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应对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别苑。

    嘎鲁玳受伤,佛尔果春亲眼所见,这日黄昏,她在别苑摆下了接风宴。

    她和她的孩子们正其乐融融的享受着天伦。

    前世因为和岳兴阿还有舜安颜都没什么亲近的机会,所以对他们的妻子也是如此。今生面对依蓝和温宪的时候,佛尔果春的感觉还是比较陌生的,但是她相信依蓝的感觉是一样的,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得到自由更可贵的事了。

    为了报答索卓罗氏,佛尔果春也给过她一笔钱,由于索卓罗氏是大房的遗孀,所以不便接到这里来居住。但是他们会定期派人过去慰问,不会让她受委屈的。而且就凭隆科多和其他各房现在的景象,也不能对大房做什么。所以岳兴阿和依蓝才放心的搬了出来。

    至于四房瓜尔佳氏,对于佛尔果春来说既是表妹也是弟妹,当然弟妹这个身份现在已经不是了,但是她总还是记得瓜尔佳氏和庆春曾经的好处,她并没有放弃帮他们寻药救治眼睛。但是目前为止他们还是敌对的,庆春夫妇并不喜欢她,所以,她也不急着示好,以免弄巧成拙。

    总之,先安顿了岳兴阿和舜安颜就已经是很不错了。佛尔果春想着将来等一切稳定之后,岳兴阿夫妇有了孩子,舜安颜和温宪成亲,那么她的心愿也就达成七八成了。至于和康熙,她需要拿出更多的勇气去面对。她知道,如今他们的命运已经联合在了一起,之前是被动的,而现在,她是主动的。

    伊哈娜,额泰,庆春,还有她的侄子阿克敦,他们都会好起来的。除此之外,也不能忘了她的好姐妹吉兰。

    她相信,随着大家共同的努力,当年的那些谜题,也会一一解开。

    关于接风宴,佛尔果春请来了许多人。

    想到和吉兰重逢时的态度,佛尔果春也大胆的请了她和鄂伦岱,她正好有份礼物要送给他们。这份礼物,也是岳兴阿和依蓝用得上的,正好一举两得。

    她亲自去了鄂伦岱的家,站在门口等。

    只是,吉兰考虑到鄂伦岱是佟家人,没有答应,一听是请夫妇同往,更是陷入了矛盾。

    其实,昔日的好姐妹终于得到了自由,她很为佛尔果春高兴,但一看到佛尔果春和岳兴阿,又会难免想起从前的伤心事,她比佛尔果春大一些,已经三十五岁了,鄂伦岱更是奔四十的人了,他们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他们一出现,那些话题便不可避免。还是算了吧。

    吉兰犹豫的告诉下人不要说出去。鄂伦岱正在洗脸,眼睛迷着往这边看看,水进去了,有点疼:“哎呀。”

    吉兰忙走了过去,帮他擦脸。

    鄂伦岱牵住她的手,见在发抖便紧张了起来:“谁惹你了。”

    “没有。”吉兰突然悲从中来,哭了。

    “别哭啊。”凡是吉兰伤心的时候,多半都是因为孩子,他知道这是老问题了,劝也没有用,就说:“给我做点好吃的吧。”

    每次见他吃得饱饱的样子,吉兰就会破涕为笑不再难过了。

    现在正好有机会吃得饱饱的。下人看着鄂伦岱皱紧的眉头,怕是爷又要发脾气了,忙说佛尔果春请他们赴宴。

    鄂伦岱听到她的名字,愣了一愣,去看吉兰。他知道吉兰是想去的,这么多年了,这两个闺蜜肯定有话说,只是心里难过。

    “我陪你去,你别怕。”这道坎总要过的,鄂伦岱握紧她的手,笑道:“谁敢欺负我媳妇。”

    佛尔果春等到他们出来,心头也跟着松快了许多。

    鄂伦岱是佟家人,他肯来,等于态度也明确了。他和隆科多不是一条船上的。以后舜安颜和岳兴阿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互相照应。

    到了别苑,岳兴阿和依蓝亲自迎出来,给吉兰叩头。

    吉兰心软了,又有点想哭,不管当年的事是怎么样的情况,都过去了,救下岳兴阿是她的选择,失去孩子也是她的命。如果当年不管他,现在的她也不会好过。她想通了,轻唤道:“起来吧。”

    鄂伦岱要陪福全喝酒,带上了岳兴阿和舜安颜。佛尔果春便拉着吉兰和依蓝去了园子里。

    她悄悄的先给了吉兰一张方子,生子秘方。

    和吉兰以往用过的不一样,可以试试看。

    而且这份方子佛尔果春也为依蓝备了一份,只不过她和依蓝还没有十分的亲热,所以不准备当着吉兰的面给她,但也悄悄的瞟她脸色,见她没有不悦才道:“我等会儿再跟你说话。”

