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将计就计加美人计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白漫汐跟着冯谋进了冯氏上了楼,她对这里并不陌生,以前她经常来,并且是根本就不需要通报,想来就来,那时候谁见了她不都尊称一句大小姐?

    然而一切的幸福美好都止于她离开这里的那一天。再回来一切全都变了!

    她在外地生活虽然无忧,可到底不如待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好,但她总是安慰着自己,她的谋哥哥不会忘了她!

    这就是信念!但是信念抵不过他结婚,那种痛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进了冯谋的办公室,她回过神,自己现在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奢望,只希望能够把冯琮留住!

    冯谋坐到沙发上,也没让她坐,闲闲地问她,“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白漫汐立刻说道:“最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我看他很累,所以就给他倒了杯水,但是没想到他闻了一下那水却没有喝,放到一边儿了,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

    “鼻子倒是挺灵的哈!”冯谋说着眼底掠过了一丝阴狠!

    白漫汐立刻说道,:“可是我闻了那水,没有觉得有味道呀!”

    冯谋嗤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漫汐立刻没敢再问下去,而是问道“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呀?”

    冯谋想了想然后说道:“近几天我会找机会把他灌醉的,到时候你自己把握机会!”

    白漫汐听了一喜,然后说道:“谢谢堂哥!”

    这个时候宋以蔓已经接到了照片,她举着手机,一张一张地看。其实照片就两张,她只是看完这张又看那张,看了那张再看这张!

    照片的场景在冯氏大楼前,一张照片是白漫汐仰头看着冯谋,另一张照片是两人,都是背影,并肩一起走进冯氏大楼。

    照片本身并没有什么暧昧。大概是角度的问题,这两个人怎么看怎么都有些关系不一般。如果宋以蔓一直介意冯谋与白漫汐,那她看了这张照片肯定是要生气的,但是现在呢?生气倒是没有,只不过她不明白冯谋为什么要将白漫汐带进冯氏大楼!

    宋以蔓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两张照片给冯谋转发过去,看看他的反应再说!

    刚把照片发过去,周彤就进来了,问她,“你干什么呢?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了!”

    本来是打算去开会的,却没想到刚要去会议室,就接到了这两张照片,所以耽搁了。

    “走吧!”她站起身和周彤一起向会议室走去!

    冯谋接到这个照片的时候,眼睛都要倒立起来了,他这才明白,想算计别人,他自己倒先被人算计了!

    一向都是他在玩弄别人的,现在成了被玩的那个,这心里能不羞愤吗?关键的是,他老婆现在怎么想?根本就没有犹豫,他立刻就把电话拨了回去,结果那边是无人接听!

    宋以蔓发完照片顺手就把手机放到桌子上然后去开会了,没人接听是很正常的!

    但是冯谋这边却不知道啊,他还以为老婆气的不接他电话了!

    他的目光直直地盯向白漫汐,那里面有嗜血、有残暴,还有毁灭!

    总之,看了这样的目光,白漫汐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奢望,甚至她在后悔,来找冯谋!

    “堂、堂哥…”

    结巴地说出口,在他那要杀人的目光中,她还是闭了嘴!

    “你和谁一起来的?”冯谋几近嗜血的表情,就连屋里站的二黑,都不由觉得有些骇然。

    二黑清楚,大少这是真的生气了,大少最气的,就是有人算计他。如果白小姐真的这样做了,那离死期也不远了!

    “我……我自己来的!堂哥,我不明白!”白漫汐小声地吸着气,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显然十分地害怕,整个人更是抖成了筛糠一般。

    一看这样子,冯谋便知道这白漫汐也是有人利用的,他还是能分辨出谁说真话谁说假话!他冷冷地看她一眼,说道:“以后没事别来找爷!”

    “可……可我若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己不会解决?快滚吧!”冯谋不耐烦地说着,人已经冲出了办公室。他得赶紧去找老婆,先把老婆哄开心了再说别的!

    冯谋飞奔到华曼,下了车一路直窜进门,那架势就跟打架似的,把前台小姐差点吓坐地上!

    大少发起怒来着实是吓人!

    冯谋横冲直撞的就闯到了宋以蔓到办公室,结果一推门,人懵了,人呢怎么没人?坏了,他老婆肯定是因为太生气所以要离家出走了!

    也是他太急了,完全忘了他可以先打电话给大黑问问!

