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尾声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隆科多被踢得满嘴血,可怜的哼哼着,眼中也流出了泪水。

    他后悔了啊,到这一步,他真的好想回头。他觉得都是李四儿造成的,是李四儿迷惑他使他走错了路。他突然扑过去,抓住李四儿的头发用力拉,拉得她滋啦滋啦的乱叫。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搞死,来展现他那可怜的忠心。

    佛尔果春嫌烦,脚在地上磕了磕。隆科多听到声音赶快停了下来。

    这两件事都招了,还有一件事很重要,佛尔果春问李四儿:“贱婢,你用来害岳兴阿的东西呢,你是不是还曾经把它献给太后?肯定还有剩下的,你交出来。”

    太医院的毒物终究只是替代物,不是李四儿的,没有证物,她就会少一桩罪名。而且佛尔果春心里清楚,李四儿同时也用鸦片害过太后,这可是最大的罪,所以,也不能白白的放过李四儿。

    到时候,太后固然会死,杀了李四儿,也算是还给她一个公道。

    这是应该的。

    李四儿当然也清楚。要是连这个也被问出来,那是凌迟的大罪啊。

    现在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但是多了这一桩,量刑会很有分别。李四儿抽泣着哼哼:“我真的没有害他,没有什么东西,我没有用它伤害过任何人,如果有,奴才愿受剐刑……”

    刚刚说完,她就惊慌起来了,怎么走神了,刚刚想到凌迟就发了这样的誓?

    不过话已经说出来了,没办法了。这誓发得够重了吧,李四儿相信会取信于人的。

    “好,那就成全你。”佛尔果春心中一痛,突然的想到了自己前世的下场。李四儿发这样的誓,显然暗合了她曾经的命运。

    这个贱人自作自受。

    她转眸吩咐鄂伦岱:“姐夫,你们是不是找不到证据?”

    是找不到,还有办法吗。

    鄂伦岱骂自己愚钝。

    佛尔果春挑眉道:“刚才有人告诉我李三也在这里,当初他在皇上面前也想求个痛快,你看,能不能成全他?”

    啊,对了。李三。

    鄂伦岱突然想到李三是内务府的侍卫长。李四儿要拿什么东西必然是通过他,那么要掩藏也应该是通过他。

    鄂伦岱马上道:“带李三!”

    李三很快被带了出来。他是在宫里当差的人,对宫里的手段也很清楚,而且这几天在牢里受的罪让他了解到什么是生不如死。

    他也想快点解脱。可是,李四儿是他的妹妹啊。难道为了解脱自己就胡说吗。

    到这一步,谁都救不了自己,招了吧。

    他想了想,实话实说道:“奴才确实给过李贱婢毒物,那种东西叫鸦片,是一个洋人给我的,不过,我给了她之后不知她放在哪里。她也没有告诉我。我真的不知道。”

    这就难了。

    到底什么地方才是她藏东西的地方?难道一天找不到找一天,一年找不到找一年?

    佛尔果春的双眼停在李四儿身上。李四儿正在因为难受不停的颤抖着。她要“药”。

    难道给她吗。给她也可以,不过,没有鸦片只有替代品。可是为什么要给她呢?她总会有受不了的时候,自己就会招认的。

    李四儿发着抖,听懂了她的意思:“你好毒辣!太后呢,太后在哪里?太后会救我的,她会救我!她需要我,她会救我的!哈斯呢,她怎么也不见了?”她始终还记得她在太后那里也铺了路。

    可惜啊。连李三都悔悟了,她却还不明白。发生这么大的事,哈斯和太后都没有出现,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太后连自己都救不了,还能来救她?

    佛尔果春也听说过太后的下场了,不禁向着关押牢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里很安静。太后被绑着塞住嘴,无声的流着泪。她的额头破了皮,是她自己撞出来的。她也在因为李四儿的毒物深受折磨,相信若是现在放开她,她不但不可能解救李四儿,也恨不得杀了她为自己报仇。

    她也看到了佛尔果春,她的双眼充满了仇恨。但是,紧接着就成了哀求。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也想得救啊。

    可是,她犯下的罪已经没有办法得到宽恕了。

    佛尔果春惋惜的转回了头去,向李四儿道:“你别想再找太后了。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招不招?”

    李四儿顺着她的目光向后看,她看到了熟悉的脸,尽管太后有伤,而且妆扮也大不相同,可是她到底看了出来,她惊喜的向那个方法爬去:“太后,太后您救救奴才!您救我,我也会救您的!”

    真是作死,脑子不清楚了,这不等于是招了么。

    太后听到这样的话,奋力的吐掉口中的布团,大声喊道:“快点杀了她,杀了李贱婢,她用毒药害我,我是……”

    暗卫及时把布团塞回了她的嘴巴。

    李四儿猛然一惊。

    她已经从太后的神态和话语中辨别出来,这个被关起来的老太婆的确是太后,可是她竟然被关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她太想知道了,可是没有人来解释,而且,她也没有权力这么要求。

    她巴巴的瞪着审问她的每一个人。

    鄂伦岱暧昧的冷笑了下:“你不用抱什么希望了。你只需要知道你的太后救不了你。你用毒物谋害太后与岳兴阿罪不容诛,而且你自己也说过愿受剐刑。本官会奏报皇上成全你。如果你自己把鸦片交出来,我可以求皇上让你少挨几刀。”

    凌迟!真的是凌迟吗!李四儿真想割了自己的舌头,为什么刚才那么浑说出这种话。

    这可真就变成了自作自受了呀。就算是少挨几刀,那有什么用。

    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明白,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她了。她该怎么办!

    她真后悔刚才没有乖乖的承认,现在连哭的力气都没了。她软弱的哼了半天,鄂伦岱靠上去听了半天才明白:“她说藏在了赌坊的地砖下面。”

    原来如此,真相大白了。

    鄂伦岱转头对着佛尔果春点了点,表示确认。

    李四儿看到这样,虚脱的躺倒在地。

    她是什么下场,她已经了解了。不用解释,不用再求饶,没用了。

    她倒下了。旁边的隆科多也完全被震住了。天呐,李四儿居然被判了凌迟!那么他呢,他会是什么刑罚?要是也一样,那他马上就去自杀!

    他哆嗦着哼哼:“我举报她行不行,我将功折罪行不行,千万别那么对我,我怕疼!夫人,我后悔了,要是能从来我一定好好珍惜你,我后悔了啊。”

    当初隆科多可是口口声声只说李四儿是宝,把她当成贱人。可现在为了活命,就可以完全反过来了。

    佛尔果春感到可笑:“隆科多,你还有什么功可立?”

