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落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康熙紧了紧她的手。

    佛尔果春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的眼睛,也动心的笑了笑。

    康熙便又说:“还有些空闲,随朕走走,带你见见小五儿和保绶。”

    恐怕现在让康熙见到他们,他们会更激动的,还是自己来好一点。佛尔果春懂他的意思:“我去解释吧。”

    她会找到他们,也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

    现在的保绶,温宪已经不再和舜安颜吵架了,因为他们怀疑到另一件事情。

    岳兴阿急得气喘,又有点发病了,不过,他拿着从家里带出的药瓶却不想喝。

    他想喝上回有点烧心的药,虽然上回只喝几口,但是他很想喝。

    这是为什么?

    佛尔果春知道不对劲了,让人把他扶到可以临时休息的地方单独问他。

    小德子跟着伺候,紧张不安。

    他们又来到了茶水房。

    佛尔果春让小德子关上了门。

    不久之后,她听岳兴阿说起小德子给他做了面条。突然之间有了警觉:“那面条呢?”

    面条已经倒掉了,有问题的东西怎么可以留着。

    小德子哼哼:“奴才吃掉了。”

    是吗,可是不像吃过东西的样子。

    佛尔果春冷笑:“你不说实话,那么我只好找人查一查你的底了。”

    小德子慌张的跪下来:“千万不要,夫人,是李贱婢叫我这么做的!”

    是李四儿!

    听到她的名字,佛尔果春就知道了,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好,岳兴阿没有多喝。它还不至于控制他。

    可是,这到底是什么呢。

    小德子也不知道。

    “你为什么帮她。”肯定是有原因的,小德子不会不知道岳兴阿的身份,如果不是特别的原因,他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因为奴才的爹欠了好多赌债,他们要弄死他。”又是老办法了,这回还是李三。小德子的爹好赌,所以被利用了而已。

    现在他的爹在李三的人手里当人质,李四儿要他做什么,他当然就只有照做。

    李三当年在天桥底下混事由也是积聚过一班兄弟的,他是有势力的人。他想弄死小德子的爹也很容易。

    但是小德子想向岳兴阿下药却不容易。

    佛尔果春沉吟片刻:“你就跟李四儿说你已经办好了。”

    岳兴阿也要表现得身受其扰才行。

    李四儿既然敢伤害岳兴阿,就别怪她对玉柱下手了!

    她叮嘱了岳兴阿还有小德子,让他们照办。

    不久后,岳兴阿因病被批准回家休息,但他却没有闲着。

    他先去了一个地方,然后立刻又赶去天桥后边。

    小德子和他同去。

    那儿不难找,因为伊哈娜的院子也相距不远。这几天李四儿有什么动静,伊哈娜也让人暗中盯着。岳兴阿一去,伊哈娜那边也跟着动了起来。不过,伊哈娜没有擅动。岳兴阿的气色不像是出了事的样子,他们不会急着帮忙的。

    岳兴阿亲自拍响了李四儿的家门,说有事要见她。

    李四儿见小德子也跟着一起来,愣了愣。

    她想知道岳兴阿是来问罪的,还是来求她的。

    岳兴阿的确很生气,但是他不能马上就撕烂这个贱人的脸,那样会坏了大事,也太便宜她了。这么多年他忍受着她和隆科多的折磨,都是因为所谓的恩情,现在恩情不存在了,他们却还不放过他。

    不要脸的死贱婢!他还没有想着报复,她却先找上了他!

    李四儿一无所知的冷笑:“我们好久不见了,岳兴阿。”

    其实一点儿都不久,只有几天而已。只不过李四儿度日如年,恨不得马上就到结束。

    她选的路并不好,但是她只能这么做。佛尔果春又向前进了一步,李四儿听过李三传来的消息了。

    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嫁给康熙,还是身在高位?

    等她嫁了她一定会想到新的办法来折磨他们,她必须提早动手!

    岳兴阿和舜安颜毁了玉柱的前程和他的一生,她就要向他们报复!

    现在小德子一起过来,这也就是说岳兴阿已经离不开她的药了。是那种加了料的药。历来碰了这种东西的人都会上瘾,一旦成瘾,那可是连爹妈都不认的。

    李四儿很高兴看到成果。

    她也不跟岳兴阿说那些废话了。她笑道:“我只是希望你能说通你额涅,请她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岳兴阿,我已经尝到苦头,你阿玛也瞎了,你妹妹死了,玉柱一辈子是个废物,这还不够吗,只要你饶过我们,我会给持续的给你药。你知道,这种药一定要长期服用,一旦断服,会很痛苦的。”

    只要她控制住岳兴阿,那么计划就会很方便。

    她想得这么美,真是被折磨得脑子发昏了啊。

    岳兴阿轻视的瞥了一眼,假装软弱的说:“我很难受,你到底想怎么样。”

    “大家常来常往嘛。我们也只是为了活命。请你在你额涅面前多多美言,饶了我们吧。”她不会让佛尔果春那么容易嫁给康熙,等岳兴阿发病的时候,她就会找人绑架他,然后再趁着他神智不清的时候制造出丑闻。

    她不会让岳兴阿舒服的,她会找人弄些青楼女子来,然后再把事情弄大。

    弄出这样的丑闻,康熙还怎么娶他的母亲?大清有例条,官员可不许嫖记。

    到那个时候,她自然也会请求太后做主的。太后也吃了她的药,而且,除掉佛尔果春也是太后的梦想,必然会听她的话。

    到时,佛尔果春和岳兴阿也只有死路一条,即便是舜安颜,也会跟着一起完蛋的。

    岳兴阿不想死也不行,她不会找那些干净的女子伺候他,看到时候他一身病,还怎么有脸活。

    佛尔果春也会被逼死的。

    只要佛尔果春一死,李四儿和隆科多的好日子就来了。她会要求太后说明佛尔果春是个品行恶劣的女人,为他们平反。

    但是,寻常的手段根本达不到目的。

    所以,李四儿才采取了特别的办法。

    岳兴阿冷笑:“我可以告诉我额涅你伤害我。”

