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谁跳舞跳的欢脱极了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宋以蔓顿时就乐了,她靠在墙上,双臂环胸一副悠闲的样子看着冯谋笑,那笑,兴奋、幸灾乐祸,十足在看笑话。

    可算让她等到了,她的判断,很少出错,她不相信自己总是那么背!

    冯谋的表情难看极了,好像要杀人似的,捋了袖子就要往里冲。

    宋以蔓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看来他这赌注真是太有杀伤力了,为不输,大少竟然想闯女厕所!

    在他眼里,小女人眼中闪着晶亮的光,莹润的指放在性感的红唇上,说不出的别样诱惑,可是此时他却没心情想旁的,怎样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跳脱衣舞?他想象不出!他死也不跳!

    里面的谈话声继续,不过是另一个声音,“哎呀,我也盼着大少来呢,但是跟你一比,我这就不算什么了!诶,你说你身材真有料啊,这么大,硬件我也比不过你,真是羡慕!”

    宋以蔓不由想到之前的那个“奶牛”,里面的肯定是冯谋喜欢的类型,胸大无脑型。

    她用手肘碰碰冯谋,冲他挤眼笑,他已面黑似铁。

    终于,千呼万唤使出来的女人,总算是不负宋以蔓重望,瞧瞧出来的这位,抹胸小黑,外面配的薄纱小坎,太小太薄,跟直接穿件抹胸有什么区别?更不要说那雄伟壮观的胸前,让人不忍直视,白花花的晃人眼。下面同色小短裙,真担心稍稍弯个腰就走光,这身儿,比之前那比基尼布料多点有限!

    两个女人,一出来就碰到外面有人,顿时愣了,但是一看到冯谋,两人就又都喜笑颜开了,尤其是性感的那位,那欣喜劲儿,想低头佯装羞涩都遮挡不了那欢喜!

    宋以蔓又成了被自动忽略的那位!

    冯谋现在的表情,绝对不是欣赏什么美女的表情,而是要杀人的表情。

    宋以蔓站在一旁笑得欢快,劝道:“大少来了,这机会不能错过,上啊!”

    两女是新换的一批秘书,还没见过宋以蔓,刚来的她们,也没摸清冯氏里的情况,都听外面谣言说大少不喜老婆,现在她们只是好奇了一下宋以蔓的身份,但马上注意力就又放在冯谋身上了,均把宋以蔓当成打酱油的路人甲。

    “大少……”性感女尤其凶猛,挤胸发嗲各种招数就要往前扑。

    冯谋气的说不出话来,再加上宋以蔓刚才那浇油的一句,他气疯了一般地嚷道:“两个死人!”那嘴唇都抖了,可见有多气!

    真是气疯了,不是赌输的事儿,而是刚才宋以蔓那态度那话,他老婆让别的女人勾引他,以前他还以为她心里有他,吃醋,现在看来,这明显就是心里没他的节奏,他自诩有魅力的心,怎能不受打击?

    大黑二黑越发的有眼力,这次不等大少吩咐怎么处置这俩,两人就一人拎了一个,想赶紧消失在大少的视线内,就都暂时扔进卫生间了。

    只听女厕内,相继响起两声惨叫!

    “啊!”

    “啊……”

    杨高匆匆赶来,倒霉的充当出气筒,刚才他听说这儿出事了,赶紧跑来。

    宋以蔓这厮身影,心里就感叹,倒霉的孩子!

    “大少,出什么事了?”杨高还是一脸雾水,关键是没看到刚才那俩,一会儿看到了就明白了!

    大黑二黑均用同情的目光看他。杨高怎么感觉两人看自己的目光,像是看死人,他越发害怕了。

    冯谋又开始挽袖子,嘴里阴寒慑人,“杨高,你个死人!”

    自己的人,不护着,谁还冒着风险当你的人?宋以蔓走上前,拽住了冯谋,语气轻松且随意地说:“行了,咱俩打赌,输的怪到别人头上,那可就没意思了!”

