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翻脸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又一个时辰后,李四儿离开了这里。

    她和来的时候当然是不一样了。可是,她并没有能把玉柱带走。但至少,她保住了他的命。这时的她还不知道所谓的重伤是什么含义。

    她以为玉柱还能苟延残喘的。罗岱那样对她,也不过是为了出气。

    但是,并不是只有这一次就可以了的。

    她要想玉柱活着,就得让罗岱高兴,就得天天来见他。

    李四儿答应了。

    与其说是为了玉柱,倒不如说是为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希望。

    其实,她在来这儿之前已经想过了她有可能会这样,可是她还是来了。

    她是必须要来的。

    她想活着就得保住她的希望,只要她活着,就算像条狗一样的卑微和难堪,也认了。

    一个人走着夜路,她很害怕,可是没有人怜惜她。

    她一路走一路哭。

    月亮还是很亮,照着她的路,可是她总觉得前途一片黯淡。

    她不知不觉的想起了当年被罗岱看上的情形。

    如果那个时候她只是和李三相依为命,一辈子当个穷人,没有贪图罗岱的宠爱该有多好,又或者她牢牢的抓住罗岱,从来没有生过异心该有多好。

    要是她一直是罗岱的女人,也不至于今天被他这样羞辱。

    她跟了隆科多,就得承受恶果。

    到今天,她终于也做出了对不起隆科多的事情。她也终于对不起她的决心。

    当年她离开罗岱的时候,可是轰轰烈烈的跟自己发过誓的,要一辈子跟隆科多相守到老的,可是为什么,她这么容易就变节了?

    李四儿呜呜呜的哭着,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小院。

    这时候天晚了,下人们也都睡了,不过还好,她说过要给她留门的。

    她摸着后门进去了,小心的向院子里走。

    当她快要进入堂屋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背后咳嗽。

    李四儿尖叫着转过身来,一看是隆科多,不禁嗔怨道:“你干什么!”

    隆科多睡醒了,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问过阿林玉柱还没有回来,就想找李四儿,可是李四儿也不在。

    他就站在院子里等她,一直站在阴影里,杵着拐棍,像只鬼似的。

    没有人敢惹他,都由他去了。

    李四儿也快被他吓死了。

    隆科多不满的挑起了眉头:“你去了哪儿?玉柱呢。”

    李四儿不知道怎么回答,自从隆科多瞎了以后,他变得越来越古怪了,对她温柔的时候,往往就是跟她要钱的时候。除此之外,对她的态度,也就是对下人一样。

    他们之间的爱情,已经变得越来越可笑了啊。

    李四儿想想刚刚发生过什么,对隆科多的怨念就一下子蹿高了:“你不好好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当初她跟着隆科多,也是仰慕他是个盖世的英雄,可是现在他是什么,一个睁眼瞎罢了!他只会拖累她,完全不能给她带来好处。若不是他无能废物,若不是他连累她,她又怎么会这样。

    李四儿越想怨念越多,她快恨死他了。

    她杏目圆瞪,只恨他看不见。

    隆科多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发脾气,光凭口气也可以知道李四儿恨他入骨,他停了一瞬,本想要讨好的,但是想一想吃软饭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他已经受不了了。

    他知道他是废物,他也害怕有朝一日李四儿会看不起他。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啊。

    万千情绪涌上心头,他愤怒的挥了一下手中的拐棍:“你说什么,你也敢看不起我!”

    哼,不过是一个包衣出身的女人,也敢这样对他,就连这个包衣的身份,也还是罗岱安排的,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旗人。

    隆科多一想到罗岱,更加怒火如炽,他快要气疯了:“你这个贱人,你说,你是不是去见罗岱了?”

    他不傻,玉柱突然不见了,李四儿也不见了,还不是去见他?罗岱当初可是说过“有种别出门”的。

    他们肯定在私下里见过面了。说不定,还进行了某种交易。

    也许,李四儿和玉柱都已经背叛了他投靠了罗岱。凭着李四儿的本事,很可能把罗岱哄住不杀玉柱,她一定做下对不起他的事了。

    想到这里,隆科多真是羞耻万分。罗岱那个老混蛋,竟然敢这样对他!

    他向前冲,泪痕交错,双目圆瞪:“我要杀了他!”

    杀?怎么可能,走两步都要摔倒了。

    没几步,隆科多就被自己绊倒在地。他爬了半天,都没有能起来。

    他太笨了,又着急,越弄越滑稽。

    李四儿看了看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过去扶他。

    隆科多愤怒的叫起来:“你别碰我,你这个贱货,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跟罗岱好去吧,贱婢,你不配碰我!你害了我一辈子,你还给我!”

    他嫌她脏,她再也不是他心中的圣女,也不再是他心甘情愿爱一辈子的人了。

    李四儿惊诧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心寒到自己笑了起来:“好极了,你终于也说出这样的话了,隆科多,你终于也承认看不起我了,可是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姓李呢!你了不起,是个大男人,可是为什么连自己的姓都没了,你又是什么东西!当初是你自己要把我抢过来当宝贝的,你凭什么后悔,我才要后悔呢。当初如果不是有了玉柱,我还不一定会跟你。是我被你算计了!”

