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臭嘴的代价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当然,秦大小姐觉得自己成功了都弄个晚宴出来,像我们这么成功的当然也得弄个庆功会了,不然显得我们档次多低?”

    “哇!你终于想开了,真不容易,我马上就去弄,我最喜欢参加宴会了!到时候多请几个单身黄金汉。”她一脸兴奋。

    “奇怪,你不是说你忠于段华的?”

    周彤嘿嘿地笑,“普遍撒网,你懂的你懂的。”她又保证道:“这也不证明我对段华就不是真心的,我还是非常喜欢他的。”

    宋以蔓一脸的不信。

    周彤欢快的跑出去之后。宋以蔓拿起手机先给潘政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宋以蔓还没有说话,潘政就先问道:“秦尔蓦找你有什么事情?”

    “你怎么知道的?”宋以蔓奇怪地问。秦尔蓦刚走,潘政就知道了,这速度也太快吧。

    “我担心秦家见我和冯谋不好对付,所以把矛头指向你,从你下手!”潘政解释道。

    宋以蔓好笑地说:“那你直接说你找人盯着我不就行了?”

    潘政生怕她误会,立刻说道:“我没有恶意。”

    宋以蔓笑道:“你也太敏感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潘政这才松口气,问她,“他到底找你有什么事情?”

    “呵呵!我看你是多虑了,人家可没有为难我的意思,相反他是想来给我送钱,想和我做生意的。”宋以蔓说道。

    “我怎么那么不信呢?”潘政嗤道。

    “我怎么觉得秦家人就这个秦尔蓦讲道理?我看他人不错。”宋以蔓说。

    “你可千万别看表面,秦家现在能有今天。秦老爷子也只是余威而已。真正主持大局的还是这个秦尔蓦。你想想管这么大一个家族,他能是什么好人。”潘政生怕她会相信坏人的话。

    “哦,用你的意思来说,那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了?”宋以蔓笑着问他。

    “潘政非常正经的说,我不觉得我是什么好人,只不过我不会伤害你而已。”越往后,这声音越深沉。

    这话让宋以蔓觉得不好意思。怎么说呢?有些露骨,她不习惯这样!她赶紧把话题转到工作上,问道:“那你说他让我进入秦氏,进行危机管理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意,你大概不知道吧,这个秦尔蓦大学专业辅修的就是危机管理。”潘政趁机说出自己查的东西。

    “哦?这么说他也是专业的了。”宋以蔓惊讶地问。

    “不错,并且他的专业水平还很好。所以我说他找你谈生意有问题。”潘政认真地说。

    宋以蔓点点头说,那这样的话看来这个生意是真不能接的,不过本来我也没打算要接。

    刚才对秦尔蓦说的话其实都是客套话,眼下她跟秦家闹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在接秦家的生意?做好了秦家壮大了她也心有不安,做不好又砸她的招牌?

    她只是觉得人家有意来求和,自己不好意思一口回绝罢了,怎么说呢,做生意的人都是想着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

    也只有冯谋那朵奇葩,二的不管别人的想法只要自己爽了就行。她可没有实力跟冯谋去比。

    “谢谢提醒,我知道了!我不会跟他合作的。”

    “跟秦家有关的那两家公司资料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要立刻动手!”潘政问道。

    说到这个,宋以蔓不好意思地说:“嗯……正在准备中,很快就好了。”她心里暗骂冯谋那个死东西又耽误她一上午时间。

    潘政也不明白她心中所想,只是说道:“尽快吧,各种求情的人我已经烦不胜烦了。”

    “哦?他们不是坚定地要和秦尔岚同甘共苦吗?”

    潘政笑了,“我放出话来他们当然害怕了。他们其实就是在欺负你。说到底还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其实现在不会了,因为有昨天冯谋闹的那场事儿,再也没人敢把宋以蔓不放在眼里,但是这话他只是心里想想不会说出来的。他才不往冯谋身上贴金!

