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专治各种不服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啧啧,这是冯谋说出的话吗?他一下子太正经,真让她无福消受啊!总有那么点儿不真实的感觉!

    “哇,太羡慕了,大少好浪漫啊!看来他是真的被你迷住了,看的我都想恋爱了!”周彤双手握在一起,表情比她还陶醉。

    宋以蔓笑,拿出蛋糕问:“爱情甜点,你要不要尝一块?”

    “算了吧,这可是你家大少的心意,我哪敢吃?回头用你的卡让我刷一次,去那儿大吃一顿好了!”周彤知道,这地儿贵得要死,一块蛋糕跟一克金子的价儿差不多,哪是她工薪阶层的人吃的起的?完全是给那任性的有钱人开的!

    宋以蔓也没跟周彤客气,自己吃了起来,以前她倒是吃过这家店的蛋糕,但都觉得没现在好吃。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明明知道不应该欣喜,可她竟然并不排斥,反而享受其中!

    “诶,你说,段华怎么样?”周彤凑过来小声儿地问。

    宋以蔓好笑地看向周彤,问道:“哟,你看上他了?”

    “我觉得他不错是不是?你看长的又好,人也men,身材更是没得挑儿,关键他能体力,在床上肯定……*死了!”周彤一脸的向往。

    “你个色女!”宋以蔓无语了,这也太奔放了!

    “你不知道吗?能让女人达到小死的男人真是屈指可数,你家大少到底行不行啊!”周彤疑惑地问。

    “我们还没发展到那步呢!”宋以蔓也不太知道,冯谋那方面到底有没有问题,毕竟两人没到那一步上,还无法验证。要是冯谋真不行呢?

    以前这是个问题,没想到以后还是问题,真麻烦!

    “喂喂喂,你说我怎么诱惑段华好呢?”周彤更着急自己的事儿。

    “你瞧你说的这词儿,就不是正正经经恋爱的!段华那人自控力太强,你要是想这么开始,估计你得死心了。还是从感情下手比较好!”宋以蔓真心劝罢,又说:“还有,段华本来是我的教练,他又突然到了我的公司,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你还是注意一些比较好!”

    “这能有什么阴谋?你想的太多了吧!”周彤觉得好友大惊小怪。

    “我也知道我大概是多想了,反正提醒你一句,多观察一个男人总是没错的!”宋以蔓说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周彤觉得她就是小题大作。

    这话音刚落,敲门声又响了,周彤哀嚎道:“你家大少要干什么啊?你这还能工作吗?不能工作了,我哪儿来的时间恋爱去?”

    门开了,果真又是一年轻小伙子,捧着一个盒子说:“冯太太,这是大少送给您的衣服!”

    连晚上的约会衣服都送了?真是无语了!宋以蔓心想冯谋玩起浪漫来,果真让人动心,可据说以前冯谋宠个女人,那真是宠到骨子里去,难道也是这样儿?

    大概是冯谋以前的事迹太丰伟了,让她不得不想起,这一想起,那兴奋感就大打折扣了。都说人不能没有过去,可是冯谋从一个那样的男人,转变成这样的男人,热度又有多久?

    没办法,有前科的男人就是这样,总会让人没有安全感,冯谋想抱得美人归,还得好事多磨!

    于是那件精心挑的礼服,就被宋以蔓丢到一旁,根本就没有打开。

    后面冯谋还是礼物不断,但是她嫌烦了,一律让前台签收,然后等她闲的时候,统一送过来!

    前面冯谋还很开心,可是后面一看这情形,他又忧伤了,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怎么又突然不开心了?于是他的电话又打到江少煌那里。

    江少煌醉眼朦胧还没清醒,“这早,困……”

    “你赶紧给爷清醒点儿,要不爷让人给你床上浇冰水去!”冯谋急赤白脸地说。

    江少煌瞬间清醒了,一听那冰水,他身上就抖,这事儿冯谋可绝对做得出来,他赖声儿赖气儿地说:“大少,您哪儿又不通爽了?”

