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相亲

作者:情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

    胤禛看了看她粉嫩的脸庞,忽闪的大眼睛,娇矜的笑,和一身艳丽的裙。

    轻哼。

    苏培盛心知肚明的赔笑:“爷。”

    嘎鲁玳身上一凛,没敢生气,跺了一下脚,娇嗔的歪头。

    她以为这样很好看。就好像书上说的西子捧心那样的引人爱怜。胤禛应该很快狂喜的走过来跟她搭讪,并且以惊恐的心情向她道歉,因为冒犯了她,而卑微的请求原谅。

    然后深深的为她倾倒。

    那时她便很自然的一笑置之,以优雅的风姿来博得他的好感。

    虽然他们只是过路的,但胤禛一身的贵气,穿戴不凡,至少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他有价值,她自然就要对他好一些。更别说,他还那么好看。

    京城的地面上很容易遇到官家少爷或者是红带子,黄带子,如果他是胤禛的好友,那么,他对她有好感,将来就能帮忙在胤禛那里多加点印象分。

    但,他还没有露出惊艳的表情。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开口。而且,她也有点担心刚刚说过的话,是不是被听到了。

    她想得真的太多了。

    胤禛就在这里。

    但他就是个过路的。只不过看到突然有一只“跳蚤”蹦出来了而已。

    他顿了顿,冷冷的目光一转,刀锋般的割过她身上,走了。

    嗄鲁玳一疼:“哎!”

    胤禛的步子不紧不慢,进了大殿。

    舒舒听到脚步声迎了出来,以为是相亲对象到了。一呆:“爷?”

    胤禛和苏培盛向里去。

    舒舒赶快让路,心里却在说:他生气了,好冷啊。

    胤禛一到殿里,所有的人都抬起头来,大约也在说,好冷啊。

    温宪一瞥,紧张的抓了抓保绶的袖子,不敢再笑了。

    刚才,他听见了吗。

    胤禛扫了一眼,从保绶身上跳过去了,没说什么。走到佛像前上了香,卜了一签。

    到底还是被看见了啊。保绶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请安:“四哥。”他跟康熙够亲,一向是这样喊的。不过,他要怎么解释他打扮得像个侍卫?

    还有,他的神态根本就不对,跟不上啊。

    他的包子脸上,全是褶。

    胤禛凉凉的嗯了一声,转头看温宪。

    温宪心里冒冷气,额头的汗顺着向下刮,面具也有点湿湿的。

    再看下去,她可撑不住啦。

    今天的相亲是恭亲王常宁牵的线,可是这也太不靠谱了,相亲对象到现在还不来,这不是在害人嘛。她可是确定过好几次的。

    千万不能就这样回宫了!

    温宪带着一丝怒气,朝着胤禛斜了过去,结果根本连一瞬都维持不住,便闪出了讨好的笑。

    她还是害怕冰山啊!

    胤禛上完了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微扬了扬下巴,终于又回东边去了。

    他不走,他不走!还能让我留在这里!

    温宪肩头一松:我的四哥最好了,回宫给你做好吃的!

    保绶想的却是,女方怎么还没有人来,伊嬷嬷怎么也不来?

    伊嬷嬷是裕亲王府的下人,也是老人了,是为福全相看的。如果女方到了,温宪和保绶可以偷看,但是相亲还是要伊嬷嬷来完成。

    不久,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佛尔果春也来祈福了。她这几天很忙,阿克敦带着新媳妇过来看望过了。伊哈娜娘家那边的亲戚也来了几个。到这会儿才有空过来。她有意的问过阿克敦关于蓝翎侍卫的考核内容,想对岳兴阿和舜安颜有所帮助。

    因为这方面大多都是互通的,规矩也差不多相似。

    角逐名额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还是早做安排的好。岳兴阿胆小不敢相争,她会鼓励他,即便他真的去不了,还有舜安颜。关于她的孩子们,她总是惦念着的。