    说罢,她转过头看向杨高说:“回头把工作做细致,加班穿自己的衣服没有问题,但还是要得体一些,太暴露了也不适合工作的环境是不是?”

    然后她就挽了冯谋往回走,语气愉悦,“老公,我们回家了!”

    这倒是像个老婆的样儿,冯谋心想他一定要弄清楚,她是不是真让别的女人勾引他呢?

    杨高无辜地看向大黑询问,到底怎么了?

    大黑给他一个“你真幸运”的目光,心想这家伙就是命好,这么大的事儿都能躲过去!

    等后来杨高知道了大少跟少奶奶打赌之事的详细情况,冷汗怎么也止不住,一阵的后悔,更加感激少奶奶,发誓不能为少奶奶生,也要为少奶奶死!

    好一名死忠的属下!

    这是后话!

    此刻宋以蔓跟冯谋坐上了车,她笑的极欢乐,轻整衣裙,说道:“愿赌服输哦,老公!”

    “哼!脱衣舞你就别想了,爷是肯定不会跳的!”冯谋歪着嘴,打定主意,赖也不能丢人!

    “哟!这是说了不算的节奏了!”宋以蔓表情一冷,双手环胸,开始打算横眉冷目了。

    这就要翻脸?冯谋让了一步,说道:“你想个别的事儿,只要爷能办到的,肯定给你办了,这总行了吧!”

    “那还叫打赌?那叫让你办事儿!你明白这两者的区别吗?”宋以蔓说完,转过头看他问:“诶,我可好奇呢,要是我输了,不打算兑现承诺,你打算怎么办?”

    冯谋坚决不上她的当,抿唇不说话。

    宋以蔓笑了,说道:“我猜猜啊!”然后她突然表情一冷,声音一冷,大喝道:“两个死人!”

    前面的大黑吓一跳,方向盘没把住,车子拐了个S路线,又拐了回来。二黑更是脖子一缩,装死人!

    冯谋嘴角一抽、脸一抽、眼角一抽,这女人……

    “呵呵,老公,是不是这样?”宋以蔓立刻又笑了,仿佛刚才,只是她在学他一般。

    她是想着,也是时候该把大黑二黑收服的时候了!

    冯谋还是不说话,反正他就是不跳,怎么着吧!

    宋以蔓靠在座上,双臂环胸,“我想想啊!还有什么比跳舞学什么小狗小猪叫要更有趣的呢?”

    冯谋眼角又抽了抽,继续不语装死人!

    她突然又转过头,手臂搭在他的肩上,“诶老公,你会学小狗小猪叫吗?”

    真是一个吐气如兰,只不过话题讨论的不是这个,那就好了!冯谋终于忍不住说:“反正不管怎样,爷是不会学这些的,你就死了这条心,换个条件,兴许爷还考虑一下!”

    “老赖啊……”宋以蔓心里想着,今儿非让你跳了这舞不可,否则以后怎么再压过你呢?

    这回冯谋打定主意当忍者神龟了,她这么损他,他都忍着不吭声。

    前面大黑总结出来一条,世上没有你不能忍的人,就看这人有没有出现在你面前,现在少奶奶就是最好的例子!此时的大少,还是他们兄弟认识的那个大少吗?

    到了家,冯谋迈了腿就往楼上开溜,心里想着,要么找个借口出去躲一躲?

    他刚踩到一个台阶,宋以蔓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公,别走啊,事儿还没完呢,你跑什么?”说着,她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手肘往沙发上一搭,身子微倚,一串儿动作极其流畅自然。

    好一个女王作风!

    冯谋没过来,但也没上楼,脚在第一级台阶上辗啊辗的!

    大黑心想,大少什么时候这么听少奶奶的话了?

