但实际上,她并没不了解他。最起码她并不了解他狠的那一面,从今往后,慢慢疏远那也是肯定的。

    面对司拓,可不像对潘政那样了。对于司拓,她向来都是不客气的。

    她看向司拓,问他:“你也看到了,一切都是误会!”

    司拓和她没有业务往来,相信现在再跟她有业务往来,她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她不如走自己的路,也许会有惊喜,不跟潘政学。

    于是司拓说道:“蔓蔓,你有拒绝我的权利,我也有追求你的权利!”

    “我已经结婚了!”宋以蔓看他还在坚持,不由心中有点不耐烦。

    她不喜欢无所谓的暧昧纠缠,她希望自己的生活简单一些,虽然她的男人是冯谋就注定她的人生不可能简单。但尽量吧,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搞得复杂!

    司拓听了她的话,说道:“那又怎么样?谁说结婚了就没有再选择的权利了?”

    “我不会婚内出轨,也不喜欢心灵出轨,我爱的男人是冯谋,这一点我十分的肯定,司拓,你这不是追求,你已经对我构成了骚扰,我有权告你的知道吗?”宋以蔓毫不客地说。

    “哦?我怎么骚扰你了?你别以为我不懂法!我会拿捏自己行为的尺度,我就是想告诉你,宋以蔓,我爱上你了,而我不会放弃!”他正了正自己的领带,一双星眸灼灼地看着她,目光中,带着侵略感。

    “看到没有?我为了你,不惜自己争得家主之位,你认为我会轻易的放手吗?等着接招吧!我会比冯谋更加适合当你的男人!”说罢,他转身离开。

    震撼!带给宋以蔓的,就是这两个字!

    怎么说呢?一个男人在你面前这样的表白,换成哪个女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如果她没有结婚,没有爱别人,那或许感动也是可能的。但现在她的身份是个结了婚的,回过神来,只有烦恼跟隐忧!

    她怎么招惹的他?她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呢?真头疼!

    同样被震撼到的,自然还有冯谋了,他头疼死了!司拓这可是个难缠的主儿。他不能把司拓怎么着,要是司拓对他老婆死缠烂打,那可怎么办啊!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宋以蔓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想明白冯谋这些日子当乖孙的理由。司拓当了家主,就没有能够制约司拓的人了,司拓如今的行为让冯谋感觉到了危机。

    她不由笑了,这人啊!真是觉得要失去了才会要珍惜,如果不是司拓家主这事儿,她是不是现在还给冯谋当孙子呢?真是好笑!

    不过这事儿她说过去,那也就过去了。看冯谋后面的表现吧,如果再犯贱,那她不妨收拾收拾冯谋了。不过想来这段日子,冯谋表现得都很好。

    冯谋那边正在头疼,还没想出办法来,吴梅芝就出现了。

    吴梅芝干什么来的?当然是问冯琮那件事的,她还没来及问他,他就跑去度什么假了,是在躲冯琮的事儿吗?

    冯谋看到老妈,十分的不待见,他现在正烦呢,没心情应付老太太!

    吴梅芝一看自家儿子这不正经的模样,心里的气就往外冒。她的眼睛也跟着立了起来,问他:“冯谋,你说说,冯琮那事儿是你弄的吗?”

    “什么事儿?”冯谋问,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

    “冯琮跟白漫汐的事儿!”吴梅芝坐到了沙发上。

    “那件事儿啊,哪辈子的事儿了?您怎么才问?落伍了哈!”冯谋抖着脚说。

    又嘴贱了,总记不住!

    果真,一个靠垫从吴梅芝手中飞出,直接就砸到了冯谋的头上,“废话,我倒是想问呢,你好好的度哪门子假呢?我倒是找的着你人问啊!”

    “妈,您怎么总这么暴力?我度假又有什么不好?不度假您孙子能出来?”冯谋捂着头不满地叫。

    又一个垫子扔了过去,吴梅芝的声音更气,“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这事儿?别总拿孙子、孙子说事儿,我问你,这回蔓蔓能怀上吗?”