    宋以蔓十分无语。但她又不得不承认,潘政说的话没错,她心想,救人的好像似乎永远不如毁人的厉害。

    “说白了就是柿子捡软的捏。”她说道:“行,你放心吧,明天一早肯定给你结果。”今晚就算他加班也得把结果给弄出来,要不然太不好意思了。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今天当然不可能再训练了,她跟段华都忙的脚不沾地。

    下班时间到了,冯谋满面春风地踢着脚就进来了,心情大好的说:“老婆我接你下班了哈。”他心情能不好吗?昨天晚上今天上午,可是舒服够了。今天晚上他还有想法的,得看看老婆的情况了。

    于是他现在紧讨好,这是有求与她。

    宋以蔓看他一眼,没有什么表情的说:“今晚我得加班。”

    “哈!你加什么班?”冯谋不满地嚷道。

    宋以蔓没好气,说他:“还不都是你?早上不让你弄你就非得弄,结果我工作都没做完,明天一早得给人报告,晚了收购不了。不是砸我招牌是什么?”

    一听这就是给潘政做事儿了。冯谋心里不爽,他嚷嚷道:“你怎么能怪爷呢?你不是也享受了吗?”

    宋以蔓气得捡起手边的文件就扔过去了,“你个死人你给我小声点!你是想要全公司的人都听见怎么着?”

    冯谋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爷怎么觉得你说话越来越像爷了?”

    宋以蔓怔了一下,反过味儿来,说道:“都是你,我都近墨者黑了!”

    “爷觉得这样挺好啊!”冯谋说着,散漫地走过来凑近她坏笑,低声说:“昨晚你叫爷老公老公叫的也爷心里真酥麻。”

    宋以蔓面色发黑,这死人大白天的在办公室说这话。真是气死她了,她嫌恶地挥挥手说:“我要工作,别来打扰我!”

    被嫌弃了,冯谋十分不爽,他拿起她桌上的文件,翻了翻说:“爷帮你吧,要是没爷,你不定要弄到几点去,没准儿明天早上你的交不了差!”

    宋以蔓没好气地说:“你懂吗?”然后她又抱怨道:“还不都是你,不然的话我早弄完了。”

    “行了行了,爷都说帮你了,你就别叨叨了!”冯谋哄道。

    “你能帮什么忙?别添乱就行了。”她是一点都不指望冯谋。

    冯谋也不搭理她,拿起来一份文件,随便翻了翻,给她指了几处说:“你看,这几处数据都有问题哈。”

    宋以蔓一看,果真如此,她不由抬起头惊讶地问:“老公你怎么还懂这些?”

    “切!你这就是小儿科,你上爷的公司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危机?”

    人家的意思就是:你的这个专业在他冯氏里面就是很小小的一个部门。对他冯大少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

    今天可是冯谋露脸的时候了,大少一出手,工作很快就做完了。宋以蔓又检查了一遍都没有问题,然后她让周彤亲自给潘政送过去。

    本以为要加班到半夜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完成了工作。

    冯谋照例不忘他的得瑟,他抖着腿敲了敲宋以蔓的脑袋说:“女人哈,没有爷你可怎么办呀?”

    人家刚给帮了大忙,宋以蔓当然不好直接打开他的手,于是只好抱了他的胳膊,笑着说:“老公谢谢你,你好厉害。”

    哎呀!被自己女人仰望的感觉可真好啊,冯谋心想他是不是应该时不时的露两手?然后让他的女人崇拜一下,这样晚上的话……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管什么时候想的都是这事儿!

    “光嘴上甜有什么用?拿出你的诚意来!”冯谋就开始往那方面引。

    “那老公你是想要礼物还是想要请吃饭呢?”宋以蔓显然跟冯谋的思路不是一个频段的。

    “那些也都不缺哈!晚上你卖力些!”冯谋到底是没有耐心,忍不住把心里所想说了出来。

    一听这个,宋以蔓气道:“冯谋你脑子里就没有别的了?你是想把我累死怎么着?”

    “这就累死了?爷看你比爷还猛呢!”冯谋想着她那劲儿上来,简直就是小宇宙爆发!

    “你再说?死人!”她说着掐冯谋身上的肉。

    “啊!老婆你是越来越暴力了!”