    “你想好了,通知爷一声不就得了!”冯谋吊儿郎当地说。

    “那怎么能行?你过来,咱俩好好谈谈!”宋以蔓也没看他,敛着眸,心里忍着笑。

    潜意识里,男人都害怕女人跟他谈判,冯谋如今也不能免俗,他心中一沉,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踢着步子慢悠悠往这边走,一边走一边说:“打个赌,搞那么严肃干什么?本来就是个玩儿的事嘛!”

    宋以蔓也不理他,只是略抬眸看不远处的两个保镖,“你们回避下!不然误听到了什么,可别怪你们大少砍你们耳朵!”

    “喂,女人,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说你们不准走……”

    这回不管用了,冯谋的话还没说完,两个人已经跑了个干净,动作前所未有的快!

    冯谋咬牙,认为自己的面子让这俩人给丢尽了,“两个死人!”这是慢慢说的,那劲头简直要饮人血、噬人肉!

    他生气,她就开心了,她玩着指甲,不紧不慢地说:“老公,我想好了,我就是想看你跳舞学小狗小猪叫,怎么办啊!”

    “那不可能!”冯谋干脆心一横,坐在沙发上,态度强硬起来了。

    “说了不算,都说好的愿赌服输呢?”宋以蔓抬眸,眼里有着笑意,一脸故意看他笑话的表情。

    “爷就是说了不算了,怎么着哈!”冯谋抖着腿,一脸无赖流氓样儿,看她怎么办!

    “好呀,那我也说了不算!我以前答应过你什么呢?嗯……”

    她还没说完,冯谋就叫道:“女人,你满脑子又想什么呢?我告诉你,你要敢不守妇道,老子做了你!”一看她那满脸荡漾就知道她又算计着给他戴绿帽呢!

    “怎么就扯到不守妇道上了?比如说我跟潘政吃个饭啊,跟司拓通个电话聊聊天啊,我哪里不守妇道了?我们又不谈情说爱?我就是谈工作、谈理想、谈人生,不行吗?要不你在一旁听着,那也行啊!”宋以蔓说的正正经经,表明自己想法无比纯洁。

    信吗?

    反正思想复杂的冯谋是绝对不信的。一个男人陪着你谈工作、谈理想、谈人生?

    扯!

    冯谋脸色十分难看,但他依旧不动摇,他坚决不会给她跳什么狗屁舞!他忘了,这事儿是他先想出来的!

    宋以蔓知道,冯谋这厮只是威胁,是达不到目的的,她站起身,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沙发扶手上,手臂微抬,倚在了柔软的沙发背上。

    冯谋只觉得她的胸就在他头的位置,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傲人风景儿,他不用抬头,已经闻到特有的馨香味儿,不是香水,不浓郁,若有若无却饱合度十足,像是麝香的勾人女人香!

    他怎么忘了,他的这个小女人,还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小狐狸精!这一刻,他又心驰神往了起来,跟着,口干舌躁的连锁反应,就都来了!

    “老公,你给跳完了,咱们就好好过日子呗,行吗?”她商量的语气,抛出诱饵。

    其实她真没打算用美人计,这句话才是她想用的,她哪知道自己随便的一坐,就让冯谋难以坐怀不乱了?这还没坐到怀里,大少就已经乱了。

    男人的思想,没聚集在脑里的时候,那就是无脑。冯谋是个男人,他自然也不例外,她坐在他身边,彻底把他的脑子扯出头中,然后再来抛这么一个美景儿让他憧憬,他这坚定不移的心,顿时就移了!

    左边是跳舞,右边是好好过日子,选哪个?

    不用想,闻着那诱人香味儿,大少恨自己不争气的同时,脑子已经站到了右边!当然,左边是前提,想好好过日子?可以!但你得先好好跳舞!

    “女人,你说话算数?”冯谋斜着眼睨她,目光堪堪掠过那傲娇的障碍,费劲儿地才扫到她脸上。

    “你说话算数我就说话算数!”宋以蔓没察觉到他目光的逗留纠结,心里光在期待着冯谋跳舞时的妖艳!

    “行,跳就跳!”冯谋猛地站起身,带着一股壮士赴死的悲壮,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正经的表情了吧!

