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激烈开战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冯谋也不在意她踢自己的腿,权当夫妻情趣了,他哈哈地笑着说:“行,赶紧超哈,超过了爷给奖励!”

    多大方?

    一看他还真的要去做菜,她不由拽他说:“今天别学了,等你手好了再学不行?”

    这是怕他疼呢?冯谋哈哈地揽着她的肩说:“行哈,那你今天给我吃,我就不学了!”

    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是真不知道他自个儿这么忙活为的什么?

    “啊!原来你为的这个!”宋以蔓刚才还真以为他爱上做菜了。

    “废话,不然爷闻那油烟干什么?”冯谋哼哈着说。

    说实话,这真是不太像冯谋,怎么说呢?冯谋想得到她,就算老实,也不用这么恪守步骤来吧!她觉得以前看到的冯谋,似乎又有点颠覆了,她有些不明白!

    “那我先回公司了!”她看眼时间,现在回去训练还赶得及。

    “你不看爷做菜?”冯谋不想让她走。

    “我在这儿呆着,你还有心思好好学吗?”宋以蔓好笑地问他。

    “也是的哈!”冯谋点点头。

    “我先走了,一会儿我过来,我们还在这儿吃如何?”宋以蔓挽起他的手臂仰头看他问。

    自己的女人这样仰望着自己,感觉真好哈!

    于是冯谋抖了下腿说:“行哈,早点过来!”

    “嗯,我走了老公,小心你手上的伤,别沾水啊,洗菜的事情让人代劳!”宋以蔓不放心地交待。

    现在的重点已经不在做菜上了,他做得再难吃也没关系,关键是他坚持的这份儿心,她很珍惜!

    “哈,老婆,再疼我也给你做出好吃的!”冯谋卖乖地说。

    杨高听见这话心想大少这是玩角色扮演呢?假装自己是居家好老公?

    宋以蔓忍着笑走了,赶回公司去训练。现在工作可以不做,但训练却不敢不训。她求着段华教她,结果她再不上心,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她回到公司,时间卡得正好,她赶紧让人去叫段华。过不多时,段华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勤奋地踢着沙袋了。

    段华笑道:“还以为你又不回来了,没想到时间卡得真准!”

    “段师父,我哪敢懈怠?我可是拒绝了老公的挽留,特意赶回来的!”宋以蔓笑着说。

    “这话可不能乱说,你老公那么厉害,吃醋了我可惹不起!”段华打趣地说。

    宋以蔓笑了,她停下来说:“我觉得我昨天学的动作做得很好,你看看!”

    说着,她把昨天学的打了一套,段华点头说:“嗯,看起来绝对是练习过的,不错,照这样下去,你进步就快了!”

    可不是,她晚上工作累了,会打一套拳,琢磨琢磨!现在看来,果真有用。

    感情顺利、工作顺利,除却今天有的稍稍不顺之外,一切都很顺遂。

    不过晚上,不顺的事儿就来了。

    在冯氏和冯谋吃过晚餐,两人回家的时候还是有说有笑地。

    “老婆,今天的菜好吃吗?”

    “好吃啊,没看我都吃撑了?”

    “可是爷觉得那素菜有些淡哈!”

    “不淡,我好清淡!”

    “咦,刚才你还说你口重来着!”

    “啊!肉菜口重,素菜清淡嘛!”

    “爷看爷还是得再改改……”

    “改什么?”吴梅芝的声音,打断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对话。

    两个人光顾着谈情呢,根本就没注意到客厅里多了一个人,而佣人们也不敢打扰大少说话。

    宋以蔓轻轻捅了捅冯谋,冯谋挑着眉说:“妈,您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你俩感情不错呀!”吴梅芝意外地问。

    “哈,妈你真有意思,以前你让我对她好点,我对她好了,你吃醋了?”冯谋没正形地说。

    吴梅芝气道:“没正形,胡说什么呢?”

