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奇葩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次日下午,怡然居。

    这个时节,居然下霜了。好冷。

    今年的春天,很特别。

    这些天佛尔果春上街的时候,经常都会觉得周围有眼睛在看她。但要她指出他们在哪里,却又做不到。

    乌尤和德昌也有感觉,但他们也找不到。

    这样,他们便很有些惊恐了。

    佛尔果春安静的向前走着,突然一转身——

    一个二十出头,伙计样的小伙子,眉眼和顺的站在她身后的几尺外,猫着腰。双眼警惕的向前盯着。

    周围还有别人,但他这么一停就特别的奇怪。

    还好,他的手上是有东西的。

    他尴尬的笑了一下,走过来,递上手中四四方方的茶盒:“夫人,您买茶叶吗。”

    佛尔果看了看他的手。茶盒很精致小巧,清新雅致。光凭这包装,至少有一两银子。她摸了摸上面的字:春波饮。

    原来是推销茶叶的。她记起这是一家老茶庄了。

    在很久之前她去过,已经没了印象。

    她婉拒了。

    小伙计笑了笑,抹着额上的汗飞快的退后,赶快跑到角落里去了。

    不久,人群中交换了身影,缓缓而行。

    佛尔果春继续走着,终究还是停在了怡然居的门口。

    康熙不在。不过柜台里还是有人的。

    穆克登作为一个糙爷们,居然做上了买卖,他实在有点害羞和不知所措。手里抓着账本,心却飞到了很远的地方。

    康熙这两天,确实是淡了下来。

    穆克登不敢问,倒也知道是为什么。

    康熙认真了。所以在做准备。

    目前照看佛尔果春的事自有别人去做。穆克登便只是先待在这儿,履行他的指令及等待佛尔果春。如果她有需要,他会转达的。

    或者,他的主子会不经意的出现,给这个女人惊喜。

    穆克登看着佛尔果春,不敢明言。

    摆在他面前的,是另一件棘手的事。作为一个根本不是生意人的生意人。穆克登根本做不好掌柜的。

    而且,因为怡然居的现状,跑堂的和面点师父们几天就走得没剩什么人了。

    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所以穆克登也是听之任之。

    做事的人走了,维持就更难了些。

    门开着半扇,进来的客人不多,但是要求很多,某些爱说爱聊的,还总是问烟荷包。穆克登忍着,不太理人,忍不下去了,抓着算盘上下摇。

    客人有的识相不再问了,有的看不过去还找麻烦。

    不久之前,这里闹过口角。

    不是什么大矛盾,但是客人脾气很烂,弄碎了很多东西,也不肯赔钱就走了。

    唯一的厨子摸着划了的手叫疼,不干了。

    穆克登让他下去,自己憋着气收拾。

    佛尔果春唤了一声见他不理,就停在了门外。

    地上许多碎瓷片要扫,穆克登气得踢,结果自己伤着了。佛尔果春一看德昌,德昌便连忙过去扶:“兄弟小心!”

    穆克登听到这一声,心里倒有些感动。他最敬重重情义的汉子,手一撇:“多谢。”

    说完了,呆了。

    他记得德昌的脸。

    德昌也是记得的,只是也不敢说。帮着收拾起来,等这里干净了,佛尔果春才好进去。

    佛尔果春看着穆克登的身上有煞气,便笑了笑说:“如今你们这里不方便,我就不打扰了。”

    穆克登看着她有点发愣。想说些不好听的,可是又说不出来。

    他不是没良心的人。要他对着这样的人说不好的,他真做不到。

    他闷闷的摸了摸手,对她说:“在下的主子不在,要不您改天再来?”他也只能说到这样了。

    他其实是不想她再来的。他也不希望康熙再次在这儿出现。

    佛尔果春看到穆克登的脚划破了,地上还有一些别人的血,又说:“你可以吗。”

    这样的伤,应该早些关门了。

    但是总是关门,这里还叫什么买卖呢。今天关了,明天还开不开?

    穆克登后悔给康熙招事了。

    世上的事总是这样巧的。

    有人在推另外的半扇门,穆克登看到熟悉的衣袂便紧张起来。

    康熙和李德全到了。还有一些人在后面。

    康熙惊喜的一望:“夫人。”他每一次来,都会遇到这个女人。这样的缘份,不枉他为她费心思量。

    佛尔果春也是一怔:“黄爷?”真巧啊。

    康熙后面的温宪和保绶都听到了声音,急得拱着要看。

    康熙闪身让他们进来,宠溺的笑了笑:“小家伙。”

    改装后的温宪依旧是上回的脸,也依旧男装,保绶抹抹脸上的褶子,笑了起来:“夫人好。”

    佛尔果春也很高兴能再看见他们,不过,他们跟康熙是什么关系?

