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缘因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别苑。

    雨还是很大,不过,佛尔果春和伊哈娜回来时已经好一些了。佛尔果春不欲惊动岳兴阿和舜安颜,进了房便和伊哈娜尽快洗漱休息了。

    在离宫之前,她们和苏麻又聊了一些。

    现在回来睡在榻上,她和伊哈娜也说了很多心里话。

    和隆科多还有罗岱断绝关系,虽然已经是事实了,但心里倒还觉得像是在做梦。佛尔果春掐着自己的手,觉得很疼时才笑了笑,过了一会儿,却又哭了。

    长期以来的压抑终于结束了,真好。

    伊哈娜为她高兴,也为她担心。被皇上看上,是福,也是祸。不说别人,太后这关就很难过。除了太后,还有太子,还有满宫的嫔妃,这些人能容得下她吗。

    和离的女人想嫁给皇帝,那简直是做梦。

    不过,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像海兰珠便是先嫁了林丹汗,再嫁了皇太极,乌云珠也是博果尔死了才嫁的顺治。

    佛尔果春淡淡的道:“我并没有想过要和她们比肩。”

    “是啊,若如此,你就危险了。”独宠不会好下场,但不独宠更不会有好下场。伊哈娜摸了摸她的脸:“都是我的错,把你生得……”当她发现“坚夫”是康熙,就懂了。

    “怎么了。”佛尔果春不明白。

    “没什么。”不知道是福。心里有了隔阂就会表现出来。伊哈娜转移了视线,落在她的旧伤痂上,振奋的说:“不管怎么说,日子都是过出来的,额涅无论如何都站在你这边。你倒先来说说是如何逃脱这一难的。”

    佛尔果春陷入了沉思。

    ……

    当初,福全走入房间来看她时,她在他的掌心慢慢的写。

    “你!”福全惊呆了:“这怎么可以,绝对不行!”

    ——她要死。

    佛尔果春又写了一遍,确定他没有看错。接着,朝他一笑:“您没看错,这是最好的办法。”

    福全想了一会儿,懂了。

    只要佛尔果春活着,隆科多和罗岱就不会放过她,也不会放过相助她的人。

    要保护康熙,这就是佛尔果春的目的,即便她当康熙只是黄爷,也要保证他的安全。

    福全惊叹:“之前我眼拙了,请您原谅。”他以为她只是需要关爱的妇人,却没有想到她也可以这样坚强。

    “您过誉了。还有具体的细节要和您商量。”在生死中挣扎的人,当然会想到不一般的办法,因为必须想到办法才能活下去。

    福全会当仁不让的成为她的助手,但是,并不是只有他就够了。

    太后已经盯上了佛尔果春,她很难脱身。

    这个倒是可以办到,福全想到了苏麻:“我已经找过苏麻了,我来布置,她接应就行了。你放心,你们都会没事的。”苏麻爱护康熙,必然会相助,而且她在宫中的影响力很深远,即便是对抗太后,也不是不能做到的。

    佛尔果春没想到福全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事关重大,相当危险,若是被发现了后果也很严重。

    福全看着她凝重的神色,有不妙的预感:“您该不会是想真的……”

    佛尔果春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虽说是死遁,但若是被发现,就只能弄假成真了。

    她不甘心,但是,又岂能为了她的私心让福全和苏麻跟太后翻脸。若不成功,他们也许会遭殃。

    弄假成真虽非所愿,但却是破釜沉舟的最后关键。

    福全惊呆:“你为了我们,那岳兴阿和舜安颜呢?”

    佛尔果春不是没想过。不过,岳兴阿已经成年了,舜安颜自有佟国维照看,也不会吃亏的。

    最担心的是他们承受不了她的死讯,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总会看开的。

    而且若真的有了困难,福全和黄爷也会出手吧。

    福全叹息:“那么,您不需要再跟别人商量一下吗。”他还是担心。

    佛尔果春坚定的摇了摇头:“亲王是可靠的人,我相信您。”

    福全也知道保密的重要性,但并不是真的没有告诉别人。他也想到了办法,对于这些,也有一个人是必须要知道的。

    不久后,在田庄上的康熙突然接到暗卫博敦传来的一封密信。

    里面的字奇奇怪怪的,看上去没有意义,不过,这组密码在一征嘎尔丹时用过,记忆犹新,康熙很快破译了出来。

    “她……”康熙盯着内容,有些不能置信。

    佛尔果春居然能想到保护他,还愿意为他舍命?

