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捣乱的人怎么就这么多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不用,周彤安生地睡了一晚的觉,我什么都没忙,睡的很好!”宋以蔓笑着说。

    一听冯谋让她回家睡觉,她就知道冯谋打的什么主意了!真行了,昨晚没吃到,还得惦记着一大早跑来截人,继续昨晚的事儿!她也算服了这男人了!

    别的不说,在这方面,谁的毅力都敌不过冯谋!

    千万别小看处男的躁动青春!

    冯谋这眼珠子就转呀转的,打了个哈欠说:“可是老婆,昨晚没你在身边,我一晚都没怎么睡着,你陪我睡一会儿吧!”

    他为自己想出的这个得意借口而自豪!

    “那可不行,晚上回家吧!今天周彤上午请假,我得处理工作!我先走了!”宋以蔓说着,利落地坐上车!

    冯谋赶紧伸手就想拉,不过这女人向来动作干脆利索,他的手还没够到,人家已经踩了油门蹿了出去。

    宋以蔓走的潇洒,留着冯谋在后面直跳脚,气得他大声吼道:“周彤,你个死人!”

    正在睡梦中的周彤打了个冷战,迷糊地以为自己在梦里都梦到大少来找她算账,她不由把被子裹紧,翻个身继续睡了!

    冯谋到底没有跟到宋以蔓的公司,大概是他有求的太多,所以就不敢再招惹这个女人。他暗暗想着,今天晚上肯定不能放过她!

    到了办公室,还是晚了!

    她刚进门,段华就跟着她走了进来!看样子段华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的,最起码他还在担心着周彤。

    不过一开口,宋以蔓这心就跟着凉了下来!

    “你能不能帮着劝劝周彤?我和她不可能!”段华淡淡地说,脸上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

    “你就不问问周彤,昨晚怎么样了?”宋以蔓看着他说。

    “问了又如何?即使她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娶她,或者是给她承诺些什么的。我绝不会娶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段华冷声说道。

    “你还真是够绝情的。不过,周彤也够执着,我都没办法说你们了!”宋以蔓问他:“你就真的不打算考虑考虑她吗?其实我觉得她还是很适合你的!”

    “有没有感觉我自己心里清楚!就是因为看在她是你的好友的份上我才来和你说一声,如果是别人我理都不会理的!”段华说完转身离开了!

    宋以蔓觉得这个段华还真是很高傲的,她不由心里为周彤暗暗的叹了声气!这样的男人,越是不理她,就越会让她痴狂,这大概是人性吧!宋以蔓很担心周彤跳这圈儿里出不来!

    周彤是下午上班的时候过来的,宋以蔓把她叫进来问:“怎么样?伤疗得如何了?”

    “这点儿事儿就能把我打击的倒下吗?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周彤斗志昂扬地说。

    说完她又疑惑地说:“对了,我上午睡觉的时候做噩梦了,梦见你家大少的喊声,‘周彤你这个死人’,把我给吓得一哆嗦!”

    宋以蔓一听就笑了,说道:“你不是做梦那是真的!”

    “啊?”周彤尖叫起来,问她,“你家大少怎么会在我家楼底下?”

    “欲求不满的人当然是来找我的了!”

    “然后你把他拒绝了来上班了?”周彤就在想着大少心里都有多么的不甘。

    “是啊,我还告诉他,因为你在家睡觉的原因,我必须得来公司上班而不能陪他一起欢乐!”宋以蔓边说边笑,乐得不行!

    “啊,你真是害死我了!”周彤一脸的抓狂!

    看她心情不错,承受能力应该也不错!宋以蔓便开口说道:“不是我想打击你今天早晨段华来找我了,让我劝劝你!”

    周彤一听这话脸就沉了下来,说道:“劝什么?我什么都清楚!”

    “那你还抓着他不放?我看那羊羔对你就挺好!”宋以蔓总是习惯在用冯谋的语言,当然她把冯谋那前缀“死”字儿去掉了。

    “得了,别跟我提那个恶心男人,我周彤找不到男人也不会找他的!”周彤嫌恶地摆了摆手。

    “好好,不跟你提他了,不过我就是想告诉你,段华看起来没有一丝动容,我就是觉得有时候与其追求一份虚无缥缈的感情,倒真不如来谈一场得见的恋爱!你觉得呢?”这话宋以蔓说的就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十分的认真!