    宋以蔓瞬间兴奋了,她立刻坐到刚才冯谋坐的位置,身体前倾,期待着冯谋的舞。

    冯谋解开了第二颗扣子,头一偏,胯一摆,帅气的动作起了,宋以蔓看的眼睛都亮了!

    门外大黑二黑耳朵贴着门板,刚才还没声音,一会儿就响起少奶奶那兴奋的叫声,“脱、快脱啊!”

    大黑二黑对视一眼,同样的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不是,难道脱的那个是大少?大少愿赌服输了?两人无法想象,少奶奶到底用的什么办法让大少愿赌服输的?

    好奇死他们兄弟俩了!

    冯谋的衬衣,已经撩人地扔到地上了,宋以蔓看的鼻血都要喷了,原来美男跳艳舞也是如此让人血脉贲张啊!怪不得那么多富婆都要找男公关呢,原来如此!

    如果冯谋知道他老婆把他跟男公关摆在一个层面上,就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跳得这么欢脱了!

    “快叫,快叫!”宋以蔓两眼都放光了,嚷道。

    大黑二黑在外面听的心直痒,现在怎么又叫起来了?到底是跳舞还是干别的呢?两人的目光,都猥琐起来了,可是干别的,也不用大少叫吧!

    真费解!

    伤脑筋!

    冯谋这脸色真叫一个难看,宋以蔓加把火,“老公,舞都跳了,再不叫,前功尽弃了哦!”

    冯谋心恨自己当时怎么就脑抽了答应她跳舞了呢?但是她说的没错,价码加的越多,就越难以抽身,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于是,再一次脑抽了,“汪汪……”

    宋以蔓当时真是表情被雷劈了一样,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冯谋会如此配合她的,其实她想想,他能跳舞就不错了,没想到!

    然后她又脑抽,嘴不受使唤地叫:“猪呢?叫啊!”

    反正两人都不理智,一起脑抽着。

    “哼、哼!”冯谋索性什么脸都不要了,狗都学了,猪又有什么区别,要是差个猪叫,这女人不认账,那才叫亏死!

    这感觉,简直享受死了!

    冯谋心里又不甘起来,他不能总占下风不是?他也得治治这个女人不是?于是他学着迈克经典的摆胯动作,然后“啪”解开腰带,目光深邃了,唇角勾着坏笑,整个人倜傥又邪气。

    她不由自住地捂住眼睛,然后又透过指缝忍不住看,她的心,跳得太快了,简直要跳出来一般,这男人,真是妖孽啊!

    很快,大少就剩下一件蔽体,现在可不是他羞的时候,而是该他出气的时候了。

    “停停停,行了,别跳了!”宋以蔓心想这一幕太香艳,再接下去她真要流鼻血了,到时候才叫丢人。

    “那怎么能行呢老婆?有始有终不是?到时候你不认账怎么办?”说着,他精致的指尖,勾起一个边,作势要继续。

    “啊!”宋以蔓捂着眼尖叫着冲上楼,差点还绊了一跤!

    外面大黑二黑同时面露兴奋,少奶奶终于喊了,大少总算是重整旗鼓了,不然太给他们兄弟二人丢人了!

    冯谋看清了,她腿软了,他看到她那害怕的心灵了,哈!这次还是他赢了!

    有这么安慰自己的吗?

    冯谋晃晃悠悠地往上走,虽然刚才做的是他这辈子都想不出来的,但他心情倒不坏,还有点小得意。

    宋以蔓听到门响,立刻捂眼睛,跟着冯谋得意的声音响起,“老婆,刚才我算过关了吗?”

