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惊觉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康熙问罗岱:“刚才李贱婢所述你杀害玉柱之事,可是属实?”

    罗岱正得意洋洋的欣赏隆科多和李四儿的惨状,哪成想突然问到自己头上。他很不开心的想怎么康熙还这么较真,难道还要追究下去吗。于是忙道:“玉柱之死是因他服食毒物所致,此毒物系李四儿亲自带去,与奴才无关。”

    这样可是抵赖。

    怎么会无关呢。当然是有关的。至少是罗岱带人绑了玉柱,然后又让人把他的尸体投下了护城河。最初也是他们喂玉柱服毒的。

    这已经足够了。这也是罪。

    康熙严肃的问道:“罗岱,你是自己说,还是要朕一点点的问出来?”

    现在伊哈娜也在,就算罗岱想赖都赖不掉。是他自己跑到伊哈娜那儿去表功的,现在是他活该。

    罗岱没有办法,只好道出原委。但是心里还是抱着是为了帮佛尔果春出气,是天经地义的想法,希望他们觉得他是功臣没有罪。

    跟这种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康熙叹了口气:“杀人偿命,间接致死也是大过。罗岱,看在你一把年纪的份上,以后好好待着吧。你的爵位由阿克敦继承,他们会奉养你的。”

    罗岱一听就明白了,康熙这是要让他去做个白丁?怎么会这样?

    阿克敦那么年轻,怎么可以让他顶替他的位子?

    罗岱吓得手都抖起来了:“这个事情奴才实在是冤枉,其实奴才只是动动嘴皮子,绝大多数的行动还是,还是……讷亲和……茂林动手的啊。我,我要跟他们……断绝关系。”

    他的声音在颤抖着,做出这种决定,他也很痛苦。

    他会错了康熙的意,他以为康熙这样做是在帮嫡系出气。

    所以就算他不愿意,就算他知道这样做很恶心,可他还是这么干了。

    他这种人,和隆科多真是像,都贱到一定的境界了。连亲子亲孙都可以出卖。

    为了保护自己,他们的安全和未来,他就全都不管了。

    康熙目光深邃的看着他,很有些失望,罗岱年轻时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可惜他被富贵荣华腐蚀了良心。断绝关系,这都上瘾了不成?

    罢了。康熙也正好想要有一个解决的借口,于是又说:“你既然想要断绝关系,可以。既是讷亲与茂林所为,那便流放他们到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留着罗岱的命还是考虑佛尔果春的面子,杀了她的生父到底不好,但是,除了活着之外罗岱也别指望能再有什么好处了。

    还好,不是把他们杀了。

    罗岱心里舒服了一点点,连连谢恩。不久之后,他想想讷亲和茂林的凄凉地步难免湿润了双眼。他们离开了伯爵府,那他以后就得和富察氏相依为命,万一这个女人怀恨在心害他怎么办?

    罗岱马上又慌起来了,不得不试探的问:“主子,他们没有人照顾,您能不能赏个恩典……”

    “你想去照顾他们?”康熙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思,偏偏冷笑。

    罗岱慌了。

    还好,这个时候有另一件事打断了他们。

    慈宁宫传讯,太后出事了,发病了。

    康熙愣了愣,吩咐梁九功传谕先把隆科多和李四儿,还有李三收监。至于那个林九儿,也暂时放在一起。并且安排了鄂伦岱和夸岱同审。鄂伦岱忙得挺辛苦,选择夸岱就是为了帮他分担一些。他们都是佟家人,这样也好,家丑不外传。

    眼下,康熙得赶快去一趟慈宁宫。

    佛尔果春紧紧的跟了上去:“我也去看看吧。”

    康熙拂过了她的手:“你先回去休息,等朕的消息。”现在慈宁宫一定很慌乱,没有必要让佛尔果春也跟着担心。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佛尔果春出现,谁知道太后会不会拿她作借口。

    告别了其他人,康熙带上几名宫女便急匆匆的赶去了慈宁宫。

    一到那儿,他很有些惊讶。因为太子胤礽来得比他还早。

    他轻唤了一声“保成”。

    这是太子曾经用过的名字,很亲昵,可是他现在听到却不是很高兴。他很认真的跟康熙解释:“皇父,太后晚膳用的粥是我的人做的,儿子怕有什么闪失,所以过来看一看。”

    如果真的是毓庆宫的人做东西不干净导致太后发病,那可就麻烦了。但是太子主动说出而且亲自前来,表明毓庆宫其实并没有深涉其中,康熙喜欢他的直白,却也觉得太鲁莽了。向他道:“应当不是的,你不要太担心。”