    他又重新返回来,瞪着已经吓坏了的前台小姐问,“我老婆的人呢?”

    前台小姐吓的嘴唇直哆嗦,只是太害怕了,哆嗦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眼看公司又要被冯谋弄得鸡飞狗跳,幸好听见冯谋声音的大黑出来了,说道“大少,少奶奶在会议室开会呢!”

    没离家出走就好,冯谋这心放下一半!

    宋以蔓听到声音也出来了,看到冯谋满头大汗,头发都被汗,弄得又湿又乱,还喘着粗气,像是刚跟谁打过一架似的!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宋以蔓不解地问道。

    “啊,老婆!”冯谋叫着走向她,刚要低三下四地解释,便感觉到这里人太多了,不那么方便,于是他拽了她的手,往她办公室里一边走一边说:“你先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宋以蔓看了眼办公室门口的员工,不由说道:“我正开会呢,你不行先等会儿?”

    她的员工都等着她,工作效率得多低?

    周彤忙说:“没关系,你先忙吧,我们先工作,一会儿你忙完了,再通知我们!”

    周彤心想,她够善解人意的吧!大少您以后对我们别那么凶了,吓不起啊!

    冯谋一听这话,更不客气了,当即把人给拉到办公室门里去。不过这厮不懂得什么叫感激!

    宋以蔓说他:“我还得工作呢!”言下之意就是对他这种行为十分的不满。

    冯谋立刻说道:“老婆,关上门,你愿意打就打,愿意骂就骂,千万别不接我电话!”

    本来他想说的是千万别离家出走,可转念一想,她又没离家出走,万一人家没有这念头,他不是提醒她了?于是他便临时改成了别不接电话!

    宋以蔓看眼手机,想起照片之事,不由起了逗他之心,笑着说道:“哟,刚跟美女聊完天?”

    “屁!”冯谋一着急,脏话脱口而出。

    宋以蔓一瞪眼,冯谋立刻就蔫了,好声说道:“老婆哈,我这不是着急嘛!我的意思是说我跟她没什么,是她主动来找我的!”

    “我知道,你的小汐妹妹巴不得天天陪你上班呢!”宋以蔓一脸醋意地说。

    看着冯谋疯了一样地跑过来,她当然相信冯谋的心意,这醋意只是故意表现出来的。

    “啊,老婆,我发誓……”说完,他又想到自己发誓她不相信,于是改口说:“不发誓了,老婆你听我说哈!她找我是问我,怎么才能让她嫁给冯琮,没想到被有心之人利用,拍了照片。不过我跟她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她这样说了,你就让她上楼了?那在办公室她没有借机哭诉一下,投怀送抱吗?”宋以蔓问道。

    “他敢?踢出去给她!”冯谋立着眼说完,赶紧又软声说:“老婆,她就没敢!这事儿吧,还有前奏的!”

    “哦?”宋以蔓意味深长地拉了声音,听着怎么就那么暧昧。

    “啊呀,不像你想的那样啊!”冯谋一边摆手一边着急地说:“上回你中了药,又那么碰巧地让冯琮给救了,爷就想呢,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地事?”

    宋以蔓心想,这的确符合冯谋的多疑。于是她问:“你怀疑杨双美那样做是冯琮指使的?”

    “不错!我就给了白漫汐那种药,就是和你中的那种药一样,无色无味,不过仔细闻,会有一种水的漂白粉的味道。我说让她下给冯琮,这样她就能顺利嫁给冯琮了。她今天来找我说,计划失败了!”冯谋快速地说,一边说着一边小心观察着老婆的表情,生怕老婆脸上露出一丝不信或是怀疑的目光。

    不过宋以蔓现在很投入,完全没了怀疑冯谋的心思,脑子早就让冯谋的话给带走了。她想了想跟着问道:“冯琮拆穿了白漫汐的把戏吗?”

    冯谋点头说:“肯定是!白漫汐说,冯琮端了水闻了一下,本来打算喝的,但又不喝了,把水放一边了。如果冯琮不知道这种药的话,怎么会这么警觉?再说,今天谁哪知道白漫汐会来找我?还会拍下照片传给你看?肯定是冯琮无疑了!再说,除了冯琮,谁又敢随便这么做?”

    宋以蔓说:“可这都是你的推理,也不能证明这事儿就是冯琮干的是不是?不过照你这么说,他的嫌疑的确很大!”