    宋以蔓笑着走过去说:“妈,在这里住两天吧,我去给您铺床!”

    看起来,没有一丝不情愿也没有一丝的做作,吴梅芝看着这个儿媳,心里稍感欣慰一些,不说别的,就说这淡定,便不是一般女人有的。

    “不用忙了,我找冯谋有事,说完我就回去了!”吴梅芝看小夫妻过得挺好,她就没必要在这里掺和。

    “那好吧,我先上楼了!”宋以蔓识趣儿地上去了。

    “妈,什么事儿哈,还特意来跑一趟!”冯谋抖着腿,哼哈地说。

    宋以蔓没听到婆婆说话,她知道对方是在等自己进门,她加快脚步,进了门,把门关严了。

    有些事情,不知道是好事,人有的时候不要有那么多的好奇心!

    吴梅芝见宋以蔓进了门,这才开口说道:“今天你大伯来了!”

    冯谋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抖着腿说:“哈!他有事?他不是成天去?”

    吴梅芝压下嘴角,轻斥道:“冯谋,你能不能正经一些!”

    冯谋稍稍坐正身子,把腿一收,翘起二朗腿说:“好,说吧!”

    吴梅芝沉了沉气息,这才说道:“你大伯说,你大哥要回来了!”

    “呵!他还敢回来?”冯谋笑得很是狂妄,但那笑,一看就未及眼底。

    “这次恐怕是来者不善……”吴梅芝一脸的担忧。

    “哼!妈,我早说斩草要除根,您不肯,现在瞎担心,不是自己找罪受?”冯谋无比讥诮地说。

    吴梅芝难得没有生气,她一脸为难地说:“冯谋,那毕竟是你大伯的……”

    “我知道,以前您就这么说,不用提醒,我知道您跟大伯……”

    “够了冯谋!”吴梅芝突然站起身,凌厉的表情跟着又泄了劲儿,她抿了抿唇,唇动了动,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有个准备就好了!”然后她拎了包,走了。

    “操!”冯谋双手插兜,脚一踹,又把新换的玉石茶几踢得老远。

    吴梅芝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加快脚步走出门去。

    宋以蔓在房间里都听到客厅的巨响声,换这个茶几她就是为了冯谋别再随便乱踢东西,所以才换个沉的,没想到这东西冯谋照样给踢了,可见冯谋的力气有多大,也可见冯谋生了多大的气!

    刚才她还担心婆婆在说自己的事儿,不过现在想来,肯定不是了,自己那点事儿早就说清楚了,根本就不至于让冯谋生这么大的气。不是自己的事,估计就是冯家的事了,冯家的事情比较复杂,具体情况如何,她也不太清楚,从来没人和她说过冯家的事情。

    冯谋一进门,宋以蔓就感觉到他在生气,离这么远,他身上的寒气都能波及到她。在不明情况之下,她没敢说话,只是垂着眸盯着眼前的书,却什么都看不进去。

    “给爷倒杯水!”冯谋坐在沙发上,抖着腿,语气难听得很。

    看在他心情不好的份儿上,她不予计较,事实上冯谋真的生气时,计较也没用,最后都是她倒霉。

    二话不说地把水给他倒了,放到茶几上,刚想走,冯谋那欠扁的声音就响起来,“婆娘,过来陪爷坐会儿!”

    这火蹭就开始往上拱,她继续忍了,坐到他身边,陪他坐着。

    过了一会儿,冯谋喝了水,又过了一会儿,突然问她:“你怎么不说话?”

    对她这态度,她真怕一开口就是骂,但碍于他心情不好,这两天表现在又很出色,所以忍了,说道:“老公你让我陪你坐着,没让我陪你说话,我怕烦到你!”

    “什么时候这么自觉了?不是你的风格哈!”冯谋奇怪地看她。

    这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他!宋以蔓贤惠地笑着说:“老公啊,我这是体贴你呢!”