    “过关过关了,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她以为他风骚的全脱了。

    “那你说,你答应爷的,是不是要兑现了?”冯谋勾着唇,倚在墙上,笑的很是欢脱。

    “当然,我一向说了算数的,你赶紧穿吧!”宋以蔓赶紧说。

    “哈!爷早穿上了!”冯谋心情更好了。

    悄悄地露出一个指缝,透过指缝看到冯谋穿着睡衣,正得瑟地冲自己笑。

    被耍了!她放下手,靠在了床上。

    冯谋一脸得意笑着走到床边坐下,完全忘了刚才他学狗叫的糗样儿。

    “说说,打算怎么跟爷好好过日子?”他期待地想听她怎么想的。

    “就是好好过日子呗,你别气我,就行了!”她轻松地说。

    他脸一寒,警告道:“女人,想死就早说哈!”

    宋以蔓当然清楚,冯谋豁出不要脸,她要是不给出什么,能过关?这位爷不收拾死她?于是她挽了他的手臂说:“中午随便吃点,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如何?我给你当乖乖老婆还不行?”

    最后一句话很是受用,他享受地眯了眼,摸了摸下巴,又突然挑眉说:“以前你不是很乖?爷怎么觉得自己亏了?”

    这是指以前她伪装豪门少奶奶时的端庄模样。

    宋以蔓笑,立刻摆正姿势说:“老公,你想要那样的,我更得心应手啊!”

    一看她那腻腻的笑,他立刻膈应地说:“不要!”他用精致的手指点着她说:“你就现在这样儿挺好,不过要乖乖听话哈!”

    “知道了!”宋以蔓放开他说:“我去吩咐厨房准备晚上要用的食材!”

    冯谋看着她跟只小鸟似的轻快出门,心里还是很舒畅的,他勾着唇笑,自语地说:“生活越来越有意思了哈!”

    对于晚上老婆给做的爱心餐,冯谋期待极了,下午宋以蔓睡午觉,还没睡醒冯谋就下去安排,整顿厨房。

    想大少以前只顾风流,什么时候管过厨房这等小事?如今也让这厨房成了大事提上日程,还是立刻就办的大事。

    以前宋以蔓虽然事事唯诺,体贴肉麻,但还从来没给冯谋做过饭吃。她才懒得费那功夫,细想她的恭维,也都是停留在嘴皮子和忍的表层,给他买东西那也都是花他的钱,从来没动过她自己的小金库一点儿!

    给太多了,男人不会期待,这是最好的证明。

    等宋以蔓睡醒了下楼,揉着眼以为自己还没醒过盹儿来,她看到了什么?

    厨房佣人一概站在厨房门口,站成两排,人再多点,搞得就像是阅兵的阵式了。

    冯谋站在一旁,得瑟地抖腿,邀功地说:“老婆哈,爷都给你安排好了!”

    宋以蔓走起来,古怪地看他一眼,为顿吃的,至于这样吗?大少什么好吃的没吃过?

    人家冯谋不是为了好吃的,而是为了她这份儿心!

    宋以蔓向厨房走进,两排佣人都恭敬地低头,齐声叫道:“少奶奶好!”

    感慨啊!她嫁进冯家这么长时间,何时受过佣人的这么高的拥戴?

    让她更好笑的是,大黑二黑这兄弟二人,居然一反黑衣形象,也穿了白色厨师装,在这儿滥竽充数,站在厨房的门口,兄弟俩显然很不情愿,脸上带着不乐意的表情,一起附和,“少奶奶好!”

    冯谋是嫌人少?把这兄弟二人也拉过来凑数了?

    宋以蔓心情极好地打趣,“哟,大黑二黑,你们换个形象,也挺好看的!”

    冯谋就不爽了,她怎么没发现他形象也变了呢?他身上这身白衣裤也是来应景儿的嘛!被手下抢了风头,大少能乐意?

    于是忍到她进了厨房,冯谋才斥道:“两个死人,赶紧滚远点儿!”

    大黑二黑吓的,立刻闪人,他们兄弟多无辜啊!他们还不愿意这么穿呢,入了少奶奶的眼,简直就跟灾难似的。

    宋以蔓在厨房里忙活,只留一个人给她打下手,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

    冯谋在门口欣赏,看她做个饭也是大将之风,没有手忙脚乱,俨然有大厨的风范。

    他又发现一个以前没见过的老婆的一个本事,他还以为她所说的做饭,就是站在一边指挥别人做呢!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会做饭?

