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发现端倪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司拓找出郑崖的手机,满心期望这里面有照片,那样事情就算解决了。

    冯谋从司拓手中拿出手机,吊着眼看他,哼问:“你也想看我老婆怎么着?”

    他就不明白了,明明普通的没有一点之处可取的宋以蔓,怎么突然引起这么多男人注意了?现在他可以肯定,她绝对有自己没看到的一面,他十分郁闷,为什么这一面偏偏不让他看到呢?

    司拓哪敢表示出自己对宋以蔓有兴趣,他可不想像郑崖一样躺在床上,他连连说道:“没、没有!”

    冯谋挑着眉,将郑崖的手机里翻看个干净,连郑崖跟别的女人*的短信都看到了,他眉一挑,把手机往后一扔,命令道:“把手机给爷处理了,渣都不要剩!”

    司拓松口气,看样是找到了。他没注意郑崖已经泪流满面了!

    冯谋那骇人的目光又盯向郑崖,怒道:“看来爷只能杀人灭口了!”

    司拓大惊,问他:“冯少,不是照片找到了吗?”

    “找到个屁,没找到!”冯谋斜着眼睛看他。

    “那您把手机毁了干嘛?”司拓不解。

    “万一他丫的留一手,等他好了,再拿照片威胁老子怎么办?”冯谋说完,又看向郑崖,目光已经扫来扫去,看怎么结果了郑崖好!

    司拓心想,要命郑崖也不敢再威胁了,可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只能走到床前说:“冯少,他不能说,可是能写啊!我让他拿笔写!”

    司拓说着,拿了一旁的纸笔,然后掀起被子一角去找郑崖的手。

    冯谋无意扫过郑崖的手,眼睛不由瞪大,目光又回来了,因为他看到郑崖的手腕上有一首痕迹,虽然并不像宋以蔓那痕迹明显,可那的确是被勒出来的。

    他眼角抽啊抽,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大步走到郑崖的床前,用力把被一揭……

    司拓手慌脚乱地想拉住被子,可没拽住,他嘴里还连连说道:“冯少你别急,这不让他写呢吗?”

    因为被抢救,郑崖里面没有穿衣服,这么一来他简直就是在CIU里被展览了,不只是冷,更多的,还是一种耻辱,他闭上眼,让他死了算了!

    心理、身体的痛都受了,这经历简直让他想立刻去死!

    冯谋的目光落在他的手脚上,果真都发现了痕迹,他双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踱到了一边,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

    司拓堪堪给郑崖盖上被子,他也快要崩溃了,对于冯谋是怎么想的,他一点头绪都没有,好端端的揭什么被子?冯谋是想比比身材还是这样觉得解恨呢?

    冯谋看向郑崖,问:“你拍我老婆的照片没?你要是敢说假话,让我知道了,我让你一家子凑齐了陪你在这儿躺着!”

    他说的霸气十足,司拓这汗都冒出来了,冯谋要真是不管不顾了,郑家还真就没救了,虽然自己求得父亲出面,可父亲也不会拼尽力气去跟冯谋对抗,不是谁强大的问题,而是这种没什么好处的事,父亲是不会做的。

    司拓赶紧把笔塞到郑崖手中,催促道:“你赶紧写!”

    郑崖当然不想连累自己的父母,他也看不见,就凭感觉写了一个字,虽然这字写的得烂,但司拓还是看清了,他松口气说:“是没字,看来他手里没有照片!”

    答案怎样,冯谋心里已经有数了,他摸摸下巴说:“郑崖,爷要是现在做了你,未免有点欺负人的意思,赶紧养好病哈,到时候爷再找你!”

    说罢,冯谋大摇大摆地出了ICU。

    司拓松口气,他低头擦汗,无意中看到郑崖的倒尿管里正流着液体,他看眼好友,无比同情,这是吓尿了吗?

    冯谋抖着腿往外走,走得不紧不慢,一边走一边就想,他这个老婆啊,本事可真是不小,哭一哭、假装要自个杀,就让自个儿把郑崖收拾成这样,再想想之前的每个环节,她算计的可够精准的!

    不行不行,不陪她好好玩玩,他怎么能甘心呢?

    宋以蔓哪里知道冯谋已经发现了端倪,她睡醒之后见冯谋没有回来,便开了手机给周彤打电话安排下公司的事,最近几天她是没时间忙工作了,先麻利的把婚离了再说。

    交待完工作,她还好心情地调侃了周彤一句,“你怎么对绿色的帽子情有独钟?”

    周彤哼道:“我喜欢绿色,反正我又没男友,有本事你戴呀!”

    “呵呵,我不用买都天天戴绿帽,有本事你学我啊!”宋以蔓反打趣回去。

    周彤被说的一噎,“得,服你了!对了,跟你说一句,潘政火急火燎地在我这儿找你呢,非让我去你家找你,我哪敢?在公司堵我半天,好容易才打发走!”

    “知道了!”宋以蔓明白潘政多半是知道这件事了,难道是林青告诉他的?

    以冯谋的性格,他是绝不可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被郑崖给那个了,冯谋太要面子,哪怕是好友也不行!所以潘政得知的途径,就一定是林青。她就好奇了,冯谋真的对林青有意思?连这都让林青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这事儿还没想完,潘政的电话就进来了,她唇边泛起一阵苦笑,面对他简直比面对冯谋还要纠结。

    “喂!”

    只说了一个字,潘政的声音就急急地切了进来,“以蔓,你是不是哭过了?你真的被郑崖给……是不是?”

    他听出来,她的声音的确是哑了。他知道郑崖被打的快死了,如果郑崖没动她,冯谋怎么可能下那么狠的手?但他还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忍不住问了一句。

    宋以蔓没有否认,更没有解释,一阵沉默算是证明她默认这件事了。

    没有女人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可宋以蔓为了让潘政死心,背上这么一个名号又有什么?名声和感情债相比,算不了什么。她真希望潘政能够嫌弃她,以后只有合作关系就好!

    原来是真的!潘政的心,沉入了谷底,他根本就无法想象她被郑崖给……

    让郑崖死,简直就是便宜他了,早知道非得折磨郑崖不行!

    他以后得知郑崖没死,他反而松口气,没死就好,以后慢慢收拾!

    宋以蔓开口了,“潘政,你不用担心我,怎么说我也是已婚的身份,对于这种事,不像没结婚的女孩看的那么重,我没事的!”

    她这是在提醒他,自己已婚的身份,又被别的男人给那个了,以后再背上一个离婚的身份,怎么也攀不上潘家的!

    她没想到,潘政的反应,远比她想的要强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