    “有的,有的!”隆科多急切的想,他想到了,口齿不清,有些含糊的说:“主子,您还记得吉兰的事吗。岳兴阿六岁掉在池塘里,是吉兰救了他,那时她怀着孕。后来孩子没有了,她很恨你们,您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

    佛尔果春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就连鄂伦岱也马上紧盯了过来。

    隆科多继续哆嗦:“我可以告诉你们原因,可是你们要答应我,不要判我凌迟,我真的好害怕,求求你们!”

    “贵主儿!”鄂伦岱知道佛尔果春对隆科多的仇恨,怕她不肯放下,急着说:“奴才真的想知道,求您成全我。”

    也罢。佛尔果春点了点头。

    鄂伦岱立刻去盯着隆科多的嘴。

    隆科多因为害怕,边哭边讲:“是李四儿,是李四儿安排的,她有意支开了跟着岳兴阿的人,然后派人把他推进了池塘,在此之前她算好吉兰会从那里过,她赌了一把。好了,我都说了,主子,阿玛,你们救救我,别让我那么惨。”

    佛尔果春和鄂伦岱顿时都明白了,原来如此。

    要是吉兰见死不救,那么岳兴阿死。要是她救他,那么她很可能就会失去孩子。

    李四儿这么做,不过就是想要让她们决裂而已。

    不管是哪种结果,佛尔果春都会失去这个好闺蜜。说到底,她的目的就是除去佛尔果春身边一切可能依靠的力量,让她变得无可相依,才会任由她迫害和折磨。

    要有多狠的心才能这么做?

    判她凌迟真是没判错,活该!

    可是当初若没有隆科多的默许,李四儿又怎么敢谋害佟家的嫡孙,这个贱男人,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有脸把它当成功绩说出口!

    佛尔果春抑制不住的哭了。不过,她立刻抬手抹去了眼泪。

    她已经改变了她的命运,没有必要再为这种人伤心了。

    而鄂伦岱则是因为太过惊愕而说不出话来。隆科多一直嚣张的说他“绝后绝后”,可是原来竟然有这样的内情。这个贱人简直不是人啊!这么多年了,他背着吉兰的时候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泪。而现在他真的很想笑自己,他真蠢,早就应该想到隆科多的身上!

    他紧紧扣起了手指,恨不得马上把隆科多捶成稀烂!

    隆科多的话也惊吓到了其他人。

    佟国维,庆春还有宁聂里齐格,他们全都傻了。虽然鄂伦岱和佟国维之间不怎么亲密,但是佟国纲可是深得佟国维敬重的。隆科多竟然为了李四儿纵容她残害佟家的血脉,这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的。

    这说明了什么,佟国维教子无方?不,简直是害人!他竟然教出了隆科多这种畜生!他是如此敬爱他的大哥佟国纲,这让他以后下了黄泉,还怎么有脸见他?

    佟国维听了这话,就像天空在眼前劈开了似的,至惊至怒。他的头努力的够着,想要正过来,居然还真的正过来了一点。却是口一张,喷出一大口血。

    隆科多正好昂着头期待他能救他,结果伸手一抹,脸潮了全是血。他吓坏了:“阿玛您可别死,您不能死!”

    他知道佟国维总会不行的,可不能是现在,康熙要是知道是他把佟国维气死的,那他会是什么下场?

    隆科多可不想陪葬啊。

    佟国维可是顾不上这个贱人了。

    他要走了。

    庆春听着佟国维的呼吸,知道他不好了,马上就哭了。舜安颜也赶快扶着他。

    佟国维从椅子上向下滑。万分留恋的努力抬手摸摸庆春的眼睛,然后很吃力的哼了一声。他想他再看他一眼,可惜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好后悔啊。报应啊,他忽视着佛尔果春的苦,才一再的使隆科多无法无天,而他真正疼爱的庆春,这么多年了一直是个瞎子。到最后也不能再看他一眼。

    他想他再看看他,不能了。

    太迟了,后悔太迟了!

    佟国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脖子够够,看向了宁聂里齐格。到了这一步,守着他的人,只有他的正妻。他一向钟爱的乌雅氏和庆恒却又在哪儿呢。他们是罪人,是犯人,是伤害他的人。

    临终这一刻,佟国维深知什么才是真正值得珍惜和留恋的,可惜已经太迟了啊。

    他的唇动了动,示意庆春和宁聂里齐格拉住他的手,接着,两行浊泪从他的眼中滑了出来。

    他希望他们明白他的忏悔。

    宁聂里齐格掏出帕儿替他擦干净唇边的血迹,边哭边说:“别用力,老爷,您再忍一忍,太医就快到了。”中风的人最忌讳着急,她想他存住这口气,还能多坚持一会儿。

    佟国维哼了两声,他好辛苦。

    隆科多听到声音,知道不好了,吓得直喊:“阿玛,您不要死啊!”他想扑过去抱住他的救星。

    佟国维的眉头急促的一拧。

    宁聂里齐格叫人隔着隆科多,不许他过来,再跟佟国维说:“老爷,您放心,佟家还有人呢,佟家没有断根,岳兴阿和舜安颜还在,你要撑住等太医来。”

    佟国维听了,不知是什么滋味。好好的孙子,被隆科多作得都不是佟家的人了。

    临走这一刻,他真的还想求得他们的原谅。只是不知道老天肯不肯怜惜。

    佟国维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看着他们的脸。

    舜安颜抢先跪倒在佟国维的面前,扶住他的身体:“玛法。”他很难过,佟国维就要死了,他救不了他。

    佟国维看着他们,心里再也没有遗憾了。他够了够脖子,想要动。

    岳兴阿知道他要什么,恳切的点了点头:“玛法,您要好好的。孙儿还等着伺候您呢。”说罢,他忍着眼泪抹抹佟国维的眼。

    佟国维的眼睛湿湿的,他虽然艰难,但是还是要亲口说出来:“……原……谅……我……我……错……”

    “玛法,我们不恨您。我们会保护佟家,您放心吧。我们不会让隆科多有好下场,我们肯定为您报仇。”舜安颜搂紧了他,感慨万千。

    岳兴阿也说着一样的话,也在哭。

    对弥留的人又如何忍心残忍呢,他们都难过极了。

    心头萦绕的苦楚终于遁去了,佟国维的心里便还只剩一件事了。

    他又哼了一声。去看佛尔果春。他后悔了,他想向她求一句原谅。他真后悔当初相信隆科多和李四儿。他没有想到他们这么恶毒。如今看来,当初佟国纲的死是因为索额图见死不救肯定也只不过是他们散布出去的谣言而已,用意只在于加重佟家和佛尔果春的矛盾,因此迁怒于她是毫无道理的。

    佛尔果春知道他要什么,叹了一声:“我都忘了,您也放下吧。”

    佟国维也顿觉心头一松,他艰难的笑了一下,点点头,然后终于闭上了眼睛,往生去了。

    众人皆悲,舜安颜不敢大哭,闭了眼念经,送上一程。

    四周一下子静了。

    只有隆科多不识相的咕噜道:“阿玛怎么样了,他没死吧,救命啊我不要陪葬,阿玛,你再睁开眼睛看看我,您不是我气死的,阿玛!”