    “是的,但是你以后就得不到它了。”李四儿从袖中摸出一个小药瓶。

    这是鸦片,是罂粟的亚种,是从外国传进来的,经过特别的制炼。是李三在赌场里结识了一个洋人,那个洋人为了还债,给过他这种东西,每次她只要刮下来一点放在药里就可以了。

    它可以控制任何人。

    没有人会发现真相,因为它还没有在大清的市面上流通。

    这种东西早晚会用完的,但现在还没有,这就够了。

    李四儿有恃无恐的盯着他。

    岳兴阿叹了口气:“我突然帮你们说话,不是很奇怪吗。”

    当然奇怪,但是岳兴阿是个有同情心的人。这就不奇怪了。李四儿道:“我了解你,你心软,你会不忍心的。”

    是吗,可惜那是从前。

    面对这样的贱人,岳兴阿已经再也没有同情了。

    他想着来之前佛尔果春说过的话,反问她:“如果我不答应你会怎么样。”

    “那可就不好说了。”李四儿笑着描述起中了毒却得不到鸦片的惨状:“你要是喜欢生生的咬掉自己的手指,那你就走吧。”

    毒瘾发作起来,那可是什么都能做的。

    是撞墙,还是把自己的手指活活咬下来,还是变成疯子,变得人不人鬼不鬼,都有可能。

    一切都有可能。

    岳兴阿叹了口气:“那你给我三瓶吧,我再回去想想。”

    “好。你再想想。”三瓶也没有多少,相信岳兴阿很快会再相见的。

    只是那时再见,岳兴阿可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岳兴阿指着小德子又说:“这个人害我,我要杀了他。”

    李四儿一愣,真的以为他们是仇人了,忙说:“那可不行,一事不烦二主,以后我要送药还是得通过这个人,你们回去吧。”

    小德子也紧张的向岳兴阿求饶。

    做得很像,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岳兴阿和小德子走出了李四儿的院子。

    不久之后,隆科多带来着阿林追了上来。

    岳兴阿没有理他们。

    再一会儿,玉柱带着戴鹏还有其他的十几个人追了上来。

    这回岳兴阿停住了。

    玉柱当然知道岳兴阿因何而来,讨好的笑笑道:“大哥,我们到十芳斋去吧,我请客。哥,我可把李贱婢打得够呛,额涅会高兴的。”李四儿不久之前才受过刑,是鞭伤。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要是以前他肯定不屑巴结岳兴阿,他只会看不起他。但现在玉柱知道被看不起的是自己,他只有让岳兴阿高兴,才有可能成为人上人。

    他还是没有放弃要成为佛尔果春的儿子。那是他的梦想,他也想为自己留条后路。万一李四儿失败了,只要他和岳兴阿的关系不错,就能保住自己的命。

    他觍着脸笑。

    要认义母是需要诚意的,他得先打动岳兴阿才行。

    岳兴阿看到玉柱身后跟着的人除了戴鹏都是没见过的,冷笑道:“你可真够小心的。”

    “这也是没办法。”玉柱抢了茂林的女人,罗岱和讷亲一定不会放过他,不多带些人是不行的。好在这些人都是李三当年在天桥下结识的兄弟,他们也蛮讲义气。

    所以玉柱觉得很安全,才敢出来邀岳兴阿喝酒。

    岳兴阿朝他点了点头:“那就去十芳斋吧。”

    十芳斋里真的安全吗。

    玉柱包了雅座,请岳兴阿同往,但是,推开门的时候却呆住了:“是你!”

    罗岱,讷亲,还有茂林,还有许多打手,都在里面。

    玉柱吓得结巴了:“你,你们……”

    岳兴阿猛推了一把,推他进去之后才告诉他:“忘了跟你说,在去你们家之前我到过伯爵府。”某些事他是不会亲手做的,也没有必要脏了自己的手。

    伯爵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让贱人来解决贱人吧。

    至于借口,让他们想去吧,那不关他的事。

    玉柱不敢置信的质问岳兴阿:“你不可能知道我会约你,你怎么可能把他们约来这里。难道你不怕有差错吗。”

    不会有差错的。岳兴阿反问他:“你以为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见利忘义你最拿手。你会放过我吗。”

    当然不会,玉柱一定会利用他得到好处,当然也就会和他拉关系。

    只要他和他拉关系,那么,就算玉柱不说,岳兴阿也会想办法把他引到十芳斋去的。

    现在人已经带到了,玉柱就由罗岱解决,他的人也由他们解决。岳兴阿不用管。

    岳兴阿摸出了李四儿给他的三瓶药放在了桌上,想了想,又收起了一瓶留作证据,然后,告诉罗岱这些是怎么回事之后说:“你们看着办吧,我走了。别伤戴鹏,留他报信。”戴鹏和玉柱不是一路人,岳兴阿不想伤他。

    罗岱还有点舍不得,岳兴阿现在是新贵,要是能亲近他就好了。于是很巴结的站了起来:“是,您放心,一定听您的,岳兴阿,您帮我们报了仇,我敬您一杯。”

    够了,卑微到这种地步,连脸都不要了的外公,理他干什么。岳兴阿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