    “我问你,爷送礼物,她开始还高兴,后来不高兴了,怎么回事?”冯谋懒得理他调侃,着急地问出。

    “大少,我又不是您老婆肚里的蛔虫,您问她啊!”江少煌心想,这算是招惹了冯谋,早知道那天他就不进冯谋的包厢了,麻烦死他了!动心真是麻烦,他可不要动心!

    “不行,爷就问你,赶紧给爷说!”冯谋又出来吓人。

    要是能问早就问了,还至于问一个外人?就是不能问所以才问他的。冯谋情路走的也坎坷,简直就是跌跌撞撞,摸索着往前爬,谁让他这个老婆,不同于一般女人呢?

    “啊,嫂子要工作,可不是没功夫看礼物了嘛!”简直要疯了,江少煌困的要命,想睡觉,可偏偏这位爷不肯放过他。

    冯谋一想也是,她见天的埋怨他让她没时间工作,真是可笑,那么小破点儿的公司,比自个儿还忙!他摇摇头,心想什么事儿都让自己干,不累死了?

    你冯氏人才济济,可是宋以蔓的小公司,哪会吸引那么多的人才?她不靠自己靠谁?

    “你睡吧!”冯谋算是放过江少煌了。

    江少煌抢在他挂电话前挤了一句说:“大少,你直接问问嫂子的心思不是更好?免得猜来猜去麻烦……靠!”

    他听着电话断了的声音,摸摸鼻子躺下重新睡觉。

    下午的时候,冯谋可算是不送东西了,宋以蔓觉得清净不少。

    快下班的时候,宋以蔓才打开盒子,冯谋送的衣服不穿,那不是找麻烦?不过打开盒子,她还是小惊艳了一把,半袖的长裙,浅绿的颜色看起来飘逸极了,女人喜爱美的东西,冯谋的审美能力显然不错。

    可是……他以前是不是也这样送别的女人衣服?她竟然患得患失起来了,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受!

    她刚刚换好,冯谋就来了,他比以前来的都早,他没想太多,就是想看到她,好容易才快熬到她的下班时间,来早了又怕被她嫌弃。

    他冯谋何时落魄到这种地步了?但不管多惨,他还是没出息地巴巴赶来了!头一回嫌车太快,MD开到楼下还有好长时间,他只能在商场里溜达了一会儿,顺手儿给她挑了个包儿,配她今天的裙子。

    冯谋看到他老婆,顿时直了眼,太仙了,简直就跟仙女下凡似的,要是这身儿放在昨天那温泉里,那真会给他错觉,这是仙女在下凡!

    他忍不住走过去,轻揽上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语,“老婆,真美!”

    带着热度的情话,让她微微脸红,他离得太近,以前也不是没这样过,可是此刻,她的心却有点没着没落的,慌神儿似的。

    她暗骂自己没出息!可不能让冯谋这么一直吊着走了,她暗吸一口气,看到他放在桌儿上的东西,问他:“你又带礼物过来了?”

    “是啊,怕你没包配裙子,所以给你拿了一个!”冯谋说着,赶紧走到桌旁将包从袋子里拿出来。

    是一款同色的小手包,做工考究,精致大气。

    她低着头,打开包看里面的空间,一句话也不过脑子就扔了过去,“你是不是以前对别人也这样?”

    冯谋一愣,然后跟着就乐了,走过去说:“老婆吃醋了?我以前可没有,钱是花过,但从来不自己挑礼物,都是让杨高去办的!”

    “这样我应该觉得很幸福?”她抬起头冷眼瞥他,他一看气场都变了,这温度猛往下降,他赶紧说:“老婆,我以前可真没对那些女人怎么样,你看呢,都是他们喜欢我,我也不能不让别人喜欢我是不是?”

