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救火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吉人自有天相。

    虽然梁六突然回到别苑抱走白猫是个不祥的预兆,佛尔果春依然保持镇定。她知道,福全也会回来给她交待。事到如今,她也有了一个主意,而且,或许只有这个才是最好的。

    如果用得上的话,那么无疑是老天的恩典了。

    当日傍晚时分,福全终于敲响了门。

    佛尔果春微笑着起身相迎:“您辛苦了。”

    “夫人。”福全眉头蹙起,很有些歉意。他虽然和苏麻商量过了,却没有想到万全之策。而今进退两难,确实是棘手得很。

    他只能实话告诉她,太后已经发现了。而他用了一点小花招糊弄过去,不知道有没有用。

    佛尔果春愣了一下,果然和她想得相同。齐布琛将这事捅了出去。那么佟家和隆科多也会紧咬着不放。

    福全误会了:“您不要紧张,我会保护您。”

    他十足的认真的看着她,佛尔果春一笑:“其实我也有想法,您不妨先听听我的。只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教您,这件事……黄爷他也能平安吗?”

    福全呆住了。他没有想到,佛尔果春会在这时说起康熙。

    她是想要康熙保护她吗。可是她明明问的是他的平安,她这意思是在说她要保护康熙?

    真是与众不同的女人,福全有点震撼到了,眼中也多了一抹钦佩。

    “您别这样。”佛尔果春害羞的低下眼帘:“你们有恩于我,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我也是为了我的孩子。”

    假如福全和黄爷都无事,那么岳兴阿和舜安颜在他们的保护下也会安全的。而且,她欠他们的,也应该这样做。

    福全依然觉得她了不起。至少光是这句话就已经是很多女人都想不到,也做不到的了。

    想必康熙知道了以后,也会觉得震惊和甜蜜吧。

    “您说。”福全等待着。

    佛尔果春抬起指尖在他的掌心慢慢的写。

    “你!”福全惊呆了:“这怎么可以?绝对不行!”

    佛尔果春平静的看着他:“这是最好的办法。而且,还有具体的细节要和您商量。”

    福全不能否认,这的确是最好的。

    “那么,您不需要再跟别人商量一下吗。”他还是担心。

    佛尔果春坚定的摇了摇头:“亲王是可靠的人,我相信您。”

    他答应了。

    佛尔果春引他出门:“那么我们到园子里说吧。”若是在卧房久待,他们都会多有不便。

    外面有点下雨,福全擎着伞,二人边走边聊。

    ……

    次日。

    太后的确是展开了查探。由于和福全相熟的常宁,保绶,温宪等人都跟康熙在外面。太后便想到了苏麻喇姑。苏麻既然说头疼,那么,她便以看望为由,再度降临寿康宫。

    虽然苏麻不太容易说实话,但她会努力的。

    她刚刚靠近院子,里面却有人出来,偏巧又是福全。

    太后愣了愣,心里很有些不舒服。她想福全一定在和苏麻商量什么。在这后宫,虽然人人以她为尊,但有哪个人心底不是更亲近和相信苏麻呢。

    所谓太后,不过是个摆设罢了。连一个老奴才都不如啊。

    她有点恼了,但还不至于浮现在脸上,便笑道:“你倒孝顺,这么早就来看苏麻。”

    福全一愣,忙低下了头:“儿臣给太后请安。”

    福全的确是来找苏麻的,那个办法还需要她的帮助。

    计划总是要迎合变化的。

    但愿一切随心所欲。

    太后见着这样,也知道再找苏麻也没什么用处了。便退了出来。不过,她可没有打算放过福全。她看他神色凝重,便以关怀的口吻问道:“皇帝不在宫中这几天,折子都是你看的?可别太辛苦了。”

    福全答了声是,感念关怀,便不再说别的了。最近四处平安,没有什么加急的折子。送上来的,基本上下面都有了意见。他并没有出什么力,但该尽的责任总是要尽到。

    这些都是不能跟太后说的,后宫干政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太后知道他有事瞒着,又不好再问,只能回慈宁宫去了。路上遇到了佟嫔。

    佟嫔看太后的脸色不善,不太敢过来。不过想着隆科多托人送进来的话,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佟家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佛尔果春若真的入宫为妃,佟家可真的要被挤兑死了。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佟嫔还算得上乖巧伶俐,太后不讨厌她,点了点头:“你从哪儿来?”

