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谁知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隆科多和李四儿一听,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怎么可以这样刁钻,在这里等着他们!

    罗岱正是对他们恨之入骨的时候啊。他会承认的!

    佛尔果春正是有备而来,现在的每一步都是她想要的,好极了。

    她当初没有阻止这两家联姻,是因为知道嘎鲁玳会死。玉柱送嫁,见到嘎鲁玳死了必然生事,伯爵府会找太后告状,隆科多和李四儿也会出面。

    她赶到这儿来,除了避免自己被诬蔑以外,就是为了眼下这一刻。

    她终于说出了这个秘密,好痛快。

    宁聂里齐格也在这里,也就等于佟家知道了。

    佟家知道了会怎么样呢。隆科多和李四儿还能扯着佟家这张虎皮做大旗么。

    至于太后,她当然也打了太后的脸。

    给人做媒,却连这些都不知道,不丢脸吗。

    而她则可坐收渔利,看他们痛入心肺。

    这就是一举三得。

    佛尔果春看了看李四儿和隆科多脸色发白的样子,觉得很可笑,她完全不会同情和可怜他们。

    她静静的说:“李四儿曾是罗岱的小妾。”

    轰隆!

    众人就像听到了一声炸雷,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句话。

    小妾,李四儿曾是罗岱的小妾!那也就是说隆科多和罗岱的情敌,这么奇葩的关系,罗岱居然让自己的孙子娶了李四儿的女儿,他们还要不要脸啊!

    还有太后,这是怎么做的媒啊,太可笑了!

    其实,这是十几年前就隐藏住的秘密,太后不知道也情有可原。但是在她而言,不应该不知道。

    不知道也就意味着失去尊严。

    太后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她已经想到了。她知道佛尔果春为什么这么做。原来,这一切都在佛尔果春的掌握之中。她成心就是要报仇的,而自己却成了她的棋子。

    算计她的人倒过来被算计了,这真是报应啊。

    太后心知肚明,却还有点不甘心。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问罗岱:“可是实情?”

    若是以往,罗岱还会帮着隆科多和李四儿遮掩一下,毕竟他们有过那么多的利益往来。可现在他只想置他们于死地,于是说道:“是的。李氏左肩肩头有一颗痣。小腿上也有一颗。李氏原是隆科多强夺了去的,原本是奴才的……婢妾。”

    他原本想说是宠妾,但是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他现在不待见他们。

    太后立刻也从他们的神色中感应到这是真的。

    只有最亲密的关系才能说出这种细节。

    可以了,已是足够了啊。

    这种事,佛尔果春当然也会知道的。她在这种局面下说出来,是故意的么?

    太后顿时心神俱伤,恼羞成怒的斥问佛尔果春:“你为什么不早说!”

    宁聂里齐格也是一般的想法:“你为什么不早说!”

    太后想的是,如果早知道,就根本不可能有这桩婚事。她再荒唐也不可能让这两家人结成亲家。佛尔果春肯定是因为讨厌她,才故意不说想让她丢脸。

    宁聂里齐格想的是,若是早知道,她也根本不会纵容李四儿这么多年,而是早早的把她赶出去。

    现在可好,啪啪啪,她们的脸被打得好响。

    佛尔果春冷笑:“我已经不是伯爵府的人了,和佟家也再无关系,自然不好再介入其中。这种细节我以为他们会说的,怎么他们都没有禀告太后您么?至于……”她看了一眼宁聂里齐格,她们自然不再是婆媳关系,她也不想叫她姑姑:“国公夫人责怪我,可是曾想过一直以来我是什么样的处境,我说的话,你会信么?”

    是啊,当初的佛尔果春一直在被李四儿和隆科多压制着,即便她说了出来,她的话也没有人会信,而且隆科多以前可不是现在这种样子,根本不会让佛尔果春有机会这么做的。

    而且,他们一直觉得李四儿对岳兴阿有恩,她要是真的说了这样的话,反而会很惨。

    太后和宁聂里齐格感到唏嘘。

    谁能知道佛尔果春现在会变成这样呢。她已经完全的脱离了佟家和伯爵府的控制,成为自由的人了,而且,她不但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还反过来报仇了!

    宁聂里齐格也想起以前是怎么捧着李四儿,就感到了无尽的羞耻。

    佛尔果春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

    怎么可以这样呢。宁聂里齐格忍不住出声:“即便是如此,李氏到底还救过岳兴阿,你又何必这么绝。你未免太绝情了。”到底还是站在佟家的立场上,指责佛尔果春这个前儿媳。

    其实弄到这一步,佟家一直都有怨念,都在觉得佛尔果春太不讲情太不记恩。如今还把这样重要的秘密拿出来说,这也太过分了吧。

    她居然敢主动提!