    保绶紧张的向她解释:“他是我的皇……”声音有点抖。

    温宪偷偷拽了他一下。

    保绶立刻就变了:“……黄师父。”哎哟,还好来得及,吓得一身汗。

    原来是师徒吗。佛尔果春了然。

    温宪也笑:“是啊是啊,他是我们的师父。”

    她也是……佛尔果春的心思动了一动,不过没有说,点头道:“原来如此。”

    康熙带温宪和保绶到这儿,是为了见识一下怡然居。他现在可是怡然居的业主了。当然要带孩子们来看看。说起来,康熙也是有点小惬意的。怡然居是京城名很有名气的店家,享誉盛名,口味也很独到,这里的气氛非常优雅具有格调。即便以后作为他们微服私访的另一个落脚点也很不错。

    无事的时候,这里也可以当成私家厨房来逛一逛。

    不过,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康熙瞟了一眼穆克登。

    穆克登直觉想跪下请罪,但那样康熙的身份就露了。依康熙的态度是不愿意的,他也不敢说,躬身放下双手:“爷,是有客人捣乱。”

    康熙也没想太严厉,再一看,穆克登的脚在流血,便招手叫身后的侍卫去帮忙。

    很快这里收拾干净了,虽然不及从前,但也还不错。

    不过,光有气氛是不够的。

    康熙到这儿来是为了品尝手艺的。结果,现在连唯一剩下的厨子都受伤了吗?

    再一次出了岔子,他的脸色终于变得不好看了。

    佛尔果春看在眼里,忙道:“事出有因,如果黄爷不嫌弃,我去做吧。”对于厨艺,她有相当的信心,这些年来她一直是和乌尤自己做饭吃的。

    温宪和保绶也帮忙说:“好呀好呀,我们也想尝尝。”其实他们正想这样。

    佛尔果春和乌尤去了。厨房里有现成的材料,她便做了汤圆和面条。

    香味飘向大堂,倒也吸引了其他人。

    有客人要进来,不过被守在门口的侍卫不动声色的挡了回去。

    不久,佛尔果春听到一个怯怯的声音,心里动了动,叫道:“是达春吗。”

    听到召唤,一张瘦长脸鼓起勇气探了进来。

    真的是达春。他上街有点肚子饿了,外面又冷,就进来看看有什么可以暖暖身子:“来碗汤圆行吗。”说罢,抿了抿唇。

    佛尔果春一喜。

    达春先认出了她,吓得一缩就要走。

    佛尔果春过去拉住他:“达春!”

    达春抖了一下。

    佛尔果春眼睛湿了:“舜安颜好吗。”

    达春努力的想把手扒出来,扒不动。他不得不又把脑袋伸回来,有点伤感的回答:“夫人,您放开奴才行吗。疼。你放开我,我肯定不走。”

    放开了,就肯定走了。

    佛尔果春低头看到他手上有伤痕,是陪舜安颜练功弄的,还是缩了手。

    达春进来了。

    佛尔果春看着他,又一次想起了舜安颜。

    庆春眼盲的时候,舜安颜才只有五个月。因为罪证指向佛尔果春,是隆科多“大义灭亲”的。不过,最终也是经过隆科多的协商,李四儿说情,最终没有要佛尔果春的命,也不休她,只是她的待遇变得更差了,而且舜安颜被佟国维抱走作为赔偿。舜安颜便一直跟着佟国维,从小经过了严格的教育,也得到最多的宠爱。

    庆春长年情绪压抑,导致不易有子,至今膝下空虚。佟国维说,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到舜安颜成亲,舜安颜就过继给四房。

    所以,舜安颜其实是沾了庆春的光。

    母子分离。佛尔果春想要亲近他。比跟岳兴阿更难。仿佛她一靠近就有了不得的企图。

    所以那天在寺里的时候,佛尔果春到底没有见他。她不想因为扰乱他的心情而改变了他的成绩。

    他应该有好的出身,才能对得起他所受的苦。

    达春站在她面前,很是不知所措。他后悔了,后悔一时动心就跑进来要吃的,如今见了佛尔果春,回去是说还是不说呢。

    若是佟国维知道了,会罚板子的。

    佛尔果春没有逼迫他:“你想吃汤圆,有现成的,你等一下。”不够了,但她可以再去做。

    达春是个心软的人,很快便想到她会拜托他带给舜安颜。羞愧的沉默了片刻,又说:“奴才刚才不是想跑的。”