    佟国维已经去了,再也不会被他气着了。

    庆春起脚又踢了他一脚,把隆科多踢了回去。

    都已经这样了,众人起身准备撤,把佟国维也带走。

    隆科多心中一痛,他好后悔,好难过。他凄凉的大喊着希望他们可怜他。

    没有人理他,他又被扔回牢里去了。

    ……

    其他人离开了这里。

    佛尔果春带头走了出去,把隆科多尖利的叫声扔在了身后。

    她越走越远,就像扔掉那些旧日的梦魇般,它们也越来越远了。

    出了牢房,外面的天空变成了晴日高照,真好。

    佛尔果春昂高了头望了望,深深的吸了口气。她感到了舒畅的滋味,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快活。

    她的生命再也不会有那些阴暗的角落了。她终于战胜了隆科多和李四儿,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她赢了!

    ……

    这里的事自然马上报告了康熙。赌坊那里,自然也派人取了证。

    康熙知道以佟国维的身体支持不了多久,但怎么也没想到他是这么走的。他很难过。他真的恨不得把隆科多碎尸万段,可惜,为了鄂伦岱,佛尔果春已经答应过不判隆科多凌迟,那该怎么办?

    他看了看佛尔果春,不忍心她再为这件事情困扰了,这事也不方便让岳兴阿和舜安颜处理,毕竟隆科多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不能让他们手上沾血。

    怎么办?

    康熙看了一眼鄂伦岱:“你用什么手段朕不问,朕只是提醒你,隆科多和李贱婢这两个畜生不配痛快。他们谋害太后,以极刑论处。李三交刑部,其他的不重要的让夸岱定。”林九儿和其他被抓来的以实证量刑,可以将功赎罪。

    太后么,她在不久的未来就会薨逝,到时候自然会还她“公道”的。

    “是,谢主子恩典。”正是有冤报冤。鄂伦岱含泪谢恩。

    李四儿,剐定了!

    至于隆科多么……

    既然决定了动手,那就要快。

    鄂伦岱想了想,赶去了太医院,拿了几样东西,然后即刻回到牢房。

    隆科多听到鄂伦岱去而复返就知道他完蛋了,回头看了看李四儿。

    他看不到,他的眼前是一片黑。他很害怕。他不知道李四儿最后会不会比他还害怕,他比她先体验死亡的滋味,他觉得很不公平。

    夫妻本是同林鸟,生当同枕死同穴。

    要是最后难看至极的躺在一个坑里,那是什么样子?那不脏了他的地么。哎哟,晚上变成鬼从坑里爬出来,那得吓死他吧?

    隆科多想一想,心里很难受。

    李四儿凭什么比他多活几天?还有那些一起有罪的凭什么比他痛快?

    他呜呜的哭了,想他风风光光的从前还有后来的落魄。

    到现在还是没有真正的明白他到底为啥变成了这种样子。他就是觉得自己的运气太不好了。他是觉得他对佛尔果春不好是不对的,然后他又在想要是当初对她好现在肯定风光了。他觉得康熙肯定能赏他,而不是把他搞死。

    死不悔改。

    其实,到现在他很应该说上几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什么的,壮壮胆,也为自己留点脸。可是他说不出来了。

    鄂伦岱戴上手套,然后对着他掏出了几瓶药。

    都是剧毒的药物,就看隆科多的运气如何了。

    鄂伦岱让他自己摸。

    隆科多哭:“大哥,您欺负我看不见。我不选。再说,又不是我一个人有罪。他们凭什么不吃。”

    他在想李三,他想李三应该比他惨。

    鄂伦岱笑了笑:“李三肯定是斩立决。李贱婢凌迟,至于你么,快摸!”

    李三当初求一个痛快,就给他一个痛快吧。

    至于李四儿和隆科多,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不选不行的,肯定得选一瓶。

    隆科多哆哆嗦嗦的选了一瓶,然后很不情愿的喝了下去。

    鄂伦岱于是留他在这里,然后出去了。临走之前,他对着李四儿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李贱婢,你好好看着。”

    李四儿呆滞的躺在地上,浑身无力。

    他们在一间牢房里,想不看着也不行啊。

    隆科多就在李四儿的身边待着,过了一个时辰,他发现自己没事。开始有点庆幸。他以为他的运气不错,逃过了一劫。

    他开始幻想是不是佛尔果春心软了跟康熙说饶了他一命。他躺下来开始怀念佛尔果春。

    要是人生能够重来该多好?他太后悔了。

    希望最后能好好的结束。或许他能幸运些不结束?

    隆科多抱着这样愚蠢的幻想在等待着。

    可是不久,他却听到李四儿在哼哼。

    李四儿为什么哼哼?

    隆科多想她肯定是害怕了,她很惨啊。她是剐刑,她怎么能不惨呢。

    可是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想安慰她了,他只顾得了他自己,而且他也已经发现他完全不爱她了。

    他要走了,很舍不得,但是能比她走得舒服一点,也不错。

    他对着她认真,还有一点得意的说:“贱婢,我的下场比你好。夫人对我到底是有感情的,你不用嫉妒了,你哼哼也没有用。我的这颗心再也不会向着你了。要是一切能够重来,我只想跟夫人在一起,至于你,爱是谁的女人我根本不想管。我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我真后悔,为什么当初选中了你,都是你害得我这样,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我要走了,我在下面等着你,你快点来。”

    李四儿听了这话,很伤心,当初她和隆科多也许诺过一生一世之后最后的结果,那死当同穴的浪漫怎么就变成了同归于尽?她更害怕。她是要被剐的人,难道还有闲心来关心隆科多吗。她巴不得他快点去死。可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隆科多的样子已经越来越吓人了啊。

    隆科多不知不觉头昏昏的。他迷惑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发现有血淌出来。可是不多。

    然后又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耳朵好像也在淌血。

    他害怕了。

    他也开始疼了。

    然后是嘴巴,眼睛……

    他觉得身体像条被拧紧的毛巾,越拧越紧,那么疼,那么难受。他的脑袋嗡嗡作响,像是被锯子不停的拉动,他哭嚎着求饶,自己去撞墙。他开始抓自己的脸,咬自己的手……

    他变得不像人了。

    他变得像只鬼,恐怖的恶鬼!

