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帮别的男人追自己老婆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潘政的确很苦恼,所以他也顾不得好友的取笑,他拿着杯在手里把玩,一脸纠结地说:“冯谋,今天找你,就是想向你取取经!”

    “你不是看不起我流连花丛中吗?现在找到爷了?”冯谋翘起脚来,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显然要拿一把的。

    潘政无语,这男人甭管是对朋友还是家人,态度永远都这么恶劣!他揉揉额,妥协地说:“好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冯谋一下子来了兴趣,他那狭长的眼里闪着狡诈的光,说道:“听说你身边有个女秘书冷艳身材又好,借我用用?”

    潘政凝眉,然后不赞同地说:“冯谋,林青她不是那样的女人!”

    “废话,爷身边花痴一大把,要真是那样女人爷还不要呢!爷就喜欢她那股子冷劲儿!”冯谋将手肘架在吧台上,修长的手优雅地托起高脚杯,晃了晃杯中酒,看着潘政纠结的表情!

    冯谋又添把火,说道:“你放心,爷向来不会强迫女人,她不乐意,在爷这儿就是个干活的。爷保证,用爷这么多年的经验,助你得到你心中女神如何?”

    听了冯谋的保证,潘政心里那罪恶感没了,他也不多想冯谋那保证是不是有效,他心里只想着那宋以蔓,不得不说,宋以蔓前前后后,对他的态度,太让他纠结,他想征服她!

    其实潘政与冯谋骨子里是一样的,都想征服女人,可征服之后呢?他们却没想太多!

    “好吧!我同意,明天就让林青过去报到!”潘政说罢,转过头,犀利锋锐的目光看向他,“你可不要食言!”

    “那当然!”冯谋说完,好奇地问:“诶,我说,你看上的女人是谁?怎么有那么大魅力,你一向不近女色,都把持不住了?”

    潘政斜他一眼,“你觉得我能告诉你?”

    他还是清楚的很,冯谋这只花蝴蝶,要是有优质女人,比谁扑的都快,最后自己连渣都不剩!

    冯谋嘿嘿笑,“朋友妻不可欺!”

    “哦?我记着人家的女友,最后怎么为你自杀了?郑少来找你算帐,你说什么来着?嗯……我想想啊,‘朋友不在小来戏’,是不是?”潘政冷哼地说。

    “你记性倒好,得了,我不打听,免得你心中女神到时候也对我痴迷不已!”冯谋自恋说完,又无辜补了一句,“郑崖的女人就是迷上我了,倒追的我,你们怪我干什么?”

    潘政不屑地哼了一声,表明十分不信,他懒得再谈这个话题,说道:“行了,说正经的,我遇到一个女人,她对我礼貌又冰冷,怎么说呢,态度上很礼貌,可是你一想多跟她接近,她就翻脸了,你说她心里怎么想的?”

    “她知道你身份?”冯谋托着下巴,一脸的百无聊赖,目光在场中扫来扫去,看有没有养眼的。

    “知道!”潘政肯定地说。

    冯谋看向他说:“知道你身份还这样的女人,少见啊!介绍我认识一下?”

    潘政气,说道:“你不想要林青了?”

    冯谋摸着下巴嘿嘿笑,说道:“刚刚还说林青不准我碰的,怎么现在……”

    潘政尴尬,一着急就把林青给推出去了,现在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他清下嗓子说:“你别说废话,赶紧告诉我!”

    “这还不简单吗?她这是欲擒故纵呢!”冯谋挑眉说道。

    “我看不像!”潘政摇头道。

    “你看?你在女人身上有经验吗?你要不信,还找爷干嘛?”冯谋哼道。

    潘政无奈,只能说道:“好吧,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晾着,我告诉你,过不了三天,她就该主动找你了!”冯谋肯定地说。

    “要是没找呢?”潘政问。

    “没找的话,那就赖!”冯谋果断地说。

    “赖?”潘政唇角抽了一下,显然这个字跟他太不搭了,他是那种人吗?于是他不甘心地问:“你追不到的女人都是用赖的?”

    冯谋挑了下眉,非常得意张狂地说:“以爷的魅力还用追人?都是她们被爷的魅力所倾倒,争先恐后扑上来的!”他指点着潘政,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说:“我告诉你啊,有句话叫好女怕男缠,你天天赖上她了,早晚她抗不住你,知道吗?”

    潘政问他:“你那么喜欢林青那种类型,难道你老婆也是冷艳型?”他这是在试探,看宋以蔓,会不会是宋家姐妹?

    冯谋脸色一变,立马变成嫌恶,他像轰苍蝇一样地挥挥手,表情更是恶心的如吞了苍蝇一般,“她?她就是花痴的鼻祖,我见过花痴千千万,没一个能敌过她的!”

    “那你还娶她?她不是还有一个妹妹?”潘政继续试探!

    “她那妹更蠢,连个花瓶都当不了,关键人蠢还觉得自己不蠢,很聪明,真是气死爷了!”冯谋想起中午的事儿气就不打一处来!

    看来不用再查了,宋以蔓那么聪明能干的女人,肯定不会跟宋家有什么关系的!

    冯谋总结道:“早就跟你说过,我那老婆是联姻,就是摆那儿当物件的,以后不用提她!”

    潘政也没那兴趣,如今他得到自己的答案,自然也不会再去说,于是转言道:“过几天我的宴会,你还是带老婆来,千万别带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当然当然!”冯谋的心思已不在此,他不放心地嘱咐道:“明天别忘了让林青到我这儿来报到啊!”

    潘政眸光一暗,但是一想到宋以蔓,他还是咬牙说:“嗯,放心吧!”

    冯谋挑挑眉,心里得意。如果他知道他帮别的男人追自己老婆,不知心里做何感想,有些人,讨厌是一回事儿,可若被别人惦记上,那却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冯谋跟潘政聊到很晚才到家,到了家看见宋以蔓已经躺在地上先睡了,他不耐烦地走过去踢她两脚,命令道:“睡得跟猪一样,赶紧起来伺候爷睡觉!”

    这种情况早就不是第一次,宋以蔓也早习以为常,她起身心里诅咒,怎么没喝死你?等我离开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你!

    所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冯大少作孽这么多,以后他还不得放血割肉的还人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