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离间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康熙告别了。

    佛尔果春洗了手去抄经,却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回头看是岳兴阿。

    岳兴阿犹犹豫豫的走进来。

    “有事?”佛尔果春瞧他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岳兴阿支支吾吾的说没事。

    他想说刚才他看到康熙离开,他想说他有了很大的疑问。他想知道康熙是谁,他想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和佛尔果春在一起。但说出来就会困扰到佛尔果春,他情愿自己一个人承担。

    佛尔果春以为他是在想依蓝,便说:“我也想接她出来,要不,你们先准备一下。我想想办法。”

    “不用了。”让依蓝搬出来可不那么容易。岳兴阿不想麻烦佛尔果春,随便找了个借口:“我就是有点担心您,没事了,我出去了。”他待在别苑觉得心烦,便叫了伴当布鲁堪跟他出去走走。

    佛尔果春想派人跟着他,又一想,岳兴阿很敏感,万一被发现会胡思乱想,便叮嘱布鲁堪小心伺候。

    大约到快天黑的时候,岳兴阿突然听到街上有人在喊他们。

    他的脑子昏昏的,继续向前走。

    隆科多赶过来拦住他:“你这孩子,我越叫你越走。”

    岳兴阿一呆。隆科多不是应该在佟家吗。即便已经举行了仪式,但现在也应该好好的待在家里啊。

    他敏感的顿住了步子,双肩微缩。

    隆科多一看就不喜欢:“你别像个刺猬似的,我又不打你。正好有事找你,走吧。”

    岳兴阿和布鲁堪跟他去了十芳斋。

    一到那里,他们都呆住了。

    李四儿,玉柱,还有李三也在。他们布置了一席盛宴,正在等着他。

    隆科多呵呵的一指李三,对岳兴阿说:“那是你舅舅,还记得吧。”李三也到佟家去过,他们见过,不过不熟。因为以前李三看不起岳兴阿,不跟他打招呼。隆科多这么说,是为他们拉拉关系。

    拉关系也要看对象,这么说,其实很难堪。

    李三和岳兴阿同时尴尬的扭过了头。

    岳兴阿小声说:“我舅舅是额泰。”

    隆科多脸色一变,嘿嘿笑:“多一个也没什么不好。来,咱们先吃饭。”

    他拉着岳兴阿坐在身边,然后悄悄的递给他一个盒子。那是应当交给佛尔果春及伊哈娜的银票。余数已清。

    岳兴阿打开一看,心里有点抖,太多了啊。

    隆科多笑他:“没见过吧?你额涅可是弄得我们佟家都要断粮了。她的心够狠的。”这些银票里面,最终也有佟国维的参与。

    隆科多求救之时,软硬兼施。

    佟国维给了银票,但是不愿再为他在康熙面前说话。

    隆科多还了账,也把玉柱和嘎鲁玳从鄂伦岱的手里赎了回来。现在要求官,他得动动别的脑筋。

    岳兴阿的心情变得很复杂,他也想起了康熙,他更加怀疑了。

    隆科多察言观色,递给他一块手巾:“你妹妹害羞没来,咱们吃吧,擦擦手,有什么话吃饱了再说。”

    这一席一百八十八两。十芳斋最出名的十道菜都会有,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家常菜也很美味。

    有好菜,自然也就有了献殷勤的机会。

    众人落座后,隆科多兴奋的为岳兴阿布菜,笑着舀了一勺青豆。

    岳兴阿眼睛动了动,没说话。

    他不能吃青豆,会起疹子。

    隆科多笑了笑,又夹了一筷子桂鱼。

    他也不喜欢吃鱼,吃鱼脸会红肿。

    隆科多挖了一勺酸溜白菜。

    他不爱吃酸的,吃酸的会反胃。

    “阿玛,我不饿,我想回去了。”岳兴阿忍着心里的感受,抹开了隆科多的手,站了起来。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愿意真正的花心思在他身上的父亲,他不想解释。

    “你不喜欢,我重新夹。”隆科多也在忍。想想就把这一碗菜推给了玉柱:“玉柱,别浪费。”

    玉柱早就饿坏了。虽然有点介意,还是吃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在鄂伦岱那边天天清汤寡水他早就受不了。

    吃饭其实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联络感情。

    李四儿刚刚一直在盯着隆科多,她知道是为什么,忙起身过来服侍:“岳兴阿,你阿玛不会照顾人,我来吧。”

    她要亲自伺候他。

    隆科多也让开了,帮腔道:“早该是你坐这儿,这孩子怕我,你坐吧。”

    岳兴阿转身就走。

    “哎!”隆科多按住他,李四儿也拖住他的手。

    李四儿顺势跪了下去。

    岳兴阿一呆。

    隆科多转身叫玉柱:“别吃了,快过来!”