    李四儿看着看着,也快被他吓疯了。她恶心得想吐,可是躲不开他,就算闭上眼睛,也还是听到他的嚎叫声。

    就这样,整整三天三夜,隆科多变得面目全非,最后,他像马儿一样嘶叫而死。

    太可怕了啊。

    整个过程,李四儿看得很清楚。她等于是提前体验着她的结果。

    她被判剐刑,眼前这一切跟剐刑有什么区别?

    她会在三天结束吗,还是更久?

    到时候她会是怎样?她闭上眼睛,仿佛面对着菜市口围观她的人山人海。她被绑在木桩上,看着精瘦的刽子手握着明亮的小刀向她走来。

    他扯开她的衣襟,喊出拖得长长的穿透人心的声音:

    “——起刀!”

    她崩溃了。

    ……

    五月初三。

    康熙一早便和太子上路,他们轻车简从赶往地宫。

    年年都是如此,今年,他们依旧坐在同一辆车里,只是气氛和往年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

    依旧是尴尬,可是还有不一样的地方。

    保成闭上眼睛,在想这么多年来的每一次相聚,从小到大,当他每一次和康熙因为这样的日子而待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就会像被锥子刺中般的痛入心肺。

    他相信康熙也是这样的。

    他们都是一样的。元后是他们最爱的人,但两个最爱她的男人,这么多年了,却一直像是拔河般的别着劲。他们心里的话也从来没有对彼此说过。

    康熙倦了,微闭着眼睛。

    保成抬手,指尖伸向被风吹动的车帘,他压住了边,就这么一直看着它。这么多年了,老习惯还是没有变。他和康熙上了车总会面对面坐着,他不想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那么,就找个借口吧。

    康熙也这样,不想看他。

    保成知道他会想什么。

    他们都是。他们心里的话就这么一直压着,直到未来的某一天压不住了为止。

    外面跟着的侍卫说,已经快到地宫了。

    保成保持姿势的手有些僵了,听着这话手一偏,正好揭开了半边帘子。

    他远远的看见有一些人在地宫那边。

    他们在等,不过看得出也是去拜祭的。

    当中的那个背影,像是……她。

    保成的心里一热,热得有点有难受。

    他再一动,康熙醒了。

    保成赶快坐好,当做没看见。

    康熙咳了一声,身上有点冒汗,这几日夜里总是在想以前的事。

    刚才外面的声音把他弄醒了,他有点懵。

    秘密解开了,他却觉得不得劲。

    他看了一眼保成。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干脆不说了。他把头扭过去,默默的数着看什么时候能到。

    “——我讨厌你。”

    嗯?康熙诧异的转回头。

    “我讨厌你。”保成的手放在有些发抖的膝头,用力的按了一按,双目含泪:“我一直讨厌你,我恨你!”

    康熙的脸立刻有点发烫。

    这也是他想说的话,没想到保成先说了出来。

    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都这么想。

    康熙怨他克母,保成恨他克妻。他们都觉得是对方的错才使得自己失去最爱的人。

    可是没有谁可以去触碰这个伤口,他们没有胆量,也不想这样做。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在恨的人是谁。

    拿掉尊卑,拿掉所谓的臭规矩,当他们只剩下亲情的时候,有谁可以说他们不是最可怜的人呢。

    现在,真相大白,终于,他们都解脱了。

    可是心里的怨念还在。他们互相怀疑,怨恨,也不能原谅。

    这种怨气会像火球一样越烧越旺。

    先破开它的人最先得解脱。鼓足勇气的保成在说完之后突然觉得身上像是蹿起了一股热流,飞快的跑向身体各处。

    四肢,躯体,连指尖末梢都是烫烫的。

    他被热烈的情绪感染着,捂着脸大哭。

    康熙等了他一会儿,也眨了眨湿润的眼睛。他最心爱的女人留给他的孩子就是他心爱的宝物,可是他一直都没有放下执念,一直在埋怨他。

    终于,在今天,他也解脱了。

    他伸出手抹去保成的手指,扳住他的脑袋,让他清醒的面对他:“你听好了,我也恨你。”

    保成愣住了。

    康熙吸了口气,坚定的看着他:“但现在已经不恨你了。你恨我是对的,我错了,我没有照顾好我心爱的女人,你的母亲,照顾她是我的责任,我没有权力怪你。”

    现在他们都知道了,他们的执念有多么的不应该。

    他们都应该感谢把他们从噩梦中解救出来的女人。如果没有她,或许他们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这是不是命运呢。

    他们心里都有数。

    康熙亲手拿帕抹去了保成的眼泪,把他的脸也一起擦干净:“好了,别哭了,等会儿见你额涅。”

    “嗯。”保成吸了吸鼻子。

    不久后,他们停在了某人的面前,下了车。

    保成也下来了,不过,不太好意思。

    佛尔果春一早亲手做了素斋,带上德昌,乌尤和玉录玳,还有岳兴阿和舜安颜去了地宫祭拜。福全和梁六陪着她一起。

    虽然还要等待,但是她站在那儿也没有闲着,一直轻声念经。

    天色微明,清风拂面。她的心很静。等到身后传来车轱辘声。

    她没有停下来。

    康熙和保成下来了。

    她身旁的人已经跪下,佛尔果春坚持念完才转过身去:“皇上,太子。”

    康熙知道她会来,没想到比他们都早,他的眼睛有点红,人也瘦了。

    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后面的那辆车。

    保成自己看了一眼佛尔果春,脸上发红。

    他真想多看她几眼。他的心里有点酸,有点苦,还有点甜,

    佛尔果春点点头,让在了一边。

    保成看她带着的祭品至少有七八盒,可见佛尔果春是多么的用心。要做完它们肯定一宿没睡。

    这个女人不但为她的母亲化解了冤仇,还这样的敬重她。他没有办法不服气。

    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初他们在慈光寺。

    “--我要您杀了我。”佛尔果春看着眼前年轻的太子,鼓足了勇气。

    保成惊呆了。

    他没有想到佛尔果春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

    他的确动过这种念头,可是当他知道她是这么像元后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他到底还是下不了手。

    但是,这个女人竟然敢挑衅他,那么含义又不同了。他的心里有了更多的怒气:“你不要以为恃宠而骄在我这里也管用。”

    他不禁想起外面的传言,外面都在说佛尔果春利用元后的便宜为她自己夺得了许多的好处。

    他很气。他以为她的行为已经说明了那些传言是真的。

    他真的有点想要把她干掉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后面的话把他吓得更加头昏脑胀。

    佛尔果春说:“因为只有这个办法能查出元后的死因。据我判断,她不是因为难产而已。而是有人制造了难产的假像。”

    什么?