    周彤叹一声气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们赶紧来谈工作!”

    很明显这是不想再谈这件事情,宋以蔓也不是非逼人家立刻改变主意的人,话说到了,周彤又是个成年人,相信她有自己的判断。

    于是她也不再说什么,转言说道:“潘政已经正式对那两间公司进行收购了,我们要密切监控着那两间公司的动态做好后续的数据支撑,千万不能有一点的纰漏!”

    “这么快?不是下星期吗?”周彤意外地问。

    “秦尔岚出来了,潘政担心事情有变,所以打算提前行动!”宋以蔓说道。

    “哟!他不是挺看不上秦尔岚的吗?怎么还这么忌惮人家?”周彤嘲笑地说。

    “管的真宽,你就把他当成客户,客户要求怎么做咱就怎么做就行了!”宋以蔓说道。

    “你想得真是够少的,好吧!你放心,这几天我可打算好好工作呢!”周彤满脸斗志地说。

    “行,你失恋了直接便宜了我!好好工作吧,做好了我给你发奖金!”宋以蔓笑着说。

    “宋以蔓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周彤叫道。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发了奖金你好去包个好看的男人呀!免得一见到帅哥两眼放贼光!”宋以蔓忍着笑说。

    “我哪有?”周彤不承认!

    宋以蔓笑道“我给你留点面子,反正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

    “你还不是一样,说什么都是假的,我看你就是看上大少那张脸了!”周彤快速报复完赶紧转身跑了。

    宋以蔓笑周彤小家子气,她打开电脑看了一下新闻,发现大家对潘政收购的事情反应很强烈,都在关注着这件事。

    她特意看了一下网友们的评论,有赞成的有反对的还有谩骂的。谩骂并不奇怪,毕竟收购业本来就是个得罪人的行业。但是一个企业被收购,重整,其实是这个企业生命的延续,对于企业的员工来讲,这是一件好事儿。当然最惨的大概就是这个企业的曾经老板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被收购总比破产清算要强得多吧!

    正想着,手机又响了!

    她拿起手机接听,“你好!”

    手机里传出秦尔蓦的声音,有些无奈还夹杂着一些祈求的味道,“宋小姐,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帮帮我,我都已经被包围了!”

    宋以蔓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是因为收购的这件事情,被收购的公司是秦家的远亲,所以那两间公司的老板去求秦家一点都不意外。

    不用猜,宋以蔓也能想到秦老爷子的态度,秦家也算是一个大家族,见死不救未免会让旁支觉得心寒!

    宋以蔓问他,“被包围了还能给我打电话?”

    “我是不打算管这件事情,所以一直避而不见。但是我爷爷那边我就不能不见了!你能不能帮我想个好办法说服他?”秦尔蓦的声音更加无奈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想好办法?”宋以蔓就奇怪了这个秦尔蓦为什么就盯上自己了呢!

    “你看不出我不想与你为敌吗?”秦尔蓦问她。

    “那也不用我帮你吧!这么点事我相信自己能够搞定的!”宋以蔓说。

    “只是求你出个主意而已,不用这么费劲吧!”秦尔蓦的语气,好像她多么不够意思似的。

    难道她和他很熟吗?宋以蔓才不上这个当!

    “你也应该明白这不是主意不主意的问题,我曾听不止一个人说过,秦家的少爷不一般,对于此话我还是深信不疑的,所以我相信根本就不用我,你自己也能够想出好办法!我就不打扰你的时间了,祝你成功!”

    宋以蔓说罢,挂了电话。

    她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只不过她看不清秦尔蓦的目的如何,从理论上来讲,秦家任何一个人都不太可能对她和善友好,但她又偏偏看不出是秦尔蓦的恶意,这会让她心里觉得不安!

    既然不安,就不要沿着对方给的路去走!

    挂了电话的秦尔蓦脸色已经,变得和打电话之前一样阴沉。

    秦尔岚走进来幸灾乐祸地说:“哥,爷爷在楼下叫你呢?”

    秦尔蓦看她一眼,没有说话站起身走出门去!

    秦老爷子的脸色比秦尔蓦更差,他看到孙子走下来,沉声问道:“你打算怎么着?真的不打算出手帮忙了?你知道吗?现在秦家对我们可是非常的不满!”

