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少被打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妈,这么晚不睡觉,小心脸上长皱纹!”冯谋说着,脚一拐就要往楼上走。

    “你给我过来!”吴梅芝才不会被这小子糊弄过去,声音带了几许严厉,真是气死她了。

    冯谋歪歪嘴,没办法,只好又拐了方向踱到客厅,然后就是毫无形象地往沙发上一坐,心里暗恼,这个叫“妈”的女人好麻烦!

    “冯谋,之前我说的话都白说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吴梅芝质问道。

    “妈,我是在工作!”冯谋随口应付道。

    “胡说,我早就问过了,你根本就没在公司,还想骗我?”吴梅芝眼睛一竖,厉声说道:“以蔓天天受苦调理身体,为的就是能有一个孩子,你倒好,净给往倒里使劲儿,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妈,我真的忙工作!”冯谋心里郁闷,要他真是找女人也就算了,他是在收拾林青,这顿说简直比那窦娥还冤!

    “诶哟,你真是要气死我了!”吴梅芝一脸痛苦。

    冯谋最受不了这个,他赶紧站起身说:“妈,我错了、我错了,我一定好好配合,明天肯定早早的就回来,行么?”

    赶紧承认错误,赶紧完事儿,要不老太太不知得叨叨多半天,他这火气都没处撒去。

    一看儿子态度还不错,吴梅芝这才算罢,挥挥手说:“别再让妈操心了!”

    冯谋心中腹诽,这让你操心了?你非得来多管闲事,不过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否则肯定要听一晚上的叨叨,免不了老太太还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那简直比世界末日还要可怕。

    冯谋心中不爽地上了楼,一进卧室看见宋以蔓在地上睡的正香,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眼睛也跟着立了起来,他二话不说上去就伸脚掀她被子,“死人,起来!”

    凭什么他刚刚受半天数落,她在这儿享福睡大觉?还有,她是他老婆,不管多晚都得等他回来伺候好了才能睡,他什么时候开始夫纲不振了?

    对于冯谋这种经常性精神病发作,宋以蔓早就习以为常,可以说让冯谋操练的,装到骨子里去了,只见她本能地翻身起来,嘴里还连连说道:“老公,你回来了!”

    “爷还没睡,你就能睡?眼里还有我没?”冯谋本想再踢她两脚的,怎奈她已经翻身起来,他的脚落了个空,心里十分不爽。

    宋以蔓知道冯谋这人虽然会动脚,但他的力道并不重,只是轻踢你,提醒你,不会真的把你踢飞把你弄伤,当然她并不认为自己跟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而是觉得冯谋要是把自己弄伤了,婆婆饶不了他!

    “老公,妈说我生活要规律,这样才能方便怀孕上孩子,所以我才早睡的!”宋以蔓可怜巴巴地说。

    一提这孩子的事儿,冯谋更气,他一脚把她地上的被褥踢散,哼骂道:“还不是你自己找的事儿?好端端的要什么孩子?我看你是想爬爷的床想疯了!”

    今天在酒店连惊带吓的,再加上这些日子白天工作太忙,她没有休息好,身体不舒服,所以早早就睡了。现在她可没功夫也没精力跟他折腾,于是她边说:“老公,我去给你放洗澡水!”然后就蹿到浴室。

    这个女人,越来越狡猾了哈,他不紧不慢地踱到浴室,宋以蔓一紧张,手里的花洒掉到浴缸里了,还没热上来的水从下向上喷了她一脸。

    “哈!”冯谋乐了,他喜欢看人狼狈的样子,这心里算是舒服一些了。

    宋以蔓慌忙把花洒拿好,将浴缸冲了一遍然后正式放水,冯谋舒服洗澡的时候,她赶紧去换湿了的衣服。

    真是倒霉的一天!她叹着气,用毛巾擦头,身上一阵阵的发冷,刚刚睡的正舒服让他给拎起来,似乎更加难受了。

    好在时间不早,冯谋也累了,他洗完澡没什么精力再折腾,躺下睡了。宋以蔓顾不得头发干,忙躺下睡觉。

    好冷!她把被子又往上紧了紧。

    冯谋睡到半夜,身体不那么累了,又醒了。他从来不受气,今天这气没撒出来,心里不舒服,睡觉也睡不好。他侧躺在床上,支着头,看下面睡的正香的宋以蔓,心里更不爽。

    要孩子?敢算计爷?