    “嫔妾从惠妃姐姐那儿来,刚想去给您请安呢。”纳兰家和佟家是不错的,在后宫里,佟嫔和惠妃也较为亲近。孝懿仁皇后故去后,温僖贵妃的身体也不好,康熙四妃,惠,宜,荣,德分担后宫事务,四妃中惠妃为首,佟嫔对她好一些,对自己也有好处。

    太后想的却是搞不好惠妃会对佟嫔讲福全的事。多一个人知道,这可真有点丢脸。不过,她想想佟家和福全也不错,说不定能了解什么,便试探她道:“天气虽然渐渐暖和了,也要留心身体。皇帝到你那儿去的时候,多给他泡泡脚。”

    佟嫔闻言,心中一酸。康熙已经很久没有去景仁宫了。也不到别的地方去。

    不过,既然说到了,正好跟太后暗示一下。

    于是,这么你暗示我,我暗示你。太后明白了,非常诧异。

    康熙有了心仪之人,而且不知是何人?还为了她远离后宫?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保密工夫做得这么好,说明有人暗中相助啊。她莫名的想到了福全的身上,也想起了福全的反应。

    康熙最信任的人非他莫属,福全又这个样子,莫非……

    联想越来越遥远,也越来越多了。

    佟嫔看到太后的脸色变得好奇怪,害怕起来:“嫔妾可没说什么呀,您别生气。”

    太后安抚的回道:“你去吧。”

    看来不动用武力是不行的了。

    ……

    当夜,别苑。

    天空飘着微雨,佛尔果春和福全在月下散步,二人走过了观景桥,还在继续。

    时辰差不多了,他们默默的等待着。

    不过,往往是会出现意外的。

    舜安颜在桥的另一端出现了。

    佛尔果春一愣。

    舜安颜扫了一眼福全,皱了下眉,朝着佛尔果春招了招手。

    佛尔果春只得走了过去:“你有什么事。”

    “额涅。”舜安颜的心情很复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他们来到了东边的一处屋檐下。

    停下脚步,舜安颜冷淡的神情渐有了变化,他羞涩又尴尬的问佛尔果春:“额涅是如何打算的?”

    舜安颜是佟家人,难免会站在佟家的立场上。事关重大,他也很希望佛尔果春平安。

    佛尔果春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担心我和佟家。”

    舜安颜有些羞愧的低头。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佟家是做了不少混账事,但终究是他的家。佛尔果春对付佟家,或者佟家对付她,都不是他想看到的。黄爷和福全的势力都极大,若是他们娶了佛尔果春,那么佟家就很危险了,同样,佟家若是对付他们,他们也会受到伤害。

    佛尔果春沉默。

    舜安颜怕她想多了,有点惊慌:“额涅,我并不是……”他并不是不顾她的幸福。但是再嫁需要更多的谨慎。

    佛尔果春摆了摆手,舜安颜的思虑是正常的。

    但眼下最重要的倒不是这件事。而是她和福全商量的那件事。

    屋顶的瓦片传来轻微的响动,似是脚步的擦擦声。

    她面上依旧淡淡的,冲着舜安颜提高了声音:“我与隆科多已经没有关系了。自然是要再嫁的。”

    “那,嫁给谁?裕亲王似乎也很在意您。”如果刚才没有看到她和福全在雨中同行,或许舜安颜不会多想,这几天,福全一直表示是受黄爷所托才这般照看他们,舜安颜也很感激。但现在已是在怀疑福全有没有私心。

    曾经保绶和舜安颜独处的时候,也曾经说漏嘴,说起福全和佛尔果春“相亲”过。

    连保绶和温宪也这么喜欢她。

    舜安颜因此更担心了。

    佛尔果春反问:“你希望我嫁给谁?”