    他很感动。这样的女人,他绝不会让她死!

    福全在信上已经写了办法。以康熙的默契,很快就能做出安排。

    ……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事。

    佛尔果春这时再想起,也觉得赞叹不已:“当时我不想要别的助手,可是裕亲王跟我说,这个助手很特别。我如今才知道原来是皇上。”

    康熙当然是最特别的,也是不可缺少的。

    佛尔果春必须承认,他令人很难抗拒。

    现在就想以后有点太远了,先安顿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伊哈娜和她说起眼下的安排。

    佛尔果春听她的意思似乎不想住在这里:“额涅是为了额泰吗。”

    有这个因素,但不是全部。这里说到底是康熙安排的地方,苏麻的借口不过是为了遮外人的眼,伊哈娜住在这儿到底不方便。她想把额泰和额泰的妻子安置在天桥下的那座院子里,既可以守望相助,也可以尽可能的照料他们,不打扰佛尔果春清净。

    “其实,你一个人过挺好的。”伊哈娜的声音变得低下来,喃喃道:“要不,福全……算了,先睡吧。”刚刚经历过大事,她们都很难平静的去思考。

    福全的确不错,另一边也正在谈论他。

    康熙深夜赶回,保绶也悄悄的跟了回来,温宪还在田庄上。保绶去过王府发现福全不在,便又赶去了别苑。那时,佛尔果春和福全刚刚离开,所以下人们骗他说休息了。

    保绶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他去见舜安颜。

    外面雨太大了,他拎着李子,刮得一身的水。

    门没有锁,他进去了,等到了榻边看到舜安颜睡得很香,竟调皮的去捏他的鼻子。

    手上的水滴到了舜安颜的脸上,还有,他憋得不能喘气,醒了。

    “你干嘛呢。”舜安颜揉着眼睛,有点烦。

    “给你的。”保绶开心的把一篮李子放榻边:“很甜的。”

    四月也有李子吗,看来是很不同的。舜安颜瞥了瞥,没怎么在意,又听保绶要给岳兴阿送,眨了眨眼:“他咳嗽不能吃,越吃越咳!”

    岳兴阿的情况能参加考试就不错了,这不是害他么。

    保绶哦了一声,心有点慌。他从进来就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舜安颜干脆聊聊,到桌边倒了杯茶给他:“师父他到底是什么人?”

    保绶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来了。这个问题老问可就搪塞不下去了啊。

    他又开始支支吾吾的了。

    舜安颜冷笑一声:“算了,当我没问。”他只是想知道佛尔果春会如何。他希望康熙是认真的。

    保绶看他的脸色,似是想让佛尔果春嫁给康熙,顿时就不舒服了,小声哼哼:“我阿玛其实也挺好的。干嘛老想着别人。”

    是挺好的,可惜他们差点缘份。

    舜安颜并不看好福全。佛尔果春是阔别感情太久的人,受到的伤害也太深,她需要更多的爱与呵护。福全能为前妻多年不娶,他们之间会有隔阂的。

    他正在想,突然保绶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咱们聊聊以后吧。”大人的事先不管了。到底还是考试很重要。

    他们已经是好朋友了。两个小大人像模像样的说起了未来。

    说得累了,舜安颜睡着了。

    ……

    保绶轻轻的出去,走回卧室的路上,却听到有人在一间房里说话。

    是福全和梁六。

    “以后这一个月辛苦你了。她刚刚和离,也许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福全摸摸眼睛有点疼,对梁六说:“你多照看些,我不方便总是过来。你去告诉沙达利皇上的意思,让她好好看着李四儿。”他要把佛尔果春当成弟妹,就得避嫌。

    “是。”梁六说着,也有些忐忑:“那一个月以后……办喜事?”佛尔果春的命运可不好说啊。

    “倒没那么快。我得想想辙。”福全会尽可能帮助他们,但佛尔果春和康熙太特殊了。

    门外的保绶心上一喜。

    他想歪了,想得很美。

    他想得是,福全真的看上了佛尔果春,他们要成家,他很快就要有额涅了。

    这可是他一直都盼着的事。

    他紧紧的贴在了门上,听他们还要说什么。

    福全又道:“对了,伊哈娜也得住在这儿,额泰的腿也不能老这么着。从现在开始我也得忙。我还有事,不歇着了,先回王府,你把这里管好就行。先瞒住岳兴阿和舜安颜,别影响他们情绪,坏了前程。”和离是大事啊,更别说隆科多马上就要把李四儿扶正。

