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扶正(一)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同一时间,别苑。

    沙达利和玉录玳跟着乌尤进来服侍。沙达利因为康熙的谕旨,便向佛尔果春禀报要到佟府去。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监督李四儿受刑的人。

    佛尔果春淡淡的道:“那就辛苦你了。”

    沙达利的表情亦很平静:“这是奴才的本份。”想了想:“夫人要不要也过去看看?”

    李四儿扶正,她一定很得瑟,去灭灭她的威风也好。

    大家一起去,给佛尔果春拉场面。

    佛尔果春说道:“不必了。”

    还是舜安颜和岳兴阿的比赛要紧。

    乌尤笑了笑:“您算错了日子,明天才是。”

    是吗。佛尔果春心中默数,的确是算错了。

    那么今天倒可以自在一天。

    规矩若是以严格论处,舜安颜和岳兴阿也该去给新夫人叩头。隆科多换了正室夫人,他们也得认新的额涅。

    只是不知道佟家是不是还有这个胆子来打扰他们。

    佛尔果春说道:“你们先摆饭吧,我去请额涅。”先吃了饭再说。

    正好,伊哈娜,额泰已经过来了,不久,舜安颜和岳兴阿也来了。

    佛尔果春起身向伊哈娜行礼:“额涅,用完了饭,我先帮你们搬家。”

    伊哈娜摇了摇头:“不急,等等佟家的消息。”佟家对于佛尔果春向来是霸道无比,这一次,也许不会例外。

    用过早饭后,佟家真的来人了。

    阿林赶了过来,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

    很快他被带到了佛尔果春的面前。

    阿林一见这架势,慌慌的道:“奴才不敢冒犯,只是来请二位少爷回去。”他原本只想悄悄的叫走他们,谁知道会这么复杂。

    要请岳兴阿和舜安颜回去。意思明白,到底还是要让他们给李四儿叩头。

    哪怕李四儿以后是悲惨的,但眼下,她要脸,很要脸。

    她就是要让舜安颜和岳兴阿跪在她的面前,承认她的地位。让所有人都看见,她并没有说大话。

    佛尔果春一笑:“既然她这么想要脸,我去给。”很好,她会备份大礼。

    阿林骇得退开一步:“夫人,您这又是何必呢。”虽然阿林不了解内情,但佛尔果春身上的气势已是全然不同于往昔,他不敢得罪。

    他想了想,有些话必须要强调:“夫人,我们爷只请二位少爷回家。”

    佛尔果春冷漠的斜了一眼。

    真把岳兴阿和舜安颜当成被放出去遛弯的狗了,招招手就能唤他们回去?

    阿林见她怒了,忙说:“夫人,我们爷本来是想亲自过来请的,不过,他怕您生气,所以……”

    所以这不过是李四儿的意思,而隆科多一定是另外干坏事去了。她借着隆科多的名号,就想骗过所有人。

    佛尔果春越发坚定了选择:“我和他们一起去。还有,我不是你们夫人。”

    一起去找麻烦吗。阿林慌张的看了看舜安颜和岳兴阿。即便佛尔果春是佟家的敌人,可他们不应该啊。

    舜安颜想通了:“我们这回针对的是李贱婢,不是玛法。走吧。”

    听到“贱婢”这个词,岳兴阿皱了皱眉,却道:“我也去。”

    那便一起同行吧。

    用完了早饭,众人会合。

    梁六通知保绶。保绶和伴当丰禄也赶来了。

    众人带好自己的伴当向佟家出发。

    经过一段时间,到了。

    佟家的老下人二顺站在府外防备着。见到佛尔果春来了,抱歉的低下了头。

    由于佟家也被李四儿扶正的消息吓着了,也在尽快的布置,为了脸面,佟国维不出面,让宁聂里齐格处置。另外吩咐了不招待外人。

    佛尔果春懂了,她就是外人。

    只是,虽然佟国维不想让佛尔果春出现,岳兴阿和舜安颜却是要进家门的。

    “真的让我们给贱婢磕头?”舜安颜冷笑:“我去见玛法。”

    佛尔果春唤住了他:“你先别急。”她看了二顺一眼:“我如今不是你们夫人了。可是,我永远是他们的母亲,我的儿子不拜贱婢。”

    二顺难堪的搓了搓手:“奴才知错。可是您这样奴才很为难。”

    门不是那么容易开的。

    二顺懂礼数,可是其他的尚不知内情的人,就不那么客气了。

    今天是李四儿的好日子,她的人也盯得很紧。引月从里面出来看看,正好看到了佛尔果春。想起自己的主子如今已经是正室了,便一扫闷气,吐气扬眉的拔高了声音:“哟,弃妇来啦?”

    嗯,弃妇?