    两个人吵闹着回了家,冯谋一看她这么忙也不好让她总休息不好。于是就打算在家里吃饭。然后完事儿了可以让她早点睡觉。

    谁算计谁的那点事儿。

    吃饭的时候宋以蔓说道:“老公今天秦尔蓦来找我了,他想和我们公司合作,让我给秦氏出危机管理报告,然后在秦氏里面建立专门的危机公关部门。”

    “不安好心,哼!”冯谋没好气地说。

    他早就知道秦尔蓦去他老婆公司了,他一直惦记这事儿却没敢问,又生怕老婆说他监视她。

    好容易等他老婆说出口原来是这事儿,想都知道这绝对有问题。刚收拾了你,你又来舔着脸求合作送钱给人家,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反正冯谋心里是十分不相信的。

    “怎么你们都说他有问题呢?我看他挺正常的呀!”宋以蔓不解地问。

    “哦?还有谁说。”冯谋注意到她说的“你们”这两个字。

    “潘政啊!”宋以蔓毫不隐瞒地说。

    “你问他干什么?”冯谋没好气地问。

    “他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又跟秦氏对着干,我当然得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了。”

    “爷也跟秦氏对着干,怎么不征求爷的意见?”冯谋怪她先问的潘政,心里不爽。

    “我这不是来问你了?”宋以蔓看到冯谋的不爽,于是赶紧又说道:“咱们是一家人啊,所以我想着回家再说这事儿。反正我也没打算和秦氏合作我就是跟你聊聊。”

    “一家人”这三个字跟潘政区分开来,这样冯谋心里十分的舒爽。他立刻得瑟地说:“这还差不多哈。”

    “老公,我觉得我看人还是挺准的,我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秦尔蓦不像是不好的人。”宋以蔓想知道,他们从哪里看出秦尔蓦不是好人。

    “好人两字都写脸上?你就开一小破公司的,自己以为自己多大能耐?”冯谋十分不屑地说。

    宋以蔓气得瞪了眼睛。冯谋立刻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他暗骂自己臭嘴,没事儿瞎得瑟什么?

    他担心的事情果真发生了,宋以蔓气得摔了筷子说:“我上去工作了,晚上你睡觉别等我了。”

    这是在暗示晚上什么奸情都没了。冯谋心里一抖赶紧就跟上去说:“老婆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太单纯怕你被人骗了。”

    “得了,你明明就是看不起我!”宋以蔓嗤道。

    “没有没有哈,爷可以发誓!”冯谋最近用“发誓”两字用的很多。

    “男人发誓要是可以信连猪都……”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刚想起来猪已经上树了,转过头一看,果真看到冯谋正笑看着自己,那得瑟得劲儿,正等来自己说出后面的话呢!

    这死人,她什么都没说转头继续走去。

    冯谋一看她不接着说下去,在后面跟上问:“老婆,接着往下说哈!”

    “才不上你的当!”宋以蔓没好气地说。

    “老婆我帮你工作去。”

    “我的小破公司不劳您大驾。”宋以蔓套用他的话说。

    得,这回真是得罪了。冯谋头大,心想自己怎么就管不住他的嘴?他老婆可是难哄的出名,为了一时的嘴快,头疼半天,真不值得!

    他很不受她待见,厚着脸皮挤进了书房。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感情好了之后,就开始共用一个书房了。他方便骚扰她!她本想着再弄出一个房间当书房的,可他死活不同意!

    冯谋涎着脸走过去,宋以蔓也不理他,直接翻开文件开始工作。

    他一看小女人认真专注,当真是不理他的样子,他摸了摸下巴,没敢开口,就坐她身边儿,难得安静老实地看文件,然后十分屈尊地在电脑上敲计划书。

    冯谋向来都是动嘴指挥,人家金贵的手什么时候动过?就算动手也只是在文件上签他的大名儿而已。如果让那帮子属下看到他们大少为讨好女人居然在电脑上写计划书,眼珠子都能瞪出来!

    宋以蔓工作得专注,早就到了忘我的境界,根本就忘了一旁还有个冯谋。

    冯谋呢,想着哄她,根本就不敢再造次,他快手快脚地打了计划书,然后又打了分析报告,然后又打了实施计划,然后又打了结果分析!

    反正宋以蔓手头的工作完了之后,拿过旁边的文件想进行下一份的,结果一看,都是做好的,她转过头,一连看了几份,哪里还有工作?全都处理完了!

    “这是你弄的?”宋以蔓看着这些文件专业的排版、用透明文件夹夹到了一起,惊讶的不能自已!

    冯谋能干这活儿?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是哈,老婆,你别生气了!”冯谋老老实实地说。

    这声音软的,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与讨好。一向金贵的大少,突然入了俗世,做出这么多她意想不到的文件来,她哪里还有一点气?只剩下感动了,她感受到了他对她的好!