    玉柱塞得满满一嘴,一边嚼咽一边不甘愿的过来了。

    现在这一幕都是商量好的,可是临到要做了,还是有点不甘心。

    隆科多踢了玉柱一下,玉柱跪下去了,眼泪汪汪的跪在李四儿旁边,搂着岳兴阿的腿。

    李四儿哭得更惨:“岳兴阿,你原谅我,我求求你原谅我。你看看我的伤,我求求你。”

    岳兴阿被吓到了,向后躲。

    他越躲,她就越向前凑。反正不管怎么样,她就是不松手。

    玉柱也哭,不过哭着哭着,又忍不住转头偷看桌上的菜。

    菜真好吃,可是什么时候哭完呢。

    玉柱对着那些菜发呆。

    隆科多走了一步,挡着玉柱的视线,然后又一踢。

    玉柱回神,对着岳兴阿撕心裂肺的喊起来:“哥,你要救命啊,哥!”

    岳兴阿比舜安颜好忽悠得多,他心软。

    反正这边没有外人,李四儿捋着袖子给岳兴阿看鞭痕:“求你看看我,我已经遭报应了,我求求你看看我。”

    活该。

    李四儿继续哭:“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救救佟家。”

    她没有说是要救他们,因为那样只会引起岳兴阿的警觉和反感。她不能再那么笨了。

    明天就要考试的人,现在刺激他,会有双重的效果。

    岳兴阿不能激动,他一激动,他就想喘。

    他知道他们的意思,救佟家,也就往往是要坑果春。

    李三绕到他身后去,想要表示关怀的托住他的腰,岳兴阿拂开了,对众人道:“放开我,我该走了。”

    “岳兴阿!”隆科多一声喊。腿终于弯了下去。

    岳兴阿再度被震住了。

    他没想过隆科多能这么干,隆科多真的跪下了!

    他被吓得喘不上气来。

    隆科多急忙说:“你别怕,我不怪你。我只是有事要求你。你额涅现在要对付佟家,父子一场你能看着我去死吗。”

    岳兴阿咳嗽。

    隆科多继续说:“我有报应,你能看着佟家都有报应吗。岳兴阿,你身上流着佟家的血。”

    总而言之,就是要岳兴阿去做卧底。

    既然他在佛尔果春的身边,他一定可以做到的。

    岳兴阿猛烈摇头。

    隆科多声泪俱下:“不是让你害她,只是有大事你跟我们说一声就行。求你了。我是你阿玛,我都能跪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什么仇都报了。你原谅我吧。”

    岳兴阿不干。

    隆科多想到了新办法:“你不知道吧,那个男人是皇上。”

    岳兴阿双肩一震。

    这个消息果然没有公开。隆科多窃喜的压住了心绪,扮演受害人:“除了皇上,佟家怕过谁?你额涅跟皇上把我们佟家的脸踩在脚底下,给我戴绿帽子,我没办法,我认命,可我不能让你们被人笑话,所以你们一定要让佟家好好的,有佟家才有你们。不管到什么时候,咱们都能互相帮忙。”

    岳兴阿听得脑袋发热,有点乱。

    隆科多接着说:“你额涅怕吓着你们,怕别人说闲话,所以才不说那是皇上,其实你们不用比,你额涅了不起,为了你们把自己豁出去了。皇上一句话你们就是甲等。没什么可担心的。岳兴阿,现在该担心的是佟家。岳兴阿将来你有了好处,别忘了阿玛,阿玛得还钱,必须有差事。”

    这意思是说佛尔果春和康熙已经睡过了?是为了他和舜安颜的前程才……岳兴阿听得有点站不住了。

    隆科多爬起来,拿毛巾抹了抹他的脸,对李四儿说:“你来看看。”

    李四儿早已准备了自己调配的止咳露,要喂给岳兴阿。岳兴阿及时推开了。她便有些悻悻的:“岳兴阿,你别多想,身体要紧,这药你带回去慢慢用,方子我写好了,你也拿着。”

    她硬塞到了岳兴阿的手里。怕他不信又说:“你可以拿到药堂里去验,我不会害你的。我们会改变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

    隆科多和李四儿看看差不多了,便放他离开。

    岳兴阿被布鲁堪扶走。

    等他们回到别苑的时候,岳兴阿非常想去找佛尔果春。

    于是他走了进去。

    佛尔果春听完了他说的,明白了:“他们想你做卧底?”

    是的,而且最好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报过去。

    这应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啊。岳兴阿在她的身边,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

    佛尔果春笑了笑:“好的,我知道了。你不要紧张。”

    岳兴阿问她:“真的告诉他们吗。”

    当然是有需要的时候,再去告诉他们。

    既然他们送上门来想被坑,干嘛不坑一坑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