    “是吗?”冯谋挑了挑眉说:“来给爷捏捏肩!”

    还牛上了?宋以蔓站起身拍拍他,他趴到了沙发上,她没客气,坐到他身上给他捏着肩。

    冯谋舒服地眯起了眼,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爷的大哥要回来了,到时候你注意着点儿!”

    “怎么注意?”宋以蔓心想,结婚的时候,根本就没见过这个大哥,但她还是知道这个人的。

    联想到今天大伯找她婆婆,再加上冯谋说的事儿,不难猜到大伯跟婆婆都是为了这个人。

    “就是哈……离他远点!”冯谋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来了这么一句。

    “好啊!不过我还不知道大哥长什么样儿,叫什么名字!他不会来找我吧,不然我也不认识啊!”宋以蔓从嫁进冯家来就觉得这位大哥就是冯家的禁忌,从来都没听人提起过,当然她也没有多嘴问过。

    哪个豪门中没有个不能提的禁忌?这大哥就是!

    “他啊,叫冯琮。至于模样嘛……反正你大概也见不到他!”后面这句冯谋随口说的,显然是应付事儿的。

    “他回来,你们不会开个庆祝宴之类的?”宋以蔓问他。

    “哈!脸大的他,美得他!”冯谋哼道。

    看样子积怨颇深了。

    “知道了!”她也不再问了,再问下去,估计就是他不能答的了。

    “老婆哈!”冯谋叫她。

    “嗯?”宋以蔓专心地按着,轻应了一声。

    “咱俩感情那么好,咱俩可不能伤感情是不是?”冯谋说。

    显然这位大哥,给冯谋带来压力了,这肯定是个厉害的角色,还没见冯谋对谁紧张成这样的。宋以蔓点头说:“你要是乖乖的,我当然乖乖的了。”

    “爷还不乖吗?你看现在,爷身边连个女人渣儿都没!”冯谋哼哼地说。

    “现在是不错,坚持下去啊!”宋以蔓说道。

    “爷连腥都闻不着……”冯谋不满地哼哼。

    “这不是在你了?你不是正在努力中?”她反问。

    “狠心的女人!爷去学做菜!”冯谋哼着,起身踢着步子出门了。

    还有心情做菜,看来是没事了。她笑笑,也可以放心地拿文件去看,然后再练练今天学的招数。

    第二天一早,宋以蔓脑子里还在想那冯琮是个什么样子的男人,以至于让冯谋如此的如临大敌?出门的时候他还嘱咐了一声?

    到了公司,她就看到伍宸兴冲冲地在公司等她。

    她一边向办公室走去一边问:“伍经理,有什么好事儿高兴成这样?”

    伍宸跟着宋以蔓进了办公室,关上门,兴奋地说:“宋总,属下把司拓签下来了!”言语之间,还有着炫耀。

    宋总不是要男艺人吗?司拓可是国内一线的男艺人,这下宋总肯定高兴极了吧!他都没想到这好运会落在他头上。于是一大早就来邀功了!

    宋以蔓要坐下的动作生生地顿在半空,到底还是没有坐下,直起身子转过身不可置信地问他:“你说谁?”她不会是听错了吧!

    伍宸还以为宋总很高兴,高兴得不敢相信,他又兴奋地重复了一遍,“宋总,是司拓!”

    语气高兴而又肯定。

    气啊!说不出的气!简直怕什么来什么!

    宋以蔓真想发脾气,可她又知道伍宸是无辜的,从工作角度来看,签司拓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因为她不懂传媒,所以签约艺人之事,都让伍宸负责,再说以前也是这样,冯谋对此也不插手,可是现在,伍宸真是给她找了个大麻烦!

    伍宸也看出少奶奶的表情,不像是高兴的样子,他小心翼翼地问:“宋总,是不是……有不妥?”

    宋以蔓抬手挥了一下,坐到椅子上,说道:“没事,这跟你无关,以后签约艺人的时候,还是给我看一眼!”