    “是哈!肯定是他,就是没证据而已!爷说呢,杨双美那娘们怎么可能让她的女婿去当那个垫背的?这就是冯琮干的。他就不会让张剑那小子得手,他趁机进门,装成救你,然后借机占有你,报复我!就是这样!”冯谋言辞凿凿地说!

    宋以蔓点点头说:“老公我觉得你分析的还是不错的!我也这么认为!”

    冯谋眼前一亮,立刻开心地问:“老婆你是相信我了吗?”

    宋以蔓笑道:“我没有不相信你,刚才跟你开玩笑呢!”

    冯谋一听就炸刺儿了,说道:“你没不相信爷,那你不接电话?你不知道爷打你手机要打疯了?”

    宋以蔓看眼桌上的电话,走过去拿手里一看,果真有不少的未接来电,全是冯谋的,她说道:“我开会去了,没拿手机嘛!再说你让大黑跟我身边干嘛的?难道这功能都没有?”

    冯谋一哑,完全忘了大黑的存在,当然这种冒傻气的事儿,他当然不能承认了。于是他说道:“我怕你生气,想好好哄你嘛!”

    “我哪有那么小心眼?我要是真的生气,早就杀过去砍人了,还能自己生闷气?你放心吧!”宋以蔓听了冯谋的话,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冯谋一听,完全没听出她心里有要离家出走的意思,便想着他这老婆就是跟别人不同,不会动不动耍小脾气玩失踪,他喜欢的就是她这种,哪怕是打大一场,但见到了人,就会无比踏实!

    冯谋揽了她的肩说:“老婆哈!我是肯定不会背叛你的,也不会看上别的女人,不管谁跟你说什么,做什么,看什么,你都别生气哈!”

    宋以蔓斜眼看他问:“怎么着?你以前作孽太多,把柄给人握得太多了?”

    “没哈,爷就是就事论事!”冯谋赶紧说道。

    他脑子里很用力地在想,以前都做过什么事让人捏把柄了?说实话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有把柄,现在想起来真是悔死了。那时候没事那么嚣张干什么?不是作死是什么?现在可倒霉了!

    宋以蔓并不知道冯谋那么丰富的脑部活动,她不由又问道:“老公,你给堂妹支的什么招?”

    冯谋说道:“爷说让人灌醉了冯琮,然后叫白漫汐和他……”

    “可是现在大哥肯定察觉到了,防备着你呢,他会让你灌醉?”宋以蔓不解地问。

    “啊……”冯谋张了嘴,拉长声音说:“这个呢,是有点难度的,不过呢,也不是不可能!爷找工作上的事儿,冯琮虽然能喝,但也喝不倒一桌人吧!”说完,冯谋拍腿说:“大不了爷让一群人押着他,灌醉,要不打昏,反正让他躺床上,办法多的很!”

    宋以蔓的表情无不鄙夷,她说道:“你能不能别总用这些土匪的办法?你不是一向挺自称高雅的,就不能找个办法?”

    “高雅的……”冯谋摸着下巴说:“美人计?”

    他正想着,找谁来干美人计这活儿呢?

    宋以蔓高兴地叫:“你这办法很好啊!我看就美人计!”

    被老婆赞扬了,冯谋很开心,立刻点头说:“老婆你也觉得这办法很好?”

    “当然了!你想啊,他光想着我们肯定因为照片的事吵架了吧!然后他肯定会来找我吧,我就借酒浇愁,然后趁机……”

    冯谋刚听明白,他没敢听完就打断她的话,“老婆等等,我怎么听着这意思,美人计要你去?”

    “是啊,当然得我去了,我这还有一个名儿叫将计就计,这可是计中计啊!”宋以蔓非常得意自己的设想。

    “啊!不行!”冯谋尖叫了起来。断然否定。他老婆跟冯琮喝酒?然后……

    “不是,万一结果是你醉了,不是冯琮醉了,你不是要被他占便宜?”冯谋这下是扯着嗓子喊了,他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说道:“不行不行不行!”

    宋以蔓斜他,“小看我酒量是不是?”

    冯谋眼珠子一转,问她:“老婆,你要是想证明你的酒量,就跟我证明吧,咱俩现在喝去!”