    “她能不能怀上,那您得问她啊!”冯谋捂着头恼火地说。

    “行,我问问她,你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吴梅芝说着就站起身。

    冯谋一想坏了,他根本就不想要孩子,度假期间自然也是采取措施的,那女人刚忘了孩子的事儿,这俩女人要是凑一起,一拍即合了,那他还有活路吗?

    这老太太他一直惹不起!那女人他现在正给人当孙子呢!他可不能自找麻烦!

    想到这里,他赶紧说道:“妈妈妈,您跑题了是不是?不是说冯琮的事儿呢,怎么扯我身上来了?”

    “死孩子,不是你扯的,难道还是我扯的?”吴梅芝又四下找东西扔他。她很少亲自打他,因为嫌手疼,看他天天站不直溜,那肉死硬,真是不解!

    “行,我扯的,赶紧说大哥的事儿吧!那就是我干的,谁让他老给我找麻烦?赶紧结了婚不是正好?”冯谋承认了。

    “那你倒跟妈提前打个招呼啊,这样弄的我多被动?”吴梅芝问他。

    “啊!这又不关您的事儿,跟您打什么招呼?”冯谋说道。

    “什么不关我的事儿?人家说是你指使白漫汐这么干的,还问我呢,我当时就不知道怎么答了!”吴梅芝埋怨道。

    “啊!不承认得了,让他们不明白问我来,管他们那个去呢!”冯谋随意地说完,然后说道:“啊!刚刚度假回来,工作好多啊!”

    这是暗示说呢,老太太,您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好忙的说!

    吴梅芝能看不出她这儿子怎么想的?她笑了笑说:“行,你工作吧!我回去了!”

    要是不提冯琮那事儿她都忘了,这小子是怎么气她的?她掐指一算,她那宝贝儿媳危险期已经过去了,她总算可以给儿子搅和了,看看谁更厉害?

    冯谋是如愿把老妈给送走了,但是他怎么觉得老妈那表情,那么诡异呢?再说老太太每次都是把他弄得元气大伤,这回轻易就算了,这也不是她的style啊!

    晚上他就知道了!

    宋以蔓是已经知道婆婆要到她家住的消息,并且吴梅芝也和儿媳说明了理由,宋以蔓很是欢迎且配合,对于孩子这事儿,她乐意收拾冯谋。

    于是为了好好照顾婆婆,宋以蔓没到下班时间就回家收拾房间,准备晚上的菜单,让婆婆在家住的舒心!

    冯谋想着跟老婆好好谈情,不要让司拓成功插足,所以下班去接她,并且带了一束很是漂亮的玫瑰花!

    前台小姐一看大少捧着花儿来了,心里很是害怕大少没看到人发脾气,所以什么都没敢说,看着大少进了门,这才赶紧找周彤来救命!

    简直又是人仰马翻的架势!

    冯谋直接就走了进去,结果一进门,看见办公室里是空着的,并且,他看到什么了?

    啊!一大束玫瑰,比他的花儿还大,就那么大刺刺地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他立刻把自己的花儿扔了,然后大步走过去,一眼看到花中的卡片,拿了出来,眼珠子盯着卡片上的字,都要瞪出来了!

    “娇艳的玫瑰,送给如同玫瑰般娇艳欲滴的你!——爱你的司拓!”

    “啊!死人,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勾引爷的老婆,这花居然还比爷大,气死爷了!”冯谋气得哇哇大叫!

    司拓的花儿其实也是赶在宋以蔓下班前送的,宋以蔓并没看到,前台就给放办公桌上了。要是宋以蔓看到了,说什么也不会留的。

    冯谋赶的真是时候。不是他小气弄的花小,是因为上次她说了嫌花大搬不动,所以这次弄小点,结果丢了人!