    宋以蔓坐到沙发上,了然地说:“哦,我明白了,潘政跟司拓喜欢我,我也不能不让他们喜欢我是不是?回头我让周彤给他们准备份礼物!”

    冯谋真气,这女人就得什么事儿都睚眦必报吗?但是没办法,谁让现在是他求着她呢?一想到这女人的脾气他应该甩手走,脑子说不忍,可这腿儿怎么也迈不动,结果最后就成低三下四了!

    宋以蔓把自己的手机钥匙之类的随身物品往手包里放,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冯谋,我问你,你现在这样儿,是不是想跟我恋爱?”

    “当然,你可是应了爷的,要跟爷好好过日子!”冯谋心想,难道这小女人要反悔,敢!看他怎么拾掇她!

    “好好过日子跟爱上你是两码事!”宋以蔓轻快地回了他一句。

    他一怔,本来他还是想着,就停留在好好过日子那个层面上,但是她这么一说,他的心思就往那方面去想了,并且,这一想就再也压制不住了,让她爱上自己,这是多么好的事件事?诱惑力太大了!

    要么说人都是有追求的,她和他好好过日子,他要她爱上他,等爱上了,估计就是想要孩子了。总之,只能想要的更多!

    “老婆,那你怎样才能爱上我?”冯谋又问。

    “爱上你?那你得让我有安全感,看你的表现吧!再说你以前那些前科,我能放心爱你吗?这不等于跟跳坑自杀没什么区别嘛!”宋以蔓说着,将包一扣,说道:“走吧!”

    他跟上她,一边走一边说:“啊呀老婆,你说的我那么不好,其实我很好啊,我那么干净,你看别的男人都有个把恋爱是吧,我都没有!”

    “你那的确不是恋爱,是滥情!”宋以蔓哼道。

    “怎么就烂情了呢?我对别人都没有情,怎么也烂不了啊,是吧!”冯谋又跟上两步,说道。

    感情两人还是没在一个频段上。

    宋以蔓无语,跟这男人沟通真困难,她快步向前走了两步,冯谋又快步跟上两步,大长手臂一伸,强行地将她勾到他的身边,他已经喜欢上了挨着她一起走路。

    宋以蔓也没有推开他,她深知在外面你要是不给这男人面子,这男人可不管你心情,当场发飙给你难堪,她还不想自找不舒服。

    反正话给他说到前头了,他要是想让她爱,那就好好表现!

    冯谋见她没推开自己,心里还是有点得瑟的,这小女人说心里没他,现在都舍不得推开他,不是喜欢他是什么?这女人啊,最喜欢的就是口是心非!

    他还一点都不知道她对自己的忌惮!

    所谓约会,当然也是先吃饭了,为了浪漫,他特意带她去正宗的法国餐厅吃西餐,要上好的红酒,然后再弄个鲜花儿小提琴,接下来不就顺理成章了?

    有钱想要浪漫,着实是件简单的事!

    不过宋以蔓是谁?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以前她就用他大少的卡来这里吃过饭,只不过是跟周彤一起来吃的,两人的评价是,口感还不错,不过她们还是更钟爱吃中国菜!

    冯谋十分绅士地给她拉开椅子,她坐了下来,虽然上流社会这一套,她从小就学会了,但她还是喜欢随随便便,不喜欢拘束,这饭吃的有多无聊,她早就想到了。

    不过冯谋那也是朵奇葩,他坐到了她的对面,就觉得那么不舒服,眉头拧了拧,突然想到是因为什么,他站起身,把椅子一扯,地上立刻发出“刺啦”的刺耳声,椅子就扯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挨着她一起坐下。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在向二人行注目礼,餐厅的大堂经理脸色难看的很,只不过碍于这是大少,所以没过来劝阻。

    这么沉的椅子,也难为他大少拉得动,宋以蔓心想她怕给他丢脸,他倒是不怕丢她的脸!

