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敢轰我走

作者:陌上纤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门大少的独爱妻最新章节!

    “留你的电话,我救你一场,总不能连个号码都不给留吧!”潘政说着,表情却僵住,她的手机有密码,他打不开。

    她轻笑着将自己的手机拿过来,说道:“女人的手机,怎么能让人轻易看呢?报上你的号码吧!”

    亏了她设密码,否则他打开手机就能看到冯谋的名字!

    潘政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别说女人了,一般人听了他的名字也不会有这种还高他一等的感觉,他真不知道这女人哪来的自信,还有那种强大的气场?

    她病着,可身上的气势却不弱,与他交谈的时候,一点都不像病的样子。

    他很顺从的报上自己的号码,今天的他是不正常的,从多管闲事到甘于下风!

    宋以蔓存了他的号码,名字却写的某间银行,冯谋时不时的查她手机,她要都写实实在在的名字,到时候哪能瞒得过冯谋?

    存完了名字,宋以蔓说道:“今天谢谢你了,改天等我身体好了请你吃饭作为答谢,我不再耽误你的时间,你赶紧忙工作吧!”

    潘政难掩心中惊讶,跟着语气也不快起来,薄怒道:“这就赶我走了?”

    “你误会了,我是不敢耽误你的时间!”她说的语气平平,似乎真是他误会一般。

    潘政才不相信,他用眼睛都能看出这女人在下逐客令,他刚刚直起的身子又往后一靠,慢条斯理地说:“刚好我现在闲的很,中午了,你想吃什么?医生建议你吃些清淡的!”

    他的反应太令她意外了,她盯着他半晌都没说出话来,显然他不是在关心自己,而是在赌气,潘政是这么无聊的人吗?

    幸好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看向手机,十分庆幸来电的是周彤而不是冯谋,她立刻接通电话,也不等对方说话直接说道:“周彤,我闹肚子在医院,你现在买点清淡的饭菜给我送过来,见面再说!”

    潘政看着她的举动,面无表情,脸上像是覆了一层冰,证明他此刻在生气。见她挂了电话,他不善地开口,声音都像是淬着冰一般,“没想到你翻脸的本事倒是很强!”

    宋以蔓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她靠在床上,表情恬淡,比起他的隐怒,她真叫一个坦然了,“潘少,刚刚你帮我,我已经道了谢,我只是觉得我现在已经没事,没必要再浪费你的时间,我们也已经互留了电话,如果有合作的机会可以随时联系,有得罪的话,还请原谅!”

    一番话说的很诚恳,让他无可指摘,可是他的心里就是不舒服,这种让别人恨不得赶走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他潘政绝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人,对方已经要轰他了,他还留下来,那就是有病。

    于是他一言未发,只投给她一个冰寒摄人的目光,然后转身离去。

    宋以蔓反而松口气,她不在乎潘政生气,因为她知道像潘政这样的人,是不会因为个人感情放弃扩张他的版图,自己的能力已经入了他的眼,她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即使他生气了,还是会选择和她合作的!

    没有等到周彤到来,冯谋的电话反而先来了,他上来就没好气地邪佞质问:“你丫在哪儿?”

    宋以蔓想笑,冯少火气这么大,估计跟她那极品妹妹不无关系,这个时间饭点还没过,难道就散场了?看来结果不遂人愿啊!

    “老公,我在医院输液呢,拉肚子脱水了!”柔柔弱弱、委委屈屈,此时被弃的心态做个十足。

    “你说你蠢的,活该你在医院,马上给爷滚过来,限你十分钟!”

    冯谋张狂跋扈的语气真让人想破口大骂,宋以蔓生生忍住自己的脾气,可怜巴巴地说:“老公,我下不了地,走不了怎么办?我还等着你抱我回去呢!”

    如果冯谋此刻见到她悠闲淡定的表情,跟这话是判若两人,他才会知道他娶的老婆,不是个简单蠢笨的!可惜冯少被她超级演技给骗过去了。何止是他,就连宋家的那三个人,哪个又见过她的真面目?

    电话那段罕见地沉默了一下,宋以蔓猜测冯少被气的没话说了,后面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果真,马上冯谋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你个蠢货,你们全家都是蠢货,你给爷等着!”

    宋以蔓无声地笑,别看被骂了,她心情却好的很,因为暴怒的那个是冯少啊!有时候弱者也可以很强大,战胜并不是狭义的你比他厉害、比他声高,而是攻他弱点,以柔弱的形式气得他要死要活,恶心的他挠心挠肺,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电话断了之后,宋以蔓立刻拨电话给宋明珠,她的声音带着惶恐,问道:“明珠,你怎么惹到冯少了?刚才他打电话说要收拾你的,你跟我透个底,不然我怎么帮你啊?”

    果真,宋明珠被吓到了!今天冯少的脸臭的很,她心里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惹到他了?她委屈地说:“姐,我也不知道啊,我努力配合他,努力招待客人,我觉得客人还是很高兴的,我没觉得自己错啊!”

    宋以蔓更想笑了,她算是知道冯谋为什么生气,宋明珠错就错在太热情,冯少需要的是一只花瓶不是一个女主人,更何况以宋明珠的水平,也说不出什么高雅的话来,只能让人看到冯少娶了个草包老婆!

    “既然你也不知道怎么惹到他,那我也没办法了,你自求多福吧!”满足了好奇心,她是没功夫跟宋明珠浪费口舌。

    “别啊,姐,你帮帮我吧!”宋明珠快哭了,她害怕冯谋收拾她!

    这会儿一口一个姐叫的勤,用的着她了是吗?只可惜宋以蔓对宋明珠太了解,所以没有任何心软,只是说道:“我在医院输液呢,难受的很,要不你问问你妈吧!”

    就算吓也得让你提心吊胆两天,给我下套,这下自己尝到苦头了吧!

    正在得意,周彤进来了,她一脸兴奋地说:“今天真是太精彩了,不过你怎么到医院了?我刚才瞧着你脸色就不好!”

    她的话音刚落,冯谋阴寒的声音跟着就响了,“什么精彩?刚才你不是直接来的医院?去哪儿了?给爷戴绿帽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