    梁六点头:“这是自然的。”

    他们要出屋了。

    保绶赶快跑开,兴奋极了。这一夜没有睡好。

    ……

    佟府。

    做了亏心事的贱人那边当然就更睡不好了。

    隆科多和李四儿回去在屋里呆坐了一夜,不敢点灯就这么摸着黑坐着。

    康熙的意思是宠妾灭妻,李四儿就避不开扶正的命运。最可笑的是,佛尔果春自由了,而李四儿则要开始“享受”她的生活,这还是一种恩典。

    李四儿坐在一片黑暗的屋子里,瑟瑟的发抖。外面的雨像是受惊了似的,噼啪得更密了。撕天的口子破开一道又一道,划得黑黑的天一阵阵的白。

    它每炸开一声,李四儿的身子就哆嗦得更厉害。她缩在隆科多的怀里,请求他别走。

    “我当然不走。”隆科多心疼的安慰她,却也知道他很难在这儿待下去了。玉兰从今往后就是他的宠妾,会盯着他们的。

    这日子真难过。隆科多知道以后他就开始了看别人脸色过日子的生活,佟家的每一个人都能让他们不痛快,这在以前哪里想过呢。

    而且,他也不能经常的再来关怀他的四儿,他会成为伤害她的对象。他会被迫的向她举起鞭子。

    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该打死那个贱人,而不应该留着她作四儿的挡箭牌。

    悔不当初啊。

    隆科多想想,苦笑着安慰他最爱的女人:“四儿,你也别急,皇上三宫六院的,怎么就对她长情了。她想进宫都不容易。工夫长了,皇上就厌了,到时候我去求个恩典,不是什么难事。”康熙下的旨,还得是康熙才能废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

    李四儿哭得更惨:“你自己的差事都没了,还说这些干嘛呀。想想以后吧。”

    康熙的意思是即刻执行。

    这个拖不得的。

    到时候消息传开,没准大家都会骂他们活该的。

    她是最要脸的人了,这可怎么办。

    隆科多抹她的脸,越抹泪越多。他真心疼:“你别哭了,对身体不好,咱们还得过日子呢。”

    李四儿听了,更难过了:“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省得受罪。”

    不行,不能死的。还没有还够债,不准死。

    唉。

    隆科多也难受。最不堪的是他们的脸面已经没有了。自己还得想办法苦中作乐。

    于是,他又在念叼了:“这要是太后向着咱们就好了。皇上虽大,但是他总不能把太后弄死吧。他是孝子,只要太后向着咱们,咱们就能好过点。”

    李四儿哼哼:“太后?”她曾经听过哥哥李三说起过她,李三在内务府当蓝翎长的时候,跟慈宁宫的总管古满寿有过两回交道,算不上熟,不过关系也不坏。

    要不走这条路子?

    李四儿想想太后那一眼:“我去找我哥。”

    “我去找吧。”现在大家都不好过。抱团取暖是必须的。隆科多起身看看眼下的雨,有点犹豫。但一想,又说:“不能等明天,我现在就走。我一个人去。”

    李四儿点头:“你赶快让我哥去他家。”像古满寿这种老太监,在京城里都有宅子,预备以后养老用的,而且像这种人家里都有女人。

    虽然是假男人,但是这种怪癖可以理解。有很多有权有势的太监,都这么偷偷的养外宅。

    古满寿是个怕“老婆”的人,隔三岔五都会偷着跑回家看看,碰碰运气吧。现在赶得上,明天一早,古满寿就能在太后面前进言。

    隆科多出去了。

    李四儿继续抹眼睛。

    这样到天明消不了肿很难看,那就没脸了。

    天明以后,李四儿习惯性的叫引月,见没有动静,便自己起身去取水。

    院子里的人都惊诧无比。

    她一想,反正他们早晚都要知道,还不如自己公开,便说:“那贱人已经不是咱们家的人了,现在我是三房的正室夫人。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的,赶快去布置。”

    下人们呆住了。

    李四儿心里一酸,却因他们被震慑的表情又有了些美妙的虚荣,不管以后如何,至少今天她是风光的,于是扳着脸道:“还不快点伺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