    很明显了,少奶奶就是不高兴,他咽了咽口水,小心地说:“那个……宋总,司拓签约的时候,嫌我的分量不够重,他说以前都是公司负责人亲自和他交涉……”

    宋以蔓有种不好的预感,跟着问他:“所以呢?”

    “所以,他要直接和您交涉……”伍宸说得很小心,脸色简直比宋以蔓还要难看,他觉得他好像惹祸了。

    “合同里写明了?”宋以蔓睁大眼睛问。

    “是的!”伍宸点点头。

    当时吧,他觉得这个机会错过了,就再没有了。再说少奶奶喜欢男艺人,让少奶奶直接领导司拓,不是也很好?更何况一切还有他呢,少奶奶也不用做什么,谁哪知道里面事情如此复杂?

    宋以蔓闭上眼,挥了下手说:“行了,你回去吧!”

    “宋总,我是不是惹祸了?我……”伍宸想说他负责,但是话又没说出口,因为合同违约金他赔不起!

    “没事,这是我的个人问题。你回去好好工作吧,不要多想!”宋以蔓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除了个人问题,伍宸的工作还是没问题的,她从来不会迁怒于属下。

    伍宸沉默了一下,还是说:“是,少奶奶!”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退了出去。

    宋以蔓心想,刚接手的公司,总不能还给冯谋吧,这多没面子啊。但冯谋要是知道这事儿,肯定又该炸毛儿了,现在她跟他的感情进展还不错,他表现又那么好!

    办法还没有想出来,敲门声又响起了,宋以蔓说道:“请进!”

    伍宸又进来了,一脸愁苦的表情说:“宋总,司拓他……来见您了!”

    大黑站在门口,挡得死死的,经过上次的事,他已经把司拓当成了一号敌人!

    “让他进来,大黑你也进来!”宋以蔓开口说。

    大黑一听让他也进来,这才放人进来,他则走到宋以蔓身边站定,一双目光直直地盯着司拓,警告带着冷厉!

    司拓走进来,一点都不见外地坐到了沙发上,看了看大黑,笑着说:“宋以蔓,能耐见长啊,冯谋身边的第一大将都给弄自己身边儿来了?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伍宸真是后悔自己进来了,听听,他这是给少奶奶惹了多大的麻烦啊!

    宋以蔓微微一笑,说道:“司拓,这么迫不及待地到我手底下,这是多想找虐啊!”

    伍宸心底一颤,少奶奶就是霸气,居然敢对人人捧着的大明星如此说话,不过,两人到底是有什么仇啊?

    还不等伍宸想出来,宋以蔓便说道:“伍经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去忙吧!”

    伍宸巴不得呢,赶紧猫着腰出去了。

    宋以蔓脸色一冷,问他:“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树大好乘凉,冯少奶奶,这句话你不知道?”司拓勾唇,露出了邪气的一笑。

    宋以蔓靠到椅子上说:“司拓,这公司呢,本来就是我跟冯谋赌气要来的,不过现在我俩感情很好了,所以我打算把公司还给冯谋,相信冯谋能把你领导的很好!”

    司拓的表情这下可维持不住了,但是他马上笑着说:“没关系,合约上写明了,是你直接管我,你把公司给谁跟我无关。不然你就等着支付三亿违约金吧!”

    三亿?宋以蔓惊讶,也懒得再找伍宸了,很明显司拓利用伍宸的什么都不知道,下了这么一个圈套。冯谋有的是钱,付这三亿没有问题,可这么大笔数字,让外人知道了,这可都是事儿,不定要怎么说呢!

    但是在司拓面前,宋以蔓当然不会露出担忧或是任何示弱的表情,她一点担忧的意思都没有,说道:“三亿而已,冯谋还掏得起!”

    司拓站起身说:“宋以蔓,你要不要这样避我如蛇蝎?我不过是为了工作,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你脸真大!”