    现在佟家也好,娘家也好,对她比以前客气太多了。

    她想要出去,也是尽量给她方便,不敢阻拦她。

    佛尔果春和乌尤,德昌感同身受,都有些心潮澎湃。到这儿来,就是有着吐气扬眉的还愿意思。

    进殿的时候,保绶和温宪刚刚从惊恐中释放,有点特别。

    佛尔果春一看,瞬间就想起了舜安颜。

    她很想舜安颜。

    舜安颜也是这样的年纪,只是,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

    她其实也知道,舜安颜如今在慈光寺,因为过完年他就到慈光寺闭关练功,直到四月开赛。佟国维对选拔很重视,希望他能有好成绩。在此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舜安颜后来的成绩真的不错。在前锋营熬了几年资历,就到御前了。

    在佟国维的帮助下,十八岁时还尚了温宪公主为妻。

    这个孩子很有主见,也很坚强,不是岳兴阿可以比的。

    只不过,后来站错了队,跟着八阿哥一条道走到黑。

    如今好运刚刚开始,一切还来得及阻止。

    谁知道,未来的儿媳妇就站在眼前呢。温宪改扮过,戴了一层面具,佛尔果春没认出来,只是看她的身体线条柔和得像是个女孩子。

    她心里有点意思了,又看保绶。

    保绶其实像福全,不过太胖了,眉眼都挤到了一起,不太容易认。

    虽然胖,还是很可爱的。

    她对着孩子们善意的一笑,走了过去。

    保绶和温宪尴尬的分开了。

    舒舒和侍卫们警戒的上前。温宪唤了一声,他们不动了。保绶却在偷看她。

    佛尔果春跪到相邻的蒲团上默念。

    保绶也跑过去跪了下来。

    佛尔果春对着佛像,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

    “夫人。”还没有等到伊嬷嬷相看,自己是不该发问的,可是保绶忍不住了。佛尔果春的气息很温暖,很舒服。

    他说着,朝着温宪瞟了一眼。

    温宪也是这么想的。

    ……相亲的对象,是这个夫人没错了吧。看她装扮非凡,优雅娴淑,充满了感人的气息,她也情不自禁的黏了上来。

    保绶有了一种渴望温暖的心情,变得怯怯的:“夫人,您在念什么经?”

    嗯?佛尔果春转过了头去。

    温宪也凑了过来:“夫人,我们陪您一起念好吗。”

    套话。

    他们不知不觉聊了起来。

    对佛尔果春了解得越多,他们越开心。

    从饮食到医术,再到烹饪,天南海北,也有不少的话呢。

    哎呀哎呀,这才是心目的额涅嘛。保绶不知不觉的频频点头。欢乐的笑着。

    温宪也很高兴,怕佛尔果春不肯跟他们说太多,羞涩的承认了:“夫人,其实我是女孩子。”

    “我知道。”这两个孩子与众不同,烂漫活泼,率真可爱。都是很招人喜欢的好孩子。

    她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跟孩子们相处过了?真是从心底里都绽放出喜悦。

    跟他们说得越久,她也受益越多。

    说什么她都开心。

    佛尔果春温和的摸了摸温宪的手。

    “您知道?”温宪顿时害羞无比,她的易容术很棒的!

    佛尔果春笑着放开了她。

    温宪佩服的赞许道:“夫人真了不起。”她跟保绶都认定了这样的女人,福全一定会喜欢的。

    可是,为什么伊嬷嬷还没有来呢。

    唉,不来算了。

    他们决定了。

    温宪想着该怎么向康熙请旨,这时,福全带着伊嬷嬷走了进来。

    终于还是被发现了啊。

    保绶惊愕的一动:“阿玛!”

    福全无奈的摇了摇头。

    温宪赖皮的过去撒娇:“其实是我的主意。”虽然穿成这个样子,也改变了装扮,但是福全肯定会认出来,还不如她自己承认。

    福全的注意力只在他们身上,走近了方才注意到佛尔果春,微愕。

    保绶不好意思说话。温宪便忙解释:“您不要生气了,夫人也没有怪罪我们呢。”

    这事跟佛尔果春有什么关系?

    福全哭笑不得。

    相亲的对象是叶赫家的人,相亲女还有家人,都已被福全劝走了。便是作媒的恭亲王常宁也受到了责怪。终究知道是成不了的,又何必浪费大家的空闲呢,无非是小孩子弄出来的恶作剧,总不该当真的。

    他倒真的没有想到,温宪和保绶会把佛尔果春当成是那个女人。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会这么钟意她!