    依蓝也是心里有数,很不好意思。

    吉兰谢过佛尔果春的好意,只是对这个不抱什么希望。她一直有着为鄂伦岱纳妾的念头,他对她太好了,她不可以太自私,应该为他留后。就只是先收了下来。

    佛尔果春看到吉兰不再怨恨,很是高兴。如此一来,她们的情份就可以得到修复。

    吉兰放开了心结,也开始和她说一些私密的话了。这么多年她其实一直没有忘怀,也希望她过得好,现在佛尔果春很好,她除了欣慰之余,仍有一些担心。

    隆科多和李四儿不会轻易放弃对付她。虽然在康熙的打压下,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仍要小心暗箭。

    佛尔果春听得心里一阵温暖,说了不久前才发生的事。

    吉兰惊奇的沉默了片刻:“……这个男人,真是太贱了。”而且自以为是到了极点。

    不过,这件事也带来了新问题。

    隆科多没有如愿搭上胤禛,但不表示他会放弃。若是他和也跟佛尔果春有仇的人结成了联手,那么,佛尔果春的麻烦可就大了。

    佛尔果春听懂了吉兰的意思:“你是说和伯爵府?”

    吉兰点头。

    佛尔果春一笑,隆科多和罗岱的关系一向不坏,即便当初雨夜进宫时在康熙面前互掐,也只是暂时的矛盾。他们之间的联系并没有真正的割断,因为她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若是他们今后想要一起对付自己,那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以她对罗岱和隆科多的了解,他们并不会一直和睦下去。

    以利益结合为前提的合作,只要利益结束,也会结束。

    但是,如果现在特别猛烈的去分裂他们,他们反而会抱成了团。

    佛尔果春想了想道:“我们再等等吧。”

    首先要知道他们以何种方式合作,才会知道什么才是解决的办法。

    另一边,佟府。

    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会帮忙。

    隆科多和李四儿得到太后愿意赐婚的口信,十分喜悦。要去找讷亲。

    李四儿愣住了,不太敢确定:“你要找他?”

    讷亲是曾经和隆科多很要好,不过那时,是有着做亲家的协议的,因为他们那时议定把嘎珞嫁给茂林,结果嘎珞嫁给了纳兰家,讷亲不应该还会和他很好了。

    李四儿心里揪成了团:“爷这是要把咱们闺女交给伯爵府?”

    一想到伯爵府,她就想起了罗岱。因为这样,她的心里有了很特别的感受。若是寻常空闲想起他,她自然不会觉得惋惜和后悔,可是现在的处境如此的凄凉,她真的有些撑不下去了。而且,把嘎鲁玳交给那边,她也很不放心。虽然这么多年和罗岱没再联系。她却怕他还在记恨着,毕竟,当初是她背叛了他和隆科多在一起。

    他也是男人,他不可能不记恨的啊。

    隆科多抹了抹脸,想了片刻:“太后既然有这个意思,我先去看看。”实际上,他和罗岱的往来一直很多,直到日前才因为佛尔果春的崛起而失去了联系。但是,其实他和罗岱的情义,却是比罗岱对佛尔果春要深。

    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有着利益关系,而且,他和罗岱是真正的同道中人。

    隆科多决定去伯爵府试一试。

    刚刚到了伯爵府前,正好遇到讷亲出来。

    隆科多便动了动唇,有些说不出口。他转身欲走,却被讷亲主动叫住了。

    讷亲也是为了儿女的事发愁,大家同样难过也就没有什么前仇了。讷亲将隆科多迎进了府中,跟他说是为何难过。原来是茂林自暴自弃,不肯上进的在外面结识了不好的女子,花天酒地。

    隆科多听他这么说,知道讷亲是为着茂林的亲事犯了愁,如今看来没可能再把嘎鲁玳嫁给胤禛,若是和讷亲做儿女亲家,倒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那就这样吧。

    太后的想法他们能理会。

    而且他想,若是佛尔果春和伯爵府好了,那么他也能沾光,若是不和睦,他们便能一起扶持生存。

    讷亲何尝不知这样是条路呢。只是罗岱放不下梦想,念念不忘。总也还觉得能做康熙的老丈人。

    隆科多说道:“岳父大人也是不易,他的苦我知道,他在我心里便是阿玛一般,我再劝劝他。我们先说说孩子们的亲事。如今我们处境相同,谁也别嫌谁了。”

    他想嘎鲁玳虽然委屈,却到底是有了婆家。

    只是,嘎鲁玳的身份却不免尴尬,她是李四儿生的,却嫁给讷亲的儿子。李四儿原本是罗岱的小妾,嘎鲁玳将来面对罗岱时却要叫他玛法。

    这样好难堪啊。

    隆科多面露难色。

    讷亲也是非常的纠结,嘎鲁玳她长得不错,而且嘴甜,茂林一定会喜欢的,娶了她,也许可以把他从那个坏女人身边拉回来。

    而且,既然是太后的意思,也没法子拒绝的。

    “我先去跟茂林说说看。”讷亲想了想,又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嘎鲁玳可不能有什么毛病。否则,我们家是不要的。”

    隆科多心中一痛,如被戳开了伤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闺女当然好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