    “死人,起来,给爷倒水去,渴死了!”冯谋的声音狠戾起来,真是让人越想越气。

    宋以蔓没有反应。

    冯谋气,叫她:“怎么睡的跟死人一样?”

    她还是没有反应。

    他气的拉开她头顶的灯,这才看到她面色潮红,他哈哈一笑,说道:“还跟爷装?原来是思春了,又想爬爷的床呢?亏了爷警觉!”

    她仍旧没有反应!

    “行了行了,爷都拆穿你了,还装什么?”冯谋坐了起来。

    她还是不说话。

    大少不耐烦了,他混到今天,还从没有这样无视过他,冯谋气的从床上跳起来,哇哇叫道:“死女人,你胆肥了!看来你是真想死!”

    他拿脚去踢她,哪想到她的脚非常快的回了他一脚,并且力道很大。

    冯谋愣住了,他被踢了?他低下头定定地看着地上躺的这个女人,这是他认识的吗?不会换人了吧!结果这一看,他差点没气死,女人还是那个蠢女人,更要命的是在她踢了自己之后,她居然睡的还是那么香,眼里完全就没有自己。原来不是思春,是真的还在睡?

    好歹他踢她,只是轻轻一下吧,可是她踢他呢?那么疼,这腿都要青了吧,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踢过呢!

    冯谋这火气蹭蹭的往上升,他伸手去掐她的脖子,目光阴狠无比,带着渗人的乖戾,“你是真想死!”

    这话都是咬着牙说的。

    他的手伸过去,还没碰到她的脖子,她就抬手了,“啪”地一声响亮地打在他的脸上,他还清楚地听到她嘟嚷一声,“你才想死!”

    冯谋气的哇呀直叫,这个女人不得了,要反了天了?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的脸居然被打的火辣辣的,肯定毁容了,他这宝贝脸啊!第一次被人打脸,滋味儿原来是这样的,一点都不好受,他想杀了她。

    他伸手一左一右将她的手给捉住了,“哈,这下看你还怎么打本少!”

    还没高兴完,他另一边脸又挨了响亮的一脚,把他踢的头都要飞出去,他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怒道:“宋以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她在挣扎,嫌手被人给捉住了,眼看她的脚又踹了上来,冯谋非常英明地做了一个决定,坐到了她身上,将她的腿坐住,他哈哈大笑,“我看你还怎么办?”

    没想到她上半身一抬,头就碰到了他的额上,他大叫一声,“啊!”

    疼死他了!

    再看这女人,居然还没醒。都把他打成这样了,还醒不过来?她肯定是装睡,是故意这样打他的。

    他坐直身子,一只手捉住她的两个手腕,另一只手向她脖子掐去,今天一定要掐死她,叫她敢如此放肆!

    门外传来大黑试探的叫声,“大少?”

    “死人?还不滚进来?”冯谋这才想起来他的两个保镖!

    刚才真是被打傻了,连保镖也给忘了。

    正叫着,他的手掐上了她的脖子,还未用力,就觉得手上灼热无比,他愣了一下,没有多想,抬起手放在她的额上,果真,非常的热。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在忤逆他,是烧糊涂了?他这颗自尊心,稍稍的舒服一些。怪不得脸这么红,烧成这样,不红才怪!

    “大少?”大黑不明白这是怎么一种情况?大少这是在……临幸少奶奶?那让他进来不合适吧。

    还有,不是应该女人叫的吗?怎么大少叫这么厉害?

    “死人,愣着干什么?没看她发烧了吗?赶紧把人给我送医院去!”冯谋叫嚷道。

    “哦哦,好的大少!”大黑向前走去,他哪里知道少奶奶发烧了。

    他半蹲下来,伸出手,没想到还未碰到少奶奶,大少又嚷了起来,“死人,你干什么呢?把你的爪子拿开,不然本少给你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