    宋家的千金小姐,会做饭?是不是有点不太可能?冯谋倚在厨房门口,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宋以蔓为嫁给他,特意去学的厨艺。想到这里,他不禁有点飘飘然,抖着腿就得瑟了起来!

    做饭的时间并不算长,可是冯谋看着那一盘盘精美的菜端了上来,莫名地馋的要流口水,他怎么就觉得这等佳肴自己从来没吃过似的?

    就两个人吃饭,宋以蔓做的菜量并不大,杜绝浪费,每道菜重在精美上,所以看起来十分的精致,颇具美感。对于吃遍山珍海味的冯谋来说,是另外一种感觉。

    冯谋站在门口就欣赏他老婆,做饭做的一点世俗感都没有,瞧瞧那炒菜的动作,目光专注,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大家之风展露无疑。

    做饭做的让人有一种欣赏的感觉,他老婆就是不一般。

    菜都做好了,冯谋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尝尝味道如何,于是她刚洗了手,他就拿毛巾给她擦手,帮她解围裙,她身上有那么点子油烟味儿,他也不嫌了,偏生觉得那是菜香味儿!

    真是奇了怪了,先将她安置在坐位上,他才坐下,没有坐他惯常的主位,而是挨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佣人们跟大黑二黑兄弟,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老婆,给爷报报菜名哈!”冯谋颇有兴致,尽管心急,还是压着要先玩玩雅致情调。

    有些美味,是需要耐心才能享受到极致的美!

    宋以蔓指着一道以浅黄为主的菜说:“那道叫国色天香!”

    一道蔬菜拌菜,她又说:“那叫花团锦簇!”

    一道清新口味的菜,她说:“这是小家碧玉!”

    “大家闺秀!”

    ……

    冯谋听的很欢乐,不由赞赏道:“我老婆就是聪明,起名字都跟一般的饭店不同,太美了!”

    宋以蔓微微笑,说道:“这还不都是为了迎合老公喜欢美女的特点,瞧瞧,这么多道菜如同各色美女,吃起来也更加有味道不是?”

    这女人,如此浪漫的时刻还打击报复一下,狠抓他的小尾巴?冯谋自知理亏,难得没有还嘴,而是挟了一道菜,放在嘴里,然后品了起来,他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美味!

    等这么久,味道平平的菜,也算是美味了。

    他又挟了另一道菜,同样露出舒畅的表情来。

    宋以蔓笑,问他:“老公,小家碧玉和大家大家闺秀,你更喜欢哪个?”

    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冯谋一看她盘子空空,赶紧给她挟了菜说:“都是当老公的不对,老婆辛苦半天,赶紧吃菜、赶紧吃菜!”

    把她嘴堵上,她就没功夫说了吧!他就能安静地享受美食了吧!

    宋以蔓还是知道分寸的,一见冯谋这么讨好自己,平时不能忍的都忍下了,她也就不再折腾,低头吃了起来。

    冯谋那边享用美食,这边没忘伺候老婆,嘴里还频频夸赞,大有讨好之意,让她别再找他麻烦了!

    这位爷享受的时候,心情不错,容忍度似乎也更高了一些!

    美食享用完毕,冯大少一脸餍足地靠在椅子上,精致的手轻揉下肚子,显然是吃撑了!

    他兴致正高,人不免得瑟起来,抖了抖脚,哼哈地问:“老婆啊,你厨艺这么高,在哪儿学的呀?”

    “当然是上的婚前培训班,为做一个合格的妻子而学的!”宋以蔓解释道。事实的确是如此!

    “哈!”冯谋乐了,他就等着这一句呢!他顿时欢快地说:“老婆你为了嫁给我,还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啊!”

    宋以蔓抬了下眉,一脸他表错情的语气,说道:“老公,我这可不是为了你而学的,是为了张剑而学的!”