    “你胡说,是你勾引我!”隆科多和她相互推卸着责任。隆科多当然觉得自己更亏一点:“要不是你说伊哈娜要杀你,说你可怜,我会同情你我会要你吗,都是你害得我和夫人不再相亲相爱,是你害得我众叛亲离,没有你我现在还是好好的当着銮仪使,我的眼睛又怎么会瞎!说不定,我夫人能为我在皇上那儿谋得更好的差事,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是九门提督了!我怎么会弄成这样,都是你害的,你这个狐狸精!你这个表子!”隆科多用力的抱住她的头,想要掐死她。

    她也想掐死他。

    他们就像两条疯狗,自说自划的在这儿闹。你打我一下,我挠你一下,很可笑。

    这样闹,却没有人出来管。也许是下人们没有发现,也许他们是不想多事,总之不管怎么样,他们在这里就像演出一场闹剧,没有人来同情。

    说到底,还是得自己救自己啊。

    隆科多和李四儿各自哭了一阵,都冷静下来了,现在玉柱还在罗岱手里,林九儿怀孕的那个谎言就只能坚持下去了。

    他们要带着林九儿去换玉柱。

    可是如果真的带着她过去,那就不拆穿了吗。

    到时候林九儿会怎么样他们不管,可是他们也会跟着倒霉的。

    隆科多怒火未消的鄙视李四儿:“你怎么不跟老家伙说太后,你不是在太后那边也铺了路吗!”

    李四儿抽泣着,想起罗岱说起的事情。康熙已经当众向佛尔果春表白了,太后深受打击,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顾到别的事情的。

    尤其是这种家事。

    都是她太鲁莽了,以为轻轻松松的就控制了岳兴阿,可却是被他算计了啊。

    “这个畜生!”李四儿情不自禁的骂道:“枉我以前对他那么好啊!”

    好吗,天天花言巧语离间他和亲母的感情,然后时不时的教唆隆科多打他,这叫对他好吗。

    可是隆科多也这么觉得:“就是,我打他还不是为了让他成材,要不然他现在可未必这么有出息。哼,真是没有良心!”

    李四儿和隆科多是一路人,别的本事没有,颠倒是非的能耐却是这么的顺溜。

    现在岳兴阿也指望不上了,该怎么办。

    玉柱待在罗岱那边越久就越受罪啊。

    隆科多想了想,突然道:“要不我们放弃他吧。玉柱……他原本也不是什么好的。”更何况,到了这一步,罗岱很可能已经把他变成废人了。

    一个废人就算接回家来,又有什么用呢。

    他本身就是一个白眼狼啊。

    李四儿也不是没想过,但是玉柱到底是她自己生养的,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的感受要比隆科多深刻得多,她还是舍不得放弃:“也许不会这么糟呢,也许还有希望呢。再说,就算我们不管他,你以为罗岱就会放过我们吗。我这么做你以为只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玉柱,也是为了你啊!”

    “那你说怎么办。”隆科多伸手抹抹刚才被他掐过的地方,叹气道:“难道你真的还要去见他?”

    见罗岱然后被他讨债吗。

    隆科多可是受不了了。他当年给罗岱戴绿帽很欢快很刺激,可是轮到他自己,他可是要疯了。

    李四儿哭得更响了。

    隆科多可是不想再哭了,他心烦:“好了,你不要矫情了,你就是想跟着罗岱,算了,我成全你们。你让罗岱给我点银子,你跟着他吧。玉柱我也不要了,都给他,就当我送的。”他想还好,现在李四儿还不老,还值点钱。罗岱也许会愿意的。

    他想,他还不算太绝望,玉兰肚子还有一个孩子,他没有绝后。

    啊?这样也行?李四儿吓呆了:“你有病啊,罗岱才不会给你!”

    隆科多气得发昏了:“那你把你的银子留下,你对不起我,不应该赔偿我吗!反正你将来有主儿了,自然有人养活你,这些都是我该得的!你对不起我就该赔我!”

    李四儿更寒心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待在噩梦里,还没有醒过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再跟着罗岱,可是人家不要啊。她是这种身份,罗岱会要这个大麻烦吗。

    再说了,就算她能哄得罗岱收下她,她以后住在哪儿?住在伯爵府是不可能的,就算当外室也会很快被人认出来的。

    她太有名了啊,京城凡是有点消息渠道的,谁不知道她是李贱婢,谁敢要她!

    隆科多这是异想天开!他有病!

    李四儿终于明白了,隆科多骨子里就是个人渣,别看当初对她好,对佛尔果春不好,现在又如何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他竟然想拿她换银子!她恨极了,也悔极了,真是当初做错了选择啊:“隆科多,你真想卖我你就得去见罗岱,这样也好,你跟我去把玉柱救出来,把我卖了给他,我便认了!”

    隆科多一听,心中一颤,不说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