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哀求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佟国维哼哼哼,哭泣了起来,僵住的面容一抽一抽的,样子很滑稽。可是看到的人已经不想笑话他了。

    他后悔了,他悔悟了,他在求救。

    佟国维受了那些罪,当然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保住他们。

    庆恒下手很巧妙,有谁知道。把佟国维制服了以后再诬蔑这一切都是宁聂里齐格和庆春干的,是她为了帮庆春继承家业所为,谁能说不是?

    不孝可是大罪,把这一切推给庆春,庆春以往再受宠也得完蛋。宁聂里齐格就算是正妻,也得下堂。

    反正他们跟佛尔果春不对付,庆恒让他们滚蛋,佛尔果春不会帮的。

    到时候,佟家自然就落入了庆恒的手里。其他人也得为了保住佟家而站在他们那边。他们再讨好卖乖的向嫡系表示效忠,那么岳兴阿和舜安颜也许就会上当。虽然岳兴阿和舜安颜都不再是家里人了。但是他们对佟国维还是很尊敬的,庆恒将以为佟国维报仇的孝子形象出现,那么,他们就会放佟家和庆恒一条生路。

    也许,运气好一点,康熙不止会放过他们,还会褒奖他们。毕竟康熙对佟国维的态度可是不一样的,他也很尊敬他。庆恒和乌雅氏没有忘记,宫里还有佟嫔呢。虽然她不得宠,而且以后也不太可能有出息,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他们掌握了佟家,而且帮佟国维“报了仇”,那么康熙应该就会给面子升佟嫔为妃。

    那样,庆恒和乌雅氏也能借着佟嫔的势力水涨船高的为自己谋利益。

    他们以为康熙会给恩典的。

    毕竟,这也是立功了嘛。

    这样一来,之前没能成功的收四阿哥为子的遗憾就全部补回来了。

    所以,庆恒已经找人私自递消息进宫让佟嫔也做好准备,到时候在康熙面前力证庆春不孝,为佟国维的遭遇哭诉。

    这也是佟嫔的意愿。

    万一忽悠成功了,康熙就会下旨的。

    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日子可就这么过下去了。

    至于佟国维一把年纪了,被这么打,到时候肯定呜呼哀哉,就算他不那什么,他又不能说话又被看得这么紧,谁知道打他的是庆恒不是庆春?庆春眼睛不好使,脾气暴躁是人人皆知的事,他更有动机对他下狠手。

    再说了,佟国维这么疼爱庆春,到时曝光是他做的,反差越大,影响力才更大。人们往往会相信最为离奇的说法,庆恒反而更安全一些。

    真是一石三鸟的毒计。

    这也怪不得佟国维为什么突然变了主意,因为他想求救啊。

    这种情况下,庆春要是真的接任了印信,恐怕才是最大的麻烦。

    宁聂里齐格和庆春往深里一想,都惊恐起来了。

    这可怎么好!

    谁能救他们,救佟家?

    只剩下一个人了。以往被他们看不起,被他们欺负和唾弃的女人。

    宁聂里齐格紧了紧手指,有了主意:“我到别苑去找佛尔果春,哪怕给她磕响头,在地上爬着求她,我也要救佟家!”

    “我去。额涅。”庆春反而要让宁聂里齐格留下:“您守着阿玛,别让那贱妇和畜生再动手。我和我的女人一起去。”

    当年的恩怨,是该了结的时候了。

    庆春匆匆的带上书信和印信,叫人唤来瓜尔佳氏,和他一起赶去别苑。

    别苑。

    佛尔果春离宫时鄂伦岱亲自送回,这也是康熙的意思,让他的銮仪使亲自伺候,是他的重视。

    所以鄂伦岱不只是送到了门口,而是一直送到了里面。

    他对佛尔果春非常的客气,已是和梁九功一样唤她“贵主儿”了。

    佛尔果春听了他的话,倒是有点羞涩,不过,想想也就坦然了,毕竟这是早晚的事,而且,陪康熙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事,他们的心越来越近。这一声,她受得起。

    佛尔果春只是不习惯鄂伦岱这么客气,想想时候不早了,他应该饿了,便说:“姐夫用点宵夜再走吧?”