    他心里想的是,等她喝醉了,嘿嘿嘿嘿……

    “呸!谁跟你喝?我跟你说正经呢!”宋以蔓拍了他一下说:“你想啊,这计多好?不然你根本没地儿找人灌他!再说只有他醉了才能酒后乱性,你让人把他打昏,他知道是你干的,肯定不会娶堂妹!”

    “那我也不能舍出老婆去!”冯谋嘟嚷着,十分不情愿,反正他就是不同意!

    “你不会在房间里安个摄像头,你就在隔壁坐着,一看情况对,赶紧过来啊!再说我对我的酒量可有信心的很!还有啊,你想想,等冯琮娶了堂妹,你也不用再担心不是?这口气出得多爽?”宋以蔓一口气说完,这才想起来,冯琮不是喜欢白漫汐的?为什么不娶呢?

    不过这不是重点,喜不喜欢的她不管,反正冯琮娶了老婆就没功夫总盯着自己了不是?

    又是保证又是诱惑又是出主意的,这三点让冯谋动心了。

    宋以蔓最后再来了一招激将法,说道:“老公啊,你不会认为你没有能力保护好我吧!”

    “屁……以……不是……”

    在老婆的瞪视下,他那不雅的词转了几道的弯,然后声音终于像屁一样消失在空气了。

    “反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反对也无效,我们现在开始!”宋以蔓说完就低头找!

    冯谋还没反应过来,心想着什么就开始了?他还不解地问:“老婆你找什么呢?”

    宋以蔓看到墙边放着的网球拍,这是她偶尔和周彤去打网球放松的家伙,她立刻就拎了起来,向冯谋招呼去,一边抡着一边还叫道:“给我滚,解释也没用,我才不信你!”

    “呀……老婆,这……”他想说的是,这就开始了?只不过他老婆打网球肯定很好,动作忒快,他根本就顾不得说话,说完这话,肯定就挨打了。

    他被打得往后退,退到门外,宋以蔓步步紧逼,然后抡着拍叫:“别叫我老婆,叫别人老婆去,出去……”

    本来以为两人肯定没事的大黑二黑,正在外面聊闲天,现在兄弟俩想聊个天也不那么容易了,白天都各伺候自己的主子。

    结果门一开,大少狼狈地就让少奶奶给打出来了,都一脸的目瞪口呆的样子。

    二黑条件反射地就往上上,大黑发愣,没拉住人。

    宋以蔓一拍子抡过来,二黑吓得赶紧往后一躲。

    “怎么着?还想跟我动手不成?赶紧跟你主子一起走人!”宋以蔓瞪着眼睛说,看起来十分地气势汹汹!

    大黑赶紧拽二黑一把,心想着这小子不想活了?居然敢在少奶奶面前拦人?

    一转眼冯谋被宋以蔓给赶到了外面,他顿时觉得没面子,脸上挂不住了。现在他算看出来了,他老婆打定主意要这么干,他不管用软的还是用强的都不管用。

    于是他只能冷下脸说:“行,你就这样!”

    说轻了不行、说重了怕老婆回头算后账,真是愁死他了!女人要这么聪明强势干什么?都这样了,要男人有用吗?

    “就这样,走,爱找谁找谁去!”宋以蔓骂着,还把网球拍一扔,这下好,真砸他头上了。

    宋以蔓是想着,一点都打不着太假了是不是?就算是演戏也要敬业不是?

    可冯谋那边就气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好啊,这个女人还真能说的出来、做的出来,太狠了啊!

    宋以蔓可不管那么多,转身就进办公室了。

    二黑发蒙地问:“大少,现在怎么办?”

    到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能将计就计了!冯谋没好气地说:“什么怎么办?难道让爷求她去?不识抬举的娘们!走!”

    他也就只敢在外面骂骂,出出气,这骂的声音还不大,生怕人家听见一样。

    二黑心想,他家主子怎么有一种窝囊的感觉?这个念头很快就闪过了,他不敢想!

    宋以蔓回了办公室,已经看傻了的众人都被老板这剽悍的举动给震住了,一时间谁也反应不过来。

    还是周彤反应很快,一路跑到宋以蔓的办公室,叫道:“行啊,露脸!”

    这是夸她呢!宋以蔓笑了!

    周彤接着翘起大拇指说:“一点都不比街头干架的泼妇差啊,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厉害!”

