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少气疯了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他终于看到了!

    靠!这女人低着个头玩手机,一头长发挡在脸侧,像只女鬼,哪里看的到脸长什么样?不过他眼快地看清衣服不是宋以蔓的,手机也不是宋以蔓的!

    衣服是潘政的,手机也是潘政的!

    很快,潘政的脸又挡了回来,挑着眉说:“冯谋,你什么意思?你有老婆,别招惹我的人!”

    林青刚赶过来,下车就听到了潘政这一句类似于宣誓的话,她当场呆在原地,心中充满了苦涩。潘政什么时候有女人了?她一点都不知道!那自己呢?车里坐的到底是谁?

    “谁说爷抢你的人了?爷就看一眼哈!”冯谋语气是不恭的,可眼神却是狠绝的。

    “要看你回家看你老婆去,少看我的女人!”潘政的语气更加强硬。

    一说这个,冯谋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宋以蔓拨了过去,他倒想看看,这车里坐着的,究竟是谁的女人?

    宋以蔓的手机在占线,明明刚才车里的女人没有打电话。

    宋以蔓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刚才潘政落窗的时候,她就利用这点功夫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又把冯谋的电话给拉黑了,这样冯谋给她打电话永远都是占线,等危机解除之后再说。

    潘政开始看冯谋拿手机还不明所以,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冯谋肯定给宋以蔓打电话,他担心露馅,于是情急之间,叫不远处的人,“林青,还不把你胡闹的老板给领走!”

    冯谋恼火地掐断手机,说道:“你才是她老板,别把人硬塞给我!”

    也不知道是谁死乞白赖地把人从潘政那儿要来,现在不待见人家了。

    林青蓦然惊醒,虽然心里难受的很,但她并不敢不听潘政的话,于是她走过来劝道:“冯少,您别为难潘总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爷为难他?”冯谋火大地说。

    就在他与林青转头说这一句话间,潘政已经关了车窗,同时挂倒档,踩着油门倒了车,然后在冯谋还没冲到自己车前的时候,他的车又踩着油门急速向前驶去,擦着冯谋的车嚣张离去。

    冯谋气的眼睛都立起来了,大黑跟二黑头一回见到自家主子气成这样,不由的都暗自往后退了一步,冯谋转头盯着林青,那目光让林青浑身直发毛,忍不住打起颤来。

    可是冯谋什么都没说,几步坐上了自己的车,踩着油门走了。

    这个时候宋以蔓十分冷静,潘政的车子驶出去之后,她一边拨电话一边对他说:“去国贸!”

    电话接通了,她快言快语地说:“周彤,在公司吗?”

    “在呢!”

    “刚刚有没有用我的卡买东西?”

    “买了顶小帽,出事了?”

    “东西给我留着,回头在说,在国贸待命!我马上到!”

    刚刚挂了电话,冯谋的电话就进来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又阴寒,“你在哪儿?给谁打电话呢?”

    宋以蔓冷清的语气立刻变了,软糯而娇憨,“老公,我在商场呢,刚刚给周彤打电话,让她赶紧来陪我!”

    “哦?买了什么?”冯谋阴沉地问。

    “就买了一顶帽子,对了老公,我刚刚还想问你呢,那天你说内裤没有了,我正在给你挑,你还是要黑色的还是想换个风格?我觉得有几款样子真挺好,但就不是黑的!”

    她的声音,真像是一个幸福的小妻子,潘政心里听的真不是滋味儿,如果她这副语气,用在他的身上,那该多好?可是那一天,不知道能不能来到,不是他悲观,而是几次跟冯谋过招,才知道冯谋这个人有多难缠,冯谋即使不爱宋以蔓,也不会成全自己的。

    “哦?是吗?你看着买,还是在国贸?”冯谋装成漫不经心地问。

    “是啊,我能去哪儿呀?那我就买了!”宋以蔓温柔地说。

    “嗯,买吧!”冯谋说完就挂了电话,马上往国贸奔,手里给杨高拨了号,命令道:“立刻查宋以蔓的卡的消费记录,有没有刚才在国贸的刷卡记录?我要知道时间!”

    此时宋以蔓又给周彤打电话,夫妻俩真跟无间道大片似的,一边赶时间一边安排。

    “周彤,立刻去我常去的那个专柜,帮我买几条男士内裤,要XL码的!”

    “内……裤?”周彤的声音都结巴了,她不好意思地说:“以蔓,这事儿还是你亲自做吧!”

    宋以蔓气,“周彤,我都快死了,你还矜持什么?立刻去买,哪条花哨买哪条,要不你就看着我死!冯谋应该正在往国贸赶,你慢了的话,就看他打死我吧!”

    “啊?这么严重?我马上去!”周彤吓的魂都快飞了。

    潘政算是见识到了宋以蔓果敢的一面,不得不说,比林青还要冷静决断,这样的女人,不会屈尊在谁之下,她注定是领导者的角色!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她都没有慌乱,一边布局的同时,一边还能预测形势。

    “你不怕?”他忍不住问她,今天的事儿,他还是有点内疚的,之前她提醒了,是他因为气愤没听她的,才导致现在的局面。

    “怕什么?我就是做危机公关的,这点事儿都处理不好,公司还怎么开下去?”宋以蔓是那种事情到了眼前反而不怕的主儿,反正已经这样了,她只能全力解决!

    她的自信、她的狂傲,又一次激起了潘政心里的火花,本就扑不灭的火花,现在开的更旺了!

    宋以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问他:“对了,你车上怎么会有套女人衣服的?”

    潘政的手差点一抖,他沉吟了一下才说:“在商场里看到,觉得很适合你,所以就买下了,还没送给你就出了这些事!”

    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之前他怒火中烧,几乎烧灭了理智的那根弦,他买这衣服原本就打算带她去那所别墅里,然后占有了她。可万万没想到他的怒火被她那一番话给浇灭了,他自然也不忍心伤害她,衣服没派上用场,却意外地救了她。

    “哦!”宋以蔓没有多想,她的危机还没解除,脑子里更多地想着怎么应付冯谋,她说道:“我到后座换衣服,你不要偷看!”

    “刚才我也没偷看!”潘政嘴上说着,心里却有热流升起往下走。

    情况不一样,刚才那么危急,他哪顾得上偷看,可是现在危机解除了一些,他这心依着她的话长起草来。

    宋以蔓钻到后面去,为节省时间在这里换起了衣服,她得跟冯谋比赛,冯谋的跑车那速度不是盖的,潘政的车还真是比不了,就看市区现在的路况如何了!

    窸窣声响了起来,就好像在潘政心里种了草,他的眼睛,忍不住向倒车镜偷瞟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