    “没有最好!有我也不介意!”宋以蔓无所谓地说完,换了副语气说:“行了,你可以走了,我要工作了!”

    司拓站起身,脚在地上辗了辗,说道:“宋以蔓,你怎么越来越怕事儿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

    “激我也没用!慢走不送!”宋以蔓根本就不上他的当。

    大黑上前一步,盯着司拓,那意思司拓如果还不走,他不介意把人丢出去。

    司拓看了看她,没再说什么,转身出门了。

    现在和以前怎么能一样?冯谋表现这么好,她不会蠢到为了一个外人而搞乱自己的生活,她还是分得清,谁是她最亲近的人。于是她拿起手机就给冯谋打过去电话。

    “啊,老婆,我刚刚又学会一道菜!”冯谋上来就邀功地说。

    宋以蔓笑着问:“你上午不开会?”

    天天学做菜,生意谁来管?

    “开会?不知道哈!爷先把菜学会再说!”冯谋掂着勺说。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他要吃肉大。

    “老公,跟你说个事儿!”宋以蔓没什么心情跟他*,直接说正事儿。

    “什么?”冯谋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公司签了司拓,并且合同中写明由我直接负责司拓的一切事宜,违约金三亿,显然伍宸是被利用了!”宋以蔓平淡地说,就是怕冯谋的反应太大。

    果真,冯谋那边发出一声暴吼,“他丫的司拓居然还不死心!你这个娘们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丫的都跟苍蝇似的,闻着味儿就来了!”

    这是说她臭鸡蛋呢?气得她冲电话里叫道:“冯谋你不说我魅力大,别人喜欢我我有办法?你那群女明星围着你的时候,你那群美艳女秘书给你看大胸的时候,我还没骂你臭鸡蛋呢,你有资格说我?反正事儿我跟你说了,你爱管管,不管我就给他当经纪人去,谁怕谁啊!”

    说完她就按了电话,真是气死她了,好心好意地跟他说一声,他倒好,上来就这样骂她,这是她的错?

    冯谋正想骂,却听到电话里传来忙音,一看手机,她丫的居然敢挂他电话?他气得打过去,宋以蔓一看,直接给按掉,气死她了,让她冷静冷静!

    冯谋气得把手里勺子一扔,做饭?做个屁!他气的手一挥,桌上的盘子菜全给他扫到地上,解气了?心里更堵了!

    宋以蔓那边还气,狗改不了吃屎,什么臭脾气?她可不惯他那少爷脾气!

    想过好日子也得有人配合,她再理智的人在冯谋这个浑人面前也不是什么优点了!

    冯谋气得走出门,见什么踢什么,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死女人,我给你做饭?做个屁,我那么爱你给你做饭?你丫等着,爷想上你是你的荣幸,爷现在就上你去!”

    如此想着,他气势汹汹就冲出公司,开着车就向她公司直蹿去!

    冯谋下了车就往她公司走,他身上带着的凛然气势,让行人躲避纷纷,二黑跟在后面更是气势凛然,仿佛真是跟大少干架去的。

    冯谋冲进宋以蔓的办公室,二黑也想冲进去,让大黑给拉住了,大黑赶紧把门关上,在门外低声斥道:“傻了?那是大少老婆,你能帮大少打人是怎的?”

    二黑恍然,拍拍自己脑袋,嘿嘿一笑,“谢了兄弟!”

    大黑无奈摇头,蠢货!

    冯谋冲进了办公室,他还没开口,宋以蔓看到他先炸了,看他一脸来找碴的表情,她能不气?她指着他说:“好啊冯谋,你还敢来?你赶紧跟我道歉!”