    一时错愕,他没有来得及阻止孩子们的话。

    温宪继续夸奖佛尔果春:“夫人是很温柔也很和气的人,您可不能发脾气凶我们啊。”

    福全的脾气当然不会这么差的,可是这要怎么解释?

    他尴尬的朝着佛尔果春点了点头,叹道:“佟夫人,实在是抱歉。本王不知道他们会这样。”隆科多虽然用了满名,可是到底还是佟佳氏。这样称呼应当是合宜的。

    “佟夫人?!”她是佟家的人?他们闹笑话了?

    温宪和保绶都惊得双眸一闪。

    可不。

    福全虽然不忍心他们失落,还是要讲清楚:“这是佟夫人。你们胡闹。”

    佛尔果春也是很不好意思。这两个孩子,居然把她当成了福全的相亲对象?

    温宪和保绶纷纷惋惜起来,都怪气氛太好,他们错过了很多问题就直接聊上了,越聊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都不用再说什么。

    他们也是觉得心领神会就好,不要横生枝节。

    真是美丽的误会。

    温宪微微一笑,和保绶异口同声的呼唤:“夫人好。”

    佛尔果春点了点头。那男孩定是福全之子,只是女孩子又是谁呢?

    温宪顿了一瞬,有了主意,点头施礼:“夫人好,我是亲王府的小丫头。”她还是不要说明公主身份,反正现在这张脸也不是真的。将来再见面的时候,她要给佛尔果春一个更好的印象,而不是这么难堪。

    若是现在说了,佛尔果春就要记一辈子了,她会为此而难过。

    她很喜欢她。情愿现在被她当成下人。

    佛尔果春听到这么说,知道她不想说真话,也就没有勉强了。但到底还是好奇的,这姑娘是谁呢。

    过了一会儿,保绶见她行礼,不好意思的自我介绍:“夫人,我是保绶。”他是福全第五子,也是现存的第二个儿子。

    今天这事,是他太鲁莽了,早知道这样不该去搭话。可是他也真的很喜欢佛尔果春。

    保绶从出生后不久母亲便病死了,福全遣散了所有的妾室,围绕着他的便只是那些嬷嬷与丫头。虽然大部分的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他也真的很想感受一下母亲的温暖。

    也许他是像太子那样,有着相似的命运,可是他也和他一样不甘心。

    母亲的意义是与众不同的,是无法替代的。

    他好想抓住这点温暖。

    为什么这么可惜呢。偏偏佛尔果春是佟夫人。刚才他这么莽撞,一定会让她一定讨厌他,不喜欢他。

    保绶想到这儿,眼角有些湿了,却也明白,今天这事绝不可以透露出去。外人不能知道,不能连累她。若是惹起了麻烦,他会愧疚死的!

    温宪叹了口气,悄悄拽了一下他的袖子。

    保绶不再哭了,可是还是很难过。

    福全看到这些,决定不再迟疑,问佛尔果春:“夫人若参拜完了,本王送您回去?”他始终要客气几句的,起码送她出寺。他也想送得远一点,但是还是谨慎为好。

    佛尔果春看着他,想起了隆科多的变化以及伯爵府的好处,感动莫名。她想单独跟他说些话,但想着还是改天吧。叫乌尤去找达春,告诉舜安颜和达春近日多小心饮食,尤其是以佟府名义送来的东西。

    如今已是三月了,舜安颜还有一个月出关,还是以他的前程为重吧。

    佛尔果春和福全出寺。

    福全一直送到了门口。

    远处的康熙带着梁九功正在朝这儿走,吓得一停。

    康熙其实猜到今天温宪会安排福全相亲,他是特地来看看的,现在看到福全出来,就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他身边的女人是……

    梁九功更是惊恐,他认出了佛尔果春!哎哟,天呐。

    怎么回事,为何是福全送她出来?他们是偶然的,还是约好的?福全不是来相亲吗。

    康熙心口突然的重重一刺,痛了。

    他向前走了两步,心思一转,回头吩咐梁九功:“回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