    秦尔蓦开口了,声音冷冽说道:“爷爷,那您的意思就是说,让秦家与冯家和潘家为敌?”

    “我的意思是说你必须想一个好办法,既能够安抚秦家各支,又不会表现出和潘冯两家为敌!这件事毕竟也是尔岚惹出来的!”

    “谁惹出来的事儿谁去承担!依我看还是把尔岚推出去认错好了!”秦尔蓦淡定地说!

    “哥,你说什么呢?”秦尔岚不可置信地惊叫。

    有这样的哥哥吗?竟然要把妹妹推出去顶罪!

    “难道不是吗?你自己惹出来的事儿,应该自己去承担,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我们秦家不想自取灭亡的话,只能这样做了!”秦尔蓦那张冷清的脸看起来十分的无情!

    秦尔岚看向爷爷叫道:“爷爷,您说句话呀!你看我哥!”

    秦老爷子也觉得这样不妥,略沉吟了一下问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爷爷,目前我想不出来有别的办法,您看您有更好的建议吗?”秦尔蓦反问道。

    如果早有办法,秦老爷子也不会指望孙子了,这种左右为难的事儿的确不好办!

    一看爷爷没有说话,秦尔岚着急地说:“爷爷,您真不会把我推出去吧!我不要去道歉!”

    秦老爷子看看她,嘴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他撑着拐杖站起身,对秦尔蓦说到,“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意思不用说就是默许了!

    秦尔岚跺着脚,叫道:“爷爷。”

    秦老爷子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

    宋以蔓一直关注着秦家的动态,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秦家居然把秦尔岚推出来道歉,但是拒不插手其余的事!

    不得不说这个秦尔蓦太狠了,还真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秦尔岚身上,那可是他的亲妹妹呀!

    这样的人让她去相信他与自己有心交好,她死活都不会信的。反而她认为,只要对方实力能够胜过自己的话,他就会毫不犹豫的上来反咬一口甚至将自己灭掉,不给自己一点翻身的余地!

    冯谋悠哉进来的时候,见自己的老婆盯着电脑出神,也不知道想什么?他轻步走过去,探头看了一眼电脑,上面是秦家的新闻。

    电脑上的图片是秦尔蓦的一张很有型的照片!戴着眼镜的秦尔蓦假斯文,冯谋这醋劲儿就上来了,叫道:“老婆,你看这个男人这么出神干什么?”

    冯谋心里想的是,难道这厮比自己长得帅?他一点都没看出来呀!

    宋以蔓无语,说道:“冯谋,脑子里有点别的东西没有?我在想这个秦尔蓦为了平息秦家的怨怒,不惜把自己的亲妹妹推出来道歉,你说秦家人看到了也会觉得心寒吧!”

    冯谋抖着腿抬着下巴说:“爷管他那闲淡事儿,咱们过好咱们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宋以蔓真想给他一个大白眼,她忍着没让自己发脾气,自己沉了沉气,然后好生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人这么狠,等以后缓过劲儿来会不会对咱们反咬一口?”

    “哈!老婆,这事儿你就不用担心了,爷还不至于害怕这么一个小角色!”冯谋一脸霸气地说。

    “你以前不也是一个小角色?现在不就强大了,事实证明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小角色!”

    冯谋想了想点点头说:“嗯!你说的有道理,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去找人把他给做了是吧?”偏他是一副十分认真的语气!

    宋以蔓气坏了,伸手捡起桌上一支笔就丢了过去,直接砸到冯谋的脑袋上,叫道:“你也太二了吧!”

    宋以蔓声音大的连外面的大黑都听到了,大黑心里在想,少奶奶您总说实话这样好吗?

    冯谋摸着头上被砸的地方,虽然不疼吧,但是他大少什么时候动不动就被人砸被人骂呀!这面子上也过不去呀!