    冯谋心里这才舒坦了,靠在椅子上抖腿,对服务生说:“椅子设计的不合理,这样才合理,回头改了哈!”

    他这是坐她身边儿坐上瘾了,挨着她说话,这感觉才好是不是?

    服务生哪敢惹大少,只能嘴里连连说道:“是是是!”

    点了菜,很快就上来了,任何一家认识冯谋脸的饭店,都会优先上大少的菜。倒不完全因为是冯谋是VIP客户,而是他大少耐心有限,让他等急了,他会砸店的!

    又不是没有先例,上次暴躁的大少就把一家饭店给砸了,当然人家大少也是讲理的,砸完了我赔人钱不就是了!钱是赔了,重新装修,那这段时间收入哪儿来?更更要命的是,装修完后,圈子里的人都不来消费了,都知道大少不喜这里,谁敢来这儿让大少不喜呢?这不是跟大少对着干是什么?

    冯谋去的饭店,那都是高级地儿,除了这个圈子里的人,工薪阶层能来起吗?这等于就是断了钱路,哭都来不及!

    于是行内人都知道这事儿了,冯谋再去哪儿吃饭,无一例外的享受NO。1的待遇!

    冯谋跟老婆挨着吃饭,真是春意融融,跟着说话都是柔声儿慢气儿的,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宋以蔓这心,刚刚从那膈应里面缓和一些,就听到女人的声音响起,“大少、以蔓,好巧!”

    宋以蔓抬头,只见秦大小姐,光鲜照人的站在一旁,而和她一起的,也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那天父亲寿宴上,跟冯谋在小厅里暧昧的女人,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这位千金,照例突出自己的优势,低胸紧身的衣服,将那傲人衬得要跳出来一般,简直就是罪恶啊!不过这是冯谋好的那口,她瞥了眼冯谋。

    冯谋抬眼扫了一下,那女人抓住机会叫道:“大少!”

    冯谋的目光,像看陌生人一样看她,没有什么反应。在冯谋的心里,她就是陌生人,他没见过。

    那天的事儿吧,冯谋就是想利用她气宋以蔓来着,至于人长多高多矮,什么模样,他根本就没在意!

    可是女人心里却认为,那天冯谋跟她说话了,虽然最后把自己扔了出去,那也证明自己哪里说的不对,将人给惹了,可有可能有希望是不是?

    冯谋没有搭腔的意思,也不能一个人都不说话吧,宋以蔓看向秦尔岚说:“来吃饭啊!”

    秦尔岚点头,说道:“好巧!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丁琪美!”

    丁家她知道,想来跟秦尔岚一起吃饭的,大抵家世都不错!

    宋以蔓倒是想客气一下的,不过人家连目光都没往她这边扫,于是她只能装没听到了。

    “大少,您好!”丁琪美的目光一直盯着冯谋,想伸手握一下的,但又怕冯谋不给面子,所以犹犹豫豫的,手也是欲伸不伸!

    “哪儿来的苍蝇这么烦人?”冯谋不耐烦地说着,头已经转到宋以蔓这边,手下切着牛排说:“老婆,你不喜欢切牛排,我帮你切好!”

    丁琪美一脸的尴尬,秦尔岚被忽视的彻底,脸上也不好看,她也拿不准冯谋会不会不给她面子,于是没敢跟冯谋说话,捡了好对付的宋以蔓说:“以蔓,那我们先过去了!”

    表面客气还是要的,宋以蔓冲秦尔岚点了点头!

    丁琪美跟秦尔岚落了座,她脸上妒忌太明显了,想藏都藏不住,“尔岚,你说那女人有什么好?为什么大少看着很稀罕她的样子?”

    秦尔岚勾了勾唇,跟刚才大家闺秀的样子截然相反,唇角尽是讥诮,“有人争的女人,都值钱!”