    宋以蔓脸色一冷,训她:“光看热闹呢?工作呢?”

    周彤笑着说:“这么热闹,谁还有心工作啊!不敢看的也都把耳朵伸出来了!”

    宋以蔓抚额,“我的形象都毁了!”一时兴起演这戏,值还是不值?她那优雅端庄的气质啊,立刻荡然无存了!

    “哈哈,你还记得形象?”周彤笑得很是无良!

    “赶紧的,接着开会去,走!”工作还是重要的,接下来要应付冯琮,所以捡着空赶紧工作。

    这次她记得拿手机!

    冯谋虽然气虽然郁闷,但他还是赶紧去布置房间了,到时候他老婆真的跟冯琮喝起来了,不能有一点的纰漏,不然后果可是让他承受不了的。

    虽然不情愿,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老婆这是良计,也只有这样,冯琮才不会起疑!

    果真,让宋以蔓料想的不错,前台打电话进来,说冯琮到了。

    宋以蔓还在会议室里开会,她没有出门,而是给冯谋发短信,“人已到,你准备好没?我要去哪儿吃?”

    冯谋赶紧给她发了地址,然后说:“再给半个小时时间过来!”

    他什么时候发过短信啊!简直忙的是手忙脚乱,发个短信就跟打架似的,你手动就行了,脚还着急地跟着乱动帮倒忙!一旁的二黑很想笑,但是想到结果很悲惨,所以只能憋住忍了。

    冯谋的短信总算是发完了,他长长地呼了口气!

    “都赶紧的、赶紧的!利索点!”冯谋扯着嗓子命令。

    地方就选在离她公司不远的餐厅里,毕竟来这里吃饭,也说得通。冯谋还是设想周全了的!

    宋以蔓看到冯谋回的短信,然后把剩下的工作都商讨完毕,这才说道:“行了,散会吧!”

    宋以蔓在会议室酝酿了一下情绪,让自己看起来很是生气的样子,然后才走出会议室。

    她走到前台,冯琮在那里等着,他没有坐,负着手看墙上的公司简介,听到前台小姐叫“宋总”二字时,才转过身来。

    宋以蔓这才看清了,冯琮穿着的浅灰色衬衣上,打着的深灰的领带上,夹着的,竟然是自己曾经送给冯琮,然后又收回退掉的那个领带夹。

    她有点不解了,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明目张胆告诉她,他来钻空子的?

    想到这里,没好气就不用再刻意装,她说道:“大哥,您有事儿?”

    的确是没好气的!

    “怎么?心情不好?”冯琮冷凝的眼看向她,面色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但语气还是带着一丝关心。

    “有事我也不和你说,你们冯家没一个好男人,有什么事赶紧说,不说我还要工作!”宋以蔓语气很差地说。

    这下你脸皮还能再厚下去?宋以蔓就不信了!

    没想到冯琮竟然笑了!罕见啊!这位大哥一向冷面,见到他笑,简直就是很难很难的!

    “不用说,肯定是冯谋惹你了!让我猜猜是为了什么?”冯琮说完,又说:“小汐跟我说,她去找冯谋了,想再试一试,大概你因为这事儿吧!”

    宋以蔓不得不承认,如果刚才冯谋不来找自己解释,听了这话,再加上照片,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办完。人呢,有时候再理智,也抵不过联想,有时候人的想象力,是很可怕的!

    宋以蔓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抿了抿唇说:“大哥,你今天是来找麻烦的?”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关心你!”冯琮深深地看着她,毫不掩饰他眸中掩藏的灼灼眸光。

    这目光,真让她不适,她敛着眸说道:“大哥,我并不想看!这对我来说,是负担!”

    “我可以陪你聊聊天,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你也不用想太多。我是我、你是你,你想了解什么,我也可以毫无隐瞒地告诉你,怎么样?”冯琮就不相信,她不想了解以前的冯谋!

    宋以蔓脸上露出动容表情,她无意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大概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她低下头,心想着怎么应付这这十分钟?

    “这还要想?”冯琮笑了,跟着说道:“你也有交朋友的权利,心情不好,找朋友倾诉一下,不是很正常的?再说你如果因为男人心情不好,当然是找另一个男人说了,毕竟男人才能了解男人的心理,你说是不是?”

    宋以蔓真不知道,这位大哥口才可真好,简直是浪费了,他该当个讲师之类的!