    要说这人挺奇怪的,冯谋吧!人家懒、不动手惯了,时间一长就是应该的,稍微做出什么就会让人觉得惊天动地,然后对方就会感动。

    这是什么人性?不过现在宋以蔓却无法用理智来分析这些,看着厚厚的一摞报告,她哪里还有什么理智。

    沉默着,没有说话。

    冯谋就纳闷了,她在想什么?难道他做了这些还不够?难道还要给她下跪作揖?

    他正想着,她开口了,说道:“老公,谢谢你!”

    这是服软了?不气了?冯谋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宋以蔓要是知道冯谋刚才的想法,肯定后悔死了,让冯谋下跪作揖,这是件多好的事儿?

    冯谋看她不气了,立刻就站起身,把她一抱,直接就放在桌上儿了,甜腻的声音响起,“老婆……”

    这声儿,不用说,又是求欢的,宋心想蔓气,一边推一边叫:“死人,做这些就是为了这个?你……”

    已经晚了,冯谋注定是只狼,哪怕披了羊皮那也是只狼,他能轻易放过嘴里的食儿吗?

    第二天,宋以蔓照例是晚起,照例下午才去上班,真是气死她了。不过幸好工作都被冯谋做完,她今天还是很轻松的,这气想想,也就不那么气了。再加上冯谋对她的态度好得不行,伏低做小的,你怎么气他打他骂他,他都好脾气地受着,她还能有什么脾气?

    坐到办公室里,这人们就跟雷达似的,在家也不给她打电话,一进办公室门儿,电话就来了。

    催得最紧的当潘政莫属!

    “这次的报告做的怎么比上次还好?”潘政是想表扬她来着。

    宋以蔓这心里不是滋味儿啊,报告是冯谋做的,难道说明她的实力不如冯谋?这点她承认,毕竟公司规模在那儿摆着!可由人说出来,却不是那种滋味儿了!

    “是吗?”宋以蔓淡淡地说,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不过她稍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那是冯谋做的,当然好!”

    潘政那边也沉默了一下,然后问她:“冯谋还会给你做这些?”平稳的声音,隐约可见压抑情绪的痕迹。

    宋以蔓心里恨恨地想,那厮是为了爬床。但是这话又不能直说,于是她含糊地说:“是啊,有时他会帮我工作,这阵子太忙了些!”

    以潘政对冯谋的了解,再加上男人共同的心理,他能不清楚冯谋想的是什么吗?他的心里翻江倒海,他越看到冯谋为她改变,心里就越不踏实。显然他以为绝技的白漫汐,也没管了什么作用,这不由让他失望又心急!

    “不过你的公司,还是不要让冯谋插手的比较好。我不是挑拨你们之间的感情,冯谋这个人太复杂,或许男人在兴头上,对你什么都好,不过你还是要防着一手,对不对?”

    宋以蔓心里复杂,道理她懂。可真正爱了,又哪是那么计较得失的?留一手的,永远是爱得不够的。冯谋炽热的感情,也在燃烧着她,她却不想留那一手。

    怎么说呢?人生中如果没有一段纯粹的爱,那是不是有点遗憾?想到这里,她轻轻地笑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我已经决定了,义无反顾一次,哪怕是……最后结果是受伤,我也在所不惜!”

    潘政的心,抽了一下,叹道:“真是个傻女人!”

    “傻也好、痴也好,我只想要一段纯粹的爱情,我的人生,每个阶段都要尽情的享受!”宋以蔓浅笑着说。

    潘政敛了眸,说道:“好吧!我祝你幸福,不过万一,我说万一,你遇到什么难处,不要拒绝我的帮助!”

    他心里根本就不是这样想的,他不会祝福她的!她只能是他的,他不在乎过程有多长多曲折,他只在乎结果。

    “嗯,谢谢!”宋以蔓还是很感动的,听起来,他像是真的要放手了。

    她还是不太了解潘政,他在国外的从业经历来看,他盯上的公司,别想脱身,迟早要给收到馕中。同理,他盯上的女人,也别想逃跑,迟早要进他的怀中!