    “张剑?”冯谋怪叫起来,大概因为太惊讶,所以这声音都有点变调了,他眼前立刻露出张剑那张有违美感的脸。

    等等,一个潘政、一个司拓还不行,怎么又冒出了个张剑来?这张剑又是怎么回事?他大少蹭地站起身,刚才的享受轻松顿时消失,一脸戾气,脚都蹬上了椅子,质问道:“你给爷说清楚,这个张剑是怎么回事?”

    那张剑那么恶心,她的审美观有问题吧!他又觉得不是他想的那样,到底怎么回事?他恨不得立刻钻她心里看她在想什么。

    “老公你不知道吗?”宋以蔓佯装惊讶地问,她平和地解释说:“当初杨双美的决定是让宋明珠嫁给你,然后让我嫁给张剑,后来我心里就不平衡了,凭什么宋明珠嫁了你这么好看的?我就得嫁了张剑那么恶心的?所以我就不惜把我过世的母亲搬出来,求我爸改了主意,嫁给了你!”

    这招真高,既恶心了冯谋,又夸了冯谋!

    不过把冯谋跟张剑摆到一起,多少会让大少心里那么不舒服一些的!

    这招祸水东引,会让冯谋更恨杨双美母女了!

    冯谋很生气,他觉得自己享受的美食都变了味道。更加要命的是,他一想到他老婆为了张剑才学这么一手好厨艺,这心中就不是滋味儿。还有他冯谋的老婆,怎么能受那俩小贱人的气呢?

    他忘了,在那个时候,宋以蔓还不是他老婆。他又忘了,以前是谁跟俩小贱人联手欺负她的?

    反正不喜欢什么都是对的,喜欢了,错的也都是别人的!这就是大少的逻辑!

    “走!”冯谋咬牙,出口的话都是阴森森的!

    “干什么去?”宋以蔓不解地问他。

    “上回把你妹妹打伤了,多不好意思,当姐夫的,怎么也得去医院探望一番吧!”冯谋脸上表情邪戾,一看就是不狠收拾一番,不能善了的!

    这么急不可耐?宋以蔓这才看出,原来冯谋的醋劲儿还很大,不过到底是吃醋了还是把他跟张剑搁一起比较,不舒坦了呢?

    别管因为什么,宋以蔓都不介意,重点是收拾了杨双美!

    宋明珠送到医院后,杨双美来过一次电话,在电话里把她大骂了一顿,这次是真的激怒了她吧!连表面功夫都不屑做了?

    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以前你杨双美不是经常利用冯谋来恶心自己吗?那现在我用冯谋来收拾收拾你,也不为过吧!

    白让冯谋享受一顿她出力的美食吗?只是上午跳舞学狗叫,那代价可不够,还得给她出出力不是?

    冯谋气势汹汹地就出门了,一看就是去找碴的,宋以蔓跟在后面,一脸的期待。

    也不知道宋明珠那脸上的肿消了没?那牙有没有矫正?

    冯谋坐在车上,那心里还想呢,要是当初他老婆就要嫁给他多好?那样她的厨艺就是为他学的!

    到了医院,冯谋没有先去看宋明珠,而是先去了院长办公室喝茶。

    下了班的院长,匆匆赶回来,还拿着冯谋吩咐的病历。

    冯谋闲闲地翻着宋明珠的病历,院长还连连道歉说:“大少,您看,我真是不知道宋小姐是您太太的妹妹,她也没说她的牙齿松动了,所以我们就没有给她矫正牙齿,我们马上就给她弄,保管不会留下后遗症!”

    关键是宋明珠刚送来的时候,根本连话都说不了,她无法陈述自己的伤如何,只能完全按外伤来治。

    冯谋“啊”了一声,说道:“没事没事,你们做的很好,就不用给她矫正了,她的牙也没什么问题!”

    “这……”院长很是不解,有点不明白该怎么办才好!