    他愿意帮她。

    “我知道,你等等。”佛尔果春让他好好坐着。

    达春向着康熙的位子动了一下脚,立刻就感到了不一样的气场。

    高不可攀。

    他不动了。

    温宪还记得他。喊了一声。

    达春终于还是在隔壁的桌子待了下来。

    温宪在这边的桌子摸手指。在想舜安颜。

    她不吃了。心里闷闷的。脸上有点汗。她抹了抹,害怕面具掉下来。

    一层面具,隔住了多少东西。

    保绶习惯性的自来熟,跑去看达春:“哎,你叫达春吗。”他套话的技巧可是一流的。

    不久,保绶回到这边来的时候,已经带回了温宪和康熙想要的信息。

    舜安颜是佛尔果春的小儿子。但是看情势,和佛尔果春完全不亲。至于为什么,达春死活不肯说。

    康熙和温宪想着佛尔果春的态度,都沉默了。这个女人的处境,和他们的想象有很大的距离,很大。

    保绶有点激动,叽叽喳喳的在评价。

    康熙一瞥,飞快的挡手挡了一下。

    保绶闭了嘴巴。

    他们恢复了欢笑,继续吃。佛尔果春和乌尤端着汤圆出来了。

    佛尔果春把食盒交给达春,叮嘱他交给舜安颜。她说会等他回来,希望舜安颜喜欢。

    佛尔果春说完了,期待对康熙道:“黄爷,我想在这儿多等一会儿,可以吗。”

    康熙在这边一字不漏的留意到了,笑了笑:“当然可以。”

    人们都希望有好结果。他们都在想,舜安颜一定会亲自来看看她,跟她说很喜欢。

    佛尔果春笑了笑:“他现在闭关。”说实在的,她也还是很想舜安颜能来看看她。即便不能,达春也应该会很快回来的吧。

    她在这里坐着等,康熙他们也在等。乌尤收了碗之后,和其他人也一起陪着。

    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一个半时辰,两个时辰……

    天黑了。

    佛尔果春抱着膝盖发呆,偶尔动一动。

    终于,她站了起来:“黄爷,着实抱歉,不打扰您了。”

    “不要紧,又没有客人。”康熙看了看孩子们。他想他们也是愿意的。

    不早了,他们该回去了,可是温宪和保绶的眼睛都是湿湿的,很气愤。

    温宪扣紧了手指,低声嘀咕了一句:“畜生。”她想起那天见到舜安颜冷冷的样子,越发觉得这个家伙太可恨。

    保绶没见过他,但也是不把舜安颜当成好东西了。

    佛尔果春尴尬的抹抹手指,还是想走了。外面还在下霜,很冷。乌尤,德昌拿伞跟着她。

    康熙想了想,吩咐关门。让穆克登和李德全,还有侍卫们送温宪和保绶回去。

    他们告别走了。

    天很黑了。

    佛尔果春和乌尤,德昌站在招牌附近的灯笼下继续等待。

    她抬起头看向那一片天。漫无边际的黑暗,只有一些细碎的星星,那点光微弱的挣扎着,如危难的人正在乞求拯救。她突然就觉得巨大的压抑抵住了她的心。

    她好像怎么逃都逃不出这片天。好累,好可怕。

    好冷啊,她的双肩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想哭。

    突然间,头上的天换了颜色,变得金灿灿的。飞溅的落霜声,敲击着她的心。

    佛尔果春看着那些霜都落在了脚下,诧异的扭头。

    康熙执着淡金色的油纸伞,温柔的一笑:“我陪你。你看,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天变了。变得亮亮的,变得充满了光明。她的心里就像猛然间蹿起了火焰,好温暖。

    佛尔果春哭了起来。

    康熙没有阻止她,等了一会儿,摸出了手帕。

    佛尔果春想拿,他却闪开了,认真而温柔去抹她的眼睛:“夫人,能告诉我您的生日吗。”他问过别人了,但他要她亲口说。

    “七月初七。”佛尔果春很纠结。

    “那在下可要提前送您一份礼物。”真是个多情的日子。康熙看她动唇,他摇了摇手指,微笑:“放心,这个不算您兑换的心愿。”

    他们交谈甚欢,德昌拉着乌尤识相的退在了一边。

    人潮越来越多了,但随着时光流逝,又开始变少了。

    周围路人仍旧很奇怪,就好像都在朝这儿看,都在盯着他们。

    ……

    人越来越少了。

    佛尔果春搓了搓手,身子僵了。

    德昌敏感的察觉了什么,斗胆上前劝道:“夫人,黄爷,走吧。”

