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互掐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

    玉柱被人群挤来挤去的,但是他一直惦着嘎鲁玳,今天他来送嫁,转眼嘎鲁玳就死了,他怎么能不急。刚才发生的事他虽然没能救她,却看得很清楚。

    他当然也知道先发制人的道理。挤呀挤,终于挤到最前面。抬手冲着茂林就打了过去:“你个王八蛋,害死我妹妹还诬赖我们家,不要脸的东西!你去死!”

    茂林正忙着跟讷亲等人说话,完全没有防备。扭头看玉柱时又被他打了一拳。这时才反应过来,立刻去掐他脖子。

    昔日的好兄弟,就这样变成了仇人。你掐我,我打你,不可开交。

    这可是大门口啊。

    还要不要做人了!

    讷亲扑上去救儿子,其他人去拉玉柱,把他向后扯。玉柱拼命的发|泄心中的怒火,为了把责任抵给伯爵府,也不管下手有多重,既然够不着了,那就抬脚踹他。

    踹到了,很重。

    茂林啊的一声叫起来,跌倒在地,双脚不停的颤动,手自然的向下捂。

    这下子,连另一顶花轿中的外室也坐不住了,冲出来问候茂林:“我的爷,您没事吧?”

    她的声音娇滴滴的,也很甜,听到的人就像整个心都被滋润着似的,舒服极了。而且看她的脸真是个大美人,薄唇皓齿,眼睛亮晶晶的如吸魂般的,比嘎鲁玳不在话下,却因为比她大几岁而更有风韵。玉柱看了她一眼,就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但现在已经不是观赏美人的时候了。他刚才那一脚,很可能已经把茂林给废了。

    快跑!

    趁着兴奋的人群越来越涌动的时候,玉柱挤了进去,拼着一口气死命向外扒。

    被他碰到的人纷纷向后让。

    玉柱逃走了。

    佛尔果春观望着使了个眼色,身旁的博敦就带人跟了上去。

    一报还一报,真快。

    嘎鲁玳刚死,茂林就变成了“太监”!

    佛尔果春为茂林可惜。但是,这是必然的。

    谁让他们得了这场赐婚呢。和隆科多做亲家,有这种结果很正常。

    佛尔果春终于也看到了娘家的报应。

    讷亲一下子像老了十岁,他要疯掉了,怎么李四儿的女儿一嫁过来,倒霉的风就往他们家刮啊。茂林竟然废了,这该怎么办!

    茂林很疼,但是还能坚持。他只想着心爱的女人。拉着外室的手不放,跟讷亲说:“阿玛,先不要管别的,让她进去。她是我的人了。她姓林。”这才是他真正想娶的女人,他要保护她。让她进府是应该的。

    讷亲看了那个林外室一眼,居然心神一荡,再也不敢看了。大声的骂茂林:“孽障你要气死我吗。哪头重哪头轻都不懂!”

    嘎鲁玳死了,这个当然也不能要了。不然一个死了,另一个却好端端的进了府,这叫什么事。

    “可是她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答应过要娶她!”偏爱小妾是伯爵府和佟家的共同传统,任谁都改不了。茂林理所当然的坚持。

    都到这步田地,疼得快要死的人了,居然还记着女人。

    讷亲气得扇他,转脸朝着林外室道:“快滚!”

    林外室有些惊慌,不久之后明白过来,便自己默默的离开了。她走得有点快,茂林一直很舍不得的一直看着她,对她说会去接她,教她不要担心。

    这样美的女人,自然也引起了众人的赞叹声。

    茂林也一直在观望着,等她消失之后,才肯被抬进去。

    这事当然不能完。

    佛尔果春看着博敦带着人跟上玉柱,越来越远,很快不见了。接着,还有另一些人也在朝着那个方向跑,猜测他们是太后的人。

    太后的人自然也会回复太后这里的事情。

    她想,接下来,她是该到宫里去了一趟了。讷亲和罗岱马上也会到宫里去的。

    就是这样。

    由于玉柱先动了手,事态自然就又有了变化。伯爵府的损失也很大,他们请了太医来看,茂林的伤很重,是真的废了。

    他以后都不会有孩子了。

    一条人命换这个结果,说起来,他们也还不算亏,反正茂林拿未来的孩子给嘎鲁玳抵了命。只是这个结果,伯爵府终究还是不能接受的。

    茂林是讷亲的长子,也是他最钟爱的儿子,怎么能舍得他变成这样呢。

    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嘎鲁玳是好端端的被吓死的。她肯定在进府前就有什么毛病。是李四儿和隆科多耍赖,把一个危重的病人当成好人嫁给他们。

    其实这种时候就是看谁更会闹而已了。

    讷亲看看茂林疼得发白的脸,当机立断:“我们不能再等了,应该马上去见太后告状,不然,他们可不会放过我们!”