    他想发怒,但是又一想这发了怒,晚上的福利肯定就没了,昨天晚上没吃着肉,今天晚上不得加倍的补回来啊!一想到这个他就又忍了,然后无辜地说:“老婆,你怎么老说我二啊,那你说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让你小心点,可不是说让你去把人做了!”宋以蔓气道。

    “啊!老婆,那你就直说嘛,瞧你这个弯子绕的!你不用担心哈!爷肯定能保护得了你!”冯谋笃定地说。

    “你就是一向这么自大,我直说了你也不会按我说的去做,你肯定还是现在这一句话,你怎么不想想,上回你保护得了我了吗?如果不是你大哥,我还不是一样被张剑也糟蹋了?”宋以蔓哼道。不是她总用这个刺激他,而是他从来不知道自我反省一下!

    冯谋被这话气得哇哇叫,尤其是听到“糟蹋”二字他就觉得有几道爪子在自己的心里挠着,让他怎么着都不舒服!

    “老婆你能不能别再提这个事儿了!”

    一看他气的都要上蹿下跳了,宋以蔓总算大发善心,打算偃旗息鼓,说道:“不提就不提了,不过你得注意点秦尔蓦那个人!”

    冯谋满口答应下来说道:“好好好,老婆,我答应你了!现在他是不敢再造次了,惹了这个女人不定多长时间也给他扳不过来。”

    于是他腻歪地说:“老婆我们回家吧!”

    一看这德行就知道冯谋又想什么呢?

    也不是宋以蔓把冯谋想得太坏,关键这厮想浪漫的时候,那真是粘你粘的不行。他要是没需要的时候那绝对是又狠又拽的,根本别说让着你了,恨不得欺负死你!

    两人一起往家走!

    路上,冯谋腻歪的说:“老婆呀,今天晚上我们……嘿嘿嘿嘿……”

    “看你表现了!”宋以蔓并不排斥,昨晚那样他都忍了,她心里还是受用的!

    这就是有门啊!冯谋一听那简直就是心花怒放,他立刻讨好地说:“老婆你太好了!”

    这一晚上冯谋照例殷勤地忙前忙后,简直伺候宋以蔓就像伺候女王一样!

    宋以蔓就觉得有所图和没所图的区别也太大了!

    早早的吃完了饭,冯谋打算大战八百回合的,但是这时候他老婆的手机又响了!

    冯谋真是悔死了,他怎么就没有记住昨天的教训,先把老婆的手机给藏起来或是调成静音呢?

    宋以蔓赶紧就去抓手机立刻就接听了!

    “爸,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宋以蔓问道!

    “以蔓啊,你务必得回趟家,你妹妹出事儿了!”宋东海的声音十分着急,还带着重重的呼吸声。

    “出什么事儿了?”宋以蔓想不出来现在的宋明珠还能有什么事可出,现在应该算是最糟糕了吧!她真是没想到还有更糟糕的!

    “回来再说吧!电话里我真是没脸说呀!”宋东海说着几乎要哽咽起来!

    这么严重?本来不想过去的宋以蔓,此刻心里也好奇起来,于是说道:“好吧,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转过身,对上了冯谋那一双猩红的眼!

    “女人你敢走?”冯谋恶狠狠地说!

    昨天就放他鸽子今天还要放他鸽子?难道谁都比他重要吗?

    宋以蔓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事儿的时候都在现在,这就该着了冯谋吃不到肉!宋以蔓搂着他的脖子说:“老公,回头好好补偿你啊!”然后一个香吻印到了他的脸上!

    冯谋的表情顿时就旖旎了。

    而趁着他享受的这个功夫,宋以蔓已经快步的离开了房间。

    等冯谋回过神来,人早就走没了!他霍霍磨牙心想自己居然中了美人计!这女人简直太狡猾了!

    他老婆不知道宋东海找他什么事儿,可他知道啊,左右不就是为了宋明珠的事儿嘛!

    他能让他老婆去受气吗?想到这里冯谋踢着腿儿就往外走,他得帮他老婆速战速决!没准回来还有时间再*一番呢!

    宋以蔓回到宋家,宋东海与杨双美一看到大少没有跟着,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自从杨双美的牙被大少的人都拔光了之后,夫妻两人就对大少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现在不说想在大少身上占多大光了,反正这大少千万别注意到他们就行!

    “爸出什么事了?”宋以蔓看到父亲愁眉苦脸的样子而杨双美在一旁坐着嘤嘤地哭,整个宋家,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

    宋东海叹气说道:“还不是你妹妹,在那张家又出事儿了!”