    “好吧!”宋以蔓松了口,说道:“我去把工作安排一下,大哥你先坐会儿稍等一下!”

    冯琮心中一喜,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又冷又酷又严肃,他点头说道:“好,你去吧!”

    宋以蔓回了办公室,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马上给冯谋打过去电话问他:“你那边怎么样了?”

    冯谋说道:“老婆,还是算了吧!”他怎么都不想让老婆为饵!

    宋以蔓没好气地说:“现在谁跟我说算了,我跟谁没完!”

    冯谋一听,赶紧说道:“没没没,都安排好了哈!”

    宋以蔓一听,心情大好,然后她高兴地说:“老公,等咱设计成功了,回家有赏啊!”

    “什么赏?”冯谋听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回家再说!现在说正事儿,我们可过去了!”宋以蔓的声音,还没温柔半分钟,又严厉了起来。

    “过来吧!记好地儿,别记错了!”冯谋说道。

    “知道了!”宋以蔓说完,挂了电话,她拿了解酒药吃了两粒,然后装模作样地叫周彤进来,安排了点儿工作。

    周彤一脸八卦,好容易说完工作,刚想问八卦的,宋以蔓已经站起身说:“有问题回来再说,我现在没功夫!”

    说着,她走了出去。

    周彤一脸的郁闷。

    冯琮还是没有坐着,他仍旧看墙上的简介。

    宋以蔓也不知道,墙上究竟有多复杂的东西,要看这么半天?

    “走吧!”宋以蔓说着,跟着说道:“反正也中午了,我们就在附近吃点算了!”

    “行,你安排吧!”冯琮说道。

    宋以蔓带着冯琮走到餐厅,然后要了包间,走到门口的时候说:“大黑,你在外面等着吧!”

    大黑可不知道少奶奶跟大少的计划啊!他刚才可是看到少奶奶跟大少吵架了,于是他不放心地叫了一句,“少奶奶?”

    “要么等着,要么回冯谋身边去,你自己想吧!”宋以蔓说着,进了门!

    大黑一脸的着急!

    冯琮抬了下眉,抬着步子走进屋去。

    无形中,大黑给这事儿增加了许多的可信程度!

    房间不算小,一张大大的圆桌,其实本来桌子没那么大的,但冯谋嫌桌小,两个人坐对面太近,所以让服务员找张最大的桌子放里面。他恨不得要那种坐对面得喊着说话的那种桌子!

    冯谋那边的房间可就热闹了,房间里呆了十个人之多,有专门盯着各个角度显示器的,有听使唤的。反正搞得跟欧美谍战大片儿似的!

    “都给爷盯仔细了!”冯谋的头就差塞显示器里了,他磨着牙,心想,婆娘,爷看你坐在哪儿?

    要是你敢坐冯琮身边,那他现在就冲进去收拾你一顿!

    宋以蔓也在想这个问题呢,她站着身说:“大哥,你坐!我先叫服务员!”

    她想着,他坐下了,她再坐下,他就不能换地儿了不是?

    冯琮勾起唇角,宋以蔓总觉得他看清了自己的心思似的。她赶紧叫了服务员,随意点了几个菜,然后说道:“拿瓶酒来!”

    冯琮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宋以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大哥,心情不好,我就爱喝点酒。你喝吗?”

    “弟妹还真是异于常人啊!”冯琮感慨一声,然后说道:“我陪你喝!”

    宋以蔓坐在冯琮的对面,隔着一张大桌子,心里无比有安全感。

    冯谋的心现在也落在了原地儿,哼哼着说:“婆娘,算你自觉!”

    冯琮唇边的笑意加大,他问道:“弟妹,你觉得菜摆在中间,咱们能够着吗?”

    这是调侃桌子太大?

    宋以蔓问他:“大哥这是嫌我点的菜少了?”

    冯琮摇头,笑着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坐过来点还是我坐过去点?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是调戏?

    无语了!宋以蔓说道:“大哥,我还是觉得这样坐比较好。毕竟你是我丈夫的哥哥,太近了,会让人安全感尽失的。这不是说不信任您,是我的心理作祟!我就是这么守本分自觉的女人,抱歉!”

    不知道冯琮听了是什么感想的,反正冯谋听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自觉?他怎么没看出来?这是个多让人操心的女人啊!