    太子便不说话了。闷了一会儿,觉得太尴尬便问康熙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

    康熙讲了在查的事情,见太子眼神变得不太对劲便停了下来。

    他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自己和佛尔果春的事太高调了,太子不可能不知道。他肯定是在为元后难过,毕竟还要差几天才到五月初三。

    康熙摸了摸皱起的眉头,心里有点闷。

    还是先进去看看太后吧。

    康熙想应该已经传过太医了,也确实如此。他们走进去时,太医已经准备要开方子了。

    康熙问:“是何病症。”

    太医跪着回话,斗胆瞟了太子一眼,声音便低了三分:“是胃疼。”

    胃疼?那就还是吃的东西有问题。

    太子的脸色变得不怎么好了。

    康熙瞧了那太医一眼:“不是大病就好。”

    太子明白康熙的回护之意,顿时心情变得纠结起来。

    其实,他也有一些话想跟他说,想问他,但是看见他的时候却又端起来了。康熙很宠他,他也知道。他对父亲一直保存着天真的孺慕之情,但是他也明明白白感觉到他们之间老是在别着劲。

    也因为这样独特的心理,太子往往会做出一些矛盾的事。他独特,聪明,优秀,但是却也会有喜怒无常的时候。他是元后用生命换来的孩子,他也知道康熙对着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复杂心情。就连他自己对自己也是这样的。他一直因为自己是元后之子而感到骄傲,也有着“生而克母”的内疚。虽然康熙没有这么说过,谁知道他心里有没有这样想着呢。

    他并不知道在佛尔果春重生之前的那个环境中,终有一天康熙会满怀愤怒的大骂他“生而克母”,在若干年后,康熙会废了他又复立,然后再废。

    他的一生就是一个悲剧。

    但现在,因为佛尔果春的出现,他的人生很明显将有很大的不同。

    他别扭的目光向下滑动,看着康熙的衣袖出神。

    太后疼得满头大汗,等到情况稳定已经过了不少时候。她不是胃疼,但太医屈于从命,便只能这么说,哈斯为了取信于人也亲自到小厨房把药煎上了。

    康熙一直在等,有些倦乏了。太子便说:“汗阿玛,儿子可以留下侍疾。您先回去歇着吧。”

    其实也就是给太后喂药而已,别人也可以做,不过太子就是想留下来。他感到这里的气氛很奇怪,他想知道太后的病是否真的是食物造成的,如果是那样,他应该跟太后道歉。

    还有,他想从太后的口中知道一些事。

    康熙终于为他的孝心打动,不过还是要跟太后说几句话。

    当太后听到康熙这么晚没睡是因为要审隆科多和李四儿时,心中一抖。

    她有了不好的预感,眼前发黑的摸向了自己的心口,哼哼道:“哈斯呢。”

    她的声音抖得的都不像她自己的了。

    康熙怀疑的皱起了眉:“太后?”

    太后咳了一声道:“没什么,皇帝禀公执法,理所应当,那就先把他们收监吧。”

    “太后想是累了,皇父,让儿子留下吧。”见状,太子上来解围。

    康熙带着疑惑离开了。

    太子便又向太后跪了下来。

    太后在帐子里让宫女扶她坐起来,叹气道:“是保成么,你起来吧,哀家没有怪你。”

    她又要开始胡说八道了。祸水东引,这么做是应该的。

    她输给了康熙,她在康熙那儿丢了大面子,却可以在保成这里找回来。

    太子一愣。

    太后其实是因为服食鸦片出现了幻觉,大喊大叫导致出丑,也把下人招惹来了,结果,她命令太医只能说她是胃疼,暂时骗过别人。

    于是太子间接的被连累了。也是因为误会,所以才会帮她。

    太后抹抹脸,又问了一遍哈斯在哪儿。李四儿出事了,她莫名的感到惊疑和紧张,她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她喝了哈斯给她的药以后虽然不痛了,可是行为也越来越奇怪了。

    她会经常的出现一些幻觉,耳边也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在唱歌。

    她很害怕的想到这不是一般的药,可是向哈斯询问,又问不出结果。

    哈斯没有告诉她,因为帮她试药也出现了一些状况,只能一再的拖延告诉她真相。太后便总是惴惴不安,直到康熙说今夜逮捕了隆科多和李四儿,才突然警醒。

    难道她喝的药是来自于李四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