    “道屁歉?你赶紧给爷下跪!”冯谋气得也是口不择言。

    一想到司拓想方设法地要跟他老婆亲近,他这心里的怒火就不断地往外拱,没了理智,干出什么浑事儿都有可能。

    说到底,都是醋给浇的。

    “屁!”原本文雅的一个人,让冯谋给逼成了同类,宋以蔓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爆了粗口,她气,气自己更气冯谋。

    “你看我跟你在一起,都成了你这德性了!”宋以蔓气得手直抖,“我告诉你冯谋,你给我下跪我都不原谅你了!”

    “我什么德性?爷再骂人,也有大把的女人来膜拜,你不就喜欢爷的坏?”冯谋吵架还不忘自恋得瑟,腿又抖了起来,完全忘了自己吵架的主题。

    架就如此被带跑了,宋以蔓嗤道:“谁爱你的坏?要不是你死皮赖脸的非得跟我好好过日子,我早就跟你离了!”

    “女人,你还想着离婚怎么着?”冯谋气得呀呀直叫。

    “本来有一段时间都没想了,我现在又想起来了,有本事你现在跟我离去,你不敢了吧!”宋以蔓激他。

    他才不上当,他双手插着兜嘲笑,“宋以蔓,你一个离婚女人,我跟你离了,没人要你!”

    “得了,潘政要、司拓要,别人我就不举例了!”她不甘示弱地说。

    “他们就想沾个便宜得了,你能嫁进潘家?司家要是知道这事儿,早就派人来暗杀你了!”冯谋哈哈地说,十分得意。

    “就算我嫁不进那些人家,普通人家我还是能嫁的!”宋以蔓也不跟他较这个真儿,她还真不信,除他冯谋,她就找不到男人了?

    “哼,你以为别人喜欢你?你以为你跟爷似的,走哪儿都有人围绕?”冯谋哼道,十分地不屑。

    “行了冯谋,你以为人家都冲着你呢?你要不是传媒公司的总经理,人家明星会稀罕你?我告诉你,我进公司,也能达到你那效果!”宋以蔓挑着眉,不服气地说。

    “扯吧!”冯谋一脸不信。

    “等着!”宋以蔓说着,立刻给伍宸打电话,说她去公司视察,让大家都准备好。

    冯谋问她:“你这女人,又折腾什么呢?”

    “你不是不信吗?有本事跟我去看看?”宋以蔓原本真没想用这个报复,可是眼看冯谋这么看不起她,她就要让他看看那个场面。

    伍宸不明所以啊,赶紧就通知大家了,男艺人都是新人,也不认识冯谋,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表现表现,就能有新戏上。

    冯谋一点儿都不相信,说道:“走哈!今天非得让现实狠狠打你脸不行!”

    两人吵着就出去了,这下不只冯谋气势吓人,宋以蔓的气势同样吓人。两人又不厚道地吵了架出来吓别人了。

    大黑二黑在后面跟得十分无语,宋以蔓坐上自己的车就启动了,根本就不等他,冯谋气得指着她叫:“丫女人!”

    她嚣张地从冯谋面前驶过,还扔给他一句话,“不跟来是孙子!”然后车就开走了。

    冯谋气得,跳上他的车,在后面追上,两辆不同颜色的兰博基尼在马路上跑着,极其显眼。

    车子性能都是一样的,冯谋觉得能追上她的,结果没想到他怎么追也追不上,那女人的车开得快不说,还特别稳,超车什么的很是流畅。

    冯谋气得直咬牙,恨恨地拍着方向盘骂:“女人开车那么好干什么?”跟着他又喃喃地说:“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真是有道理哈!”

    两个主子早跑远了,可怜大黑二黑在后面开着车,死活追不上。这不是技术的问题,而是车性能的问题。

    宋以蔓先下的车,她走进公司,结果一群准备好的男人都迎了过来,这场面一点都不比冯谋的场面小。连宋以蔓都傻了,她根本就没意识到,伍宸这个工作狂,弄了这么一堆男艺人出来。

    “宋总,我们一直等着您视察呢!”

    “宋总,您真年轻!”

    “宋总,我也姓宋,我们还是本家呢!”