    潘政的电话挂了,秦尔蓦的电话又进来了。

    宋以蔓心想他心够急的,她还没给回话,电话就追来了。

    “喂?秦少!”宋以蔓接听了电话,还是很有礼的。

    “宋总,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秦尔蓦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考虑了一下,我觉得就目前的情况来讲,我不太适合与你合作,更何况……”她拉长声音说道:“据我了解,秦少大学辅修危机管理是不是?”

    电话那头并没有太意外的声音,也没有考虑,跟着说道:“你查我的资料,我倒不意外。不错,但危机管理只是一个部门,我要放眼秦氏,不可能专注这么一个部门,所以把它包出去,让我觉得更加放心!”

    顿了一下,他跟着说:“虽然我懂,可我不可能去给员工做培训,现在优秀的危机公关还是紧缺的,大部分都是走水军这个路线,与其我费心培养几个,不如外包出去更加省事,你说呢?”

    事情是这样的,宋以蔓承认,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他继续说道:“我不是有意要隐瞒,我只是觉得,学的专业,不一定要去做这个专业!”

    “好吧,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问一句。不过眼下我们不考虑接秦氏的生意!至于以后……再说吧!”宋以蔓说道。

    秦尔蓦的声音,隐隐有些失望,他说道:“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们也不好勉强。不过我以我的诚意希望我们不会是敌人!”

    “我们危机公关是救公司的,不是毁公司的,别人不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去惹麻烦!”宋以蔓说道。

    秦尔蓦轻笑一声说道:“我听明白你的言下之意了,我会管好尔岚的。还有,我已经决定让她接受法律的制裁,她也的确是不太像话了!”

    这话倒是让宋以蔓意外了。不合常理啊!说到底秦尔蓦是秦尔岚的亲哥哥,有对亲妹这么狠的?

    听她那边没有动静,秦尔蓦说道:“好了,我不打扰你工作了,希望你的庆功宴上,能给我个薄面!”

    庆功宴的请柬今天已经开始发放了,他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过真的请他过去,他好意思过去,她都不好意思请。可人家都直说了,她该怎么说?真是愁死她了!

    听她又没说话,他轻笑着说:“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大概会觉得我有什么企图吧!坦白说,我没有什么企图,做生意不宜结冤,这是你我都知道的,更何况我妹妹做得的确不对,我并不糊涂,我很清楚,什么能让秦氏壮大,什么能让秦氏毁灭,就这么简单,你不必把我想得如同鬼魔一般!”

    一番话说的很是中肯,宋以蔓深知他说的没错,都是大实话。她终于开口说道:“我明白!其实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总有人和我过不去!”

    “我妹妹的公关公司会关掉,她不想回国外的话,就会在秦氏工作,大概以后也没有什么和你交集的地方了!我保证!”秦尔蓦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宋以蔓想了一下说:“我没有强调秦尔岚的事!算了,我也不解释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好!不打扰你工作了,再见!”秦尔蓦说道。

    “好的!”宋以蔓其实还是纠结秦尔蓦的狠心,她又有点相信冯谋跟潘政的话,难道这个男人,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尔蓦挂了电话,脸色又恢复他以往的阴沉冷寂,他靠在椅子上,手轻托下巴,在走神。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他伸出手臂,拿起电话,接道:“喂?”

    “秦总,秦太太来了!”秘书语速很快。显然不说快点,人就已经冲进去了,电话就打晚了!

    “嗯!知道了!”秦尔蓦说着,眉间一冷。

    电话还没挂,秦太太已经冲进门了。一进门就叫:“你放话不管你妹妹的官司了?”

    “妈,我是为了秦氏着想!”秦尔蓦的表情没有什么波动地说。

    “怎么就为了秦氏了?你为为你妹妹的幸福想想?她能嫁给潘政,这才是真正为了秦氏好!”秦太太生气地说。

    “妈,我说过,并不想拿妹妹的婚姻当筹码,她要嫁给喜欢她的人。”秦尔蓦冷声说道。

    “你妹妹喜欢的就是潘政,你怎么不帮她把潘政给弄来?”秦母叫道。

    “潘政是一般人吗?想弄来就弄来?您以为您儿子有多大本事呢?”秦尔蓦讥诮地说。

    “那你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妹妹真的坐牢啊,这样她还怎么嫁人?”秦母嚎道。

    “她回了国外,不是照样能嫁人?谁又知道她有什么事?”秦尔蓦仍旧靠在椅子上,说的清淡,一双瞳略略带了些棕色,此刻里面没有任何温度。

    传说中,这种瞳色叫琉璃眼,是很难斗的一种人。

    秦母受不了,她指着儿子叫:“从小你就冷情,现在简直是冷血了,我真不知道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儿子?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舍得送进去?”

