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狂殴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真正的孝子,是无论在哪里都会惦记着家的。

    岳兴阿和舜安颜在别苑住了这几天都很不安。佟国维和宁聂里齐格病了,他们应该回去看看,不过,因为佛尔果春不同意,他们再次提起就要有好一点的借口。

    六天后便是侍卫选拔的初赛,名帖即将由户部派人送到佟家。名帖是类似准考证之类的物件,若是没有它便没有进入考核的资格。佟家不会寻找他们,他们要以此为由顺便看看那里的情况。

    兄弟俩商量后,岳兴阿便去找佛尔果春。

    佛尔果春一听便知道有问题,叹道:“名帖之事我已拜托了梁六,他会取来的。依我之见还是不要回去了吧。”福全和佟家的关系不错,户部的人会相信的。

    孝道是很重要,可谁知道隆科多会做出什么来呢。

    最担心的是扣下他们,或者伤害他们,毁了前程。

    岳兴阿心里很难过:“其实我们倒不是惦念他,但是对玛法和玛嬷总该看一看。”他其实也想回去看看依蓝和大伯娘索卓罗氏,但是,总要有人守着佛尔果春。

    舜安颜自小跟在佟国维身边,如果连这都不回家,那肯定就是白眼狼了。佛尔果春想了想说:“那么让达春陪着吧。要小心一点,快去快回。”

    不止是达春,还有暗卫。

    佟家是不认识暗卫的。暗卫也不怕佟家。

    只是,某些家事,暗卫却不便介入。

    舜安颜回了佟家去见佟国维和宁聂里齐格。二人叮嘱了一些话后,便放他走了。

    阿林候在院外,硬是要舜安颜去见隆科多。还把隆科多说得挺惨。

    舜安颜不理,转头走。

    阿林阻住他笑道:“三少爷若不随奴才去,爷就要自己过来了。”

    隆科多到这儿发神经会吵到二老休息。

    舜安颜终是同意了,到了屋外,阿林阻住暗卫,带着他进去。

    隆科多正在床上哼哼,头上盖着布。这些天无事做闲得发慌,却老想吃好的。奈何没钱了。他去找过李四儿,发现李四儿也惨,想着这样不行,一定要复职。

    他知道舜安颜一定会回家看佟国维,便有了守株待兔的心。

    终于还是等到了啊。

    隆科多哼得更响了一点。

    舜安颜进来,小声的喊了阿玛。

    隆科多习惯性的往地上看,见他不跪就更不高兴了。心想到底跟岳兴阿不能比,忍了忍,做出慈爱的样子,笑起来,朝阿林道:“拿点枣子,花生给他吃,弄点茶来。”

    吃了他的东西,自然就要为他办事了。

    舜安颜立刻反应过来:“我不饿,也不渴。”

    真聪明。隆科多有点气了,可是不能翻脸,还是笑着说:“三儿,这几天可好?你不要怪阿玛,阿玛也很后悔,哪知道找不到你了。”他后来又派人去过慈光寺,发现舜安颜已经不在了。知道他必有别的住处。

    佛尔果春也没有回伯爵府,若是他们在一起,那必然是康熙给安排的。

    隆科多想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居然一下子就到了御前。康熙这么看重他,干嘛不让舜安颜说点好话呢。让他去说服佛尔果春,再让佛尔果春跟康熙吹点枕头风,总是有用的。

    不过,福全暗示过不能公开康熙的身份,隆科多跟舜安颜说起时就得更隐晦。说得他烦得想走。隆科多急了:“我的意思就是你额涅和那个黄爷好了没有?哎呀,就是睡了没?”

    舜安颜顿时臊得脸上通红。

    对于这件事,他原本是保持中立的。虽然站在佟家的立场上,他应该向着隆科多,但是他实在看不上隆科多,和佛尔果春又不亲近,所以中立是唯一的办法。他到底还是个少年,这些事情不是他能理解的。但是隆科多这么说话,他的心就要偏到佛尔果春那边去了。

    他不能容忍别人这么说他的亲娘,还有,康熙已经是他的师父。

    他冷冷的瞧了隆科多一眼:“阿玛,黄爷现在是我师父。还有我额涅已经跟您没关系了,您要再这么说话,别怪儿子不客气。”

    隆科多立刻嘴巴张得大大的,说了几声哎哟。

    他是又惊又喜啊。

    他抹了抹脸,把尴尬抹去:“这可是好事,亲上加亲。其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告诉我,他们到底睡了没?”