    “宋总……”

    冯谋一进门就看到一群男人,个个打扮得花里胡哨,一个个说话男不男女不女的,围着他老婆,还叫他老婆“宋总”?应该叫“少奶奶”的好不好?

    这也不怪这些人,这都是伍宸吩咐的。

    伍宸原本还觉得自己这杰作不错,宋总一定会满意的,结果他一看到后面跟进来的大少,再看大少那脸都绿了,顿时吓得腿直哆嗦,手扶住墙,一句话都说不出。

    他是不是又惹祸了?

    好容易赶来的大黑二黑,一看这场面,两人同时闭眼摇头,然后同时看向伍宸,用同情加看死人的目光看他。

    伍宸顿时就坐到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

    司拓也在一旁看热闹,双避环胸靠在前台,勾着唇,十分地愉悦。看来他要的效果达到了是不是?

    “死人!一群死人,放开我老婆!全给爷变成死人!”冯谋气得说不出话,终于能说出来了,暴吼一声,把人都吓一跳。

    一群人不解地看着喊叫的男人,这谁啊?

    都是小人物,所以识不得这大人物!

    大黑清了清嗓子说:“这位是大少……”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群男人就吓得如鸟兽散去,瞬间一个都不留。

    宋以蔓才反过味儿来,冲着冯谋叫:“上回围着你的那群女人呢?我还没让她们成死人!”她找了一下,看到地上坐着的伍宸,指着他说:“把那群女人名单列出来,一个都不能少!”然后又看向大黑说:“你给我让她们都成死人!”

    大黑摸鼻子。

    “别忘了你是谁的人!”宋以蔓瞪着眼睛斥道。

    “是!少奶奶!”大黑不得不应了下来,心想自己真是倒霉。

    冯谋骂道:“你个女人,你是女人啊,看你招惹多少男人?还一点不知悔的样子?”

    “还不是你刚才说我没魅力?冯谋,你个男人,你是个结了婚的男人,看看上回你招惹了多少女人?你怎么就不知悔?”宋以蔓毫不软弱地回击。

    “你学爷说话,你就不能不学爷?”冯谋歪着嘴叫。

    “你骂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自己的毛病?你毛病那么多,还说我?”宋以蔓指责地说。

    司拓嗤笑,“真是幼稚!”

    宋以蔓与冯谋同时回头,她叫:“你才幼稚!”

    他叫:“闭嘴!”

    她转过头看冯谋,说他:“在外面吵架,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回家吵去!”

    “回家吵更好,有本事回家你别跪地求饶!”冯谋嘴欠地说。

    “孙子才求饶!”宋以蔓气道。

    “行,爷非打不死你,今天不让你服了这个软,爷就不姓冯!”冯谋一边往外走一边捋袖子。

    “打就打,以为我怕你?”宋以蔓心想她也不是吃素的,打不过还跑不过?

    “就你那两下,还想打过爷?简直可笑!”冯谋嗤笑道。

    两人已经走到外面,宋以蔓不服气地说:“我有没有长进,比比就知道了!”

    “上回你还走光露底,这回打算露哪儿?”冯谋笑着问。

    她恼羞成怒,抬腿就给了他一脚,他“啊”地叫了一声,“不是说好回家再打的?你丫现在就动脚?”

    说着,他拉起架子,要揍她。

    宋以蔓勾了勾唇说:“我可是穿着裙子呢,你想在这儿打我陪你,不过走光了,别人看去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

    威胁他?可冯谋就吃这一套怎么办?

    于是冯谋咬着牙说:“行,宋以蔓你等着,回家了你求饶都不行!”

    “我才不求你!”宋以蔓说着,又迅速地上了车,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车子已经开跑了。

    冯谋以最快地速度上了自己的车,骂道:“行,宋以蔓,你有种,今天爷就办了你,你说什么都没用,什么满汉全席?我屁!气死爷了!”