    太子顿时眼前一黑,快要晕过去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有罪的,他也觉得康熙有错,可是突然有人告诉他,不是这么回事,他的母亲是被谋杀的。

    这怎么可能呢。

    他惊愕的瞪着佛尔果春,终于没忍住,张手抓紧了她的衣领。

    他要吞了她,他要杀了她!

    佛尔果春感到喉头越收越紧。她也害怕,她也难过。但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肯定要坚持下去,她看着他说:“太子,你一直都认定你很爱你的母亲,既然如此,现在就看您愿不愿意为她赌一把。”

    赌?听到这个词,太子进入了深思。

    他有点搞不清楚佛尔果春是怎么想的。没错,如她所言,这对于他是一个很大的赌局,但是,对于她自己也是很可怕的赌局。身为太子,他赌输了固然有很大的麻烦,但是佛尔果春若是输了,留给她的未来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将会是最惨烈的死法。

    她凭什么肯为了元后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她又凭什么认定她的办法一定有效,她的猜测一定是正确的?

    “我有现在的一切是因为皇上,他对我的感情和关爱值得我这样做。另外,我也为您想了一个办法,现在太后神智不清,如果事情失败了,您只要推到我身上,您就可以最大的减轻风险。”

    太后?太子再次被震动了:“您的意思是说我的额涅死在我汗玛嬷的手上!?”

    “是的。”佛尔果春把从梁九功那里得到的消息说给他听:“我现在有证据证实太后并不是胃病,她的心痛症也很不正常,她服食的药物来自于李四儿,如果我没有猜错,她中了毒。想必她也很着急的要您了断我。因为她想要解药。想要保住这个秘密,我是她最大的阻力。她找上您,应该是她一石二鸟之计。”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一切就太可怕了啊。可是为什么太后当年要这样做?

    太子的脑袋不由变得乱糟糟的,他突然回忆起佛尔果春最先跟他说得那句话:“您的对策是让我杀了您?”

    “对,只有顺着太后的心意,这一切才能成功。”

    ……

    这之后,他们成功的骗过了太后,用原景重现的办法找出了真相。

    阴霾终于远去了,他们面对的将是美好的明天。至于保成和佛尔果春商量过的重点内容,将永远成功他们之间的秘密。

    保成忍耐着心灵的激荡,收敛思绪。

    他再看眼前的这个女人,觉得越来越温暖了。

    他走了过去,跟着康熙点香,却在点完之后,又唤了一声:“额娘,您也来吧。”

    嗯?佛尔果春面上一热。

    其他的人也被这一声惊吓到了。紧接着,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这样真好,不是吗。

    福全先赞了一声,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候,又有新的马车赶来了。

    是温宪还有保成,还有胤禛。

    还好赶上了。他们是陪着苏麻一起来的。

    佛尔果春看着他们,又看了看康熙。刚才保成的呼唤使她感到他们真真正正的融合成了一个家庭。

    康熙笑着牵起她的手,请那些人也过来:“一起上香吧。”

    等到祭拜结束,已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众人分别坐上了马车回程。

    康熙用心的看了看,发现温宪的神色有些懒懒的,就跟苏麻说和她坐一辆车。

    他们坐的是苏麻的车。因为康熙在车上,所以他们先走。

    康熙上车之后,见温宪总是在偷看他,就说自己倦了,想睡。

    不久之后,微微的鼾声响起,接着,他听到了最让人生气的声音。

    “我扮成常全的样子,没想到额娘跟我说那些。她说让四哥和太子狗咬狗,给十四铺路,她怎么能那样。苏麻嬷嬷,我该怎么办。”心里压抑着的温宪痛哭着扑入她怀里。

    苏麻也被吓着了。怎么德妃是那种人吗。

    这可是长见识了啊。

    装睡的康熙一言不发,面色未变,鼾声更大了。

    车轮向前转动,过了一阵子,到了分岔口。康熙惦着佛尔果春要回别苑,于是醒了,吩咐道:“她不忙回去,跟朕进宫。”

    今天拜祭元后,其实很多人都应该到场,不过她们是在宫里。只是,以德妃的得宠程度是有资格陪康熙一起的,但是她自己避嫌没有来。

    这就是在给佛尔查春挪地儿。

    也算得上是懂事了。

    可是再怎么懂事也没用了。

    一回宫,康熙便让佛尔果春和她一起直入永和宫。

    德妃和平贵人正在院子里说话。康熙便带人在站在了院外。

    里面的对话可是挺精彩的。

    德妃没有想过平贵人会来,因为她们并没有什么交情,而且,她也看不起她。一个小小的贵人,还是因为太后才得封的,能有什么本事。太后现在莫名其妙的传出了病情,看起来是要快那什么的预兆,平贵人急了想找靠山。

    能理解,但是德妃不会收。

    平贵人心里难过,可是不敢翻脸。她所有的优势也就仗着是元后的亲妹妹这点了,不过她是庶出的,就算能有五分像她,可是品性不好,康熙就是不喜欢。

    不过,位阶低也是个可供利用的因素。

    平贵人此次前来,也是为了给自己找条后路。

    德妃一笑:“别的地方都去过了?”

    平贵人一愣。她先去了僖嫔和宜妃那里,她们没理她。然后才到这儿来的。

    要是德妃再不管她,她就再去惠妃那里试试。

    德妃看着她的脸色,冷冷的说:“僖嫔与你同族,她都不理你,你凭什么觉得本宫会用你?要说像元后,有个比你更像的,你觉得你张脸还有可用之处吗。”

    她的眼神像在挑剔奴才般的无情,平贵人更加害怕了。

    她这时候才明白,她到底有多么的危险。

    康熙已经有了佛尔果春,他怎么会再喜欢宫里还有一张脸也有这样的特点。而且就算佛尔果春本人也不会高兴的。

    她错了。

    到处找靠山只会让她更惨而已。她应该低调才对。

    她忙道:“姐姐事忙,嫔妾告辞了。”