    睡了才能吹枕头风,没睡,到底差一点,不过也许康熙的耐心好,喜欢这样呢。

    隆科多悄悄想着,又觉得有点惋惜。他到底和佛尔果春有十几年没亲近了,也许佛尔果春在“这方面”差了一点,不能讨康熙的喜欢。早知道当初应该多多“教导”她。

    咦,想到哪儿去了。想歪了。

    隆科多又抹了抹脸,看到舜安颜的眼神又有了变化。急忙哄他:“好了我不问了,其实就是想让你跟你额涅说说,让她跟黄爷说说。阿玛现在没了差事,你要让阿玛没饭吃吗。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吃条鱼都得去二房,你李额娘连只鸡都吃不上,这样合适吗。你得有点良心,是佟家养了你这么大,不是你额涅。你得搞搞清楚,你是佟家的人!”

    其实按一般的月例是可以的,只是李四儿要吃三黄鸡,配很多好料,隆科多要吃松鼠桂鱼,想下馆子,样样都要好的。

    说白了就是要钱。

    舜安颜伸手抓住了康熙送给他的玉,跟他说:“除了这个,我身上的东西您随便拿。”

    隆科多看了看玉佩,确定是康熙赐下的,更欣喜了,舜安颜真得宠啊。他更直白了:“三儿,阿玛可不是要你的钱,我要真要钱,直接把你扣下就行了。你这个大活人,难道不值个五千两,一万两?我就是冲你额涅要十万两,她敢不给吗。阿玛是个讲道理的人,就想要个前程,我靠我自己双手吃饭,不碍你们的事。你让她跟黄爷说说,这在他就是一句话。你呢在那边也好好的过日子,你师父喜欢你,咱们都有好处。隔几天就回来一趟,说说那边的事,对阿玛,对佟家也有帮助嘛。拜托了啊。你就是不看在阿玛面上,也得看在你玛法面上,这也是你玛法的意思。”

    办不到。

    别说舜安颜不知道康熙的身份,即使知道,他也不会做。

    隆科多明白了:“你嫌我不靠自己本事了是吗。我告诉你,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惹毛了我,我把事情捅出去大家都别好过!”

    康熙是最大的,但后宫里还有太后。只要太后出手,康熙想要纳妃就没那么容易。

    太后可是最爱面子的人,佛尔果春也算得上半个博尔济吉特氏的后人,出了丑事,连她也会面上无光。她一定会阻止的。

    只是那样做,佟家和隆科多都不会有什么好处就是了。

    同归于尽,不如忍辱偷生。

    作为佟国维这边的嫡系,隆科多嚣张了这么久,他可不能重蹈覆辙,忍气吞声的像宁聂里齐格那样过日子。玉柱和嘎鲁玳已经有白眼狼的苗头了,但他到底还在乎这两个孩子,为他们受罪也心甘情愿。若是将来要岳兴阿和舜安颜的手里讨饭吃,那就是生不如死啊。

    他必须要起复!

    舜安颜还是办不到。

    隆科多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是要逼我传家法吗。你是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说实话,真的不敢打。

    舜安颜没动:“你要是敢打我,何必要说这些呢。你要是真敢惹我师父,干嘛还要求我呢?”

    “你!”隆科多不哼哼了,下床就给他一拳。

    这一拳没打着。舜安颜跟康熙学过,现学现用,脖一缩,从隆科多的肘边绕了过去。二人转圈圈,舜安颜揪了个空当,抬手对准隆科多的鼻子就撞了上去!

    好拳法,出血了!

    “你敢打我,你这个畜生!”隆科多不可思议的瞪着他:“你这个孽障!”

    “这一拳是替玛法给你的。”舜安颜在佟国维那里听了不少心酸的话,他很难过。

    隆科多挺了挺身子,第二拳来了。

    “这一拳是替玛嬷给你的。”这么多年了,舜安颜早已看不惯他对宁聂里齐格的态度。

    隆科多向下滑,舜安颜抓住他又打下了第三拳:“这一拳,是替我额涅给你的,你不是人,你是畜生!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凭什么是我阿玛!”

    隆科多头晕晕的,眼前金星乱飞。

    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倒霉,有人来看他,他就有新伤?这次更好,居然是儿子动手打他!

    舜安颜的拳头越来越密了,眉梢挑起,他的眼泪随着拳风纷纷落下。

    隆科多感受着初生牛犊的力道,真是撑不住了。动了动手,想要还击,突然又想到如今舜安颜是新贵不能动,只好忍耐着,哄他消消气:“好孩子,别打了,我错了,你不要动手。你听我说,我放你回去。”

    舜安颜真的走了,头也不回。

    隆科多坐下来休息,边想边哭。他想到以前对宁聂里齐格张牙舞爪那样子,再想想眼前,真是轮回的报应啊。

    他以前让他的母亲敢怒不敢言,如今他不也是如此么。而且比宁聂里齐格更惨!