    宋以蔓奇怪地问:“张家都成那样了,明珠会出什么事呢?”

    一听这话杨双美就崩溃地说:“以蔓,那个张剑他就不是人!他竟然,让明珠被好多人玩弄,以此赚钱不说,还拍下了不雅的视频威胁明珠,不让她告诉我们,并且如果明珠和张剑离婚的话,那他就把这个视频公布出来,以后谁还敢娶明珠啊!”

    宋以蔓明白了,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张剑能干出的事儿!

    宋以蔓不由问道:“明珠她人呢!”

    杨双美说道:“她偷偷告诉我们的让我们想办法,她哪敢离开张家?生怕张剑会被惊动,所以先留在张家稳住张剑!”

    这宋明珠还没算傻实,不过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儿,再不长点脑子的话,那就真算是没救了!

    宋东海说道:“这张家太不像话了,以蔓你可得想办法给咱们宋家出出气呀!”

    宋家有宋东海,那这出气的事还轮得着她宋以蔓?

    不过她还没有说话,门外就传出冯谋的声音,“出什么气哈?”

    杨双美和宋东海心里都是一抖,同时想着这尊瘟神怎么又来了?

    杨双美不敢说话,看向宋东海。

    宋东海硬着头皮告状道:“大少这次张剑太过分了……”

    冯谋才懒得听他唠叨,他还想着赶紧把事儿办完,好回家跟老婆浪漫呢?于是他哼哈地打断宋东海的话说:“这事儿爷已经知道了!”

    宋东海眼前一亮,以为大少要给他宋家出头,但他万万没想到大少竟然说道:“罪有应得哈!”

    杨双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大少,错的都是我们,明珠她可是无辜的!”

    冯谋无聊地掏掏耳朵说:“爷怎么没觉得?”说罢他看向一旁的老婆,十分不客气地说:“爷现在要走了,你要是不跟着以后就别再进冯家门了!”

    杨双美一听正合了她的意,于是她嚎了起来,“蔓蔓,怎么说明珠也是你的亲妹妹啊!你救救她吧!”

    她是想让宋以蔓犹豫,这样冯谋一走,宋以蔓就再也不用回冯家了。

    冯谋这就是为了吓唬宋东海的,他还想着晚上和老婆大战三百回合呢,怎么可能不让他老婆回家?

    宋以蔓当然明白冯谋的意图,她正想着要不要顺了杨双美的意,这样今天晚上还能好好睡个觉。现在回家让冯谋折腾肯定得折腾到半夜了,她明天还要不要上班?

    然而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让她没想到的是,父亲突然站起来,就赶她,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大少回家呀!”

    声音之急切,就差给她轰出去了!

    真是让她没想到啊!父亲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宋东海还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他就不让大女儿过来了,小女儿的婚事已经这样了。现在这录像就算没有公布出来,小女儿再想嫁一个比大少家世还要好的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他拼死也得把大女儿的婚姻给保下来,于是他没好气的冲杨双美叫道:“嚎什么嚎?给我闭嘴!”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听杨双美的话,不让大女儿回来了!

    冯谋象征性地向外走了两步,一看他老婆犹犹豫豫的,不愿意走的样子,他心里这火又上来了,这女人还磨蹭什么?他当然不能大步就走出去了,万一他老婆没跟上,他说出来的话怎么办?又不可能兑现,总不能自打嘴巴吧!

    他郁闷地发现,他冯谋爱上这女人后,经常说话像放屁,屁用都不管!

    所以冯谋也给自己留有余地呢,他说道:“你爸都让你走了还傻愣着干什么?不听你爸的话真是不孝!”然后把磨蹭的她一把给拽了出去!

    宋以蔓很想笑,冯谋他老人家居然也知道“孝”这个字!他经常把她婆婆气得恨不得杀人!

    出了门,冯谋恶狠狠地冲她说道:“女人你真是欠收拾了!看我今天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这话都是咬着牙说的,好像很想吃她的肉一般!一边说着,他还自己觉得解气的说:“啍!这女人哈!就得收拾!一天不收拾,就能上房揭瓦!”

    宋以蔓觉得此刻的冯谋十分可爱,他越是想晚上啪啪啪,她就越不想让他如愿,她就是想看他,急眼跳脚的样儿!