    德妃由她去了。本来也是因为到院子里散步才会遇到平贵人刚好进来,否则,她根本不可能见她。

    现在好了,安静了。

    不。平贵人刚出去就叫了起来。德妃一吓,也赶快走了几步。

    她们都看到了康熙和佛尔果春在外面。

    德妃的脸上有一丝动容,她知道他们肯定听到了刚才的话。

    她有点乱了。康熙最讨厌表里不一的女人。不过,还好,刚才的那些话也许不算太过分,还可以遮掩过去,她到底跟着康熙十几年了,而且还是妃位,康熙不可能太下她面子。

    于是她温柔的走过去,向康熙请安。目光转到佛尔果春身上时愣了一下。

    她在想是不是应该先低头。

    佛尔果春客气的行礼:“给德主儿请安。”

    “不用不用。”将来就是她给佛尔果春请安了。德妃想象着以后佛尔果春穿贵妃礼服的样子,有点心痛。

    康熙默契的瞧了瞧佛尔果春,跟德妃说:“我们刚刚去见过元后了。朕有些话要跟你说。德妃,这件事情很重要。”

    是说舜安颜和温宪的亲事吧?德妃笑笑,她已经准备好了。

    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在利益上来说,她愿意接受。

    不是这一桩。康熙望着她笑了一会儿:“舜安颜和温宪的亲事朕已经和你说过了,不是这个。博尔济吉特氏要进宫了,这是你的功劳,所以我们想亲上加亲。”

    不是舜安颜和温宪,怎么还能亲上加亲呢。

    难道是改玉牒?把胤禛改过去?

    哎哟,这……

    德妃的脑子要炸了。这怎么可能呢。康熙不可能让胤禛有个贵妃的娘,而且他那么在乎太子,不可能让胤禛有实力和太子对抗啊。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把胤禛舍出去,她和佛尔果春的联盟就会更稳固。

    胤禛么,有什么舍不得的,反正她又不喜欢他。

    但是康熙的话说到这里,她也不好装傻,只好勉强的笑了笑:“要是胤禛有这个福气,臣妾求之不得。”

    求之不得?脸都快绿了还求之不得。

    康熙看着她脸上假到不行的笑,一阵恶心。他严肃的看着她,口气突然变得很凉:“不,是小十四。”

    什么,是十四阿哥!?

    德妃一下子快要死掉了。她的嘴唇抖了起来:“不可能,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康熙看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质问,心想终于也露出了正常人的模样来了。这些年她一直端着,其实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见着她这样,还是觉得难受。

    老四就无所谓,求之不得,十四就不行了要拼命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她知道什么是身为一个母亲该做的。

    “朕想过了,太皇太后走了以后,苏麻嬷嬷很寂寞,所以朕把十二阿哥交给她抚养,现在十二一个人也怪闷的,就让十四也过去陪陪她。行了,现在十四在不在,朕带他走吧。”

    现在马上就要抱走吗。这怎么可以!

    德妃真的想要拼命了。她突然也醒过神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惹怒了康熙。

    是什么呢。光是刚才那几句肯定不够,她也没有得罪佛尔果春的地方,是什么?

    她想不出来。

    “你要想知道为什么,问问你自己。”康熙不想告诉她实话,那样会影响德妃和温宪的感情。他把一切都推给常全:“常全那个奴才不好好伺候主子,存心不良,朕即刻把他调走,换人来永和宫当差。德妃你辛苦了。朕和博尔济吉特氏先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

    德妃抑制不住的哭了。康熙是要把十四的玉牒改了吗。他把她抱给苏麻养,这是要干嘛?

    她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他?

    她要疯掉了。

    康熙冲着她冷冷的道:“以后多跟老四亲近亲近,他也是你儿子。别忘了,朕当年为什么给你名份。”

    德妃的脸立刻变得煞白。

    康熙是在说她忘本了啊。

    这意思很清楚了。她以后想见十四就得胤禛发话。不然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她。她必须对他比十四还要好才可以。

    她要使出浑身解数来请求老四原谅她的凉薄。

    这可怕的命运!

    刚刚她还在嘲笑平贵人,可现在,她比她还要凄惨了!

    平贵人还没有走开,一直跪在地上听,到这个时候有点幸灾乐祸了。她动了一动。

    这也有罪。正好赶在康熙的气头上,康熙想想她过去的作为,还有刚才跑来投靠德妃的可耻嘴脸,便随口说道:“平贵人居心不良,降回庶妃,你和佟佳氏都到永寿宫住着吧,做个伴。”

    佟嫔已经被废了,永寿宫就是冷宫。

    平贵人软身发软,勉强的谢了恩。

    康熙不再管她们,拉起佛尔果春的手,走出了永和宫。

    走着走着,佛尔果春忍不住道:“皇上,我们要去哪儿。”

    康熙一边走一边想:现在就剩下那个老妖婆了。

    隆科多已经死了,李四儿和李三等人会择日行刑,罗岱回家做白丁,茂林和讷亲流放,伯爵府和佟家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整顿。

    那么,的确还剩下太后。

    就让这个老妖婆再多活一阵子,等到大婚之后再解决她。

    康熙握紧了佛尔果春的手,冲她一笑:“没事了,我们再走走。想想大婚的事。你喜欢住在哪个宫里?你高兴住在哪里,朕就搬过去。”

    再也没有谁能阻碍他们相守,美好的期待就要实现了,佛尔果春笑了。

    六月初六。

    大婚的夜晚,承乾宫迎来了它的新主人,佛尔果春。

    康熙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在了床上。苏麻等他们喝了合卺酒后,慈爱的伸手从食盘中夹起一只子孙饽饽喂到她的嘴里:“生不生”。

    佛尔果春咬了一口,答道:“生。”

    苏麻笑了笑:“礼成,皇上和贵主儿歇着吧。”她是专门来做这事的,现在好了,她的心也定了。

    她离开了,也带走了伺候婚礼的人们。

    康熙这才顾得去看佛尔果春。佛尔果春也认真的看着他。康熙看着她笑,越笑越甜了。

    他已经为她扫平了一切障碍。她再也不必担忧害怕。

    康熙此刻心中只剩下那个真正爱着她的女人。

    从现在开始,佛尔果春就是独一无二的。她解开了他的心结,他也解除了她的苦难。他们是相互救赎的伴侣。他们的心会牢牢的纠缠在一起。

    康熙抓紧了她的手,他知道她会懂他的心,自从她放他独自一人去怀念元后时,他就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值得他钟爱和珍惜一生的女人。所以,他也给了她特别的封号:“珍”。他希望每个人都知道,她对于他是不同的。她是他所珍惜的。