    他真难过,难过的心都要碎了。

    他好后悔啊,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他在心里默默的诅咒着,并且油然而生了恶毒的念头。

    他捂着鼻子,带上阿林去见李四儿。

    ……

    谁也没有想到,舜安颜无事,出事的是岳兴阿。他出来接舜安颜回家,途中接近了花粉,喘症又发了。

    原先的药可不是那么管用了。福春堂说可以试试山茶花兑蜂蜜,用晨露煮开送服。

    佛尔果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一向是城外的晨露最为纯净,而且那边也应该有山茶花。

    只是如何去采呢。

    夜里出去需要更多的安全保卫。梁六陪着佛尔果春,见状便说道:“夫人,不如奴才去王府问问主子。”福全虽然没有住在这里,但有需要的时候他总是会赶来的,他答应了康熙照看好佛尔果春,便会很忠实的履行职责。

    佛尔果春不愿如此。福全已经帮她很多了。她对梁六道:“没有什么要紧的,别惊扰你主子。”

    要采晨露必定要在宵禁之前出城,怎么能让福全这样劳累。

    佛尔果春决定自己行动,带上了乌尤还有福全安排的侍女玉录玳和沙达利。让德昌和吉雅等人看着岳兴阿。

    这夜,她们出城来到了郊外,直到看见东边有一片山茶花,知道找对地方了。

    众人在车上等着天亮。

    今夜真的很冷。风吹着车帘一鼓一鼓的,老是挨到人身上。幸好带了毯子和暖炉。乌尤替佛尔果春盖好毯子,搓着手说:“格格睡一会儿吧,奴才看着。”

    “你们歇着吧,我不困。”这是母亲的职责,本应她来做。佛尔果春说着,朝外面看了一眼。

    她们已经等了不少时候了,还要等很久才到天亮。这里靠树近些,但是上风口。乌尤让马夫换了地方,好些了,却有点挡路。

    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都在想这么晚了,不会有路人的。

    可是偏偏是有的。

    对面来人了。

    前锋营翼长,叶赫家的齐布琛急着赶路回家。

    齐布琛原本是陪着康熙出来农家乐,但是他的长子巴图鲁突发急病,因此求了恩典往回赶。齐布琛的妹妹,就是上回被恭亲王常宁介绍给福全的那位,只是被福全阻住了,连慈光寺的门都没能进便回了府。

    他们可不知道慈光寺里已经有人被保绶和温宪相中。而且是佛尔果春。

    于是,巧妙的相遇便在此刻开始。

    齐布琛急着赶路,看到前面有车便很生气,探出脑袋叫了起来:“什么人,快滚开!”

    佛尔果春也在看外面。

    他没见过元后,也没害怕,大家的车互相躲,有点不协调,像挑事似的。车轮底下有石块,一颠,齐布琛就跌出去了。

    他是武将本不该受伤,不过实在没想到,这一甩砸下去,下巴摔伤了。

    要出气,他张手便招呼下人动手。他们带的火把多,一照就把佛尔果春这边照得更亮了。

    哒哒哒,有人也赶过来了。

    福全赶到前面,刷的跳了下来,看着齐布琛说:“别动手。”

    “哟。裕亲王。”上回相亲没成功,虽然后来常宁为双方摆了酒和解,但齐布琛心里始终有根刺,这会儿看到福全这样着急的赶来,再想想佛尔果春。他就开始脑补了。

    这么晚了,什么要紧的人值得这样。齐布琛摸着下巴看了一会儿,嘿嘿冷笑。他想,所谓痴情的鳏夫,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骗子罢了。看不上他的妹妹只是借口,原来早就有人了。

    想罢,齐布琛朝福全拱了拱手:“奴才眼拙,不知道是裕亲王的人,多有得罪。告辞了。”

    福全愣了一下:“只是偶然相遇,叶赫大人误会了。”

    越描越黑啊。齐布琛不管他,爬回车上去。车子开动了,他却屡屡向后面偷看。他显然已经把他看到的当成福全在和一个女人在此偷会。

    如果她是寻常人,只要福全愿意就可以娶她。完全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还来这么远的地方。

    有必要查一查。假如福全招惹了有夫之妇,呵呵,那可有得瞧了。这一箭之仇,送上门的机会可不能不报啊。

    说起来,齐布琛和惠妃还是族亲呢。只要惠妃在后宫试探一下太后,福全还不倒霉?纳兰家和佟家如今是亲家了,即便是拜托佟家帮忙,怕也不是不可以。

    而且,齐布琛和隆科多也是认识的,酒肉朋友,常在一处玩乐。为了玉柱选拔之事,齐布琛还收过隆科多不轻的礼。

    齐布琛自己在那里幻想,想入了神。

    管家看到这副样子,很为之感叹:“爷,少爷的病要紧,咱们先管这个。”

    “哦,对。”齐布琛回过神来,急匆匆的向回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