    “我希望您嫁给师父。”如果一定要再嫁的话,从私人的角度来说,舜安颜当然更希望佛尔果春选择康熙。可是他不知道佛尔果春是不是也这样想的。

    虽然隆科多说“亲上加亲”是句混账话,可是他却听进去了。

    他并不是站在钱的角度这样想,而是身为“盐商”的康熙可以带佛尔果春远走高飞。离开这些是非她会更快乐,佟家也能平安无事。

    佛尔果春闻言感叹,舜安颜到底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不过,从这些来看,经历中的舜安颜也在成长。他是一只小雏鹰,一个小小的男子汉了。

    她很认真的叮嘱他:“我的事你先不要管了。最重要的是好好考试,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一定要坚强,好好的照顾自己。”

    他们终究相处得工夫太短了,若论交心还是差一些的。佛尔果春尽可能的使他明白,他和岳兴阿的平安就是她最在意的事情。

    舜安颜露出迷茫的神情,但也点了点头。

    佛尔果春张手,紧紧的抱了抱他。

    头顶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雨也越来越大了。

    ……

    一个时辰后。

    喝完了茶,准备休息的佛尔果春突然被敲门声叫住了。

    打开来看,居然是娜仁站在外面。

    娜仁执着伞,身后跟着一些侍卫。她有些心痛的说:“苏麻嬷嬷有急事找您,请随奴才走吧。”

    苏麻?佛尔果春心里冷笑了下。

    她到底还是随她去了。

    出府之后,福全正在马车边等她:“夫人,随我上车。”他会亲自赶车的。

    佛尔果春看了他一眼,他的眸子从容坚定。

    福全替她挡着车顶,小心的不让她碰到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她点了下头,钻到车厢里。

    ……

    不久便到了宫里。下了车,佛尔果春转眸看去,前方的道路灯火一片昏黄,两旁太监驻守,他们一个个站成了木桩,投射在墙上的斑驳的影子拉得老长,看起来很怪异。

    她稳定了一下情绪,安静的向前走,即将转入下一个拐角。

    娜仁为难的喊住了她:“夫人,去慈宁宫,不是寿康宫。”是太后让她这么做的,她也没有办法。

    佛尔果春停步看了看她。

    娜仁尴尬的一笑,点了点头。

    佛尔果春又去看福全。

    福全没说什么,于是她也不说话。

    到了慈宁宫,娜仁把他们带了进去,小声说:“苏麻嬷嬷也在。”

    里面已经有人在跪着了,而且跪了很久。

    乌雅氏和佟嫔双腿已经有些发麻了,却不敢动一下。

    佛尔果春安静的走过去,对着太后跪了下来。

    福全也是,不过跪得分开了一些。

    太后坐在右边的椅上,抹着手上的帕子问道:“赫舍里氏,你知罪吗。”

    苏麻在左边冷笑:“我看她是不知道,来人,传杖!”

    传杖?太后不悦的瞥了一眼,这个老奴才还真把皇宫当成她自己的家了,在什么地方都能发号施令?她朝着苏麻点了点头,尽力温和的说:“嬷嬷不要急,待哀家问了再说。”

    无非是问坚夫的事情罢了。乌雅氏和佟嫔已经说了一遍,无非是要佛尔果春再说一遍。亲口说的,可就赖不掉了。

    佛尔果春说:“太后与苏麻嬷嬷明鉴,此事只是凑巧有贵人相助奴才和离而已。”

    那就是不合作了?太后也不想问出有关康熙的内容,以免污染了圣名,她朝着福全望了望,有意暗示他来顶缸:“这怕是不对吧,明明有坚情。”

    福全动了动:“此事儿臣……”

    “此事与他无关。”步伐匆匆,一抹明黄的身影凑了进来。

    是康熙。

    太后呆住了,明明到明早他才会回来,怎么会深夜赶回?

    康熙认真的看了看里面的人,目光停驻在佛尔果春的身上。

    佛尔果春怔然的望着他,像是被吓到了。

    康熙点了点头,走过她的身侧,向太后和苏麻行礼之后说:“她是有坚夫,坚夫是朕,有什么话太后问朕就可以了。”

    太后的肩猛烈的动了一下:“皇帝?”

    康熙安抚的温声道:“太后不要害怕,儿臣说得是实话,您想从哪一段开始听?朕从头说好吗。”

    他竟然承认了,这么直白的承认了!他还要招供!太后理解不能的看着他。

    康熙一笑,已经开始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