    “什么意思?”丁琪美不明所以地问。

    秦尔岚不欲明说,现在外面人都以为潘政要跟自己结婚,如果让别人知道潘政喜欢的,是一个已婚女人,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所以她转言问道:“怎么?你还惦记着冯谋?”

    “可不是!我就不明白了,明明当初说好了嫁过去的是我,怎么冯家就跟宋家结了亲呢?”丁琪美气郁不已,如果是她嫁过去,她不仅是风光的大少太太,如今冯谋的温柔,都是她的!

    这功劳,还真归于杨双美,杨双美为了宋明珠可是下尽了血本功夫,哪想最后让宋以蔓捡了便宜!

    “可是冯谋都结婚了,你也看到了,这个样子他大概是不会离婚的,你不如趁着年轻,再找别的家!”秦尔岚说道。

    “我倒想呢,可是我找谁去?整个Y市除了大少就是你家潘政,江家不错,可江少煌比我还小,我想啃嫩草,人家也不干啊!剩下的还有谁?张剑吗?恶心死我了!”丁琪美翻翻白眼,说的十分抱怨。

    “是啊,冯谋这样的男人,即使离了婚,那也是一群女人抢破头的!”秦尔岚感叹道。

    “真不知道那女人有什么好,大少为什么这么宠她!”丁琪美满嘴的酸气。

    秦尔岚轻笑,说道:“大少最宠的,可不是她!”

    “哦?那是谁?”丁琪美好奇地问。

    “都传大少对女人一掷千金,宠入骨中,这传言,就是从那个女人身上得来的!那种宠爱,都是你想不出来的!”秦尔岚一脸的唏嘘。

    “那人到底是谁啊!”丁琪美掩饰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秦尔岚回过神说:“事情知道的太多也不好,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看你还是别惦记他了,难度太大!”

    宋以蔓被冯谋抛弃,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那样潘政更加肆无忌惮地对宋以蔓好了,她这辈子就别再想跟潘政了!所以宋以蔓是冯谋的太太,这样很好!

    餐厅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这并不意外,常来这儿的人都很淡定,这是叫的特别服务。秦尔岚和丁琪美也都转过头去看,是谁又在搞浪漫?

    悠扬的小提琴声音响起,身穿黑色礼服的男人拉着小提琴,旁边还有一个花车缓缓向前推进,车上全是象征爱情的红玫瑰,看起来格外的诱人心动,玫瑰中间围绕着,一个心型的盒子,里面的东西多半是首饰。

    冯谋为求浪漫,也是花了些心思的。

    宋以蔓心想冯谋带她到这儿来,多半是有节目的,于是这一切出现的时候,她并不太惊讶,按理说第一回受到这样的对待,她多少应该激动的吧!如果没有刚才丁琪美的出现,她应该会激动,可是现在么,她的心情,淡定了很多!

    冯谋小心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发现她脸上带着完美的微笑,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可却没有惊喜的表情,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他有点搞不明白情况了!

    她怎么就跟一般女人不一样呢?这心思也太难猜了是不是?

    “老公,谢谢!”一曲结束,宋以蔓还是表示了自己的感谢。

    可这过于官方的道谢,完全就不是他冯谋想要的,他把花里的盒子拿来,递过去问他:“看看,喜欢吗?”

    宋以蔓打开来,一颗颗通透碧绿的翡翠镶嵌在铂金之中,一颗颗向下,汇集在一起又延长成一根长坠,华美异常,这套首饰至少在百万之上,冯谋送的礼物,自不会便宜。

    “喜欢吗?”冯谋的手,随意地撑在椅背儿上,目光也吊了起来,就等着她的反应。

    “喜欢啊!老公你给我戴上!”这么贵的首饰谁不喜欢?不过她又不是没见过好东西,这东西还不至于让她欣喜若狂!

    又是这样儿,费这么大的心思,送这么贵的东西,丫的想看个惊喜,有这么难吗?