    她可是知道冯谋这德性,现在让他吃饱了,马上又是安全期了,可以想象这吃到之后,肯定不理自己!这又不是没有先例的!

    总是让他吃不饱,这才能证明自己对他的重要性是不是?谁都喜欢另一半上赶着自己!于是宋以蔓有了打算!

    冯谋看她抿着嘴,也不说话一副乖顺老实的样子,以为自己的话总算是发生作用了。他这心里才舒服起来,不由得意地又开始抖腿!

    女人哈果真都是要训的!

    他可没想到他老婆这块儿又动着心眼儿呢!就在他得意的时候,只觉得他老婆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肩上,一副温柔柔顺的样子,冯谋这心就更加得意了!

    看看吧,这才是男人哈!只有有了男人气势,女人才能匍匐在你脚下,骂一骂、训一训,这效果就出来了不是?

    他这厢就美着,也没察觉出来他老婆一动不动的,难道就不觉得不正常?

    前面大黑二黑从倒车镜里都看到少奶奶睡着了,心想着他家大少玩儿心眼根本就玩不过少奶奶!他们谁也不敢吭声,只能装没看见一直将车开回家去!

    到了家,冯谋又抖着腿说:“老婆哈,到家了,我们上楼吧!”这声儿里声儿外都透着股子愉悦!

    没人应声!

    冯谋觉得奇怪,他低头想看她的表情,但是又看不到,他这个角度不把她的头扳起来是看不到的。

    二黑生怕大少说自己看大少的笑话,于是赶紧小声说道:“大少,少奶奶睡着了!”

    “什么?睡着了?”冯谋这架势,是扯着嗓子喊的架势,但这声音却不由自主的放低了,他没觉察到自己现在已经在下意识里面疼着这个老婆宠着老婆,一听说她睡着了,心底深处还怕吵到她睡觉。

    二黑赶紧点头!

    冯谋轻轻地扳起她的头,歪着头一看,果真看到他老婆闭着眼,一副睡着的样子!

    宋以蔓天天工作那么忙,晚上还要回家应付冯谋,想睡着真是太容易了!

    冯谋就觉得他心里的世界一下子全毁灭了,他构筑的那一副美景儿一下子全崩塌了。他的表情一垮,心里想着,不会这么惨吧!

    冯谋还不太甘心地轻声叫道:“老婆老婆?”

    她总算是有了回应,只不过是皱着眉很不耐烦地,嘟囔着,“嗯,困、烦!”

    瞧这不耐烦的劲儿啊!冯谋一点都不怀疑,他要是声音再大点,他老婆这巴掌可能就直接拍到自己脸上了!

    他还是不甘心,但是一想,万一他老婆给他来下没面子的,他总不能在手下面前丢了脸呢,但是他又不能跟睡着的老婆理论较量,到时候才算麻烦头疼!

    于是他先把老婆抱下车,回了房再说!到时候就算丢点面子也没事!

    大黑二黑先松了口气,看样子他们兄弟俩不会被连累了!

    冯谋抱着宋以蔓上了楼,把她放到床上,轻轻地晃着她,压低声音地喊道:“老婆不是说好了一起欢乐的?”

    没反应!

    通常人在十点入睡后,这段时间是睡得最沉的!

    冯谋觉得大概是自己的力气和声音不够大,于是它又大了点声,然后又推了推她,这次是粗着声音喊的:“老婆!老婆?”

    冯谋向来手中又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所以他稍微加重力气就变得没轻没重,力气一大,声音在跟着大了,然后就是一阵疼痛,脸一歪,他老婆的玉脚已经贴在他的脸上了!

    “烦死了!”宋以蔓嘟囔道,收回脚又翻了个身,继续睡她的觉。

    这简直就是屈辱啊!冯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但是他在床边干生气,却没有一点办法!那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把床上的人拎起来打一顿吧!

    他觉得弄个老婆真是麻烦,要是别人的话早就上脚踹了,有老婆是好,有幸福的时候,但也有痛苦的时候!

    为了避免另一个脸也贴上脚印,他只好放过了她,无聊地选择睡觉了!