    太后听宁聂里齐格这么说,方才明白过来,原来宁聂里齐格是不知情的。隆科多和李四儿好有本事,居然可以瞒住这么多年。这也就难怪他们为什么宁可欺瞒也不肯说了,但是,既然是这样的关系,为什么还能接受和罗岱做亲家,这也太不要脸了!

    太后同时也明白过来,她怪错人了,她不应该怪佛尔果春隐瞒她。但佛尔果春这么做其实就是在报复隆科多,借题发挥。

    若再问下去也会牵涉得越来越多。

    她不能上当。不能再任由佛尔果春说下去了。

    于是太后淡淡的道:“原来如此,这真是太荒唐了。可是这是多年前的事了,又有何意义。”

    佛尔果春笑着说:“您说得是,只是更荒唐的是,当年还发生过两件奇事。就是国公夫人所说的‘救命恩人’。”

    完了,她自己提起来,必不是好事。太后知道不好了,想要阻止她说下去,但是周围的人都现出好奇的神情,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拦也是不好拦的。

    佛尔果春正是要说到这个。

    当初讲出来没有好处,即使是现在揭穿也只是为了报复贱人们。

    只有现在才是最好的时候。

    当年李四儿勾搭上隆科多,并珠胎暗结。伊哈娜曾经想过取李四儿性命连带着去除孽种,便着人将李四儿带离了伯爵府,想要私下处决。

    但那时是春节,岳兴阿上街观灯时也不见了。

    后来,就是一系列奇葩的事情。

    岳兴阿消失了,据说被绑架了,有人发来勒索信。接着,隆科多拿了佛尔果春两万两银票去赎人。结果,岳兴阿倒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可却是李四儿亲手抱回来的。李四儿就这样成了岳兴阿的恩人,并且成为了隆科多的女人。受到佟家上下的看重,大家都觉得厚待她是应该的,相反的,倘若佛尔果春对她不好,就是该死的罪人。

    佛尔果春的待遇就这样一年年的越来越差。

    再加上庆春和佟国纲的事,佛尔果春就满身是罪了。

    如今,这些“罪行”应该一桩桩的还给他们。

    这些天来,佛尔果春都有暗中查访当年的痕迹,但是由于年代久远了,所以她暂时还没有找到,但是佛尔果春从不相信隆科多和李四儿是这样好心的人,而且居然会这么巧救到岳兴阿。所以,她一定会坚持弄清楚。李四儿和隆科多总是提到对岳兴阿有恩,想必如今落到这一步他们也还是会提的。与其让他们和佟家继续认定岳兴阿和她亏欠了他们,干脆她自己讲出来,反而更有利。

    摊开了讲,隆科多和李四儿就会受到极大的震动,从他们的反应中就可以查找出破绽。

    而且正大光明的查,比暗中查找更方便。

    太后和宁聂里齐格都想阻止她说下去,可是没有用。

    康熙也在这里呢。

    康熙静静的听着,此时说道:“博尔济吉特氏,你是觉得太巧了?”

    “所以我需要证据。”光是心里明白还不够,佛尔果春需要认认真真的证据。

    康熙一笑:“叫岳兴阿来。”

    岳兴阿就在门外守着,闻言进来了。

    一听是问起当年的事,他的心情很复杂。

    当年的他才只有四岁,已是有一些记忆了,他可以努力的去回忆,但是那些记忆也很恐怖,他每次想到都会头疼。

    那时不过是隆科多带着人来救他,刚刚交接了银票之后,便生了变故。

    岳兴阿闭起双目想了一会儿:“当时我们在护城河上的一条大船的船舱里,下雨了,风很大,有一个黑脸汉子抓着我,拿刀架着我,隆科多在岸上给了银票,结果黑汉子一激动就……”他拉起衣袖,现出左臂上的伤痕。

    他挣扎着,结果的左臂被那个黑脸汉子划了一刀,那人没有站稳,岳兴阿便抛入了水中。

    而后,隆科多立刻跳到了船上。去对付那黑脸汉子的同党。匆忙之中,李四儿倒是突然出现了,只是岳兴阿未曾留意到她是如何来的,只是记得她立刻跳下水奋力的救他上来。同时身上也被砍伐水面的绑匪们划了好几道血痕。

    血漫过水面,弄得好红。

    这些恐怖的记忆,岳兴阿一直抗拒去回忆。

    他越想,头越疼。看了看隆科多和李四儿,叹了口气:“……后来我呛了水便晕了,不知道了。”

    是这样的,这就是当年的事情。

    那么,由此看来隆科多和李四儿真的救了他。

    可是为什么这两个跪在地上的贱人在发抖呢。

    康熙眨了眨眼睛,眼中有着冷峻的光芒:“隆科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听你提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