    冯谋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压了下去,只不过那不断往上拱的火儿,却怎么都压不下去!他按捺着给她戴上,瞧着自个儿精心挑的首饰总算挂在她的颈上,衬得她颈上皮肤很是莹润,漂亮极了。可是这心情,却跟他自己预想的不那么一样,他这憋屈劲儿,他大少能憋着吗?

    当然不能!

    扯了扯领带,对了,他丫的今天为了约会,连勒脖儿的领带都给系上了,她丫的就这么配合?

    腿,又大刺刺地搭在另一只腿上,那碍眼的脚抖啊抖,“宋以蔓,你说的好好过日子呢?就这么跟爷好好过的哈?”

    她的笑容未见,转过头看向他问:“老公,我这不是配合着呢?”

    “得了,收起你那虚伪的假笑,爷想要卖笑的,不用花钱都能招来一堆,你丫的花了爷这么多的钱跟心思,就给爷这个?”冯谋的语气狠了起来,心里不爽,说出的话能爽?

    本是浪漫的事儿,结果非得搞成这样!

    宋以蔓一听,她的笑也冷了下来,她把手中的叉子一放,也不管叉子跟盘子发出的碰撞响声有多失礼。

    一瞧她这样儿,他就知道自个儿想的没错,他干脆一把扯下领带,扔到了桌上,怒道:“操,这扯犊子的爱情,真让人丧失耐心!”

    爱本就是一件甜蜜中夹杂着苦涩的事儿,因为这样才会让人无比的追求,可大少他只想要甜蜜却不想要苦涩,还没什么耐心,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宋以蔓是迟早要把大少他的耐心给磨出来!

    “冯谋,几天前还在你身边儿卖肉的女人在眼前,我不介意的话,你又该不乐意了。看到那女人,我一想到你以前那些破事儿,你现在给我金山银山我也笑不出来!”宋以蔓说的清冷,丝毫没被他的狠戾吓住。

    是你要恋爱的,你又不想她粉饰太平,你要真实感受,好吧,那她还装什么?打呗、闹呗,反正砸了这儿也是你掏钱。跟冯谋在一起要是怕丢人,你就等着憋屈吧!

    你有多大胸怀就要多大的男人,像冯谋这种不要脸的,你就得豁出来比他还不要脸才能治住他!

    “屁!哪个卖肉的?爷怎么不知道?”他指指盘里的牛肉说:“这牛肉谁做的,爷哪知道去?”

    显然,他是真不明白她介意什么。他丫的现在都老实成这样儿了,女人都不敢多瞄一眼,她还想怎样?还不给他消停!气死他了!

    冯谋要吵架,还能压低声音?他当然是怎么爽怎么来了,所以这桌儿的不对劲儿,谁都看到了。

    丁琪美眼中散发出的光彩,简直掩盖不住,秦尔岚也是一副看戏的样子。她讨厌宋以蔓,这样也不错!

    显然这两个人都等着宋以蔓出丑。丁琪美更是做美梦,想着宋以蔓立刻被冯谋抛弃,这该有多好?

    “行了冯谋,别跟我装!刚才那女人,不就是我爸寿宴上跟你腻乎的女人吗?还装不认识?”她讥诮地笑了一声,说他:“看她穿的那样儿,不是卖肉的是什么?”

    要是当初冯谋知道,他一个报复的心思给他带来这么多不爽,他作死也不会那么干!但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承认,因为他压根就没记住那女人长什么样儿!

    于是冯谋又是一声“屁”,指着她的鼻子说:“爷看你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呢!”

    宋以蔓“啪”一声把他的手打开,然后又是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她指着旁边的落地玻璃说:“我要是认错人了,我从这儿跳下去,你敢吗冯谋?”

    这里,几十层的高度!

    冯谋的一张脸青了紫、紫了绿,看着她那小脸气得铁青铁青的,不像是在说谎,他心里也没底了!