    那就告吧。

    佟家接到消息也是很快的。

    隆科多头晕得很,刚想休息,上了榻,结果阿林冲进来说嘎鲁玳死了。他的脑袋顿时血往上冲,像炸开了一样,眼前一片黑。

    他看不见了。

    阿林看到隆科多舞着手在那儿摇,像是很急的样子,不知道他怎么了,急忙过去扶着:“爷,您没事儿吧。”

    有事,看不见了。

    隆科多还不信,又摇了几下,确实自己真的看不到了,心如死灰。哇得吐出血来。

    阿林的袖子被喷得红了,吓得叫了一声:“我去找郎中。”

    “回来!”隆科多不甘心的扯着他:“你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好了吗。怎么会死,为什么会死!是不是罗岱干的!”

    他一下子想到罗岱的身上,他想,只有罗岱才有足够报复的理由,毕竟当年的他们除了翁婿之外,也是情敌啊。

    他们一向是以利益为重,所以他很放心,难道这一回,是罗岱为了讨好佛尔果春故意这么做吗。

    隆科多不明真相,就自己胡思乱想,越想头越痛。

    他已经看不到了,巨大的恐慌让他失去了主张。他并不知道失明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针炙,而这件事只是诱因。他还以为这一切都是急出来的。

    他哭了。他再一次的得到无能为力的感受。

    他抓住阿林,让他先不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否则佟家会更不待见他和李四儿,当下,最好是先跟李四儿商量出办法。

    人已经死了,只有先发制人,把责任赖给伯爵府,否则,事情闹到太后那里,他们也是要倒霉的。

    “先带我出去。”隆科多扶着阿林下了榻,想向前走。发现连东南西北都已经不知道了。他暴躁的拍了一下阿林的肩膀,骂道:“狗奴才,连你也瞧不起我!”

    “奴才不敢。”阿林小心的扶着他的胳膊,往前带:“爷,您再迈一步。”

    突然就要像小时候那样蹒跚学步了吗。隆科多想起当年庆春刚刚眼盲的时候,他也曾经在这种情形下讥笑过他,看来,真是有因果的。

    他好后悔啊。

    走起来太慢了。他受不了了。阿林看看也着实不好再等,便跟他说:“爷,奴才先把贱婢带过来,您放心,我就说今天是受刑的日子,肯定能把她带过来的。”

    自从康熙的旨意下达之后,他们只有找借口才能见上面。

    隆科多又气又急的抹眼泪,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他愿意打她,都打不成了。

    阿林把他扶回去坐在榻上,然后去找李四儿。

    李四儿在厨房里忙着,因为今天是喜日,所以她的待遇不错,刚得了一碗小米粥,视若珍宝的躲开了沙达利,在偷偷的吃。阿林一进来,吓得她摔了碗,粥全撒了。

    她好可惜的看着它哭,然后转头对阿林发脾气:“你吓死人了,你想干嘛!”

    是真的死人了。

    嘎鲁玳死了。

    阿林也有些生气了:“你叫什么叫,爷想见你,有种对爷凶去!”

    他只是个下人,本来没有权力这么做,但是冲她嚷嚷之后却感觉到浑身都舒服了。

    李四儿愣了愣,却是不敢还嘴。她已经在逐渐的习惯大家对她的态度,就算不愿意也得接受。只是瞪着双眼,还有些不甘心。

    阿林随后告诉她嘎鲁玳死了。

    报应啊。

    李四儿抗拒的捂住了脸,立刻便想到了这三个字。她虽然心里很难接受,但是却是马上就相信了。

    嘎鲁玳那样的身体,原本就应该会有这样的结果,其实,这些天她都是有数的,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她闭着眼睛,回想这些年来这孩子围绕着她的样子,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到底还是好的印象占了多数。

    她爱她。就算知道她是白眼狼,但是还是爱她。

    那是她的骨肉,她血脉相连的宝贝,她怎么可能不爱她呢。

    可是她死了啊。

    李四儿抑制不住的大哭起来,浑身彻骨的寒凉。

    阿林不耐烦了:“你倒是快点,爷在等着你呢!爷看不见了!”

    李四儿浑身一震,立刻不哭了。

    她跌跌撞撞的跑去看隆科多。

    隆科多是真的看不见了。

    他听到脚步声,知道是李四儿,很着急。

    李四儿冲到他面前,摆了几回手,他的眼睛却往相反的方向跟去。李四儿顿时心寒的坐倒在地。

    隆科多也发急,跺着脚说:“你先不要难受了,没那个闲工夫,我们赶快去告状吧,这事绝对不能赖给我们。”

    李四儿心想是该这样,但是他们已经晚了。

    就在这时候,宫里来人,说要太后要召他们还有玉柱。李四儿一看是哈斯亲自到来,顿时心里便凉了半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