    “妈,我刚才已经说过理由了,你要是再闹,我只能让人把你请出去了!”秦尔蓦不耐烦地说。

    “你敢!”秦母瞪着眼睛,显然无法忍受儿子的无情!

    “不嫌丢人的话,你随便!我忙的很!”秦尔蓦说着,按了电话叫秘书!

    秦母一看他来真的,她气得胸口直疼,点着头说:“好、好,你真是我的好儿子!”说罢,她转身大步离开。

    秦尔蓦垂了眸,掩去冷与戾,翻开了眼前的文件,过了一会儿,又烦躁地合上了!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连秦老爷子都没能把人给弄出来。这人你可以随时见,但却不能放出来。

    秦老爷子的面子够大吧!可冯谋与潘政这两个可畏的后生联了手,没人敢小看,所以往常秦老爷子的朋友,也是躲的躲,避的避,让秦老爷子一个人都没找到,彻底被孤立了起来。

    潘政那边也已经雷厉风行地动了起来,对两个公司进行收购,两个公司内部的危机也被爆了出来,此时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宋以蔓要办宴会,给她帮忙的人可多了,冯谋那里有专门负责各种应酬宴会的公关部门,人手充足,专门调给她了。

    然后冯氏旗下的传媒公司是由宋以蔓来管,她也监守自盗地把里面的明星都拉宴会上撑场面,力求宴会高大上有亮点!

    而作为Y市的新秀,大家眼中的风向标,宋以蔓俨然成了大家追捧的对象。

    一柬难求的现象出现了,只要是华曼发了请柬的人,肯定都会来。而没有得到请柬的人,也都想方设法地找关系,看有没有认识华曼员工的,看能不能弄来一个请柬?

    华曼的员工,顿时都觉得很有优越感。于是外面也都认为,华曼是个好公司,人才都想争抢着进。一时间,不少高端人才都投来了简历,这让宋以蔓觉得十分惊喜。

    果真人生充满了八卦,有时候实力比不过八卦,她的公司,就在戏剧中瞬间壮大起来了?

    一连签了很多的合同,人员缺口自然就大了,而相对的地方就紧张了。所以宋以蔓想着该是时候扩大公司规模的时候了。

    冯谋到的时候,听说她在会议室里开会,于是脚就没停,大大咧咧地走进去了。前台小姐是没胆子拦的,大气儿都没敢出一下。

    冯谋走到门口,听到他老婆说:“大家想想,我们是重新搬一个地方还是在国贸扩大地盘?”

    冯谋一听就乐了,不管不顾地推进门说:“冯氏地方大的很,我看你们搬到冯氏吧,给你一层如何?够吗?”

    冯氏大楼,几十层,还是有很多用不完,租出去了。

    这诱惑是大,不过这两天被折腾要死的宋以蔓哪里不明白冯谋惦记什么呢?要真是搬一起了,她还能工作?于是她没理他,直接说道:“大家想一想,下次开会再议论!”

    说罢,她站起身,对冯谋说道:“走吧!”

    “你觉得爷的冯氏不适合你?”冯谋看她没反应,十分地失望。

    “我是觉得不适合跟你一起工作!”宋以蔓斜他看道。

    冯谋明白她的意思了,立刻说道:“爷保证不在工作时间碰你了还不行?”

    这厮说话永远不知道遮拦,就像是动物一样,认为在大厅广众之下说这种事儿一点都不害臊!

    反正刚刚出会议室的同事们都惊呆了,一个个都害怕大少发现,然后站在原地装木头人。

    宋以蔓刚怕人听到,一回头就看到一群同事站在会议室的门口惊讶地看着她,她又羞又气,手中的文件夹顿时就拍过去了,“冯谋你个死人,气死我了!”

    冯谋歪头,接住她的文件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转过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他的目光一寒,后面的人立刻如鸟兽散去,先跑了再说!