    宋以蔓心想冯谋这招,正合她意。如果杨双美不打电话骂她,她也就放宋明珠一马了,偏偏这杨双美不断的在触她的逆鳞,回回骂她,都要带上她的亡母,这让她如何容忍?

    于是宋以蔓在一旁温婉地说:“院长,你就听大少的意思就好!”

    院长一看这亲姐姐都如此说了,他当然不明白照办就行,反正豪门里的事儿太复杂,外人也不知所以然。于是他赶紧点头说:“是!是!”

    冯谋得意地往病房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大黑,二黑,你们可以过把医生瘾了!”

    大黑二黑费解地对视一眼,宋以蔓好心情地笑着说:“万一我妹妹的牙没治好,还得劳烦你们二位兄弟,帮我妹妹松松牙!”

    大黑二黑恍然,一个附和说:“少奶奶不必客气!”

    另一个脸大地说:“应该的、应该的!”

    杨双美跟宋东海看到冯谋来了,两人顿时如临大敌,宋东海紧张的脸直抽,杨双美凌厉的目光直往宋以蔓脸上扫,她这是心里嘀咕,宋以蔓是不是来报复的?

    宋东海脸上的笑很牵强,“冯少……以蔓……”

    显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应酬了。

    宋以蔓轻笑着说:“爸,冯谋说上回误伤了明珠,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来看看明珠!”

    杨双美压根就不信,哪有大晚上来看病人的?不定是来干什么的呢!

    宋东海却笑了,说道:“是小女不懂事,冯少不必那么客气了!”

    冯谋才不管那些,踢了门就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还说:“爷都来了,还不让进?”

    屋里的宋明珠,看到冯谋,又是怕又是喜,刚能看出模样的脸,不难看出她内心之复杂!

    怕呢,自然是冯谋把她给打怕了,喜就是还报有一线希望,冯谋是不是打完了,又怜香惜玉了?心生不忍来看她?然后一番软语,她就取代宋以蔓了?

    不得不说,有些人不死到临头不瞑目,是够可悲的!

    宋以蔓从冯谋的背后走了出来,她打量着宋明珠的脸,虽然消了肿,可看起来还是青中带紫,淤青快好,就是这样,不过看起来很恐怖。

    宋明珠一看到宋以蔓,这希冀的表情就立刻幻灭了。

    冯谋一向直接,他捂了眼,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怪叫一声,“妈呀,床上的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长成这样?怪物?”

    宋以蔓差点没笑出来,她偏生得忍着,一本正经地说:“老公,这是明珠啊,难道你不认识了?”

    宋明珠彻底懵了,她躺在病床上,一直没照过镜子,毕竟吃饭都吃流食,她还是很虚弱,一下地就头晕。

    “宋明珠?”冯谋犹疑地松开手,认真地看了看床上的那个东西,然后又是一声怪叫,“宋明珠,你怎么变成这副德性了?我的天!真是看了恶心的都吃不下饭去,幸好爷当初娶的不是你!”

    人怎么变成这样的,大少你真的不清楚吗?

    宋以蔓觉得冯谋这毒嘴有时候也挺招人爱的!

    宋东海不敢说话,宋明珠一边摸着脸,一边忍痛说:“妈,快给我拿镜子来!”

    杨双美就恨啊,这么多天她辛苦隐着瞒着,就是怕女儿想起来照镜子,好容易这脸快要好了,冯谋一来就给毁了!

    冯谋还在一边说风凉话,看似好心地安慰,“爷劝你还是别照镜子了,不然寻死觅活地,多不好呀!”

    宋以蔓赶紧说:“老公,你别这样说,明珠伤的不重,过几天就好了!”

    “咦,刚才爷分明在院长室听的,她毁容了,这辈子都好不了?”冯谋一脸的不解。

    这两口子,你来我往、一唱一喝真欢乐,那边杨双美快要被吓晕了!

    ------题外话------

    今天1号,求月票,月初好上榜,有大家支持,后面情节更过瘾,哈哈,谢谢各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