    休息的早,睡的又好,第二天早晨起来未免会觉得神清气爽!可是身边的冯谋就没那么好了。

    男人欲求不满,会直接导致无精打采,再加上脸上的那个脚的形状!宋以蔓转过头一看见就惊讶地说:“老公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老公你脸上怎么还有个脚印?谁踢的?敢欺负你我找他算账去!”宋以蔓认真又气愤地说。

    最后一句还是感觉挺舒服的,但是一想到前面都是,这女人的功劳,冯谋又是无精打采了,他恹恹地说:“就是你踢的!”

    “我踢的?我一点都没有印象!”宋以蔓奇怪地问。

    冯谋心想你有印象就怪了,你睡得跟猪似的?但是他现在可没有力气跟老婆折腾,所以识相的没说出心里话!

    宋以蔓怕他缓过来再扑上来,她动作迅速地洗漱去上班了!还留下一句,“对不起老公,你好好休息啊!”

    冯谋就暗暗立下决心今天晚上他一定得吃到肉!这一脚不能白挨!

    宋以蔓到了公司还是给宋东海还打了一个电话,这件事儿她不管也不能不表态吧!说实话她的心理也挺复杂,毕竟宋明珠是她的亲妹妹,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按理说她是应该管的,但是以前杨双美和宋明珠对她的伤害,让她管了都觉得会对不起自己和死去的妈妈,所以她只能做到,像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宋东海接电话的时候声音十分客气,上来先问的是:“以蔓,你和大少没事吧!”

    “爸,我就是想找您说这件事儿了!我昨天晚上和他又说明珠的事儿了,可是他的反应很激烈,还说如果我要是管她的事儿就让我从这个门里滚出去……”

    这话可是把宋东海吓得不轻,不等女儿说完他就马上说道,“以蔓,这事儿你听爸的,你可千万别再插手了,昨天是爸一时糊涂给你打电话让你回来!”

    “可是明珠她……”

    “再想办法吧!她自己做的孽自己去解决吧!”宋东海也没有办法,虽然他觉得张家这么做十分不给他面子,但是有那录像在手,这哑巴亏也只能暂时先吃下了!不然他会成为整个Y市的笑柄!

    “好吧爸,那我再想想办法!”

    “你可千万别再惹大少不高兴了!”宋东还嘱咐道。

    “嗯,爸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在一边听着,还以为事情有起色的杨双美一脸的失望,她不由说道:“东海,咱们宋家也不是随便欺负的,就算没有大少,你亲自出面去找张剑,也能把人收拾了吧!”

    宋东海瞪她一眼说道:“妇人之见!”他板起脸沉下气息说道:“张家什么都没有了,可以说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你说如果他不吃我这一套,那接下来怎么办?谈崩了?我总不能把人杀了吧!到时候万一惹怒了他,把明珠的录像公布出来,后果怎么样?你想到没有?”

    杨双美脸色一白!

    宋东海接着说道:“以前要是有大少管这事儿还行,现在你把大少惹毛了,出什么事儿大少都不会管,万一我们解决不了这件事儿,怎么办?现在也不能指望以蔓了,你可别想着因为明珠再把我大女儿的婚事给毁了!”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内心深处他是害怕张剑这个无赖拿明珠的录像来威胁他,勒索他钱。到时候如果不给钱就公开录像那才是让他左右为难,他可不想她的钱都给了张剑。并且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无底洞!

    杨双美根本就没有想到现在送东海想的就是他自己的钱!

    “行了,我上班去了,这件事没有想到办法之前你还是装作不知道,免的害了女儿,到时候没有办法收场!”

    杨双美一脸的无助,完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一想到女儿此刻正在受苦,自己却无能为力,心里就像被刀割了一样!

    想了想她终于鼓起勇气,打了那个电话!

    很快电话里面传出来一个冰冷的男人声音:“不是说不让打电话过来了?”

    男人上来就是不悦地质问!

    杨双美赶紧说道:“我的女儿遇到难处了,麻烦你帮帮她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男人的声音更冷带着一种冰要进入骨头的感觉!

    杨双美横下心,说道:“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大少,迷昏宋以蔓的事儿是你做的!”

    男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反问她,“你去告吧,你有证据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电话我录了音!”杨双美先想还好自己有准备。

    没想到男人又是一声嗤笑说道:“你有录音也没用,因为这根本就不能分析出录音是谁的声音,你以为不经过变音我会傻到跟你通话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