    他不仅要给她最贵重的体面,他还要让她的儿子变成他的女婿。他已经定下了舜安颜和温宪的婚事,两年后,就会是他们成亲的时候。

    一切都只会越来越好。

    佛尔果春更是知道康熙对于她的意义。

    他是把她从地狱中解救出来的恩人,也是值得她去守护和爱惜的男人。也是她唯一爱着的男人。从现在开始,她的心里再也没有隆科多的影子,因为康熙已经抚平了她的伤口,给了她最好的幸福。

    康熙注视着她眼波中的笑意:“我曾经许你一个心愿。我现在答应你,我会和未来的孩子一起陪着你。你想要几个。”

    当初的相遇如同昨天。

    康熙笑了:“我们早些安置吧,明儿一早保成还要来给你请安。还有庆春,他们也是要谢恩的。”其实不止,还有别的阿哥和公主。他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位新额娘。

    佛尔果春想起了太子。还有岳兴阿,舜安颜,还有庆春,吉兰,额泰,伊哈娜,阿克敦,一切和她有关的人。

    她的重生终于也改变了太子的命运,她解开了他与康熙父子俩的心结。他们彼此反省,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别扭,也不会再导致悲剧。“生而克母”的阴影离开了他,相信他可以自由的解放心灵。也不会再喜怒纠结往事了。

    他不会被废,太子这个位子会一直属于他。

    解除阴影的康熙也一定比以前更快活。他们会更和睦的。

    这样真好。

    她救了自己,也救了身边的人。岳兴阿和舜安颜他们再也不用忍受隆科多和李四儿的摆布,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庆春和吉兰虽然他们的身体还没有痊愈,但是解除了心结,相信只要精心调养,一切都会好起来,额泰也是。

    曾经佟家和伯爵府把持着他们的命运,令他们苦不堪言,而现在是他们在改变着两家的命运。

    庆恒和乌雅氏被处死,为曾经虐待佟国维付出了代价。昔日嚣张跋扈的佟家和伯爵府也跟着死去了。

    崭新的家庭又活了过来。

    佛尔果春知道,这些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还有康熙的爱才做到的。

    她感慨万千。曾经的她怎么会想到会和康熙终成眷属,但现在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她也是有些迷醉了,笑了一笑,对康熙道:“我喜欢女儿。”说罢,脸上便有些发热。

    康熙搂住她:“好,我许你女儿。她一定很珍贵。唔,最好再有个儿子。”

    儿女双全是人生幸事。也是他想给她的承诺。他知道他在做什么,眼前的女人不是替身,是元后之中冥冥指引她到来,给予他新的生命和爱的女人。

    他爱她。

    看着他的脸,佛尔果春感动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抱紧了他。

    康熙笑:“最迟后年,最快明年,我可一定要抱着我们的孩子哟。他们也都着急呢。福全答应了朕,等我们忙完了我们的事,他愿意接受相亲。到时候,也给保绶添个弟弟。”温宪,保成都在急切的盼望新生命的降临。

    是么,那可太好了。福全早就应该得到幸福。

    大家都应该如此。

    到时候,他们的生活就会越来越热闹,越来越幸福。他们也希望新生命的到来使他们更亲密。

    康熙用心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感受着心头满溢的幸福。

    佛尔果春认真的看着心爱的人,点了点头,温柔一笑后投入了他的怀中。

    ……

    康熙三十三年秋。

    佛尔果春挺着肚子在承乾宫的院子里溜达,据太医计算,产期差不多就这几天了。所以她要多走点路。这样有助于生产。

    十多年了,这是她第三次做母亲,却是和前两次的感受有很大的不同。

    宝宝在她的肚子里挺闹腾,好像想急着出来似的。她在猜她到底会不会是女孩,外面都在传男孩。她在想谁猜得对。

    康熙说要一儿一女,实际上,能有个女孩她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再要个男孩也是康熙想要她多个保障,她对这份心思也很明白。她有生产经验,但是高龄产妇还是很有风险的。她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一胎是由太医院的院使亲自负责的,从上到下,大家都很重视。

    她希望是女儿,哪怕她吵一点也挺可爱的。她可以亲自把她带大,不必再战战兢兢的过日子。和以前不同,现在的她是完全自由的,她可以闲适的去想很多很开心的事。她可以尽情的去承担一个母亲的责任。每次想到这里,她就会想起对岳兴阿和舜安颜的亏欠,也很庆幸当初她鼓足了勇气去挣脱枷锁。

    现在她的心上再也没有阴影了。

    隆科多和李四儿都死了,太后也随后离开了人世。

    命运的安排固然是成因,但只要勇于突破,就没有不能创造的奇迹。

    宝宝又在踢她了。佛尔果春停在了院门前,摸了摸肚子,温柔的期待的看着通向这里的路。

    今天有客到。

    自她入宫后,玉录玳和吉雅嬷嬷便跟随侍奉。以前监视李四儿的沙达利被送回了福全身边。乌尤因为已经嫁给了德昌,而且这一年多来也生了一个女儿,所以便待在伊哈娜身边随她居住,等孩子大些再说。

    而且,他们也商量过,等到再几天生产的时候,乌尤和伊哈娜也会来陪产。

    思绪一下子飘得很远,直到佛尔果春的眼前晃动起人影,她才回了神。

    玉录玳笑着从外面走来,福身问候:“主子。有客来了。”

    这一年多佟家和伯爵府都有很大的变化,可以说得上是焕然一新了。

    吉兰从外面走了进来。行了礼后对她笑道:“贵主儿今儿可好,奴才又带了些小东西。”她准备了很多小玩意给未来的皇裔。

    其实也用不上。公主阿哥的东西自然有人预备,但这总是一份心意。

    佛尔果春听了很开心,一看太多了很有些心疼:“姐姐你太辛苦了。”

    吉兰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低头道:“其实也不只是为了您,我自己也许用得上。”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么多年来的祈盼终于有了结果。

    她和鄂伦岱要有孩子了。这快二十年了,总算是盼到了。

    佛尔果春一愣,很快便眉开眼笑的牵起她的手:“你的意思是你也……”吉兰终于有身孕了,她欠吉兰和鄂伦岱的情终于可以补偿。他们早该有孩子了,都是为了岳兴阿才这样的。

    这么一欢喜,居然有些肚子疼。佛尔果春摸着肚子皱起眉头,不一会儿就觉得疼得更厉害了。

    糟了,这孩子要来了。

    玉录玳看了几眼不对劲,赶快上前扶着她,再招呼了一些人来。

    不久之后,佛尔果春就被迎回了寝室。承乾宫立刻通知了康熙,还有佛尔果春的娘家人。

    太医院院使也即刻带领着一班人马往这儿赶。

    预产期提前了,但好在之前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倒也不麻烦。担心的是突然胎动,还是因为刺激才这样的,就提高了难产的可能。

    人们都变得很紧张,吉兰感到自己做错了事情,很惶恐。

    佛尔果春怕别人怪责于她,又怕压力影响到她,忙对身边的人说:“跟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事情,先让她回去吧。”倘若因为这事吓得吉兰出了什么事就麻烦了。

    那不行。在她身边的人都要解释清楚。

    吉兰跪着。院使一到便忙碌起来了,伊哈娜和乌尤不久也来了。

    经过查看,现在情况不太好,果然又是难产。

    之前的胎像都挺好,怎么突然成了这样?院使不由皱起了眉头:“贵主儿有没有受到什么刺激?”