    “不必了,奴才在宫里用过。”今夜为了迫使太后现原形,鄂伦岱在调动侍卫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也是很辛苦的,应该早些回去了。

    “那也好,回去替我问候姐姐。”佛尔果春惦记着吉兰的身体,很想再挑个时间聚聚,看看她给的方子管不管用。

    鄂伦岱答应了。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老实说,他之前还真的有点紧张,怕佛尔果春记恨佟家的事会对他怎么样,毕竟她有了权势和以前大不相同。那样他要保护吉兰可就得玩命了,因为他不喜欢也不习惯拐弯抹角的,可要是直来直去,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这种担心很快就被他抹去了。他笑自己太多心。

    这不,佛尔果春叫他姐夫,可见根本就没把他当成佟家人。

    那么,以后他也会投桃报李站在她这边的。这样,他和岳兴阿和舜安颜在官场上自然也是守望相助。他们年轻,正是需要点拨的时候,虽然鄂伦岱是个直性子,但是,有他罩着教着,他们很快也能站得住脚。

    默契不用多说,心照就可以了。鄂伦岱完成了任务,刚想回去,却看到有新的客人来了。

    庆春和瓜尔佳氏跟着门子急匆匆的进来。因为他们和佛尔果春的关系特殊,所以直接就被带过来了。

    佛尔果春眼前一亮。

    她没想过会见到他们,但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的想过他们,转眼就看到了,这可真巧。

    面对他们,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们也是。

    庆春在瓜尔佳氏的搀扶下快步的来到了佛尔果春的面前。

    瓜尔佳氏顿了顿,庆春却没有犹豫的双膝一弯:“奴才庆春给贵主儿请安。”

    他跪下去了,跪得笔直。

    佛尔果春心中一颤。

    旁观的鄂伦岱也是惊到了。庆春是那么骄傲的人啊,居然……

    瓜尔佳氏怨恨的瞪了一眼,也还是陪着他一起跪倒:“奴才瓜尔佳氏给贵主儿请安。”

    他们恨了她这么多年,终究还是心甘情愿的跪在了她的面前。而且是主动的。

    不,现在还没有心甘情愿,只是被迫的,但是,必须这么做。佟家的命脉就攥在她的手上!

    庆春奉上了书信和印信,来证明他的话。

    她可以翻云覆雨。只要她说句话,佟家就可以活过来,同样的,要是她皱皱眉,佟家可就落到庆恒那个畜牲手上了。

    庆春等待着,心里很紧张。

    佛尔果春看完了以后,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她还记得当年庆春失去光明之前的情形。那时的他心高气傲,却又充满了正义感,当她和隆科多发生矛盾的时候,他总是毫不留情的指出隆科多的恶劣,完全不会因为隆科多是三哥而偏袒他。而且,他根本看不起隆科多,根本不觉得隆科多有资格做佟家人。

    他的存在抵挡了隆科多的恶行。佛尔果春那时候可比后来好过得多。隆科多每次要对她施暴之时,都会因为她是瓜尔佳氏的表姐而手下留情。

    这不是说他真的知错,而是他因为害怕庆春。

    庆春身上也有着令人敬佩之处。即便他失明之后对她恨之入骨,也没有落井下石,顶多是说几句风凉话,却也没有亲手伤害过佛尔果春。

    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佛尔果春也记得的。她也为他惋惜。

    要不是庆春突然失明性情大变,也许不会到现在还膝下犹虚。他和鄂伦岱的命运很像。

    这些和隆科多,也许……

    想想看,当年的假酒事件真的很可笑。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在他们之间制造了矛盾。也许都是因为庆春太重要,而隆科多和李四儿又太能盅惑人心,所以庆春和佟家才会一致的以为真的是佛尔果春所为。

    现在,随着这两个贱人的罪行越来越暴露于人前,那么,这件事的答案或许也应该不必再追寻了。

    很容易想到的,不是吗。

    庆春虽然看不见,也很能感觉到佛尔果春正注视着他。

    他也很惭愧,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他也在想。事到如今,要他再理直气壮的说当初害他的人是佛尔果春,他的确气虚,但是要说不是,又没有确实的证据。

    既然他主动的找上门来哀求,也只好先忘记以前的事了。

    这时候,佛尔果春冷冷的声音响起:“庆春,你信不信当年的事是我做的?”

    半信半疑。庆春当然也知道隆科多的罪行一样样的暴露出来了,以前岳兴阿被绑竟然是他做的,连亲子都狠得下心这样残忍,那么,对付他弄瞎他的眼睛又有什么奇怪。

    可是,他还是不能完全放下。毕竟他是佟国维最宠爱的儿子,他不信隆科多连佟国维也毫无忌惮。毕竟他和岳兴阿很不相同,他们的份量是不一样的。

    而且,事关己身怎么可能轻易的放下仇恨?

    但是,现在有事哀求佛尔果春,也只能把以前的事情忘了,装作没有发生过。

    不,庆春挺得腰杆更直了:“奴才半信半疑。”

    有这句话就不愧是她认识的庆春。佛尔果春佩服的点了点头:“你起来吧,说吧,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