    他那立立眼儿往后一斜,命令道:“两个死人,去把那卖肉的给爷找来!”

    冯谋记性不好,那可不代表着大黑跟二黑记性不好,这俩保镖能耐之一就是记人,总在大少面前晃的,那就是可疑人物!

    于是二黑晃着虎躯就向丁琪美走去,他知道能进宋家寿宴的,怎么都是有点背景的人,所以他还算客气,说道:“这位小姐,我家大少请您过去!”

    虽然丁琪美听出冯谋跟老婆不痛快,可他并没听真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她的脑子认为,翻脸也是冯谋翻脸,而不可能是别人翻脸。那冯谋不高兴,还叫自己过去,结果岂不是……

    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啊!

    于是丁琪美满脸都是笑,站起身扭着就往那边走,浑身都洋溢着性感。

    秦尔岚觉得不对劲儿,她虽然好奇,但还是没跟去看。冯谋那人,阴晴不定的,她去了不是给自己自找麻烦?于是她就坐在椅子上观察那边的情况。

    “大少!”丁琪美这一声叫的,可谓又娇又嗲,顿时就给冯谋麻出一身鸡皮疙瘩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女人,这么恶心的女人,他能看上眼儿?不过这的确是他老婆说的卖肉的!

    冯谋肉麻的这功夫,宋以蔓先开口问了,“那天在宋东海的寿宴上,你是不是在小厅自助餐那里跟大少相谈甚欢?”

    要是冯谋问,那眼睛就能瞪得人吓着,还可能说出实话吗?所以别怪她先下嘴为强了!

    丁琪美正自作多情呢,她以为冯谋老婆吃醋,当然得恶心恶心对方了,于是她风骚地摆了一个姿势,抖了抖胸说:“没错儿,大少那天还说对我有好感呢!”

    “滚,爷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冯谋急眼了,这还了得吗?他真没记得自己说过,他下意识地看自家小女人!果真,小女人的脸上更冷了,像是覆了一层冰一样,他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

    丁琪美吓了一跳,但还是委屈撒娇地说:“大少,您忘了吗?那晚您离我那么近,还说了好多好听的话,本来我们好好的,可是不知道我哪句话惹您不高兴,您让保镖把我给赶了出来!”

    明明是扔的,她用的“赶”字,为了给自己找点面子!

    宋以蔓冷笑,指着窗外对冯谋说:“好了,你跳下去吧!”

    太没面儿了!冯谋的脸都憋变色了,早知道……

    又是早知道!

    “怎么?说了不算?怂了?呵!”宋以蔓勾着唇,脸上带着他觉得十分欠扁的微笑,说着他不能发火儿的嘲讽话儿!

    这感觉,真TM憋屈!

    “大少,其实我不介意离婚的男人,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离婚的男人是个宝’!”丁琪美暗示十足地说。

    宋以蔓笑了,她坐在椅子上,右腿交叠在左腿之上,轻松地说:“好啊,冯谋,你不是说了对她有好感么?你跟我离婚?娶了她啊!”

    这回轮到丁琪美不淡定了,大少的老婆主动要离婚?这不可能吧!说气话呢吧!不过这倒是如了她的愿啊,她简直无法抑制心中的窃喜!

    “跟爷离婚?想都别想!”冯谋说着,怕她跑了一般,死死地捉住她的手腕,疼的她直皱眉。

    “爷没说过,你这女人居然敢诬赖爷?那天分明是你想勾引爷来着,结果爷忠于老婆,让人把你扔出去了!爷想起来了,就是你!两个死人,还不把她给爷扔出去!”冯谋说到最后,终于喝斥出声。

    “噗!”宋以蔓差点喷了,怎么着?这男人开始当老赖了?死活不承认是不是?现在搞得他还贞洁的可以立牌坊了?