    佛尔果春答应了。刚转身就觉得有异样。

    岳兴阿拖着沉重的脚步从街角走了过来。咳着问:“回家吗。额涅。”

    他身上全湿透了,被霜化开的水弄得很狼狈。

    佛尔果春摸了一下他的脸,很烫,惊吓道:“你怎么在这里?”还是只有一个人。

    “我好冷。”岳兴阿原先站了很久很久。

    宁聂里齐格要求他悄悄跟着照看佛尔果春,说是帮她分担忙碌。

    他被强迫的跟来了,可是又怕佛尔果春不高兴。

    虽然宁聂里齐格没有明说,但是他也很害怕会跟出什么不好的结果。

    于是,他只有站在阴暗的角落,希望不要被看见。

    他有看到达春离开,还有手上提着食盒,他想原来为了舜安颜。

    不过,这个男人……

    他相信他们只是朋友,所以他一直等着,希望他们自然分开,彼此就不尴尬。

    他不敢离开,如果佛尔果春没有回家他先回家了,那些人就会找借口伤害她。

    他要做证人,就一直不走。

    可是太冷了,真的太冷了。他撑不住了。

    “额涅。”他眨了眨眼睛,咳得更重了。

    糟了,这是犯病了。

    可是这个时辰,福春堂已经关门了啊。

    去别的药铺看看吧。佛尔果春刚这样想,一摸岳兴阿身上实在耽误不得:“这……”

    他们想要走了。

    抓坚的人可不能答应。

    东边的巷口猫着十来个青壮年,弓起的身体像一节节蜈蚣高低起伏。

    他们都是庆恒安排的,庆恒会这么做,当然也是因为李四儿和乌拉那拉氏谈过。

    这一回他们商量好了,不管任何情况,李四儿都不会出头,全让他们去料理。

    庆恒是先吃了一通才赶过来的,从小路走,没有撞上康熙和佛尔果春。谁想还是冻得不行,只有不停的喝酒取暖。

    喝得多了,又悃,眼就花了。

    他看不清康熙的脸。等猛然惊心的时候。下人们都冲了出去。

    “站住!”他们兴奋至极的叫着,手里抓着棍子,马鞭,还有刀。

    康熙立刻挡在了佛尔果春前面:“嗯?”

    这些人也因为太冷而喝酒取暖,兴奋的脸红得像抹了胭脂。

    康熙看着他们的眼神,明白了:“我留下,你放他们走。”是抓坚吗,这些人可不够看的!

    那可不行,捉坚是拿双的。

    康熙望了一眼昏迷的岳兴阿,叮嘱德昌:“快送他们去裕亲王府,快点!”

    德昌张开双臂护着他们走。

    佛尔果春惊诧无比:“黄爷,这……”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快去王府找福全帮你们。”康熙轻笑。

    春波饮的暗卫们一直在盯着。为了保护佛尔果春,这些天来,他加派了三倍的人手。

    眼前这十几个小虾米,拿来练练拳倒还真不错。

    小人们举起了手里的家伙。

    这个时候,庆恒突觉预后一凉,被人提了起来。

    春波饮的头子博敦拽着他一笑。

    庆恒闻到熟悉的同类气息,甚至比他还能耐。吓得一凛:“我我。”

    博敦给了他一拳。

    庆恒嗷一声叫起来。

    想要动手小人们立刻就顿住了。

    佛尔果春等人安全的离开。

    博敦拽着庆恒出来,其他人飞快的向康熙靠拢。

    局势瞬间倒转了。

    庆恒双腿发软的趴在地上:“万,万……”

    博敦给了他一脚。

    庆恒回过神来不能讲,朝着自己的人吼:“退下快退下!”

    春饮波的暗卫们手脚很快,不久便通通制住了,全部打晕。

    博敦向康熙请安:“主子。”他汇报了盯梢的情况。

    康熙听得冷笑起来。

    庆恒惊恐的爬了过去:“主子,奴才不知道啊,什么都不知道。”

    康熙挑眉:“真的不知道?”

    是知道的,跟坚夫谈条件嘛。

    康熙挥了下手:“你起来,一起去佟家。”

    庆恒摆手:“不行的。”会认出来的!

    那就暂时认不出来好了。

    “爷?”博敦也是不解。

    康熙微微一笑,看向他:“给爷换一张脸,朕倒要看看,佟家想要什么条件!”既然已经是这样了,那就干场大的,看看佟家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