    冯琮敛了眸说:“弟妹,你不觉得冯谋不自觉,你自觉,这样很不公平吗?”

    靠,这就开始了?冯谋瞪着眼,生怕错漏一眼,错听一句。

    宋以蔓想了想问:“难道我也要在外面招花惹草?”

    这句说的很是迷惘!

    冯谋突然感觉到,这局怎么对自己一点利都没有?冯琮出点子损招,他老婆是不是学的更多?他真想冲过去,但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上,他要是破了老婆的局,相信老婆肯定会砸了他的!

    忍、他忍!

    TMD忍者神龟!

    冯琮靠在椅子上说:“婚姻贵在公平,反正谁对我这样,我就对谁这样!”

    “可是女人这样,会不会觉得不守妇道?”宋以蔓迷惑地问。

    “这有什么?难道男人花心是应该,女人花心就是不守妇道?我可不这么认为!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就是应该不断的让自己的魅力得到证明与肯定。”冯琮慢条斯理地说。

    宋以蔓真是服了,劝她爬墙也能劝得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有道理啊!”宋以蔓点点头,然后说道:“那我应该找谁呢?没结婚的吧,好像会耽误人家一样!”

    冯琮一看她要上钩,立刻说道:“当然不能找已经结婚,结婚的男人和你在一起,完全是图心鲜、占便宜的,而没有结婚的男人选择面广,他要是和你在一起,那才是真心的,才是你魅力的体现!”

    宋以蔓心想,你就差说你自己了是吧!我偏不让你如愿!她就是故意的,看看这冯琮究竟能说出什么?

    她是入戏太深,完全忘了一墙之隔的是他的老公,而她这番理论,已经让冯谋气得牙痒痒,眼都绿了!想着各种办法,怎么折磨她,收拾她呢!

    这计要是成功了,功劳也不是她的,反而她要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简直是损人不利已的破招儿啊!

    二黑看的心惊胆颤,心想少奶奶这是真的活腻歪了!

    宋以蔓眼前一亮,说道:“有了,想到了,就潘政吧!他可是Y市跟冯谋并驾齐驱的单身黄金男啊!这样才能体现我的魅力不是?”

    冯谋那边儿已经嚷起来了,“啊呀呀,你早就盯上潘政了是不是?爷非得好好拷问拷问不可!”

    冯琮的唇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心想着这怎么就便宜了别人?

    “不好不好!”他说道。

    “怎么不好?”宋以蔓看向他说:“我看很好啊!我很中意潘政!”

    “哇呀呀!”这当然是冯谋说出的话,他跳着脚骂,“死娘们,你敢中意潘政?爷是谁?爷才是你老公,看来爷得找个有效的办法,让你记住爷是你老公!”

    呃……这男人的醋劲儿,简直滔天起来,比女人还要厉害!

    宋以蔓心想,大哥你好意思直接推荐你自己吗?脸皮要是这么厚了,她就服了!

    冯琮正在发愁想不出什么理由,服务员就进来上酒上菜,这可是救了他。

    冯琮赶紧给她倒酒说:“弟妹,我们先喝酒!”

    怎么着?这是想着反灌醉?宋以蔓说道:“大哥,我酒量不好,一会儿要是发酒疯了,你可千万别笑话,让我公司的人把我给扶回去就行!”

    冯琮听了这话可是心里一亮,他就喜欢她酒量不好!扶回公司干什么?当然不能轻易放弃这个好机会了!

    “放心吧!”冯琮说道。

    宋以蔓才不信,他都没问她公司的电话,明摆着就是敷衍,看来这大哥也是心太急了,连细节都顾不得了?

    宋以蔓喝了点酒说:“其实潘政真的很好,人帅,又正经!其实我本来就是中意这样的,没想到嫁了冯谋那样的!”

    “婆娘,等着,这下你死定了!”冯谋已经找不出词来形容他的怒意了!

    宋以蔓“咦”了一声问:“大哥你怎么不喝酒?不够意思啊,光等着看我笑话是不是?你得干了!”

    冯琮掩饰自己真正的内心,生怕她看出他的心思,于是说道:“是我不对,我干了!”

    还没怎么着,这稀里糊涂地喝了一杯酒!

    宋以蔓还没想到,她的美人计要是真成功了,这证明了什么?证明冯琮喜欢她,她不是更苦恼?这简直就是一件自寻烦恼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