    有的,刚刚听到了吉兰的喜讯。

    院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心情会对胎像有一定的影响,而且佛尔果春是高龄产妇,所以危险会更大一些。但之前都比较顺利,所以不必太担心。

    但是越是这么说,身边的人就更担心。

    康熙还在上朝,等到他下朝要等很久。

    难道真的要重复当年元后的命运?

    整个承乾宫都恐慌起来了。

    ……

    一个时辰后,康熙终于下朝了。跟随在他左右的岳兴阿和舜安颜也一起到了承乾宫。

    听了院使的话,康熙立刻说:“两个朕都要。”这一次,他绝对不要遗憾。他也不要第二次心痛!

    院使为难的想了一会儿,向他请罪:“万一……”

    “没有万一!”康熙坚决的说:“两个朕都要!”

    他一直站在寝室外安静的等待。

    又一个时辰,再一个时辰……

    就这样,到了夜里。

    这下子,连温宪,保绶也都收到了通知。

    他们都站在院子里。也都在为佛尔果春祈求平安。

    不知不觉,到了三更。

    孩子没有出来,一会儿有消息,一会儿又不是好消息,弄得人们心情一会儿高一会儿低,都累了。

    难得的礼物就是会折腾人。

    这时候,康熙从寝室外面走到院子里,他看了一眼月亮,不知不觉想起了当年。

    他也累了,但是他必须坚持下去。他和他们不一样,他对于佛尔果春和孩子的意义是不同的。

    任何人都可以觉得累,但他不可以。

    他站在院子里静静的看着那月亮,烦躁的心情让他觉得它很可恶。

    它那么亮,却不能点亮他的心情。

    他看着它越看越讨厌了。

    可是这并不能对他有什么帮助。

    每个孩子都是上天送来的礼物,越难得到的恰恰是越发可贵的。曾几何时,他也是在这样烦躁和难过的心情中送走了一个人。

    现在这种情况,其实不仅是一种考验,也是在提醒他更应该学会的是珍惜。

    康熙明白了,他仰望着夜空,默默的许了一个愿,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他不再仅仅只站在寝室外,他吩咐下人把门打开:“朕要进去。”

    进产房,这怎么行呢。

    但是他的双眸闪动着坚毅的光,让人不能拒绝。

    他走到床前坐了下来,亲手打开帐子,让他可以好好的看看佛尔果春。

    佛尔果春很辛苦,但是还在坚持,她也相信自己可以坚持。

    她的身上全是汗水,脸上也全都湿了。潮潮的发丝粘着面庞,透露着她的疲惫和努力。

    当她看到眼前展开的面容是康熙的时候,她很是吃了一惊。

    康熙微微一笑:“没关系,朕来是告诉你不要负担。不管结果如何,朕都会和你一起面对,在我心里,你们都一样重要。”

    他知道,这孩子肯定是觉得他不够重视他的母亲,没关系,他已经许了愿,只要他诚心的做到,她会来的。

    不管这是不是命运的重复,他都要打破它!难生又怎么样,那不是困难,是难得!

    佛尔果春心头宽了许多,也笑了一笑,扣紧了他的手:“她一定是个小胖子,费了我好大的力,让皇上担心了。”

    康熙听她还能打趣,知道她并没有被困难打倒,很欣慰。

    他就这么一直陪着她,一直跟她说话。心里默默想着那个心愿。

    他的心像忽高忽低的海浪,起伏不定。

    渐渐的,天快亮了。

    被折腾了许久的佛尔果春终于有了起色。

    康熙起身。走出屋子,静静的等了一会儿。

    随着下人的惊喜声传来,他心头猛跳,终于生了!

    他眼眶一热,竟是有些喜极而泣。

    下人赶快为孩子剪了脐带,并清洁料理好,等到宝宝啼哭声响起时,佛尔果春也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这个孩子,比生下岳兴阿和舜安颜的时候都更加辛苦。也正因为如此,她是更加难得的礼物。

    在她和康熙感慨的时候,下人已经用襁褓弄好,过来报喜道:“恭喜皇上和贵主儿,是位小公主。”

    果然是个小胖妞啊。康熙想了想,亲手把她抱了过来。虽然满人抱孙不抱子,但是他不管了。

    这个小胖妞可真能折腾人。康熙本来有点生气的,一看她胖嘟嘟的脸,倒是气不起来了。

    她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只是在哭,他狠狠的掐了她一下,她便哭得更响了。

    康熙反倒笑了:“你看这个丫头。”

    得来不易的总是成全了心愿。佛尔果春很早就想要个女儿,终于实现了。

    她请康熙过来,让她也抱一抱。

    康熙舍不得放手:“给朕吧。我再跟她说说话。你不知道刚才……”他突然停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

    佛尔果春疑惑观察着他的神色。

    “我刚刚又许了一个愿。”康熙笑了笑:“现在好了。”

    是么,那肯定是非常美好的愿望,是什么呢。

    佛尔果春好奇的问了一遍。

    康熙没有说:“说了就不灵了,不说了。”他笑了一笑,握紧了佛尔果春的手:“你快些歇息,等你好了再来看乌那希。”

    在这个宝宝到来之前他就已经和佛尔果春说过了,生女孩就叫乌那希。生男孩就叫古尼音布。一个是传家宝,另一个是富足的意思。

    不管男女,他都希望他们幸福。

    他对着月亮许愿以后只爱佛尔果春一个人,也只亲近她还有他们的孩子。这个愿望虽然看起来很神奇也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他会遵守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一定是为了使他更爱她的母亲才来到这个世上。既然已经满足了最大的心愿,就让他为了自己自私一次吧。

    康熙会更加疼爱她们。同时他静静的在想,等佛尔果春休养过后,再给这个小胖妞添个弟弟。要是他也胖乎乎的,那就是两个小胖子。

    小胖子就是小团子,也蛮可爱的。

    他会用他的忠诚来护佑他们一世平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