    冯谋咬牙,懊恼地迈着大步走向他老婆的办公室。

    大黑二黑都极力模糊着自己的存在感,心想大少真是记不住,少奶奶脸皮薄,说话就不会注意一些的?

    冯谋刚进了办公室,一个文件夹又飞过来了,他赶紧一闪身,顺利躲了过去,结果没想到跟着后面还有一个,这回没能躲过去,正中头部,力道还不小。

    “哎哟,爷的脸!”冯谋怪叫一声,赶紧摸脸。

    他的宝贝脸!

    本来生气的宋以蔓一看自己砸重了他最在意的脸,不由想笑,但是又要绷住,忍了。

    看她欲笑不笑,冯谋赶紧打蛇上棍,涎着脸笑,“老婆,我保证,以后肯定说话注意,行吗?”

    人家都道歉了,宋以蔓也就算了,她站起身,轻轻摸了摸刚刚文件夹砸的地方,问他:“疼吗?”

    冯谋傻乐,“不疼!”

    宋以蔓转手在他伤处按了一下,嗔道:“搬你公司是别想了!”

    冯谋“嗷”地嚎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失望伤心。

    宋以蔓笑着说:“老公,距离产生美,记住这句话啊!”

    话音刚落,公司的内线电话进来了,她拿起来接听。

    周彤的声音传出,她是不敢进有大少在的房间里,只好用电话的方式了。

    “以蔓,我刚听说程一笙和殷权要来Y市!”

    周彤的话音刚落,宋以蔓惊喜的声音就传出来了,“什么?殷权要来?”

    冯谋一听,眉就挑起来了,立刻把她手里的电话一摔,给摔挂了,然后立着眼说:“女人,想给爷戴绿帽哈!”

    “瞎说,我是想见程一笙!”宋以蔓睁着眼说瞎话。

    “爷耳朵没问题!”冯谋这眼睛又立了起来。

    宋以蔓一看混不过去,站起身,戳着他的胸膛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见殷权吗?”

    “他比爷长得帅?”冯谋不屑地问。

    “就知道这些肤浅的东西,我告诉你,我就是想看看他怎么对女人绝缘,怎么宠程一笙。我真是羡慕程一笙,人家怎么就那么幸福呢?”宋以蔓叹气。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幸福?”冯谋不爽了,眼睛更立。

    “我是觉得你以前那些破事儿,而且太不正经!”宋以蔓倚在桌边儿,“你看你说话总是嘴边没把门的。你看你身边麻烦女人多么的多?你再看你对我,时不时就扔出一句臭话来!”

    每说一句,就戳他一下,每说他一个毛病就戳他一下。戳得冯谋这心里,痒啊痒的!

    “啊……爷不是正在改呢嘛!你不能要求爷一下子就改好是不是?”冯谋摸着下巴说。

    “我得给你找个模板是不是?你就按着那个模板去学,什么时候学好了,我肯定对你百依百顺!”宋以蔓扔出诱饵。

    对于冯谋这种人来讲,就得拿东西抻着,他才肯往那个方向努力。仔细想想,这跟训练小狗有什么区别?

    这也就是想想,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真的?”冯谋眼前一亮,他做梦都想她百依百顺。

    眼看他要上钩,宋以蔓点头说:“真的,你想要温柔有温柔,想要火辣有火辣,想要女王有女王,反正你想要什么的,我都配合!”

    冯谋那目光,顿时就旖旎起来,眼睛里迸着桃花,然后那声音极其肉麻地问:“老婆,角色扮演你也同意吗?”

    宋以蔓心里十分想抽他,但是呢,一想到调教好的冯谋,怎么使唤怎么顺心,受点委屈能落个好老公,也是值得的。于是她咬牙道:“当然!”

    “行!爷负责请他们!”冯谋一拍大腿,决定道。

    “你要是把人请来,奖励吃糖一次!”宋以蔓继续激励道。

    冯谋感慨地说:“老婆,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出卖个色相,全世界都有了!”

    她好歹肯勾引一下他,让他干什么去都乐意!

    宋以蔓气得踢他,“学不好你就,瞧这臭嘴!”

    “呀,老婆,我忘记了,我一定改!”冯谋再次嚎道。

    ------题外话------

    哈哈,要拉殷权一笙出来打趟酱油了,为了能更好地引出下面情节,是什么情节,大家可以猜猜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