    周彤匆匆赶来,一看大少生气了,真心想念杨高在这里的日子,如果杨高在,她就不用面对这么恐怖的大少了。

    周彤赶紧说:“大少,宋总说她提前回家了!”

    冯谋立刻转过头问:“她为什么要提前回家?”

    “不知道啊,她没有说!接了个电话,就提前走了!”周彤快速说道,生怕说慢了就变成死人了。

    玫瑰花、电话!冯谋一联想,就跟司拓联想到一起了!

    哇呀呀,他老婆跟司拓约会去了!等等?她说的是回家?难道是回他家约去了?不可能吧,这么大胆?

    不排除他老婆翻旧帐,打算拿司拓气他,所以把人弄家去了!

    一想到这里,冯谋就腿下跟开了飞机似的往家赶!

    周彤一看大少还没叫“死人”就走了,心想今天大少真仁慈,哪想到大少根本顾不上发脾气了!

    不得不说大少多疑,这想象力也忒丰富了一些,哪儿跟哪儿的都能让他给联想到一起?

    冯谋这边火急火燎地往家赶,家里吴梅芝已经到了,宋以蔓也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正在打算捉奸的冯谋,一进了家门,刚刚大叫:“宋以蔓……”然后就看到自己老妈跟自己老婆坐一起喝茶,谈笑风声的样子,他那话就拐了弯,“妈,您怎么来了?”

    吴梅芝眼睛一立,问他:“我怎么不能来?我想你们了,不能来看看?”

    冯谋释然地说:“哦,妈,您来吃个晚餐啊!”

    他是想着,老太太吃个晚饭就走的。

    “是啊!”吴梅芝说完,看他一松气,跟着就说:“最近冯家没什么事,我来跟你们住几天!”

    “啊?”冯谋这声音立刻高了八度。

    好容易等到老婆安全期,他还想着这几天作威作福呢,老太太在这儿住着,什么都干不了啊,还得偷偷摸摸的!

    吴梅芝的眼睛一立,问他:“怎么着?你是不想我住这儿?”一看儿子这反应,她更得意了,打定主意,说什么也得住下!

    “没、没有!”冯谋跟着说。

    宋以蔓笑啊,这时候是她觉得最解气地时候,冯谋还好是有人能治住的,这婆婆她一直都十分地崇拜!

    吴梅芝是打算让冯谋鸡飞狗跳的,于是不肯轻易罢休,说道:“我怎么看你的表情,就是不情愿呢?”

    冯谋立刻笑了,笑的那个难受,那个像在哭一样,“没、真的没!今天在办公室里我还想说让您来住两天呢!”

    “真的?”吴梅芝脸上有了笑意。

    “真的,妈!”冯谋点头,肯定地说。

    吴梅芝立刻笑不拢嘴了,说道:“哟,本来我想住两天就走的,难得我儿子这回这么懂事,那我就住七天再走!”

    七天?他老婆的大姨妈就来造访了!冯谋真想抽他自己嘴!

    刚才周彤已经跟宋以蔓汇报冯谋刚刚异样的表现,宋以蔓又听说司拓花的事,明白冯谋这是一进门就想捉奸呢!这男人的思想啊!永远就是这么龌龊!

    于是宋以蔓笑道:“老公,我也希望妈在咱家多住两天呢,妈一给我打电话,我就赶紧回来安排了!”

    原来他老婆是因为这个才早回来的。冯谋心里就想,幸好他刚才没嘴快骂出来,不然误会了老婆,老婆真跟司拓约会去,他不得哭死?

    宋以蔓现在也不想着收拾冯谋了,婆婆在这儿,还用她出手吗?这回她得好好观摩观摩婆婆是怎么收拾老公的,学好了以后可以举一反三!

    冯谋要是知道他老婆的想法,估计要哭的心都有了!

    现在冯谋是在想,这老太太跟老婆住一起,他最担心的事儿发生了,怎么办?怎么把老太太给弄走?

    这次吴梅芝是不会轻易就走了的,惹了老婆难哄,惹了老太太,更难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