    两人约架约到家,到了家两个人都冲进门,宋以蔓是先到的,这回他照例没能追上她,心里的火气更盛。

    冯谋进了门就把心里的话给喊出来了,“宋以蔓,狗屁满汉全席,爷不做了,爷今天就上你,你求饶都没用!”

    “有本事你就上!”宋以蔓根本就不服软,蹬蹬蹬就往楼上跑。

    “你跑什么?今天你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冯谋以为她没胆了,怂了!

    “谁说我要跑?我找间砸不烂的房间,免得砸坏了我没地儿住!”宋以蔓说着,在健身室停了下来,这里地方开阔,方便她施展手脚。

    “行,你考虑得周到,今天非让你看看爷的本事不行,以后免得在爷眼前得瑟!”冯谋一边说着,一边上楼,还一边把手捏得咯吧响。

    “少废话,你赶紧的!”宋以蔓说着人已经进门,寻找了最佳的位置。

    冯谋加快几步,见她已经把鞋脱了,不由笑道:“哈,你要不要换件衣服,不然走光了多难为情?又说爷占你便宜!”

    “少废话,我穿着打底裤呢,你想看也没得看!”宋以蔓挑着眉,摆起了架势。

    冯谋脸一变,怒道:“刚才在外面你不说,白踢我一脚!”

    “能白踢为什么不白踢?我傻了才主动说!”宋以蔓挑了挑眉说:“来吧!”

    “嗬,到现在还嘴硬?行!”冯谋说着,快速出手。

    宋以蔓做了万全的准备,这次她看得很清楚,所以她灵活地一躲,轻松地躲过了他这一下。冯谋没想到她能这么快地躲过去,微怔一下。就这一下,宋以蔓钻了空子,脚快地踢他的胸。他反手就要捉她的脚,她早就防着他这招呢,动作飞快地翻身,退到了一边。

    上回吃了这个亏,这回还能再在这儿栽跟头?

    本来看不上她那三脚猫功夫的冯谋,现在被她给偷袭了,能不生气?这是对他的挑衅啊!于是冯谋邪笑一声说:“看不出来,两天没见,本事见涨啊!”

    这回他没再吊儿郎当,伸手就向她喉间抓去,这算是锁喉?宋以蔓心想,这么狠?那我更没有心软的顾虑了不是?

    于是她脖子往后一仰,腰一扭,人就扭到他身侧,当然她意不在此,她伸手去锁他的喉,他赶紧躲,她还是意不在此,趁他躲的机会,她抬脚就向他最薄弱的地方踢去。

    冯谋吓得往后一跳,但还是让她扫了个边儿,真是让人蛋疼,亏他反应快,否则就……

    他气得大叫:“宋以蔓你想当老处女是不是?”

    “你刚才还想着不正经的,我干什么手下留情?”她说着,扔过去一个东西。

    冯谋赶紧伸手去抓,只见是她的镯子,他跟着感觉胸口一疼,原来她的脚已经踢到了他的胸上,他气得把东西一扔,怒道:“你居然还用暗器?你使诈!”

    “你又没说不准扔东西,我哪里使诈?有本事你就扔!”宋以蔓得意地笑着。

    他气,他浑身上下就一块儿表,扔什么扔?哪像她手镯就不只一只,戒指也不只一个,还有什么耳环项链,怎么想怎么是他亏。

    他又开始捏手,阴森森地说:“宋以蔓你完了,今天爷非得如愿要了你,让你这辈子再也别想嫁别人!”

    “那又如何?我就算跟你同了房,照样可以离婚改嫁!爹死娘嫁人,老天都管不了的事儿!”她轻松地说。

    “好,你个死娘们,居然敢咒爷,你死定了!”冯谋的话还没说完,人突然就动了。

    这次的动作,比刚才不知快了多少倍,她刚要躲,已经晚了,手臂被他抓住了,原来他用话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是现在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她该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