    这一声宛如召集般的,引得众人都看了过来,连街上走来走去的路人,也都转移了目光。

    上回佟家被重视是接旨,这回嘛,大家都知道佟家有个小老婆要扶正了。

    有哪家大员是以妾扶正的啊,哈哈哈,还要不要脸了。

    本来引月不应该如此表现,只不过李四儿已经有段日子没得瑟了,所以没告诉下人真相。

    所以引月才会如此卖力。

    佛尔果春主动来了,那她就得抓紧机会,给自家的主子长长脸。

    可是,实际上的效果不太妙啊。

    引月有些慌了。但要她马上离开,她又舍不得。

    就这么僵持着。

    佛尔果春微微一笑:“佟家的规矩可是越来越好了,一个丫头也作狗叫了。”

    引月想还口,又不敢还口。向着佛尔果春身后望了一眼,顿时露出微妙的表情。

    有人排开人群走了进来。

    嘎鲁玳和玉柱也得了消息,赶回来参加仪式。鄂伦岱和吉兰带着这两个小狼崽子,来得还算及时。

    佛尔果春一看便呆住。

    吉兰有着一张温婉圆润的鹅蛋脸,她看了看佛尔果春,漠然的抿唇:“你也来了。”

    她是故意的。

    佛尔果春心里多了一分酸楚,应了一声。

    吉兰便又道:“是说谁说佟家不好了?”

    引月喜上眉梢,有些得意。

    吉兰冷淡的哼了一声:“应该说,贱婢的德性什么时候好过。”

    引月一呆。

    佛尔果春心里却一暖。到底是好姐妹,就算恨她,还是向着她的。

    引月不敢再搭话了,垂首让开。

    “喂,引月,你干嘛怕呀。”嘎鲁玳走到前面来,很不服气的瞪了佛尔果春一眼,讪讪的念了一声:“明明就是弃妇!”

    哦,是么。

    佛尔果春笑了笑:“你可以再大声一点,让大家都来观赏一下。”

    观赏吗。

    嗄鲁玳望了望那些攒动的人头,紧张起来。贱人这么说,可是有什么倚杖?她捉摸了片刻,哼道:“你只是嫉妒我额涅,哼,现在你是弃妇,这就叫天意,报应不爽。”

    玉柱也跟着起哄起来:“哼,待会儿你的儿子就要向我的额涅叩头了,活该!”

    的确是报应啊,不过却是李四儿的。

    佛尔果春想起令李四儿扶正那刻时李四儿的惊恐眼神,心中的快意更深。

    她马上就要见到那个贱人了。

    她看了看围观的人们,笑道:“叫李贱婢亲自出来跪迎。”

    什么,贱婢?亲自跪迎?

    嘎鲁玳和玉柱纷纷不忿的叫了起来:“你凭什么!?”

    ……

    李四儿正在大厅里装模作样。

    即便是虚假的快乐也要留住它。这就是她可悲的想法。

    所以她不肯告诉大家为什么她突然变成了正室夫人。她只是说这是皇上特许的。

    人们也觉得以妾为妻很荒唐啊,但是康熙特许,自然都要认真起来。

    看着他们恭敬又惶恐的表情。她感到了快乐。

    时间关系,她没有请来太多的客人,但是必要的还是要到的。譬如李三,还有她的嫂子。

    本来还应该更多些。曾经围着她的闺蜜们也应该来,不过,自从隆科多被罢了官,她们之间的走动就立刻变少了。

    而今,即便这是喜事,李四儿也不敢去通知。

    她总是觉得很不安。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别人还不知道内情,正室的荣光,享受一会儿是一会儿。

    她终于不再是小老婆了!她是正妻,正妻!

    想到这个,李四儿激动得眼睛有点湿,扯得伤口又痛了。

    可是脸上还得若无其事的端着笑,接受众人的庆贺。

    李三和兆佳氏来了。兆佳氏的气色不太好,眼角发青,还有点肿。

    李四儿走了过去。

    李三拉着她到人少的地方说话,鬼鬼祟祟的伸手:“给。”

    是银票。

    “这。”李四儿伸手欲推,想说债已经还清了,但一想为什么不要呢,就接了下来,又问:“哥哥,这是……”

    “我有我的办法,你不要管。”李三把兆佳氏的陪嫁铺子又卖了两个,再打她几次,她就不反对了。

    为了李四儿,李三也是什么都舍得的。

    李三很担心,见着她脸上有笑容才放了心:“妹妹,你放宽心,你的好日子来了。”

    好日子?李四儿被戳中了心事,哭了。

    李三忙说:“你先不要怕。我想想办法。这里是佟家,皇上再过分也要给佟家脸面的,你以后要多多恭敬老太太和国公爷,他们向着你,一切都会好起来。”

    李四儿也是这么想的。

    不管怎么说,先让隆科多有差事,才能帮到李四儿。

    不过,据李三说,古满寿那里,李三和隆科多昨夜去打扰了一回,运气不好没遇上,倒吓到了人家女眷。

    李三又说:“隆科多已经回来了,他跟我说他从后面进来,你见着了没。”

    管他是从哪个门走的,没办成事有什么用。

    李四儿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

    李三只能安慰她:“太后又不是自家的老太太,说让她的发话她就肯发话。你得先沉下心来表现给她看。咱们以后再想牵线的事。”

    李四儿苦笑:“我又何尝不知呢。但我现在凭什么跟贱人斗?”唯一能大过康熙的只有太后,她必须讨得太后的欢心。

    而且,李四儿相信,她和太后的心愿会是相同的。她们都想要除掉佛尔果春。

    但眼下这关就不容易过。

    正说着,那边,嘎鲁玳和玉柱匆匆的跑了进来。

    嘎鲁玳朝着李四儿撒娇,拉着她的胳膊:“额涅,那个贱人来了,她让您出去跪迎!您快出去教训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