    销毁证据一般,大黑二黑架起丁琪美,丁琪美嘴里的求饶话儿还没说完,就给扔到了外面的地上,并且门口站着的冯谋人,跟门神似的,保证她进不来。

    冯谋转过头,一脸的涎笑,说道:“老婆,你看事情都清楚了,那天吧,她想勾引我,但我没上钩啊,最后我还是把她扔出去了不是?”

    大少哪里还有刚才的威风?自知理亏的他,当然好好哄哄老婆了。

    “编,当我宋以蔓是好糊弄的?”宋以蔓哼道。

    “你看老婆,最不济我就是想利用她来气你来着,不过当时你都连本带利的报复回来了,又是跟潘政抱又是跟司拓勾肩搭背的,你还有什么亏的?亏的明明就是爷!”冯谋拍着大腿,痛心疾首啊!

    “潘政那事儿你知道,我是被强迫的,我顶多就勾勾司拓的脖子,可那女人胸都贴你手臂上了!”宋以蔓也跟他学的,无理狡三分,是不是贴上,她也不知道。

    “啊,没有!她丫的敢碰我一下,我早就消毒去了,肯定没碰!”冯谋信誓旦旦地说,这黑锅他可不能背。

    “没碰上你身上那么大的香水儿味?”宋以蔓一脸的不信。

    “那是她丫的把整瓶香水都往身上捯饬,不光是我,那菜都是香水味儿的,能怪我吗?”冯谋喊冤。

    “不怪你怪谁?你要是没那歪歪心眼儿,不放人进来,能有那么多事儿吗?你看你,把个好好的约会都搞砸了,还跟我发脾气,我看是你不肯好好配合过日子,对了,你还指责我来着!一切都是你!”宋以蔓气的,又站起身。

    气死他了!这女人口才真是越来越好了哈!感情全是他的错了!

    宋以蔓拿起手包就往外走,冯谋赶紧站起来追她,问她:“你不吃了?”他后面还有节目呢!

    “冷了、硬了、噎人!”她利落地给他扔下仨字儿,向门外走去。

    “老婆,你别这样儿,又不赖我!”冯谋心想,他那么委屈,上哪儿喊冤去啊!

    “赖我!”宋以蔓嘴快地说。

    “不,还是赖我!”冯谋要命也不敢再赖她啊,小脾气爆的,比他还厉害,这婆娘还能不能盛得下她?

    “你看你都说赖你了,我还说什么?”她迈出门,一眼看到丁琪美揉着伤站在门口不死心地等冯谋。

    “瞧瞧,美人儿还在外面等着呢,你跟她继续吃吧!”宋以蔓嘴快地说着,一脚就迈了出去,快步往前走。

    冯谋气坏了,眼抖嘴也抖,“两个死人,怎么给爷办事的?死去!”

    大黑二黑浑身一抖,可是大少往外走,又不能往外丢,只好架了人往里扔,这么一来,给扔到了餐厅里。餐厅里用餐的人,看尽了冰激凌,穿的太少,就是容易走光,更何况整个人坐在地上,真是上下失守!

    秦尔岚嫌丢人,简直都不愿意过去,可是这个女人还有用,这时候正是她拉拢的时候,总得有人给她冲锋现阵吧!于是她找经理借来借西服,走过去盖在丁琪美的身上,扶着她的手臂说:“咱们赶紧走吧!”

    丁琪美什么都顾不得说,先走了再说,太丢人了!

    冯谋一路追宋以蔓追下楼,他瞧她根本没有停的意思,一把勾她小腰,整个人勾了过来,反正现在不能让她跑了。

    “滚你冯谋,爱找谁找谁去,气死我了!”宋以蔓气的直踢他。

    他疼得呲牙咧嘴但死活不松手,要知道宋以蔓的脚力跟别人不同,别看穿着高跟鞋,那脚力也不减,她用了力,冯谋这个大男人也吃不消!

    ------题外话------

    月票、月票啊各位亲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